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你真是我粉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安靜的房間里。

  張可欣一臉崇拜的看著白牧野。

  其他人也都大氣不敢喘一下,圍坐一圈兒,強勢圍觀正坐在那安靜畫符的小白。

  “戴上口罩的目的很簡單,畫符首先要保持呼吸平穩,這個道理你肯定是懂的。”沒有戴口罩的白牧野一邊畫符,一邊一臉平靜的說道。

  張可欣在一旁不敢出聲,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單谷很想插一句:你也沒戴口罩啊!

  被旁邊的姬彩衣瞪了一眼,趕緊閉上了嘴巴。

  鮑菲羽在一旁偷笑。

  心說師父當然不用戴口罩了,不然的話,他怎么可能是我們師父?

  不過從二師姐變成了三師妹,讓她有點小郁悶,不過想想以后可能還會有更多師妹,她又變得開心起來。

  至于為什么沒有師弟?

  除了師父之外,男生都是大豬蹄子,不要師弟,只要師妹!

  “在畫符過程中,即便你的呼吸平穩,但有可能只是你喘氣過程中吹出的一口氣,也會影響到符篆的品質。”

  “哪怕改動一點點連肉眼都看不出的墨的走向……符篆的威力都會大打折扣。”

  白牧野說著,將最后一筆畫完。

  房間里面的一群人全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其實就連姬彩衣和老劉這群人,之前也幾乎沒怎么見過白牧野畫符。

  所以他們同樣也是第一次見白牧野的“工作”狀態。

  真帥!

  比起平時的帥,認真畫符的白牧野更是有種特別迷人的魅力。

  林子衿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緋紅,她的哥哥如此優秀,她才是最開心的那個人。

  “看明白了嗎?”白牧野看著張可欣,又看了看鮑菲羽。

  張可欣一臉開心的點點頭,然后看著鮑菲羽笑道:“老三,看明白了嗎?”

  鮑菲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但還是點點頭:“看明白了,只是想要徹底融會貫通,估計還需要很長時間。”

  “是啊,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達到師父的這種程度。”張可欣說道。

  “畫符,沒有太多訣竅,歸根結底就一個字,”白牧野看著她們,“畫!”

  單谷在一旁道:“多畫,天天畫,就是個畫,反正只要有時間,就畫!不要再留戀什么肥皂劇,也不要再去迷那些小鮮肉,你們的師父比那些小鮮肉好看多了!也不要再把大把的時間浪費在無聊的化妝上,反正你們畫不畫我們也看不出來,更不要沒事跑去逛街,浪費時間都是可恥的行為,記住,畫符的訣竅,就是畫!畫!畫!這是師叔給你們的忠告!”

  眾人:“……”

  姬彩衣用手捂臉,有種想把單谷拎出去丟掉的感覺。

  張可欣和鮑菲羽也都滿頭黑線,不過仔細想想,單谷說的話……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

  只是這話如果是師父說的話,會更完菲羽沖著單谷一笑:“想當我們師叔……是不是得給點見面禮什么的呀?”

  張可欣連連點頭:“對,想當我們的師叔,光憑嘴皮子可不行呀。”

  單谷面色一僵,一臉驚恐的看著她們兩個:“死了這條心吧,師叔是不可能跟你們發生點什么的!”

  “滾!”

  “滾!”

  兩女一前一后啐了一句。

  這會兒,遠遠坐在后面的刁雨佳站起身,看了一眼張可欣:“好啦,人家剛從領獎臺上下來,就被你拖著要學畫符,現在你滿意了吧?都趕緊回去換衣服吧,不然一會遲到可有點不好看。”

  張可欣嘿嘿一笑:“這不趁著師父在這兒,趕緊多請教一點嘛!”

  刁雨佳道:“回頭上了飛大,你有的是時間去請教!”

  隨后,一群人散去,各自回房間換衣服。

  林子衿沒走,她就在白牧野房間里面換的,換好之后走出來,看見同樣換好了一身禮服的白牧野,眼睛頓時一亮。

  “丫頭好漂亮!”白牧野說道。

  林子衿噘著嘴:“哎呀你又搶我前面,不行不行,你這句收回去,當沒說過!”

  白牧野一臉無語:“好吧,沒說。”

  “哥哥好帥!”林子衿甜甜說道,“我先說的!”

  白牧野:“……”

  揉了揉林子衿柔順的短發,兩人坐在沙發上。

  林子衿輕聲道:“哥哥……”

  “嗯?”

