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一章 深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看著似乎跟上古神文差不多,但實際上,小白一個字都認不得。

  符篆師宗門……難道都得用精神力來讀?

  于是他試著用精神力讀了一下。

  果然,古人也都挺騷,炫技無處不在,沒有任何意外的,他直接理解了文字的含義。

  “所有不修煉精神力的修行者都是渣渣……”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炫技也就罷了,脾氣還這么勁爆嗎?

  “唯有精神力,才是永恒!”

  即便小白自己就是符篆師,依然感覺這觀點很偏激。

  大道萬千,任何一條路修行到極致,都很恐怖。

  “世人對精神力的理解,膚淺且淺薄。所謂精神力,為精力和神力之統稱,精力使人狀態飽滿,神力可凝聚神通御風乘云……”

  原來這是一本充滿符篆師偏見的教科書啊!

  白牧野沒有接著往下看,因為以后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看。

  這里面的書,他準備全部搬走。

  反正這里已經沒有人了,這些書籍,自然也就成了無主之物。

  這都是真正的上古文明傳承,通過它們才能更好了解那個時代。

  小白是個熱愛學習的好孩子。比如金瓶三言什么的,那里面都有許多知識可以學習的。

  白牧野看了一眼這偌大的圖書館,心說如果我把這里的書都給搬空的話,是不是對上古那個時代,就會有一個特別直觀的了解?

  在這些書籍里面,能不能找到漂亮姐她們當年留下的痕跡?又是否能夠幫到她們呢?

  “哇,這里的書籍好好玩呀,這居然是一本,哈哈,寫的真逗!”秦冉冉在那邊也發現了閱讀這些書籍的方式,一個人嘿嘿傻笑起來。

  白牧野開始默不作聲的收書。

  他是連書架一起收的。

  超大的空間指環真是個好東西,物品收進去之后,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念隨意擺放。

  秦冉冉有點看入迷了,都沒發現他在干啥。

  真是個可憐的姑娘,連都沒看過嗎?

  白牧野有點同情她。

  于是干脆決定不打擾她了。

  將這一層的書籍連同書架一起全部收走之后,就只剩下秦冉冉對著的那排書架。

  算了給她留一會吧。

  白牧野很好心的想著,上了二樓、三樓、四樓……一直到十二層。

  每一層都有大量藏書!

  每一層都是連花帶盆一塊兒抱走。

  小白很開心,因為他的空間指環里面,裝了一個圖書館!

  往下走的時候,看著空空蕩蕩的每一層,心里非常有成就感,特別滿足。

  回到一層,見秦冉冉依然沉浸在的樂趣之中,小白有點無語。

  一揮手,秦冉冉面前這排書架也消失了。

  眼前突然間豁然開朗,秦冉冉先是一怔,隨即抬起頭,小嘴微張,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空空蕩蕩的場景。

  忍不住愣了愣,低下頭看看自己手里這本書,確定不是幻覺。又再次抬頭,揉揉眼睛,迷茫的看著白牧野:“發生了什么?那些書呢?”

  “收走了啊!不然呢?”白牧野聳聳肩。

  “收走了?收哪去了?”秦冉冉還是有點沒辦法理解,呆呆的看著白牧野。

  “當然是收到我的至尊空間指環里面了呀!”白牧野一臉理所當然。

  秦冉冉如同見鬼了一眼看著白牧野:“你是魔鬼嗎?你怎么能把這里面的書都拿走?”

  “不然呢?留在這?讓它繼續躺在無盡的歲月身上睡大覺?”白牧野看著秦冉冉。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怎么裝下那么多書的?天吶……書架都沒了!”秦冉冉徹底無語了。

  “我有至尊空間指環啊!”白牧野道。

  “真有這種指環?”秦冉冉感覺自己這么多年來所接受的對這世界的認知似乎出了一點點問題。

  “真是沒見識,你難道沒聽說過,上古文明的空間指環里面可以容納一個小世界?說不定我們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是人家一枚空間指環呢!”白牧野說道。

  “你的就是這種空間指環?”秦冉冉被驚呆了。

  “不是。”

  “不是你說個……”

  “比那種小,我的還裝不下一個世界。”白牧野一臉謙虛,還有點遺憾的感覺。

  秦冉冉:……

  “一整棟樓的書,都裝走了?”秦冉冉看著白牧野。

  秦冉冉徹底無語了,什么空間指環啊,居然把這十二層樓的所有書籍連同那些巨大的書架一起都給裝進去了,這也太可怕了吧?

