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五章 托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秦冉冉站在白牧野身邊默默流淚,到這種時候,蘇老首先想到的一件事,還是問那兩個上古生靈走沒走,還是在擔心他們,所以說,之前的蘇老,真的是中了那上古生靈的神通才會變成那個樣子的。

  白牧野看了一眼秦冉冉,然后說道:“前輩,您說吧。”

  “聽聲音,你應該很年輕才是,能陪著冉冉一起來到這,足以說明她是信任你的,”蘇老在法陣中承受著可怕能量的攻擊,精神波動依然很平穩,“冉冉是個好孩子,她能信任的人,一定差不了。”

  “年輕人,老夫將死,也不問你來歷身份了,只希望,你能跟冉冉一起,將這里發生之事,原原本本……告知我的兒子,蘇桐!”

  白牧野微微一怔,原原本本?

  什么叫原原本本?

  跟你兒子說,你把帶來的那些符篆師全都給殺了?

  “你們說……才來不久,老夫沒有那么笨,才來不久的話,你們哪敢靠近過來?分明是來了很久,看見了全部過程,也……聽見了那上古生靈跟我之間的……對話!”

  白牧野沉默著,沒有多說什么。

  蘇老接著道:“其實,大蠱惑術什么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老夫沒能控制住自己的談心和欲念,沒能保住晚節!”

  秦冉冉淚水流的更兇了,這種生離死別之際,聽曾經的符篆老師剖析內心,讓她有種特別難過特別扎心的感覺。

  白牧野繼續沉默著,面對這種話,他不知道該如何去接。

  蘇老笑笑,道:“所謂的大蠱惑術,我不是很懂,或許是上古時代一種很厲害的神通。但它確確實實,勾起了我內心深處最陰暗的一面,釋放了我所有的戾氣……甚至如果沒有被困在這絕殺陣中,我到現在都無法自拔,即便有人提醒,我也未必會醒悟。因為那些念頭,確確實實就是我內心深處的魔鬼。所以,是我錯了。”

  秦冉冉哭出聲來。

  白牧野輕嘆一聲,散發出精神波動,回應道:“既然如此,前輩又何必……”

  “不,我不能讓我的兒子,在未來的某一天,重蹈覆轍,再踏上我這條老路……我的兒子,我自己了解,你們幫我告訴他,他的父親……就是這么死的!”蘇老的精神波動稍微變得有些劇烈起來,顯示出他此刻不平靜的內心。

  “好吧,蘇老,您的請求,我們會幫您帶到。但他若是不信……該怎么辦?”白牧野問道。

  “這正是我要說的,我在一個坐標點……留下了一份視頻資料,那資料里面,有我擊殺全部身邊人的視頻經過,主視角就是我,同時……還有我從,從那地心世界,得到的各種資源!那些資源,不要給我兒子,年輕人,那些東西送你了!就當做……就當做為當年齊王對你做過的事情的……一種歉意了。”

  蘇老猶豫著,竟然說了這么一番話,讓白牧野大吃一驚。

  “前輩您……”

  “呵呵,冉冉是我的學生,又是帝國的公主,王爺沒時間,我一直都在關注。我知道她跟你之間是有交集的,也知道你的真正實力,比想象中更強。我看過不少你的比賽視頻,聽過你說話的聲音,所以這次,你一開口,我便猜出你的身份了。只是有些沒想到,你的真正實力,比我們想象中更高。這也就說明,你身上一定另有機緣,即便封印六年,也沒能讓你停止進步和成長。”

  秦冉冉這會兒也停止了流淚,眼中有震驚之色流露出來。

  這些老人,一個個都這么厲害嗎?

  可為什么,還會被人蠱惑呢?為什么還會上當呢?

  “不過沒事,你不用擔心,因為死人,是會為你保守住秘密的!”蘇老笑呵呵的散發著精神波動,說道:“齊王做的那些事情,著實是對不起你,所以,老夫將那些資源全部贈與你,希望你能成長到更高境界。到時候,眼界高了,格局也就高了,胸襟……自然一起跟著高了。跟他一個世俗親王,也就沒什么可一般見識的。就當老夫一個將死之人,對你的一個請求。當然,如果在未來,齊王依然想要殺你,依然繼續針對你,那你做出任何反擊,也都是理所應當。”

  蘇老隨后,直接報給了白牧野一串坐標點,那坐標點,居然是距離那法陣沒多遠的一個地方!

