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六章 林子衿拜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天一早,老宋神清氣爽的走出房門,卻看見沙發上坐著兩個頂著黑眼圈的年輕人。

  老頭兒一臉狐疑的看著兩人:“你們倆小家伙……怎么回事?”

  精神力大能,感知能力自然也是一流的。所以老宋十分敏銳的感覺到這兩個小家伙似乎情緒非常低落。

  “不是沒事了嗎?后怕了?”老頭兒直接吩咐人工智能做了點早餐,然后坐到兩人對面,看著他們倆。

  白牧野搖搖頭,說道:“沒什么大事,就是一個朋友走了。”

  “嗨,走就走了唄,又不是不回來,這跟鄰居家死個貓有區別嗎?”老宋一臉莫名其妙。

  白牧野被氣得翻了個白眼,一臉認真的道:“還是有的。”

  “少年情懷呀,嘿,如詩如畫。”老宋揮揮手,“人生難免分別,分開也是相距的理由,你不覺得人總在一起會膩的嗎?”

  “不覺得。”林子衿在一旁小聲嘀咕,“不會膩的……”

  老宋撇撇嘴:“那是你們還小!等你們到了師父這個年齡,就什么都懂了!哦對了,小林啊,既然你跟著小白叫我一聲師父,總不能讓你白叫,待會我帶你們去見個人,到時候,你可以拜她為師。”

  林子衿微微一怔,隨即一雙水潤的大眼睛眨了眨,開心的點點頭:“好呀!”

  吃過早餐之后,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總算多少緩過來一點。即便心里面依然很難受,但他們從小就明白一個道理——你的難受永遠只是你自己的,跟別人沒關系。也不要把委屈隨意說給別人聽,因為別人并不在意你的委屈。就算在意,也替代不了。

  老宋也沒有想太多,小孩子嘛,總容易傷春悲秋的,過了那個年紀就好了。

  像他,看慣了人世間的生離死別悲歡離合。

  就像前些天剛剛在戰斗中隕落的那位大宗師一樣,大家也都是好朋友,經常在一起喝酒的伙伴。

  可說沒就沒了,甚至連一句告別的話都沒有機會說出口。

  難過嗎?當然難過!

  但日子還不是要繼續?

  說不定下次再發生這種事情,戰死的人就是他這個準神級的符篆大師。

  人生無常,即便是上古時期能夠預知未來的大能,今天又在何方?

  老宋帶著兩個年輕人,開著一輛比白牧野當初那輛老爺車還老的飛車,慢慢悠悠的,從飛大的這一頭,飛到了飛大的那一頭。

  來到一棟同樣有兩千多平方的獨棟別墅前,緩緩降落。

  這邊車門剛打開,還沒等他們下來呢,開著大門的別墅里面驟然劈來一道劍氣。

  老頭子似乎早有準備,隨手一揮,就連白牧野都沒看見他是怎么出符的,一道光幕便擋在面前。

  “哎哎哎,你個老東西,過分了啊!老夫特意給你送個絕世天才過來,你就這么招待老夫?一大早的火氣就這么大,不都絕經很多年了嗎?怎么還沒學會平和?”

  “你個老不死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一道清脆動聽,猶如黃鸝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又是一道劍氣,如同一道炫目的光,瞬間射向老頭子的防御符光幕。

  噗的一下,穿過那道防御光幕,直奔老頭子眉心射來。

  老宋面前再次亮起一道光幕。

  那道劍氣被這道光幕給擋住。

  老宋一臉心疼,怒道:“一大早你就浪費我兩張符,感情你的劍氣不要錢是吧?”

  “是啊!”隨著這道聲音,從里面走出一道倩影。

  白牧野跟林子衿嘴角都抽了一抽。

  眼前這國色天香的大美女……名叫老東西?

  再看看老宋,一頭亂蓬蓬的白發,不修邊幅的樣子,穿著一身不算破舊但也絕對不新的T恤,大褲衩,人字拖……嘖嘖,要是衣服再埋汰一點,然后面相凄苦一點,蹲在街頭可以當乞丐了。

  女子一眼看見白牧野和他身邊的林子衿,臉色微微紅了紅,沖著老宋怒道:“有客人你為什么不說?”

  老宋:“我說了呀!”

  “呸!分明就是想看我出丑!”女子狠狠瞪了老宋一眼,接著立馬換上一副如沐春風的笑容,對白牧野和林子衿道:“你們好呀!”

  “呃……老師好。”白牧野猶豫了一下,沒敢皮,他想喊師母來著,怕被混合雙打。

  一看這就是兩個脾氣暴躁的大能,一個他都打不過,甭說倆了。

  林子衿一臉乖巧的沖著女子打招呼到:“老師好!”

