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九章 公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綠野星,齊王府。

  剛從訓練場出來的齊王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凜冽的氣息。

  剛剛這一戰,打的他很痛快,已經很久沒有這么酣暢淋漓的打一場了。

  看著面前的蘇桐,齊王從身邊人手中接過一個毛巾,胡亂擦了擦濕漉漉的頭發,問道:“蘇老那邊,怎么樣了?”

  蘇桐微微點頭,說道:“家父已經到達那里,只是手中地圖殘缺,那個地方很古怪,哪怕是家父,也不敢輕舉妄動。”

  “嗯,終究是封靈之地,上古頂級宗門所在,小心一些,也是應當的。”齊王將毛巾扔給身邊下人,邊走邊道:“蘇桐你覺得這樣一個保存完好的上古宗門里面,會有多少寶物存放?”

  蘇桐笑道:“王爺,這個真不好說。上古文明的湮滅,本身就充滿疑點。正常情況下,哪怕是經歷神戰,也不可能湮滅得那么徹底。這中間文明又出現了無盡歲月的斷層。直到我們的先祖從銀河系遷移過來。所有的秘密,都是一點點發掘出來的。不過,按照以往的經驗,那地方的寶物,肯定不會少。畢竟保存的太完好了!這樣的地方,在咱們的歷史上,都很少出現。”

  “嗯,那是一個好地方,如果不是封印靈力,本王真想親自去瞧瞧。”齊王有些遺憾的說道。

  “是啊,我都想去看看。”蘇桐笑著道。

  “你們幾個,還是安心陪在本王身邊吧!”齊王忽然有些感慨,說道:“這么多年,一直是你們在身邊陪伴本王,本王也已經習慣了。”

  “是,外人都覺得王爺不近人情,實際上,只有我們才知道,王爺其實是個好人。”蘇桐道。

  “屁的好人!本王從里到外都是黑的,可即便是壞人,也會有幾個知心朋友不是?”齊王笑著道。

  蘇桐也跟著笑起來,說道:“如果這次家父真能在那里找到大量神像,我們的‘造神’計劃,是不是也可以展開了?”

  齊王背著手,在庭院里溜溜達達,沉思片刻,說道:“再緩一緩,咱們現在,被盯的太緊了。尤其我最近正在推動分封這件事,如果成了,咱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擁有自己的領土,到那時,把它經營得水潑不進。再做什么,也就順手多了。現在……就算是三仙島,你真的能保證,那里面都是我們的人?”

  “三仙島……肯定是不行,尤其經歷那件事之后,三仙島上愈發的人心浮躁,一些當年的小家伙,如今都已經成長起來,但他們的心思……呵……”蘇桐搖搖頭,“可惜梁露妹子太在意姓白那小家伙,挺無奈的。”

  齊王道:“她當年就喜歡那小子他爹,雖然沒成,但情分終究是在的。不過好在她是咱們的人,知道什么事情是應該做的,什么是不該做的。”

  “嗯,梁露這點,肯定是沒問題的。”蘇桐點點頭。

  齊王道:“三仙島上那批年輕人,需要淘汰掉一部分,有些心徹底沒辦法收攏回來的……”

  他看了一眼蘇桐。

  蘇桐點點頭,說道:“過段時間,那邊正好要開采一個小世界里面的遠古遺跡,可以趁機……”

  齊王嗯了一聲,然后道:“蘇老那邊你盡快派人過去,叮囑一下,讓他一切小心。本王……可以沒有寶藏,但不能沒有他們!財富資源,咱們其實并不缺,所以,切記千萬不要冒進。神級……咱們可損失不起。”

  蘇桐眼中閃過一絲溫暖,點點頭道:“放心吧王爺,我會讓人盡快過去。”

  說著,蘇桐忽然道:“對了,秦家那丫頭不知從什么地方得到消息,居然一個人跑過去了。”

  “秦冉冉那小姑娘?”齊王微微一怔,“她一個高級符篆師,跑去湊什么熱鬧?不知死活!”

  “就是,要不要……我派人過去的時候,把她給抓回來?”蘇桐問道。

  齊王想了想,搖搖頭:“算了算了,她愿意去就去吧,當年那筆糊涂賬,到現在特么就連本王都不知道應該怎么算!不用管她,隨她去。反正她又不傻,加上她那點修為也做不成什么事,到時候知道難了,她也就自己乖乖回來了。”

  “還是會有危險的。”蘇桐道。

  齊王看了她一眼:“你覺得她會聽我的?她連秦家人的話都不聽……好吧,秦家人也沒資格管她。可憐我那弟弟……該死的神族!所有神族都該死!”