  “你是不是已經決定了要去?”林子衿聲音輕柔的問道。

  “嗯。”白牧野點點頭。

  “那就……去吧。”林子衿沖他笑笑,“不想讓你去,一方面是有點擔心,可更多的,卻是不想和你分開那么久……”

  “不會很久的。”白牧野說道。

  “嗯,知道啦,去吧!希望哥哥能夠拿一堆神像回來!”林子衿說道。

  “這個給你。”白牧野從空間指環里面拿出來一個小盒。

  盒子看上去挺普通的,一尺見方,巴掌厚。

  “給我的小禮物嗎?”林子衿有些驚喜的問道。

  “你知道是什么的。”白牧野寵溺的看著她。

  “哎呀,你就不能假裝不知道我知道嗎?”林子衿嗔怪的看他一眼,然后打開盒子,臉上表情有點呆,“這,這么多?”

  “還有一半呢。”白牧野道。

  “你這是想要一口氣把我推到神級嗎?”林子衿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我現在就已經八級巔峰了,根本不需要這個,很快就能沖到九級,到時候使用一顆,也就到九級巔峰了,那道桎梏對我來說,完全沒什么壓力。也就是說,一顆珠子,我就能進宗師。你一口氣給了我二十多……不對,這得有接近三十顆珠子了吧?你想干什么呀哥哥?我現在忽然有點不想讓你去了!”

  進入宗師級之后,四百點靈力,加上一顆品相完好的靈珠,可以將靈力推到八百點。

  想要沖進中級宗師,還得多加一顆靈珠。

  初級宗師到中級宗師之間的這道桎梏。

  別看都是宗師境界內的,但單獨其實比九級進宗師大得多!

  越是到高級,桎梏越是堅固,一關比一關難打通。

  當然,如果是在最完美的那種狀態下,不在乎靈珠損耗的話,兩顆靈珠,可以從初級突破到中級宗師境界。

  中級宗師到高級,同樣也差五百點靈力,還得兩顆。

  高級到巔峰,同樣需要兩顆。

  巔峰到大宗師,一顆就夠。

  也就是說,一切完美的情況下,目前八級的林子衿,一共使用八顆靈珠,就可以直接沖進大宗師!

  然后,從初級大宗師的兩千點,到巔峰大宗師的一萬點,中間隔了八千點靈力值!

  而且在大宗師的領域里,因為靈力值增多,而且都是整數晉級,便不存在對靈珠的消耗。

  完美狀態下,每一個階段,只需要五顆靈珠,便可晉級,那么,一共四個階段,一共二十顆靈珠。

  林子衿只在白牧野面前會露出天真爛漫的嬌憨一面,可實際上,她的智商遠遠高出無數的同齡人。

  她可不是只會拎著門板大刀在擂臺上剁人的高冷超兇美少女。

  八歲就經歷了一場生死逃亡的她,怎么可能是一個傻丫頭?

  她數了數小盒子里面的靈珠數量,不過不少,正好二十八顆。

  小丫頭頓時不干了,看著白牧野:“你不想要我了嗎?”

  白牧野:“想什么呢,一萬五千億的分手費……太貴了吧!”

  “是一萬四千億!”林子衿皺了皺鼻子,沖著白牧野兇道:“還有,不許說分手,分什么分,你這輩子逃不掉的,還有還有,我要跟你一起去!”

  兇到最后,變成了撒嬌。

  “別鬧,那地方封印靈力,你去了只會拖哥哥后腿。”白牧野道。

  不這么說唬不住她。

  “那你干嘛一下子給我這么多靈珠?”林子衿撅起小嘴,看著白牧野,“哥哥,這么多年,我們好容易在一起了,我們都要好好的,我們這輩子,還很長呢……”

  白牧野有些無奈,把林子衿摟在懷里,摸著她的頭發,苦笑著道:“你看看你,明明是想給你個驚喜,給你二十八顆靈珠,是對你的一種信任,也是對你的一種鞭策跟鼓勵,是希望你能一點不浪費的沖進神級,成為一個真正的神級靈戰士!你倒好,想到哪去了?覺得我這是在托……”

  “不許說那兩個字!”林子衿兇巴巴伸手捂住了白牧野的嘴。

  “好,不說。”白牧野道。

  “那,你得答應我,必須得好好的回來,知道嗎?”林子衿柔聲說著,眼圈有些微紅,然后突然笑嘻嘻的道:“要不,你把秦冉冉拐回來也行!”

