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章 有本事你別用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落雨至尊甚至感覺是不是自己的認知出問題了?

  被這萬古歲月的沉睡給睡傻了?

  他努力而又仔細的回憶起自己當年那個時代的頂級天才……其實他主要是在回憶自己的少年時代。

  因為他當年,就曾是一個精神系的頂級修行者!

  本尊像他那么大的時候,是什么修為?有這小子這么賊嗎?

  努力回憶半天,落雨至尊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他像白牧野這么大的時候,修為比白牧野差遠了,應該只有高級符篆師的境界。

  那還是因為他拜師大宗門,有大量資源供應的情況下,才能在不到十八歲的時候踏入高級領域的。

  當然,沒有使用過神像這種寶物。

  至于賊……這個不用仔細回憶,更沒有!

  落雨至尊甚至覺得即便是現在,他都未必有這小子賊!

  奶奶的!

  妖孽啊!

  本尊怎么這么倒霉?落到這樣一個小賊手里?

  “說話呀?你什么情況?”白牧野催促道。

  “當年我們曾做過約定,一旦奪舍成功的人,要幫助那些沒成功的同門……”

  “幫助?扯呢吧?你的意思,之前那個柳紅穎和陶芷韻她們是來幫助你的?”白牧野質疑道。

  “幫助個鬼!他們那幾個老鬼明擺著是來收割本尊財富的!”落雨至尊怒道。

  “你看,那不就結了?所以你們這種同門約定……簡直就是個笑話。”白牧野道。

  落雨至尊沉默半晌,突然幽幽說道:“其實,這就是修行啊!”

  白牧野微微一怔。

  落雨至尊道:“修行本身就是奪他人造化,奪天地造化……他們來這里,不過是想確定一下,我到底是什么狀態。”

  “怎么說?”白牧野問道。

  “如果我奪舍成功,但奪舍的目標卻實力很差,那么他們就會隨手滅了我,搶走我的所有寶物。如果我奪舍的身體原本實力很強,那么他們就會在掠奪的隊伍中,算上我一個。現在你知道,為什么他們聚集了六個人吧?如果本尊沒猜錯,肯定已經有人死在他們手上了。”

  落雨至尊十分篤定的說著,接著說道:“如果我沒能找到合適的奪舍目標,那么他們過來之后,便不敢輕舉妄動。”

  “是怕你奪舍他們當中的某一個?”白牧野問道。

  “對。”落雨至尊說道:“話題扯遠了,說回到我們當年那個約定上。我們當年約定好,要一起出去,面對一個未知的新時代,所以,一旦我們布下這個局開始收網,那么整顆星球的守護法陣,會徹底關閉,只留下一道門戶。”

  “也就是說,現在想要從這里出去的話,就只有一道門?”白牧野問道。

  “對,只有一道門!”落雨至尊說著,給了白牧野一個坐標:“地方就在那,但問題是,想要離開那地方,必須集合至少十個人才行!”

  “還有人數限制?”白牧野有些驚訝。

  “當然有,當年那個約定雖然有點扯,但大家也不是一點提防都沒有,我們當年成功封印自身的人,一共二十個。也就是說,至少要有一半人到場才行。”

  白牧野想了想,道:“所以他們那些人到處溜達,不但是想搶點資源寶藏,也是在湊人頭?”

  “對,只要湊夠十個人,就可以離開這個世界!但這十個人,必須是我們那個時代的人。”落雨至尊道。

  “難道不是用符篆當鑰匙嗎?”白牧野問道。

  “是符篆,但卻是組合符。”落雨至尊笑笑:“每個人畫出一張符篆,然后大家的符篆組合到一起,才可以真正開啟門戶。”

  “可你們當年有二十個人啊!”白牧野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們這群人都是同門,我們研制出來的組合符,只要是同門,不管是誰,只要湊夠十個,畫出來的這種符組合到一起,就能開門!”落雨至尊道。

  “那如果人數不夠呢?”白牧野道。

  “那就必須要幫助同門尋找奪舍的對象啊?”

