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九十章 科技的力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下遺跡深處,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處巨大的廣場上,廣場上空是一個高約兩百米的巨大穹頂。

  于秀秀被封印住精神力,坐在一群人當中,在她身旁,還有同樣被封印了靈力和精神力的蕭玥玥。

  羅笑笑沉默的站在遠處,看著于秀秀跟蕭玥玥,心里充滿了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她們果然還是被人察覺到了!

  早就說過,她們這么做太張揚了。

  不把三仙島上那群老家伙放在眼里的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精神力被封,靈力被封,在這里當做誘餌,等待著白牧野和林子衿。

  真當三仙島上的人都是傻子嗎?

  哎,還是太天真,太幼稚了。

  這并不是羅笑笑想要看見的結果。

  她原本想的是,趁著于秀秀和蕭玥玥搞事情,然后悄然溜走。

  可這一切,早已被三仙島上的那些老家伙給看穿,這群老銀幣一個個不動聲色。

  就像在看著一群小孩子在過家家,隨便怎么折騰。

  到最后關鍵時刻,只需要一巴掌……就能把這些人全部打翻。

  白牧野就算再厲害,林子衿就算再強悍,又如何能是三仙島這群人的對手?

  “于秀秀,我若是你,就老老實實的招了。”一個二十出頭的金發年輕人,淡淡看著于秀秀,微笑著道:“實際上,你們的那些把戲,早就被我們看在眼中,之所以一直沒有動你,為的就是今天。”

  于秀秀冷冷看了一眼這金發年輕人,呸了一聲:“無恥!”

  “無恥?”金發年輕人呵呵一笑,一臉輕松的道:“無恥的人是你吧?三仙島哪對不起你?當年姓白的帶著林子衿逃出去,就是一種背叛!如今你也要背叛,無恥的人是你才對!你這個一點忠誠都沒有的女人!”

  于秀秀冷笑道:“連自己爹媽是誰都不知道的人,也配在這里談忠誠?有意思嗎?”

  金發年輕人道:“三仙島給我資源,教我各種知識,老師們撫養我成長為一個優秀的人,我自然就是要忠誠于三仙島的。你說那些都沒用,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勸你還是盡早配合,這樣也可以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我會怕皮肉之苦?”于秀秀一臉不屑。

  旁邊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抬起手,狠狠抽了于秀秀一巴掌。

  于秀秀精致白皙的臉上瞬間出現一道鮮紅的巴掌印。

  但她卻像是沒感覺一樣,只靜靜的抬起頭,看了一眼抽自己耳光的女人。

  “于秀秀,這一次,你徹底完了!”身材高挑的女人冷冷說道。

  “呵……”于秀秀淡淡一笑,完全不屑于回答。

  幾個面色陰郁的中年人站在一旁,冷冷看著于秀秀,更多人則在遠處,面色復雜的看著這一幕。

  還有一些中年人,此刻正在這巨大廣場的四周忙活著什么。

  大家都知道,那些人在布陣!

  白牧野的實力,通過他一場場比賽,已經被三仙島的人分析透了。

  雖然被封印六年,但頂級天才就是頂級天才,一身實力太強了,即便是宗師,也不敢小覷他。

  這一次,三仙島出動了大量的中生代高手,目的就只有兩個。

  一是下了狠心,要清洗掉那些對三仙島不忠誠的年輕天才們。

  另一個目的,就是白牧野。

  盡管齊王公開表態,說不再針對白牧野,但那是齊王的態度,不是三仙島的態度!

  三仙島雖然算是齊王的勢力,但雙方嚴格來說,更多是一種合作關系,而不是從屬關系!

  因為三仙島,名義上從來都是屬于整個祖龍皇室的。

  齊王能夠放過白牧野,那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而三仙島不肯放過白牧野,同樣也有他們的理由。

  面子問題是,只占一小部分,更多則是因為白牧野開的那個頭實在太惡劣!

  看看今天在場這些年輕天才們的表現就知道了。哪怕到現在,同情于秀秀和蕭玥玥的都大有人在。

  如果不能剎住這股歪風邪氣,長此以往,三仙島估計會毀在這群年輕人的手中。

  為這一天,三仙島一群中生代力量已經籌備了數年之久!

  在島上動手,問題太多。

  畢竟三仙島上還有許多心向著白牧野和林子衿的李白林三家成員,他們之間,并非鐵板一塊。

  而選擇在遙遠的滄海帝國疆域內,會讓這件事變得非常簡單。

  他們將消息故意泄露給滄海帝國第一大冒險團,引出這支冒險團中的大量高手云集此地。

  然后再通過一場場戰斗,將那些“黑名單”上的三仙島天才淘汰掉。

  最后,則是要用于秀秀和蕭玥玥把白牧野跟林子衿引出來!

