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九章 驚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落雨至尊的這個提議,特別有誘惑性!

  這群上古活下來的家伙其實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可以說他們是為了活下去而在孤注一擲,但通過奪舍別人來實現自己的目的,無論如何,都是令人感到恐懼且痛恨的。

  關鍵是這群上古存在手中所掌握的資源,太驚人了!

  僅僅一個落雨至尊就藏了這么多的寶貝,其他那些人呢?

  即便不如落雨至尊收藏的寶物多,估計也差不多哪去吧?

  這群人估計全都收藏了大量神像,目的不外有朝一日復活之后,用最短的時間,重新站在巔峰處。

  他們不但想在上古時代叱咤風云,到今天這個時代,他們同樣想要站在世界之巔,俯瞰眾生!

  白牧野沉默了一下,用精神力跟落雨至尊溝通道:“你先教我方法,然后我會考慮。”

  “呸!你想騙我?小子,你太天真了?你當本尊是什么?三歲小孩嗎?”落雨至尊盡管心中焦急萬分,但他卻不想讓小白看出他其實很虛這個事實。

  他嘴上說著這小子天真,實際上這些天來,他藏在雕像當中早已醒來,聽見白牧野跟秦冉冉之間的溝通,知道這是個天賦和智慧都是頂級的年輕人。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會被他給看穿。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當失去所有談判籌碼的時候,還拿什么跟人家談?

  “呵呵,那就算了,我不是個貪婪的人。”白牧野用精神力溝通道。

  落雨至尊很想罵娘!

  現在的小孩兒怎么都這樣?

  一點都不懂得尊老愛幼不說,脾氣怎么也都這么急躁?我說什么了你就不談了?我還沒說呢好吧?

  還有啊,你不貪?你不貪你美滋滋把那些雕像、各種符篆材料收進你的空間指環是什么意思?

  有本事你給那個漂亮姑娘啊!

  秦冉冉有些疑惑的看著白牧野,她也在等著一個解釋。

  白牧野看她一眼,道:“走,咱們先離開這再說。”

  “小子,你離不開的!從你們這群人進來那一刻起,整個小世界的防護大陣,就已經徹底改變了。如今這世上,只有我們這群人才能離開。如果你不跟我合作,你是不可能出去的。”

  落雨至尊在白牧野精神識海中得意洋洋的道。

  秦冉冉在一旁點點頭:“好。”盡管心中還有許多疑問,但她還是相信小白的。

  兩人上了那架小型飛行器,選擇自動駕駛,飛行器高高飛起,朝著他們進入到這里時的坐標飛去。

  飛行器上,白牧野撇撇嘴:“一群上古年間的老東西,怕是連這飛行器怎么用都不知道,還當寶一樣的給藏起來了。不過他們的空間指環挺大,居然能放進去這東西。回頭我幫你弄一個來。”

  “嗯,我的指環只能放點小東西,連沙發都放不下……”秦冉冉有些郁悶。

  白牧野道:“是啊,落雨至尊也是個渣渣,空間指環那么小,簡直丟人現眼!”

  腦海中,落雨至尊憤怒咆哮道:“臭小子你說誰是渣渣?還有,這破爛飛行器,做工糙的要死,簡直丟工匠的臉!上古時代的各種飛行法器能亮瞎你的眼!”

  “別吹了,你有嗎?”白牧野冷笑著問道。

  “那是老子自己就能飛!要那干嘛?”落雨至尊被氣炸了。

  這小子不跟他談不說,竟然還看不起他。

  白牧野不理會落雨至尊在自己腦海中聒噪,嘗試著溝通了一下符篆師寶典:讓他閉嘴!

  那邊落雨至尊的咆哮和抱怨頓時戛然而止,整個世界安靜了。

  所以說,符篆師寶典……小白還遠遠沒有研究透。它的作用比想象中,大得多!

