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四章 難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的媽呀!

  誰對您有企圖啊?

  這誤會可太大了!

  我就算對小籠包有企圖也不可能對您有企圖啊!

  龍傲天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小妖女所指的企圖是什么,一臉驚恐,簡直如同看見鬼一樣,都快哭了:“大魔王,魔王哥,魔王大爺,魔王祖宗……求求您,收好您家小妖女行嗎?還有,我嫁禍您這事兒我承認,是我的錯,但您千萬千萬千萬別誤會,我對她……真沒企圖呀!”

  林子衿的話就連天真的弓箭手少女都不相信,她皺著眉頭看著林子衿:“嫁禍大魔王是有的,但對你肯定沒有企圖,姐姐你長得太丑了!”

  林子衿:“……”要不是看你傻萌傻萌的,我早拎著刀把你給剁了!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間傳來一股淡淡的波動,白牧野第一時間感應到,隨后抬頭看向那邊。

  一支箭,驟然朝著白牧野射來!

  白牧野身上頓時亮起防御符光芒,接著,那張之前一直在外面飄著的劇毒符,不知什么時候竟然出現在那個方向。

  幽靈一般在那弓箭手身邊浮現出來——

  狠狠拍在那個射冷箭的人臉上。

  直接炸開!

  綠色的光芒,籠罩了那弓箭手滿頭滿臉。

  “啊!”

  一聲非人的慘叫,從那人口中發出。

  白牧野如今制作出來的劇毒符,早已今非昔比。

  符篆上那恐怖的毒素瞬間蔓延了那人全身。

  對方的同伴反應也是極快的,就在他中了劇毒符的一瞬間,頓時有一張凈化符拍在那弓箭手身上。

  但是……沒用的。

  符篆師之間的符篆等級和品質本身就有差距,更大的差距……來自于符篆術自身!

  就像大家都是學烹飪的,一個師從皇家御廚御廚,另一個混跡街邊小店,差距太大了。

  對方一連五六張凈化符打在弓箭手的身上,卻根本沒能起到什么作用。

  那弓箭手凄厲的慘叫聲劃破這片寂靜的遠古遺跡,聲音之凄慘,令人頭皮發麻。

  不到三十秒,那強大的弓箭手便渾身僵硬,倒在地上死了。

  慘叫聲,也在這一瞬間,戛然而止了。

  撲在龍傲天身上的弓箭手少女面色蒼白,嘴唇哆嗦著,有些說不出話來。

  “彩彩,別怕,別怕,沒事的,有我在呢!”龍傲天在那小聲安慰著。

  天真的弓箭手彩彩確實被嚇壞了,這是她第一次“行走江湖”,之前也曾在虛擬世界里面憑借宗師級的超強實力大殺四方。

  覺得自己也是殺過人的天才少女!

  可在現實中,這還是頭一遭。

  “我,我怕……嗚嗚!”彩彩哭著保住龍傲天:“龍哥哥我們是不是都要死在這里了?”

  龍傲天尷尬的笑笑:“不會的,哥跟他們……都是熟人,嗯,熟人,特別熟!”

  白牧野幾個人倒是沒怎么關注龍傲天他們這幾條翻不起浪花的小魚,他們都在看著剛剛那個弓箭手偷襲的方向。

  弓箭手被白牧野那張劇毒符給毒死,但那邊絕非就只有他一個人!

  這時候,一道憤怒而陰冷的聲音自那邊傳來:“殺了我們的人,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轟隆!

  一股洶涌的氣勢,自那邊直接爆發出來,形成一股氣浪,將地上的石板都沖擊得飛起來。

  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接著,一道身影,霍地出現在白牧野面前,朝白牧野直接出手!