  他們并不敢百分百確定白牧野是否會來,但一直潛藏在于秀秀身邊那金發年輕人,無恥的將于秀秀出賣了。

  而原本這金發年輕人,是打算跟于秀秀和蕭玥玥一起,找機會逃出去的!

  羅笑笑冷眼看著于秀秀,心中忽然間生出一絲淡淡的疑惑,因為她發現于秀秀實在是太淡定了。

  哪怕被人打,依然還是那么穩。

  難道說,她還有什么底牌不成?

  或者說……她根本沒有背叛三仙島?

  羅笑笑被自己的這個猜測給嚇了一跳,隨即她繼續暗中觀察起蕭玥玥來,發現蕭玥玥明顯要比于秀秀緊張很多。

  羅笑笑愈發覺得自己這個猜測很可能是真的!

  如果真是那樣,那就等于是于秀秀騙過了所有人!

  真相……真的會像我想的那樣嗎?

  羅笑笑在心里嘀咕著,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就更加說明,交朋友……是一點意義都沒有的事情。

  因為再好的朋友,也有可能會出賣你!

  就在羅笑笑疑神疑鬼之際,坐在那里的于秀秀突然懶洋洋的開口道:“你們別白費力氣了,他不會來的!”

  那身材高挑的女人又狠狠一巴掌抽在于秀秀另一邊的臉上。

  這一巴掌用的力氣更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起來。

  于秀秀看了一眼打自己耳光這女人,輕聲道:“田雯雯,我與你向來無冤無仇,你為何那么恨我?”

  “我恨你?笑話!你這種叛徒,人人得而誅之!”身材高挑的田雯雯一臉冷笑,看著四周的人大聲道:“就因為那個姓白的,還有姓林的,以及于秀秀、蕭玥玥這些賤人,讓我們一直到今天,都活在很多人的異樣目光當中。我們生于三仙島,長于三仙島,三仙島就是我們大家所有人共同的家園!可因為這些人,一直到現在,我們都得不到應有的信任和尊重!”

  “說什么連自己父母是誰都不知道……若是一個廢物,就算能生活在父母身邊,會受到重視嗎?”

  “是三仙島給了我們一切!讓我們擁有今時今日的修為,地位和財富!”

  “我不想因為少數幾個吃里扒外的東西,讓別人覺得我們這一群人都是這樣的!”

  “我田雯雯,生死都是三仙島的人!”

  田雯雯這番話一說出口,那幾個面色陰冷的中年人眉頭終于舒展開來。

  四周傳來一陣大聲叫好的聲音。

  “說得對,我們這群人,誰不是吃著島上的飯,用著島上的資源長大的?孩子長大了,不懂得回報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的人,反倒想要背叛,這種人,該死!”

  “對,這種人該死!”

  “處死于秀秀和蕭玥玥,還我們一個清白!”

  “干掉白牧野和林子衿,證明我們對島嶼的忠誠!”

  在一群人帶節奏的人的咆哮之下,廣場上的氣氛變得熱烈起來。

  那些在四周布陣的中年人,臉上也都紛紛露出笑容來。

  這才是三仙島應有的樣子!

  就應該這樣!

  三仙島給了你們一切,你們卻說背叛就背叛?

  這種叛徒,就是該死!

  那姓白的只要敢來,就必死無疑!

  齊王不殺你,我們卻不會放過你!

  不要以為三仙島是你祖上建立的,我們就會對你網開一面。

  廣場上的人群當中,還有幾個同樣來自白家的子弟,他們心中對白牧野,同樣痛恨無比!

  原本,他們是可以憑借白牧野這個超級天才收獲無數羨慕眼光的。

  可現在,他們卻因為跟白牧野同族而遭到無數人的鄙視!

  這處遠古遺跡里面,寶藏的確是不少,不然也不可能引來那么多滄海帝國的人。

  此刻,整個地下遠古遺跡中,很多個地方,都在同時發生著激烈的戰斗。

  那些正在戰斗中的三仙島天才,基本上都是當年受白牧野影響,心中存著找機會逃離三仙島念頭的人。

  他們的戰斗,非常慘烈!

  這群年輕的天才,雖然戰力強大,天賦也足夠出色,但他們太年輕了!

