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四章 奪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看了一會之后,秦冉冉才停止對符篆操控的訓練,轉頭看向白牧野,先微笑了下,然后有些沮喪的道:“小白,到今天我才發現自己欠缺的地方竟然這么多。”

  “沒關系,控符能力都是一點點練出來的。”白牧野回了一個微笑。

  “還是要看天賦的。”秦冉冉輕嘆一聲,不過一雙水潤的眸子里,倒是凝聚出一抹堅毅之色:“但現在也不晚!”

  “對,想做的事情,什么時候做都不晚。”白牧野點點頭。

  “怎么樣,有頭緒嗎?”秦冉冉看著白牧野輕聲問道。

  白牧野搖搖頭,苦笑道:“有點難,不過也沒什么,如果這里的法陣那么容易被破解,那我還會笑話這個偌大符篆宗門沒人呢。”

  “你這心態還真是樂觀。”秦冉冉笑笑,隨后,又繼續修煉起來。

  白牧野從空間指環里面取出舒適柔軟的沙發、茶幾、茶壺、茶葉、茶杯、符篆紙、筆、墨……

  秦冉冉練著練著停了下來,有點無語看著白牧野,看了半天才搖搖頭,繼續修煉起來。

  白牧野開始坐在那里安靜的畫符,每隔幾個小時,白牧野便會飛到上面,過一會再下來,繼續畫符。

  秦冉冉也不去管他,一個人在那按照小白的那些比賽視頻不斷的練習著。

  白牧野偶爾也會出聲指點一兩句。

  餓了的時候,秦冉冉會主動跑過來要肉,然后動作麻利的或是直接用烤盤去烤,或是穿在釬子上做成肉串。

  隨后這幾天,兩個人都是這么過來的。短短數日,秦冉冉變化很大。

  一個陽春白雪的大明星,身份隱秘的皇室血脈公主,在這里完全放下了所有偶像包袱,像個鄰家少女般。

  安靜的學習、修煉,甚至再沒問過白牧野破解法陣的進度。

  白牧野戒指里可不僅僅只有虎王的肉,還有各種各樣,種類繁多的肉類。

  都是之前在古琴城時收集的,放在空間指環里面又不會壞。

  作為一個肉食動物,這算是基本操作。兩人即便換著花樣吃,至少也能堅持一兩個月。

  進入到這里的第四天,按照飛仙時間計算的話,應該是晚上了。

  不過這地方根本分不出白天黑夜,永遠是只有廣場雕像這里有光芒,四面八方一片死寂。

  看著秦冉冉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烤肉,白牧野忍不住問道:“你這么愛吃肉,之前一點都吃不到嗎?”

  “當然不是一點都吃不到呀,只是芳姐不許我吃那么多。”秦冉冉笑著道:“芳姐比較擔心我這種精神力強但靈力一般的人吃肉會長胖,其實肯定不會啦,我每天都有鍛煉的。”

  “然后你平時就自己偷著吃?”白牧野問道。

  “哎?不許平白污蔑人呀!”秦冉冉瞪著白牧野道:“什么叫自己偷著吃?我都趁她不在,光明正大地吃好吧?”

  “你對光明正大是不是有什么誤解?”白牧野無語的道。

  “才沒有!”秦冉冉靠在沙發上,拿出餐巾紙,優雅的擦了擦嘴,然后說道:“老祖宗不是說過嗎,我們人類好容易爬到食物鏈的頂端,不吃肉難道還要吃素不成?”

  白牧野笑道:“你說的對!”

  “小白,你跟我說實話,咱們是不是出不去了?”秦冉冉看著白牧野,突然幽幽問道。

  白牧野愣了一下,隨即看著她道:“不會的,咱們一定能出去的!你還有演唱會要開,我也還有不少事情要做。我還得努力修煉,免得你那王叔要殺我的時候連點自保能力都沒有。”

  秦冉冉苦笑著搖搖頭,看著他道:“小白,你是一個很特別的男生,這種時候還能保持這份自信。”

  “我就當你是在夸我。”白牧野微笑。

  “肯定是夸你呀!”秦冉冉看著他,“你的空間指環里面,應該有各種植物的種子吧?”