  “我拐她回來干什么?不過是一次合作罷了!”白牧野道。

  “娶了她呀!”林子衿眼睛亮亮的,說道:“哥哥你不知道,秦冉冉她……”

  “行了行了,別在那胡說八道。”白牧野皺眉看了她一眼。

  “人家認真的嘛!”林子衿一雙大眼睛眨了眨,看著白牧野,“你看,當年咱們從那里逃出來的時候,多費勁,要是你小媳婦再多點,肯定會更容易一些,是吧?到時候,把秀秀呀,玥玥呀……都娶了!”

  “你瘋了吧?”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她。

  “哈哈哈哈!”林子衿爆笑起來,一頭扎進白牧野懷里,“哎呀哥哥,你太可愛了,笑死我了,你還當真呀!”

  白牧野:“……”

  哐哐哐!

  外面傳來一陣砸門的聲音,同時單谷的聲音傳來:“你們倆,差不多點就行了啊,大家都好了,就等你們呢!”

  “真是討厭!”林子衿皺了皺鼻子,“回頭就找機會揍他一頓!”

  白牧野一臉無語,心說單谷你自求多福吧。

  林子衿隨手將這小盒子收了起來,她的手上,也有一枚林采薇給她的空間指環,不過沒有白牧野那枚變態罷了。

  “哥哥你也太相信我了,二十八顆靈珠,進入神級,壓力真的好大呀!”

  白牧野笑道:“我的小媳婦不從來都是不懼任何挑戰的嘛?”

  “那是!你就瞧好吧,給我三年時間,送你一個超級神女!”林·自信·霸氣·子衿氣貫云霄的道。

  “丫頭,你不是神女,你是哥哥的女神!”白牧野大笑起來,站起身:“走,參加舞會去!”

  “哥哥你會跳舞嗎?”

  “不會!”

  “那你說的那么有氣勢?”

  “陣不能輸!”

  “丟!略略略!”

  兩人一路玩笑著從里面打開房門出來,單谷一臉狐疑的在兩人身上瞄來瞄去。

  白牧野心說單谷你就作死吧。

  果然,林子衿笑瞇瞇的看著單谷:“哥哥過些天要出門,咱們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要參加帝國聯賽,單哥……”

  單谷愣愣的:“咋?”

  “不咋,就是想要告訴你,留給咱們的時間不多啦!帝國聯賽上的隊伍,基本上都跟我們一樣,甚至比我們還強。那里面,可是有大量超級天才的哦!”

  單谷敏銳的感覺到有點危險:“然后呢?”

  “然后,接下來回到百花城的這段時間,咱們必須要開始緊張起來了呢!”

  單谷:“對呀,你說的太對了……”

  “你理解就好,所以,我可能會天天拉著你對戰哦!”林子衿笑得像個小妖女一樣。

  單谷:!!!

  拉著我對戰?

  瘋了吧?

  誰跟你對戰啊!

  身為林子衿的資深粉絲,單谷看過所有林子衿的擂臺戰視頻,還不止一遍!

  最喜歡的就是林子衿在擂臺上對那些人的高冷和兇殘。

  可問題是,他只是喜歡林妹妹虐別人,自己并沒有受虐傾向啊!

  單谷欲哭無淚:“妹妹,林妹妹,不,嫂子,最親愛的嫂子,咱能打個商量嗎?”

  “不能!”林子衿兇巴巴道:“我可是很記仇的!”

  單谷不需要心靈啟示,也能預見到自己未來暗無天日的生活。

  當下可憐巴巴的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一臉愛莫能助:“我過段時間要出門。”

  單·可憐·谷頓覺了無生趣。

  這場舞會在趙家大宅里舉辦。

  除了邀請這群參加飛仙聯賽的學生之外,趙家還邀請了一些古琴城的名流。

  其中自然也包括比趙家底蘊更深勢力更強的羅家。

  羅飄飄的失蹤,說到底,還是她自己作出來的。

  其實跟趙魯東也沒多大關系。

  只是當時死了一個宗師,加上趙魯東腦抽,怕回來之后受到責罰,加上痛恨白牧野一群人,想把這盆臟水直接扣到白牧野他們頭上。

  趙家一開始也是信了趙魯東那套說辭的,畢竟當時還有張宗師那些人的佐證。

  遠古遺跡里殺人奪寶這種事也談不上有多新鮮。

  可惜趙魯東被大漂著,面對鏡頭做了一次“澄清”,傳遍全網。

  趙家顏面盡失的同時,再次拷問趙魯東,趙魯東只能含著淚說那宗師是被地宮里面的生靈給咬死的。

  趙魯東說的時候還擔心會穿幫,畢竟活著回來的不止他一個。

  所以告訴趙家一眾高層,張宗師那些人,都是他逼著才跟他統一口徑的。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次的謊言比他想象中還要順利。

