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二章 火至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百八十二章火至尊  荒涼的星球表面,突然一陣光芒從地下直接爆發出來,射向幽冷的宇宙虛空。

  哪怕隔著億萬里星河,都能看見這道光芒。

  火至尊和柳紅穎、陶芷韻等十一個人出來之后,瞬間散開了!

  是的,四處散開!

  每一個人幾乎奔向的,都是不同的方向。

  什么上來之后合伙算計神符師?

  鬼扯!

  他們自己當年就是神符師。

  一個神符師有多么強大而又恐怖的戰力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

  至于火至尊說的那個絕殺法陣……即便那個靠譜,可天知道他的絕殺法陣到底是給誰準備的?

  萬一要是給他們這群人準備的,那他們豈不是死的太冤了?

  奪舍成功,又逃過相互之間的廝殺,最后成功脫離地心世界……他們已經成功上岸了!

  身上帶著萬古之前就早已經準備好的那些資源,從今后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何必再去冒著生命危險算計一個神符師?

  這群老東西,無論言語還是表情動作,無不真真假假,令人無從分辨。

  活了很多年,又沉睡了無盡歲月的生靈,除了他們自己之外,沒人真正了解他們。

  親情、有情、愛情……世間情感在這群人面前,真的太虛了一點。

  他們所見所聞所經歷的……實在太多了。

  火尊沖著這群人怒吼著:“你們想要肉身橫渡宇宙虛空嗎?也不想想你們現在各自的境界,跑跑跑,跑你大爺,你們能跑哪去?”

  柳紅穎冷笑道:“少扯那些沒用的,我們各自都有飛行器!”

  “不錯,火尊,你既然有絕殺陣,能直接絕殺神符師,你自己去便是,我們不羨慕你的收獲。”陶芷韻笑吟吟的,跟柳紅穎一起,向著遠處狂奔而去。

  剛剛這兩個占了男人身的女人表現得最為熱切,似乎已經徹底決定要干掉那神符師爭奪資源一般。

  結果,現在她們跑的最快。

  “你們這群蠢貨,他馬上就追出來了!”火尊怒道:“你們跑吧,等著被各個擊破吧!都有飛船不是嗎?一顆粒子炮,直接就讓你們的飛船灰飛煙滅,到時候,你們就在這茫茫宇宙中慢慢飄著吧,一群不容易死的大宗師!”

  他說著,轉身就走!

  火尊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張飛行符,速度極快的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其他那些人,卻全都停止下來。

  相互對視一眼——

  “干掉他!”柳紅穎直接冷冷說了一句。

  下一刻,十個大宗師級別的上古生靈,直接朝著火尊追趕過去。

  火尊一看,飛得更快了。

  就在這時,神符師蘇廣瑞也從傳送陣中飛出,瞇著眼,判斷了一下方位,然后遠遠看著天邊已經化成黑點的那群人,他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來。

  “看你們往哪跑?”

  一張飛行符激活之后,蘇廣瑞的速度簡直快到不可思議。

  神符師的層次,終究比大宗師高出太多倍。

  火尊跑著跑著,突然變向,同時沖著身后這群人咆哮:“你們不是要各自離去嗎?追過來做什么?都找死嗎?本尊現在就帶你們進絕殺陣!”

  “呵呵,現在你最弱,所以你該死!”柳紅穎散發出一股強大的精神波動。

  “你們這群白癡,本尊的所有資源,都已經被那神符師拿走,你們殺了本尊有什么用?”火尊同樣散發出強大的精神波動。

  “我們不信。”陶芷韻冷冷道:“你這種狡猾的人,會一點后手都沒有嗎?”

  火尊拼命往前飛著,這時候,原本在最后面的蘇廣瑞,已經追上了很多。

  被陶芷韻和柳紅穎這群人發現,所有人,心頭都是微微一沉。

  更雪上加霜的是,就在他們拼命追趕火尊的過程中,突然間,天空中傳來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

  “不好!快走!”柳紅穎轉身就走!沒有半點猶豫,甚至沒去管陶芷韻。

  “哈哈哈,到這種時候,你們還想走?老子說了要帶你們進絕殺陣就一定要做到,還有,本尊也沒騙你們,我身上比臉都干凈!特么的,奪舍這家伙也是個窮鬼,一點資源都被本尊的主上給拿走了!可你們偏偏不信吶?你說你們剛剛四散奔逃多有樣?多帥氣?那身姿簡直迷人死了,為什么非要盯著本尊不放?”

