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八章 強烈的恨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秦冉冉醒來的時候,那張清理絕倫的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她的精神力,順利的沖到了三百九十九點。

  距離宗師,只有一步之遙。

  雖說打開桎梏還需要一定時間,但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很快邁出那一步,然后堅定的繼續往上走。

  這一次的經歷,對她來說,最大的收獲并不是剛剛用掉的這個神像以及空間指環里面的那些成品符篆和各種制符材料。

  是她真的長大了!

  從她十二歲離開齊王府認為自己已經成熟,到今天的真正成熟。

  是她有了小白這個朋友!

  原本的她,只有寥寥幾個朋友,雖說關系也足夠好,但卻沒辦法真正交心。

  如今,她也終于有了知心朋友。

  她更加清楚了自己未來的路,應該怎么去走。

  黑域那個天才云集的地方,不應該成為她散心的地方。

  她要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

  總有一天,我會找到我的母親,然后,帶她到一個沒有人能夠找到的地方。

  只有我跟她。

  秦冉冉星眸眨動,看向不遠處的白牧野。

  白牧野正躺在沙發上睡大覺。

  好過分哦!

  他居然在睡覺!

  秦冉冉剛想出聲召喚,突然止住腳步,因為她感覺到白牧野身上似乎有一股磅礴的精神波動傳來。

  他也在修煉?

  秦冉冉小嘴微張,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躺在沙發上的白牧野。

  他是這么修煉的?

  太不嚴肅了吧?

  她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可以躺在那里一邊睡覺一邊修煉的。

  吸收神像哎,不應該有點儀式感嗎?

  不過好像躺著吸收,也不是不行啊……那我為什么要那么莊重嚴肅的修煉?

  秦冉冉一臉無語的回頭看了看,然后想了半天,才從自己的空間指環里面搬出來一個小板凳……就這還是從白牧野那搶來的。

  她又從自己的空間指環里面拿出了薯片、肉干、瓜子、花生……然后坐在小板凳上,一邊吃,一邊羨慕的看著白牧野用來睡大覺的那個沙發。

  零食不是小白的,零食是她自備的。

  這些東西,也只有芳姐不在的時候,她才敢悄悄拿出來。

  所以當白牧野醒來的時候,一睜開眼,就看見那邊絕色傾城的秦冉冉坐在小板凳上,一邊嗑瓜子,一邊在看他。

  白牧野:“你瞅啥?”

  秦冉冉:“我在想,你什么時候能醒。”

  “我現在醒了。”白牧野道。

  “嗯,中級了?”秦冉冉問道。

  “哪有那么快,精神力還不到九百,不過應該很快就可以了。不想為那幾十點精神力浪費一個神像。”

  人跟人是不能比的,秦冉冉很想郁悶的說一句:我就為那幾十點浪費了一個雕像,你見我驕傲了嗎?

  白牧野從戒指里取出一個神像,扔給秦冉冉。

  “你這是?”秦冉冉手忙腳亂的接過這個神像,一臉疑惑的看著白牧野。

  “那一點突破之后,你可以第一時間讓自己的精神力變得更強大一些。”白牧野道。

  秦冉冉想了想,點點頭,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好!”

  然后站起身,將小板凳收回到自己的空間指環里面,忍不住咕噥了一句:“總有一天我也要弄一個能裝下一棟房子的空間指環!到時候,走到哪我就帶到哪!”

  “這個理想不錯,你加油哦。”白牧野說著,在秦冉冉一臉羨慕的眼神中,將身后沙發隨手收起來,“咱們走吧!”

  “好,走,咱們回家!”秦冉冉像個小女孩一樣,蹦蹦跳跳,一臉開心。

  “不打算見見你那位符篆老師嗎?”白牧野逗她。

  “我見沒問題,你確定你要見?”秦冉冉斜睨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連連搖頭:“我可沒那興趣。”

  隨后,他取出飛行符來,將飛行符打在身上,又給秦冉冉打了一張。然后準備拉著她,一起往上飛。

  “這次,我自己來!”秦冉冉一臉堅決的道。

  白牧野身體輕輕向上飛起,看了她一眼:“你行嗎?”

  “一定行!”秦冉冉一臉堅定。

  隨后身子輕輕飄飛起來,剛飛到半米高,身子一歪……直接摔在地上。

  白牧野:“……”

  秦冉冉被摔得眼淚差點流出來,但卻第一時間說道:“別管我,讓我自己來!”

