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五章 都是老狐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龍傲天帶著彩彩、周昭和洛元三人,此刻正在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身邊,哭喪著臉,小聲說道:“舅舅,那群人著實恐怖,我懷疑他們都是這次進來的祖龍帝國人,搶走了我們好容易收集來的一點資源,簡直毫無人性啊!”

  中年人淡淡看了一眼龍傲天:“那他們為何沒有殺你們?”

  龍傲天苦笑道:“我們跑的快呀舅舅,我們正在那清點寶物,想著……想著……”

  “想著什么?”中年人冷冷看著他。

  龍傲天撓撓頭,低著頭道:“想著能不能偷偷藏起來一點點……結果被那些人發現了,然后就被搶了。”

  “鼠目寸光的東西!”中年人恨鐵不成鋼的用手點了點龍傲天腦門:“如果不是你媽,老子真想一巴掌就抽死你!小龍,你都這么大了,得長點心了,你媽走的早,就留下你這么一個孩子。唉,我當年跟表姐分開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如果不是你跟她實在太像,你當我會收留你?你看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子?還帶著幾個拖油瓶!”

  中年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彩彩三人:“不讓你們來,拼了命也要跟過來,他們幾個死了倒沒什么,你要是有個什么好歹,我怎么跟你死去的媽媽交代?還有,能不能不要格局那么差?跟你說多少次了,得到的寶物交上去!咱們是一個集體,你能不能有點集體榮譽感?沒有集體,哪來你們這幾個人的今天?再說,有我在,能讓你吃到虧嗎?”

  “舅舅,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動這些小心思。”龍傲天耷拉著腦袋,一臉郁悶的道。

  “行了,回頭誰搶了你的東西,指給我看,媽的,從來都只有咱們搶別人的,我倒要看看,哪個王八蛋敢太歲爺頭上動土!”中年人一臉憤怒的道。

  “舅舅最好了!”龍傲天一臉乖巧。

  那邊周昭和洛元相互對視一眼,一臉無語。

  彩彩則一臉癡迷的看著龍傲天,心說,我的龍哥哥最厲害,就連撒謊都那么真誠!

  這時候,有人過來跟這中年人低聲匯報道:“九當家,這處遠古遺跡的最大廣場被那群祖龍帝國來的人給把持了,根據我們的推測,那個地方,應該是這處遠古遺跡里面最大的寶藏所在地。”

  “嗯,滄海冒險團的那群雜碎呢?”中年人淡淡問道。

  “那些人也在暗中觀察,不過那廣場上已經被那群祖龍帝國的人布下了大量法陣符,如果貿然闖入,很可能會引起不測。”

  中年人冷笑道:“法陣符?先拿無人機掃一遍!”

  那手下說道:“已經有人那么干過了,他們現在已經學精了,將法陣符都布置在了無人機沒辦法觸及的地方。”

  “誰那么有創意?竟然學會了這招?”中年人微微一怔。

  “好像是從他們內部逃出去的人,”中年人的手下苦笑道,“還有啊九當家的,用機械攻擊法陣符這種手段也沒多新鮮,真正的法陣大師,只要稍加防范,這招就會失效。”

  中年人看了一眼手下:“我能不知道這件事?”

  手下一臉無語,心說您知道還那么說?

  中年人看著他道:“用科技文明的力量去激活那些法陣符,很多人都這么干過。但真正的法陣系符篆師又不是白癡,哪里會輕易給人這種機會?剛剛那邊的人之所以能成功,還不是因為家賊難防?否則的話,這邊無人機群剛出現,那邊早就不知道多少道攻擊轟過去了。”

  手下嘿嘿笑道:“不愧是九當家。”

  “走,我們先過去看看再說,這地方既然咱既然來了,就沒道理只收獲一些小魚小蝦,總要抓幾條大魚。”中年人說著,一大群人頓時有了動作。

  滄海帝國的滄海冒險團這邊,幾組人馬,同樣也在這時候聚集到了一起。

  每一個人,都滿臉悲憤。

  因為,他們剛剛得知,其中一支人馬……高層力量,全軍覆沒!

  一個法陣系大宗師,一個輔助系大宗師,一個靈戰士大宗師,一個高級宗師符篆師,一個高級宗師靈戰士……還有其他那些精英符篆師和靈戰士若干。

  這些,全都是他們滄海冒險團中的絕對骨干力量啊!

