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四章 風乍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以一種別人難以理解的方式存活了無盡歲月的漂亮姐最近這段時間特別想喝點綠茶去去火。

  之前趙家和羅家就有點將她給激怒,但被她一通操作給打服之后,那股火氣也就消了。

  都是一群小嘍啰,一群渣渣罷了。

  換做是當年,這種家族這些人甚至不可能引起她的情緒波動。

  但趙赫炎這個帝國首相的孫子,今天對白牧野的手段,的確是徹底激怒了她。

  無冤無仇,沒有任何利益沖突,就要徹底把小白給廢掉?

  你當你是個什么東西?

  換句話說,如果趙赫炎只是單純針對林子衿,她出手歸出手,但并不會這么憤怒。

  好色之徒遇到美色,就像貓看見小魚干兒,至少動機是可以理解的。

  但趙赫炎太惡毒了!

  簡直該死!

  甚至讓他輕易的死去,都是便宜了他。

  可能連白牧野都沒太注意,但漂亮姐卻“看”得清楚,當時那個大宗師瞬間出手,不是要殺白牧野,而是要將他徹底廢掉。

  廢掉的意思,就是要讓白牧野變成一個太監!

  跟你有什么仇?

  一個帝國首相的孫子,居然陰損惡毒到這地步?

  同樣被激怒的,還有寒冰雪仙子。

  那位冷冰冰,看上去更現實更冷靜也更理智的昔日大妖,剛剛徹底暴怒了!

  是的,瞬間傳播全網的那些消息,并不是大漂亮一個人干的。

  更多的,是寒冰雪仙子的手筆!

  所有一切關于趙赫炎的黑料,須臾之間,被她傳遍全網!

  各種各樣的服務器,各行各業的僵尸賬號……原本寒冰雪仙子是不在乎這些的。

  在這個暴怒的昔日大妖眼里,什么規矩,什么法則,什么不連累無辜?

  統統都是狗屁!

  敢欺負林子衿,天王老子都不行!

  但漂亮姐說服了她,也只用了一句話。

  “咱們當然無所謂,其實所謂的怕,也不過是怕不能留在這兩個孩子身邊。小雪,你想好了。”

  寒冰雪仙子沒想過現在離開林子衿,她喜歡這個孩子。

  就像大漂亮喜歡白牧野一樣。

  她們沉寂萬古歲月的心,是被這兩個孩子給一點點融化的!

  看上去大漂亮融化的更徹底,看得更開。

  可寒冰雪仙子,又何嘗不是呢?

  如果真的不在乎,又何必糾結?

  兩位上古仙子在憤怒之下的一通操作,徹底震驚了整個祖龍帝國。

  這才是她們的能量!

  網絡上那鋪天蓋地的各種資料,就連祖龍帝國最頂尖的網絡高手都搖頭嘆息。

  然后將矛頭,直指另外兩大帝國。

  因為有能力干出這種事的,也只有另外那兩大帝國的人。

  可身為帝國首相的趙涪,卻心知肚明。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那兩個小娃子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能量?

  擊殺兩個大宗師?

  短時間內挖出他孫子的全部黑料散播全網?

  這手筆,怎么看都是皇族才能擁有的手段啊!

  “給我查,那個白牧野,到底是什么人?”趙涪長嘆一聲,揉了揉腦袋,感到頭疼。

  準確的說,是非常頭疼!

  趙赫炎這一次闖下的禍,有點太大了!

  其實這個不成器的孫子干過的那些事情,他大多都是有所耳聞的。

  也不是不想管,關鍵是他堂堂帝國首相,哪有那么多時間去教育孫子?

  而且趙赫炎非常聰明,甚至是狡猾,干的那些事兒,從來都不露痕跡。他能知道,也是他的情報能力太強大。

  很多事情,都是最后推斷出來的。

  這么多年,就沒有一次是抓現行的。

  所以也是無奈的很。

  只能偶爾見到了說他兩句,不要仗著有個當首輔的爺爺就無法無天,不然早晚有一天會吃大虧的!

  他雖然是首相,是帝國首輔,可在下面不是沒有人盯著他的位置!

  不但有,而且多著呢!

  越是身居高位,越是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可惜趙赫炎根本聽不進去。

  這一次,終于玩大了!

  差不多算是他從政以來,遇到的最大一場風波。

  原以為會是政敵發起,卻不想這把火……竟是從自家燒出來。

  趙赫炎啊趙赫炎!

  趙涪仰天長嘆。

  這一次,他這個孫子,怕是在劫難逃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首相位置,恐怕……十有八九也要保不住了。

  連自己孫子都管不好,有什么臉面去管天下人?

