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九章 狂暴的爆裂法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邊法陣外面的法陣系符篆師孫老先是微微一怔,隨即忍不住輕笑起來,眼里一點驚慌之色都看不到。

  倒是其他那四個人,多少有些驚疑不定。

  另一個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沉聲道:“孫老,要小心這小子,他詭計多端,不好對付!”

  孫老微笑道:“放心便是,我這法陣,雖然算不上是溝動天地大勢的那種,但也絕非他區區一個宗師能夠破解的。即便他擅長法陣,也沒什么意義。不過是在那虛張聲勢,想要讓我們自亂陣腳罷了。”

  那靈戰士大宗師哈哈大笑道:“不錯,這小子死到臨頭,還能強裝淡定,不錯不錯,就是不知道,當他一會被法陣絞殺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

  身旁那高級宗師境界的靈戰士嘿嘿一笑:“據說人即將死亡的時候,能夠看見一道光……然后感覺很溫暖?”

  “哈哈哈哈!”幾個人一起笑起來。

  在他們看來,法陣中那小黑胖子分明就是在虛張聲勢。

  小黑胖子跟那個丑鬼女人一頭扎進他們的法陣,就像一頭扎進網中的魚……哦,這倆人還不如網中的魚!

  進了網里面的魚,還能自由的在網中游動,這兩個法陣中的人卻需要時時刻刻去抵抗法陣中的恐怖力量,一不小心,就會被絞殺在當場!

  就在這時,法陣系的大宗師孫老面色突然間一變,道了一聲“不好”之后,身上飛出幾十張符篆,分別飛向七八個不同方位。

  想要對法陣進行修補!

  因為他已經看出來,法陣中那小黑胖子,那條明顯不可能逃出去的魚……竟然真的在破陣!

  他接連踏向的幾個方位,正是他這法陣中的生門!

  同時,白牧野身上也有符篆飛出,分別飛向不同的位置。

  那些符篆,看上去亂七八糟,甚至有靈力補充符和精神力補充符!

  但這些……恰恰是破陣的關鍵!

  一座被激活的法陣,就像是一臺運轉的機器,越是強大的法陣,越是精密。但只要其中一個零件出現問題,那么整個法陣的平衡就會受到巨大影響。

  正常情況下,法陣肯定是沒那么容易破掉,尤其像孫老這種法陣系的中級大宗師布下的法陣,更是攻守兼備,尋常人說要破陣,簡直癡心妄想。

  沒想到的是,那小黑胖子竟然真有破陣手段。

  而且看上去,他對法陣的熟悉程度,完全不遜色他這個法陣系的大宗師!

  這怎么可能?

  嘭嘭嘭!

  孫老那些符篆接連落在不同方位,整座法陣再次發生變化!

  這一次,就連其他四個人,也都看不見法陣里面的情況了。

  孫老聲音冰冷的道:“有點本事,不過想要破我的法陣,你還嫩了點!”

  “這是……什么情況?”另一個符篆大宗師看著孫老問道。

  孫老一張老臉有些微紅,說道:“那小黑胖子,有點本事,不過我認真起來,他就……”

  轟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后,一股磅礴的能量,突然間爆發出來。

  孫老這群人一個個面色大變,向著后面退去。

  與此同時,幾張防御符,第一時間在這群人身上激活。

  孫老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幕。

  他的法陣不但被人破掉,而且還是以一種他理解不了的角度破解的!

  因為就算法陣被破,也不可能產生這種恐怖的效果。

  一群人瘋狂的向后退去。

  即便有防御符護體,但面對這種場面,一個個也都驚疑不定。

  這時候,退得最慢的那個靈戰士宗師,眼前突然間出現一把門板似的大刀。

  在那把大刀砍向他面門的瞬間,一張符瞬間在那恐怖大刀上炸開。

  那刀隨后切進他的防御,就像是一把燒紅的刀,切在豆腐上。

  “救我!”

  這個宗師級的靈戰士駭然大叫。

  那邊幾個大宗師幾乎同時出手,但還是晚了一步。

  誰都沒想到對方膽子竟然這么大,出手又如此干脆。

  破陣之后,面對三個大宗師兩個高級宗師依然還敢這樣沖上來?

