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八章 昔日少年初長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下一刻,青衣男子出現在了之前的地下廣場之上,只一眼,他便感覺到不對。

  原本已經被廢墟徹底填滿的廣場上,此刻顯得特別干凈!

  他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祭壇處,然后,他進了那個特別干凈的屋子。

  原本就很干凈的屋子里,現在更干凈了。

  除了那一桌一椅之外,什么都沒有!

  “被誰拿走了?”青衣男子喃喃自語,他微微閉上雙目,像是在感知著什么。

  “一二三四……這里面,一共進來過十二個人……怎么會怎么多人?難道,是島上的人進來,取走了這里的寶物?”

  他目光微微閃爍著,閃身出來,開始在這地下遺跡里面仔細尋找起來。

  這時候,他身上的通訊器傳來一陣波動。

  “郭老,您是不是已經下去了?我們在下面的人,都聯系不上了!”這是洞口處那些三仙島幸存者發過來的消息。

  聯系不上了嗎?

  郭老那張平靜的臉上,已經隱隱有怒容浮現出來。

  接著,他又收到上面的人發來的消息:“神圣帝國和滄海帝國的幸存者全都跑了,我們要不要追擊?”

  一群廢物!

  郭老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回了一句:“祭壇的寶藏,被誰取了?”

  “不知道呀,不是還在嗎?”那邊回復消息的速度倒是夠快,態度也特別誠懇,“沒有郭老的命令,我們誰敢動那些寶藏啊!”

  廢物!廢物!一群廢物!

  郭老這會兒怎能不清楚,那寶藏已經被人取走了!

  而且是趁著他和羅江春在天空中大戰的時候,從容取走的!

  他的身形在這地下如同一道光芒,快到不可思議。

  而且他的神念,也可以延伸出極遠的距離,很快,他就發現了異常之地。

  當他來到那,看見死去的兩個中級大宗師和斯蒂文那些人的尸體時,郭老再也無法平靜。

  恐怖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出來,仰天怒吼起來:“啊!”

  轟隆隆,四周的坍塌變得更加劇烈。

  郭老身上場域全開,然后直接從這里拔地而起。

  沖上星球表面。

  這星球上的各種惡劣環境,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影響。

  很快,他便找到了三仙島這邊的人,冷冷問道:“一共有多少飛行器從這里飛出?”

  “之前……之前有三架飛行器,一出來,就以極速逃走了,我們當時也在猶豫……”

  “我不要聽你的廢話!還有別的飛行器逃走嗎?”

  “呃,有一架應該是滄海還是神圣帝國的飛行器,隨著那三架飛行器,逃向星球另一面,剛剛還有……”

  這邊的人話沒說完,郭老整個人就已經消失在這里。

  沒多久,郭老便來到星球的另一面。神念蔓延出去,什么都沒能感應到。

  郭老抬起頭,看向頭頂天空,隨后,他直接飛上太空。

  看著宇宙深處的茫茫星海,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

  這讓他上哪去找?

  最近的行星?

  就算他趕過去,對方肯定也早就跑了!

  這時候,他的通訊器不斷收到星球上那些人發來的消息。

  那邊也終于回過神來,跟他匯報了于秀秀、蕭玥玥等人逃走的事情,也說了對田雯雯和一干黑名單上年輕天才的懷疑。

  只是現在得到這些消息,還能有什么用?

  那群人早已經消失了!

  對三仙島這群天才來說,只要脫離了三仙島這個桎梏,完全就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他們在哪不能生存?

  即便是進入滄海帝國和神圣帝國,一個個也都能如魚得水,很快混得飛起。

  到時候,隨便一改頭換面,三仙島想要查出那些人的下落,必然無比艱難。

  “唉!”郭老重重嘆息一聲。

  晚了一步啊!

  如果不是之前有事情要去處理,到這里的速度慢了那么一步,一切……都將不一樣。

  看著那些消息,上面還說懷疑白牧野跟林子衿也來了。

  簡直就是胡說八道亂彈琴!

  為了甩鍋,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

  白牧野和林子衿那兩個小屁孩,如今不過十七八歲,他們來了能做什么?

