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一章 趙璐的危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單谷:我太難了!

  我不過是想要裝個十三,然后通過我引出更牛十三的你們。

  為什么就不能等我說完再拆穿我?

  未了,司音看著單谷:“單谷哥你也不用難過,其實你有這么多粉絲,已經很了不起了,你剛剛想說什么來著?可以繼續了。”

  單谷:“我很難過!因為我已經忘了我剛剛想說什么了。”

  眾人:“……”

  第二天,白牧野把老劉叫出去,單獨送了他五顆靈珠。

  老劉一開始自然是說什么都不肯要的。

  五顆靈珠……兩千五百多億?

  而且還是完全沒有他們參與的情況下,小白自己弄出來的。

  “小白,你聽我說,有道是升米恩斗米仇,咱們是兄弟不假,但你給予我們的好處,已經太多了!多到我們幾乎要賣命給你的程度。你不能繼續這樣養著我們。不然的話,即便不成仇,以后大家也會對你生出強烈的依賴感。這樣是不對的。”

  看著一臉嚴肅的老劉,白牧野輕笑著搖搖頭:“老劉,帝都不比咱們飛仙,第一學院更是天才云集。在那種地方,如果自身沒有過硬的實力,很難站住腳。”

  “你說這些我明白,小白,但這禮物太貴重,我真的不能收!”老劉認真說道。

  “你聽我把話說完。”

  白牧野輕嘆一聲:“這次出去,很驚險,甚至堪稱九死一生,但也很刺激,我見識到太多過去未曾聽聞的人和事。也知道了這世界究竟有多大。你所擔心的那些事情,并不會發生。對了還有……”

  白牧野看著劉志遠道:“齊王那里,你短時間內也不用太過擔心,至少在表面上,他已經放棄針對我。”

  “你也說了,那只是表面上。”老劉說道。

  “嗯,是表面上,但只要我們的成長速度足夠快,那么,這個表面,也一定會深入化、常態化……”白牧野淡淡說道。

  “出去這一趟,你又變得不一樣了。”老劉輕嘆,“你成長的才是真的太快。”

  白牧野微笑:“所以你們猜不能掉隊啊!新聞發言人、教練、戰術分析師……也不能太落伍。”

  老劉哈哈一笑,然后說道:“放心好了,即便去了第一學院,我也一定會勤學苦練……”

  白牧野深深看著他,將裝著五顆靈珠的木盒放在他手上,說道:“東西都是有價值的,但我們之間的情分,卻是無價的。”

  劉志遠還想說什么。

  白牧野笑著擺擺手:“老劉……”

  “嗯?”

  “如果現在突然間有人跳出來刺殺我,你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干他啊!”

  “干不過呢?”

  “干不過也得干啊!”

  “所以,咱們是兄弟,你還在這里糾結個什么勁兒?而且,回頭我給他們的……可能更多!”

  老劉終于沒有再跟白牧野糾結這件事,但他對白牧野的淘金能力,也深感震撼。

  “感覺你每一次出去,都跟劫了人家寶庫似的。”

  “哈哈,差不多!”

  遠古遺跡最大廣場祭壇中的那份大禮,他到現在還沒跟林子衿清點呢。

  據林妹妹說,她當時也只是看了一眼,有點被嚇到了。

  白牧野問她怎樣的財富,才能把她給嚇到。

  林妹妹說,那里面的財富,可以讓小白培養出一支恐怖的大宗師軍團來。

  于是白牧野就明白了。

  送給老劉這五顆靈珠,在當今的金融體系之下,的確是有點恐怖了。

  但在上古時代,五顆靈珠……恐怕并沒有它在當今體現出來的那種價值。

  白牧野甚至有種猜測,靈珠也好,神像也好,在上古時代的某些大人物眼中,極有可能是一種消耗品!

  那些帝級的存在制作這些東西出來,更多的可能,應該是方便他們在戰斗中快速補充能量。

  不然為什么它們還有下品、中品和上品之分?

