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成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秦冉冉愣住,看著白牧野,驚愕的問道:“什么意思?”

  “有人故意放出這里有神像的消息,就是為了引咱們這樣的人過來。”白牧野眼睛盯著前方的黑暗中,幾十張狂雷符懸浮在廣場盡頭處的半空中。

  秦冉冉依然有些不明白,但眼前的情況,已經容不得她繼續多問。

  那些人形傀儡已經從黑暗中沖出來,它們眼神陰冷,跑動的動作看上去有些生澀,但速度卻是極快!

  天空中突然間亮起一大片的閃電,接著才有霹靂聲傳來,

  那幾十張狂雷符,全部被白牧野給激活,轟向下方這些人形傀儡。

  幾乎全部被擊中,但擊中之后,只有少部分人形傀儡碎掉,還有一多半,依然狂奔著朝這邊沖過來。

  一百多米的距離,幾乎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至少有十幾個傀儡,已經沖到他們面前。

  白牧野面無表情的拍了兩張防御符在身上,身后的秦冉冉不用提醒,也已經知道往他身上奶精神力補充符。

  至少十幾張劍符,化成光芒劍,斬向這些人形傀儡。

  但這群人形傀儡,竟然在這一刻,也全都祭出符篆!

  它們竟然還知道往自己身上拍防御符!

  白牧野跟秦冉冉守在這尊雕像下面,雙方的攻防速度幾乎讓秦冉冉完全看不清楚了。

  她只能憑借著本能,不斷將精神力補充符往白牧野身上奶過去。

  白牧野出符的速度越來越快。

  風刃、冰箭、火球、龍卷風……

  各種各樣的攻擊類符篆不斷砸出去。

  這些傀儡非常麻煩,對生靈很有效果的詛咒系符篆對付它們幾乎是沒用的。

  同時,這群傀儡出符的動作雖然很僵硬,也談不上什么控符能力,但這些符篆本身,卻全都是宗師級的!

  非常兇狠!

  如果這是一群宗師級的符篆師而不是傀儡的話,白牧野現在估計已經被干掉了。

  秦冉冉突然想到什么,忍不住出聲道:“小白,你怎么不用控制符?”

  白牧野又是幾張狂雷符劈過去,劈在這些傀儡的防御之上,說道:“沒用的……這些傀儡都是機械體,并非生物體,我的控制符不到大師級,控不了這種金屬軀殼!”

  秦冉冉有點臉紅,她雖然不會控制付篆術,但連這個都不知道也是有點過分。

  不過又有點感到驚訝,大師品質的控制符……能控金屬嗎?

  這個她同樣沒聽說過。

  嘭嘭嘭!

  一連串的重重撞擊聲在白牧野他們這里響起,這些傀儡們打過來的符篆數量太多,即便白牧野已經全力應對,依然有一些攻擊符篆打過來,打在他們的防御之上。

  白牧野控制著破甲符,配合著那些攻擊符篆,速度極快且非常有耐心的打著。

  眼前這些人形傀儡的數量越來越少,雖然它們放出來的符有著宗師級的威力,但終究是一群失去了主人操控的傀儡。

  十幾分鐘之后,這些傀儡,徹底變成了一堆零件。

  此時的白牧野,頭發已經徹底濕了,身上也不知出了多少的汗水,整個人都像是從水里面撈出來的一樣。

  而此時,另外三個方向的黑暗中,又再度傳來咔嚓、咔嚓的聲音。

  秦冉冉有點崩潰:“這是沒完沒了了嗎?”

  白牧野沉聲道:“淡定一點,這不過是開胃菜罷了。”

  秦冉冉看著白牧野:“你剛剛說咱們被騙了,到底什么意思?”

  白牧野看著另外三面的黑暗,口中淡淡說道:“是這里的存在故意放出去的消息,扔一個神像出去當誘餌。為什么那支冒險團進入的地方是地宮?那是因為這里的存在不允許他們看到真實的景象。”

  “你是說,那支冒險團之前看見的地宮,是這里的存在故意讓那些人看見的?然后地圖,也是故意讓那些人得到的?”秦冉冉微微蹙眉,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搖頭:“對,為什么我們沒看見地宮?那是因為你手中這張古圖,除了一道道門的位置是正確的,剩下的全都是假的。是這里的存在故意設的局。”

  秦冉冉喃喃道:“這里的存在……你是說,這里還有生靈存在?”

