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章 小世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白好像也不太可以。

  這萬古歲月以前留下來的法陣,實在是太厲害了!

  白牧野在這里琢磨了小半天,也沒能找出任何頭緒來。

  兩人只得回到飛船上。

  秦冉冉安慰道:“沒關系的,我也沒指望一下子就能破解掉這法陣。”

  白牧野有些難過,像他這種學霸,還真沒被難成這樣過。

  看了一眼秦冉冉,白牧野皺著眉道:“之前那個冒險團隊,他們是怎么進去的?”

  秦冉冉道:“他們進去的地方,有法陣有殘缺,似乎是一道裂縫,然后他們就進去了!”

  “那地方已經被人占領了,我們不能從那邊進對吧?”白牧野問道。

  “不,他們出來之后,那地方自行修復了。”秦冉冉笑了笑,“但凡能自己探索,他們又怎么會賣掉這個價值無法估量的消息?哪怕他們能將這消息賣出一個天價來,可跟一座完整星球級宗門里面的寶藏比起來,那點錢,又算得了什么呢?”

  白牧野想想齊王送給自己的禮物,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星球級的寶藏,價值無法估量,甚至有可能把當下的金融體系都沖擊得亂七八糟!

  “所以說,這地方早來一段時間,跟晚到一段時間,區別并不大。大家比的是能力,憑的是智慧。”秦冉冉道。

  “好,既然你這么相信我,那咱們就再去試試!”白牧野道。

  “哎,這就去?咱們才上來好吧?”秦冉冉看著白牧野,口不對心的道:“不急的……”

  “得了吧,你不急我急,我還有不少事情要做呢!”白牧野說著,直接上了傳送梯。

  秦冉冉翻了個白眼,好心當成驢肝肺!

  嘴里嘀咕著,跟白牧野一起,上了傳送梯。

  這一次下去之后,白牧野仿佛靈感之門被打開一樣,只用了短短十幾分鐘,便解開了一道公式。

  隨后,他再接再厲,又用了十分鐘左右,再下一城!

  秦冉冉在一旁看得一臉茫然。

  白牧野隨身的光幕上,已經寫滿了各種符號、數字。

  有些她能看懂,有些則完全看不懂。

  真的,法陣系的符篆師,都是大數學家!

  兩個小時過去,白牧野身體四周已經滿是光幕,那上面寫滿了各種各樣的數學公式。

  最后,白牧野長出一口氣,喃喃道:“大道至簡,原來如此!”

  說著,他直接轉身,上了傳送梯。

  “喂,什么情況?”秦冉冉一臉呆滯的看著白牧野。

  “回去畫符!”白牧野嘀咕了一句。

  回去之后,白牧野只用了半個小時,便畫了一張法陣符出來。

  畫符的過程秦冉冉并未打擾,畫好之后,秦冉冉好奇的要過來看了一眼。

  發現那上面,竟然就只有寥寥幾筆,若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小兒涂鴉。

  她一臉驚奇的看著這張符,又看看白牧野:“就這?”

  白牧野看她一眼:“你懂什么,這是經過無數次計算得出的結果!但真正的結果,其實非常簡單,你想一下,如果破解這法陣的難度真的那么大,那么……當年這個宗門里面的那些低級弟子,他們想要進出一次宗門,得多困難?”

  秦冉冉所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后道:“那些低級弟子,沒事出宗門干什么?”

  “你傻嗎?當年這顆星球可不是這樣的!星球表面,肯定是有人居住的!他們的宗門,才是在星球內部的。”白牧野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秦冉冉被白牧野鄙視的有點炸毛,怒道:“我怎么知道這些?”

  “是啊,所以你不行。”白牧野說道。

  秦冉冉:“……”

  我忍!