  “那群人,全都是已經奪舍成功的吧?”秦冉冉跟白牧野確認道。

  白牧野點點頭:“是啊,全都是被奪舍的。”

  秦冉冉星眸眨動,喃喃道:“所以說,我們是最幸運的了。也不知蘇老他們那邊怎么樣了。”

  不管怎么說,畢竟是幼時的老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尊師重道這傳統,被一直延續到今天。秦冉冉雖說不愿跟皇室扯上太多關系,但對老師,其實還是很尊重的。

  “他是個神符師,除非這顆星球上有帝級的存在,不然,哪怕是高級甚至巔峰神符師,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樣。只要防范得當,應該沒人能傷害到他。”白牧野安慰道。

  “希望這樣吧!”秦冉冉低聲道。

  兩個人駕駛著飛行器,很快來到他們進入的地方。

  找準了坐標之后,白牧野用之前準備好的符篆準備開啟大陣,離開這里。

  那些上古存在的寶庫固然誘人,但天知道他們會挖多少坑在等著自己?

  白牧野知道自己很聰明,但別人也沒那么傻吧?

  更別說那些上古存在的控符能力,戰斗能力,基本上都比他只強不弱。

  這種情況下,繼續留在這,別說占便宜,能不吃虧就算厲害了。

  落雨至尊被小白封印了嘴巴,不能繼續嘚吧嘚,所以現在小白心情也十分愉悅。

  符篆激活,卻失效了。

  白牧野微微皺了皺眉,看來那個脾氣暴躁的話癆也沒撒謊。

  這里的上古存在們確實改變了出去的方式。

  這確實會有點麻煩。

  進來簡單,那是因為他們手中有圖!

  圖上精準標注出了門的位置。

  可出去的大陣被改變之后,除非能精準確定“門”的位置,不然就只能永遠被困在這里。

  “出不去嗎?”秦冉冉看著白牧野,倒也沒多擔心。

  這地方總比地下祭壇要好多了。

  就算被困在這里,大不了養雞種菜,還能過過田園生活呢。

  “出去的門戶位置,被他們改變了地方,除非有地圖,不然的話……”

  白牧野一邊四處溜達,一邊溝通符篆師寶典,讓落雨至尊再次恢復跟自己溝通的能力。

  “小子,怎么樣?現在知道難了吧?跟你說,老老實實跟我合作……”

  白牧野打斷了他:“你說反了。”

  “什么?”

  “我說,你說反了,應該是你老老實實跟我合作,別和我講條件,也別跟我耍花招。放不放你,那是要看你的表現的……”

  “簡直放肆!看我表現?小子你瘋了吧?”

  “我還沒說完,”白牧野冷笑,“看你表現只是一方面,主要的……是要看我的心情。”

  “我……”落雨至尊差點被氣瘋。

  這特么簡直就是個小魔王吧?

  之前感覺這小東西除了嘴巴毒,但在行事上還是個很穩的人。

  結果現在他才發現,事情真的不能只看表面。

  “所以說,你呢,就先老老實實待在那里,我問什么,你答什么。放不放你,我說了算。”白牧野道。

  “你做夢吧!”落雨至尊怒道。

  “行,那就先這樣,我跟秦大明星先逛逛這里,從上古一直綿延至今的一個小世界,這里面得有多少極品藥材?我們先去找找,您那……您就好好在那……”

  白牧野還沒等說完,落雨至尊便飛快的道:“不要封印我跟你溝通。”

  “那你別在我腦子里聒噪,我掀翻,跟個蒼蠅似的,嗡嗡嗡……”

  落雨至尊沉默了好幾秒,才最終道:“行,我不煩你。”說著就沒聲了。

  沒辦法,面對這油鹽不進,動不動就掀桌子的小東西,真的強勢不起來。

  太被動了,必須得想個辦法坑這小子一道,還不能真的把他給坑死了。要讓他陷入絕境,只有我能救他。這種時候,大家境遇一樣,彼此間就都是平等的了。

  想到這落雨至尊都有種淚流滿面的感覺。

  沒有人比他們這些存在更清楚,從巔峰狀態的自身,將精神意志強行抽取出來是一件多困難、多痛苦、多恐怖的事情!

  很多神級的大能甚至都沒能挺過去,直接就死在這個過程中。

  他們這些好容易成功的,剩下一個精神體,封印在雕像中沉睡無盡歲月。

  終于等來了可以奪舍的對象,發現還是一具非常完美的肉身。

  一個少年宗師!

  在他們那個時代都堪稱頂級,被稱為“未來大帝”的種子。

  沒有人知道在那一刻落雨至尊是有多激動。

  但現如今,之前的那些激動,化作滔天的悔恨。

  如果光陰能逆轉,歲月能倒流,他說什么都不會選擇白牧野作為奪舍對象。

  哪怕像陶芷韻和柳紅穎那樣,他找個女人奪舍……又能如何?