  隨后她再次飄起來,再摔。

  再飄,再摔。

  就這樣,一直到這張飛行符的有效時間過去,我們的秦大明星終于流著淚對白牧野笑著說:“不好意思啊,浪費你兩張飛行符。但我學會了!”

  秦冉冉此刻十分狼狽,手上的皮都擦破了,有鮮血流出來,身上估計也得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好在沒什么大礙。

  白牧野看著她,點點頭:“才一張符就學會了,其實你是個天才!”

  “真的嗎?”秦冉冉拍拍身上的灰,臉上有點小得意,“那你呢?你剛剛使用飛行符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吃了不少苦吧?”

  “呃……”白牧野思考片刻,還是決定要講實話,畢竟他是一個誠實的好孩子,“我沒摔過,一學就會了。”

  然后,一直到兩人飛到小世界地表上,秦冉冉都沒跟白牧野說一句話。

  什么好朋友嘛,說話那么扎心,這家伙真的太討厭了!

  除了好看,簡直一無是處!

  真不知道子衿妹妹到底看上了他什么?

  好吧,其實優點還是很多的。

  但這種鋼鐵直男,難道不應該單身一輩子嗎?

  到了地表之上,秦冉冉依然不想跟白牧野說話,虎著一張精致小臉,氣呼呼的跟在白牧野身后。

  那巨大的無底深淵,就在兩人身后,像是一個恐怖的怪物,張著大嘴,等待著吞噬所有掉下去的生靈。

  一直往前走的白牧野突然間站住,在身后跟著他的秦冉冉差一點就撞到他身上。

  剛要說話,卻見白牧野背著她擺了擺手。

  秦冉冉朝著白牧野的視線看去,那里……什么都沒有,她當即就是一驚。

  因為那地方,原本放著白牧野那架小型的飛行器!

  可是現在,沒有了。

  兩人落入到地下祭壇的時候,飛行器并沒有跟著一起掉下來,正常情況下,它還應該好好的在那里放著。

  這個小世界里面,有各種各樣的動物,有些動物看上去還挺強大的。

  但那些動物應該對一個冰冷的機械沒什么興趣的。

  就在這時,白牧野身上突然間有幾十張符直接飛出來。

  其中兩張防御符,瞬間打在他跟身后的秦冉冉身上,另外那幾十張符,如同一片箭雨,直接射向前往的樹林里。

  隨著白牧野符篆打進那片樹林,里面瞬間亮起道道光芒!

  防御符!

  那里面……有人!

  樹林中傳來陣陣喝罵之聲,一陣慌亂。

  顯然,白牧野剛剛打過去的那些符,還是起到了作用。

  一群人罵罵咧咧從那里面走出來,一共六個人。

  每一個人看向秦冉冉和白牧野的目光都充滿不善。

  白牧野看了一眼秦冉冉,秦冉冉也看了一眼他。

  對面那六個人,看上去,似乎完全不認識他們兩個。

  這個……就有點意思了。

  不認識白牧野,可能還算正常,畢竟他只是一個星球高中生聯賽的冠軍成員。但連秦冉冉也不認識嗎?

  難道說著六個人,都跟白牧野似的,從來不接觸外界?

  這種可能性或許有,但并不大。

  不管怎么說,這六個人……很可疑!

  兩人對視一眼之后,都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你們兩個,哪個是落雨至尊?”其中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儒雅男子,看著白牧野跟秦冉冉,開口問道。

  落雨至尊?

  他們果然是上古精神體!

  雖然不清楚落雨至尊是誰,但估摸著,十有八九是被符篆師寶典給收走的那位。

  就在這時,白牧野腦海中,突然間非常突兀的傳來一道聲音。

  “小不點,咱們來做個交易如何?”

  白牧野悚然一驚,嚇了他一跳,心說什么玩意兒?怎么跑到我腦子里去了?

  “老子就是被你那本破書收走的落雨至尊!咱們談個交易,如果你同意,就在腦子里用精神力回應我一下。我就先幫你應付了這群人。”

  “好,你先幫我把他們弄走。”白牧野看著對面那群人,淡淡說道:“我就是落雨至尊,怎么了?”