  還沒能真正成長起來,不是每個人都能像白牧野一樣,如同妖孽一般。面對大宗師那個領域的可怕強者,依然可以應對自如。

  這些剛剛踏入宗師境界的年輕天驕們,在面對滄海帝國冒險團中那些高手的時候,一對一還能打一打,一對幾個……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勝算。

  他們也沒有傻傻的跟人拼到底,發現不對勁的時候,這群人都在第一時間選擇了逃離!

  滄海帝國這邊的冒險團高手則一路追殺!

  原因很簡單,這群人……都是祖龍帝國的年輕天驕!

  殺一個,祖龍帝國就弱一分。

  誰都知道,總有一天,三大帝國之間,會再次重燃戰火。

  敵國弱一分,自己這邊就會強一分。

  這支滄海帝國第一冒險團的構成成分非常復雜,里面甚至有大量滄海帝國的高官。

  所以,有這種可以滅掉敵國天才的好機會,他們怎么可能會放過?

  白牧野和林子衿正在前往那個坐標點的路上。

  白牧野一眼看出這是個陷阱,但他還是來了。

  出現陷阱的唯一可能,就是于秀秀被控制起來了,事情還是朝著大家最不愿看到的方向在發展。

  但無論如何,白牧野和林子衿都不會放棄對于秀秀的救援。

  這一次遠古遺跡之行,與其說是一起組隊尋寶,莫不如說是來救于秀秀和蕭玥玥逃出魔窟!

  “三仙島上那群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賊呀,”白牧野嘆息著,“他們連背鍋的對象都選好了,地方也選的很完美。在這里出事,任何人都說不出什么來。”

  林子衿微微皺著眉,輕聲說道:“哥哥,根據高級智能傳回來的信息,秀秀發過來的坐標點,是一處巨大的廣場。我懷疑,現在整個廣場,甚至更遠范圍,都已經被他們布下法陣了。”

  白牧野點點頭:“他們知道咱們來了,明擺著就是想要逼咱們現身。不然的話,他們肯定會殺了秀秀。”

  林子衿輕聲道:“如果我們實在沒有辦法救人,哥哥,答應我,不要硬闖去送死。咱們早晚有一天,會殺光所有仇人,給秀秀報仇。”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笑:“你勸我,但你自己能做到嗎?”

  林子衿眼圈微微一紅,然后把頭輕輕靠在白牧野肩上,喃喃道:“我做不到。”

  “沒事,放心吧,秀秀不至于那么蠢,一點底牌都沒有,到時候,我們見機行事就好了。”白牧野說道。

  “嗯,秀秀姐從小就狡猾,肯定不可能一點后手都不準備。”林子衿點點頭。

  廣場上。

  那些中年人開始陸陸續續的返回。

  他們已經這里布置下多重法陣,只要白牧野踏入到這廣場上一步,就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隨后,那金發年輕人和身材高挑的田雯雯,在這廣場上,直接豎起一根巨大的旗桿。

  這旗桿的材質是特殊金屬制成的,可以封印在很小的一個小盒子里,需要的時候,可以瞬間變得十分巨大。

  隨后,于秀秀和蕭玥玥兩人,被金發年輕人笑瞇瞇的掛在這旗桿之上。

  田雯雯在下面抬頭看著于秀秀,冷笑道:“讓你站得高一點,可以更清楚的看見姓白的自投羅網!”

  而此時,于秀秀和蕭玥玥的嘴巴都已經被封住,無法發出半點聲音,自然也就不可能在白牧野來的時候出聲提醒。

  不過就在這時,廣場的四周,突然間傳來一陣嗡鳴之聲。

  廣場上至少上百個三仙島的人全都微微一怔,瞬間戒備起來。

  下一刻,至少有數千架大小不一的無人機,出現在廣場四周,空投出數以萬計只有拳頭大小的機械飛蟲。

  旗桿上掛著的于秀秀兩頰紅腫,但卻依然一臉平靜。

  雖然不能說話,但那目光中,充滿了無盡的嘲諷。

  白癡們!

  布陣有用嗎?

  讓你們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高科技大戰符篆師!

  原本這招,是打算跟小白見面之后用來坑他一下的。

  可惜,只能先用在你們這群蠢貨身上。

  田雯雯大聲叫道:“這都是些什么玩意兒?打掉,統統打掉!”

  不用她說,已經有很多中年人迅速朝著那些機械飛蟲和無人機沖過去。

  這種東西,連一個四五級的靈戰士一擊都能掃落一大堆,在他們眼中,根本沒什么用。

  而那群剛剛布陣的符篆師們,一個個突然間面色大變,大聲道:“不好……它們要毀法陣符!”

  無數的機械飛蟲發出驚人的嗡鳴聲,然后朝著廣場四周的很多個點位,開始發起了瘋狂的自殺性攻擊!

