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需要理由的戰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此時已將那艘星艦收起,跟林子衿兩人身穿特殊的防護服,來到這顆星球表面,但于秀秀那邊,卻是遲遲沒有回應。

  “走,進去再說!”兩人選擇降落的地方,是一道已經開啟的門戶。

  外面有兩座自動防御塔,剛剛朝著小白他們的星艦開火來著,被一炮轟掉。

  此刻門戶大開,兩人如入無人之境,直接進到里面。

  這顆星球上的遠古遺跡同樣也是建立在星球內部,但卻跟魔符宗那地心世界不同。

  這個宗門,是將星球內部大量空間掏空,建立起來一座如同地下城的巨大建筑。

  下面的空間非常大,看上去有些殘破,但大體上卻依舊完好。

  一些古老的雕像,矗立在街道兩旁,不知什么能量供應的路燈都還亮著。

  這里的氣氛顯得有些陰森。

  兩人剛剛走出不到十公里,從一旁霍地有一道劍氣劈過來。

  白牧野瞬間將兩張防御符打在身上,同時一張控制符已經拍了過去。

  這道劍氣狠狠斬在白牧野的防御光幕上,防御光幕出現了一絲輕微的波動,但這道劍氣蘊含的能量太恐怖,將旁邊的建筑沖擊得搖搖欲墜。

  這時候,白牧野那張控制符,已經在對方身上炸開。

  緊隨其后的一張劍符化成的劍,如同一道光芒,刺向對方的心口。

  有人一腳將這個被控的人踹出去,劍符化成的光劍從那人胳膊上穿過。

  “好狠的東西!”一道冰冷聲音傳來,接著,七八張符高速飛向白牧野。

  白牧野這邊十幾張劍符飛出,半空中便將那七八張符攔住,直接爆掉,劍符化成的光劍卻依然朝著對方符篆師飛去。

  那符篆師眼中露出駭然之色,身上頓時亮起一道防御符的光芒。

  如同被戳破的氣泡,對方身上那防御符被劍符直接斬破。

  幾張劍符化成的光芒飛劍直接將那人身體刺出幾個透明窟窿。

  那人一臉不甘的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林子衿手持一把長劍,一劍刺向剛剛被白牧野控住那人,將其刺死。

  白牧野面色變得有些嚴峻,看來這處遠古遺跡里面的形勢,比他想象中要嚴峻得多。

  這才剛進來,就遭人偷襲,幸虧這兩人境界都不高。

  他拉著林子衿,順著街邊繼續往前走去。

  原本是打算乘坐飛行器往里飛的,但現在看來,卻是不能那么莽。

  飛行器太容易被人攻擊,人在飛行器里面,很難做出最準確的判斷。

  這時候林子衿收到于秀秀那邊發過來的消息:暫時脫不開身,這邊打的很厲害,你們兩個先進來,一定要小心。滄海帝國的人來了很多!

  林子衿將這信息給白牧野看過之后,白牧野輕聲道:“三仙島也一直在防著秀秀他們,十有八九還會有針對咱們的陷阱,如今又有滄海帝國的人參與進來,咱們多加小心。”

  林子衿點點頭,她改用劍,其實也是有些擔心被認出來。

  好在這段時間,她跟著方晴學了兩套劍術。她的天賦太出色,學東西的速度快到讓方晴教起來都覺得沒成就感。

  兩人往前推進的速度不算慢,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深入這遺跡幾十里。

  暫時沒有遇到敵人,反倒是看見了不少尸體。

  這些尸體基本上都是滄海帝國的人,從身上的傷口判斷,多數是被符篆師所殺。

  三仙島的底蘊非常強大,而且戰斗經驗豐富,滄海帝國這邊除非派出真正的精英高手,不然在三仙島出來的人面前,根本不是對手。

  “這遺跡看上去……沒什么東西呀。”林子衿在白牧野身邊微微蹙眉,小聲說道。

  “要么這就是一個純粹的陷阱,要么……就是好東西都在里面了。”白牧野道。

  當兩人行進到兩百余里的時候,白牧野終于發現了一座古老的神廟,神廟前有一座殘破的祭壇。

  一群人正圍在那,似乎發現了什么。

  兩人一出現,頓時被那群人發現,一道道森冷目光,望向兩人。

  不過在看見林子衿之后,很多人都是眼睛一亮。

  “嘿呦,長得這么丑的女人,我還從來沒見過!真是有點意思,你們都是祖龍帝國的人吧?”一個身高接近一米九的金發帥哥臉上露出微笑,開口問道。

  他說的,是另一種語言。

  同樣源自銀河系的人類陣營,白牧野跟林子衿在三仙島上的時候,就曾學過這種語言。

  林子衿看了一眼對面這群人,冷冷說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祖龍帝國的奸細,膽子也太大了,竟敢跑到我們滄海帝國來刺探情報?”金發帥哥笑得似乎很開心,看著林子衿道:“你們還是自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不然傷到你,我可是會心疼的。”

  林子衿一劍刺過去。

  對面這群人頓時一陣大怒。

  符篆師、靈戰士,幾乎瞬間出手。

  白牧野在林子衿一劍刺出的時候,也已經出手。

  防御符、力量符、敏捷符和速度符直接奶在林子衿身上。

  同時,速度符、劍符、破甲符和狂雷符分別飛出!