  她看著白牧野:“你的戒指里面,不會真有一艘星際飛船吧?”

  “有啊。”白牧野微笑道:“齊王的人見我太窮,送給我的。”

  “啊?”秦冉冉再次一臉懵。

  白牧野看著秦冉冉:“他不但送了我一艘星際飛船,還把飛仙星上那些人給他準備的生日禮物送給我了呢!哦,對了,你還記得你演唱會那次吧?”

  秦冉冉呆若木雞的看著白牧野,下意識的點點頭。

  “就那次,我們親愛的敬愛的齊王殿下,還讓人送了我一記狂雷符!”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道。

  “什么鬼呀?”秦冉冉看著白牧野:“你在說笑?”

  “姐姐,你看我像在說笑的樣子嗎?”白牧野微笑。

  秦冉冉點點頭:“像!”

  這不是像不像的問題,而是秦冉冉根本就沒辦法相信這是真的。

  可她的直覺卻告訴她,小白說的,很可能是真的。

  “要看看那艘巨大的星際飛船嗎?”白牧野繼續微笑看著秦冉冉。

  秦冉冉連他最大的秘密竟然都給看穿了。

  外面自稱齊王的人過來找她,叫她公主!

  如果秦冉冉回頭把他是宗師這件事說給齊王聽,不管有心還是無意,那會是什么后果?

  恐怕他只能第一時間乘坐齊王……哦,應該是李燁郡王送他的這艘星際飛船,從此浪跡宇宙了吧?

  既然如此,提前讓秦冉冉知道他跟齊王之間的關系,又能如何?

  “你和我說這些是打算殺人滅口么?”秦冉冉微微蹙著眉,臉上并沒有多少恐懼之色。

  一個宗師級的全系符篆師如果對她出手,她沒有任何機會反抗,但她并沒有怕。

  “哈哈哈怕了吧!”白牧野微笑。

  “就知道你在和我開玩笑。”秦冉冉松了口氣。

  “沒開玩笑。”白牧野道。

  “那你在明知道我跟齊王存在關系的情況下,還跟我說這些?”秦冉冉那雙黑白分明的純凈眸子平靜的注視著白牧野。

  “我跟齊王有仇,他一直都想殺我。”白牧野微笑道:“之所以跟你說出來,是怕有一天你一不小心,說你認識一個少年宗師……”

  秦冉冉點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怕我無意中說漏嘴。”

  “但你處理方式有問題。”秦冉冉一臉認真的道:“你應該不告訴我這些,你這是在賭呀!你怎么能保證我回頭不會出賣你?”

  “那你覺得我應該怎么辦?”白牧野看著她。

  “你應該在接下來的行動中,找個機會直接把我干掉!”

  “干掉你需要找個機會?”白牧野道。

  秦冉冉有點生氣:“那樣至少讓自己的愧疚心少一點,不是嗎?”

  “殺一個算是朋友的人,無論如何都會愧疚吧?我下不去手。”白牧野道。

  “所以說,你太善良了,我都知道你最大秘密了,你就應該想辦法不讓這秘密流傳出去呀!你應該干掉我,在我死之前,一臉冷酷地對我說——對不起,你知道的太多了!”秦冉冉一本正經的說著,突然繃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

  秦冉冉看了看空蕩蕩的屋子,說道:“出去坐坐吧。”

  “好。”

  兩人出來之后,坐在外面的一排木椅上。

  雖然是山頂,但風并不大,微風輕柔,吹在人的臉上有種很舒服的感覺。

  秦冉冉輕聲道:“謝謝你的信任,你對我一點殺心都沒有,真好。”

  “這個也能感知得到嗎?”白牧野好奇的問了一句。

  秦冉冉白了他一眼:“怎么,你精神力高就了不起嗎?只能你感知能力超強?”

  說著,她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小白,你真的是太耿直了,你明知道……我跟齊王殿下可能有很深的關系,居然還敢把實情告訴我,然后又不想殺我,你真是……真是傻呀!”

  “我最大的秘密,是宗師。”白牧野淡淡道:“至于其他那些,跟這個比起來,算問題嗎?”

