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四章 蘇老的請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秦冉冉有些奇怪的看著白牧野,但還是按照他說的,直接遠程操控那艘星際飛船緩緩升空。

  “升到一萬米左右的高度,開始巡航整顆星球。”白牧野說道。

  秦冉冉在這邊操作,讓這艘龐大的星際飛船開始巡航整個星球。

  “掃描這星球上所有的飛行器,只要掃描出來的,一律不要放過,開火把它們都毀了,打成渣渣。”白牧野終于圖窮匕見,露出了鋒利的爪牙。

  秦冉冉這才想起白牧野說過的話,只是她有些沒想到這家伙居然真打算這么干!

  “一群上古老家伙,出來作什么妖?就在這顆星球上養老吧。”白牧野面色平靜,淡淡說道。

  因為飛船在星球的另一面,火至尊和落雨至尊就算再怎么強大,也沒辦法觀測到那邊的情況。所以秦冉冉的飛船升空,他們兩個對此一無所知。

  不過,他們很快就知道了。

  秦冉冉那艘飛船攻擊能力極強。

  事實上,如今所有具備星際遠航能力的飛船,武裝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次元生靈、星際海盜、敵人的暗算……各種各樣的問題都有。

  在幽冷孤寂的宇宙深處,除非你船上有神級大佬坐鎮,不然就只能依靠這種強大的高科技武器進行戰斗。

  雖然是遠程操縱飛船,但實際上跟玩游戲差不多。

  秦冉冉面前一道光幕,光幕上方是她的飛船,下面是這顆星球的虛擬圖像。通過掃描,星球上幾乎所有的飛行器,全都一目了然,出現在光幕之上。

  但他們這艘啟動了隱身裝置的飛行器,卻沒能被高天之上那艘飛船檢測出來。

  “開火,不用猶豫,干就完了。”白牧野鼓勵道。

  秦冉冉的確有些猶豫,看著白牧野:“萬一要還有其他人呢?”

  “不會有了。”白牧野輕嘆一聲:“你之前沒聽見火尊說的那些話?再說,咱倆不是還沒走呢嗎?要真的還有幸存者,咱們回頭帶走他們就是!”

  “那……好吧!”

  秦冉冉終于不再猶豫,直接下令讓飛船開火。

  一道道肉眼看不見的無形能量,瞬間刺破虛空,精準打在一艘艘星際飛船上面。

  幾乎所有目標,剎那間就被摧毀了!

  在沒有開啟任何防御的情況下,星際飛船面臨這種攻擊都是脆弱不堪,就跟紙糊的似的。

  那邊火至尊和落雨至尊終于察覺到一點什么,兩人臉色忽然間大變。

  落雨至尊散發出憤怒的精神咆哮:“好個心狠手辣的小王八蛋,他竟然想要毀掉這星球上的所有飛行法器!”

  “慌什么?那種東西咱們又不是沒有?”一旁的火尊倒是沒怎么驚慌,好整以暇的抱著膀,瞇著眼望向頭頂天空。

  “不,你不懂,咱們那些飛行法器雖然不弱于當代的飛行器,但樣子太過古怪,而且沒有當代的身份識別,根本無法進入到當今人類定居的那些區域!”落雨至尊怒氣沖沖的道。

  “嚯,現在的人管的都這么寬嗎?還要身份識別?”

  “廢話,咱們那個時代就不需要嗎?當年誰的飛行法器敢擅闖我們這里?”

  “那倒是,敢擅闖的第一時間就被打死了。”

  “所以我說那小子歹毒!他奶奶的,小王八蛋!太混賬了!”

  火尊想了想:“那就暫時不去,咱們去找當年那些資源星,有很多肯定已經被當今人類發現并且開采,那種地方的防御一般來說都相對較弱,到時候,咱們去搶幾艘他們的飛行器就好了。”

  落雨至尊依然怒火難平,跳腳大罵:“好個心狠手辣的小東西!”

  “別說,那小子還真聰明,居然能想到這個主意。”火尊倒是忍不住贊了兩句。

  “火兄你哪頭的?”落雨至尊一臉哀怨的看著火尊,他在白牧野手上吃的虧太大了,大到他毫不猶豫將那本奇書的存在都告訴了火尊。

  其實正常情況下,是不應該說的。

  哪怕兩人親如兄弟,但那書……終究只有一本。

  可他是真的怕了那本奇書。

  以他的眼界和見識,竟然從來沒聽說過那本書的存在!