  齊王身上,霍地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蘇桐啪的一下,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張防御符。

  砰砰砰砰!

  周圍各種花草樹木,假山房屋,瞬間崩塌!

  “王爺,您悠著點啊!”蘇桐叫到。

  齊王深吸了一口氣,紅著眼睛,瞪了蘇桐一眼:“好端端,你提她做什么?”

  蘇桐一臉無辜:“平常也提來著……”

  “那是平常!平常她終究沒危險!”齊王氣呼呼的說了一句,然后再次深吸一口氣:“算了算了,你派人過去的時候,順便讓人告訴她一聲,就說……我是她王叔!如果她心里還認這門親,就趕緊給我滾回來,老老實實做她的大明星去!跟著湊什么熱鬧?要神像,我給她!”

  “王爺,這樣是不是?”蘇桐有點猶豫。

  “她是人!”齊王說著,氣呼呼的走了。

  蘇桐留在原地,一臉無語,半晌,才苦笑道:“是啊……誰不是人呢?神族不是人么?”

  然后搖搖頭,也走了。

  白牧野看著秦冉冉:“你是怎么看出我是宗師的?”

  秦冉冉看了他一眼,道:“這個還不簡單?”

  “不簡單!”白牧野看著她:“除了你是神符師!”

  “切!”秦冉冉撇撇嘴,道:“放心吧,這世上,除了我之外,應該沒什么人能看出你的真正實力,姐姐這呢……叫做天賦!天賦明白吧?上天賦予!解釋不清的!反正我開演唱會那次,就已經感覺到,你的精神力非常恐怖,浩如煙海一般。哼,能從姐姐手里搶奪精神力的人……”

  “天賦我知道。”白牧野一臉耿直的道:“就像我現在就是宗師,這就是天賦。”

  “呸!”秦冉冉決定一分鐘不跟他說話。

  “你唱歌的時候,我的精神力增長會更快一點。”白牧野想起秦冉冉演唱會那次。

  “當然啦,不過也只有你這種討厭的家伙才行。”秦冉冉皺了皺鼻子,然后道:“不過話說回來,我之所以找你,是因為我沒別的人可找。我也知道找個大宗師甚至神級的符篆大師才好,可我沒有放心的人。”

  白牧野看她一眼,心說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可以放心的?

  “如果你不是林子衿的男朋友,我也不會找你。”秦冉冉道。

  “專挑閨蜜的男朋友下手是嗎?”

  “白牧野,信不信我真跟你翻臉?”

  “信。”白牧野不皮了。

  隨后幾天的時間里,秦冉冉跟白牧野利用手中那張古老的地圖,開始了挖掘鉆探工作。

  就像采礦一樣。

  這古老宗門是隱藏在星球內部的,外面包裹著厚厚的巖石和土層。沒有什么好辦法,只能通過挖掘鉆探的方式,一點點打出一條通道來。

  秦冉冉吃燒烤吃上了癮,幾乎天天讓白牧野給她烤肉吃。

  至于那些通過古老種子親手栽培出來的蔬菜?

  擦,那是什么?

  兔兔才天天吃菜!

  姐只想吃肉肉!

  轉眼五天時間過去,飛船里面的智能系統終于傳來捷報。

  挖到了那古老宗門的入口!

  被一座法陣給擋住了。

  “歐耶!”秦冉冉一臉開心,跟白牧野擊掌慶祝。

  不過就在這時,飛船突然收到信號,有飛行器向這邊發送過來對接請求,同時還有一個視頻通話請求。

  秦冉冉皺著眉,咕噥道:“什么人啊,這么煩?還發對接請求,咋不上天呢?”

  當場很干脆的拒絕掉。

  不過下一刻,那請求再次發送過來,同時還有一段話。

  “公主,我是齊王殿下派來的人,有要事要跟您當面說。”

  白牧野看到之后,當即就是一愣,呆呆的看著秦冉冉。

  公主?

  這世上所有女人都可以被稱為小公主,可被一個陌生人這么正式稱呼為公主的……肯定不是“小公主”啊!

  還有,齊王的人?

  秦冉冉是皇族?