  “你說的也是。”秦冉冉點點頭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出賣你的,我不想跟他們扯上任何關系。不過,齊王他對我……是不錯的。如果有一天……我是說如果,你有能力也有機會殺他,能放他一次嗎?就當……就當感謝我替你保密,行嗎?”

  白牧野沉默著。

  秦冉冉看著白牧野:“其實……他未必如你想的那么壞。”

  “壞不壞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一直想殺我。”白牧野淡淡說道。

  秦冉冉偏頭看著他:“不死不休的仇嗎?”

  白牧野思考一下,道:“我不清楚。”

  秦冉冉道:“那我明白了,我不會出賣你。”

  秦冉冉道:“突然間知道你這么大的秘密,心里多少有點不安,要不……我也用一個我的秘密來跟你交換?”

  白牧野看她一眼:“你好幼稚啊!”

  秦冉冉氣得直翻白眼,心說這就是個小混蛋啊!還是熟悉的味道,還是原來的配方,沒變化。

  “不想聽就算了!”秦冉冉傲嬌的哼了一聲,然后揚了揚手里這本書:“這本書歸我啦!你戒指里面的那些書,我要有隨時借閱的權利!”

  白牧野看著她:“想看隨時跟我說,分給你一半都沒問題,畢竟是我們一起找到的。”

  “別了,我的空間指環不是至尊的。”秦冉冉一臉郁悶的道。

  她的空間指環也不算小,但跟白牧野這種動輒搬空一個圖書館的空間指環比起來,實在太微不足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兩人一邊在那些書籍中尋找地圖的蹤跡,一邊開始緩緩推進,一點點進行尋找。

  其實也不算太緩慢,因為兩人還有小型飛行器。

  接下來這幾天的時間里,兩人倒是發現了不少各種各樣的建筑。所有一切,都在這小世界法則的保護下完好無損,但就是沒有人類生活的痕跡。還找到了一些上古時代的兵器,但說實話,那些兵器的品質都很一般。

  不知是那個時代的冶煉工藝就這樣,還是使用這些兵器的人本身靈力等級也不高。

  估計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畢竟這是一個符篆師的宗門,也沒幾個靈力高的。

  兩人還找到了一些制符的工具。

  符篆筆,沒什么太大變化,但上面的毛早已失去活性。

  歲月并非對這里一點影響都沒有。

  符篆染料早已干涸凝固,符紙看上去似乎依然完好,但同樣早已失去活性。

  所謂活性,其實就是生機。

  這世間萬物都有生機,即便是一塊石頭,也有屬于它自己的生機。

  當生機徹底消失那天,一陣風就能把它給吹散。

  所以這些符篆筆、符紙之類的東西,白牧野跟秦冉冉都只是看了一眼,碰都沒碰。

  “看來,只有像那間圖書館那樣的地方,才會有特殊的保護,保證那些書籍歷經無盡歲月,依然保持著活性,依然如新,”秦冉冉看著白牧野,“而這些地方,應該是當年宗門里的內門弟子居所。看這制符工具,這些弟子的身份地位似乎不低。”

  白牧野點點頭:“附近有那么大一座圖書館,圍繞著圖書館還有這些居所跟修煉地方,所以咱們所處的位置,應該還是這個宗門的核心區域!”

  兩人這幾天通過研究那些書籍,發現了不少線索。

  這座圖書館,應該就是整個小世界里面最大最全的一座!

  被白牧野連鍋端的圖書館里,竟然包含了大量符篆師功法、各種符篆術,各種相關書籍,林林總總加起來竟然有上萬本之多!

  兩人不得不感嘆,上古時代的符篆文明,怕是比當今還要輝煌。

  白牧野簡單翻看了一些符篆師留下的心得,發現沒什么太大價值,就隨手給了秦冉冉不少。

  秦冉冉倒是如獲至寶似的,愛不釋手。

  至于那些符篆師功法和符篆術,在白牧野看來,也就那么回事,他突然有種感覺——天下符篆師功法和符篆術,盡出符篆師寶典!

  隨著對上古文明的探索,了解的越多,這種感覺也就越明顯。

  圖書館里面有許多符篆術品階都相當高,白牧野甚至找到了幾種完美級的符篆術,但這些符篆術只是形式上跟符篆師寶典中記載的符篆術有所區別,內核其實大同小異!