  “喂,老子還沒同意呢,你就敢這么說?”腦子里那聲音充滿憤怒。

  白牧野沒搭理他,身上瞬間上百張符篆繞著他飛。

  這份控符的能力,讓身后的秦冉冉看得目眩神迷,羨慕不已。

  對方那六人一見白牧野這控符手段,頓時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沒錯了!

  除了上古時代的那些符篆大師,當今那些人類,根本就不會這樣控符!

  不是說當今的符篆師控符能力一定都很差,而是控符的方式和手段,上古時代和如今這個時代,是完全不同的!

  他們奪舍了當今的人類,擁有了一小部分他們的記憶,自然清楚如今的符篆師是怎么控符的。

  “落雨,你有點太過分了吧?直接就出手攻擊,難道就不怕傷到自己人?”那儒雅的中年人剛剛還好,還挺正常的。

  可在確認白牧野是落雨之后,整個人的氣質一下子就完全變了。

  蘭花指,娘娘腔,那舉止動作甚至神情,活脫脫的一個女人!

  臥槽!

  白牧野嘴角劇烈抽搐著,心說這是啥玩意兒?

  莫非是一個女性的上古符篆大佬奪了一具男性的身軀?

  腦海中,傳來那落雨憤怒不已的聲音:“老子還沒同意呢,你就敢冒充老子……”

  “閉嘴!”白牧野用精神力狠狠呵斥了一句。

  “那娘們叫柳紅穎,你問問她是不是柳紅穎柳至尊……”

  白牧野腦子里傳來一道不情不愿的聲音。

  “你們那個時代的人都那么不要臉嗎?什么境界呀,一個個就都至尊至尊的叫著?”白牧野腦子里回了一句。

  “神符師,不配被稱為至尊嗎?”腦子里的聲音頓時怒了,“似你這等螻蟻,若沒有那本破書,早就被我占據了身體,你牛什么?”

  “可是我有啊。”白牧野道。

  落雨至尊頓時郁悶了,不說話了,躲墻角畫圈圈去了。

  “你是……柳紅穎柳至尊?”跟落雨至尊的交流只不過是幾個念頭,白牧野看向對面那一身娘氣的儒雅中年人。

  儒雅的中年人頓時激動了:“是我啊落雨……你,你這樣都能認出我來,我真是……”

  白牧野腦子里的落雨咆哮道:讓她滾遠點,老子跟她沒那么熟!

  “滾遠點,老子跟你沒那么熟!”白牧野怒道。

  就算落雨不罵娘,白牧野也想罵,簡直太特么惡心了。

  “嗚,這也不能怪我呀。”中年人以手掩面,扭捏的說道。

  “你特么再這樣,老子快吐了,能不能好好說句人話?”這次不用落雨至尊教,白牧野都自學成才了。

  果然,對面中年男人終于正常了一點,但卻有些委屈的道:“我在那里沉睡無盡歲月,好容易等來一個能奪舍的鮮活肉身,誰成想是個男人……你讓我怎么辦嘛,大不了,等回頭再找一個就是了。”

  說著,他看向白牧野身后面無表情的秦冉冉,眼睛一亮:“落雨,你身后那個,好美呀!比我當年還漂亮,能不能把她讓給我?我看得出……她還沒有被……”

  白牧野冷冷道:“滾!”

  “干嘛那么兇嘛!你看看你,弄到這樣一個超極品的身體,這么年輕,又這樣超級帥……剛剛用的還是宗師級的符篆,自身實力應該有高級巔峰了吧?你把你身后那女孩讓給我,大不了……我把我的資源,分你一半!到時候,我就嫁給你……我們豈不是成了金童玉女了?”中年男人雖然聲音和舉止大體上恢復了一個男人的樣子,可一說話又完全露餡了。

  這個違和就甭提了。

  秦冉冉在白牧野身后,氣得七竅生煙,但又不能表現出來。

  這一次的經歷,這的讓她成長太多。若是換做從前,遇到這種場面,她恐怕早就炸了。

  也不知道小白到底怎么騙過對方的,竟然還能叫出對方名字來,難道說……那個精神體,并沒有死?

  不過,這里面同樣還存在著另一種可能性!

  只是那個可能性,秦冉冉完全不敢去想,連點邊都不敢沾。

  白牧野腦海當中,傳來落雨至尊的聲音,依舊是不情不愿的。

  不過也不知道是為什么,盡管這個落雨至尊很明顯的表現出他的不情愿,但卻依然在幫忙。

  “讓他們有一個算一個,都給我滾遠點,別想著上老子這里來占便宜,沒便宜可占!”

