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人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兩人分贓完畢,秦冉冉坐在那,看上去有些神情恍惚。

  “怎么了?”白牧野看她一眼。

  秦冉冉看了一眼白牧野,道:“感覺特別不真實。”

  白牧野微笑道:“那你可以試著現在就把這神像給使用了。”

  “啊?現在就用?”秦冉冉愣了一下,隨即道:“你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說著,她將那神像取出,握在手中,開始運行精神功法。

  還真是個痛快人兒,我就那么一說……

  白牧野有點無語。

  于是他決定也吸收一個,按照現在的精神力,吸收一尊神像之后,他基本上就接近中級宗師了!

  不過,在吸收之前,白牧野還是細心的在周圍布置了法陣符。

  這地方目前看上去,已經是什么都沒有了,但這種事情又有誰能說得準呢?

  萬一倆人正在這吸收神像,那邊再冒出來一點亂七八糟的東西,可就熱鬧了。

  隨后,這座地下祭壇里面,變得徹底安靜下來。

  另一座地下祭壇里面。

  蘇廣瑞站在一座巨大的雕像前,仔細端詳著。

  他雖然被人稱為蘇老,但實際上,他的面相看著很年輕,甚至比他兒子蘇桐還要年輕很多。

  看著也就三十歲左右,兩道長眉,下巴上留著一縷山羊胡,頭上留著寸發。身材勻稱,一雙眼極為有神。

  在他身旁,還站著十幾個人,都有點驚魂未定的樣子。

  他們按照從那支冒險團手里花了一百二十億買來的地圖,找到了門戶,用了幾天時間,成功破解那道門戶。

  一群歡天喜地的人跟著蘇老一起,進入到這小世界中。

  在那里,他們發現了一座古老的茅草屋。

  那茅草屋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卻依然安靜的坐落在那。

  蘇老是一個很謹慎的人,即便到了神符師這種境界,他的行事風格依然如此。從不輕易涉險。

  所以,這群人進入到這里的頭幾天,并沒有進入到任何一座建筑中去。

  而是反反復復的探查周邊環境,最終確定沒有什么危險之后,這才回到那茅草屋中。

  在那里,有人找出了一張古老而又殘破的地圖。

  那地圖看起來,像是小兒涂鴉一般,但卻被鄭重的夾在一部上古時代的經文當中。

  蘇老一看就樂了,因為同樣的事情,他也干過!

  他的一個小外孫女三歲時候畫的畫,筆法幼稚,畫的也不好看,但那是他最喜歡的小外孫女畫的人生中第一幅畫!

  所以,也被他鄭重其事的夾在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里面,留作紀念。

  看見這地圖,蘇老想起了自己的外孫女,一顆心也變得柔軟起來。

  但他并沒有因此而放松警惕。

  在得到這張簡單的地形圖之后,他依然仔仔細細的探查了兩天。

  最后終于確定沒問題,這才帶著一群人,來到地圖上標注的藏寶閣位置。

  在這里,他們一群人看見了一口古老的豎井。

  有人當場提出質疑,說藏寶閣怎么可能在一口井里面?

  這是一座上古時代的星球級宗門,不是那種為了陰人而存在的魔教,不可能將藏寶閣設置在這種地方。

  不過也有人表示反對。

  藏寶閣是干嘛的?用來存放珍貴寶物的!

  總不能像圖書館一樣,光明正大的建在地上吧?

  雙方各執一詞,最后還是蘇老,打算親自下去看一眼。

  一口井而已,對一個踏入神級領域,精神力過萬的符篆大師來說,簡直不存在任何危險。

  蘇老地位何等尊貴,當場就有好幾個人表示愿意下去探查。

  于是,一個高級宗師級的符篆師,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張防御符之后,又用了一張飛行符,直接進入到那口古井當中。

  他這邊剛下水,那邊四面八方就有法陣被瞬間激活!

