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八章 接二連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如此心狠手辣的主兒,竟然還這么賤?

  那邊兩個滄海帝國冒險團的高級宗師都有種要崩潰的感覺,差點被氣吐血。

  那個白人女子則依然驚魂未定的看著這邊。

  身邊兩個高級宗師是又驚又怒,她只剩下了驚。

  她雖是白人,卻也沒少學習其他文化,尤其是古老的華夏文明,讓她尤為著迷。

  所以她知道死里逃生這個成語,但卻一直感受不深。

  直到此刻,她終于無比深刻的明白了這四個字的含義。

  “我們……快走。”她低聲說道:“要趕緊把這件事匯報上去。”

  兩個高級宗師無比憤恨的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那個該死的小黑胖子和又丑又土的村妞!

  三個人終于轉身逃走了。

  不逃的話,一旦那兩個人殺過來,他們絕對不是對手。

  林子衿看了一眼白牧野:“這祭壇好像有點問題。”

  白牧野點點頭,走過去仔細研究,卻發現祭壇上面刻著一個公式。

  呃……難道這祭壇是一個學霸留下的?

  這并非是普通的數學公式,而是法陣系符篆師的一種公式。

  只要能夠將其破解,便能開啟這座祭壇。

  “這個有點意思,”白牧野臉上露出笑容,“我擅長。”

  林子衿笑嘻嘻的在一旁看著白牧野,眼神里滿是崇拜。只不過她現在的樣子,實在有些慘不忍睹。

  白牧野開始研究這個公式,初看的時候覺得不難,但越看越覺得復雜。

  十分鐘之后,白牧野微微皺著眉:“留下這公式的人……有點強啊!”

  他很少會遇到這種棘手的問題。

  即便是之前在魔符星上,面對魔符宗的那些法陣,大多數也沒讓他生出這種感覺。

  有些法陣破不掉,那是因為他境界太低,連接觸都做不到,破陣自然無從談起。

  可這里留下的法陣公式,就像是一道題,沒有什么危險性。但卻讓白牧野同樣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大約一小時之后,白牧野皺著的眉頭終于舒展開。

  他微笑看了一眼林子衿:“可以了。”

  “破解了嗎?哥哥好厲害!”林子衿一雙明亮的眸子里露出興奮之色。

  她現在也就這雙眼睛能看了。

  就在白牧野準備破陣的時候,他突然心生警兆,兩張防御符瞬間在他和林子衿身上炸開。

  一道劍氣,無聲無息,自遠方斬來。

  砰的一下斬在白牧野身上的防御光罩上,讓這防御光罩狠狠波動了一下。

  大宗師?

  白牧野心中有些驚訝,但也沒有多慌,站起身,跟林子衿一起,看向那邊。

  剛剛離去的兩個高級宗師又再次返回來,還帶著兩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那個白人女子這回沒有跟過來。

  那道劍氣,正是其中一個中年男子斬出來的。

  這中年男子手持一把古樸的長劍,身穿著科技含量極高的防護服,里面穿著戰衣,順著戰衣的縫隙還能看見內里穿著戰甲。

  這是一個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

  遙遙的冷眼看著白牧野,一劍不成,又是一劍。

  這一次,這道劍氣呈幽藍色!

  四周的溫度隨著這道劍氣瞬間被降低下來,一下子將這里變成一個冰窟。

  劍氣瞬間斬過來。

  白牧野打出一張巖壁符,面前出現一度巨大的石墻。

  這就是符篆擁有五行元素的力量!

  那石墻仿佛憑空生出一般,堅固不可摧!

  面對這道大宗師境界高手斬出的劍氣,只是被斬出一道深深的痕跡,但卻沒有崩潰!

  與此同時,白牧野身上大量的符篆,如同蜂群一般,嗡的一下飛了出去。

  對面另一個中年人瞬間拍出幾張防御符,同時祭出大量符篆打向白牧野的那些符。

  若是能將這畫面放慢無數比,便可以清晰的看到,雙方的符篆在空中相互纏繞,你來我往,如同有靈性一般。

  白牧野的符全都在躲避著對方打出來的符,然后繼續往前推進。

  速度恢復到正常。

  對方那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打出來的符篆,大約攔截了白牧野發出符篆的百分之六十。

  但還有百分之四十的符篆,繼續鋪天蓋地的向他們這邊飛來。

  那大宗師級的靈戰士一道道藍色劍氣斬出,斬向白牧野的那些符。

  沒人知道那都是什么符,但全都清楚,決不能讓符篆打在身上!