  只是現如今出土的這些,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下品,中品和上品,白牧野迄今還從來沒有見過。

  八月三號,老劉終于要走了。

  一群小伙伴頭天晚上在他們的據點整整喝了一夜。

  盡情的流淚,盡情的歡笑,只是要說的話,卻怎么都說不完。

  一群人來到白岳城的航天中心送別老劉。

  姬彩衣強顏歡笑,司音躲在一旁偷偷哭泣,單谷紅著眼圈。

  林子衿還好些,終究跟老劉接觸的時間沒有那么長。

  但也有點被這種氣氛所感染,而且她不喜歡離別。于是干脆就沒有進入到航天中心里面。臉上扣著大墨鏡,站在外面吹著風。

  白牧野拍拍老劉的肩膀:“兄弟,替我們先去見識一下繁華的帝都,等將來有一天我們去那里做客,你可得熟門熟路才行。”

  劉志遠笑著跟白牧野擁抱了一下,點點頭道:“放心,一定!”

  隨后,又跟單谷抱了一下,走過去揉了揉司音的腦袋,笑著道:“乖!”

  最后他來到姬彩衣面前。

  彩衣仰著臉,表情專注的看著老劉。

  老劉張了張嘴,卻發現想說的太多,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干脆將彩衣用力的擁在懷里,在她耳邊道:“等著我!”

  說完,松開彩衣,轉身就走!

  高大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幾個人一直目送著老劉的背影消失。

  然后,彩衣偏頭看了一眼白牧野:“嘿……”

  “嗯?”

  “咱們回家,去吃米線吧。”彩衣話都沒說完就忍不住哭了。

  戴著口罩和帽子的白牧野點點頭,遞給司音一個顏色。

  司音走過去,輕輕拉起姬彩衣的手,也不說話,牽著她往外走。

  像個小朋友牽著一個大人似的。

  單谷跟白牧野落在后面,單谷輕嘆:“白哥,你說明明已經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建設,為什么還是那么難受?”

  “所謂的心理建設,不過是在心里面一遍遍提醒自己這件事情要發生,但并不代表會釋懷呀。”白牧野道。

  “我真的有點不理解老劉,你說他為什么……為什么非要選擇第一學院呢?”單谷一臉糾結,心情十分低落。

  白牧野想了想,道:“我稍微查過一下。”

  “嗯?”單谷看著他。

  白牧野:“最近一百年內,帝國所有二品以上的官員當中,有百分之六十……是從第一學院走出來的。”

  “那又怎樣?還有百分之四十呢!”單谷反駁了一句。

  “但那百分之四十當中,并不包括飛大呀。”白牧野道。

  單谷頓時無語了,不過隨后,他撇撇嘴:“那是咱們還沒去!”

  白牧野頓時笑起來,用力的拍了拍單谷的肩膀。

  惹得走在前面的司音和姬彩衣都好奇的回頭看過來。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墨鏡下的臉上都滿是淚痕。

  單谷哼哼著說道:“行伍就不能當官嗎?我偏要叫老劉看看,我就要從一個靈戰士,成為一名將軍!”

  “嗯,有志氣,你可以的!”白牧野道。

  幾個人來到外面,發現林子衿正趴在外面的欄桿上看著遠方。

  她身后遠遠站著幾個人,想要上去搭訕又不太敢的樣子。

  因為這會兒的林子衿,完全一副生人勿進的高冷模樣,氣場雖然沒有全開,但只要距離她五米左右的時候,就能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寒氣。

  感覺到幾個人過來,林子衿轉頭沖著白牧野嫣然一笑,身上那股高冷的氣息頓時不見。

  但那股生人勿進的氣場,卻是一點都眉梢。

  林子衿看見姬彩衣和司音墨鏡下面精致臉蛋上的淚痕,癟了癟嘴,走過去,拿出紙巾替兩人擦了擦,說道:“離別這滋味肯定不好受,不過這也是既定事實,走,咱們回去吃一碗米線,然后我有禮物要送你們。保證你們立即忘掉老劉那負心漢!”

