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激怒漂亮姐的后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仙女流光月同學剛剛一個念頭就把羅萍萍身份查了個底朝上。

  要是羅萍萍知道白牧野身邊還有這么恐怖的存在,估計腸子都得悔青,干嘛要為了利益干這種丟人現眼的事兒。

  現在好了,她的身份被人家當場叫破,連同她的修為也被人家給指出來。

  宗師級的強者現場碰瓷年輕少女。

  這個才是真的狠!

  她干的這件事,家族上層根本就不知道!

  是她同族妹妹羅飄飄的母親找到了她,讓她想辦法壞掉白牧野他們這群人的名聲,最好能讓他們參加不了飛仙聯賽的總決賽,毀了這群人的前途才好!

  羅飄飄父母那一支是羅家嫡出,身份地位極高。

  所以羅飄飄母親找上門之后,羅萍萍覺得自己沒道理拒絕這種既能得到好處,又能讓羅飄飄母親欠一個大人情的事情,她當時想都沒想便答應了。

  反正除了羅家內部,外人根本就不認識她。

  到時候就算家族人問起,她也完全可以說是為羅飄飄復仇才這么干的!

  誰能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啊!

  太坑人了!

  如今悔之晚矣,她甚至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么演下去了。

  一身實力雖然不弱,但在這群年輕天驕面前,她哪里有動手的勇氣?

  不過有意思的是,哪怕她們母子身份已經被拆穿,可她的兒子竟然還在地上躺著裝死!

  老娘怎么生了這么個沒有擔當的狗東西?

  羅飄飄心中的憤怒已經不知道要怎么發泄才好,她現在是又怒又怕。

  白牧野看著這個臉頰紅腫的宗師級中年婦女“回去找指使你的人報銷醫藥費去吧,別在這現眼了。”

  四周圍觀的這些人全都在心中大呼過癮。外地人不清楚,本地人卻是知道羅家的。

  只是知道歸知道,真正了解的人卻不多,在場這些人甚至連羅家的門朝哪邊開都不清楚。

  今天吃了這么一個大瓜,簡直太舒爽了!

  羅萍萍嘴角抽搐著,想要繼續撒潑,又覺得掉價,想走……又沒有臺階。

  此刻她真的恨不能有一條地縫,讓她直接鉆進去。

  這時候,白牧野走到依然躺在地上裝死的那青年跟前,伸出腳,踢了一下“別演了,起來好嗎?”

  青年一動不動,如同死去。

  白牧野看了一眼身邊的人,目光落到司音身上“妹妹,你錘子呢?”

  “逛街,誰帶錘子……”司音紅著臉答道。

  其實錘子在空間指環里面,但在這種地方當眾大變錘子有點不太好,所以她很機靈的說沒帶。

  白牧野道“那你過來狠狠踹他一腳,踹死拉倒。”

  “真的會踹死的……”司音說道。

  地上躺著這位一個鯉魚打挺,直接站起身來,然后兩眼直勾勾的往人群方向走去,如同夢游。

  媽的要這么狠嗎?

  當我不知道司音的力量有多大?

  我可是每一場比賽都沒落下的!

  你大爺的白牧野,老子不過就是跟著老娘一起出來干件壞事賺點錢,你特么卻讓司音一腳踢死我?

  王八蛋,多大仇多大怨?

  至于這樣嗎?

  這錢老子不賺了還不行嗎?

  圍觀的人見他走過來,全都下意識的讓開一條路出來。

  于是,這青年就這樣裝傻充愣的直接出去了。

  把他的媽媽……羅家旁支中年婦女羅萍萍一個人丟在這里。

  中年婦女愣了半天,剛才干嚎半天都沒見一滴淚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突然自嘲的一笑,沖著白牧野鞠了一躬,然后又沖著林子衿和姬彩衣鞠了一躬“對不起,是我鬼迷了心竅,想要陷害你們,我挨巴掌活該,請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對不起了!”

  說完,淚水順著臉頰流淌下來,轉身走了。

  原本瓜吃的很爽的這群人瞬間沉默下來。

  這時候,人群中有人沖著已經走出去很遠的那青年發出一聲怒吼“你他媽是不是個人啊?”

  “畜生!”

  “混賬東西!”

  “簡直就不是人!”

  “毫無人性!”