  火尊同樣也沒聽過,對此有些興趣但不大,沒怎么太放在心上。

  能鎮壓他們這個級別的精神體,的確是一件法寶,可這世上,又有多少個他們這樣的存在呢?

  火尊哈哈一笑:“兄弟,這世界終究不是我們幾個人的,這么說吧,即便是在我們那個時代,這世界難道就是我們的了?災變發生的時候我們甚至……”

  說到這,火尊閉上了嘴巴,沒有再往下說。

  飛行器里面的白牧野一臉遺憾,媽蛋,為什么就不能說?最恨這種說一半留一半的,太不爽利,這種人都應該被拖出去打死!

  秦冉冉對這件事也好奇的很,不過她卻看著白牧野,有點無奈的道:“他們好像有飛行法器……”

  “失算了。”白牧野也有點無奈,嘆了口氣。

  古人沒那么蠢,從這些人的對話當中也可以看出,上古時代那個文明,疆域似乎比現在還要廣袤無數倍!

  跨越一個個星系,那群修行者們想要出門旅個游尋個寶什么的,沒有飛行法器怎么行?

  “咱們要不要試試,用星際飛船朝他們開火?”秦冉冉問道。

  “沒用的。”白牧野嘆息道,“到了大宗師這個級別,各種防御手段就已經無比強大很難打死的。除非你這是頂級星艦,可以硬生生轟掉一顆星球……”

  “我哪有那種級別的武器,估計整個帝國都不會超過兩架。再說了,就算有,也不能打呀。”秦冉冉有點郁悶。

  “不過……你說的對,轟他們幾炮再說!”白牧野眼珠一轉說道。

  “不是不好打嗎?”秦冉冉一邊說,一邊操作,高天之上的飛船艦炮直接鎖定了地上的火尊和落雨至尊。

  “打跑他們再說!”白牧野道。

  火尊跟落雨至尊終究不是凡人,在被鎖定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感受到那種巨大的危險。

  “好小子,可以呀!”火尊咆哮著,直接打出幾道防御,然后跟落雨至尊一起,朝著遠處直接跑去。

  艦炮的攻擊速度也是超級快的,直接打在火尊打出的防御上,接連轟碎了幾層防御。

  但火尊和落雨至尊也趁著這個機會擺脫了秦冉冉那艘飛船的鎖定。

  “接著打!”白牧野道。

  秦冉冉不斷用語音指令進行遙控。

  于是,火尊跟落雨至尊兩人只能狼狽不堪的被逼得遠遠飛走。

  在飛船能量充能的間歇期間,這兩位估計也受不了了,直接取出一架古老戰船,跳上戰船之后,剎那間撕開虛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跑了?

  秦冉冉跟白牧野兩人面面相覷。

  “他們很可能會殺個回馬槍。”白牧野看了一眼秦冉冉:“估計你的飛船有點危險了。”

  “啊?”秦冉冉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下一刻,她便迅速開啟了飛船全部的防御。

  那種防御,即便面對神級強者的攻擊,也能撐個兩三分鐘。

  “你要不想讓它毀掉,就現在設定自動巡航馬上離開,回到它原本所在的地方。”白牧野看著她道,“然后我們倆,就得乘坐我那艘星際飛船,偷渡入境了……”

  秦冉冉一臉無語,但卻毫不猶豫的開始設定自動巡航。在高級智能的幫助下,眨眼之間就設定好了。

  可就在這時,那艘剛剛消失了的戰船,霍地出現在秦冉冉的飛船旁邊。

  一道可怕的攻擊,轟然打向秦冉冉那艘戰船。

  秦冉冉嚇得驚呼一聲,瞬間讓自己的飛船起航。

  五、四、三……

  就在秦冉冉那艘飛船防御被打掉百分之七十多的時候,終于砰的一下,一道光芒爆閃,飛船消失在那里。

  秦冉冉驚魂未定的用手拍了拍胸口,半晌沒能回過神來。

  白牧野同樣長長松了口氣,他也沒想到,上古時代的戰船居然也這么兇。

  秦冉冉那艘船,即便面對神級的攻擊也能撐一會兒啊。

  可剛剛那么短的時間內,防御竟然被直接打掉百分之七十。如果不跑,恐怕連三十秒都撐不過去!