  姬彩衣噗嗤一笑,搖搖頭,扯著林子衿和司音的手道:“走吧。”

  這時候,白牧野突然看了一眼遠方,然后對個人道:“你們先回去,子衿,他們的禮物就拜托你了,我明后天回去。”

  說話間,白牧野的身形迅速遠去。

  留下幾個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姬彩衣笑著道:“看吧,這又一個負心漢!”

  林子衿反駁道:“才不是!”

  “什么情況?你要找我,發個消息就是,為什么本人過來了?”

  一輛從航空中心離開的飛車里,白牧野微微皺著眉,看著臉色蒼白的趙璐問道。

  趙璐深吸一口氣,輕聲道:“我的家人出事了。”

  “什么意思?齊王發現你背叛了?”這是白牧野的第一反應。

  “沒有,我又沒做什么對不起他的事情。”趙璐搖搖頭,看著白牧野,“他們現在就在飛仙的某個地方。”

  “啥?”白牧野眉頭深深皺起,看著趙璐,“什么意思?”

  “我的家人被挾持到飛仙這里,然后對方要求我去見他們。”趙璐說道。

  “什么時候的事情?”白牧野問道。

  “剛剛。”

  “剛剛?”

  “大概十分鐘前。”趙璐面色蒼白,“我現在腦子很亂,根本想不通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你過來見我,有人知道嗎?”白牧野問道。

  “沒人知道。”趙璐搖搖頭,“你跟我說要來白岳送隊友去第一學院這件事,我也沒跟被人說過。我本來沒想來找你,可是我慌了……我……”

  “先別說了,走,先找個安全的地方,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白牧野讓隨身的高級智能盡量抹去這些痕跡。

  幾分鐘后,還是那個小巷子里面的小酒館,趙璐喝了一杯酒,整個人的氣色也終于變好了幾分。

  “先說說你的猜測。”白牧野道。

  “我這些年,仇家不少。”趙璐定定神,輕聲說道:“昔年在紫云的時候,我就是王爺手里面的一把刀,你也知道,我是個刺客。”

  白牧野點點頭。

  “不過能夠知道我身份的,卻沒幾個。我覺得,那些人應該不具備這種能力。”趙璐說道。

  她的家人都在齊王這邊的人的監控當中,對方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她的父母弄到這里來,能干這種事兒的人,勢力可想而知,甚至有可能……也是齊王那個級別的。

  白牧野跟趙璐也都想到了這點。

  趙璐說道:“其實齊王的仇家也不少。”

  “齊王的仇家……他們要動也是動其他人,動你做什么?”白牧野看著趙璐。

  趙璐搖搖頭:“所以我想不出,究竟是誰,會這么干。”

  白牧野忽然道:“你還記不記得趙強?”

  “趙強……當然記得,你的意思是說……是他干的這件事兒?”趙璐有些難以置信,“我跟他之間的仇,沒那么大吧?”

  白牧野看著她:“你好好想想趙強究竟是怎么出事的?”

  趙璐微微蹙眉,喃喃道:“不至于吧?他最恨的人應該是你……咦?”

  說到這,趙璐突然像是有點明白了什么,深吸了一口氣,咬牙道:“若是他,我定將他碎尸萬段!”

  “若是他,他一時半會就不會把你父母怎么樣。”白牧野道。

  趙璐嘆了口氣:“是不會把我父母怎么樣,但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她看著白牧野:“我的信息,你應該都掌握吧?”

  白牧野撓撓頭:“你指哪方面?”

  趙璐白他一眼:“我父母不肯原諒我,認為是我害死了我的兩個哥哥,然后呢,我現在對普通人來說,算是有權有勢。我父親認為家里不能沒有男丁,不能絕后,于是……他這幾年,在外面找了好些個女人,終于又生了個兒子出來。那個孩子生下來之后,就被我媽抱走了。”

  白牧野:“……”

  “這種話,我也只能在你面前說說。”趙璐嘆息。

  “我也是個孩子。”白牧野道。

  趙璐冷笑:“我可沒見過你這么妖孽的孩子!”

  說著,她一雙手抓著自己的頭發:“我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但那終究是我的父母,那孩子,也終究是我的弟弟。”

  “這樣吧,對方跟你約定在什么地方見面,咱們去一趟。”白牧野道。

  趙璐輕輕搖搖頭:“我就已經是一個恐怖的宗師級刺客,對方能控制住我的父母,對我必然是有所了解的。他們約我見面,不可能不做提防。又怎么會讓我帶人過去?”