  他開啟通訊器,找了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那邊幾乎下一刻就接通了。

  “父親……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赫炎他……”

  那邊情緒似乎很激動,隱隱的,還能聽見一陣女人哭聲。

  趙涪感覺一陣煩悶,皺著眉頭道:“慌什么慌?天塌了嗎?”

  那邊的哭聲頓時消失了。

  傳來男人的聲音:“爸!這種時候了,我能不慌嗎?是不是有人要整您啊?”

  “我現在告訴你三件事,你挺好了。”趙涪聲音低沉的道:“第一,放棄趙赫炎……”

  “啊?”那邊的男人有些慌。

  “我說你就聽著,啊什么?從小我是怎么教育你的?”趙涪終于有些怒了。

  “奧,您說,是孩兒錯了。”那邊頓時回到。

  趙涪心中無限感慨,我把我兒子教育得還不錯,可惜你沒能教育好你兒子啊!

  “第二,做好升職的準備,你在那個位置上,被我壓制了十二年,也該動動了。”趙涪說道。

  那邊忍不住小聲道:“爸,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趙涪這回沒怪兒子打斷他,嘆了口氣,道:“你那好兒子干的那些事都傳遍天下了,我還有什么臉面繼續賴在首相的位置上戀棧不去?”

  “那小畜生!”通訊器那邊的男人終于忍不住爆發了,“你慣出來的一個畜生!”

  “好了,要罵回頭罵,別當著我面。”趙涪沉聲說著,然后道:“第三件事,我下去之后,會有無數人想要落井下石,可能就連昔日最親近的那些人,也會暫時放棄你!”

  “所以即便我下去之前,給你提升一步,但你也要做好蟄伏……不,是長期蟄伏準備,潛龍在淵,繼續打磨自己。”

  “你要明白,這種時候人明哲保身是本能,不要去恨任何人。不逆勢而行逆風而上也是順應天理,這世上沒有那么多逆襲的故事,老祖宗早就講過,凡事要順勢而為。逆,終究是兇險重重的!”

  “因此一些人暫時遠離你,未必真的是放棄你。這種時候靠近你的,也許是投機者而未必是仗義……好了,這些年我教你的已經夠多了。你也長大了,不再是當年那個唯唯諾諾的孩子。很多事情,就算我不說,你自己也應該明白。”

  那邊的男人聲音變得有些哽咽:“真的就只能這樣了嗎?太突然了啊!”

  “不突然,其實任何事情,都是有征兆的。你仔細想,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世上發生的任何一件事,其實事前都有所預示,只可惜在發生之前,我們往往看不見。”

  這時候,趙涪房間里突然間投影出一道信息。

  正是他剛剛要人去查的關于白牧野的那些。

  他抬頭看了一眼那些信息,臉上表情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對著通訊器說道:“還有一件事,我必須特別交代給你。”

  “爸,您說吧。”

  趙涪一邊看著信息,一邊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赫炎這一次,是在飛仙星出的事,他追著林家那個棄女收養的孩子過去的。之前我從來沒關注過這件事,剛剛讓人查了一下,結果很驚人。”

  那邊沉默著,估計也是在消化著這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靂。

  “姓林那個少女,并非什么收養來的棄嬰,她,是正宗的林家嫡女!”

  通訊器那邊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咬牙切齒的罵道:“趙赫炎你這畜生!”

  “別罵了,他捅的簍子比我想象中更大。”趙涪坐在椅子上,整個人看上去像是瞬間蒼老了幾十歲一樣。

  他緩緩說道:“這件事,只能說我們之前誰都沒有想到,哪怕三皇子追求過那個丫頭,我們也從來都沒人往那上去想過。呵呵,皇子追民女這種事兒也不是沒發生過。大意了呀!”

  “爸,那現在怎么辦?林家……不好惹啊!”通訊器那邊的不是豪門紈绔子弟,也是在帝國官場上的一顆新星!

  背靠首相父親,雖然被壓制了十幾年,但誰都知道,他前途無量!

  但哪怕有著這種強大的背景,趙涪的兒子也一直很清醒,知道這個龐大的帝國里面,有許多不顯山不露水的家族,是招惹不起的。

  這其中,林家就是其中之一!

  小人物自然不清楚林家的威力,但到了他們這種身份地位,哪怕是帝國新貴,對那幾個古老的家族也并非全然不知。

  “還有更不好惹的呢,飛仙星那個姓白的小家伙,也就是林家那丫頭的小男朋友,是跟林家同體量的白家子弟……嫡出一脈的。”

  哐當!