  白牧野微微一怔,隨即撓撓頭:“應該……有吧?”

  “什么叫應該有?”秦冉冉皺起眉看著他,“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你問這個干嘛?”白牧野有點奇怪。

  “萬一咱們兩個要出不去了,總不能餓死在這里吧?我們可以種植一些蔬菜來吃呀!”秦冉冉道。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我可沒興趣在這種田。”

  “其實……我有。”秦冉冉忽然笑起來。

  白牧野有點莫名其妙的看著她,然后一臉肯定:“看吧,你就是對我有企圖!”

  秦冉冉氣得七竅生煙,狠狠白了他一眼,沉默起來。

  白牧野看著她:“不會生氣了吧?跟你開玩笑的。”

  秦冉冉搖搖頭,突然幽幽說道:“小白,其實……我不是人。”

  “我說姐姐,都說了是開玩笑的,咱犯不著罵自己吧?”白牧野擦擦嘴,有點無奈的道。

  就怕她在這種地方被困時間太久心態會出現問題,果不其然,還是出現了一點問題。

  “如果一只豬說自己是豬,算是罵自己嗎?”秦冉冉輕聲道。

  “呃……你這例子舉的……”白牧野撓撓頭。

  秦冉冉道:“我是人神混血。”

  即便白牧野之前已經有一定的猜測,但在這一刻,還是有點被嚇到了。

  大明星,有皇族血脈的公主,被齊王從小養大的秦冉冉……有神族血脈?

  “是不是很驚訝?也很想干掉我這個……有神族血脈的人?”秦冉冉目光復雜的看著白牧野。

  “我有點不明白。”白牧野看著她,“真的么?”

  “嗯。”秦冉冉點點頭,“其實我也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

  她坐在那,眼中露出一絲淡淡的傷感:“我父親在我出生之前,一次跟神族的戰斗中犧牲的,當時是為齊王擋了一記致命攻擊。”

  “這件事,沒多少年吧?”白牧野問道。

  秦冉冉點點頭:“人族和神族的戰爭,源于七八千年前,從戰爭開始到停戰,這中間持續了很多年。停戰之后,大規模戰爭雖然沒有了,可小規模的戰斗,這七八千年來卻從未停止過。次元空間不過是其中一種罷了。除此之外,整個仙女座星系當中,其實依然存在著為數不少的神族。各種遭遇戰……一直沒斷過。當然,還有更加混亂的天河。”

  她也知道天河?白牧野心中暗道,不過想想這也沒什么奇怪的,畢竟是皇族。

  “我母親是一個神族人,我至今都不清楚,她究竟是跟我父親相愛,還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在一起的。反正,我就是這么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她不敢把我帶回到神族,于是偷偷生下我之后,就把我送到了齊王府。”

  秦冉冉看了白牧野一眼:“人神混血,不僅僅人族不待見,欲殺之而后快,神族對待我們其實也是一樣的態度。因為沒有人知道,我們的心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

  “在哪邊長大,就在哪邊吧?”白牧野道。

  “這種可能性最大,但也未必。”秦冉冉苦笑道:“反正我自己是這樣的,我一直不覺得自己跟神族有什么關系,但有一天,我突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她看著白牧野:“如果換做是你,你會怎么想?”

  “很難接受吧,”白牧野很真誠的看著秦冉冉,“至少,我會很難過,因為這一點都不公平。”

  “是呀,我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秦冉冉喃喃道:“如果可以選擇,按照現在我的所思所想,我自然會選擇人類。或者,如果我是在神族長大,那么,我應該會當自己是一個神族。只有這兩種結果,不會有第三種。”

  白牧野點點頭。

  “所以當我知道這一切之后,完全不能接受,一個人悄悄溜出去,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走到哪算哪吧……”

  秦冉冉道:“那一年,我才十二歲,對很多事情,都還似懂非懂。幸好一直都有王叔的人在暗中保護著我。”

  “他們知道我接受不了這種現實,怕我想不開,但更怕刺激到我,所以也不敢現身,一直就在暗中默默跟隨著。”

  “說實話,那些人當年也挺不容易的。”

  “后來我有一天突然有點想通了,于是我就去找王叔,問他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結果他告訴我,這就是一筆糊涂賬,他也是在我母親把我送到府上之后,才知道這些的。”

  “我王叔對神族嫉惡如仇,正常情況下,怎么可能容忍一個有神族血脈的人出現在他的府上?可我是他弟弟的骨肉,我父親的死,還是因為他!”