  竟然……一個都沒剩下,全軍覆沒了!

  哪怕到現在,他們都還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誰干的。

  但這件事還用猜嗎?

  神圣帝國的那群雜碎星際海盜是剛剛聞到腥味撲上來的,從時間上計算,根本不可能是他們干的。

  那么這里面有這種能力的,也就只剩下那群祖龍帝國的敗類!

  這分明就是仗著這地方偏遠,即便這里是滄海帝國的疆域范圍,但也鞭長莫及。

  “無論如何,也要給孫老他們報仇雪恨!”

  “給孫老報仇雪恨!”

  “殺我們大宗師,屠我們年輕精英,這是血海深仇!”

  “他們還殺了三當家的小兒子……”

  滄海冒險團剩下的這群人,一個個在這邊咬牙切齒的發誓。

  這次負責帶隊的大頭領,是冒險團中一名資深長老,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是難辭其咎。

  所以此刻他表現得最為激進,看著眾人,冷冷說道:“祖龍帝國這次來的那群人,雖然身份神秘,但除了他們的官方,幾乎不可能出現這種陣容。而且從他們的行事風格上也能感受到濃濃的祖龍官方風格。所以這一次,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將他們全部都留在這里。而且,我們還得將這里的寶藏全部帶走!決不能放走一個祖龍人,也決不能讓神圣帝國那些雜碎占到半點便宜!”

  “不錯,陸長老說的有道理,祖龍帝國那群人當中,還有很多年輕天才,很顯然,這是一次老帶新的歷練行動。他們是在用無情的殺戮,培養那群新人。既然如此,我們就給他們加一把火!陸長老,在下有一個建議……”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看著陸長老說道:“在下建議,暫時跟神圣帝國那些雜碎們聯合起來,一起做掉祖龍帝國那群人!”

  有人反對道:“開什么玩笑?跟神圣帝國那些雜碎聯合?你是怎么想的?這不是與虎謀皮嗎?”

  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道:“你先別激動,聽我說完。”

  他看著反對那人,又看向陸長老:“神圣帝國這次過來的,是他們那支臭名昭著的星際海盜,這群人雖然隸屬神圣帝國,但說實話,他們根本不會忠誠于神圣帝國皇室。”

  陸長老在一旁點點頭:“不錯,這是一群有奶就是娘的混賬!趙統領你接著說。”

  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趙統領點點頭:“先不要考慮國與國之間的恩怨,咱們現在是第一冒險團!雖然不干星際海盜那些腌臜事兒,但咱們最好暫時忘掉各自身后的官方背景。用江湖思維來考慮這件事。”

  很多人聽了這話,都若有所思。

  滄海冒險團的官方背景的確非常重,甚至說他們是官方的小馬甲也沒什么錯。

  就是用來給滄海帝國皇室收集各種資源的一股勢力。

  藏于民間,做事情也會更加靈活。

  趙統領繼續道:“咱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干掉那些祖龍人,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報仇,為三當家的兒子報仇,然后,將這里藏著的那些資源帶走。”

  “但如果我們單打獨斗……固然我們現在的實力依然很強,聚在一起,不怕他們任何一方。但如果神圣帝國和祖龍帝國那邊先聯合起來,我們恐怕容易吃虧。”

  陸長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是,在這里,雖然大家內心深處都存在著國與國之間的恩怨,可實際上,這是江湖。再怎么看對方不順眼,但關鍵時刻,也不是沒有可能結盟。就如同,咱們滄海,也曾經跟祖龍結盟一樣。實際上,大家心里都恨不能打死對方。”

  趙統領道:“陸長老說的是,我就是這個意思。咱們先聯合神圣帝國的人,共同做掉那些祖龍人。然后,最大的那份資源,大家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這時候,又有人反對道:“憑什么?這資源怎么可能讓神圣帝國那群海盜給帶走?”

  “是啊,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那群海盜帶走我們的資源啊!”

  陸長老擺擺手:“都肅靜!”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陸長老嚴厲的看向眾人:“誰的資源?這顆星球……這處遠古遺跡,跟我們三大帝國,有一毛錢關系嗎?”