  這氣勢,竟是一個刺客制造出來,他則成功躲藏在這煙塵當中,要給白牧野致命一擊。

  白牧野身上環繞著幾十張符篆,其中七八張劍符,直接刺向這刺客。

  同時,還有二三十張狂雷符,卻在這一刻,直接飄向遠方。

  這些狂雷符,如同一只只靈巧的鳥,它們分別從不同的路線不同的方位飛出。

  有些太隱蔽了,即便是瞪大眼睛看著,也很難被發現。

  強大的刺客手中兩把黝黑的短劍,一前一后,身子如同幽靈般轉了一圈,兩把短劍,一把抹向白牧野脖子,一把刺向他的心臟!

  “你當防御符是擺設嗎?”白牧野直接激活劍符!

  劍符狠狠在這刺客身上爆開。

  光芒化成的劍太兇殘,但卻只刺中了殘影!

  白牧野頓時明白,這刺客在跟他拼速度!

  只要速度更快,你的攻擊便打不到我?

  兩聲輕響,這刺客的兩把短劍,也刺在白牧野身上的防御光幕上。

  他滿心以為自己加持過的匕首,可以輕易擊穿這個宗師級符篆師的防御光幕。

  但事實,同樣令他感到震撼。

  因為他沒能成功。

  白牧野的防御光幕,擋住了他手中加持過的匕首。

  正常的刺客,是一擊不中,頓時遠遁。

  但他偏不。

  憑借著驚人的速度,繞著白牧野,瘋狂攻擊起來。

  他把一個符篆宗師,當成了活靶子。

  想要憑借純粹的速度,硬吃白牧野!

  同時,他也吃定了林子衿、于秀秀和蕭玥玥這些人,投鼠忌器,根本不敢輕易出手。

  只要能夠破掉這小黑胖子的防御,他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轟隆隆隆!

  一連串驚天的霹靂聲,在遠方響起。

  接著,那邊傳來一陣驚呼聲和慘叫聲。

  白牧野站在那,看都沒看一眼圍著自己瘋狂繞圈的這個強大刺客,淡淡說道:“嘿,你的伙伴都死了。”

  這強大的刺客根本不信白牧野這種鬼話,老子繞著你刺殺呢,你還能有精神頭去控制符篆做別的?

  唬誰呢?

  隨后,這刺客突然間一動不動了。

  因為不知什么時候,他的身前、身后、身側……到處都是光芒明滅不定的光劍!

  一堆劍符,包圍了他!

  “這不可能!”他根本沒看見白牧野是怎么出符的,也沒能感知到一點點危險。

  除了符篆師這種精神力高的職業之外,刺客、弓箭手同樣也是天然敏感的職業。可他卻什么都沒能感覺到。

  這太不現實了!

  白牧野看著這個全身上下,都籠罩在黑袍中的刺客,一臉真誠的沖他一笑:“再見。”

  所有化成劍符的光劍,一起刺向這刺客。

  這刺客身體砰地一聲,化成了一道黑煙,消失在原地。

  但在下一刻,他卻踉蹌著從幾十米外的地方出現。

  身上大量鮮血流淌出來,隨著他踉蹌著往前趟,地上留下一串觸目驚心的血跡。

  沒走幾步,刺客撲通一聲,栽倒在地,身子抽搐了幾下,再也沒能爬起來。

  這一幕,讓龍傲天這邊幾個人全都看傻了眼。

  原來,在外面探險,真的充斥著可怕的危機,真的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原來,即便在黑域中感受到真實的死亡滋味,可那終究只是瀕死,跟真正的死亡,完全不是一回事!

  從始至終,林子衿和于秀秀、蕭玥玥三個人,只是靜靜的看著,沒有一點要出手的意思。

  這一幕,更是讓龍傲天這邊的幾個人震撼不已。

  龍傲天看向白牧野:“我們得到的那些,都不要了……放我們走吧,我們再也不想在這鬼地方呆了。”

  看著一臉失落的龍傲天,白牧野點點頭:“行。”說著,示意于秀秀,打開龍傲天等人的靈力鎖。

  從被控制住,再到恢復自由,其實沒過多久。

  但對這幾個人來說,卻是真真正正在鬼門關前走一遭。

  于秀秀在解開龍傲天防御的時候,笑呵呵的對他說道:“嘿,這回感覺怎么樣?”