  那邊傳來一聲刺耳聲響。

  接著是一陣手忙腳亂的聲音。

  趙涪嘆了口氣,說實話,如果不是這么多年居移氣養移體培養出來的那種氣度,恐怕他的反應,也不見得比兒子好多少。

  趙赫炎簡直就是個坑爹坑爺坑家族的超級坑貨!

  竟然一下子招惹了兩個如此恐怖的存在。

  別說什么委屈,紈绔便是原罪!

  別說什么想不到飛仙星那種窮鄉僻壤的破地方居然會藏著兩個真神,囂張跋扈早晚有一天是要吃大虧的!

  “爸,對不起,我有點……慌。”那邊撿起通訊器之后,沉默了半天,憋出這么一句話來。

  也真是難為他了。

  堂堂帝國首相的兒子,帝國官場上的一顆耀眼新星,雖然一直行事低調,也清楚有招惹不起的存在,可什么時候慌過?

  “不要慌,你爹這么多年經營也不是白費的,雖然退下之后會被一群人落井下石。但是同樣,我既然讓出了那條路,總有人得感謝我!再說,陛下那邊,也可以去說項一二。歸根結底,吃虧的是咱家,那兩個孩子既然沒什么事。相信這件事情,還是可以過去的。”

  趙涪一口氣說了這么多,最后嘆息一聲:“兒啊,仕途波詭云譎,光是注意自身,還不夠啊!”

  “爸,對不起,都是兒子不好,沒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以后不會了。咱家今天丟的東西,孩兒早晚有天親手拿回來。”

  掛斷了通訊器之后,趙涪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會,那張有些滄桑憔悴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喃喃道:“不破不立。”

  古琴城一片老城區里,一溜的大排檔熱鬧非凡,各種美食飄散出來的香氣令人食指大動。

  一頭白色亂發的飛大教授,準神級符篆大師老宋穿著一件普通的T恤,下面穿個大褲衩,腳上趿拉著一雙人字拖,坐在小馬扎上,一手羊肉串,一手裝著冰鎮啤酒的大杯子。

  跟白牧野示意了一下,白牧野看了看自己杯子里面的水,呲牙一樂,把杯子舉起來。

  老宋瞥了一眼白牧野杯子里的水,覺得刺眼,便笑瞇瞇的道:“你應該往這杯子里扔一根虎鞭進去,相信我,那樣更好喝。”

  好個記仇的老頭子!

  真是小氣!

  都過去那么久了,竟然還這樣耿耿于懷,跟個小朋友一般見識,也真好意思!

  林子衿在一旁隨開一瓶啤酒,倒了一杯,然后端起來,笑吟吟的道:“我來陪師父喝酒!”

  老宋頓時有點不好意思,自己也是口無遮攔慣了,忘了這還有個小姑娘呢,關鍵這小子太氣人了,總能輕易挑動人的火氣。

  為啥呢?

  因為他長的又年輕又帥?

  老夫也年輕過啊!

  哦,老夫年輕時候沒那么帥。

  老宋端起酒杯,跟林子衿和白牧野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道:“來,為了慶祝我們師徒第一次喝酒,干杯!這頓飯為師請了,誰都不許跟為師爭!”

  說著,老宋直接一口干了這杯酒,未了還不忘鄙視一下小白。

  “不喝酒怎么能畫好符?”

  白牧野:“……”

  這么清新脫俗的觀點,就連家里那老頭子都沒說過,真長見識了。

  三個人坐在這喝著酒,誰都沒提剛剛發生的那件事。

  林子衿來飛仙之后,雖然也跟著白牧野這群人吃過很多過去從未嘗過的美食,但像這種極具市井氣息的地方,還是很少來。

  但她很喜歡這種地方!

  因為在這里,可以輕易感受到人間煙火。

  而且在這里,她也沒有半點放不開,幾杯酒下肚之后,精致的小臉紅撲撲的,眼睛愈發的明亮。

  白牧野倒是從沒發現,自家小媳婦酒量竟然這么好。

  林子衿感受到白牧野的驚奇,笑嘻嘻地道:“哥哥,平時我也都不喝酒呢,這不陪著師父喝嗎?”

  老宋咋呼得歡,可實際上酒量也就那么回事,并不怎么樣。喝了五六瓶啤酒之后,看著就有點暈乎乎的了。

  但還在那死撐著,不想輸給一個女娃子,跟林子衿繼續拼酒的同時,還在那教育白牧野:“精神力高的銀,怎么可能不嫩哈酒?”