  陶芷韻和柳紅穎這群人,此刻完全顧不上火尊,正在瘋狂的往外沖。

  可這絕殺陣的范圍……有點大!

  竟然覆蓋了上千公里的范圍!

  如果這群人依然是上古時代的神級修為,那么他們是有機會逃走的。

  可惜,他們奪舍的身體,全都只有大宗師的精神修為,幾乎是剎那間,便被這絕殺陣給困在當中。

  蘇廣瑞差點就一頭扎進這絕殺陣的范圍當中,幸好他停下了,但也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隔著絕殺陣,遙遙的看著那邊的火尊,心中驚疑不定。

  到現在,他甚至有點不知道應該怎么面對火尊這個老東西了。

  是,人家是叫了他幾天主上,可他自己卻清楚,火至尊這種上古時代的神符師,又怎么可能將他一個無盡歲月之后誕生的后生晚輩放在眼里?

  更別說他被火尊蠱惑,擊殺了一群自己帶過來的人,那些人可基本上都是他的學生啊!

  生性涼薄心狠手辣這八個字,他是無論如何也都抹不去的。

  所以再如何膨脹,他也不會認為火尊真的會投靠他。

  可眼下這種場面,又讓他看得有些迷糊。

  火尊居然真的用絕殺陣困住了那群人!

  雖然對法陣系不算精通,但身為一個神符師,不可能一點都不懂。

  他自然看得出,這絕殺法陣是真的很恐怖。

  火尊這是要干什么?難道他就不怕殺了這群人,我反手殺他?

  即便他聯合這群人也不是我的對手,但好歹那樣還能有一線生機啊!

  蘇廣瑞覺得自己看不懂了。

  這些日子的膨脹感覺,在這一刻,終于消失不見,他變得清醒起來。

  又回到從前的那種謹小慎微當中。

  他決定,先在這里看一看。

  絕殺法陣一經激活,便不可逆轉。

  而且會立即馬上毫不猶豫的對陣中的一切生靈發動恐怖的攻擊!

  法陣溝動的是天地之威,里面的人即便是神符師也頂不住,遑論這群只剩下神符師眼界的大宗師們。

  柳紅穎在法陣中散發出強烈的精神波動,她在向火尊求饒。

  “那神符師就在外面,火至尊,你當他會放過你嗎?放了我們,我們團結起來,共同對敵!”

  火尊冷笑道:“團結起來?我呸!你也好意思跟我說團結這兩個字?求求你要點臉吧!”

  “咱們魔符宗……從創建那天起,不就是這個風氣嗎?又不是我給帶壞的。火至尊,魔符宗祖訓你忘了嗎?大敵當前,一致對外……”陶芷韻也在陣中一邊拼命躲閃著各種殺招,一邊瘋狂的散發出精神波動。

  ‘哈哈哈,誰是大敵?那神符師是我的主上!不錯,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他殺了身邊一群人,但那又如何?這種事兒,咱們在場的諸位,誰沒做過?能毫不猶豫的隨手殺掉,太符合本尊的胃口了,心狠手辣者方能成事。另外,能被輕易殺掉,也說明那群人沒用!他們若是有用,哪怕是感情夠深,也不可能被殺掉!本尊認他為主,本尊不怕!因為他用得上本尊!”

  火尊瘋狂的大笑著,然后對絕殺陣那邊的蘇廣瑞大聲說道:“主上,我剛剛的話您可曾聽見?”

  蘇廣瑞道:“聽到了。”

  火尊道:“我承認,我這人的確不是什么良善之輩,但主上您也不是!所以,您認可我的話嗎?”

  說著,他又大聲補充了一句:“這世道,自古如此,做英雄太累,掣肘太多,不如做個魔王當個梟雄來得暢快!人活一世,無能之輩才碌碌庸庸謹小慎微,大能者……哪個不是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哈哈哈,主上您說是不是?”

  蘇廣瑞站在虛空中,剛剛被他收起的強大氣場再一次情不自禁的爆發出來。

  不得不承認,絕殺法陣那邊的火尊,即便如今只是一個高級宗師,但他的話語感染力太強了!

  眼界格局和胸襟,都不是他這種無盡歲月之后的后生晚輩能比的!