  “明白了很多道理。”龍傲天也認真的抬頭看著于秀秀,“小黑胖子,都很強!”

  于秀秀:“……”

  隨后,恢復了自由的龍傲天直接站起身,從身上取出之前獲取的那些寶物。

  靈珠、神像……價值連城!

  他一臉不舍的看著真正的小黑胖子面無表情的將這些東西給收走,雖然心中嘆息,但卻無可奈何。

  白牧野看了一眼龍傲天:“這些東西,不是你們拿來買命的,是給你們的一個教訓。”

  龍傲天:“……”

  “好叫你們明白,江湖險惡,你們今天能從別人手里奪取寶物,那么,自然有人能從你們手里搶走他們。”白牧野道。

  弓箭手少女神經還是很大條的,此刻已經從剛剛的震撼中多少緩過來一點,看著白牧野道:“那你們呢?”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弓箭手少女彩彩頓時把腦袋一縮,有點畏懼的往龍傲天身邊靠了靠。

  “我們怎么樣,就不用你擔心了。”白牧野看著龍傲天道:“看你識相的份上,再免費送你一個消息,這會兒天空中滄海帝國跟神圣帝國之間的星艦正在對峙,同時有滄海帝國的星艦鎖定了地下遺跡的出口。所以,想要出去,你們得自己好好想想辦法了。”

  龍傲天微微皺眉,隨即從自己臉上輕輕一抓,一張精巧的人皮面具被他抓下來,露出一張極為英俊的臉孔,很是不在意的沖著白牧野說道:“現在你看見的,是神圣帝國星際海盜團九當家的遠房外甥!我這一次,是求他帶我來歷練的!所以,感謝你的消息,但現在,我得去找我那表舅去了!”

  白牧野滿頭黑線的看了這家伙一眼,心說這張臉真的假的啊?

  龍傲天嘿嘿一笑,像是看透白牧野心中所想:“這張臉當然是假的,大魔王,我知道你這樣子必然也是假的。還有小妖女……都什么年月了?哪還有那么丑的女人?不過沒關系,如果下次……咱們還能見的話,不管在黑域還是在現實,我先開誠布公!感謝這次放過之恩,再見!”

  說完之后,龍傲天便帶著他那天真的弓箭手彩彩小妹妹,冷漠的刺客周昭,以及那個長相挺英俊看上去很有擔當但實際上傻講義氣的劍客洛元,離開了這里。

  這時候,蕭玥玥從不遠處回來,沖著白牧野揮了揮手,有些懊惱的道:“這些人都好窮呀,身上居然沒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你去舔包了?”白牧野看她一眼:“看不出來,玥玥姐你這超級大美女,也會做這種事兒?”

  蕭玥玥白了他一眼,反問道:“那你呢,兇神惡煞一般的大魔王,為什么偏偏會放過一個冒充你的人?你可不像是那種心慈面軟的人。”

  “心慈面軟,在這種地方,那是罵人。”白牧野淡淡說道:“至于為什么放過他……一方面,這家伙挺有意思的,跟咱們算是有過交集,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覺得他沒事兒頂著一張跟我一樣的臉,對我來說,也未必是壞事嗎?”

  蕭玥玥在那琢磨半天,終于反應過來白牧野這話什么意思,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他冒充你,又四處抹黑你,然后你想卻是,同樣用這張臉……小……黑啊,我算發現了,你們男人,一個個,都是騙人的鬼!”

  “他不騙我。”林子衿舔著一張餅子臉,得意洋洋的在一旁說道。

  “秀兒你先歇會兒!”