  “可是……”

  “沒什么可是,這地方是咱們滄海的疆域,可在咱們得到這消息之前,咱們在場眾人,有人知道這里嗎?”陸長老目光掃向眾人:“而且……神圣帝國疆域內的遠古遺跡咱們沒去過?還是祖龍帝國的遠古遺跡咱們沒去過?”

  “但跟星際海盜合作,這有點太……”

  陸長老冷笑道:“太什么?咱們什么時候跟星際海盜合作了?咱們跟誰都沒合作過!這一切,都是咱們自己打下來的!資源,也是咱們自己找到的!咱們憑本事,干掉了一群祖龍帝國的人,干掉了他們無數的精英,最后帶著大量資源寶藏回去!”

  趙統領微笑著在一旁點頭:“對,我們沒見過神圣帝國的人。”

  陸長老嗯了一聲:“理應如此。”

  那些反應慢的這才明白陸長老和趙統領他們在打什么主意,一個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更多人,則是笑而不語。

  從趙統領提出要和神圣帝國那群臭名昭著的星際海盜合作,他們就已經明白那種思路了。

  陸長老目光灼灼看著眾人:“誰還有意見?”

  “沒意見,陸長老英明!”

  “沒有意見了,趙統領高見!”

  一群人紛紛點頭。

  這種合作,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

  什么跟神圣帝國之間有世仇?

  那特么是國與國之間的事情!

  他們現在就是一群被祖龍人殺了同伴的冒險團成員,當然要為同伴報仇雪恨。

  陸長老點點頭:“現在,立即聯系太空上邊的人,跟他們說我們的意思,然后讓他們跟神圣帝國的人溝通。”

  說著,他看向趙統領:“小趙,遺跡這邊,跟神圣帝國那邊的人溝通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趙統領微微一笑:“固所愿也!”

  白牧野和林子衿、于秀秀、蕭玥玥四個人慢慢悠悠,一點點往這處遺跡最大廣場方向溜達過去。

  大家并沒有嘗試去聯系那些被三仙島派出去送死的人,地下遺跡太大,想要一個個找回來很難。小白跟秀秀商量之后,決定還是等確定安全之后,再去約定的地方尋找他們。

  他們這一路上,倒是又見到了一些祭壇,不過都已經被開啟過。

  那些公式上的算法雖然復雜,但這世上又不是就只有小白一個高人,最多他們解起來相對慢一些。但終究還是能解開的。

  這時候,白牧野的高級智能突然間傳回來一段信息。

  白牧野看過之后,愣了一下,然后似笑非笑道:“有意思呀!”

  “什么情況?”林子衿三人把腦袋湊過來。

  白牧野道:“之前我的高級智能不是跟滄海冒險團那邊一艘星艦爭奪過控制權嗎?雖然沒能徹底將控制權奪過來,但卻在那邊留下了好多道后門,可以隨時攔截到他們那邊的一些信息。”

  “然后呢?”林子衿興致勃勃問道。

  “然后,滄海帝國這邊,打算跟神圣帝國那支星際海盜團隊暫時結盟!”白牧野淡淡的道:“他們想要將力量集中在一起,做掉三仙島上的那群人。”

  “太好了!”于秀秀用力的一揮白生生的小拳頭,“狗咬狗咬狗……沒有比這更完美的了!”

  蕭玥玥則微微皺眉,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沒開口。

  于秀秀瞥了一眼蕭玥玥:“玥玥,這種時候,暫時放下你的家國心思吧,三仙島……可代表不了祖龍帝國。這次來的那群人,要么是像我們這種,等待被清洗的,要么就是那群想要清洗我們的人。你覺得,我們除了坐看他們相互咬之外,還能做什么?”

  白牧野道:“還能順勢把最大那批寶藏給取了!如果這里面的那批寶藏真像我們想象中那樣……那么,得了它,我們這群人,未來很多年,將不再受資源所困擾。”

  于秀秀搖搖頭:“三仙島這次來的人,可不是表面上那點,力量恐怖著呢。這么說吧,就算滄海和神圣這兩撥人聯合起來,在三仙島面前,他們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林子衿問了一句:“你知道都誰來了嗎?”