  咔嚓!

  這個高級宗師境界的靈戰士被林子衿一刀劈成兩半!

  “啊!”

  那邊幾個人全都發出了一聲悲呼。

  那大宗師級境界的靈戰士簡直怒不可遏,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場域全開,瘋狂撲向林子衿。

  “丑鬼!去死!”

  林子衿抬起頭,冷眼看著這個撲過來的大宗師,掄起手中門板一般的大刀,橫向往上一掃。

  這時候,各種輔助系的符篆,剎那間奶在她身上。

  林子衿感覺自己的狀態須臾間就好到爆棚了!

  她也開啟了自己的場域,跟對方大宗師的場域狠狠撞在一起。

  在白牧野一堆符篆的加持下,林子衿竟然穩住了身形。

  雙方的兵器狠狠對轟在一起,發出一聲巨響。

  林子衿忍不住往后退了幾步,但那大宗師級境界的靈戰士,卻是差點被嚇死!

  一個宗師級的丑女,即便在符篆加持之下,也不可能有這種實力啊!

  不但無懼他的場域,而且在力量上……竟然跟他拼了個旗鼓相當!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白牧野那邊已經用大量的符篆,將另外三個想要馳援的符篆師打的完全沒有任何脾氣。

  哥境界是不如你們,但是哥的符多!還狠!

  這種蠻不講理的打法,是在場這三名符篆師從來沒見過的。

  符篆師打架純粹就是在燒錢,可就算燒錢,也沒有這種燒法的呀?

  簡直就是瘋了!

  他身上到底有多少張符?

  法陣系的孫老并非一點都不擅長別的,畢竟是一個大宗師,各種輔助類型的符篆,他也玩得很溜。

  但在白牧野這鋪天蓋地的符篆面前,他真的就只剩下抱頭鼠竄的份兒。

  這才明白為什么剛剛四個人,兩個大宗師,兩個高級宗師會如此狼狽的向他求援。

  符篆師講的是對符篆的操控,那種精細入圍的控符,以及對各種符篆的理解,在實戰中的運用……什么時候冒出這種靠量來打架的變態了?

  關鍵這小黑胖子絕不僅僅是符多那么簡單,他對符篆的理解,以及控符的能力,還有他的符篆術……都遠遠超出他們的認知范圍。

  那邊林子衿依然在跟那大宗師級的靈戰士硬拼。

  白牧野不但在打著對方三個符篆師的主意,同時也在盯著那個大宗師身上的防御符!

  剛剛加了破甲符的刀能破開那高級宗師的防御,但面對一個大宗師,卻是沒有那種機會。

  不過白牧野并不急,林子衿也不急。

  大宗師級的符篆,時效性很長,可再長,也終究有消失的那一刻。

  白牧野等待的,就是那一刻!

  對面那三個符篆師也明白這個道理,當然不想讓白牧野這種心思得逞,可問題是,他們真的騰不出手來還擊了。

  僅僅是應對白牧野打出來這一片片符篆,就消耗了他們的全部心神。

  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到另一件事。

  那就是,還有一些符,跟其他那些攻擊符混在一起,悄然飛向四周。

  霍地,白牧野往林子衿和他自己身上分別打了幾張速度符和敏捷符。

  林子衿根本不用提醒,跟白牧野一起,直接往后退去。

  嘭嘭嘭……!

  一連串爆響,轟然傳來。

  一座爆裂法陣,直接被激活。

  被困在法陣中的四個人當場就傻眼了,想要往外沖,已經是來不及。

  這爆裂法陣太恐怖了!

  跟那種溝動地勢形成能量橫掃、碾壓的法陣完全不是一回事。

  這就是純粹的爆炸力量,是火屬性的法陣,暴烈無比!

  白牧野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們也嘗嘗我的法陣是什么滋味吧。”

  “小畜生……”孫老氣得差一點吐血。

  這要今天真的陷在這里,就算死他們也不會瞑目的。

  太丟人了!

  區區一個宗師級的符篆師,怎么可能擁有這種實力?

  這到底是個什么妖孽?

  難道這就是他偶爾看過的一部上古典籍上面,說過的“大帝”種子?