  蘇老是什么境界?神級初階的真正大佬。

  在法陣被激活的瞬間,直接就做出反應。

  當場就有各種攻擊型的符篆,轟向那法陣的幾個陣眼處。試圖將這法陣徹底給毀掉。

  可沒想到的是,即便是蘇老這種神級初階的大佬,竟然也沒能頂住這法陣。

  跟之前的白牧野和秦冉冉一樣,一路被壓制到這座地下祭壇中來。

  被人給算計了,蘇老當然感到郁悶。

  尤其他這種謹慎的性子,這輩子幾乎都沒出過什么差錯。

  誰能想在這種地方竟然意外的馬失前蹄。

  堂堂神級符篆師大佬,竟然被人用法陣符給困在這里,這件事傳出去的話,丟不丟人還兩說,根本就不會有人相信啊!

  在很多人看來,能困住神符師的肯定是帝級存在!

  實則不然,莫說是更高階的神符師,即便是一個巔峰大宗師,一旦使用頂級的法陣符,同樣能困住神符師。

  因為法陣符溝動的,是天地大勢。

  法陣一旦啟動,被困的人就已經不是在跟施法的符篆師對抗,而是在跟天地對抗!

  這就好比懸崖頂上一個巨大無比的圓形石頭,只要輕輕一推,就會滾落下去。可以輕而易舉的砸死下面更強的存在。

  郁悶歸郁悶,但要說蘇老有多么心慌,也是不存在的。

  堂堂神級大佬,即便被困,只要不是殺陣,他還是有信心和勇氣去面對任何對手的。

  就算這時候跳出來一個神族,他也不怕!

  “這座雕像有問題。”蘇老觀察了一會,雙眼露出一絲了然之色,淡淡說道:“里面沉睡著強大的精神體。”

  他身后一眾大大小小的符篆師全都被嚇了一跳。

  之前跳下進的那個高級宗師忍不住道:“沉睡的精神體?莫非是上古時代的大能?”

  蘇老點點頭:“應該很快就會醒來。”

  在場眾人頓時有些慌,那高級宗師道:“難道說……上古時代的大能,將自身的精神意志封印在這里,等待著機會奪舍不成?”

  蘇老點點頭,有些感慨的道:“好大的一個局呀!”

  身邊一群人全都看著他。

  蘇老說道:“我們被這里的前輩們給算計了。”

  “蘇老,到底怎么回事?”

  “這是一盤棋嗎?”

  身邊兩個初級宗師忍不住問道。

  蘇老淡淡一笑:“他們將自身精神意志封印,沉睡萬古,然后通過一些方式,散了一些地圖出去。一旦有精神力強大的人見到,一定會被吸引。即便是我這種老家伙,對神像也同樣充滿渴求啊!因為那東西,對你們來說,是提升修為的至寶,但對我來說,它不僅是升級的寶物,更是戰斗中迅速恢復精神力的至寶!”

  “蘇老說得對,身上帶著幾個神像,遇到生死危機,關鍵時刻,絕對是可以扭轉戰局的!”那高級宗師點頭說道。

  蘇老微笑著:“只可惜呀,他們大概是沒想到,我這種級別的人,也會親自來到這里。如果今天來的是一群大宗師,說不定真的有危險。”

  蘇老正說著,四面八方無盡的黑暗當中,傳來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響。

  大量的機械傀儡,順著黑暗中走出來,形成一道道精神風暴,朝著廣場這里席卷而來。

  “唉……”蘇老嘆了口氣:“這種雕蟲小技,還是不要拿出來了吧?這些傀儡雖然沒什么價值,但終究是古物……里面的前輩,您確定要將它們徹底毀掉嗎?”

  喀嚓聲戛然而止!

  一群人滿心震撼的同時,又都有一種強烈的興奮。

  跟在一個神符師身邊,那種安全感,當真是太強烈了。

  這時候,雕像中傳來一道冰冷的精神意念:“你們走吧,這里不歡迎你們。”

  蘇老身邊一群人更興奮了!

  平日里,他們在自己的地盤上,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要時刻保持著體面和威嚴。

  但在蘇老面前,他們就是一群小學生,所以也不需要端著什么大人物的架子。

  這些人此刻心中全都興奮不已,一個個都忍不住翹起嘴角。

  看見了嗎?

  這就是神符師的威力!

  就連在這種地方,沉睡了萬古歲月的上古大能都要退避三舍!