  不要跟一個長得賞心悅目的人一般見識。

  兩人打著嘴仗,又一次來到這里,白牧野將手中這張極其簡單的符篆直接往石門那里一拍,然后激活。

  剎那間,一道門戶,波光瀲滟的出現在兩人面前。

  如同被春風吹皺的一池春水!

  秦冉冉呆呆看著,然后用力一拍白牧野的肩膀:“行啊小子!”

  白牧野有些無語的看著踮起腳拍了自己一下的秦冉冉,居高臨下的伸手拍了拍秦冉冉的頭:“那是。”

  秦冉冉翻了個白眼,然后一馬當先,直接走了進去。

  白牧野緊隨其后跟著進來,心里覺得有些好笑的同時,也挺舒服的。

  秦冉冉確實很聰明,很多事情都做得不露痕跡。

  她率先進去并非是想要跟白牧野爭什么,而是怕里面有危險。

  進來之后,兩人有點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撼到。

  “這是一個世界啊!”秦冉冉忍不住贊嘆道。

  眼前不是一座想象中的古老地宮,而是一個跟外面世界一樣的、十分鮮活的世界!

  花香鳥語,樹木成蔭。

  他們眼前是一條青石鋪就的路,大約兩米多寬。

  道路兩旁便是各種參天大樹,樹林中嘰嘰喳喳,居然能聽見鳥叫聲!

  兩人所處的位置,大概是半山腰處。身后的景象,同樣也是如此。

  白牧野跟林子衿相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見那一抹揮之不去的震驚。

  “那份地圖上,這里可不是這樣子的,那支冒險團進入的地方,也是地宮模樣……”秦冉冉喃喃道:“這里竟然還有活物?咱們……該不會是進錯地方了吧?”

  白牧野也有些撓頭,道:“可我就是按照正常的法陣破解方法進來的啊?這地方……應該不是虛擬世界。”

  他彎下腰,蹲下身子看著路邊的一朵野花,那上面,還趴著一只蜜蜂。

  白牧野一口氣吹過去。

  蜜蜂振翅飛跑了。

  秦冉冉忽然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白牧野站起身,看了她一眼。

  “咱們進入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宗門!你想想看小白,如果那個古老宗門,當年在這星球內部只是一片片浩瀚的地宮的話,誰愿意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方生活?他們又不是亡靈法師,符篆師就算再怎么宅,那也是需要環境舒服一點的吧?”秦冉冉一臉興奮:“是了,這才是真正的古老宗門應有的樣子!這里面,自成一個世界!”

  她正說著,頭頂傳來一聲鳴叫。

  兩人抬起頭,順著高大的樹冠露出的縫隙,看見頭頂白亮的天空中,掠過一只巨大的飛禽。

  看上去似乎是一只鷹,但特別大!展翼足有三十多米!

  “那冒險隊進的地方又是哪?還有,咱們可是按照你這份地圖來的,看這地圖上的構架,這也應該是地宮啊。”白牧野還是有些難以理解。

  秦冉冉想了想,道:“應該是法陣之內,小世界之外的地方!門的位置沒有錯,但如果不是用你的破解方法,而是使用其他方法……或者說,法陣失效了,消失了,那么人們能夠進入到的地方,肯定就是那座地宮!”

  白牧野思索片刻,點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說那些地宮,其實也不過是覆蓋在這古老宗門外面的建筑,或許是他們當年用來給外門弟子住的,或許是溝通地表上的中轉轉?”

  “對,就是這個意思!”秦冉冉用力點點頭,然后道:“小白,咱們這次,可能真的要發財了!因為咱們,才是唯一進入這地下小世界的人!”

  “你錯了。”白牧野看著秦冉冉,忍不住潑了她一盆冷水:“我不知道那個蘇老到底是否擅長法陣系,如果他擅長的話,那么他就一定能破解。這宗門留下的守護法陣,破解起來雖然不容易,但對一個神符師來說……真的沒什么難度。”

  白牧野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個蘇老對秦冉冉來說,是老師,是一個安全的人。但對他來說,那卻是一個隨時可能會威脅到他生命的人!