  姜還是老的辣啊!

  即便蘇老中了火尊的大蠱惑術,做出了不可原諒的事情,但他依然準備了后手。

  恐怕就連火尊,都完全想不到這些。

  尤其是他在殺那些身邊符篆師的時候,竟然開啟了錄像設備!

  這個就有些令人難以理解了。

  或許蘇老在當時動手的一瞬間,就已經后悔了。

  但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已經動手了,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至于錄制下來,恐怕也是一種神級大能的天人感應感覺到自己的下場可能不會很好。

  白牧野一聲嘆息,然后說道:“前輩,如果以后齊王不再針對我,那么……我會試著放下這樁恩怨。”

  “是了,其實多大的仇恨,在生死面前,都會變得很淡。齊王是個于國有功的人,做了錯事是他的不該,但他為了保護我們的祖國,為了整個人類陣營,也是有巨大貢獻的!”

  “你們都是這個世上最頂級的天驕,不應該因為仇恨而內耗。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明白這個道理的時間,有點太晚了。所以,希望你們也能一樣,要看著我這里的前車之鑒,不要重蹈覆轍。”

  白牧野輕輕點點頭,回應道:“好的前輩,我跟冉冉都記住您的話了。”

  “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冉冉跟你在一起,我特別放心。希望以后,你也能好好對她。”蘇老道。

  秦冉冉臉色一紅,想要辯解,卻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無法穿透這法陣。

  白牧野說道:“前輩您放心吧,冉冉是我的朋友,我一定會保護好她!”

  “朋友呀……”法陣中的蘇老猶豫了一下,然后說道:“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這種老家伙就不參與了。好了,你們盡早離開這個地方吧。以后一定要小心那些上古生靈,你們知道他們的樣子,如果可以的話,就把這件事,讓冉冉告知蘇桐。他自然會上報給齊王……”

  “我不是為了報仇雪恨,我落到今天這步田地,是罪有應得。但其他人……是無辜的,不能再讓他們害其他人。”

  蘇老說到這,重重嘆息一聲:“老夫也沒什么好說的了,能在臨死之前,見到你們兩個年輕人,心中……已無遺憾。”

  說著,蘇老的精神波動又變得平靜起來:“我走啦!你們多保重,千萬千萬,不要像老夫一樣!”

  “蘇老!”秦冉冉大哭起來。

  白牧野心情也變得十分沉重:“前輩,請一路走好!”

  返回的路上,秦冉冉靠在飛行器柔軟舒適的座椅上,臉朝外,默默的流著淚。

  白牧野一顆心,也十分沉重。

  他之前跟蘇老沒打過任何交道,所有一切,都是通過秦冉冉口中得知。

  剛剛那么一會的功夫,蘇老這個人的形象,在他心中變得豐富起來。

  的確是一個好人。

  換做其他人,首先絕不可能讓那份視頻流傳出去。

  萬一白牧野拿了之后,沒有讓秦冉冉交給蘇桐,而是選擇將它公開呢?

  齊王陣營中的神符師,頂級大佬,竟然為了利益殺光身邊一群宗師級、大宗師級符篆師……這種事情一旦流傳開來,對齊王整個陣營都將是一個重大打擊,說是滅頂之災也都不為過。

  蘇老都尚且如此,以后還有誰敢相信身邊的那些人?但蘇老還是義無反顧的,把這件事告知給了白牧野。

  說明這位老人家,臨死之際,是真的只想通過自己這件事,來警醒別人。

  心胸之坦蕩,令人敬佩。

  其次是那份資源。

  誰能想到,蘇老竟然在追趕那群人的過程中,將它放在了別的地方?

  正常情況下,一個神符師去追擊一群宗師、大宗師級的對手,根本不需要顧慮什么。

  還是那份一直以來的謹慎,讓蘇老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在自己生還無望之后,毫不猶豫將那份資源選擇送給白牧野這樣一個陌生人。

  實際上,他也是在通過這種方式,希望白牧野能將那份視頻資料,轉交給蘇桐,更希望白牧野能放下跟齊王之間的恩怨!