  蕭玥玥跟于秀秀在一旁無語凝噎,都丑成這樣了,還能把狗糧撒的如此認真。

  那邊,龍傲天帶著三個人,小心翼翼又垂頭喪氣的走在遠古遺跡的小路上。這條小路是他們的秘密通道,也是費了好大一番心思,才找出這么一條隱秘的路。

  這里沒有別人,洛元終于忍不住嘆息道:“小龍,你又害死了好幾個團里的人……”

  “什么叫我害死的?明明是他們自己貪婪,呸,仗著有點身份地位,就整天對我們呼來喝去的,憑什么?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占著茅坑不拉屎。現在好了,他們自己把地方給咱騰出來了,回頭哥就可以上位,帶著你們飛!”龍傲天那張英俊的帥臉上露出笑容。

  “可惜咱們好容易弄來的那些寶物,都成了人家的。”彩彩情緒有些低落。

  龍傲天安慰道:“怕什么,老祖宗說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周昭在一旁猛不丁說道:“老祖宗還說,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呢。”

  “不懂別瞎說,什么叫匹夫一怒血濺五步?血濺五步之后不就死了嗎?死了還能給咱爹媽報仇嗎?一天天別總那么極端,不然真容易掛的。這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只有開心了,修為提升速度才能更快,明白嗎?”

  龍傲天老氣橫秋的教訓著,說著說著,也有些情緒低落起來:“媽的,大魔王那幫家伙,也真不是好人!我本以為我這么仗義的把寶物拿出來買命,他們能大大方方的一揮手,說算了東西就不要了……”

  說著,又一臉肉疼的道:“唉,不過也正常,咱們還想干掉人家來著。人能不殺咱,也是網開一面了。”

  龍傲天嘟嘟囔囔的帶著幾個人遠離了這地方。

  白牧野則直接帶著林子衿等人,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一時半會沒辦法離開這遠古遺跡,既然是這樣,那就想想辦法試試看,能不能把田雯雯等人也救出來。

  三仙島的勢力是很大,可觸角也不是能隨便伸到任何一個角落的。

  只要能想辦法把他們給救出來,然后逃離這里,那么在未來,即便會面對三仙島的追殺,也總好過現在這樣子。

  “剛剛這個祭壇比較窮,我只在那里面找到了三枚靈珠,唔,還有一些靈石,神像和材料什么的,并沒有。”林子衿撇著嘴,說起剛剛的收獲。

  “不錯了,咱們的收獲已經相當了不起,難道你還指望一處寶藏里面封印著一堆神像不成?那東西又不是大白菜。”于秀秀在一旁說道。

  林子衿看了一眼白牧野,心說可不就是大白菜么?你都不知道哥哥現在多富有!

  遠古遺跡的最大廣場上,三仙島這邊一群人依然聚集在這里。

  在這廣場正中,有一座最大的古老祭壇!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座祭壇里面,應該存放著整個遠古遺跡價值最大的一批寶藏!

  只要能得到這些寶藏,這一次就不算白來。

  但封印著祭壇的公式太過復雜。

  以至于三仙島這邊十幾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群策群力之下,到如今依然只是解開了三分之一。

  而且,他們也就只能解開這三分之一。

  “唉,要是有我們的神符師在這里就好了,那些前輩們肯定能解開!”張總管面色陰郁的說道。

  “之前都沒想到,這里的封印會如此強大,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咱們既然已經來了,也已經驚動了神圣和滄海這兩大帝國的人,想要回去搬救兵再過來破解封印,時間上根本就來不及。”另一個符篆師說道。

  田雯雯跟斯蒂文雖然暫時被放了,但卻被一群人排斥,遠遠站在那邊。

  田雯雯表情漠然的看著那群人,心中冷笑:一群廢柴!要是小白在這里,肯定分分鐘給你們解開!

  金發年輕人斯蒂文溜達過來,冷眼看著田雯雯,這地方就他們兩個人,他也不怕說話被人聽見,低聲冷笑道:“田雯雯,你跟于秀秀和蕭玥玥就是一伙的吧?那機械羽翼,也是你偷偷塞給她們的吧?”

  田雯雯如同看著一個白癡:“明明是你干的,憑什么往我身上潑臟水?”