  “可你們的大陣不是已經封印?”

  “你問題怎么這么多?我們如果不能確定進入的人數足夠,又怎么會封印大陣?”

  白牧野點點頭,發現這里面應該沒有什么漏洞,終于放下心來。

  他不是問題多廢話多,他是想知道這里面有沒有坑!

  落雨至尊這種老鬼,如果不是此刻受制于他,恐怕說出來的話,連半個標點符號都不能相信。

  面對這種人,如何謹慎都不為過。

  “所以,即便知道那個地方,但想要出去的話,也必須要集合十個上古老鬼才可以?”白牧野問道。

  “什么上古老鬼?小鬼一點都不知道尊重前輩!”落雨至尊道。

  “那你還要我用驚魂符把那些老家伙都干掉?我說老鬼,你這存的什么心?”白牧野忽然幽幽問道。

  臥槽!

  本尊怎么忘了這茬?

  光想著要騙他了!

  落雨至尊當場被白牧野給問住,一時間竟然有些回答不上來。

  不過好在他反應也夠快,連忙說道:“我們一共有二十個人,成功奪舍的又不止他們幾個,你沒看那幾個人跟我的關系都很惡劣?他們是來搶我寶物的,我當然不想放過他們,再說,他們的寶物你不想要嗎?”

  白牧野嘿嘿笑道:“老家伙,我發現想要從你這里掏出來點實話真是太難了。他們是來搶你寶物的,你不想放過他們,我也是呀!我也是搶你寶物的呀?你是不是……也不想放過我?”

  “嘿,小子,你看,你這問題,又回到原點上了。你這樣多疑可不行。我現在整個人都受制于你,我害你對我有什么好處?”落雨至尊十分委屈的道。

  “行,這個問題先放下,我問你,你們這個宗門在上古時代發生了什么?這小世界明明保存完好,為什么沒有人類繁衍下來?”白牧野終于問出心中好奇已久的那個問題。

  之前得到的那些上古時代典籍,沒有一本對此有提及。

  給人的感覺仿佛是上古文明是在一夜之間突然消失的!

  然后中間出現了無數年的文明斷層,直到白牧野他們這群人的先祖從遙遠的銀河系,歷盡無盡光陰遷移到仙女座星系。上古文明才一點點被揭露出來。

  在此之前,它已經塵封了不知多少歲月。

  包括漂亮姐她們四姐妹,在上古時代到底經歷了什么?

  漂亮姐和雪姐相遇之后,又為何突然告別離去?她們是干什么去了?會不會有危險?

  這些問題,始終縈繞在白牧野的腦海當中。

  “不能說。”落雨至尊干脆利落,直接拒絕了白牧野。

  “嘿,你這態度可是有點不太友好啊?之前你不是說,各種秘密,都不瞞我?”白牧野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怎么跟漂亮姐一樣干脆?說些生活中的瑣事沒問題,可一旦涉及到上古文明覆滅這件事,頓時閉口不言。

  難道說這里面還存在著什么顧忌不成?

  “若是你問別的,我自然不會瞞你,比如上古的風土人情,修煉方式,等級體系……跟今天的你們都有很大的區別。但如果你問這件事,抱歉,我不能說。”落雨至尊忽然嚴肅起來。

  白牧野有點郁悶,誰要聽你們的風土人情?誰要了解你們的修煉方式等級體系啊?那些東西……我戒指里面有無數上古藏書,我自己不能看嗎?

  他最想知道的,就是上古文明為何覆滅這件事,可為什么大家都不說?