  即便白牧野逆天成長為古來未見的年輕宗師,那又能如何?

  是三仙島那些經驗豐富的大宗師們對手嗎?

  隨手關掉光幕,郭老已經什么都不想看了。

  這一次的行動,至此,已經可以說,徹底失敗。

  為了清理一些對三仙島不夠忠誠的年輕天才,所造成的損失太過巨大。

  同時,接下來還需要面對滄海帝國和神圣帝國那兩股可怕勢力的瘋狂圍剿。

  不過這倒是沒什么,因為那兩股勢力,根本不知道這支來自祖龍帝國的勢力歸屬何方。

  最大的可能,是把這筆賬算在祖龍皇室身上去。

  也就一個羅江春,最后時刻看透了他的身份,但羅江春……已經死了。

  一身青衣的郭老幽幽一嘆,轉身就走。

  一顆連編號都沒有的行星上,三架飛行器停在這上。

  還有一艘巨大無比的星艦,停在一旁。

  遠方的太空中,還有一艘不斷接近之類的小型飛行器。

  于秀秀看著白牧野:“把它打下來吧!”

  白牧野看了一眼這個好戰分子,點點頭,剛要答應。

  那艘小型飛行器直接發過來通話請求,白牧野想了想,將其接通。

  “是魔王大哥嗎?小弟龍傲天啊……”

  半個小時之后。

  這艘巨大的星艦升空,下一刻,直接進入了空間跳躍,小時在這片星域當中。

  數日后,眾人從休息艙中出來,聚在一起。

  龍傲天的情緒十分低落,彩彩陪在他身邊,正努力的用各種尷尬的不好笑的笑話逗他。

  龍傲天也只是偶爾回應下,要么伸手摸摸彩彩的頭,整個人沉默不已。

  周昭和洛元兩人則是默默陪在他身邊。

  白牧野一群人出來之后,龍傲天抬起頭,看著白牧野,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道:“大魔王,再次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白牧野看著他:“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嗎?”

  龍傲天靠在椅子上:“打算?我們幾個,從小就沒有家,后來被我那便宜舅舅收留,算是有了一個家。他給我們提供資源,傾力培養我們……其實,他也不在意我究竟是不是他那多年未見的表姐的兒子,他只是覺得,我們幾個孩子還不錯。”

  龍傲天說著,自嘲的一笑:“我一直覺得,我對他是沒什么感情的,盡管,我真的是他的遠房外甥。但他是一個星際海盜頭子,是個大惡棍。而我呢,我雖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但你知道嗎?壞人其實也討厭壞人的。”

  “龍哥哥不是壞人。”彩彩在一旁低聲說道。

  “壞人就壞人,沒什么不好,當好人多累?”龍傲天喃喃道:“他現在肯定已經死了,他曾經跟我說過,他有一種秘法,可以短時間將戰力提升到神級領域,但那種秘法,對身體傷害極大!如果不能夠在秘法有效期干掉敵人,那么……就只剩下被干掉這一條路。”

  “我以為我不會有多悲傷,他不是什么好人,我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可是,他死了,我不知道為什么,特別難過。”龍傲天說著,眼里有淚水凝聚,他仰起頭,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看著白牧野道:“你們到底是哪邊?我一直猜你們是祖龍人,我猜的對嗎?”

  “為什么不猜我們是滄海或是神圣帝國的?”白牧野笑著問。

  “滄海帝國……一群歪果仁建立起來的帝國,他們的第一語種跟咱們的古華夏語完全不同。盡管我們大家都會那種語言,但其實還是能在細微處聽出區別來的。所以,你們肯定不是滄海帝國的人。”

  龍傲天說著:“神圣帝國雖然在語言上跟祖龍帝國很相似,但同樣也有口音上的差別,甚至每一顆不同星球的人,說話口音上都是不一樣的。”

  “不錯,我們是祖龍帝國的人。”白牧野點點頭。

  龍傲天道:“我很好奇,你們究竟是什么身份?黑域里面的天才我見過很多,但像你們這么扎堆的,卻非常少!”