  于秀秀苦笑道:“妹子,我怎么可能會知道?我們都是一群被清洗的對象啊!他們會讓我們知道嗎?但根據三仙島以往的行事風格,他們一定是有后手的。甚至,可能就連張總管那群人都未必會知道。所以呢,我建議,我們找一個安全點的地方藏起來,等著他們打就是了。”

  白牧野思索了一會,然后說道:“行,就依你說的。”

  于秀秀反倒有點奇怪,驚疑不定的看著白牧野:“你會這么乖?”

  “這種大規模的團戰,我們的確參與不了。你說的對,萬一咱們也不是黃雀,被人從背后偷襲那么一下子,不值得。”白牧野說著,看著于秀秀道:“弄點蟲子過去監視著就行了,咱們找個地方休息。”

  林子衿有些遺憾的道:“可惜不能燒烤。”

  白牧野想了想,道:“倒也不是不能,只不過得留人在外面。”

  林子衿微微一怔。

  白牧野道:“我的空間指環里面。”

  林子衿頓時撇撇嘴:“得了吧,太悶,我可不去!”

  被大漂亮改造之后的空間指環里面,正常情況下也是沒辦法裝活人的,可那艘星艦里面,有可以完全封閉的循環系統。

  人在星艦里面,可以好好的活著。

  也就是說,被漂亮姐改造之后的空間指環,加上郡王李燁送的這艘星艦,白牧野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帶一支軍隊,進入到任何地方!

  這玩意兒可不是用來防止燒烤味道溢散的。

  于秀秀和蕭玥玥兩人都有點呆,大概沒辦法想象空間指環里面是怎么燒烤的。都以為白牧野跟林子衿在那扯淡呢。

  四人乘坐著小型飛行器,一路小心翼翼,來到距離那廣場還有五百余里的一片建筑群中,隨便找了一棟樓,偷偷溜進去。

  于秀秀放出一堆機械小蟲,這群小蟲很快以時速三百多公里的速度飛向地下廣場那邊。

  二十多分鐘之后,機械小蟲成功傳遞回那邊的畫面。

  白牧野贊道:“有了秀秀就是不一樣!機械師威武!”

  在這種遠古地下遺跡里,于秀秀這種純粹的機械文明甚至要比漂亮姐通過網絡獲取信息更加實用一些。

  光幕上,那巨大的地下廣場上,一大群人正在緊張的忙碌中。

  三仙島上那群年輕天驕們,都在指揮下,正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各種布置。

  “雯雯在那里。”于秀秀放大了其中一個視角,見到田雯雯抱著膀,神情淡漠的站在那,看著一群人忙忙碌碌。

  機械小丑并沒有收音的能力,因為這種功能,很容易被掃描出來。

  三仙島之所以恐怖,絕不僅僅只因為靈戰士和符篆師,還有它那強大的科技力量!

  于秀秀算是年輕一代中的頂級翹楚,她做出來的東西,幾乎很少有人能破解掉。但也不是說完全沒人能防。

  “還好,雯雯沒事。”蕭玥玥松了口氣。

  于秀秀笑道:“她比猴兒都精,怎么可能會有事?遭人懷疑,這是避免不了的。但她肯定有辦法化解掉。可惜現在不敢聯系她。”

  “別著急,有點耐心,總會找到機會。”白牧野道。

  于秀秀點點頭:“嗯,我有的是耐心,她也有的是耐心,這么多年大家都等了,最沒耐心的人其實是你。”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

  于秀秀看著看著,突然幸災樂禍的道:“看上去,他們現在并沒有能夠破解那那祭壇的法陣,哈哈,一群蠢貨!”

  幾乎是同一時間,已經談好合作條件的滄海冒險團和神圣帝國星際海盜團雙方同時收到了一條消息。

  “談談合作如何?”

  滄海冒險團這邊的陸長老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心里面則是長長的松了口氣。

  該死的祖龍人!

  狡詐且無恥!

  陸長老跟神圣帝國這邊的海盜團九當家羅江春相互對視一眼,幾乎是同一時間將光幕打開,亮出了那條消息。

  “羅當家敞亮!”

  “陸長老痛快!”

  兩人相視一笑,兩人身后的那群人,也全都露出笑容。

  “祖龍人真是狡猾,說起來,大家也算是同源而生了吧?但為什么祖龍那邊的人,尤為狡猾無恥?”陸長老沖羅江春笑著問。

  羅江春微笑道:“可能,他們覺得別人都傻吧?”