  阿噗!

  那個大宗師級境界的靈戰士,身上的防御終于消失,在新的防御符打在他身上之前,如同煉獄一般的爆裂法陣讓他品嘗到了灼燒的滋味。

  當場就是一口鮮血噴出來,渾身上下大片皮膚被燒傷。

  更可怕的還在后面,恐怖的爆炸能量不斷在法陣中釋放出來。

  這群人只能在法陣中被轟炸,卻完全沒辦法沖出來。

  爆裂法陣,依然還是中品,但卻是宗師級的爆裂法陣!

  無論時效還是威力,全都比之前提升了很多。

  符篆師寶典上的符篆術,真的太可怕!

  每一種……至少都是神級大師品質。

  而對于一個神符師來說,能夠掌握五種以上神級大師品質的符篆術,就已經是個真正合格的神符師了。

  能夠掌握十種以上,那就是一個厲害的神符師!

  若是能夠掌握二十種,基本上就已經可以吹噓自己就是一個全系神符師!

  而白牧野,這樣的符篆術,掌握著上百種!

  并且,在未來,還會只多不少!

  爆裂法陣里面的連環轟炸,第一個倒霉的人,就是那個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他被炸傷之后,雖然很快有防御符打在他身上。但爆裂法陣里面的熱能太恐怖了!

  這防御符又不是五行相克的那種,只是正常的防御符,根本擋不了多久。

  原本時效性可以很長的防御符,在爆裂法陣的不斷轟擊之下,持續的時間很短。

  所以幾個符篆師必須得不斷的將防御符打出來才行。

  但他們……肯定還是要先滿足自身防御的。

  所以,片刻之后,那大宗師級境界的靈戰士終于挺不住了,在幾張防御符打向他之前,直接倒了下去。

  三張防御符打空,然后就看著這個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在法陣當中灰飛煙滅!

  這一幕,實在是太恐怖了!

  即便他們這群人每一個都殺過很多人,可眼睜睜看著同伴如此凄慘的死在自己身邊,尤其下一個可能就是自己,心里的承受能力,全都在這一刻,到了極限。

  孫老目眥欲裂:“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破陣,我要破陣!”

  他瘋狂的尋找著這爆裂法陣的運行軌跡,試圖在這臺“精密機器”上拆掉一個零件。

  可以他的眼界和見識,竟然……完全看不出這法陣的運行方式!

  “天吶……難道我們真的要死在這里不成?”孫老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另一個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也快瘋了:“我們這群人……被一個宗師級的年輕符篆師給團滅?”

  這時候,那高級宗師境界的符篆師也挺不住了,身上的防御符被越來越強的爆炸炸得粉碎,然后……他整個人,也跟著灰飛煙滅!

  此時的爆裂法陣內,真的就如同活生生的火焰地獄一般!

  白牧野跟林子衿站在法陣外,沉默的看著這一幕。

  林子衿輕嘆一聲:“哥哥……殺人很無聊的。”

  “嗯。”白牧野點點頭,“這種地方,命如草芥,不值錢的很。”

  林子衿道:“反正不管是誰,想要傷害哥哥,我都不會放過!”

  轟隆隆!

  像是配合林子衿這句話,法陣里面爆發了更加猛烈的爆炸。

  爆裂法陣最兇的地方,就連那個法陣系的大宗師孫老也不清楚。

  一旦有人死在法陣中,那一身強大的能量,會瞬間被法陣吸收走百分之三十左右。

  這個量級,還會隨著白牧野的修為,法陣符的品質提升而繼續提升!

  所以,隨著對方不斷有人死去,爆裂法陣的威力越來越強!

  當然,也已經接近尾聲了。

  剩下兩個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雖然消耗巨大,身上也全都帶著傷,但他們依然還在苦苦堅持著!

  希望能硬撐到法陣消失那一刻!

  不能溝動地勢的法陣,的確還是有短板,但在進入大宗師級之前,幾乎不可能制作出可以溝動地勢的符篆來。

  小白也不行。

  有些時候,強行溝動的話,甚至會引起不可測的反噬。

  隨著最為劇烈的一陣爆炸傳來,爆裂法陣也終于到了時間。

  里面的兩個符篆大宗師,全都鮮血狂噴,跌跌撞撞從里面沖出來。

  最后那幾下,差點要了他們的命。

  沖出來之后,這兩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逃出去!