  雖說叫他主上,但蘇廣瑞內心深處,對火尊其實還是有著那么一絲絲的敬畏的。

  “你說得對!男兒大丈夫生在這世上,自當轟轟烈烈!”蘇廣瑞大聲回應。

  這一刻,他體內多少年未曾沸騰過的熱血,竟然再一次的滾燙起來。

  其實,火尊這種真小人,也未必非殺不可!

  他的格局和著眼點,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些!

  他在沒有能力殺我之前,一定會乖乖的跟在我身邊,做我的老師,做我的幕僚。

  甚至,我蘇廣瑞日后成就大業的時候,封他為王又能如何?

  梟雄也要有梟雄的胸襟,若是一點容人之量都沒有,那又怎么配被稱為梟雄?

  火尊在絕殺陣那邊暢快大笑:“主上您終于悟了!”

  蘇廣瑞在這邊抬頭望天,那幽深的宇宙深處,仿佛有一道聲音映入他的腦海。

  “是啊,我悟了!”

  人生在世,不就應該這樣活著嗎?

  “火尊,你雖是我屬下,叫我一聲主上,但你對我有傳道受業之恩,如同我師一般,今日你點醒我,我才方知過去那些年都白活了!有朝一日,我若成就大業,你必將為王!”

  蘇廣瑞說出這番話之后,感覺自己心神激蕩,心情無法平靜。

  這一刻,他甚至有種感覺,自己就是這蒼穹之下,最強的那個存在!

  絕殺陣那邊的火至尊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諷,心說白癡,你中了我的大蠱惑術!

  你們這群當代的符篆師一個個簡直如同弱雞一般!

  恐怕連大蠱惑術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真是愚蠢的夠可以。

  就你這種做事瞻前顧后一點都不干脆的人,也配成就大業?

  成就你大爺去吧!

  他已經將絕殺法陣徹底封閉了,里面的人聽不見蘇廣瑞跟他的對話,不然就算拼了命也得提醒蘇廣瑞不要上當。

  這顆星球,在上古時代,叫魔符宗!

  整個魔符宗門內就找不到一個好人!

  即便入門時也曾是一個天真良善的陽光少年,用不了多久,也會變得腹黑陰暗心狠手辣!

  不然,你活不下去的!

  這樣一個龐大的宗門,如同養蠱一般,培養著每一個入門的弟子。

  不行的,就淘汰掉。

  那個時代,人口眾多,天才無數。

  簡直就是一個輝煌璀璨之大世!

  不但有四仙子,還有其他形形色色的絕世天驕無上大能。

  而占據了一顆星球的魔符宗……其實,也不過是那滾滾巨浪中的一朵浪花罷了。

  他們從上古活到今天,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不甘心做這世界的配角,想要真正登上歷史的舞臺?

  可笑區區一個小小的初階神符師,被自己大蠱惑術忽悠一番,真覺得自己是天命之子了。

  就讓你再稍微得意一會吧!

  絕殺法陣,狠辣到極致!

  此刻這里面已經混沌一片,各種恐怖能量在里面煮成了一鍋沸水!

  而柳紅穎和陶芷韻這十個人,就是沸水中的青蛙。

  充其量是一群強大的青蛙。

  火至尊擅長火系符篆術,但他更擅長法陣,還擅長很多旁門左道的精神攻擊手段。

  比如剛剛用在蘇廣瑞身上的大蠱惑術。

  可笑蘇廣瑞謹小慎微一世,老來晚節不保,以為隔絕一千多里的距離,區區火尊一個高級宗師根本不可能影響到他。

  他卻忘記了,如果按照絕殺陣來計算的話,他……可就在絕殺陣的邊緣!

  作為布陣的人,火尊想要通過這絕殺法陣傳遞點精神能量過來,實在太簡單。

  絕殺法陣內,這群大宗師級的符篆師一個個幾乎都徹底瘋狂了,后悔什么的,就不用說了。

  就像火尊說的那樣,如果他們這群人,剛剛出來之后,真的一個個四散奔逃,那么,說不定真讓他們給逃走了。

  哪里用得著面對這煉獄之苦?

  到了此時此刻,他們知道,求火尊開恩放過他們,已經不可能。

  他們今天,必死無疑!

  可恨沉睡萬古,卻終究難逃這一劫。

  這會兒,這群人幾乎不約而同的,做了一件事。

  他們幾乎將身上的全部資源,都給扔了出來。

  開始用最后的一點能力,瘋狂的破壞這些資源!

