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三章 你對我有企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哎呦嘿?

  白牧野聽見這聲音,有點想笑。

  龍傲天?

  這久違了的聲音差一點就把白牧野直接拉回到在黑域那段日子。

  完全沒想到龍傲天那個家伙竟然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這算是網友見面了?

  “龍傲天嗎?你出來,咱倆好好嘮嘮。”白牧野臉上露出笑容。

  林子衿和于秀秀也是微微一怔,隨即眼中露出一抹有趣兒的神色。

  “嘮你妹呀!大魔王,你沒事兒跑到這種地方做什么?”躲藏在暗中的龍傲天也是一臉不爽,在黑域中被狠狠虐了一通也就算了,沒想到在這現實中竟然也能碰到。

  茫茫宇宙何其大?

  老子為何這么倒霉?

  如果不是這幾個同伴都不能拋棄,他肯定直接就跑了。

  毫不猶豫的那種。

  白牧野微笑著道:“小龍啊,你看,咱們也算有緣分了……”

  “緣分你妹!大魔王,你能不能當做從來都不認識我?咱們重新認識一下好不好?”龍傲天在暗中郁悶的道。

  “行啊,沒問題啊!你出來,出來咱們見見面,讓魔王大爺看看你有沒有假冒我?”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不出去!打死都不出去!”龍傲天大聲道:“你們趕緊滾蛋,把這祭壇里面的寶藏讓給我們,咱們之間的恩怨就算徹底了結了!”

  “小龍龍,你不是在做夢吧?我們?把寶藏讓給你們?你想什么呢?”于秀秀在一旁冷笑道。

  “你兇個什么?小籠包一個!”龍傲天最惱的其實還真不是白牧野,畢竟是他假扮人在前,他最惱的人是于秀秀!

  現在想起當天那一頓胖揍還心有余悸呢,差點把他打出心理陰影來。

  于秀秀頓時瞪大眼睛,怒道:“龍傲天,你不想活了是吧?這可不是黑域,來,你出來,姐姐肯定不打死你!”

  “哼,想騙我出去?你們做夢去吧,兄弟們,就在這守著,他們要敢進祭壇小空間里面,咱們就在外面設伏!堵死他們這群王八蛋!”龍傲天在暗中大聲喊道。

  白牧野頓時樂了,看著林子衿道:“你去拿東西,我們幾個在這看著。”

  “嘿……”那邊的龍傲天頓時無比郁悶。

  憑借他跟幾個伙伴,想要強突過來干掉白牧野那是在做夢,可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們進入祭壇里面尋寶,也是不甘心。

  林子衿笑吟吟的應了一聲:“收到!”

  一轉身,丫頭直接就進去了。

  那邊的弓箭手忍不住又是一連串的連珠箭射過來。

  打在白牧野身上的防御光幕之上,泛起一道道微瀾。

  白牧野淡淡說道:“差不多就行了啊,別試探了,這祭壇是我們先發現的,也是我們先解開的。龍傲天,我還沒追究你在黑域中假冒我,到處壞我名聲的事,你們識相點自己走開,別等到時候不好收場。”

  “呸,大魔王,你跟小妖女,小籠包你們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大爺雖然打不過你,但大爺這次可是來了不少的幫手,你就在這耐心等著啊,一會他們就過來支援大爺了!”龍傲天在暗中冷笑著回應。

  同時也在小群里面應付著幾個同伴——

  “什么叫我們沒有幫手?有!有很多!這地下遺跡里面的所有人,都可以成為我們的幫手!”

  “退走算了?不走!媽蛋,你們是不知道,那個大魔王和小妖女還有那個小籠包有多惡劣!”

  “我是假冒過他,那又怎么樣?那是大爺看得起他!”

  “行了,都別說了,散播消息給那幾個傻子,就說這里發現了祭壇,有滄海……不,不能說滄海,就說他們是祖龍的人!畢竟這是滄海的主場。”

  白牧野用神識詳細搜索著龍傲天的所在位置,不過對方非常狡猾,很難被確定位置。

  白牧野也沒有太過擔心,憑借龍傲天這幾個人,肯定不是自己這邊的對手。

  對于這家伙說要往這邊召喚人,他也沒怎么太過在意,人不是那么容易召喚的。

  這地下遺跡大得很,簡直就是一座超級地下城,就算有幫手想要過來,也需要一定時間。

  到這里的時候,林子衿也應該把里面的寶物都拿到手了。

  心里想著,白牧野暗戳戳的放出去幾張劇毒符,那符在空氣中飄啊飄的,朝著對方弓箭手的位置飄了過去。

  嗖嗖嗖!