  “所以,他這么多年,一直護著我,從未把我當成神族對待。但想要弄清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除非有一天能找到我的母親,不然……這將是一個永遠沒辦法揭開的謎。”

  秦冉冉一口氣說了一大堆,然后看著白牧野:“反正我們現在也出不去了,這個秘密在我心里已經憋了很多年,也折磨了我很多多年。我不知道能跟誰傾訴,也不知道說出去之后會有怎樣的結果。所以,我只能一直把它埋藏在內心深處。”

  “我知道你精神力超強,至少有宗師境界的天賦,也是我與生俱來的。所以除了我之外,應該沒什么人能看穿你。除非對方跟我有一模一樣的天賦。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我也了解過關于神族的一些信息,每一個神族的天賦都是不一樣的。可能會有相似,但絕不會有真正的重復!”

  “你這等于把最大的秘密告訴給了我。”白牧野苦笑道,“你就不怕我一激動,直接把你給殺了?或在將來用它威脅齊王嗎?”

  “一開始還是有點怕的,雖然我經常會覺得活著沒意思,但也不想平白無故被人給殺了呀。難道就因為我身里流淌著神族的血脈就該死嗎?我從小到大,從未去傷害過任何人……”

  秦冉冉眼睛里,流露出一絲委屈。

  白牧野輕嘆:“我痛恨那些神族,是因為他們屠戮我們的同胞,破壞我們的家園,這是國仇!但這并不代表我是個是非不分的人。你沒有選擇的權力,錯不在你。我怎么可能去傷害你?除非有朝一日你站在神族那邊,要與人族為敵。那么,我們便是戰場上的敵人!不過在那之前,我會一直把你當朋友的。”

  “謝謝你,小白!”秦冉冉非常認真的道謝。

  “不客氣!”白牧野也很認真。

  秦冉冉突然輕笑道:“我朋友很少,子衿算是一個,如今又多了一個你,尤其是你,真的很感謝……在知道我身份之后,還愿意跟我做朋友。”

  “只要不與人類為敵,不與我為敵,那么大家都可以成為朋友。而且在我心中,你就是一個人類。”白牧野道。

  “我也是這么想的!無論我身體中流淌著怎樣的血液,但我的心……就是一顆人類的心。我跟你一樣,痛恨那些發起戰爭的神族,如果有一天被我遇到,我也一定會對他們出手!”秦冉冉道。

  “對了,那你又是怎么到秦家去的?”白牧野看著她。

  “我去找王叔問過之后,整個人都是崩潰的,王叔跟我說沒關系,他會處理好一切。但我并不想繼續留在他那里。雖然我當時還小,但也明白王叔那種身份地位,身邊留著一個有神族血脈的人……一旦被發現,結果會是什么。”

  秦冉冉看著白牧野道:“即便是王爺,他的下場也絕不會太好。”

  說著,她輕笑道:“我這算不算出賣我王叔,送給你一個天大的把柄?”

  “算。”白牧野認真說道:“不過,我不會用這個去威脅他。”

  “因為我們是朋友嗎?”秦冉冉星眸眨動,凝視著白牧野。

  “對!”白牧野點點頭。

  “謝謝!”

  “不客氣!”

  秦冉冉忍不住笑起來:“我們兩個既然都已經是朋友了,能不能不要這么客氣呀?”

  “好的!”

  “謝謝……咳咳!”