  “你開著定位,我可以隨時找到你。”白牧野道。

  “挺危險的。”趙璐看著白牧野。

  “誰讓你是我的人。”白牧野沒好氣的道,“沒啥大用,還總是添亂!”

  趙璐突然嫵媚一笑:“那就讓我真成你的人唄?”

  “得了吧,那我豈不是吃虧吃大了?”白牧野撇撇嘴。

  這時候,趙璐的通訊器再次傳來提示。

  她當著白牧野打開通訊器,那上面出現一條文字消息。

  “五個小時之后,古琴城航天中心旁邊,第三三三九號有一家酒店,你去那酒店的九零七五號房間,記住,只能你自己過來,若是讓我們知道還有別人知道這消息,你就等著給他們收尸吧!”

  隨后,又有一張照片發送過來。

  白牧野看到照片上,兩個五旬左右的男女,長的都不錯,正是趙璐的父母。

  女人的懷里,還抱著一個一兩歲的小孩子。

  趙璐看了白牧野一眼,白牧野點點頭道:“回復他們吧。”

  “這樣吧,我去看看再說。你先不要去。”趙璐看著白牧野:“我怕這是一個圈套。因為對方到底是誰,我們還不知道,只能憑借猜測。”

  “行,你先去,隨時跟我保持聯系。”白牧野道。

  趙璐走后,白牧野隨后讓隨身的高級智能去調查一下這件事。

  不過高級智能終究不是大漂亮,而且對方這次明顯有很強的警覺,并沒有在網絡上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白牧野想了想,干脆隨便打了一輛車到城外,給林子衿發了一條消息之后,直接取出一個小型飛行器來,上了飛行器,直接朝著古琴城飛去。

  路上白牧野收到林子衿的消息,問他有沒有危險。

  白牧野回復了一句沒事。

  那邊林子衿還是提醒他要小心。

  飛行器在半路上,白牧野直接找了一片巨大的原始森林,尋了一個死角,將星艦取出來。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再次進入小型飛行器的白牧野,已經變成了一個看上去三十出頭的普通青年。

  隨身帶著花姐,還是很有好處的。

  飛行器沒有進城,在古琴城外,白牧野直接叫了一輛無人出租車。

  飛車一路直奔那家酒店趕去。

  到了酒店附近,白牧野坐在出租車里,讓高級智能入侵這酒店的網絡,掌控了酒店走廊的攝像頭。

  然后靜靜的坐在車里等待著。

  那個九零七五號房間,始終沒有任何動靜,也沒人從里面出來。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趙璐的身影出現在攝像頭當中。

  白牧野眼看著趙璐去按九零七五房間的門鈴,但按了半天,都沒有什么反應。

  這時候,趙璐身上的通訊器似乎再度傳來消息。

  趙璐看了一眼之后,白牧野可以清楚的看見帶著墨鏡的趙璐做出一個握拳的動作,似乎很生氣。

  隨后,趙璐下樓,上了一輛出租車。

  白牧野讓高級智能控制著這輛出租車,直接跟了上去。

  對方似乎特別機警,不斷讓趙璐換車,換地方。

  最后甚至讓趙璐進了一條小巷子,有人讓趙璐交出所有的通訊器材,又讓趙璐上了一輛帶有安檢裝置的大貨車!

  徹徹底底進行了一番安檢之后,才讓趙璐上了另外一輛車。

  白牧野看見趙璐似乎非常憤怒,下車的時候,曾反手一巴掌抽在一個男人臉上。

  那男人似乎也有點被打懵了,但也只是憤怒了一瞬間,就平靜下來,沖著趙璐冷笑幾聲之后,不知說了句什么。

  趙璐平靜下來,跟著那人上了一輛沒有任何信息的飛車。

  飛車直接向著巨大的古琴城深處飛去。

  白牧野吩咐高級智能:鎖定那輛車,遠遠跟著,別被發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