  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老宋,心說老頭砸,您嘴都瓢了!

  林子衿則依然笑嘻嘻的跟老宋喝著酒。

  這時候,從一旁走過來兩個胳膊上紋龍畫虎的健碩青年,醉醺醺的,嬉皮笑臉的看著林子衿。

  “小妹妹,過去陪哥哥喝杯酒怎么樣?”其中一人一臉輕浮。

  白牧野嘆了口氣,林子衿剛剛喝的高興,把帽子給摘了,結果沒過幾分鐘,就有不知死活的人冒出來。

  這市井的氣息好歸好,可終歸也有很多令人不舒服的地方。

  比如這些地痞流氓,喝二兩馬尿便不知天高地厚。

  林子衿跟老宋拼著酒,看都沒看一眼這兩個混混,白牧野剛要說話,那邊大排檔的老板直接走過來,抬手就是一巴掌。

  直接抽在出言調戲林子衿那混混臉上。

  這一聲脆響,傳出好遠。

  讓這大排檔都瞬間安靜了一下。

  不過那些人看見動手的人之后,一個個又都笑呵呵的轉過頭去,該干什么干什么。

  那混混被打得整個人都懵了。

  大排檔老板低吼了一聲:“滾!”

  旁邊那混混反應過來,一拳打過來,嘴里罵罵咧咧:“你他媽……”

  這個直接被一腳踹飛出去。

  精準的落到外面空地上,摔得七葷八素,半天沒能爬起來。

  有意思的是,居然沒人太過關心這邊的情況,少數幾個面露驚奇之色的,被身邊人說了一兩句之后,也全都恍然大悟的繼續喝起來。

  被抽了一耳光這混混臉上露出驚懼之色,色厲內荏的看著大排檔老板道:“你不想混了?”

  這時候終于有跟這兩個混混同桌的人過來把他給拖走了,一邊拖還一邊狂罵:“你他媽不想活了別連累我們,媽的一個沒注意你們就想作死!”

  “咋地了呀?不就邀請個漂亮妹妹喝杯酒嗎?”那邊還在試圖辯解。

  “喝你麻痹!作死別帶上我們!”

  這邊,大排檔老板沖著老宋憨憨一笑:“嘿嘿,對不起啦,剛剛在忙,沒注意到這邊,今天這頓給您免單吧。”

  “小子,你寒磣誰呢?這頓飯是老夫請徒弟的第一頓飯!用你免單?滾滾滾,該干嘛干嘛去。”老宋不耐煩的揮揮手,準備繼續跟林子衿拼酒。

  就不信喝不過一個十幾歲的小娃娃!

  “嘿嘿嘿,我滾蛋,您老慢慢喝啊!”大排檔老板笑嘻嘻的往回走。

  “等會兒……”老宋叫住他,“不過是兩個什么都不懂的小混混,教訓一下就得了。”

  “哎,聽您的。”大排檔老板憨笑著點頭,然后走了回去。

  白牧野看得一臉驚奇:“認識的?”

  老宋笑笑:“宗師呢。”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這個,是真的沒想到!

  雖然剛剛看他出手,能感覺到這人是有靈戰士底子的,不過那兩個小混混也太不堪了,比普通人都沒強到哪去。

  所以這大排檔的老板根本就沒用什么力氣,身上連點靈力波動都沒散發出來,白牧野自然無從判斷。

  老宋有點喝不動了,趁機放下酒杯,看著白牧野道:“這個家伙,飛大畢業的,看不出來吧?”

  “呃……飛大畢業的,宗師級靈戰士……跑到這開個燒烤店?”白牧野多少有點無語。

  “人嘛,這一輩子,怎么都是活。”老宋說道:“這孩子從小家庭條件特別差,成長過程中,過了許多苦日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開一家小店,養活全家老小。不過后來上了飛大,也不是沒有過更高的理想。年輕的時候,誰還沒點理想呢?”

  白牧野點點頭,林子衿也不逼老頭兒喝酒,笑吟吟的膩在白牧野身邊,眨著一雙大眼睛認真聽著。

  “后來發生了一些事情,讓他心灰意冷,干脆按照自己少年時的理想,開了這家店……”老宋笑了笑,“其實也挺好的!混跡在普通人群當中,有一身宗師級的本領傍身,在這一帶還真沒什么人敢惹他。能動他的人,基本上也都不會來這種地方吃飯。哈哈,所以你們兩個小娃子都挺好!為師命也挺好!耄耋之年居然撿了一個乖徒弟,哈哈哈,還順帶一個更乖的徒弟媳婦!開心!來,小丫頭,再喝一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