  “哎,真乖,來來來,里面請,吃沒吃早飯啊?”女子不理老宋,對白牧野和林子衿微笑著招呼。

  “吃過了。”林子衿道。

  “呵,在這老不死家吃的吧?他家那機器人做的東西也是人吃的?”女子冷笑一聲,然后道:“我剛剛做了早點,親手做的,來嘗嘗!”

  “有口福嘍!”老宋笑嘻嘻的,也不管女子沒好氣的眼神,直接往里面走。

  有奸情啊!

  白牧野心中暗道。

  進來之后,女子很快從廚房里端出來幾盤早點。

  早點做得非常精致,如同工藝品一般。

  老宋也不客氣,坐在那里,伸手就抓起一個小點心,扔進嘴里,砸吧砸吧嘴,挑剔道:“怎么感覺沒之前的好吃?”

  “有的吃就不錯了!”女子兇了一句:“一點形象都沒有,也不嫌丟人!”

  老宋嘿嘿一笑:“這倆一個是我徒弟,一個是我徒弟媳婦,師徒如父子,他們會嫌我丟人?”

  “徒弟?徒弟媳婦?”女子把走過來,坐在老宋對面,然后仔細端詳了白牧野和林子衿一番,道:“我怎么覺得,這倆孩子有點面熟呢?”

  老宋道:“你呀,還是老樣子,死宅女一個,新聞都從來不看的嗎?”

  “你才死宅女!我樂意宅,怎么了?”女子瞪了一眼老宋,“新聞有什么可看?一點意思都沒有,有練劍好玩嗎?”

  白牧野:!!!

  他突然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

  是啊,新聞有什么意思,有畫符好玩嗎?

  女子一看白牧野表情,頓時開心起來:“你看你看,這漂亮得不像話的孩子就贊同我吧?”

  老宋撇撇嘴,然后對白牧野和林子衿道:“正式給你倆介紹一下,方晴,大宗師級靈戰士,靈力值九千七……”

  “是九千七百二十三。”女子糾正。

  我去!

  白牧野跟林子衿全都有點被驚到了。

  靈力值九千七百二十三?

  那豈不是眼看著就要沖進神域了?

  飛大的又一個準神級靈戰士?

  老宋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不用那么震驚,她想要突破神級,早著呢!”

  “呸,說的好像你明天就成神了。”方晴翻了個白眼,然后道:“我跟這老不死一樣,都是飛大的教授。不過我平日幾乎不怎么教課的,也從不帶學生。但既然能讓這老不死親自帶過來,肯定是有點本事的。應該是這女娃娃吧?來,給姐姐介紹一下你自己。”

  咳咳……

  林子衿慶幸自己剛剛沒喝水,不然非得嗆到不可。

  姐姐?

  那些被林采薇那個大魔女支配恐懼的日子,瞬間浮現在眼前。

  這些上了年紀的老美女們,都是這個調調嗎?

  率真,自我,活的簡單,然后……不要臉!

  “嗯,姐姐好……”林子衿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看上去特別乖巧:“我叫林子衿,今年十五歲,目前八級巔峰的修為……”

  “八級巔峰?”方晴看著林子衿:“十五歲?沒有使用過寶物提升?”

  “還沒呢。”林子衿道。

  “咦,現在的孩子都這么有正事兒嗎?十五歲就是人家的小媳婦了?”方晴像是才想到這個。

  林子衿一臉羞澀:“嗯吶!娃娃親。”

  白牧野:“……”行,你說怎地就怎地吧。

  “真好!”方晴笑瞇瞇的說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白牧野:“你呢?也給姐姐介紹一下自己。”

  老宋在一旁直翻白眼,死宅女真是不要臉!

  白牧野道:“姐姐好,我叫白牧野,今年十八歲,是個符篆師。”

  “精神力呢?精神力多少?”方晴追問道。

  白牧野想了想,道:“馬馬虎虎,剛過宗師。”

  “噗……哈哈哈哈!”方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然后看著老宋道:“你收他多久了?怎么跟你一個調調?就連吹牛都吹得這么沒譜,哈哈哈!”

  白牧野:“……”我是認真的呀姐姐!你當我跟誰都說實話嗎?

  這要不是看在你可能是子衿的未來師父,老宋又是我的未來師父份上,我才不跟你們說實話呢!

  老宋在一旁嘿嘿笑了兩聲,然后板起臉,看著白牧野訓斥道:“好好說話,精神力到底多少?為師也需要了解呢!”

  白牧野委委屈屈:“二百多。”

  “這還差不多!”方晴點點頭,然后對林子衿道:“來,先吃,吃完了休息一會兒,到演武場給姐姐露一手看看你的本事!”