  繼續面對白牧野?

  不敢了!

  就像兩個霸凌小學校園的混混,仗著年齡和身體的優勢,拳打各路幼兒園,然后遇到了小哪吒……

  這一通爆裂法陣的轟炸,直接將這兩個大宗師給炸蒙了。

  可還沒等他們身上的飛行符被激活……砰砰砰砰!

  又是一連串的符篆爆裂聲響起。

  又一個范圍更大的爆裂法陣被激活!

  “我草!”

  孫老兩眼一黑,身子一晃,差點就摔倒在地。

  另一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也徹底絕望了,怒視著孫老吼道:“剛剛你為什么不能這么布置法陣?”

  孫老也被氣瘋了:“若不是你把老子拖下水,老子會陷在這絕境當中?你當法陣是什么?老子活了這么大歲數,就沒見過這種布陣手段!”

  “那是你無知!”

  “你個無恥之徒,老子跟你拼了!”

  白牧野跟林子衿目瞪口呆的看著兩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在爆裂法陣中相互攻擊。

  原本他們就擋不住這種恐怖的法陣,現在……現在更不用說了。

  眼看著兩個大宗師在爆裂法陣中灰飛煙滅。

  林子衿那張小妖女的大餅臉上,也是一片呆滯。

  “哥哥,你的符篆術……真狠啊!”

  “是啊,我也有點怕。”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點點頭。

  最終,這里歸于平靜。

  白牧野默默的走上前,撿起了幾枚空間指環。

  符篆師還是很富有的,基本上都有空間指環,里面的材料也都不少。

  過日子就是要這個樣子,要學會勤儉持家。

  白牧野將幾枚空間指環收起之后,看著林子衿道:“秀秀那邊還沒有動靜?”

  林子衿搖搖頭:“會不會是遇到麻煩了?”

  “恐怕不止是遇到麻煩那么簡單。”白牧野說道。

  “哥哥的意思是?”林子衿看著白牧野。

  “這一次的遠古遺跡探索,很可能是三仙島的一個局。咱們之前推斷的方向,很可能是錯的。”白牧野道:“以三仙島的能力,不應該讓這消息走漏得如此徹底。”

  “你是說,三仙島是故意把滄海帝國這支冒險團引進來,然后通過這支強大冒險團,進行內部清洗?”林子衿微微皺著眉,臉色有些難看。

  “按照現在的狀態,十有八九是這樣。”白牧野點點頭,“但秀秀是我們的朋友,所以,哪怕從一開始就想到這種可能,咱們也都必須來。”

  林子衿道:“對,她們需要我們,就像當年我們逃出來的時候需要她們一樣。”

  “咱們走吧,盡量小心一點,把你的刀先收起來,能不用的時候,盡量不要用。”白牧野道。

  “好的。”林子衿將自己的大刀收好,跟在白牧野身邊,兩人繼續往里面走去。

  白牧野的謹慎是對的,這不是在賽場上,在這樣的地方,即便是大宗師級的強者,也都隨時可能會翻車。

  雖然他通過大量的符篆和法陣最終干掉了對方好幾個大宗師,但這種戰斗,都是不可復制的。

  如果敵人陣營出現一個跟他差不多的存在,那么他和子衿,也是隨時都有危險的。

  而且,白牧野知道,最大的敵人并不是那支冒險團。

  而是來自三仙島內部!

  他和林妹妹從那個地方逃出來,比外面的人更了解三仙島上那些強者的恐怖。

  一旦遇上,同境界的戰斗,都未必有多輕松。

  萬一遇到那些大宗師級的教官,戰斗……會更加難打!

  隨著兩人不斷深入,也印證了這一點。

  大量滄海帝國這邊冒險團的尸體被兩人發現,這些尸體身上的東西也全都被拿走。

  就在這時,林子衿突然收到于秀秀那邊發來的一條信息。

  打開之后,上面只有一串坐標。

  林子衿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毫不猶豫的冷笑道:“假的!秀秀出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