  管他身體靈魂契合不契合,先離開這鬼地方再說啊!

  落雨至尊沉默著,在腦子里憋著壞主意。那邊白牧野帶著秦冉冉,溜溜達達的四處尋找著。

  有些奇怪的是,偌大一個地下小世界,他們尋找了好久,竟然沒能找到一塊藥田。

  不過倒是遇到了一些特別強大的動物,有些竟然有大宗師境界!

  有意思的是,這些動物并沒有主動對他們發起任何攻擊。

  這個徹底被封閉的世界,就像一個世外桃源。

  生活在這里的動物遵循著大自然的叢林法則,無盡歲月早已形成一套屬于自己的食物鏈。

  對食物鏈之外的那些生物,只要沒有感受到威脅,他們是不會理會的。

  沒找到藥田,白牧野也并不失望,他第一次……動用了大漂亮留下的高級智能,讓它幫忙分析這里的土壤、氣候等等因素,然后掃描各種植物,試圖從這里找到頂級的藥材。

  沒有人工藥田,還沒有野生的么?

  落雨至尊憋了兩天之后,終于忍不住出言嘲諷:“這是一個封禁靈力的地方!你在這種地方尋找需要靈力滋養才能生長的藥材?你是不是腦子有病?”

  “關你屁事?我有朋友是植物收藏專家,我給他搜集資料不行?”白牧野嘴硬道。

  心里卻是恍然大悟,也覺得自己有點蠢。但跟落雨至尊,他才不會承認。

  落雨至尊這兩天的沉默,肯定是在憋著什么壞水。反正著急的人不是他白牧野。

  雖然不清楚被封印在符篆師寶典里面會有什么具體影響,但至少……不自由是一定的!

  這肯定比被關進牢房更可怕,應該跟被關進小黑屋差不多。

  感受不到時間,感知不到空間,永遠被困在這個囚牢當中。換做是他,恐怕也無法忍受。

  當然,要是可以畫符,倒也不是不能忍。

  落雨至尊冷笑道:“這個地下世界,根本沒有什么靈藥,那些東西,符篆師也都用不著。不過,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那里有一種樹,可以用來制作宗師級的萬能符紙,正好適合你現在使用。”

  “你會那么好心?”白牧野回應了一句。

  “你說的對,我沒資格跟你談條件。所以,我總得表現出一點誠意不是?”落雨至尊的態度似乎終于平和下來。

  “你的誠意……該不會是想要把我坑到一個只有你能救我的絕境吧?”白牧野冷笑道:“什么萬能符紙,有你送我的那些符篆材料,我可以使用很久呢!”

  見鬼的老子送你的!

  老子什么時候送你了?

  還不是你這強盜自己搶走的?

  可憐的落雨至尊又差點被氣瘋。

  白牧野跟秦冉冉兩人繼續尋找之路。

  又是兩天過去,他們既沒有遇到別人,也沒有找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看來整個地下世界,在當年就已經被落雨至尊這群人給改造過了。除了圍繞著地下祭壇設下的各種局,其他地方,都跟外面的世界沒有太大區別。

  一晃,他們已經進入到這里十九天了。

  小世界雖然很大,但也有邊界,不過去邊界沒什么意義。

  只有找到真正的門,他們才有機會出去。

  白牧野跟秦冉冉看上去都不著急,但落雨至尊急啊,短短十九天,他感覺自己已經衰弱了至少有百分之一!

  關鍵是,他被封印到符篆師寶典里并不是十九天,而是十天左右。

  照這樣下去,豈不是說,不到一百天……他就徹底嗝屁了?

  這小王八蛋狡猾的很,這些天他試了好幾次,想要把白牧野引入到小世界中的幾個絕境里,可惜這小東西根本就不上當!

  完全無視他的建議。

  不行,不能等了!

  必須得跟這小子合作!

  “年輕人,咱們談談。”

  在第十九天,飛仙時間的晚上,秦冉冉躺在白牧野的沙發上睡著了之后,落雨至尊終于開口了。

  “談唄。”白牧野依然不在意。

  實際上,他也急!

  算算日期,現在眼看著就到暑期了,于秀秀那邊恐怕早就急了吧?

