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各自算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落雨至尊的存在,白牧野沒跟秦冉冉說,哪怕兩人之間相互信任,又都知曉對方的最大秘密,但也不是非要把所有秘密都分享給彼此。

  那就不是朋友,而是情侶了。

  只有對林子衿,小白才不會做絲毫隱瞞。

  如今坐標點已經知曉,白牧野只想著能夠盡快離去。

  他問落雨至尊,如果湊夠十個人,打開了這里的防護法陣,要是還有人沒能出去會如何?

  落雨至尊告訴他,說組合符其實是破陣符。打開防護法陣后,會有一條通道,可維持一天一夜。而一天一夜之后,這里的所有防護……也會完全消失!

  沒有了法陣的守護,想要離開這地心世界,對有本事的人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

  這也是當年那些神符師們肯答應的根本原因,不然太容易遭人算計了。

  “我們都走了,這個地方也就沒什么價值了。你也看到了,除了地下祭壇里面的那些寶物,整個小世界,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但在離開之前,肯定會有人將二十個地下祭壇掃一遍的。所以,不會有什么遺漏。”

  “既然如此,那咱們不如干脆就在這等著,等到法陣防護徹底消失之后再出去,那樣豈不是更安全一些?”白牧野道。

  落雨至尊問道:“你對其他人的寶藏沒興趣了?”

  “有啊,怎么會沒有?但我覺得自己能力不足,沒那本事啊。”白牧野一臉謙虛。

  “哈哈,看上去一個很貪心的小家伙,心里面卻比誰都清醒,你的未來當真不可限量。不如,你拜我為師吧?”落雨至尊似乎忽然起了愛才之心。

  “我可不敢,萬一哪天您突然再生出什么心思,想要奪舍我,恰好我的書又不在手邊,或者在手邊卻來不及去用,那我不悲劇了?”白牧野直接拒絕,有千日做賊沒聽說誰能千日防賊的。

  宏觀的符篆功法知識、符篆術,一部符篆師寶典足以。細節方面的符篆知識,他有老宋一個準神符師指點也足夠了。

  事實上白牧野沒有去貿然打其他人寶藏的主意是對的。人得懂得知足,更得清楚自己的斤兩。

  柳紅穎和陶芷韻等人這些天已經掃蕩了很多地方。

  那些當初故意讓冒險團帶走的地圖,分別將不同的符篆師誘向不同的區域。

  這次的局,雖說因為倉促而出現很多漏洞,但在奪舍這個階段,這些上古大能,卻是成功的——

  二十個強大的上古精神體,除了落雨至尊這個倒霉蛋之外,其他的……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時隔萬古以后的人類身軀。

  這其中,自然包括跟在蘇廣瑞身邊的火尊。

  但此行唯一一個神符師蘇老,他的變化……有點大!

  不到半個月的功夫,從前那個謹小慎微的老好人已經死了。

  如今的蘇廣瑞,年輕、霸氣,意氣風發!

  一身強大氣場無時不刻的釋放著,就連火尊都覺得很壓力巨大。

  這段日子,蘇廣瑞得到了太多好處。

  這個地心世界里的寶藏,并非只有地下祭壇才有。

  落雨至尊的話真真假假,很多都是在忽悠白牧野。如果好處都叫白牧野給拿走了,他以后吃什么喝什么?

  但火尊不一樣,為了取信落雨至尊,他把事情做得非常絕。

  這些天他帶著蘇廣瑞去了好幾處藏寶之地,得到了大量頂級的符篆材料!

  那些符篆材料,全都封存于上古的儲物袋中,哪怕歷經萬古光陰,卻依然保持著完好的活性。

  使用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

  關鍵這些材料,幾乎都是神級的。

  從前的蘇廣瑞,哪怕有齊王支持,但對一個神級大佬來說,日子過的也是緊緊巴巴,幸虧很少出手,不然在戰斗的時候,也只能用大宗師甚至是宗師級的符篆。真正的神級材料,這些年加起來,也沒能獲得多少。

  以至于他雖然已經踏入神級領域,使用的符篆卻很難與他的地位境界相匹配,符篆的品質也很難提升到更高層次。

  這次突然間的一夜暴富,讓這位老神符師,徹底膨脹了,膨脹到有些迷失。

  以至于他雖然明白火尊是在捧著他,但內心深處卻不由自主的認同火尊的那些話——

  “您在齊王身邊,就應給得到更大的尊重,更高的地位!”

  “您必須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其他那些人能跟您比么?”

  “符篆師才是這世上最有智慧的人,作為當代符篆師的代表,您就應該如此自信!”

  蘇廣瑞的確變得更加自信了!

  他獲取的那些資源,嚴格來說,足夠他一直突破到神級高階。

  神級高階的符篆師是什么概念?