  老宋一臉無語的看著方晴道:“老東西,跟你說沒事看兩眼新聞,你是真不知道這倆孩子的身份還在這跟我裝糊涂?”

  “身份?什么身份?”方晴一臉茫然:“老不死你把話說明白了。”

  “哎,小白,今年飛仙高中生聯賽的冠軍得主!隊伍能夠奪冠,也是因為他的存在!”老宋先吹捧一番自己的徒弟,隨后一指林子衿:“這丫頭,更了不得,給你找幾個視頻你自己看看吧……”

  老宋說著,直接開啟了這里的光幕……

  白牧野心中暗道:老頭兒對這很熟悉啊!看來平日也沒少往這跑……

  光幕上,投影出林子衿的戰斗視頻。

  方晴只看了一眼,忽的一下站起身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光幕上林子衿的動作、身形,一招一式都看得仔仔細細。

  半晌,微微皺眉,看著林子衿,有點疑惑的問道:“林采薇……和你什么關系?”

  “啊?”林子衿當場愣住,然后道:“她是我姐……哦,我奶奶。”

  “奶奶?”方晴也愣了一下,隨后看著林子衿問道:“她還好嗎?”

  “挺好的,前段時間,和他爺爺一起度蜜月去了。”林子衿微微一抬下巴,沖著白牧野那邊示意了一下。

  “你奶奶和他爺爺……”方晴用手扶額,然后看著白牧野:“白勝是你爺爺?”

  老宋也在一旁:“白勝那小子是你爺爺?”

  白牧野:“……”

  這么大的帝國,數萬億的人口,頂層的圈子也這么小嗎?

  “不是親的,但跟親的沒什么區別。”白牧野道。

  “怪不得……”老宋恍然大悟道,“我就說嘛,能培養出這種天才的……嘿,有意思啊!”

  林子衿小心翼翼的道:“姐姐,您……認識我奶奶?”

  “她要聽到你叫她奶奶,肯定和你翻臉。”方晴微笑道。

  “呃……”林子衿一臉無語。

  行了,不用問了,眼前這位同樣要她叫姐姐的超齡女青年……跟自家那位喜歡作妖的林姑娘,肯定是特別熟。

  “還真是……巧啊!”方晴看了一眼老宋。

  老宋也有些唏噓,點點頭:“很多年沒見到他們了……對了,白勝前些年,我倒是見過一次,問他來這邊干嘛,跟我說有點事,然后就沒了動靜。”

  “師父,你們……都認識?”白牧野試探著問道。

  “我,方晴,白勝,還有林采薇……我們四個,在很多年前,都曾是紫云第一學院的學生!”老宋說道。

  白牧野一頭瀑布汗。

  弄了半天,人家居然是同學!

  之前他怎么都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層關系。

  自家老頭子從來都沒有提過,這要不知道的,肯定會覺得老頭子跟他們關系不怎么樣。

  可實際上肯定不是那么回事,老頭子嘴巴特別嚴,這些年來,除了各種知識以外,幾乎就沒跟白牧野說過他的人際圈的事情。

  當然,那個時候白牧野也小,老頭子或許覺得也沒必要說那個。

  “一晃已經很多年啦!”老宋多少有些感慨,看著白牧野:“看,早上師父跟你說什么來著?命運就是這樣,分分合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估計白勝那老小子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孫子居然成了我徒弟……哎?怎么好像哪里有點不太對的樣子?”

  方晴在一旁瞪了他一眼,無奈的道:“差輩了!”

  老宋:“……”

  隨后擺擺手,在那嘿嘿傻笑:“這些都是小事,我們各交各的!反正這徒弟,我是要定了!”

  方晴一臉無語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有些迫不及待的拉起林子衿:“走,到后面演武場,我要徹底了解你的情況!”

  林子衿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

  林子衿這才美滋滋的跟著方晴走了。

  這讓方晴多少有點無奈,然后她瞪了一眼老宋。

  老宋根本沒注意她,一手抓著小點心往嘴里塞,一邊兩眼放空,不知在想什么呢。

  白牧野想了想,也站起身,說道:“師父,我去看看熱鬧!”

  老宋胡亂擺擺手,依然在那發呆。

  老宋之前只是覺得白牧野天賦不錯。

  在飛仙星這種地方,算得上是一個頂級天才,又跟自己一樣是個特別罕見的大全系符篆師。

  所以在彭宗師和孔宗師跟他匯報之后,起了愛才之心。觀察了白牧野一段時間,做出決定,要收下這個徒弟。

  但讓他徹底喜歡上這個小家伙的原因……卻是昨天晚上那件事!