  因為,他是齊王那邊的人!

  雖說一個堂堂神級的大佬,不大可能會跟一個小孩子一般見識,也不會輕易插手世俗中的那些破事,但萬一呢?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白牧野寧可這一次從頭到尾,都不要跟對方見面才好。

  “你這么一說的話,還真是這樣。”秦冉冉噘著嘴,有些不開心,“那支冒險團沒這個本事,但不代表他們也沒有……不過沒關系,我們終究還是進來了,不是嗎?”

  白牧野點點頭:“對,咱們進來了,走,先順著這條路,往前走一走,看看地圖上標注的藏寶閣,是否準確!”

  秦冉冉開心的點頭,隨后跟在白牧野身旁。

  白牧野走著走著,手中突然間多了一根紫色的小木棍。

  秦冉冉看見,愣了一下:“這是什么?”

  “至尊權杖!”白牧野一本正經的道。

  “哈哈哈哈!”秦冉冉笑得前仰后合,用手指著白牧野:“你真是笑死我了!你的空間指環能裝超大的星際飛船,所以叫至尊空間指環!你隨便拎出一根破棍子就是至尊權杖!咱們那個烤肉的爐子,是不是叫至尊燒烤爐啊?”

  白牧野有些無語的看了她一眼,道:“不,那個爐子,叫太上至尊八卦烘爐!”

  “我去……笑死我了,不行了,簡直了,小白,你真的太好玩了!”或許是終于進入到這宗門內部,秦冉冉開心得不行,笑點極低。

  好玩也不能給你玩的!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拎著至尊權杖,往前走去。

  他剛剛是感覺有些不安,尤其在這種已經存在了無盡歲月但卻還有生物的地方。

  他甚至覺得這地方突然間蹦出一個人來,都不奇怪!

  如此巨大的一個宗門,難道所有人真的都死光了?

  就不能剩下一些人,在這里繁衍生息?

  這畢竟是一個世界!

  就像人類先祖沒有沖出自身所在星系之前,就在自身所在的星球上生活,不也活的好好的?

  如果這地方一直都有人的話,那么到今天,他們會發展到什么境界?

  白牧野心里面思考著,一個人安靜的走在前面。

  秦冉冉在后面跟上來,笑著說道:“哎,小白,我覺得你這人不毒舌的時候還挺有意思的。”

  “我說公主殿下,咱是來尋寶的,這地方可能存在危險,您能別那么放松行不?”白牧野無奈的看了一眼秦冉冉,心說剛在心里夸完你心思細膩,怎么轉眼就給忘了?

  真是不禁夸!

  秦冉冉忽然皺起眉頭,看了一眼白牧野,收起了笑容:“我不是公主。”

  “抱歉。”白牧野真誠的道。

  “算了,怪不得你,好了,我們認真起來吧!”秦冉冉看著白牧野說道。

  白牧野點點頭,兩人繼續往前走去。

  這里面,就像是一個正常的自然世界,除了在空氣中感受不到靈氣的存在之外,一切都跟外面的自然界沒什么區別。

  兩個人順著這條青石路,不斷往上走著。

  終于來到山頂,同時也感覺到豁然開朗!

  一座巨大的建筑,坐落在這山頂之上。

  大概看一眼,至少有十幾層!

  建筑大氣而且精美,雕梁畫棟,氣勢雄渾。

  白牧野不由感慨道:“有時候我真的懷疑,是不是仙女座星系的上古文明才是我們人類的真正起源?當年我們的先祖從銀河系遷移過來,只不過是踏上了回家的路?”

  秦冉冉道:“不止你一個人這么認為,我們的文明里面,有太多東西是跟這里已經湮滅掉的上古文明重合了。”

  “是啊,各方面都非常像。”白牧野道。

  眼前這棟建筑,大門緊閉,保存得非常完好。

  準確說來,是非常的新!