  這就是全系符篆師的牛逼之處。

  對小白來說,打架從來都不會感到為難。

  唯一能讓他思考的事情,就是如何組合。

  轟隆隆!

  神廟前的廣場上,頓時傳來一陣轟然巨響。

  這群人直接圍上來,朝著兩人發起了攻擊。

  在他們看來,這兩個突然間冒出來的年輕人,肯定跟先前那些祖龍人都是一伙的。

  既然是一伙的,那就沒什么好說。

  殺了就是!

  為首那金發帥哥應該是個輔助系的符篆師,各種輔助系符篆用的很溜。

  但也只打出了一波輔助,因為眨眼間他就被控了。

  身上的防御符被白牧野的破甲符直接破掉,然后被控制符控住,其他那些符篆,速度奇快,且威力巨大!

  配合著直接殺進去的林子衿大殺四方。

  幾乎眨眼之間,這群人就只剩下一個金發帥哥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

  這群基本上都是高級境界的靈戰士和符篆師,倒在地上依然有種死不瞑目的感覺。

  這到底是哪來的妖孽?

  祖龍的年輕人,現在都這么可怕的嗎?

  金發帥哥神不能動口不能言,一臉駭然的看著越走越近的白牧野。

  白牧野站在他面前:“問你幾個問題,回答好了,就放過你,回答不好,死。”

  金發青年依然不能說話,眼睛都不能動一下,又是恐懼又是憤怒,心中大罵:法克!我這樣能回答問題嗎?

  白牧野看著他:“怎么?你不愿意?”

  金發青年心中全部的憤怒都被恐懼所取代,在心里面狂吼著,我愿意啊!愿意回答問題!我愿意!

  “既然你不愿意……”白牧野沉吟著,看了一眼拎著劍的林子衿。

  林子衿面無表情的走過來,雖然一身土味,那張臉也丑的很,但身上卻散發著一股凜冽氣勢。

  氣場驚人。

  “我愿意愿意愿意!”金發青年終于熬到控制符時效性過去,拼命吼出來,然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大聲痛哭起來。

  被嚇壞了。

  白牧野看著他問道:“你們是什么人?進入到這遺跡里面多久了?這里都有什么東西?另外,這遺跡里面還有什么人?”

  聽著白牧野一口流利的滄海語,金發帥哥驚疑不定的看著白牧野,問道:“您是……滄海人?”

  就像祖龍帝國也有白人一樣,滄海帝國里面,同樣也有數量不少的黃種人。

  雙方雖然談不上關系有多好,但終究是一個國家的。

  聽白牧野話里面的意思,似乎跟遺跡里面的那群人恐怖的人不是一伙的,金發帥哥頓時覺得自己有一線生機了。

  “是我在問你問題,不是你在問我。”白牧野那張小黑胖臉上露出一抹冰冷。

  金發帥哥頓時一哆嗦,這兩個家伙如同魔王一般,太恐怖了!

  “我們是滄海帝國最大的冒險團……滄海冒險團成員,進入到這片遺跡還不到三天,里面似乎發現了一些靈珠和神像,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一群特別恐怖的人,我們的人被他們殺了很多……”

  金發帥哥不敢再繼續亂問,趕忙回答了白牧野的問題。

  “滄海冒險團,我聽說過,規模很大,在滄海帝國影響力非常大。”林子衿用祖龍語說道。

  金發帥哥明顯也聽懂了,但卻裝作不懂的樣子。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道:“你們還有多少人在里面?”

  金發帥哥說道:“我們一共進來五支隊伍,其他四支不清楚,我們這邊,應該還剩下一百多人。”

  “都什么境界的?”林子衿在一旁問道。

  “我們帶隊的隊長是大宗師級的法陣系符篆師,還有兩個大宗師級的靈戰士副隊長,一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三十幾個高級宗師,四十多個中級宗師……”金發帥哥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將自己團隊的情況賣了個底兒朝上。

  “行,你滾蛋吧。”白牧野看他一眼,心中微微一沉,這樣的隊伍,他們竟然有五支?說明這一次三仙島的消息走漏得非常徹底!