  “我可能沒表達清楚,”落雨至尊補充了一句,“不是不能說,是不敢說。”

  白牧野默然,他多少有些明白了。

  可能這件事,真的跟他猜想中一樣,當年應該是出現了巨大變故,才使得上古文明在短時間內覆滅了。

  “那,說說你們,為什么你們沒事,還把自己精神體從身軀當中抽離出來,藏在這雕像里面?”白牧野問道。

  落雨至尊沉默了一會,說道:“災變的前夜,我們知曉了這個秘密,倉促之間進行的這個決定,布下的這個局。不然你覺得,憑借我們一群人的能力,至于讓這個局漏洞百出嗎?這件事,我也只能說到這,我知道你好奇,其實我比你更好奇!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參與的。”

  “也不是當年你們這群飛天遁地的神符師能參與的,對嗎?”白牧野問道。

  落雨至尊心說這小子真是聰明啊!

  他說道:“對。”

  “那不問了,問另一件事,你給我說說,你們那個時代,最有名氣的人唄?”白牧野轉移了話題。

  落雨至尊想了想,問道:“你想問哪方面的?我們那個時代,有名的人太多,如過江之鯽……”

  “那聽過傾城花仙子嗎?”白牧野隨便扔出來一個。

  “巨人族的第一美女?你怎么會知道她?難道她還活著?”落雨至尊整個人的聲音都變得有些不一樣起來。

  似乎像是回到十八歲的青蔥歲月,在談及自己夢中女神時候的那種語氣。

  白牧野有點無語,那位花仙子……竟然有這么大影響力?

  他想起大漂亮這些年跟他吹過的牛,一時間,心情變得有些低落起來。

  落雨至尊感覺不到這些,有些興奮的說道:“拂面風仙子,傾城花仙子,流光月仙子,寒冰雪仙子,當年在我們那時代,風花月雪這四個絕代佳人,幾乎是所有修行者心目當中共同的女神!”

  白牧野沒出聲,他怕暴露出自己的情緒。

  好在落雨至尊也不在乎這些,被這四個仙子引起了談興,說道:“其中拂面風仙子最是神秘,她是精靈族萬古以來的第一美女!傾城花仙子,則來自巨人族,嘿,你很難想象,巨人族那種又大又蠢的種族,居然能生出那種絕代佳人來。流光月仙子,則是人族的第一美女,而且一直高居我們那時代美人榜第一名!”

  漂亮姐的確是很美,她恢復本來樣貌之后,即便只是一道投影,但依然美的令人窒息。

  不過白牧野對長相從來不怎么太關注,加上跟她太熟了,哪怕換了一張臉,也不會有太多感覺。

  “寒冰雪仙子,是妖族的圣女,同樣是妖族最美的女人。說起她們四個,故事真的太多了,一天一夜也說不完!”

  白牧野能夠感覺到,落雨至尊在此時此刻,才是真正的他自己。說話也是最誠實、最誠懇的。

  談及心目中的女神,總會情不自禁變得更有素質一點。

  接下來,白牧野幾乎沒怎么插話,光聽落雨至尊在那說了。

  他也的確從落雨那里知道了很多很多關于她們四個的事情,但基本上……都是落雨口中災變之前發生的事兒。

  至于那場災變當中,四個艷絕上古的絕色佳人都怎么樣了,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說到最后,落雨也忍不住扼腕嘆息,然后問白牧野:“你是從哪知道傾城花仙子的?她還活著嗎?”

  “我在一部上古典籍中看到的,說她美艷無雙,是那個時代最美的女人。”白牧野隨口扯著。

  “你看見那典籍,十有八九是巨人族留下的,若是人族,肯定首先推崇流光月仙子!”落雨至尊十分認真的說道。

  從別人口中,聽說關于漂亮姐的種種傳說,感覺有點怪怪的,但又有點驕傲。

  你們口中的天下第一美女,是我的姐姐!是整天嬌滴滴叫我小哥哥的大漂亮!

  不過越是這樣,越是顯得有些傷感。

  盡管落雨至尊跟大漂亮一樣,不肯說上古文明湮滅的真正原因,但憑借災變兩個字,憑借神符師都沒資格參與這條線索,白牧野也能推斷出很多東西來。

  他問落雨:“那這四個仙子,僅僅是長得美嗎?你們那個時代,長得美的人也多得是吧?憑什么她們四個就那么有名?”