  他當時趕到現場的時間,其實是稍微晚了那么一點點的。

  因為他也沒想到事態會那么嚴重。

  堂堂帝國首相孫子身邊的護衛,竟然會在古琴城趙家直接對一個剛拿了飛仙聯賽冠軍的天才下殺手。

  所以他當時心里也是怒不可遏,出手連半點猶豫都沒有,直接就干掉了一個大宗師。

  但問題是,另一個……是怎么死的?

  當時現場只有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而且很明顯,才八級的林子衿絕對沒能力擊殺一個大宗師。

  那么就只能是白牧野!

  他一個高級符篆師,居然能擊殺大宗師?

  即便是那個大宗師級靈戰士只是初級大宗師,即便他大意輕敵……可若是沒有真才實學,沒有絕頂的天賦,一個少年高級符篆師,想要干掉一個大宗師,根本就是在做夢!

  老宋當場就在腦子里推演一番,在什么條件下,小白才能干掉大宗師級的靈戰士。

  要么,小白這個小家伙,有著宗師級的實力。

  要么,就像網上很多人調侃小白的那樣……買符大師。

  如果小白是宗師的話,那么一切就比較容易解釋。

  正常情況下,大宗師級的靈戰士,想要殺一個全系的宗師級符篆師,很難。

  全系的宗師級符篆師想要殺大宗師級的靈戰士……同樣很難。

  畢竟打不過還可以跑不是?

  但雙方如果真的發生戰斗,不死不休那種,其實誰殺誰都是有可能的。

  再想想對方那個大宗師,肯定覺得小白一個高級符篆師很好欺負,根本沒放在眼里,輕敵之下,被小白瞬間制住然后反殺,這種可能性非常之大!

  不過小白明明就是一個高級符篆師,哪來宗師級水準?

  哪怕小白剛剛說自己是宗師級的符篆師,老宋也完全沒往心里去。

  因為他根本不敢把白牧野往宗師修為上去想。

  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宗師?

  鬧那?

  不可能的!

  他當年也曾號稱國寶級天才,踏入宗師境界的時候,已經過了四十歲!

  就連白勝那個老小子,都差他很多!

  突破了那層桎梏,真正進入宗師境界之后,修為才開始真正突飛猛進。加上這些年也弄到不少神像,這才在如今不到七十歲的年紀便踏入大宗師巔峰層次。

  可想要進入神級領域,依然千難萬難,沒有大機緣,沒有大悟性,可能這輩子也只能卡在九九九九點精神力,就是邁不出那一步,永遠都只能是個“準神級”。

  老宋不是嫉妒賢能,而是從古至今,人類自銀河系移民到仙女座星系,自此展開全民修煉的漫長歷史上,就從來沒出現過二十歲以內的宗師級符篆師!

  二十歲以內的宗師級靈戰士倒是比比皆是,可這個年齡段的宗師級符篆師,一個都沒有過!

  即便有一堆神像放在那里隨便用,也堆不出一個二十歲之前的宗師級符篆師來!

  倒是有一些二十來歲,精神力數值卡在三百九十九的高級符篆師。

  這種,已經算是國寶中的國寶,天才中的天才了!

  精神力三百九十九,看上去就差那臨門一腳,可那道桎梏,卻如同天塹。

  沒個十幾二十年的時間,休想打通那道桎梏!

  甚至在老宋這個過來人看來,從高級到宗師的那道桎梏,比從宗師進入大宗師的桎梏更難打開。

  所以,小白不可能是宗師。

  那么,就只剩下另一種情況了——買符大師。

  這個肯定是被人故意調侃,要么就是惡意抹黑的。他也始終關注著白牧野,自然知道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

  買材料或許有,但買符……不存在的。

  他這年紀,既不是宗師,也不可能畫出超越高級的符篆來,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家人給的。

  剛剛知道小白居然是白勝的晚輩,那么這個謎團,也解開了!

  小白用白勝給他的符,通過強大的控符能力,以及對方那個大宗師的輕敵大意,一舉將其干掉!

  好小子!

  有種!

  不但有膽識,更有能力!

  加以培養,必會青出于藍!

  說不定有機會在三十歲之前,就突破到宗師,如果有足夠的神像,四十歲之前突破到大宗師也不是夢想!

  進了大宗師,只要有神像,總能沖到大宗師巔峰去!

  到那時,踏入神域還是夢嗎?

  到時候,師徒雙神域……試問還有誰?

  所以,遇到這種徒弟,做夢都會笑醒,就算白勝現在跑過來嘲笑他矮了一輩,他也認了。

  回頭一定得找個機會,好好感謝一下小彭和小孔那兩個乖孩子!

  白牧野三人從后面回來的時候,老宋還坐在那傻樂呢。

  方晴看著老宋,皺了皺眉,問道:“老不死,你沒事吧?做夢娶媳婦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