  咔嚓!

  咔嚓!

  又是一片狂雷符。

  那邊兩個依然沒能從之前被狂雷符支配恐懼中走出來的高級宗師,看見這一幕,全都眼前一黑。

  該死的,這小黑胖子到底還有多少這種高級符?

  難道說現在的符篆師打架都這么豪放嗎?

  符不應該是一張一張放嗎?

  這一交手就是幾十上百張的符是什么鬼?

  你的符都是不花錢來的怎么?

  別說,還真是不花錢來的。

  花錢的話,白·幾十億富翁·牧野還真買不起。

  一下子飛過來幾十張符,這就太坑了!

  這邊兩個大宗師全都拼了命一樣的去抵擋,但并沒有什么用。

  依然還是有不少符篆在他們的防御光幕上炸開。

  剛剛已經得到提醒,說那小黑胖子的符篆特別變態,完全超越了一個宗師級符篆師應有的水準。

  所以這兩個大宗師已經夠小心的,也做好了心里準備。

  可沒想到的是,他們依然低估了白牧野這些符篆的威力以及……種類!

  什么叫全系符篆師?

  在很多符篆師眼中,攻守兼備的符篆師,就已經算是全系了!

  甚至擅長的輔助系符篆術多一點,都可以說自己是小全系。

  真正的什么品類符篆術都擅長的符篆師,他們還從來沒見過。

  但今天,他們長見識了。

  這個其貌不揚的小黑胖子擅長的符篆品類多到令人發指!

  簡直太可怕了!

  而且那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還發現了一個讓他有點崩潰的問題,那就是……剛剛他攔截下來那六成小黑胖子的符篆,竟然全都是一些等級很低的普通劍符!

  也就是說,人家是故意扔出來那些符篆讓他攔截的。

  目的自然是消耗他手中那些高等級符篆。

  太陰了!

  剩下這百分之四十符篆……可就有點太狠了。

  破甲符、控制符、劇毒符、高等級劍符、狂雷符……

  讓這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都覺得驚恐的,是這小黑胖子的御符能力,太特么變態了!

  不同品類的符篆,御符方式是不一樣的。

  越是高級的符篆,御符所需的精神力也就越多。

  那小黑胖子竟然能同時駕馭這么多品類不同等級還高的符篆?

  他不敢置信,但卻不得不信。

  破甲符啪啪啪啪轟在他們的防御光幕之上,幾乎一下一個……將他們的防御光幕打破。

  這邊一旦打破,那邊瞬間就會有各種攻擊符篆順勢而入。

  如果那不是一個年輕的小黑胖子,而是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鬼,這邊幾個人多少還能接受。

  遇到硬茬子了,沒辦法。

  可特么這么年輕的一個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好在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也真不是那么好殺的。

  防御手段也層出不窮,帶著同境界的靈戰士,以及兩個高級宗師不斷往后退去。

  死是死不了,但心里面那種感覺,卻太憋屈了!

  少主被人干掉了,他們卻沒辦法將兇手擊殺給少主報仇……不但沒辦法擊殺,甚至就連他們自己,都被人家壓著打!

  他們這邊,兩個大宗師,兩個高級宗師,頂不住一個宗師級的符篆師?

  說出去誰信啊!

  林子衿在一旁躍躍欲試,但卻被白牧野嚴厲的眼神給制止了。

  對方不是一群魚腩,之所以被他壓著打,那是因為他擅長的符篆品類太多,身上的高等級符篆也太多!

  否則人家大宗師級別的符篆師絕不是擺設。

  大約幾分鐘的時間,對方四個人身上全部掛彩。

  其中那兩個高級宗師的傷勢還十分嚴重。

  剛剛跑的及時,都沒怎么受傷。做夢都沒想到此刻在兩個大宗師身邊,卻差點就掛了!