  因為在另一邊,包括張宗師在內,所有人都眾口一詞,說是趙公子讓他們那么說的。

  然后說死的那些人,確實是死于地宮生靈之口。

  又都心里無限委屈的撒了個謊,說當時符龍戰隊那群少年根本不是他們對手。

  所以這件事跟人家符龍戰隊一毛錢關系也沒有!

  至于羅飄飄,大家的說法也都大同小異——私自離隊,不知所蹤!

  所以說,趙家這邊就算想不信都沒辦法!

  趙魯東在做出“澄清”之后,第一時間被看管起來。

  就算他想要串供,都沒有那個時間!

  趙家卻不知道,張宗師這群人一個個心里面都委屈得要死。

  雖然他們的確說了謊,把羅飄飄的失蹤栽到符龍戰隊那群少年身上。

  可他們死的那個宗師,還有其他那些人,的的確確就是白牧野殺的啊!

  這下倒好,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們被逼無奈之下的一番證詞,不但徹底洗清了白牧野等人身上的不白之冤,就連真正做過的事兒……也特么一起給洗干凈了!

  還有比這更操蛋的事情嗎?

  可不這么說的話,趙魯東那邊倒還好說,趙家又不是他一個年輕公子能一言堂的。

  但那“神秘人”太可怕了!

  真的嚇壞了他們!

  幾乎是從小到大,他們干過的每一件事,有些連他們自己都忘記的……一起砸在他們面前。

  砸得他們頭暈眼花,呆若木雞。

  面對一個可以輕而易舉把他們查個底朝上的存在,他們是真的慫了。

  不敢不慫。

  趙家這邊自然想不到這世上居然有大漂亮這種妖孽一樣的存在。只能歸咎于自家子弟不肖,是個混賬王八蛋!

  明明是探險過程中出現的意外,卻想要栽贓到一群無辜少年身上。

  其實栽贓倒也沒什么,對他們這種大族來說,心黑手狠的事情,家族子弟干了也就干了,要真一個個都那么陽春白雪淳樸良善他們才會頭疼。

  可問題是,趙魯東的栽贓太失敗了!

  沒有任何證據不說,如今又不知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嚇得自己趕忙澄清……

  是的,趙家高層沒那么白癡,不至于連這點事兒都看不出。

  他們甚至懶得問趙魯東原因。

  反正肯定是叫人家給拿住了致命的把柄!

  實在是丟人現眼至極!

  把趙魯東關起來之后,為了不讓這場舞會出現意外,趙家家主趙誠親自帶著“證據”去了一趟羅家,登門道歉的同時,把情況做了一個詳細說明。

  趙家在很多生意上需要仰仗羅家,所以不敢輕易說謊欺騙,也沒那必要。

  都是多年的老狐貍,真騙人的話,其實誰都騙不過誰。

  羅家人在看完那些證據之后,加上之前他們自己的一些調查跟推斷,只能表示認可,自認倒霉。哪怕心里對趙家還有不小的怨念,卻也無可奈何。

  羅家家主當場表示,不會怪罪趙家,也不會再去尋那些年輕人麻煩。

  其實就算趙誠沒有上門,羅家也不敢再去動那些年輕人了。

  太特么可怕了!

  線下有姬家、孫家、宋家、還有飛大那個據說隨時可能成神的符篆大師……這些人也好,勢力也好,就沒有哪個是好惹的。

  姬家的根基雖然在百花城那種三級小城,可生意卻遍布整個祖龍!

  雖然談不上有多深的底蘊,可人家有錢啊!

  更厲害的是,姬家的媳婦宋星雨,還是鍛造宋家的嫡女。

  孫家背后站著軍方,軍方背后是皇帝!

  飛大別看如今很難排進帝國名校前五十,可這無盡歲月以來,從飛大畢業的名人不計其數。

  真要一不小心激怒了飛大那些人,羅家在各地的聲音可就不是受到影響那么簡單了。

  還有那個隨時可能踏入神級領域的老教授……更是恐怖到無以復加,飛仙已經多少年沒出過神級大能了?