  幾支箭直接射向那張飄得并不快的符。

  可就在箭矢即將碰到符篆的一瞬間,那幾張符驟然加快了速度,直接避開了弓箭手射出來的箭。

  其中一張符,直接繞過墻壁,拍向那個弓箭手。

  弓箭手的身上,直接出現了一張防御符。

  眼看著就要撞在防御光幕上的劇毒符圍著弓箭手繞了一圈,然后又跟只蝴蝶似的,翩翩飛走了。

  “大魔王,你這陰險的家伙,你竟然敢用劇毒符?”龍傲天在暗中怒道:“太陰險了!你給我等著!”

  白牧野微微瞇著眼,心中暗道:龍傲天這家伙,不是個刺客嗎?他能認出劇毒符來……不容易啊!

  就在這時,于秀秀那邊,霍地出現一陣波動,之前隱匿起來的那個刺客再度出現,一刀刺向于秀秀。

  一張控制符,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突然間繞出來,直接拍在這刺客身上。

  于秀秀身邊的蕭玥玥反手就是一拳,直接打向被控制符控住的刺客。

  “手下留人!”

  一道黑不溜秋的身影突然間冒出來,大聲喊道:“千萬別打死……”

  蕭玥玥那一拳也是本能,揮出之后才想起來自己靈力被封印,于是看上去就像聽了冒出來那黑不溜秋的家伙的勸一樣,高高舉起的一拳,輕輕落在那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刺客身上。

  又一張控制符,直接拍在突然間冒出來的黑不溜秋的家伙身上。

  白牧野冷笑看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龍傲天。

  然后一步步朝他走過去。

  嗖嗖嗖嗖……!

  一連串破空聲,對方的弓箭手急了,瘋狂的對他發起攻擊,試圖將白牧野擋住。

  但那些箭,連白牧野的防御光幕都打不動,又怎么可能阻止?

  這時候,對方那個身材修長的劍客再次殺出來,狠狠一劍斬向白牧野。

  于秀秀跟蕭玥玥的符篆直接就飛了出去。

  兩個精神力沖到高級巔峰的符篆師天才一起出手,威力同樣不容小覷。

  那劍客看著飛過來的符篆,不得不閃身躲避。

  白牧野此時,已經來到了龍傲天面前,看著他說道:“小黑胖子最陰?感情你這是在說自己呢,是吧?”

  說話間,白牧野手中出現一張劇毒符,那上面綠油油的紋路,讓龍傲天一雙眼中露出無盡的恐懼之色。

  繼而變成了哀求。

  白牧野從身上取出靈力鎖,瞬間將龍傲天鎖住。

  這時候,那邊的于秀秀也已將把剛剛那個刺客用靈力鎖給鎖在那里。

  白牧野提著龍傲天走了回去,對方的劍客跟弓箭手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兩個同伴被人生擒。

  龍傲天被白牧野隨手往祭壇入口處一扔,這里頓時恢復了平靜。

  過了一會兒,林子衿從祭壇空間中出來,看見這一幕,也頓時笑起來。

  然后沖白牧野點點頭,顯然已經拿走了里面的寶物。

  白牧野笑道:“咱們走吧,這倆俘虜也沒什么用,就殺了吧!”

  “不要!”一道清脆動聽的聲音傳來。

  隨后,一個年輕漂亮的少女弓箭手,從藏身處走出,她身后,還飄著白牧野剛剛打出去的那張劇毒符。

  少女小臉充滿緊張,甚至沒有看見自己身后飄著的那張符!

  白牧野這邊,幾個人全都是一臉無語。

  忍不住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龍傲天,一臉同情的道:“你們就這種實力……跑到這地方做什么?送死嗎?”

  這時候,龍傲天終于恢復了說話的能力,原本像是想要解釋什么,一聽這話,頓時不愛聽了。

  “怎么就送死了?這不是遇見了你們這群變態?不然的話,我們會這么倒霉嗎?”

  林子衿道:“你們不會是跟著大人進來見世面的吧?你們家的大人也真放心,居然把你們這群菜雞就這樣丟在這,也不怕你們被人隨手給宰了。”

  拎著弓箭的漂亮少女泫然欲泣:“你們放了龍哥哥好不好?我,我愿意跟你們走!”