  看上去就像才建好沒幾年似的。

  歲月的力量在這里,仿佛徹底失去了作用。

  上古人的手段,當真太神奇。哪怕整個星系都變得一片寂靜,沒有了生命跡象,但在這小世界里,卻依然鳥語花香,永不腐朽。

  “喂,有人嗎?”白牧野大聲喊了一嗓子。

  把身邊秦冉冉嚇了一跳,嗔怪的瞪他一眼:“你瞎喊什么?”

  “萬一有人,咱們喊兩嗓子,算是打過招呼,不算強行闖入啊!”白牧野道。

  秦冉冉一臉無語:“萬古歲月,滄海桑田,這里還能有什么人?”

  “那飛禽走獸各種昆蟲怎么解釋?它們能傳承下來,人就不能?”白牧野道。

  秦冉冉嘴巴張了張,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

  “走吧,應該沒人。”白牧野說著,大步朝著這棟建筑走過去。

  來到門前,伸手一推,門直接就被打開了。

  里面有些暗,不過還好,并不影響視線。

  秦冉冉跟在白牧野身邊,小心翼翼的往里看著。

  “這應該是一座……圖書館?”秦冉冉看著眼前一排排巨大的書架,有些無語,“建在山頂上的一座圖書館?”

  說著,她打開光幕,調閱這里的地圖,喃喃道:“那張地圖是假的……除了門的位置沒錯之外,其他應該都對不上號!”

  “門對就行,反正我們進來了,有的是時間探索。”白牧野說著,朝里面走去。

  “所以說,我們這也算是運氣不錯了?”秦冉冉苦笑道:“原來古人也會作弄人啊!我還以為這圖是真的。”

  她多少有些失望,因為圖不靠譜,就說明藏寶閣的位置,也絕對不在這地方!

  這里面是一個巨大的小世界,如果僅憑他們兩人這么慢慢找,估計等找到那地方,黃花菜都涼了!

  雖然看上去兩人有大把時間,可事實并非如此!

  白牧野就算不用回去上課,他最多也只能在這里停留個把月的,因為他答應了要去跟于秀秀探索另一處遠古遺跡,不能放人家鴿子。

  秦冉冉也是一樣,她還有大量演唱會要召開。

  她開演唱會的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賺錢,其實賺錢不過是順手為之的事情。她開演唱會,主要是為了修煉精神力!

  無數粉絲現場尖叫吶喊歡呼的過程中,會跟她的精神力引起共鳴,讓她的修為在這過程中不斷上漲!

  所以,兩個人其實都沒有太多時間的。

  “所以咱們得盡快確定藏寶閣的位置。”秦冉冉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留給我們的時間,并不多。”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道:“你有想東想西的時間,就過來找找看,這里面有沒有真正的地圖!”

  呃……

  秦冉冉拍了拍自己腦門:“怎們感覺自己變傻了呢?是啊,這是圖書館啊!”

  畢竟這地方是這宗門自己的一處圖書館,根本用不著防著誰……有地圖再平常不過。

  “對了,先別上手,小心一點,這建筑能保存完好,但書籍……就不好說了。”白牧野看了一眼秦冉冉。

  “嗯,知道了。”秦冉冉算發現了,她雖然比白牧野還大了一兩歲,但真的沒有人家成熟。

  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比白牧野成熟多了,畢竟,她是常年在外面跑,見過無數大世面的。

  現在想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至少在眼下這種環境,她之前的那些經驗,并不頂用。

  反倒是白牧野,看上去游刃有余的樣子。

  這個家伙,看來來頭也不簡單啊。

  也是,能讓林子衿倒追過去的人,真的不可能只有一張臉。

  白牧野試探性的,慢慢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來,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

  還好!

  里面的紙張并沒有出現瞬間風化的情況,依然很柔軟,書籍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可惜上面的文字,小白不認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