  隨后兩人都愣了一下,忍不住笑起來。

  “我性子很倔,當時我就說什么也不肯留在齊王府。最后……他無奈之下,只能把我托付給秦家,讓秦家照顧我。秦家這邊,給我重新做了身份……”

  白牧野:“所以你應該叫……李冉冉?”

  秦冉冉想了想,道:“應該是。”

  “應該?”白牧野有些無語。

  “是啊,我在進入秦家之前,是沒有姓的,只有一個名字叫冉冉。王叔說,這是我母親給我起的。”秦冉冉神情當中,帶著幾分淡淡的傷感,提到母親的時候,也是一臉復雜。

  “其實秦家對我也挺好的,他們并不清楚我的真實身份,只知道我是皇族中人,”秦冉冉笑了笑,幽幽說道:“直到現在,他們都覺得我是王叔的私生女。因為我是皇室在冊的公主,只是沒有對外公布。他們覺得若是外人,不可能得到皇室冊封的。”

  “換做是我,也會這么想。”白牧野說道。

  秦冉冉看著白牧野:“所以呢,我這公主身份就是這么來的。王叔很寵我,皇帝其實……也很寵我。整個皇室所有知道我的人,對我都挺好。但我沒有資格被稱為公主。而且我的存在,對皇族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隱患。一旦爆發出來,這將是一場驚天危機!”

  “你父親是為了人族戰死的,他死在戰場,是個英雄!所以你沒必要懷疑,你就是公主。”白牧野道。

  “現在說這個也沒用,小白,你也不用瞞我。這都好幾天了,你那么天才,如果能破掉這法陣,你早就破了,不會等到今天。不然的話,這些心里話我不會在這種時候對你說。我知道我們出不去了,如果不說,我怕會沒有機會。萬一有什么意外,我不想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

  秦冉冉努力露出一個微笑,看著白牧野:“就是覺得特別對不起你,不應該把你拖進來。”

  白牧野笑著搖頭:“你不用那么自責,我真沒怪過你。而且……我其實已經找到出去的辦法了,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

  “真的?”秦冉冉有些呆住,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這種法陣……你能破掉?”

  白牧野笑笑:“布下這法陣的也是人,不是神,沒什么不能破,只不過計算起來相當麻煩,沒那么容易罷了。而且,通過這法陣,我還推演出很多東西來。”

  秦冉冉呆呆的看著白牧野。

  “哈哈,是不是有點后悔跟我說這些?”白牧野笑著問道。

  “不是……”秦冉冉看著白牧野:“我只是……有點后悔當初為什么沒能再勇敢一點!”

  “姐姐,我拿你當朋友,你卻……”白牧野瞪大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秦冉冉。

  秦冉冉被氣樂了,有點哭笑不得的看著白牧野:“你這家伙,真是個混蛋!”

  白牧野一本正經的看著秦冉冉道:“我這顆心,只屬于林子衿一個人!”

  秦冉冉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行了行了,知道了!趕緊破陣吧!自戀白!”

  就在這時,兩人頭頂突然傳來一陣陰測測的笑聲,那笑聲森冷無比,嚇得秦冉冉差點直接跳起來。

  白牧野也被嚇了一跳,那根至尊權杖瞬間出現在他手中,幾十張符,須臾之間,圍繞他全身上下飛舞。

  隨后,白牧野抬起頭,看著這座雕像,那聲音竟然是從這雕像中傳出的!

  “真是意外啊!想不到沉睡萬古,醒來時竟然能遇到這么有意思的事情。”

  一道陰冷的精神意念,直接傳遞出來。

  “一個是精神力天賦超高,手握上古神器的超級天才;一個是身體里流淌著神族血脈,擁有天賦神通,精神天賦同樣極高的年輕姑娘……多好的兩具身體啊!姑娘你別傷心,當本尊入主這具完美身體之后,第一時間滿足你的心愿!哈哈哈哈!”

  這道陰冷精神意念,無比得意的狂笑起來,如同一場精神風暴。

  接著,這座巨大的雕像怦然爆碎!

  一道宛若有形的影子從那里沖出,瘋狂撲向白牧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