  白牧野真的是有些懵了。

  他看著秦冉冉,秦冉冉看看他,表情有點尷尬:“這個,回頭給你解釋吧,你先找個地方藏一下,我不想被人知道你在這里,估計你也不想。”

  白牧野深深看了一眼秦冉冉,點點頭,轉身走了。

  他猶豫一下,最終還是沒試圖用身上的高級智能監控這里。

  不過如果大漂亮還在的話,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全方位無死角的徹底監控這艘飛船。

  很快,一艘中型的星際飛船,跟這艘飛船進行了對接。

  一艘小型飛行器,很快飛過來。

  從里面走出一個中年男子,看見秦冉冉,先是認認真真,躬身施禮。

  “見過公主。”

  秦冉冉身子一側,淡淡道:“別,我就一戲子,可擔不起公主這么尊貴的封號。”

  中年人面色不變:“公主言重了,您是陛下金口玉言,親自冊封的帝國公主,不管到什么時候,您都是我們尊敬的公主。”

  “行了行了,我聽見這兩個字就腦瓜疼,有什么事情,你直說吧。”秦冉冉不耐煩的擺擺手。

  “好的,王爺讓人交代給在下,如果公主心里還認這門親,就趕緊回去,這地方太危險了,不適合公主,公主如果缺神像的話,王爺說,他可以給。”中年人將齊王的話加了幾層“濾鏡”之后,轉述給秦冉冉。

  秦冉冉眨眨眼:“他真這么說?”

  “是的公主。”中年人點點頭。

  “得了吧,他肯定說——如果她心里還認這門親,就趕緊給我滾回來,老老實實做她的大明星去!跟著湊什么熱鬧?要神像,我給她!”秦冉冉看著目瞪口呆的中年人:“有錯字嗎?”

  中年人嘴角抽搐著:“公主神了,一字不差!”

  秦冉冉哼了一聲:“就知道是這樣,你回去告訴他——你是你,我是我,我姓秦,可不姓李,也不是什么皇族,擔不起公主的封號。所以,我愛干嘛干嘛,他管不著我!還有,不要扯什么給我神像這種鬼話,我也不信!”

  中年人苦笑,就知道會是這樣,這些年,這位有著皇族血脈卻流落在外的小公主始終就是這脾氣。

  對皇族充滿鄙夷甚至是敵視,既不接受皇族給她的任何資源,也不理會皇族不斷拋過來的橄欖枝。

  小時候跟齊王關系還可以,不過后來她決定去當歌星,被齊王罵了一頓,說她好好公主不做,做什么戲子?

  徹底惹翻了這個小祖宗,從那之后,連齊王也不搭理了。

  “你的話傳完了,所以也沒你什么事了,你走吧。”秦冉冉直接往外趕人。

  中年人一臉無奈,從空間指環里面取出一個兩米長一米寬一米高的金屬箱子,放在地上,看著秦冉冉道:“公主,王爺說了,如果公主不肯回,就讓我把這個交給公主,關鍵時刻,可以保命。王爺知道公主不喜歡別人來保護,所以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秦冉冉癟癟嘴,猶豫片刻,終究沒能說出拒絕的話來,看著中年人道:“行了,我知道了。”

  “好的公主,那在下就告退了。”說著,中年人打開小飛行器的門,未了,轉過身來,看著秦冉冉道:“公主身份尊貴,要保重自己,其實,我也是公主的歌迷呢!”

  秦冉冉這才展顏一笑:“謝謝!”

  “在下人微言輕,但還是多說一句,王爺對公主……一直都如同自己女兒一般,所以,公主以后沒事的話,還是多去看看王爺。王爺其實當年罵過公主之后,很快就后悔了。但王爺的性格,公主也應該清楚才對。這輩子就沒跟誰低過頭……他終究是長輩,公主總不能讓王爺給您低頭道歉呀。其實王爺他……挺孤獨的。”

  “我知道了,有時間……我會去,”秦冉冉眼圈有些微紅,然后揮手道:“你小心點。”

  “謝謝公主關心,在下沒事的,這一次,蘇老也在,公主如果真有什么危險,去找蘇老也行。”中年人說完,上了飛行器,很快飛走了。

  秦冉冉隨后找到白牧野,說道:“咱們得抓緊了,有神符師來了!”

  “什么?”白牧野聞言被震撼得不輕。

  之前古琴城突然出現次元空間,要將整個古琴城給毀了,當時一張神符,自天外打來,破了神族那充滿毀滅的神通,也驚走了那個神族。

  但真正的神符師,白牧野卻是從來沒有見過。

  “蘇廣瑞,蘇老神符師。”秦冉冉有些不情愿的道:“我小時候,他還教過我。”

  “所以你真的是公主?”白牧野問道。

  蘇廣瑞是誰,白牧野沒聽說過。

  帝國的神符師究竟有多少個,一直以來,也是一個迷。

  不僅祖龍帝國這樣,其實神圣和滄海帝國同樣也是如此。

  秦冉冉輕輕搖搖頭,嘆了口氣:“我算什么公主?王爺的女兒,也不過是個郡主,我怎么可能是公主?”