  金發帥哥如蒙大赦,朝著外面瘋狂跑去。

  他只有高級符篆師的實力,在這兩個惡魔一樣的年輕人面前,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

  這種時候還不跑,那就是傻子。

  “等一下,”白牧野看著金發帥哥的背影,“把你身上的東西留下。”

  金發帥哥已經跑出去很遠,甚至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張速度符。但聽見白牧野的話之后,卻是微微一哆嗦,頓時站住。

  苦著臉道:“我很窮的,身上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啊!”

  “少廢話!我要你通訊器!”白牧野冷冷道。

  金發帥哥不情不愿的回來,將通訊器交給白牧野:“身上還有可以通訊的嗎?”

  白牧野一邊問,一邊讓高級智能掃描對方。

  “沒有了,絕對沒有了!”金發青年一臉真誠的保證。

  “還有。”高級智能在白牧野耳機中說道。

  “再問你一遍,身上還有沒有通訊器?”白牧野看著金發帥哥,“撒謊你會沒命的。”

  “沒有!絕對沒有!”金發帥哥一臉委屈,用力的拍著自己全身上下,試圖證明自己的無辜。

  白牧野眼神一冷:“看來是你自己找死……”

  “啊啊啊,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還有一個……”金發帥哥頓時高舉雙手,然后小心翼翼看著白牧野:“我的一顆衣服紐扣,是一個微型通訊器。”

  說著將那枚紐扣扯下來,扔給白牧野,然后道:“我……可以走了嗎?”

  心中卻在咬牙切齒的發誓,等我聯系上我們的人,一定將你們兩個碎尸萬段!

  可惜這女人長得太難看了!

  高級智能提醒白牧野道:“還有……”

  白牧野隨手一張劍符,劍符化成的光劍洞穿了這金發帥哥的心臟。

  “屢教不改,去死吧你。”

  金發帥哥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為主,然后身子軟軟倒在地上,到死都沒辦法理解小黑胖子怎么知道他身上還有通訊器的。

  “他身上還有通訊器。”林子衿此時應該也收到了高級智能的提示。

  白牧野點點頭,讓隨身的高級智能鏈接上金發帥哥的通訊器。

  “分析出他們的人員分布,還有各種有用的消息,隨時匯報給我。”他吩咐了一句。

  隨后,兩人再次往前走。

  這就是三大帝國之間的現狀,別看滄海帝國曾經跟祖龍帝國結盟,共同對抗神圣帝國。

  可實際上,大國之間,哪有什么友誼可言?

  私下里雙方的人遇到,一千次里面,有九百九十九次都跟這次一樣。

  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用什么原因,直接就是生死搏殺。

  因為你不動手,對方也一定會動手。

  兩人繼續深入,又接連遇到了三四波滄海帝國的人。

  無一例外的,每一次遇見,雙方幾乎都是同時動手。

  進入了宗師境界的林子衿實力強得驚人,即便沒有白牧野的符篆加持,也沒幾個人是她的對手。

  管你什么符篆師還是靈戰士,一劍橫掃過去基本上就飛了。

  幾乎沒什么人能擋住她一擊。

  直到他們遇到第六波敵人。

  這一次,有人直接叫破了兩人的身份。

  “大魔王,小妖女?是你們?想不到你們還真長這個樣子?”對方說的是祖龍語,但卻不是祖龍人。

  身上同樣穿著滄海帝國這邊的裝備,看向白牧野和林子衿的眼神中,雖然也有那么一絲謹慎,但兩人都有種感覺,對面這個同為黃種人的青年,似乎……并不怕他們。

  這青年身邊圍繞著七八個人,有老的也有年輕的。

  其中兩個老者,身上氣勢很強大,雖然沒到大宗師境界,但看上去,至少也有高級宗師的修為。

  三個青年男子,那一身能量波動也十分強大。應該都是宗師級的靈戰士。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女子。

  這兩個女子長的都很漂亮,金發碧眼,是兩個白種人。

  叫出兩人身份的人,在這群人當中似乎年紀最小,最多二十三四歲,長得玉樹臨風,身上穿著頂級的戰衣,手中拎著一把劍。

  此刻,他一臉玩味的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我真的是有點意外了,居然能在這里遇到你們?”

  說話間,他身旁兩個老者,突然間朝著白牧野出手!

  “殺!”年輕人聲音陰冷的吐出一個字來。

  嘭嘭嘭!

  一連串符篆爆開的光芒驟然爆發出來。

  不得不說,這年輕人真的很陰險,是個小銀幣。

  想要趁著白牧野跟林子衿不注意,一舉將兩人干掉。

  但可惜,面對這種把戲,白牧野和林子衿都十分從容。

  輔助系的符篆和攻擊系的符篆,幾乎在同一時間炸開!

  那幾張劍符太兇!