  蕭玥玥實在有點看不下去了,用手捂著額頭:“姑娘,麻煩你先回下頭好嗎?”

  弓箭手少女傻傻的回頭看了一眼,看見那張飄著的綠油油的劇毒符,頓時嚇得跳起來,發出一聲尖叫:“啊!”

  “啊什么啊,我沒打你吧?”白牧野一臉無語,用叫踢了踢地上的龍傲天:“小龍,這是你女朋友?”

  龍傲天那張小黑胖臉上難得的微微一紅,說道:“什么女朋友,只是朋友……”

  “對,我們只是朋友!”弓箭手少女被嚇了一跳之后,居然很快平靜下來,一臉嬌憨的看著白牧野這邊:“你們放了我龍哥哥好不好啊?”

  “為什么要放了他?”白牧野問道。

  “因為他是個好人啊!”弓箭手少女認真說道。

  這下,就連龍傲天自己都想捂臉了。

  妹妹,哥對你們幾個肯定是好人,可對別人……真不是呀!

  你這夸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一群菜雞,殺了吧。”白牧野身上突然間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殺氣。

  他不是那種沒有經歷過生死搏殺的小菜鳥,一旦釋放出身上的殺氣時,配合這張充滿喜感的小黑胖臉,著實給人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仿佛蝙蝠俠里的小丑……明明應該很滑稽的一張面具,可卻給人一種森然的感覺。

  這個,不是有點嚇人。

  至少弓箭手少女就被嚇壞了。

  竟然朝著白牧野這邊直接撲了過來——

  她不是撲向白牧野,而是撲向地上的龍傲天,在白牧野幾人都沒有阻攔的情況下,成功撲到龍傲天的身上,然后一臉堅決的轉頭看著白牧野,哆哆嗦嗦的道:“要殺就殺我好了!”

  “真好玩兒。”林子衿興致勃勃的道。

  這時候,對方那身材修長的劍客也從不遠處走過來,將自己的長劍收起,高舉雙手,看著白牧野道:“要殺就殺我,我是他們的隊長,伏擊你們,也是我的主意。跟他們無關。”

  “你們是四個傻子嗎?”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舉著雙手走過來的這個劍客。

  宗師級的年輕劍客,實力不算弱。

  弓箭手少女雖然年輕,但也是個宗師級的。

  還有那個刺客,同樣有著宗師級的修為!

  最讓白牧野感到意外的,其實還是龍傲天這個家伙,他居然,也是個符武雙修!

  剛剛打在弓箭手身上的防御符,就是龍傲天放出去的。

  之前一直以為這就是一個刺客,記得上次見到他的時候,應該還只是一個高級靈戰士,如今再見,這家伙已經成長到宗師境界。

  一個宗師級的刺客,同時又是一個符篆師……這種人要陰起人來,一般人真是擋不住。

  “大魔王,小妖女,遇到你們算我倒霉!不過你們也別得意,殺了我們,我們的幫手……”龍傲天倒在那,依然嘴硬。

  不嘴硬也沒辦法,自己的幾個白癡隊友居然就這么出來投降了。

  這該死的義氣!

  讓他既感動又無奈。

  大爺教過你們多少次?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為什么還要這么白癡?

  “你們的幫手……”白牧野笑笑:“如果我們現在把你們四個都鎖在這里,一會你們的幫手來了,恐怕第一時間就會隨手干掉你們幾個。就像是隨手拍死幾只蚊子一樣。龍傲天,我沒說錯吧?”

  “你……”龍傲天其實精神力并沒有被封印,還能出符的。

  不過想想大魔王這個變態,他也就完全沒了信心。

  算了吧,還是別班門弄斧了。

  “話說,你們這么弱的實力,是怎么想的?跑到這種地方來打秋風?還有啊,你們該不會是偷偷跟著人家偷渡過來的吧?”白牧野問道。

  龍傲天怒道:“怎么可能?龍大爺想去哪,何須偷渡?”

  “真不是?”白牧野笑瞇瞇的看著龍傲天。

  龍傲天頓時一臉沮喪:“你怎么看出來的?”