  一想就讓人腦瓜疼。

  這還只是線下的,線上……線上更是被人家打了個落花流水。

  連敵人是誰都沒找到!

  雖然知道這事兒肯定跟符龍那五個人有關,但問題是,一點證據都沒有。

  他們能怎么辦?繼續潑臟水?

  別鬧了!

  這么大一個家族,不可能因為一個嫡女的死沒完沒了。

  別人還活不活了?

  所以,趙家家主趙誠帶著這些證據找上門,對羅家來說,其實并不是一件壞事,等于有了一個相對體面的臺階。

  至少他們可以心安理得的讓整個家族所有人都知道——我們不是怕了他們,而是羅飄飄的死,的確跟人家沒關系,總不能平白污人清白吧?

  說起來都是淚,豪門大族看著的確風光。對普通人來說,他們就是一座巍峨不可攀的大山。但對比他們更強的存在來說,不過是抬腿一跨就能邁過去的小土堆。

  家族越大,越是要約束下面的人,越是要如履薄冰。

  于是,在白牧野一群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羅、趙兩家已經達成了一個共識,暗戳戳將這件事兒翻篇了。

  干不過,就不干了吧。

  所以說為了今晚這場舞會,趙家可以說表現出了極大的誠意。

  趙誠親自出來接待,并且在第一時間找到白牧野等人,以趙家家主的身份,當眾再次給這群年輕人道歉。

  “真對不起,家里面的人做錯了事,讓你們蒙受了那么多的不白之冤。”

  趙誠看上去五十多歲,國字臉,唇上留著一抹一字胡,一雙眼非常有神。面對白牧野這些人,態度無比謙和。

  劉志遠微笑道:“事情都過去了。”

  趙誠點點頭,說道:“劉隊長說得對,事情都過去了……”說著,他輕輕嘆息一聲:“家族大了,難免會出現幾個不肖子弟,劉隊長年輕有為,應該能夠理解。”

  劉志遠微笑著點點頭。

  “趙家的子弟要都能像劉隊長這樣年輕有為就好了,肯定不會發生這種誤會,哈哈哈!”趙誠爽朗的笑起來。

  于是在場的很多人,也都跟著笑起來。

  趙誠隨后將目光放到白牧野身上,心中充滿感慨,毫不掩飾欣賞之意:“我可以叫你小白吧?”

  白牧野點點頭:“當然,大家都這么叫我。”

  “小白,有沒有興趣來趙家?”趙誠一臉認真的道:“你是一個天才!天才自然就應該有天才的待遇,不應該被資源所困擾,從而影響了進步的速度。”

  趙誠說了,又看了一眼在場其他這些年輕人,爽朗笑道:“還有你們這些年輕的天驕們,如果有愿意加入趙家……成為趙家客卿的,回頭盡管聯系我們!待會兒我會讓管家給你們我的私人聯系方式。靈珠,我們趙家不缺,神像,我們也有一定儲備!我們家……就缺人才!哈哈哈!”

  一群人也都跟著笑起來。

  大家臉上的笑容都是相似的,心中卻都若有所思,想法各不相同。

  趙誠說完,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笑著說道:“感謝趙先生抬愛,只是我們還小,目前還沒有這個打算。”

  “啊,哈哈哈,沒事沒事,我這人吶,就是愛才心切,看見人才,就忍不住想要拉到身邊來。”趙誠一臉爽朗的笑著,臉上看不出絲毫異樣。

  身為古琴城豪門家主,這點修養還是有的,總不至于被人拒絕了就惱羞成怒。

  舞會在一群古琴城交際名流的調劑之下,氣氛輕松而又歡快。

  不過小白同學全程都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面前放著一杯水。

  林子衿一臉乖巧的坐在他身邊,面前放著的,也是一杯水。

  兩人一整晚就坐在這,期間倒是有人過來問他們這樣無聊不,兩人的回答非常同步一致——有他(她)不無聊。

  吃了滿嘴狗糧的人們都翻著白眼走了。

  當這場舞會的氣氛愈發熱烈之際,一個青年男子,出現在林子衿面前,無視一旁的白牧野,目光熾熱的看著林子衿。

  “林子衿,我是你的粉絲,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青年男子長得很斯文,也很有禮貌的樣子。

  林子衿抬頭看他一眼:“你真是我粉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