  有史以來的記載中,能踏入到這個領域的神符師,都少之又少。

  有火尊這個上古時代大佬在身邊,這才短短幾天的功夫,他擅長的幾種火系符篆術就已經更上層樓。

  而這位上古的火至尊,符篆知識相當淵博,即便不是火系的符篆,他也同樣很擅長。

  有火尊在身邊,足以讓他將讓原本那些神級初階符篆術,成功提升到中階;讓他將自身擅長的那些符篆品質,提升到大師級,甚至有可能是完美級!

  到時候,神級中階的符篆術,配合大師級甚至完美級的符篆品質——

  那才是真正的神符!

  火尊看著蘇廣瑞道:“蘇老,那群人身上都帶著大量寶物,只要能被咱們得來,那這一次才算真正圓滿。但是蘇老,您不能在這里面殺他們,甚至……您不能直接出面,您一出面,他們肯定就都跑了!”火尊一臉真誠的看著蘇廣瑞。

  “跑?他們跑得了嗎?”蘇廣瑞淡淡說道:“就算他們在上古時期都是頂級的存在,但如今他們剛剛奪舍成功,且不說對自身的熟悉程度如何,即便融合得非常徹底,但就憑他們一群大宗師、宗師境界的人,誰是我的對手?”

  “您鎮壓那群人自然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但他們要真想跑的話,恕屬下直言,蘇老您未必能追的上。畢竟,這是我們曾經所在的宗門啊!”

  火尊言辭懇切,他看著蘇廣瑞繼續道:“請蘇老放心,屬下絕不會做出那種糊涂事的,只要屬下跟他們混在一起,畫出組合符,開啟了這里的法陣,到時候,您找機會在暗中直接出來便是!”

  蘇廣瑞猶豫著,他的內心深處,其實依然是不信任火尊的,尤其火尊知道他的秘密。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將這消息給散布出去,到時候他要怎么辦?說火尊是上古生靈奪舍胡說八道嗎?

  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在離開這里之后,找機會殺了他。指點固然重要,但名聲更重要。而且他現在已經有了足夠多的資源。

  反正殺一個也是殺,殺十個也是殺,不差多殺這一個。

  但在這之前,還不能動他。

  蘇廣瑞點點頭,看著火尊道:“行,那我就隱藏在暗中!”

  “好!”火尊鄭重的點點頭。

  坐標點處,一群奪舍成功的上古大能,終于在這里聚集。

  白牧野則帶著秦冉冉,在距離門戶位置七十余里的高山頂上。

  怕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兩人甚至沒有使用任何設備去觀察那些人。

  只是靜靜的等候在這里,等待他們破陣離去之后,再找機會從那里溜走。

  大陣門戶坐標點處。

  一共十一個人,聚集在這里,火尊也在其中。

  除此之外,就是柳紅穎和陶芷韻那群人,不多不少,正好十個。

  看見火尊,這群人的目光都有些不懷好意。

  一個高級宗師境界的符篆師,好像……挺好殺的!

  大家雖是同門,但在上古時代,這宗門太大了。以星球為單位,弟子數以億計!

  所以說什么同門感情都是扯淡,也就一致對外的時候會攜手并肩戰斗,除此之外,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小圈子,跟其他人能有什么感情可言?

  火尊沖著柳紅穎和陶芷韻這些人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們心里想的什么,殺了我,你們同樣還有十個人,依然可以出去。但我這里有一個消息,應該還是值我這條命的,不然我不會見你們有十個人還主動湊上來,等你們離開我再走不行么?”

  “什么消息?”柳紅穎淡淡問道。

  在柳紅穎心中,不但殺了火至尊他們可以出去,甚至……再多殺一個,也沒問題。他們這些日子已經干掉了八個!

  也就落雨至尊那老鬼跟她當年有些情分在,而且實力也讓她感到忌憚,再加上當時力量也不夠,才被驚走。

  剩下那些,全部被摧枯拉朽的給干掉,完全不講道理那種,管你什么同門不同門,弱小就是原罪!

  當然,也有幾個特別能打,奪舍占據的身體又很厲害的,在跟他們大戰一場之后,加入了他們。

  如今以柳紅穎和陶芷韻為首的這十人,如果出現在外界,單憑目前他們的境界,就已經可以攪動風云了。

  因為這會兒,他們身邊已經沒有一個宗師級的了。

  那天去落雨至尊那里的六人當中,有兩個宗師在這些天被無情的做掉。

  沒辦法,這就是命!