  “生靈?不,應該稱呼他們亡魂更精準一些。”白牧野說道。

  秦冉冉本能的露出一絲恐懼之色:“你該不會是想說……這里的東西,想要奪舍?”

  白牧野點點頭:“這是一片封靈之地,除了最初那支冒險團之外,但凡能夠進入到這種地方的,哪個不是精神力很高的符篆師?這些……可都是最完美的肉身啊。”

  “你,你別嚇我,有你說的那么邪乎嗎?奪舍這種事,不是存在于上古傳說中嗎?”秦冉冉眼神中露出恐懼。

  “傳說?你書讀的太少。”白牧野嘆了口氣:“你手上的地圖,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從那支冒險團的人手上買來的吧?”

  秦冉冉沉默一下,最終輕輕點點頭,說道:“是的……”

  “花了很高的價格?”白牧野問道。

  秦冉冉有些心虛的看著白牧野,弱弱的道:“五千億……”

  白牧野有些無語的揉了揉頭,看著她道:“一模一樣的地圖,那支冒險團的人可能賣出去十幾份,甚至幾十份……”

  “不可能的!他們承諾過,這絕對是獨家的!”秦冉冉忍不住辯解道。

  “來,你把原始地圖拿給我看看。”白牧野嘆了口氣,一邊說著,一邊祭出去七八十張法陣符。

  用法陣符來殺這些傀儡,最好不過。

  秦冉冉在自己的空間指環里面一通翻找,最后找出一份特別殘破而且古老的地圖。

  小心翼翼的取出來,然后遞給白牧野。

  白牧野看了一眼,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如果你一開始沒有把它導入到儀器中,而是給我看這張地圖的話,估計咱們都不會來這里”

  “怎么了?”秦冉冉瞪大眼睛。

  “這地圖是假的。”白牧野嘆了口氣,“用古老的紙張和筆法,做舊的地圖,專門做出來騙人的東西。這些地圖首先一定騙過了那支冒險團,因為他們按照地圖,肯定是能找到地圖上面的那些門的位置。”

  “只要找到了入口,就一定會信以為真,但他們卻沒辦法打開……試了幾年之后,他們只能無奈的帶著一尊神像回到祖龍帝國,然后將這些地圖私下賣掉。他們得到的地圖,肯定不止這一份,應該是若干份。”

  “否則你覺得咱們在這里打孔鉆探,那么長時間內,您的老師也好,其他來到這里的人也好,為什么從未過來看一眼?那是因為他們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手中那份圖是真的!”

  秦冉冉蹙著秀眉,看著白牧野:“我還是有些難以理解,他們憑什么認為自己的圖是真的?”

  “笨!”白牧野看了她一眼:“按照地圖上門戶的位置,只要他們能破解進出門戶的符篆術,便可以輕易進入這個小世界,一旦進來之后,誰還會在意進的為什么不是地宮?心里甚至會嘲笑那支冒險團太差勁!就連咱們,不也覺得自己進入到了真正的符篆宗門腹地就?”

  “所以這個地方?”秦冉冉看著白牧野。

  “所以這個地方是不是核心腹地不知道,但的確是符篆宗門,是有人刻意引導,騙我們進來!所以我們找到了保存完好的圖書館,找到了標記藏寶閣的地圖;所以我們進來之后也一直沒有看見其他人。”

  白牧野看著秦冉冉:“因為每一張地圖指向的位置都不一樣。因為布下這個局的存在想要各個擊破不想我們聯合起來。到時候即便是有漏網之魚,也不可能知曉其他人到底有沒有被奪舍!”