  “走,走,不要與他們糾纏了!”那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窩囊得想吐血。

  明明一道劍氣就能切成兩半的人,卻鎮壓得他們幾乎喘不過氣來。

  有心沖上去強攻,但面對對方打出來的那些攻擊符篆,他們是一點脾氣都沒有。

  最終這四人只能無奈的退走。

  第一次報仇,失敗了。

  看著那群人離開,白牧野這才往自己身上奶了幾張精神力補充符,長出了一口氣。

  剛剛他連至尊權杖都暗戳戳拿出來了,抓在手中,對方也沒注意到。

  沒辦法,那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有點可怕。

  他也必須要全力以赴,才能將對方給打退。

  林子衿看著那邊的人退走,對白牧野說道:“哥哥,咱們快點。秀秀剛剛發來消息,說她跟玥玥已經找機會離開了大部隊。她給了我一個坐標,我計算了一下,咱們要過去的話,大約七千多里,還是挺遠的。”

  “那就告訴她們不要急,自己注意安全。”白牧野說著,直接回到祭壇那里,開始解那個公式。

  幾分鐘后,白牧野將答案直接用精神力刻在那公式的最后面。

  一道淡淡的光芒,自這祭壇上亮起。

  下一刻,一道光芒凝結出的次元門戶,出現在兩人面前。

  林子衿眼睛亮亮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微微一笑,拉著林子衿,直接進入到這門戶當中。進來之后,發現這里面是一個類似儲藏室一樣的地方。

  里面堆放著大量的兵器,刀槍棍棒應有盡有。

  林子衿過去看了一眼,隨便拿起兩把刀敲了敲,眼睛亮亮的看著白牧野道:“哥哥,這些武器品質都不低!”

  “比小宋家打造出那些武器如何?”白牧野問道。

  林子衿又仔細看了看,道:“比彩衣姐他們幾個手上的,應該好一點點。”

  “那帶走。”白牧野手一揮,幾百件兵器消失在原地。

  隨后,他在架子上看見幾個木盒,打開之后,里面竟然放著七八顆靈珠,還有兩個神像。

  林子衿有點無語的看著,喃喃道:“是不是在上古時代,靈珠和神像這些東西……根本不值什么錢呀?”

  “怎么可能?能制作靈珠和神像的,據說都是帝級的大佬。怎么可能不值錢?”白牧野看著她道。

  “嘻嘻,關鍵還是哥哥厲害,你看趙璐,還齊王身邊的人呢,可憐的連一顆靈珠都弄不到。”林子衿笑嘻嘻的道。

  白牧野點點頭:“所以說,想要發財,還得走出來。”

  林子衿道:“嗯,走出來搶。”

  臭丫頭會不會說話?這叫搶嗎?這叫光明正大的尋寶!寶物這東西,有德者居之。比如我這種。

  白牧野隨手將這些東西全部收起來。

  又看向墻邊堆放著的一些靈石。

  靈石其實也是好東西,對靈戰士來說,靈石意味著可以更快的恢復靈力;對白牧野這種來說,靈石意味著錢。

  本著不能放過的原則,白牧野將這些靈石也都給收了起來。

  看了一眼林子衿,突然說道:“突然發現,有錢的生活是如此枯燥。現在得到這些寶物,都已經沒什么感覺了。”

  林子衿有點聽不下去,哪怕在她這哥哥說什么都對,也忍不住反駁了一句:“哥哥,說這話的時候,能先把你口水擦干凈嗎?”

  白牧野大笑起來。

  兩人順著門戶出來。

  這邊剛剛出來,那邊就有一座法陣瞬間升騰而起。

  轟隆隆!

  法陣直接被激活,將兩人困在陣中。

  這時候,剛剛退走的那四個人,站在法陣外,忍不住大聲狂笑起來。

  那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大聲道:“孫老出手,果然立竿見影!厲害,真是厲害!”

  這時候,法陣已經開始發動絞殺。

  先是一連串的風刃!

  從四面八方斬向兩人。

  這種風刃,即便是一個宗師初級的靈戰士,一旦挨一下,身上頓時就會出現一道大口子。

  如果是高級靈戰士,一下都扛不住,會直接被斬成兩截!