  不敢與其穎峰!

  蘇老的臉上,卻絲毫不見輕松。

  他能感應到雕像中有強大精神體存在,那是因為他的精神力太高,感知能力太強了。

  可這并不代表雕像中那精神體不是他對手。

  所以,聽見雕像中那存在趕他們走,蘇老并未流露出太多其他情緒來。

  而是同樣以精神波動回應那雕像中的存在:“前輩,若您真想放過我們,就直接打開一條通道,讓我等離開。”

  “從哪來的,直接就滾哪去,給你們幾個神像,不要在這里壞我好事!”那冰冷的精神意念傳遞過來的瞬間,有五個神像,突然從四面八方飛來。

  整齊的排列在蘇老面前。

  “拿上這些神像,離開此地!”

  這時候,之前跳井那高級宗師下意識的就要伸手去拿。

  “等等。”

  蘇老沉聲叫住他。

  那高級宗師愣了一下,一臉不解的看著蘇老,眼神中滿是疑問。

  蘇老沒時間跟他解釋什么,只是淡淡說道:“前輩,晚輩還是那句話,若真想放我們離開,就請打開一道門戶,讓我們徹底離開這里。”

  蘇老話音未落,幾張符篆突然間從他身上飛出,射向這座雕像!

  “你廢話太多了。”

  雕像中傳來一道冰冷意念,還沒等蘇老那幾張符拍在雕像上,雕像便已經四分五裂!

  一道有若實質的精神體直接從那里面出來,瞬間撲向那高級宗師。

  “你敢!”

  蘇老爆喝一聲,一股恐怖的精神風暴,一下子席卷過去!

  轟隆!

  空氣中傳來一陣恐怖的精神波動。

  幾個初級宗師全都被震得七竅流血,滿臉駭然的往后退去。

  其中一個最弱的,當場噴出一口鮮血暈死過去。

  精神攻擊,實在是太恐怖了!

  甚至沒有多少種符篆能夠防御這種攻擊。

  即便神符師蘇廣瑞,也只能通過精神風暴的方式去攻擊對手。

  那道有若實質的精神體怪笑著,瞬間沖進了高級宗師的身體當中。

  那透明的影子,跟這高級宗師一下子融合到一起。

  “不!”

  蘇廣瑞咆哮一聲,一只手直接抓了過去,在虛空一扯……竟然抓住那精神體的一條手臂。

  “給我出來!”

  蘇廣瑞怒吼著。

  這時候,那高級宗師的七巧開始有鮮血流淌出來。

  被如此強硬的奪舍,沒人能受得了。

  “滾!”

  那精神體從高級宗師身上回過頭……可以清晰的看見,一道透明的人臉上滿是瘋狂,沖著蘇廣瑞咆哮。

  高級宗師一口鮮血噴出來,發出痛苦的嚎叫聲。

  因為那精神體這會兒正在磨滅他的精神意志……也就是所謂的靈魂!

  靈魂被撕碎、吞噬,這個人也就永遠不存于世了。

  蘇廣瑞被氣瘋了,如果對方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奪舍他一個高級宗師屬下,他以后還有什么臉面繼續帶著這群符篆師?

  在這一刻,這位踏入神級初階的符篆大師幾乎爆發出畢生全部的修為,將自身精神力形成一把鋒利的長劍,狠狠刺向那道精神體。

  “給我滾出去!”

  那精神體正在奪舍的關鍵,被蘇廣瑞用精神力凝結的“劍”刺在手臂上,發出一陣凄厲的精神咆哮。

  精神體,雖是人形,但任何一個部位,其實都是一樣的!

  “讓本尊占了這身體,將你身邊這群人全部滅口,本尊從此后就是你最得力的部下!本尊上古神級中階符篆師,無論見識還是眼界,還是無盡歲月收藏的寶物,全都可以讓你更上層樓。而本尊成功占據這身體之后,不過區區高級宗師,隨時可以被你一掌拍死,只能聽命于你!我們無冤無仇,你又何必為一個外人苦苦相逼?”