  秦冉冉喃喃道:“這太可怕了,地方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但卻是一個局……進來的人不找到神像,肯定不會罷休。我甚至都有種演唱會寧可爽約,也要拿著神像回去的沖動……”

  這時候,另外三個方向的傀儡終于攻打進來,但在白牧野的法陣符瞬間激活之后,全部陷入到法陣當中。

  白牧野用的法陣符依然是爆裂法陣,已經接近上品的爆裂法陣一旦被激活,帶來的殺傷力相當可怕。大量傀儡幾乎在法陣爆發的一瞬間,就被融化了大半身子,或是干脆被爆裂法里面的爆炸直接炸碎。

  就像白牧野之前判斷的那樣,這小世界里面的東西,看上去歷經無盡歲月沒有任何變化,可實際上,還是有變化的。

  除了像圖書館那種地方有特殊的場域力量保護之外,其他地方……即便是這些當年等級不低的傀儡,也早已經被歲月侵蝕得實力十不存一了。

  所以,如何干掉這里的傀儡,對白牧野來說,并不是問題。

  問題是如何離開這!

  剛剛他在釋放狂雷符的時候,順便觀察了一下,結果發現上面的法陣結界,就在他們頭頂大約兩千米的高度。

  也就是說,把他們一直壓到這里的法陣,已經徹底將這片空間給封印了!

  那法陣可比他現在使用的爆裂法陣恐怖多了。

  爆裂法陣能量散盡之后,法陣自然消失。可壓迫下來的法陣卻溝動了這里的地勢,就如同外面的守護大陣一樣……如果不能破掉,他們將永遠被困在這!

  四面八方的傀儡依然如同潮水一般的往這中心廣場處涌來,但在白牧野的爆裂法陣轟殺之下,已經越來越少。

  最后白牧野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殺了多少。

  反正按照時間來推斷的話,他沒有停歇的戰斗了十幾個小時,整個人都快要累到虛脫,當符篆師也是一個體力活。

  哪怕到后面秦冉冉連靈力補充符都用上,但最多也只能緩解一點疲勞罷了。

  直到最后一個傀儡都沒有了,白牧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對不起……”秦冉冉一臉愧疚的看著白牧野:“是我害了你!”

  白牧野勉強睜開眼皮,看著秦冉冉道:“這里的王八蛋想要玩陰的,但有一點……只要我們不死,就一定有機會干掉這些東西,然后……拿走這里的一切!”

  “還有那個可能嗎?”秦冉冉輕嘆:“咱們都被困在這了……逃也逃不出去。”

  白牧野閉目養神,喃喃道:“這法陣符,沒什么大不了,破了就是,我先睡一覺,你別吵我。”

  “哎……”秦冉冉有些無奈的看著白牧野直接睡過去,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一次,真的是她太沖動了!

  她太想變得強大起來,以至于……有些不顧一切。

  來到這種地方才突然發現,原來探險不是度假,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當各種未知危險紛至沓來的時候,她才突然發現自己有多弱小。

  簡直一無是處。

  林子衿那么信任她,她卻辜負了那份信任,如果真讓白牧野這種超級天才隕落在這里,她就算死都不會心安。

  睡吧,睡吧,我來看著!

  秦冉冉看著已經睡著的白牧野,目光中充滿愧疚,輕輕哼起了歌。

  隨著歌聲,就連廣場上那雕像的表情,似乎都柔和了很多。

  白牧野這一覺睡得特別香甜,在夢里似乎聽見有人在唱歌,歌聲非常動聽,讓他的精神力恢復速度,都加快了很多。

  當他一覺醒來時,發現秦冉冉依然蜷縮在他身邊,抱膝坐著看著遠方的黑暗。

  “過去多久了?”他看著秦冉冉問道。

  “不到五個小時。”秦冉冉關切的看了他一眼:“你沒事了?”

  白牧野笑笑:“沒事了,放心吧。”

  “你怎么能確定這里還有活著的存在?為什么不能是這些傀儡原本就在這里,是我們的闖入,才導致上面的法陣激活,這里的傀儡覺醒?”這個疑問,已經困擾了秦冉冉半天。

  “首先,壓迫咱們下來的法陣符,非常精準,直指這個地方,你忘了嗎?在地圖上,這口井……是藏寶閣。”白牧野淡淡道:“但這里絕不是什么藏寶閣,就是用來陰人的一個地方,這里是一座牢籠。”

  “無論你手里的地圖,還是我們一起找到那份地圖,如今都已經可以確定,就是近代做出來的東西,只能說我們一開始都沒想到會這樣。”

  白牧野看著秦冉冉,“所以,這就是一個陰謀。別糾結了,我們想辦法出去就是了。”

  說著,白牧野站起身,摸了摸肚子,看了一眼秦冉冉:“你餓不餓?”