  老人臨死之際,沒有考慮身后的名聲如何,考慮的完全是別人的事情。

  所以,即便白牧野,也只能感到唏噓。

  真的很惋惜,堂堂神符師折損在這種地方。

  這對整個祖龍帝國來說,都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你想好回去之后,怎么跟蘇桐說這件事了嗎?”白牧野看著身邊默默流淚的秦冉冉,輕聲問道。

  秦冉冉長出一口氣,輕聲道:“想好了,我就說,我一個人跑來這里的,沒能進入到地心世界,然后遇到了蘇老,蘇老被困在法陣中,交代了我這些事情……”

  白牧野道:“那法陣,高級符篆師根本無法與里面溝通,你如何解釋?”

  秦冉冉道:“那個時候,蘇老已經不在了……就算蘇桐師兄親自趕到這里,他是能進入到法陣里面?還是能求證到什么東西?”

  “嘿……還真是變聰明了。”白牧野說道。

  “跟你在一起這么多天,經歷如此多的事情,要是還不能變聰明點,豈不是要被你笑話死?”秦冉冉紅著眼眶,輕輕白了白牧野一眼。

  很快的,兩人的飛行器來到蘇老所說的那個坐標點,發現那里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包。

  用定位儀精準定位到那處坐標點上,發現是一塊特別普通的石頭,跟周圍的其他石頭沒有任何區別。

  如果有人從這里經過,一定是不會想到這塊石頭跟其他的有什么不同。

  白牧野翻開那塊石頭,一枚空間指環,靜靜的放在那。

  用精神力試探了一下,沒有任何封印,直接就能看見里面的東西。

  白牧野數了數,一共二十個神像,各種各樣的資源堆積如山。

  他把戒指里面的東西給秦冉冉看了一眼:“這回這些資源,我們一人一半吧。蘇桐那里,我肯定是不會給他的。”

  秦冉冉先是從白牧野手中接過蘇老留下視頻資料的芯片,然后輕輕搖頭:“不給蘇桐,沒問題,我那師兄跟蘇老不大一樣,他對我王叔忠心耿耿,而且他的性格,可沒有蘇老那么好。所以小白,你的決定是對的。但我……也不能要。”

  秦冉冉低垂眼瞼,柔聲說道:“我已經使用了一尊神像,眼看著就要踏入宗師領域……這個,我回去之后,可以用頻繁召開演唱會來掩蓋。就算我一兩年之內突破了,那也只能說,我是一個古來少有的,二十多歲的年輕宗師。而且關注到我精神力的人并不多。我有八成以上把握,這件事情并不會暴露出去。”

  “但如果我身上再出現大量的頂級資源……那么一旦傳出去,對你對我,都將是一場災難。那些東西,對你比對我價值更大!”

  “你是有機會在三十歲之前就踏入神級的人,我希望能親眼見證一個年輕神符師的崛起。”

  秦冉冉臉上笑容很燦爛:“能看著自己的朋友飛速成長到自己完全觸及不到的領域,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白牧野看著她:“秦姑娘,你學會灌雞湯了。三十歲的神符師……你真敢想!”

  “為什么不敢?你現在才十八歲,即將踏入中級宗師的領域,明年就可以高級了吧?后年就巔峰了吧?二十一歲的時候,進入大宗師領域沒問題吧?二十二歲中級大宗師,二十三歲高級大宗師,二十四歲巔峰……嗯,沒問題的話,我覺得你二十五歲的時候,就成神符師了!而那個時候,你估計大學剛畢業!“

  秦冉冉笑著道:“你說以后你參加帝國高中生聯賽、大學生聯賽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很無聊?有種獨孤求敗的感覺?”

  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她:“你這突然間化身頭號白吹是什么鬼?我自己都不敢這么想!你說的這種也太離譜了!”

  秦冉冉笑笑:“你看,蘇老從聲音上一下子就能判斷出你的身份,然后他留下這份資源不但沒提他兒子,連我這個就在場的當事人也沒提……說明了什么?”