  所以說,小瞧那群老古董,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殊不知,高天之上,那艘古老戰船內的落雨至尊跟火尊,也全都是一臉遺憾。

  “可惜!”落雨至尊嘆道。

  “是可惜!”火尊點點頭,“本尊把能量全都給轟出去了,依然沒能打破掉它的防御。唉,看來這個時代……也不是那么一無是處。”

  落雨至尊一臉認同的道:“一個小屁孩的飛船都這么厲害,那豈不是說,當今的人類文明當中,還有更可怕的?火兄,看來咱們的策略也得改變一下了。”

  火尊道:“你說得對,我們要謹慎一些。”

  落雨至尊:“所以,還是先去人類文明觸及不到的那些地方躲躲吧,好歹把境界恢復一些再說。”

  “我是沒問題,但你怎么辦?你這傀儡沒有可成長性,只能停留在大宗師水準啊……”火尊有些擔憂的看著落雨。

  他們兩個人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恐怖組合,若各自單飛,在如今這個恐怖的時代,估計很難立足。

  “先把你的修為恢復上來再說,然后我們再想辦法進入到人類世界中去。不然就咱們兩個人,太弱了!”落雨至尊眉宇間閃過一抹堅決:“火兄,聽我的!”

  “下面那個家伙呢……”火尊站在戰船中,瞇著眼,想著下方那荒涼星球看去,喃喃道:“他會不會跑出來?”

  落雨至尊看了一眼,道:“跑出來?想什么呢?咱們這法陣雖然歷經無盡歲月已經衰弱了很多,可困死一個神級初階,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這點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啊。所以放心吧,不用理會他。你若不放心,就把這星球表面的所有法陣全部激活!讓這里徹底成為一個禁區。他即便真的爬出來,也會發現,他哪都去不了!就連地心世界,他也回不去!”

  “算了吧,這畢竟是咱們的家,說不定有朝一日咱們還會回來呢。”火尊搖搖頭,最后看了一眼這顆沒什么升級的星球,隨后發動戰船,消失在這里。

  該拿走的東西,都已經被他們給拿走,繼續留在這里也的確沒有了什么意義。

  但這個時代并沒有他們想象中那么弱,一個小屁孩就差點讓他們翻船。這使得原本心中非常輕視這個時代的火尊和落雨至尊,即便離開,也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白牧野跟秦冉冉又繼續等了一天一夜。

  他們倆是真害怕那兩個家伙再殺一個回馬槍。

  還好,這次他們是真的走了。

  于是,兩人看著遠方那座絕殺法陣,陷入了沉思。

  蘇老干的那些事兒,通過他跟火尊之間的對罵,兩人早已了解。

  按照白牧野的猜測,應該是從一開始,蘇老就在不知不覺中了火尊的大蠱惑術。

  不然的話,一個平日里一直謹小慎微,算是一個好人的神級大能即便面對巨大的利益誘惑,也不至于一下子變得面目全非吧?

  讓一個惡貫滿盈的人放下屠刀,還有可能是一瞬間的領悟,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可讓一個之前人生中幾乎從來沒有做過什么虧心事的神級大能一下子變成一個心狠手辣的惡人……若是沒有強大的外因干擾,真的很難辦到。

  尤其火尊當時得意洋洋的說了大蠱惑術這件事,那么,蘇老很可能是從一開始就已經中招了!

  所以兩個人其實都有點糾結,最糾結的人,是秦冉冉。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面對蘇老怎么面對這件事。

  是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然后這樣走掉?

  還是至少過去看看,親口問一問?

  她始終不相信曾經教過她符篆術,那個整天笑瞇瞇的慈祥長輩會是這種人。

  “要不……咱們過去看看?”秦冉冉猶豫著看向白牧野。

  如果白牧野堅決拒絕的話,她也不會太過堅持。

  因為蘇老,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真的算是小白的敵人。

  “去看看吧,就算咱們救不了他,但至少,也要盡一盡人事。”白牧野最終下定決心,因為他覺得,蘇老可能真的出不來了。

  秦冉冉臉上露出一絲溫暖的笑容:“小白,真的謝謝你,你的確是一個好人。”

  “別,我可是大魔王來著!”白牧野翻了個白眼。

  “說到大魔王,我倒是突然想起一個人來,你知道黑域吧?”秦冉冉看著白牧野問道。

  白牧野笑呵呵的點點頭:“知道啊!”