  “就你這種,進了黑域都能小偷小摸的家伙,動不動就假冒別人,能是什么好東西?”白牧野道。

  “不許你這么說我龍哥哥!”弓箭手少女護著龍傲天,義正辭嚴的怒斥白牧野。

  白牧野:“……”

  看了看龍傲天:“不是,你咋想的?帶個傻妞來這種地方?”

  “我才不傻!”少女怒道。

  龍傲天低聲安撫道:“好了好了,別怕,別怕,你從現在開始別說話了。”

  弓箭手少女乖巧的低聲答應了一句。

  白牧野不由嘖嘖稱奇,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林子衿。

  林子衿沖他甜甜一笑:“哥哥,人家也都聽你的呀!”

  于秀秀:“……”

  蕭玥玥:“……”

  龍傲天:嘔!

  麻痹大魔王什么口味?小妖女長這么磕磣……他怎么下得去手的?

  龍傲天看著白牧野:“兄弟,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了,交個朋友吧,在下龍傲天,神圣帝國人,這是我……哎,他媽的,這弓箭手傻妞是我朋……算了,說不定一會就死了,這是我女朋友,名叫彩彩!那傻逼劍客是我兄弟,名叫洛元,那個二貨刺客,名叫周昭。”

  身材修長的洛元在一旁不由翻了個白眼,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最佩服的就是小龍這點,哪怕落入到絕境,也能面對敵人侃侃而談。

  什么叫煮熟的鴨子嘴硬?這就是。

  那邊的刺客周昭,此刻依然用一種冰冷的眼神注視著白牧野幾人。

  似乎隨時都能發起攻擊一樣。

  真是傻的可愛。

  “我們這些人,從小都是孤兒,相互扶持一路艱難的活到今天,大家相依為命久了,就連面對死亡,也特么下意識的想要共同面對。我教育過他們很多次,人性復雜,人性黑暗,人性丑陋……可看起來沒什么作用。唉,我的人格魅力太強了!沒有辦法,他們不愿意拋棄我獨自求生。尤其我這傻妞女朋友……你說我咋就……命那么好呢!”

  弓箭手少女滿意的松開了掐在龍傲天腰間的手。

  白牧野微微皺著眉,若有所思的看著龍傲天。

  精神力高的人,對氣機這東西的感應都是很敏感的,尤其像白牧野這種,對人在說話時候的微表情觀察得非常細致。

  龍傲天這番話聽起來非常扯淡!

  其他幾個人雖然之前沒見過,但看著年紀這境界,分明也全都是黑域級的天才。

  這種年齡這種修為,卻說自己是從小就苦哈哈的孤兒……誰會相信?

  但白牧野發現龍傲天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特別自然,整個面部表情也沒有絲毫作偽的跡象。

  當然,這家伙也是個戲精,再說是不是孤不孤兒,和他有什么關系,就好像誰從小在父母跟前長大一樣?

  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博取同情,他是不會在意的。

  但他也真沒想殺這幾個人。

  太菜了!

  他們簡直就是這地下遺跡里面的一股泥石流!

  是來開玩笑的吧?

  “我們呢,的確是偷偷跟著人家溜進來的,不過收獲頗豐。”龍傲天說著,也不顧弓箭手少女瞪他,看著白牧野說道:“這些日子,我們連偷帶搶……咳咳,連蒙帶唬,不是不是,算了,你就當我們運籌帷幄,對運籌帷幄之下,一共弄了二十多顆靈珠,還有兩個神像。大魔王,咱們之間,沒什么深仇大恨對吧?東西給你們,放我們走,如何?”

  白牧野嘿嘿一笑,跟龍傲天此刻一模一樣的小黑胖臉上露出一抹玩味:“你這就告訴我了,我干掉你們,拿走東西,不也是一樣?”

  “得了吧,殺我們幾個人對你有什么意義?大家雖然不是一個國家的,可如果你們有需要,我們幾個隨時可以加入你們國籍呀!”龍傲天一臉認真的道:“畢竟神圣帝國對我們來說,一點可懷念的東西都沒有……”

  “你等等……”林子衿這時候突然在一旁微微蹙眉,看著龍傲天問道:“你在坑蒙拐騙的時候,是怎么說的?”

  龍傲天微微一怔,目光有些閃爍:“搶東西的時候有什么可說,一擁而上,干就完了……”

  “不對,你裝成我家哥哥的模樣,分明就是想要嫁禍于他!”林子衿餅子臉上滿是睿智,齜著齙牙冷笑:“甚至,你還對我有所企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