  而且經過計算和推演,白牧野覺得符篆師寶典上面記載的符篆術,要更加高明。

  感覺好像是一個驚才絕艷的符篆大能,將天下所有符篆術都掌握之后,制作出了這么一部驚世寶典。

  而這東西,竟然是在白家。

  看上去,似乎還不為外界所知?

  以后有機會真得問問老頭子,符篆師寶典到底從哪弄來的?

  于是白牧野將這些完美級的符篆術都扔給秦冉冉了。

  “這是……宗師級完美品質的符篆術?你不要?”秦冉冉用精神力讀了一下之后,頓時被驚呆了,甚至是有點嚇到了。

  這可是宗師級完美品質的符篆術啊!

  這種級別這種品質,即便它只是精神力補充的符篆術……價值也同樣不可估量啊!

  “不要,這東西簡單,我看一眼就會了,還是你拿著吧。”白牧野很誠懇的道。

  秦冉冉又有點想打人了。

  兩人進入到小世界的第五天下午。

  終于有了發現!

  小白在圖書館的一本藏書當中,發現了一張古老的地圖。

  也不知道是誰畫的,看上甚至有點像是小兒涂鴉。這張地圖是這小世界的平面圖,上面幾乎標注了小世界里面全部主要區域的位置。

  當然,這上的文字,同樣需要用精神力來解讀。

  兩人看著標注著藏寶閣的位置,眼中都露出一抹驚喜!

  那地方,距離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不到三百里!

  簡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現在就去!”白牧野道。

  秦冉冉用力點點頭。

  兩人隨即上了飛行器,朝著藏寶閣方向飛去。

  很快兩人便來到這里。

  從天空往下看,藏寶閣入口處有一口古井。

  六邊形的井口直徑大約兩米多,從天上甚至能看見井里的水反射出來的光。

  如果不知道確切位置,就算從這里經過,也很難想到藏寶閣的入口會是一口井。

  白牧野操縱著飛行器緩緩降落下來,往前走了幾步,在距離那口井大約還有十幾米遠的時候,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著井口直接扔了過去。

  下一刻井里面傳來撲通一聲。

  接著便是一陣水花濺起的聲音,很快恢復平靜。

  秦冉冉笑話道:“這是人家的藏寶閣,當年都是有人守衛的,你扔石頭進去有什么用?”

  就在這時,腳下突然傳來一陣劇烈顫抖。

  秦冉冉被嚇了一跳,身旁的白牧野卻是反應極快的取出兩張飛行符,一張拍在秦冉冉身上,另一張拍在自己身上。

  轟隆!

  一聲巨響。

  兩人腳下的大地瞬間塌陷下來。

  與此同時,那兩張飛行符也被激活,秦冉冉發現自己飄了起來,但卻東倒西歪站立不穩,眼看著就要一頭扎下去。

  白牧野一把拉住她,隨后向上飛去。

  砰砰砰砰……!

  一連串悶響,從周圍傳來。

  白牧野臉色當即就是一變!

  法陣!

  這地方竟然被人埋伏了法陣符!

  他頭皮一陣發麻,飛快的往自己和秦冉冉身上奶了兩張防御符。

  沒想到的是,當這法陣激活之后,卻并沒有任何攻擊出現。

  唯有……壓迫!

  自上而下的壓迫!

  好狠的法陣,這是要逼著自己往下跳啊?

  白牧野低頭看了一眼已經坍塌成無底洞的腳下大地,然后被那股巨大無匹的壓力強壓著,不斷向下。

  平飛!

  白牧野拉著秦冉冉,試圖橫向快速飛走。

  但這法陣早已將這里封鎖,四面八方,同樣有壓力迅速的推過來。

  上、前、后、左、右……仿佛有五堵無形的墻,迅速往中間擠壓過來。

  就只剩下一條路。

  白牧野看了一眼下方,趁著防御符沒問題,一咬牙,直接帶著秦冉冉飛了下去。

  不是跳,是飛!

  頭朝下迅速飛下去,然后向下打出幾張火球符。

  下面出現一絲微弱光亮。

  更顯得這里深不可測。

  就在這時,頭頂上方一下子徹底暗下來。

  最后的光源——

  消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