  可問題是,急也沒用。他雖然能破解法陣,但至少得知道門在哪才行。如今掌握著這個秘密的,身邊就只有落雨至尊這個老家伙。

  他不說的話,他跟秦冉冉再如何努力尋找,恐怕都沒什么太大意義。

  所以雙方都是在熬,就看誰先熬不住。很顯然,落雨至尊這個老陰比受不了了。

  “我們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吧?”落雨至尊緩緩開口。

  “有啊,怎么沒有?你想什么呢?你們這群老陰比把小爺一群人騙進來,想要干掉我們,占據我們的身體……這是生死大仇!”

  白牧野冷笑道。

  落雨至尊沉默了一下,道:“若無貪念,怎會上當?”

  “你說那個沒用,有什么話你就直說。”白牧野淡淡道。

  “但我剛剛說的,是我們合作的前提,如果連這個前提你都否認,那接下來的話,老……老夫說不說也沒什么意義。因為不管我說什么,你都不會信。”落雨至尊郁悶的道。

  “行吧,”白牧野想了想,回應道:“嚴格來說,你說的其實也沒錯,因為你們并不是單純針對某一個人。利用人的貪念,將貪心的人引到這里,雖然這種手段很惡劣,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我承認咱們之間沒有深仇大恨,因為換做別人,你也一樣這么干,而且可能都已經成功了。你接著說吧。”

  落雨至尊松了口氣,總算特么能溝通了!

  但心情卻是非常郁悶,什么叫:換做別人我可能已經成功了?一定會成功的好吧?

  “好,那我接著說。”落雨至尊道:“你們已經得到了你們想要的,對吧?”

  “對!”白牧野沒說我們想要的更多,他們這一次的收獲,的確已經完全超出他原本的期望。

  “我呢,可以讓你們得到更多,并告知你離去的方法。”落雨至尊說道:“另外,關于上古,關于我們這座宗門,但凡我知道的秘密,都可以告訴你。你只需要答應我,出去之后,放了我……隨便你把我放到什么地方,哪怕就把我留在這里,也沒關系。可以嗎?”

  白牧野思考片刻,點點頭道:“按照你的這種說法,我好像也吃不到什么虧,行,就按你說的辦,咱們先聊聊。”

  落雨至尊心道:小王八蛋,你總算是能談了是嗎?你給本尊等著,只要本尊出來,找到適合肉身,定叫你好看!

  “我可以先交給你一種符篆術,這種符篆術,估計你聽都沒聽過,名為驚魂!”

  “驚魂符?這是什么鬼?”連符篆師寶典上都沒有這玩意兒,白牧野十分懷疑這家伙是在撒謊。

  “驚魂符篆術只有一種功效,可以強行將人的精神體從身體中給打出去!”

  這么惡毒?

  這就是傳說中的嚇掉魂兒?

  白牧野有點懵,世上竟然存在這種符篆術?一張符拍過去,直接把人家魂魄打出體外?這不是一般的毒啊!

  不過,如果真的掌握了這種符篆術,用來對付那些奪舍的家伙,倒是最適合不過。

  隨后,落雨至尊一點都沒啰嗦,直接將這種大宗師級大師品質的符篆術傳給了白牧野。

  白牧野的記憶自然是極好的,一遍就記住了,但卻發現,這種符……他畫不了!

  “不是,我現在才宗師,你教我一種大宗師級的符篆術?”白牧野質疑道。

  “放心,我那一堆符篆里面,就有驚魂符!”落雨至尊淡淡說道:“如果沒記錯,一共應該有十張,夠你用了。”

  有驚魂符……你還教我做什么?

  落雨至尊接著道:“但這種符篆術,若是不能理解,便無法使用。它的控符方式,跟其他符篆不同,現在,我教你如何掌控這種符……”

  兩人一個教,一個學,大約十幾分鐘之后,白牧野緩緩睜開眼,他已經在自己腦海中推演了一遍驚魂符的控符方式。

  “學會了。”

  “這種符篆術很難……”落雨至尊正想說沒有十天半月的時間你不可能學會,結果話剛禿嚕出來一句就被噎回去了,“學……學會了?”

  落雨至尊感到難以置信。

  “嗯,我們來說下一件事吧,如何從這鬼地方出去。”白牧野道。

  落雨至尊心中掀起驚濤駭浪,這種天才,簡直聞所未聞。

  即便在他那個年代,那些大帝“種子”們,也不可能有這種天賦啊?!!!

  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怪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