  柳紅穎等人則弄到了一百幾十個神像,其他各種資源無數,如今這些神像已經被他們十個人給均分掉。要是能少一個人分,那就更好了。

  不過這樣也可以了,落雨至尊那個老家伙太狡猾,在他們破掉法陣之前,十有八九不能出來。

  可眼前這位,柳紅穎找不到讓他活下去的理由。

  她一邊問著,一邊看了一眼身邊這群人。

  大家都是成名多年的老狐貍,早已心有靈犀,這種事兒根本不需要事前溝通。

  “這里有一個神符師。”火尊淡淡說道。

  “什么?”柳紅穎那儒雅的中年面孔上,眉梢一挑,露出一個特別女性的表情,然后眼睛微微一瞇,看著火尊:“你在騙我們吧?會有神符師來到這里?”

  “為什么不會?”火尊冷笑道,“咱們這里的資源,難道不足以打動神符師?那咱們又算什么?”

  柳紅穎心中驚疑不定,她看著火尊:“那你又是什么意思?你跟那神符師之間……”

  “我蠱惑那個蠢貨殺了他帶進來的十幾個人,然后帶著他取了幾處禁地的寶藏。”火尊淡淡說道。

  “你竟然帶他取了禁地的寶藏?”柳紅穎皺眉。

  “我能怎么辦?我得保命啊!我要像你們運氣那么好,我犯得著嗎?”火尊怒道。

  “你是怎么進去的……”陶芷韻驚呼著,不過隨后一拍腦門,“哦,腦子都渾了,忘記你以前是管理禁地的人。”

  “所以,只要干掉他,我們可以獲得大量神級材料,宗門禁地里的材料,才是最頂級的寶藏。”火尊說道。

  “干掉一個神符師?就憑我們現在這虛弱的鬼樣子?”柳紅穎如同看著一個白癡一眼的看著火尊:“火至尊,你不會當我們是白癡吧?禁地寶藏你都取光了?我們挾持了你,不一樣可以得到禁地寶藏嗎?”

  “禁地寶藏都在他那里,”火尊嘿嘿冷笑,“你們當我傻?”

  “我們只覺得你在算計我們,你這家伙不是什么好東西!”柳紅穎那張中年儒雅男人的臉上露出一抹強烈的女性抱怨時的樣子。

  “本尊再不是好東西,咱們也是同門同源!”火尊有些煩躁的道:“還有,你現在的樣子好惡心!”

  “能不提這個嗎,老娘自己也覺得惡心。”柳紅穎一臉惱怒,瞪著火尊道:“你是不是瘋了?我們十個大宗師,加你一個高級宗師,能干掉一個神符師?你當神符師是紙糊的?”

  “他現在就在暗中遠遠的盯著我們,如果想要干掉他,你們就要聽我指揮。”火尊淡淡道:“我當年管的,不僅是禁地。”

  在場這些人都沉默下來,他們當然知道火至尊當年還擅長什么。除了禁地,還有法陣!

  宗門里許多的法陣就是火至尊完善的。

  “說說你的想法?”柳紅穎看著火至尊問道。

  “你們先前得到的那些資源,要分我一份。”火尊說道。

  “好,沒問題!”柳紅穎一口答應下來。

  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

  如果能干掉得到禁地寶藏的神符師,他們得到的遠比付出大得多。

  神像這種在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寶貝,在這群上古大佬眼中,其實也不過就是那么回事。

  是值錢,但跟神級材料比起來,卻是不如的。

  “星球表面,有一個地方,我當年在那里設下過一個絕殺陣,是打算坑殺一個仇人的。只可惜,還沒等到那人上鉤,就災變了。”火尊道。

  談及災變,所有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沒人接這個話。

  “你確定能把一個神符師引到那絕殺陣中去?”柳紅穎一臉懷疑的看著火至尊。

  “當然能,因為我跟他說,破陣之后,我會把你們引到一個地方,然后等著他過來鎮壓你們。”火至尊笑著道。

  “你該不會……真有這方面心思,想要兩邊坑吧?”陶芷韻在一旁突然幽幽問了一句。

  同樣是個男人,卻用這種女人得不能再女人的語氣說話,著實令人感到別扭。

  火至尊一臉嫌棄,說道:“你們當絕殺陣是什么?能坑殺神符師的絕殺陣那么容易布置?放心好了,我只有一個絕殺陣。雖然你們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但相比之下,還是咱們一起抱團取暖更靠譜一些。你們是不知道,那個狗東西,疑心特別重,人品比我們還低劣!”