  陸長老忍不住罵道:“媽的,簡直就是一群無恥之徒!竟然跟雙方同時談合作,如果不是我已跟羅當家談好,咱們雙方信息不暢的情況下,說不定還真被他們給算計了!”

  “陸長老說的沒錯,不過,這信息……咱應該怎么回復?”羅江春沖著陸長老眨眨眼。

  陸長老頓時聞弦歌而知雅意,哈哈笑道:“當然是……答應他們啊!”

陸長老這邊  “合作?合作什么?我為什么要跟你們合作?你們祖龍人無恥狡詐,殺了我們那么多人,就想那么算了?”

  而此時,張總管那邊根本不知道滄海冒險團這邊的人早已將幾個大宗師和高級宗師的死算在他們頭上,見到陸長老的回復,還有些不屑。

撇著嘴冷笑著給出了文字回應  “大家誰都別說誰無恥狡詐,沒意思。你們也沒少殺我們的年輕天驕吧?現在有一個問題,祭壇這里,封印非常復雜,我們只能破解三分之一,所以,如果想合作的話,就給個回應。我們跟神圣帝國那邊也已經聯系了。既然大家有緣,三大帝國的人共同湊到這里,那莫不如暫時放棄彼此間的國仇,合作一把。到時候,資源我們三方平分。如何?”

  陸長老微微一怔,忍不住看了一眼羅江春。

  羅江春此時也忍不住皺起眉頭,這件事,跟他們想象中的,可有點不一樣啊?

  難道說,那群無恥的祖龍人并不是想要聯合一方干掉另一方?

  而是破解封印的時候遇到了難題?

  羅江春皺眉道:“我們這邊,擅長破解法陣封印的人還真不多……”

  “對,我們只擅長搶。”羅江春身邊一個面容英俊的年輕人咕噥道。

  羅江春狠狠瞪了龍傲天一眼:“閉嘴!”

  一群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現在是雙方的合作蜜月時,自然不會因為這句玩笑話而翻臉。

  陸長老道:“我們這邊,倒是有很多人擅長這個……那,我這么回他!”

  說著,當著羅江春的面,直接回復張總管道:“我身邊擅長破解法陣封印的人多得是!何必要跟你們合作?識相的,你們就趕緊滾出那個地方,到時候大家見面,殺個血流成河非我所愿。”

  張總管也很快給出答復:“朋友,不跟你開玩笑,你們來到這里就知道了。要是你們第一冒險團的人能破解這封印,那我們二話不說,立即退走!絕不食言!可你們如果不行呢?到時候,還不是得大家通力合作?”

  這時候,羅江春在一旁突然道:“陸長老,答應他!”

  陸長老微微一怔。

  羅江春道:“你們的趙統領,之前跟我說的話,不是騙人吧?”

  陸長老說道:“怎么可能騙人?我們再怎么不要臉,也不能拿死去兄弟來忽悠人。”

  “那,我也沒騙你們,我這小外甥……”羅江春一拍身邊龍傲天肩膀,巨大的力量,拍得龍傲天齜牙咧嘴的。

  羅江春道:“他辛辛苦苦尋找了幾顆靈珠,被那群無恥的祖龍人給搶了!這種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我和他們,絕不可能成為朋友!”

  陸長老點點頭,心說這事兒的確不大不小,不過,有他們雙方合作在前,這群星際海盜食言的幾率也的確是不大。

  雖說他們臭名昭著,但那惡名,更多是因為他們搶劫星際間的客商造成的。

  這種時候不講信譽,那出現血流成河場面,簡直是必然的。

  羅江春看著陸長老:“所以,你先答應他去看看,我呢,也跟他說,不信他的話,但要去看看再說。然后咱們兵分兩路,見面之后,最好也要弄出一點劍拔弩張的氣氛出來。演的像一點……嗯,沒問題吧?”

  陸長老露出一絲略帶羞澀的微笑:“這個我們擅長。”

  羅江春哈哈大笑道:“所以說,我們這同出一源的人……都特么挺狡猾是吧?”

  陸長老也笑起來:“但我們更講究!”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咱們現在就分開,到時候,廣場見!”羅江春說道。

  “廣場見!”陸長老認真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