  “我跟你說,我也聽說過,那個人特別強大!也是一個全系符篆師,雖然很少會進入到黑域,但他迄今為止,從來沒有遇到過真正的對手,從來沒被打敗過……咦?”

  秦冉冉說著說著,將目光偏向白牧野,一雙純凈的眸子里,漸漸露出了懷疑之色。

  “嗯。”白牧野點點頭,“那就是我。”

  “哈哈哈哈,你得了吧,雖然你也是天才,但那個大魔王可丑了我跟你說,是個小黑胖子!”秦冉冉大笑道:“原本我還有點懷疑那個會不會是你假扮的,你這么一說,我才不信你!”

  白牧野嘆了口氣:“小妖女是我家子衿。”

  “那個丑爆了的女人?哈哈哈哈,小白你是想笑死我嗎?”秦冉冉完全不信白牧野的話,在那笑得不行。

  白牧野有點無奈的看了她一眼:“為啥我說實話總是沒人愿意相信呢?”

  “你這叫實話?信了你才叫見鬼!”秦冉冉翻了個白眼,然后看著前方越來越近的那座絕殺大陣,臉上笑容漸漸收斂,忍不住嘆息一聲。

  白牧野也收起笑容,兩人來到法陣前,近距離觀看之下,更是對這種溝動天地大勢的法陣有種很強烈的敬畏感。

  真的是太恐怖了!

  法陣內能量生生不息,不斷對里面的所有生靈發起毀滅性的打擊。

  白牧野用精神力凝結成一道意念,試著往法陣內進行傳遞:“蘇前輩,可還在?”

  法陣內,瞬間傳來一股強大的精神波動。

  “你是何人?”

  “蘇老,我是秦冉冉呀!”秦冉冉再也忍不住,紅著眼圈,哽咽著大聲喊道。

  外面的聲音,是很難傳遞到法陣內的。

  白牧野看了秦冉冉一眼,低聲道:“他聽不見……”

  一股強大的波動,瞬間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法陣邊緣處。

  神符師蘇廣瑞身上打著強大的防御符,竟然出現在兩人面前!

  法陣內的蘇廣瑞根本看不見兩人,白牧野跟秦冉冉其實也看不見他。但他們兩個卻能感覺到蘇廣瑞的存在。

  轟隆隆!

  一聲巨響傳來。

  是蘇廣瑞在瘋狂的攻擊著法陣的壁壘。

  可惜,任憑他如何攻擊,都無法沖出這道牢籠。

  “唉……”白牧野嘆息了一聲,這法陣,他連接觸一下都不敢,更別說破陣了。

  真的沒那個本事。

  如果他現在是大宗師,那么憑借符篆師寶典上那些知識,或許還有那么一絲可能。

  “前輩,我是陪著秦冉冉來這里探險的人,現在我們就隔著法陣邊緣的壁壘……”

  “冉冉?冉冉來了?你在哪?”法陣內的蘇廣瑞停止了對法陣的攻擊,整個人變得安靜下來,用精神力大聲問道。

  “她的精神力不足以穿透這法陣,但她就在我的身邊,她很擔心您。”白牧野道。

  “唉……”法陣內的蘇老徹底安靜下來,盤膝坐下,任憑法陣內的各種恐怖攻擊瘋狂攻擊他的防御光幕。

  “你們來到這多久了?”蘇老沒問白牧野的身份,而是問了一個看似不相干的問題。

  白牧野剛想說該聽到的我們都聽到了,但身邊的秦冉冉卻用一種近乎哀求的眼神看著他。不由輕嘆一聲,道:“我們也是才過來沒多久,聽見那兩個上古生靈之間對話才知道前輩被困。”

  “那兩個人走了?”蘇廣瑞問道。

  “走了,已經離開了。”白牧野道。

  “走了好,走了好,不然你們就危險了!”蘇廣瑞坐在法陣內,散發出喃喃自語般的精神波動:“我是出不去了,我自己知道,最多還能堅持幾天,但最終必然會死在這里。年輕人,老夫可以求你一件事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