  白牧野默不作聲的將防御符拍在兩人身上,任由這些風刃攻擊在防御光幕上發出不斷的砰砰聲。

  然后打量著這座法陣,片刻之后,他松了口氣。

  還好,這法陣不是那種溝動天地大勢的。

  而是溝動了這附近方圓幾十里地勢的那種。

  只要不是溝動天地大勢的就沒問題。

  白牧野對魔符星上的絕殺陣,已經有點心理陰影了。

  他肯定看不上這種級別的法陣,但對別人來說,這法陣已經足夠恐怖了!

  尤其是外面那些人,包括那四個人請來的救兵孫老,都覺得這兩個年輕人根本挺不住多久。

  “就是那個小黑胖子殺了你們三當家的小兒子?他完蛋了!”孫老看上去七十多歲,身材消瘦,一雙眼非常有神韻,下巴上留著一縷長髯。

  一邊打量著法陣中的白牧野,一邊用手輕輕摸著胡子,一臉勝券在握的表情。

  “孫老有所不知,我之所以請您前來,一方面是為了我們少主報仇;另一方面,卻是這小子太富了!他身上幾乎什么品類的符都有,等級都高到嚇人。我懷疑,這小子是祖龍帝國某個大人物家的公子。干掉他,不僅可以重重打擊一下祖龍那邊。還能有驚人的收獲!”那大宗師級符篆師在孫老耳邊笑著說道。

  “哦?這感情好,其實探索什么遠古遺跡,哪有探索人來的快?”孫老笑呵呵的,一臉從容。

  法陣中,幾波風刃之后,開始出現火龍卷!

  這些火龍卷仿佛憑空生出的,法陣不過籠罩了方圓千米范圍,但這火龍卷卻至少同時出現了上百個!

  幾乎一下子便將這整個法陣給填滿了。

  白牧野和林子衿身上的防御,也變成了激流盾符和冰霜護甲、寒冰屏障這些。

  看得外面那個擅長法陣系的大宗師級符篆師蘇老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感情趙聰這家伙沒騙他,被他困住的小黑胖子……真的是一個超級大富豪!

  身為一名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最渴求的東西,無非也就那么幾種——

  符篆材料、神像、符篆術、精神力功法……

  一個可以隨手拿出各種品類高等級符篆的年輕人,這些東西……肯定是都不缺的!

  就像他說的那樣,探索什么遠古遺跡?哪有探索人來的快?

  只要自己能干掉這小黑胖子,他身上的那些資源,至少有一半以上……能落入到他手中!

  甚至可能會更多!

  畢竟,對方這兩個大宗師,連同兩個高級宗師,是自己挺不住了,才來求他的。

  雖然大家同屬一個陣營,都是同一個冒險團的,但該有的人情,也必須是要有的。

  林子衿站在白牧野身邊,看著白牧野不斷進行防御,忍不住低聲道:“哥哥,破陣之后,我要第一時間砍了那個布陣的老頭。”

  “好,哥哥幫你把他魂兒打飛,然后你砍了他的腦袋!”白牧野說道。

  “嗯!”林子衿甜甜一笑,開心的點頭。

  外面一群人被氣得七竅生煙。

  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都已經被困在殺陣當中,居然還敢這么囂張?

  其實雙方本無冤無仇,更談不上恨不恨,但彼此卻天然站在兩個陣營當中。

  滄海帝國和祖龍帝國的確曾經結盟,但那也是在神圣帝國逼迫之下,迫不得已的一種自保手段罷了。

  三大帝國相互征伐了太多年,差不多從各自建國之后沒多久,相互吞并的戰爭就爆發了。

  彼此結下的仇恨幾乎融到雙方每一個子民的血液中,所以盡管曾經結盟,但大家連友邦都算不上。

  當然,宣傳上肯定是說是友邦的,可私下里……雙方一旦在類似的地方相遇,基本上就都是眼前這一幕。

  只要認出對方身份,都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出手。

  所以白牧野在法陣中依然很冷靜,心里也沒什么憤怒情緒。

  沒道理只能你砍人家,人家卻不能還手。

  就像兩國交戰的戰場上,彼此誰都不認識誰,更談不上有什么私怨。

  但在國仇面前,大家只能是敵人!

  白牧野看了一眼外面,事實上在法陣中,他是看不見外面場景的,但他卻精準的找到對方那法陣系大宗師所在的方向,沖著那微微一笑:“你的法陣殺不死我,我要破陣了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