  秦冉冉微微搖搖頭:“沒胃口。”

  “那怎么行?人是鐵飯是鋼,不吃可不行。”白牧野說著,直接拿出了燒烤爐。

  秦冉冉有些無語,看了一眼白牧野,感覺這個比自己小的家伙心真大!

  但又不得不佩服白牧野的聰明,憑借一些蛛絲馬跡,便推斷這么多東西來。

  看著白牧野在那忙活著烤肉,秦冉冉依然抱膝坐著,低聲道:“如果咱們這里是一個陷阱,那為什么沒有強大的存在來奪舍我們?”

  這時候,燒烤爐上的虎王肉串已經散發出誘人的香味,白牧野一邊往上撒調料,一邊說道:“它們在等啊,萬古歲月它們都等了,哪里差這點時間?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王八蛋雖然都很強,但它們太怕死了。不等到一個完美的機會,它們不會對我們出手。”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秦冉冉接過白牧野遞過來的一串肉,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真香!

  似乎又有胃口了。

  她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白牧野道:“都是小時候我家老頭子當故事講給我的,當年我也的確是當故事聽的,但在親身經歷之后,卻發現,那不是故事。”

  秦冉冉用力點點頭:“嗯嗯,是事故。”

  白牧野笑起來,看著她道:“別擔心,咱們一定能出去!”

  兩人吃飽之后,白牧野站起身,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張飛行符,一邊往上飛,一邊說道:“我上去看看,你在這里等著。”

  秦冉冉眼看著白牧野一點點消失在視線中,沒入了黑暗,抿了抿嘴,其實,她還是有點害怕的。

  但她知道,她必須要努力讓自己真正強大起來!

  當年離開齊王的時候,她認為自己已經足夠強大了。

  可以一個人生活,可以一個人活得挺好。

  但這一次的經歷,讓她終于明白,原來當年她的強大,其實并不是真正的強大。

  因為她依然在人類的文明社會中,依然享受著齊王和皇家的守護。

  盡管她特別不愿承認自己皇家的身份,但此刻靜下心來認真想想,她又何嘗真正脫離過那些人的守護呢?

  如果沒有齊王沒有皇室的守護,她這樣一個出名的當紅新星,會被多少人當成玩物?

  精神力很高了不起么?

  沒見就連一些大宗師都心甘情愿給大人物當走狗?

  拿了人家的好處,就得給人家做事!

  這是規矩。

  并不是每一個大宗師,都是孫恒、孫瑞這種硬骨頭,依靠自己也能硬生生突破上去。

  更多大宗師,都是生生用資源堆起來的!

  資源哪來?

  自然是豪門大族。

  就像前帝國首相趙涪那個不成器的孫子,正常情況下,怎么可能有資格讓兩個大宗師做他護衛?

  還不是因為他的爺爺是位高權重的帝國大佬?

  否則憑什么讓兩個大宗師一直如同奴仆似的跟在身邊?

  這一次的經歷,雖然時間不長,但卻讓秦冉冉得到了巨大成長。

  她安靜的坐在那等著白牧野,然后打開光幕,開始看起白牧野之前的那些戰斗視頻。

  直到白牧野回來的時候,秦冉冉依然還在那安靜的看著視頻,但她的身體周圍,卻有幾十張符篆上下翻飛。

  這一幕,跟白牧野之前的戰斗視頻中……如出一轍!

  白牧野沒有去驚動她,只是安靜的看著。

  看著秦冉冉努力在操控著這些符篆的樣子,他忽然想到了司音。

  同樣是天才,同樣的缺乏歷練。

  或許,這一次封靈之地的經歷,對秦冉冉來說,真的是一件好事。

  唯有歷經磨難,方能破繭成蝶。

大符篆師大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