  白牧野冷冷看著中年男人:“你們有一個算一個,都給老子滾遠點,別想著來這占便宜,老子這里,沒便宜可占!”

  這時候,另外一個看上去三十五六歲的青年開口說道:“呦,咱們那個時代都翻篇了,這都另一個時代另一個文明了,我說落雨,你脾氣怎么還是那么糟?奪舍了一個超極品的身體還不滿足嗎?怎么感覺你跟奪舍不成反被人家給收拾了?嘻嘻,就你這種,真白瞎了現在這一副好皮囊!活該單身億萬年的命!”

  “陶芷韻你也少在那里裝腔作勢,你們這群老鬼一個個來到這里的目的是什么,當老子不知道?滾滾滾,別逼老子翻臉。怎么,仗著你們奪舍的肉身境界高一點,還想強來不成?另外,偷了老子這身體原主的飛行器也給老子交出來!不然你們這群渣渣,今天一個都別想活著離開這里!忘了老子叫什么了是吧?”

  對面六個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超帥的年輕人瞪大眼睛面目猙獰的對他們咆哮。

  然后,這六個人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樣,齊齊轉過身,各自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飛行符,轉身就跑!

  跑的過程中,一架飛行器,被其中一人從空間指環中扔了出來。

  這一幕,把白牧野跟秦冉冉都給看得一臉懵。

  秦冉冉則是有些擔心的看著白牧野,她現在真的有點怕。

  好在白牧野回頭沖她微微一笑。

  秦冉冉拍拍胸口,總算松了口氣。

  還好,還是那只熟悉的小白!

  白牧野很是無語,想不到被符篆師寶典封印這家伙還挺有排面,一通臭罵居然罵跑了六個!

  剛剛這種情況,如果真打起來,他鐵定第一時間帶著秦冉冉就跑。

  對方不但有大宗師,而且身體里全都是一群上古時代的老家伙,論起戰斗經驗來,恐怕沒有一個遜色于他。

  不跑還等什么?

  至尊寶典里,落雨至尊憋屈得想哭。

  剛剛那番話,他在白牧野精神識海里簡直是用生命瘋狂咆哮出來的。

  簡直是被氣瘋了!

  因為一不小心,被那叫陶芷韻的人給揭穿了真相!

  他的確就是奪舍不成反被日……

  被封印在符篆師寶典里面,試過無數種方法,恨不能把他這一生的全部知識都用上了,結果……還是失敗了!

  他不但被困在那里面,而且更慘的,是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正在不斷變得衰弱下去。

  這本破書仿佛有一種極為可怕的魔力,正不斷抽離他精神體中的能量。

  若是一下子被滅掉也就罷了,神魂俱滅,哪里還會有什么恐懼這種念頭?

  可問題是,這本特么不知道什么鬼的破書簡直就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從被封印那一刻起,就這樣一點一點一絲一絲的不斷往外抽離著他的力量。

  這種感覺,就像一個人被綁住之后,讓人用刀在胳膊上劃個小口,下面再放一盆,然后一動不能動的,看著自己的血不斷流淌出去,滴答滴答落在下面的盆里。

  那聲音單調而又枯燥,但卻代表著死亡的旋律!

  一旦傷口要結痂,人家就再過來劃一刀。

  估摸著沒等失血過多就得被活活嚇死。

  問題是,他是精神體,就算他想把自己嚇死……都沒辦法!

  這感覺太恐怖,若非如此,他說什么都不會拉下那張老臉,去跟白牧野合作。

  一個在他看來即便是精神體狀態下也能隨手按死的小屁孩、小螻蟻,有什么資格跟他合作?

  但他現在,只能老老實實的跪好!

  因為就算這小子目前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必須要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誠意來!

  人家可以等,他……等不起呀!

  他不但想逃出去,想離開這本見鬼的破書,他的內心深處,更加無比痛恨柳紅穎和陶芷韻這些人。

  這恨意,比恨白牧野強烈多了!

  憑什么你們就能成功奪舍?

  憑什么你們就能時隔歲月長河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

  我卻不可以?

  所以,沉默許久之后,落雨至尊的聲音,再一次在白牧野腦海中響起。

  “小子,你想不想,把這里所有像我這樣的存在……都抓進你這本書中?只要你肯答應放了我,我就教你方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