  她看著白牧野,說道:“咱們還是趕緊干活吧!”

  白牧野見她不愿多說,于是點點頭:“好,咱們破陣去!”

  兩人通過傳送梯,順著飛船,直接傳送進這顆封靈星球的大地深處。

  然后,在一處狹小的空間,被一座石門給擋住。

  “哈,就是這里!跟地圖的標記一模一樣!咱們加快點速度,咱手里的圖最厲害!”

  看見這石門,秦冉冉頓時興奮起來。

  借著燈光,白牧野看見這石門之上,刻著復雜的花紋。但因為歲月的侵蝕,已經看不清了。

  甚至連這石門,也被腐蝕得不見了當初的樣子。

  “這些都是假象,只要破了這里的法陣,進去之后,必然別有洞天!”秦冉冉一臉肯定的道。

  接著她將目光投向白牧野:“小白,這里全靠你啦,你這真正的全系符篆師,千萬別讓我失望哦!”

  白牧野看她一眼:“感情叫我來這里,就是給你開鎖的是吧?”

  “嚯!這話說的,你當這鎖誰都能開?”秦冉冉瞪大眼睛,一臉夸張的看著白牧野,然后開心的道:“沒有絕頂的天賦,就算一個神符師來了,也破不掉這里的法陣!”

  “行了,別捧了,我現在一點頭緒都沒有呢。”白牧野伸手按了一下袖口的位置。

  將手包裹住的裝置瞬間收回,他的手,裸露在空氣中。

  “呀,你小心點!”秦冉冉驚呼一聲。

  “別一驚一乍。”白牧野回頭瞪她一眼。

  然后開始用手,輕輕觸碰一下這石門,一股冰冷刺骨的感覺瞬間傳來。

  同時,還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擋著他的手。

  這便是法陣了!

  想要成為一個全系符篆師,真的沒那么容易。

  這絕不是說有精神力就行的。

  真是需要智慧的。

  僅僅法陣這一門功課,就足以讓一個特別聰明的人研究一輩子。

  白牧野始終覺得自己在法陣這方面,天賦只能算作普通。

  因為那些法陣符他學起來最慢。

  別的都是看一眼就記住了,法陣符卻需要看好幾遍!

  如果他把這番話對秦冉冉說了,估計秦冉冉可能會想要打死他。

  簡直太過分!

  秦冉冉自詡絕頂聰明,也不是沒研究過法陣系的符篆術,但那恐怖的計算讓她望而生畏。

  真正的法陣符,永遠都不是一成不變的。

  需要根據環境,及時的做出調整。而這種調整要結合很多種因素一起進行。

  僅是這些,計算起來就已經相當麻煩。

  但真正的高級法陣符,要考慮的因素比這更多。這些卻還只是正向的,是制符。

  還有反向的……比如現在他們要做的事情。

  要將這持續不知多少歲月的法陣符構建的法陣給破掉,這個,更難!

  正常法陣符的持續時間,是按照符篆師的修為等級決定的。

  比如宗師級的白牧野,如果制作出宗師級的法陣符,且不管品質,只要是宗師級精神力構架出來的,那么它的持續時間,絕對比他初級的時候長太多。

  但時間再怎么長,也是有時效性的。

  可頂級的法陣系符篆術就不一樣了,可以用法陣符溝動地勢,讓法陣長久保存下去!

  更厲害的,是這法陣可以反復使用!

  也就是說,人家當年的符篆大師,一張或者很多張法陣符下去,直接就布成一座守護宗門的大陣!

  這陣外人進不來,除非你能給破掉。然后人家自己人卻可以通過一些方法隨意進出,法陣不受任何影響。

  這才是真正的法陣系符篆大師的風采,這手段,簡直出神入化。

  白牧野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出這種隨意進出法陣的方法。

  這需要的,絕不僅僅是他的修為。

  更要看他的智慧。

  哪怕這里的法陣,經過無盡歲月的侵蝕,力量已經衰減無數倍,但想要破掉,依然沒有那么簡單。

  所以,秦冉冉請白牧野過來,真的不是沒原因。

  因為她就破不掉。

  但她希望小白可以。

大符篆師大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