  神像?

  打碎!

  帝級大佬做的東西不好打?

  那就多打幾下!

  總能打碎!

  符紙?

  燒掉!

  各種墨?

  毀掉!

  符篆筆?

  弄壞!

  總之,殺了我們,你也別想占到任何便宜!

  火尊抄著手,站在絕殺陣邊緣,一臉冷漠的看著那群家伙在陣中的瘋狂舉動。

  他的臉上,甚至一點意外的表情都沒有。

  因為換做是他,他也一定會這么做的。

  憑什么我死了要把東西留給別人?

  死了弄到棺材里陪葬?

  簡直幼稚!

  因為不管過多少年,你的孝子賢孫們肯定會把它挖出來!

  然后將其據為己有,去研究,去欣賞,去供奉。

  至于你的骨頭渣子?

  誰看一眼?

  瘋吧,最后的瘋狂,過了這一村就沒有這一店了。

  我們魔符宗,歷來不需要有太多人行走世間。

  有我代表你們,就足夠了!

  你們想做的事情,我都清楚的很,我一定會替你們做好。

  安息吧,我的同門們。

  轟隆!

  空空空!

  絕殺陣內部的能量涌動,愈發的強烈起來。

  那群人這會兒也已將各自身上的資源毀了個遍。

  一無所有了!

  然后他們聚集在一起,不再反抗。

  各自看著對方,眼神中那種復雜的神態,根本說不盡。

  一道道精神體,從好容易融合的身軀中,再次抽離出來。

  只是這一次,卻再也沒有地下祭壇的神像供他們棲身。

  面對絕殺陣中的滾滾能量,這群精神體,自發的抱成一團。

  然后——

  湮滅。

  絕殺法陣依然還在運轉當中。

  這里,形成了新的……禁地。

  溝動了天地大勢的法陣,只要天地能量不滅,便會永遠生生不息的運轉下去。

  除非有朝一日,有更強大的存在來到這里,隨手給破掉。

  但那,卻又是不知多少個輪回之后的事情了。

  然后,就在這時候,火尊干了第二件事。

  他引動了蘇廣瑞腳下的絕殺陣!

  這絕殺法陣,根本不是什么千里范圍,而是……萬里。

  蘇廣瑞這個不精通法陣的神級初階符篆大師做夢都想不到,火尊剛剛根本就沒有完全激活這絕殺陣。

  他只不過是激活了其中一角罷了!

  換句話說,柳紅穎和陶芷韻那些人到死都不知道,火尊其實早就可以算計他們!

  整顆魔符星,像這樣的法陣,火尊當年一共布下了十三處!

  每隔一段距離,一片區域,就有這樣一座絕殺大陣!

  而這絕殺陣,還真不是什么他私心作祟想要坑人布下的。

  這是魔符宗的第一層防御,是他們用來抵御外敵的!

  不然的話,在星球表面布下如此眾多又如此恐怖的大陣,魔符宗的宗主又怎能容他?

  若非有大佬的支持,當年他又憑什么能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這件事?

  也正是因為這種不知情,害死了柳紅穎和陶芷韻那十個大宗師。

  這些絕殺陣,一直到上古文明覆滅,都沒有機會使用過一次。

  所以,它們自然而然的跟著這顆星球一起,沉睡至今。

  直到火尊這個主人,再一次的……喚醒了它們。

  蘇廣瑞當場就懵了,驚怒無比!

  因為幾乎是一瞬間,甚至沒等他反應過來,那絕殺陣的范圍就已經徹底將他籠罩在內!

  但那邊的火尊……依然在陣外!

  因為這陣,是他親手布下的!

  他比魔符宗的宗主都要熟悉這法陣,這世上除了他之外,就沒有第二個人能將這法陣操縱到這種程度!

  “火尊……你敢背信棄義?”蘇廣瑞發出瘋狂的怒吼。

  火尊仰天大笑:“小家伙,本尊當然敢,你來咬我呀?”

  蘇廣瑞整個人都覺得眼前一黑,這些天,他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就在剛剛,他還像個二傻子一樣被人家蠱惑得熱血沸騰呢!

  可誰能想到,眨眼之間……剛剛還美滋滋看戲的看客,卻已被勾魂的繩索給鎖住。

  一口鮮血,從蘇廣瑞口中噴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