  落雨至尊也只當白牧野少年慕艾,對漂亮女孩感興趣。

  說道:“她們可不僅僅是長得美,每一個都有一身通天徹地的本事!”

  “比起你來如何呢?”白牧野問道。

  “呃……比我強得多!”落雨至尊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便實話實說了。

  “你們都已經是神符師,是至尊了,那她們又是什么境界?比神符師境界更高的大帝不成?”白牧野問道。

  “不,”落雨想了想,道:“她們四個,超越了帝。”

  白牧野:!!!

  他有點被驚到了。

  漂亮姐,那個網絡小能手……是超越符帝、戰帝的存在?

  還有其他那三位,難道也都是超越大帝的頂級大佬?

  白牧野突然間福至心靈的問了一句:“她們……和你說的那場災變有關嗎?”

  “別問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繼續這么好奇下去,你會死的。”落雨至尊警告道。

  沉默了一會,他說道:“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問起這四個人,問的那么細,但顯然不是從一部典籍上看來那么簡單。我只想提醒你一句,不要跟她們扯上半點關系。不然,哪怕是在今天,哪怕隔著無窮的歲月長河,依然有人能在歲月長河上游伸出手,一巴掌拍死你。”

  落雨至尊沉聲說道:“如果不是感覺你跟這四人當中的一個有點關系,如果她們不是我當年的夢中女神,小子,我不會提醒你。”

  白牧野沉默著笑了笑,點點頭道:“行,我知道了,就憑你這番話,我會在出去之后,放你離去。”

  純粹的精神體,其實沒什么。

  白牧野十分懷疑漂亮姐其實也是一樣的存在!

  只不過比落雨至尊這種,要強大太多……

  這么一想,似乎的確是這樣。

  漂亮姐的那些手段,有很多當真是超乎認知的。

  她對網絡的掌控,有點太嚇人了!

  尤其是可以追蹤事件源頭這種能力,更是有點太變態,就連白牧野都覺得很恐怖。

  想象一下,很多年前在完全沒有監控設備下說的話做的事,竟然能被大漂亮給追溯出來,這種手段真是能嚇死人的。

  之前白牧野并沒有太深的感觸,因為他跟大漂亮之間的關系太親近,很多事情反倒會下意識的忽略掉。

  直到大漂亮離開之后,時常回憶起大漂亮種種的白牧野才突然間發現,這位保姆似的照顧了自己六年多,比白小花稱職無數倍的流光月仙子究竟有多強大。

  落雨至尊嘆息一聲,對白牧野道了聲謝。

  恨不恨這小子?挺恨的。但又不恨。

  因為他也沒高尚到哪去!

  他沒有生出奪舍之心,又怎么能淪落到如此地步?

  第二天一早,秦冉冉從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身上蓋著一個毯子,然后看見白牧野坐在不遠處的一個單人沙發上,似乎正在思索著什么。

  “你醒了?”白牧野回頭看了一眼秦冉冉,“你戒指里面有一些特殊的符,幫我找出來。”

  白牧野說的是驚魂符,這東西,能不能用上是一回事,但先準備好,總是沒錯的。

  “哦。”秦冉冉毫不猶豫的將戒指里面所有符篆都取出來。

  白牧野一眼就看見那些驚魂符,不多不少,正好十張。

  “就這些。”白牧野道:“我拿走了。”

  “這是什么符?”秦冉冉將這些驚魂符遞給白牧野,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驚魂符,可以將人的精神體直接打出身體。”白牧野道。

  秦冉冉:!!!

  “好可怕!”她一臉震撼的看著白牧野,有點被嚇到的樣子。

  “是挺可怕的。”白牧野點點頭,很認同秦冉冉的觀點,“上古的前輩們真是太壞了,竟然會研究出這么邪惡的東西來。”

  落雨至尊在白牧野腦袋里冷笑:“有本事你別用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