  “你才低劣!”柳紅穎翻了個白眼。

  隨后她看了一眼陶芷韻,她們倆在上古時代就是好閨蜜,嗯,現在成好兄弟了。

  陶芷韻也看了一眼柳紅穎,眼中都有一種對神級材料的渴求。

  他們都沒有火至尊這種能力,別說現在這種狀態,即便是當年,禁地對她們來說也是絕對的禁區。

  “好,干了!”柳紅穎沉聲說了一句。

  火尊夸獎了一句:“就這句像個爺們。”

  結果柳紅穎頓時嫵媚的瞪了他一眼,差點把火尊給惡心吐了。

  十一個人,除了火尊之外的十個人,早已將組合符畫好。

  如今各自取出,將符篆組合到一起,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順著這張組合符爆發出來。

  接著,地面瞬間出現一道巨大的法陣。

  法陣光芒四射,將在場這些人全部籠罩起來,隨后,整片天空全都變了樣子!

  天空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將整個地心世界籠罩起來的光罩,那光罩上滿是復雜神秘的銘文。

  銘文中有光芒如同液體一般的流淌。

  這就是地下世界的真正守護法陣!

  作為激活法陣的十一個人,他們在剎那間就被這道光芒傳送走。

  哪怕神符師蘇廣瑞用飛行符高速趕來,也終究慢了一步,但這道光柱卻并未消失。

  蘇廣瑞冷笑一聲,在自己身上打了一道防御符,一步邁進這光柱當中。

  就知道火尊想跑,哪那么容易?

  白牧野跟秦冉冉遠遠的在那座山上看著那邊的一幕。

  落雨至尊在白牧野腦袋里說道:“開始了嗎?你給我描述一下那邊的景象。”

  帶白牧野在精神識海中跟他說完之后,落雨至尊道:“那就是開啟了!這個傳送陣,可以持續一天一夜。一天一夜之后,傳送陣自然消失,同時消失的……還有這小世界的守護大陣。”

  落雨至尊說著,語氣也變得有幾分低落。

  不過一想到這小世界里還有很多禁地寶藏,落雨至尊又有些開心起來。

  就是不知道火至尊那混蛋會給自己留多少?但至少,應該會給自己留下一小半。

  畢竟當年他們兩個是最好的兄弟。

  當年兩人就曾約定過,一旦有朝一日覺醒,并且成功奪舍,誰都不要聯系誰。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他們的關系,就像從前一樣,只在暗中合作,干掉一個又一個的強者,拿走他們的資源,奪走他們的造化。

  “好了,你要么等一天一夜之后,守護大陣破碎自行離去,要么就現在進入那道光柱……不過我建議你等等,如果你不想跟那些人相遇的話。”落雨至尊說道,“你是不是也應該按照約定,把我給放了?”

  “好!”白牧野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下來。

  他知道落雨至尊不是個什么好東西,也知道即便是現在,只要有機會,落雨至尊依然會算計他。

  但他一來不貪別的財物,二來手上有符篆師寶典,自然不必怕他。

  既然如此,暫且放他一馬,又能如何?

  白牧野隨后溝通符篆師寶典,下一刻,落雨至尊的精神體,出現在空氣中。

  秦冉冉被嚇了一跳,身上瞬間出現了幾十張符,差一點就都打出去。

  看得出,這些日子的訓練,還是很有成效的。

  “沒事,他沒死,這些天始終是他在跟咱們合作。”白牧野連忙安撫。

  秦冉冉緊張神色略有緩和。

  白牧野看著落雨至尊:“我知道這里還有寶物沒被取走,你自去便是。之前你設局算計我們,但我們也奪了你的寶物。你指點我離開的路,我放過了你,大家兩不相欠。從今后,我們各走各路,最好不要再見!”

  說著,他一手持著符篆師寶典,一手拉起秦冉冉,兩張飛行符打在兩人身上,直接向那道光柱飛去。

  什么特么一天一夜之后守護大陣自會破碎?萬一它不碎呢?

  白牧野甚至不怎么在乎遇到那些人,反正他身上還有十張驚魂符。

  奶奶的,落雨至尊這老陰比恐怕當年就沒打什么好主意,為什么準備了十張驚魂符?是給誰準備的?

  這種人都成精了,滿腦子算計,還是能離他多遠就離多遠吧。

  落雨沒有說什么,只是目送著白牧野離去,然后朝著小世界深處的禁地飛去。

  喃喃道:“幸虧老子當年還在那里留下一具頂級的傀儡,盡管不如真人,沒有可成長性,但終究有大宗師級的實力,先對付著用,離開這里再說!”

  一萬年之后的重新覺醒,實際上未必非要找個符篆師奪舍。奪舍,只是一個讓他們這群上古生靈醒來的契機罷了。

  當然,如果有一具完美身體的話,當然更好。

  不但可成長,而且還能夠更快更順利的融入到這個時代中去。

  一具傀儡行走江湖……那算怎么回事兒?

  小白是吧?如此妖孽的一個年輕人,早晚會在站在世界的舞臺上,本尊不怕找不到你。

  還有那本該死的破書,老子早晚會得到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