  說著,他看向白牧野:“你們不會是皇室中人吧?”

  “小龍,你還記得之前說過的話嗎?”白牧野笑著問。

  “記得,我剛剛說的那些,都是實話,當然,你想知道更詳細的,我也可以告訴你,絕對開誠布公!”龍傲天道。

  隨后,龍傲天給白牧野說起他從小的經歷。

  出生在一座小城里面,家庭和睦且幸福,但因為一件寶物,天降橫禍,父母被人殺害。臨死前拼了命將龍傲天給送出去。并且給了他一個聯系方式,讓他去找一個叫羅江春的人,說那是他的遠方舅舅。

  當時只有十來歲的龍傲天被人追殺,吃盡了苦頭,總算逃離了那顆星球,開啟了他的流浪生活。

  他并沒有在第一時間聯系那個從未見過的舅舅,那個時候,他如同驚弓之鳥一般。

  稍微一點的風吹草動,就能把他給嚇個半死。

  在流浪的過程中,身邊慢慢聚集了幾個小伙伴。那時候,不止四個人,還有幾個在后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或是死了,或是離開了。

  最后,當他決定聯系那位舅舅的時候,身邊只剩下彩彩、周昭和洛元。

  這些人跟他都有著類似的遭遇,都是因為家里面收藏了一些寶物,被人給惦記上,然后父母被殺……

  龍傲天一開始也沒有想太多,當時畢竟還小。

  可后來已經被他舅舅羅江春收養,并且在星際海盜圈子里混了幾年之后,回想起各自家庭當年遭逢的變故,慢慢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仔細詢問之下,彩彩已經什么都不記得了,周昭和洛元卻是能記起一些事情來。

  龍傲天發現他們這幾個人家里面,似乎都有一種特別古老的符篆術。

  當然,只是古老而已,并不值錢。

  因為一些懂符篆的人都看過,覺得就是一些普通的上古符篆術。

  拿去賣錢都未必會有人買。

  當年家庭遭逢變故的時候,龍傲天也不知道家里面到底丟了什么。

  直到他們幾個小伙伴聚在一起,認真探討這件事的時候,才終于想到,很有可能,是這種古老的符篆術,讓他們家破人亡。

  “所以,我特別恨符篆師。”龍傲天吐了口氣,緩緩說道。

  “這些只是你的猜測而已,而且你這簡直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于秀秀在一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或許吧,但我到現在,對符篆師依然很有偏見。”龍傲天道。

  白牧野看他一眼:“說的好像你不是符篆師一樣。”

  龍傲天說道:“我只是精神力還湊合,但我更喜歡做一個盜賊!專偷那些符篆師!”

  白牧野:“……”你這樣當著我的面說這些真的好嗎?

  龍傲天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道:“我之前騙了你,其實這張臉,就是我的本來面目。”

  白牧野看了一眼林子衿:“去把白小花找來。”

  然后對龍傲天道:“我身邊有專家。”

  龍傲天有些無語,但還是道:“隨便驗證!”

  片刻之后,白小花打著哈欠溜達過來,見這么多人,似乎有些認生。

  誰能想象,這會是當年那個強大而又心狠手辣的鬼臉姐?

  “白小花,你看看他,易容過嗎?”白牧野當著眾人的面,直接問道。

  白小花只瞥了一眼,便道:“不算易容吧,只是做了一些整容,本來沒這么好看的。”

  白牧野面色怪異,龍傲天一臉尷尬,說道:“只是小整容手術,微調而已……抬高了一下鼻梁,動了動下巴,削了一點顴骨……”

  好吧,這叫微調。

  龍傲天無語的看了一眼白小花:“姐姐,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白小花一臉淡然的道:“這有什么難的?一眼就看出來了呀!而且,你剛剛還少說了一個地方,你的眉毛。”

  龍傲天直接被震撼到了,看著白牧野道:“她究竟是什么人?我天……這太神了!這是大神啊!”