  即便是兩個高級宗師,也不敢攖其鋒芒。

  其中那個符篆師,也在瞬間出符,拍向白牧野和林子衿。

  雙方的符在半空中相互對轟,一道道光芒如同煙花般亮起。

  玉樹臨風的年輕人背著手站在那,冷冷道:“不用留活口,直接殺掉就是。繼續咱們的計算,不要耽誤時間。”

  “是!”那兩個宗師還有其他幾個人轟然應允。

  朝著白牧野兩人圍過來。

  這就是真正的敵對,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什么仇恨,雙方身在不同的陣營,就是各自出手的理由。

  林子衿舞動著手中的劍,身上頂著宗師級上品的防御符,一路橫殺,劍氣縱橫!

  即便對手是宗師級的靈戰士,她依然毫無懼色,恐怖的力量讓對方那個高級宗師都震驚不已。

  那年輕人繼續在一邊提醒著:“這兩個人不好對付,都是黑域里面的年輕高手,大家多加小心,不要傷到自己。祖龍的天才都該死,弄死他們!”

  一張控制符如同鬼魅一般,從后面繞了好大一個圈子,卡在那年輕人身上防御符光幕消失的剎那——

  驟然間出現在他面前,直接在臉上炸開。

  隨后,一張狂雷符,同時引爆,咔嚓一聲,直接將他劈成一截焦炭。

  黑域里面的天才?

  這樣的在黑域擂臺上不知打死過多少!

  這群人瞬間狂暴了!

  “少主!”

  “少主死了!”

  “敢殺我們少主……”

  白牧野面無表情的繼續控符,那張小黑胖臉上露出幾分嘲諷之色:“廢話那么多,不愧是無腦配角。”

  “小畜生!”那高級宗師境界的符篆師大量攻擊型符篆直接轟向白牧野。

  他的控符能力也是相當強悍。

  白牧野打出去的符篆只破掉對方打過來的三分之二,還有三分之一攻擊符篆,打在白牧野的防御之上。

  防御層被打的搖搖欲墜,但白牧野卻在這個時候,祭出一堆狂雷符。

  咔嚓聲連成一片!

  這地方瞬間變成一片雷海。

  當場就有兩個青年身上防御光幕碎掉,跟他們那位年輕少主一樣,被劈成焦炭。

  “退……退走!”那高級宗師境界的符篆師大聲叫著。

  “啊!”那邊一個金發碧眼的白人女子一聲慘叫,被林子衿一劍刺穿了喉嚨。

  其他幾個人雖然瘋狂攻擊林子衿的防御光幕,將那防御光幕打到有些裂開,但卻依然沒能徹底破防。

  白牧野的防御符……太恐怖了!

  剩下幾個活著的,一窩蜂似的跑了。

  在跑的過程中,另一個青年,被林子衿一劍斬斷雙腿,倒在地上哀嚎。

  兩個高級宗師有心回來營救,但面對渾身上下百余張符篆翻飛的白牧野,只能發出悲憤的怒吼,往遠處退走。

  林子衿一個閃身過去,隨手補了一劍。

  哀嚎聲,戛然而止。

  林子衿那張村妞餅臉上露出一抹淡淡不屑。

  辣雞!

  幾乎是一個照面的功夫,對方一群人就只剩下兩個高級宗師,還有一個白人女子。

  三個青年,一個白人女子,加上他們的少主五個人,全部折損在這里。

  白牧野往林子衿身上奶了一張靈力補充符,又奶了自己一張精神力補充符。

  遙遙望著對方剩下那三個人,忍不住搖頭嘆氣:“沒打好。”

  林子衿認真點點頭:“怪我哥哥,要打好了,他們一個都逃不掉。”

  “你們兩個殺人兇手,給我等著,你們死定!”對方那高級宗師境界的靈戰士一臉悲憤的咆哮著。

  本以為帶著少主在外圍會安全一點,卻沒想到遇上這兩個惡魔一樣的年輕人。

  這讓兩個高級宗師驚怒不已,但卻說什么都不敢再靠近過來。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

  剛剛雙方打起來的瞬間,他們就知道壞事了。

  果不其然,這兩個其貌不揚的人,簡直就是兩個妖孽。

  尤其那個小黑胖子,竟然是個宗師級的全系符篆師!

  而且他的符太變態了!

  竟然比他們這邊高級宗師打出來的符還要狠!

  他們之所以損失這么大,就是錯誤計算那小黑胖子符篆威力的結果。

  祖龍帝國,竟然有這么可怕的年輕人?

  還是說他長的年輕,其實是個老鬼?

  只可惜,祭壇那里的寶藏……

  兩個高級宗師狼狽不堪,身邊白人女子驚魂未定。

  白牧野沖他們勾了勾手指:“過來玩呀?”

大符篆師大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