  一張法陣符被激活了!

  這些機械飛蟲被設定好的程序里面,竟然是帶著一絲精神力的!

  這精神力當然不多,但卻可以恰到好處的激活地面上的法陣符。

  法陣符只被激活一張當然沒什么用。不僅沒有,而且整個法陣也就廢掉了。

  數以萬計的機械飛蟲,幾乎在一瞬間,就將一大群三仙島符篆師好幾個小時的心血毀于一旦。

  掛在旗桿頂上的于秀秀,眼里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站得高,的確看得遠。

  田雯雯抬起頭,怒視著旗桿上掛著的于秀秀,怒不可遏的直接抽出長劍,指向于秀秀:“你這該死的賤人,我現在就要殺了你!”

  “夠了!”一個面色陰沉的中年人喝止了田雯雯,怒道:“你現在殺她有什么用?再說你怎么能確定就一定是她干的?”

  田雯雯怒道:“當然是她,不是她還能是誰?島上誰不知道,于秀秀這賤人在這方面的能力是最強的!”

  那金發年輕人看著田雯雯道:“好像你也不差吧?”

  田雯雯唰的一劍直接劈過去,嚇得那金發年輕人一下子退出老遠,看著田雯雯:“你干嘛?”

  田雯雯冷冷看著他:“道歉!”

  金發年輕人:“你神經病吧?”

  “道不道歉?”田雯雯用劍指著他。

  “我憑什么道歉?”金發年輕人也有些怒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兩人吸引過來,卻沒人注意到,剛剛被金發年輕人親手掛到旗桿上的于秀秀和蕭玥玥,各自身上正緩緩的……有一對翅膀浮現出來!

  機械羽翼!

  同樣是三仙島最先進的科技產物之一。

  不用的時候可以隱藏起來,需要的時候只要一個按鈕,就可以隨心所欲的進行操控。

  可她們兩人,之前明明都被人搜過身的!

  旗桿下,田雯雯大發雷霆,指著金發年輕人:“你憑什么道歉?你他媽剛剛那句話什么意思?污蔑我對三仙島的忠誠?你其心可誅!”

  “我有說錯話嗎?”金發年輕人也一臉委屈,“明明你在這方面的能力也不差,甚至比于秀秀更強!而且田雯雯……別以為你在之類表幾句忠心就有用,你身上同樣有嫌疑!當年你跟于秀秀和蕭玥玥也是好朋友來著!”

  “你不是嗎?”田雯雯呵斥:“我早就與她們劃清了界限,反倒是你這種小人,一直打著她們朋友的旗號,臥底在人家身邊,你這種人,即便是忠誠島嶼的,但我也要呸你一臉,永遠都不會跟你進行任何合作!”

  “你……”金發年輕人更怒了。

  “夠了!你們都有完沒完?”那面色陰沉的中年人怒視著這兩人,“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這里爭執這些沒用的……”

  他話沒說完,突然間有人發出一陣驚呼。

  面色陰沉的中年人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卻只看見兩道流光一般的影子,以不可思議的高速……飛出了他的視線!

  再看那旗桿之上……空空蕩蕩!

  什么都沒了!

  兩個已經被封住靈力和精神力的人,竟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不,應該是在他們頭頂上,就這樣跑了?

  田雯雯勃然大怒,用劍之色金發年輕人:“果然是你!你這叛徒!”

  金發年輕人也懵了,大聲辯解道:“跟我有什么關系?田雯雯你少血口噴人!”

  “呸!你果然跟她們是一伙的,剛剛就是你把她們兩個掛在旗桿上,不是你,還能是誰?”

  田雯雯怒斥著,一劍刺向這金發年輕人。

  一張控制符,直接打在田雯雯身上。

  那面色陰沉的中年人冷冷看著田雯雯:“想殺人滅口嗎?”

  然后又冷冷的看向那金發年輕人,同時沖著身邊人示意:“把他也拿下!”

  金發年輕人一臉憤懣:“我是冤枉的!”

  “冤枉不冤枉,回頭自會有個公論!”面色陰郁的中年人看著已經超于秀秀和蕭玥玥追出去的那些人背影,氣得咬牙切齒。

  那份黑名單上……還有太多漏網之魚!

  這時候,遠處傳來一道道能量光束。

  一大堆機器人瘋狂的朝著那些追向于秀秀和蕭玥玥的人發起攻擊。

  雖然并不能打穿那些人身上的防御,但卻成功的將他們的步伐阻止了片刻。

  而此時,于秀秀和蕭玥玥,早已經逃得無影無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