  精神意念的傳遞速度太快,用嘴說的話,得個十幾秒甚至幾十秒,但用精神意念傳遞,不過須臾間。

  蘇廣瑞用精神力凝結成的長劍卻絲毫不手軟,繼續斬向這道精神體。

  可精神體的這番話,他身后那群人同樣也都“聽見”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這群人幾乎絕大多數,全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幾步。

  就算沒退的,眼神中也都露出警惕之色。

  蘇老,他們自然是無比尊敬的。

  身為一名神符師,蘇老為人謙和,行事精神低調,平日里又喜歡提攜晚輩。

  在場這群人,無論宗師還是大宗師,哪個都受過蘇老點撥。

  可問題是,那精神體的一番話實在是太真實了!

  論眼界、論知識,一個曾經的神級中階……高于蘇老的存在,絕對是他們這群宗師、大宗師完全比不了的!

  論財富……他們更是比不了!

  這種星球級宗門里面的神符師,無盡歲月收集的寶物,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然后,這樣一個存在,變成一個高級宗師,變成蘇老的下屬……一個頂他們一群,一點問題都沒有!

  人心這東西,是最難測的。

  即便這群人依然向著蘇老,可在此時此刻,他們都充滿恐懼。

  那個七竅流血的高級宗師,忍不住發出痛苦無比的嚎叫聲:“蘇老……救我……救我呀!”

  蘇廣瑞怒吼著,精神力劍不斷刺向那精神體。

  那精神體同樣痛苦無比,散發著精神波動:“如果本尊死了……你們誰都別想得到這小世界里面的一根毛!還有……別看你是神符師,你們進來之后,這地方的防御陣就徹底發生了變化!除了我們……誰都出不去!”

  “你也不用將你身邊這群人全都殺了,不用你殺人,你只要將他們都控住,然后讓我們這群蒼老的靈魂跟他們融合,到時候,我們都是你屬下!”

  “想想看,你現在不過神級初階,你走過的路,都是我們曾走過的;你沒走過的路,我們也曾走過。未來的你,想要什么樣的經驗,就有什么樣的經驗,想要什么樣的知識就有什么樣的知識。”

  “我甚至可以帶著你,進入大量上古時代的古老宗門……那些地方,只有我們才知道!”

  “這世上,除了這里,你還能上哪找這樣一群屬下?”

  “甚至你想奪取天下,我們都能幫你!”

  “我們的未來成長之路,全都掌控在你手中。我們的生死,也都在你一念之間。你還有什么可猶豫的?”

  “你若是怕太多人你控制不了,那就留我一個!”

  這道強大的精神體瘋狂的咆哮著,如同狂風驟雨的精神波動,席卷整個地下祭壇上空。

  跟著蘇老進來這群人一個個全都臉色大變。

  他們真的太害怕了!

  這種害怕,甚至超越了對這精神體的恐懼。精神體再強,也只能奪舍一個人,只要不是他們,管他是誰?

  可蘇老一旦認可了這精神體的話,對他們動起手來……這群人誰能跑掉?

  別看他們有十幾個人,當中還有三個是大宗師,但面對一個踏入神級領域的符篆師,他們真的完全頂不住!

  “蘇老,這種垃圾將來必然反噬!”終于有人頂不住,開口提醒起蘇廣瑞來。

  剛剛一直憋著不說,一方面事情發生的太快太突然,另一方面……卻是他們不想讓蘇老誤會!

  可現在這種時候,也顧不得那么許多了。

  他們是真怕蘇老動心啊!

  有人帶頭,就有人應和。

  “蘇老不能信他!”

  “蘇老快殺了他,這里面肯定有大量寶藏!”

  “蘇老我來助你!”一個大宗師直接沖過來,對這精神體展開精神攻擊。

  但區區大宗師,本就不擅長用單純的精神力戰斗,根本不可能對一個神級精神體造成什么傷害。

  世間的符篆種類無比繁多,可能控制單純精神體的……符篆,卻太少了!

  畢竟這種單純的精神體,本身就是一種超越常識的存在。

  誰能想象,上古時代的生靈,能存活到今天?

  蘇老那雙極其有神的眼睛里,終于……浮現出一抹掙扎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