  白牧野看著她,一臉鼓勵:“說明了什么?”

  秦冉冉忽然有點不想夸他了,無語的道:“說明他一直在關注你,而且認為你一定能夠闖出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一番事業。他今天留下的這份善緣,在未來某天……如果,你真的跟齊王,跟蘇桐師兄他們對上。說不定就會因為今天他的這番舉動,而放他們一馬。”

  白牧野忍不住笑起來:“你說的這太夸張了,你當突破桎梏跟喝水一樣嗎?”

  “對別人來說肯定不是,但對你來說,肯定是這樣。”秦冉冉一臉肯定。

  拿到蘇老留下的這份資源,對白牧野來說,絕對算是意料之外的驚喜了。

  之前的二十二個神像,他跟秦冉冉一人用掉一個,又給了秦冉冉一個,還剩下十九個,如今居然又多了二十個。

  三十九個神像,這可真的有點了不得了。

  如果一切順利,真的可以用這些神像直接沖進神級!

  還有那些各個品類的神級符篆材料,更是看得白牧野眼花繚亂。

  只是不知為什么,如今得到這些資源,卻沒有了最初時候的那種興奮。

  “看來有錢人的生活也就不過如此啊!”

  白牧野站在飛船的舷窗邊,望著下面那范圍巨大的法陣,輕輕發出這樣的感慨。

  秦冉冉站在他身邊,原本心情十分傷感,聽見這話,卻是忍不住噗嗤一笑,然后瞪了他一眼。

  問道:“富豪小白同學,請問你說的不過如此,指的是什么呢?”

  白牧野一臉深沉,略作猶豫,道:“樸實無華,且枯燥。”

  秦冉冉真的很難保持那種沉重的心情,差點笑噴。然后有些無奈的瞪了白牧野一眼:“故意的是吧?”

  “相信蘇前輩也不愿意看著你一直為他的事情傷神。”白牧野說道。

  “唉!”秦冉冉重重嘆息一聲,然后輕輕搖搖頭,眼圈又不知不覺間紅了。

  隨后,兩人離開舷窗,進入到休息艙中。

  飛船很快的,消失在這片天際,然后砰的一下,爆發出一片璀璨光芒,下一刻,徹底消失在這片星系當中。

  魔符星上,那座絕殺法陣里。

  無盡恐怖的能量如同汪洋大海一般,但卻比海洋恐怖無數倍!

  洶涌的能量不斷磨滅著蘇老的各種防御。

  蘇老還在頑強抵抗著。

  被困在這種級別的法陣中,他瘋狂過,絕望過,但最終,他醒悟了,也悔過了。

  在發現白牧野和秦冉冉之后,求他們帶著他留下的視頻資料離開這里。

  他希望他的兒子能夠知道,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但他并不想這樣死去,依然還在堅持著。他讓秦冉冉把這信息帶給他兒子蘇桐,因為他知道蘇桐一定會來救他!

  只要他能堅持到那個時候,那么,他未必沒有活下去的機會。

  這件事別人做不成,但對齊王來說,還是有希望的!

  盡管這希望非常渺茫。

  一天、兩天、三天……六天后,所有的防御符篆全部消耗殆盡。

  即便他身為一個神符師,可以用強大的精神力進行虛空畫符;即便他身上其實還有十個神像,可以為他提供四千點精神力的補充……但終究有徹底耗盡的一刻。

  蘇老終于明白,他堅持不住了。

  最后時刻,他站起身,展開雙臂,任由恐怖的能量徹底將他淹沒。

  幾乎頃刻間,他的身體變徹底湮滅。

  只剩下一個虛弱的精神體,也很快被徹底淹沒。

  魔符星被激活的這個絕殺法陣,徹底變成一個新的禁地。

  第十天的時候,當蘇桐帶著一大群符篆師趕到這里的時候,任憑他如何呼喚,都沒能得到半點回應。

  蘇桐悲痛不已,跪地大哭。

  而此時,白牧野已經帶著林子衿,再次踏上新的旅途。

  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仙女座星系排名第二的滄海帝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