  “哦,我家的保姆。”白牧野道。

  “保姆……”龍傲天徹底無語了。

  “喂,小龍龍,你這名字,沒改過的?”于秀秀在一旁看著龍傲天問道。

  “當然改過……怎么會有人叫這么傻的名字?”龍傲天看了于秀秀一眼,“不過,改了太多年了,我也懶得改回去了,你們就當……這是我的網名吧。別人一聽就覺得我是個白癡,這樣挺好的。”

  龍傲天說完,看著白牧野道:“我的底細,就是這么單純干凈,現在……我能知道你的身份嗎?我很好奇,不怎么在黑域混,但名聲卻傳遍整個黑域的大魔王,究竟是什么人。”

  白牧野看了一眼林子衿,林子衿輕輕點點頭。

  田雯雯在一旁說道:“對,你們倆,趕快的吧,大魔王這張臉還能忍,小妖女……我都快看吐了!”

  林子衿撇撇嘴,白了田雯雯一眼,隨后看著白小花脆生生的道:“花姐,幫我一下……”

  “好的小姐,請跟我來。”白小花從容而又優雅。

  龍傲天坐在那,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

  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龍傲天猶豫著,對白牧野小聲說道:“一會兒……你卸妝的時候,我能去看一下嗎?”

  怎么會有這種愛好?

  白牧野眼神怪異的看了一眼龍傲天。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的意思是,我……我想學,我想拜她為師!”龍傲天終于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其他人都一臉驚訝的看著他。

  龍傲天道:“你們不知道,這種易容術,對干我們這一行的人……有多重要……咳咳。”

  一不小心說了實話。

  于秀秀撇撇嘴:“你們盜賊這一行嗎?”

  龍傲天嘿嘿一笑:“干一行總要愛一行嘛……”

  于秀秀瞪他:“那以后我們是不是得天天防備你了?”

  “不會的不會的,我從不對自己人下手,咱這不是不打不相識嘛。”龍傲天哪怕面對白牧野的時候,都沒有這么心虛。小籠包留給他的心理陰影面積,實在太大了點。

  三仙島出來的這群天才,因為龍傲天這幾個外人在,也沒有跟白牧野多說些什么,只是坐在那里閑聊著。

  一會兒的功夫,林子衿從里面走出來。

  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紅顏禍水一般的精致面容……

  龍傲天直接看呆了。

  彩彩一邊看,一邊用力的掐著龍傲天的腰,小聲嘟噥著:“你只許那么看我!”

  龍傲天更多是被驚呆的。

  他瞠目結舌的道:“這前后反差……實在太大了點,不過……我怎么看你這么面熟?咦?你是林子衿!”

  然后看向依然小黑胖子形象的白牧野:“你你你……你是白牧野?”

  “咋,你見過我不成?”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我當然見過!你的那些比賽視頻,我早就開始研究了!天吶,你竟然是白牧野,你原本的樣子……”

  龍傲天身旁的彩彩已經滿眼小星星:“你真是白牧野嗎?真的是小白?哇!絕世大帥哥呀!”

  這回輪到龍傲天黑臉了:“你以前只這么夸我的。”

  “可小白更帥呀!”彩彩毫不猶豫的道。

  龍傲天一臉生無可戀,但下一秒,卻屁顛屁顛的跟在白牧野身后,卻對著白小花獻起了殷勤。

  “內個……花姐是吧?我叫龍傲天……”

  “好二的名字。”

  “嘿嘿,好養活,我能拜您為師嗎?”

  “跟我有什么可學的,我就會化化妝。”

  “我要學的就是這個呀!”

  “你一個男孩子,要有志氣,要像我家公子一樣,大男人學什么化妝?”

  “姐您是不知道,真正厲害的化妝師,基本上都是男人啊!因為只有男人才懂男人的審美嘛,花姐,您收我為徒吧!我特別會溜須拍馬……啊不是,我特別會哄人開心……”

  一群人無語的看著龍傲天頃刻化身小迷弟,跟在白小花身邊,隨后臉上都露出輕快的笑容。

  昔日那群幼稚的孩童,如今都已經成長起來。

  田雯雯看了一眼身邊的羅笑笑,問了一句:“如何?”

  羅笑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回了一句:“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