  斯蒂文冷冷道:“田雯雯,這里就咱們兩個人,你也清楚,這地方沒有任何監聽裝置。這種時候你何必還跟我嘴硬?你還敢說不是你在暗中幫忙?你這無恥的女人,敢做不敢當,還敢把這臟水潑到我爺爺身上去!你等著,只要回到三仙島,你必死無疑!”

  田雯雯微笑起來,看著他:“回到三仙島之后才死?斯蒂文,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信不信,只要他們在這里找到大量寶藏,價值高到足以彌補這次行動中的損失,咱們兩個,誰都別想活?”

  “你胡說八道!不教而誅不是我們三仙島的風格!”斯蒂文有些慌亂,色厲內荏的道。

  “風格?你懂什么風格?”田雯雯冷笑起來:“真當自己有個了不起的爺爺自己便也了不起了?不信的話,你就試試看!”

  斯蒂文看著田雯雯:“你說真的?”

  “呵呵。”田雯雯一臉不屑。

  斯蒂文皺著眉頭,看著遠處那群人,那張英俊的臉上,一點點,浮現出恐懼之色。

  他看著田雯雯,低聲道:“你有沒有辦法逃走?你既然能給他們機械羽翼,想必你自己身上一定還有!如果你能救我出去,我一定不忘今日之恩!”

  “你腦子有病吧?那機械羽翼明明是你給她們的,現在卻非要潑到我身上?斯蒂文,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人這么陰呢?”田雯雯一臉憤怒的看著斯蒂文,低聲罵道:“你這人,真是無恥!”

  “我特么……真不是我啊!田雯雯,你敢說真不是你?”

  田雯雯淡淡道:“我這一顆心,青天可鑒。跟你這種人實在沒什么好說的。”

  “那你就甘心這樣被殺?”斯蒂文一臉不信的看著田雯雯。

  田雯雯輕嘆一聲:“不甘心又能如何?如今的三仙島人心浮躁,咱們這批人都叫白牧野他們害得不淺,如今基本上都是清洗對象。即便我這樣表忠心,還不是被當做敵人一樣?”

  斯蒂文嘆息一聲,喃喃道:“她們兩個,到底從那弄到的機械羽翼呢?不是你給的,又能是誰給的?”

  田雯雯懶得理會他,心說憨憨,到這種時候還想套我話?機械羽翼就是我給的,那又能如何?你有證據嗎?

  就是不知道秀秀和玥玥她們兩個,現在怎么樣了,有沒有成功逃出去?

  希望她們能成功吧!

  這時候,那邊的張總管,朝著這邊溜溜達達走過來,先是一言不發的冷冷看著田雯雯。

  田雯雯一臉無奈:“張總管,您這么看我,我有點害羞,您該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張總管冷冷道:“田雯雯,那機械羽翼,當真不是你給他們的?”

  “不是,我接觸不到那東西。”田雯雯面色平靜的說道。

  “好,我姑且信你一次,你放心,我們不會殺你,也不會殺他……”張總管看了一眼旁邊的斯蒂文。

  田雯雯心中大罵:無恥狗賊,果然身上帶著監聽裝置過來的!幸虧姐機警,沒有上你們的當。

  斯蒂文笑瞇瞇看著田雯雯,說道:“你別怪我,我也是沒辦法。就像你說的,咱們這批人,都叫姓白的給害得不淺,心中都恨死他了,有朝一日,如果能見到他,必將他碎尸萬段!”

  田雯雯冷笑一聲:“你別被人家給撕了就好!”

  斯蒂文面紅耳赤的道:“你什么意思?”

  田雯雯不屑的笑笑:“雖然我也恨他,但我可不敢說把他碎尸萬段,不信你問問張總管,他敢這么說嗎?”

  張總管狠狠瞪了一眼田雯雯:“我有什么不敢?見到他,我就要把他碎尸萬段!”

  說著,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斯蒂文一臉神氣的跟在張總管身后,回頭沖著田雯雯做了個割喉的動作。

  田雯雯面無表情對他豎起一根中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