  那青年身子微微頓了一下,不過接下來,走的更快了,眨眼間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那宗師級的中年婦女,卻失魂落魄的一步步緩緩離開。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關起門來,哪家沒有幾本難念的經?

  沒了熱鬧可看,一些膽子大的圍觀者跑上來跟這群人要了一些簽名合影之后,心滿意足散去。

  回去的路上,林子衿還是有些自責。

  “要動手也應該是我才對,萬一……真的因此被取消了比賽資格,那多虧呀!”

  姬彩衣笑著道“沒事沒事,別在意這點小事,這種人打了也就打了,沒什么了不得。就是最后……唉,她那兒子真是個垃圾!”

  “是啊,就沒見過那么慫的玩意兒,還九級靈戰士,我呸!”單谷在一旁罵道。

  刁雨佳忍不住苦笑道“你們做事……還真是霸氣呀!”

  “想說我們肆無忌憚吧?”姬彩衣沖她一笑,道“我們從來不去主動欺負別人,但如果有人敢欺負到我們頭上來,管他是誰!”

  “不錯,不管是誰,欺負到我們頭上,都照揍不誤!”單谷說道。

  “那要是……打不過的呢?”林德輝在一旁弱弱問道。

  “你是不是傻?打不過的不趕緊跑,還在那等什么?等著挨揍嗎?”單谷一臉看白癡的眼神。

  林德輝差點自閉。

  剛剛特么是誰說的那么霸氣的?

  商場里發生的這件事,很快便在網絡上傳開。

  即將參與爭奪飛仙聯賽總決賽冠軍的符龍戰隊成員,居然在商場里面跟人家發生了沖突?

  這新聞瞬間成了時下最大的熱點。

  就算沒有人推動,也在瞬間引起了無數人關注。

  這種時候,又怎么能少了那些專注黑符龍戰隊的人呢?

  “震驚,殺入飛仙聯賽總決賽的符龍戰隊,竟然在商場里面公然暴打無助母子……”

  “過分!符龍戰隊的人欺凌弱小,在商場里暴打無辜婦女,建議飛仙聯賽取消他們的參賽資格!”

  “這種人渣,怎能能被稱為古琴城的英雄?請不要抹黑英雄這兩個字!”

  “簡直就是垃圾!仗著有些實力,便欺凌弱小!”

  一行人在回去的路上,類似的新聞就已經鋪天蓋地。

  刁雨佳等人看到之后,全都憂心忡忡。

  輿論倒逼這種事,經常會發生許多不可預測的變故。

  雖說網絡上有大量完整的事發經過視頻,但這些東西,說實話,沒有太大用。

  很多人總是愿意相信他們想要相信的結果,睜眼瞎多得是。

  還有更多不明真相卻懶得尋找真相的人幫著推波助瀾。

  類似的事件,從古至今,已經屢見不鮮了,猶如人忘性大一樣常見。

  “一會我去跟聯賽的組委會解釋一下吧。”刁雨佳猶豫了一下,看著劉志遠和白牧野說道。

  “沒事的,很快就會過去。”白牧野笑了笑,淡淡說道。

  很快就會過去?怎么過?刁雨佳一臉莫名其妙,但很快她就知道怎么過了。

  回到酒店之后,在她房間的張可欣始終關注著網上那些相關新聞。

  沒多一會,張可欣發出一聲驚呼“天吶,怎么會這樣?”

  “怎么了?”刁雨佳趕緊走過來,看了一眼,整個人也徹底呆住了。

  光幕上,一個很英俊的青年,痛哭流涕面容扭曲的在那道歉——

  “對不起,我鬼迷了心竅,我收了羅家的黑錢,專門來黑小白的,我不是人,我是個畜生……”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啊!我收了羅家的錢,小白那個好的人,符龍團隊那么好的英雄團隊,我不應該黑他們。”

  “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已經把從羅家手的錢退了回去,這里是轉賬記錄——轉賬記錄圖片。”

  這還不夠的話,還有——

  剛剛還在網上破口大罵白牧野,大罵符龍戰隊的那些賬號,幾乎在眨眼之間,全部變了口風!

  自爆收黑錢干黑心事的事實。

  如果只有文字,很多人說不定還會懷疑。

  可問題是,那些帖子里面,連同跟羅家的全部交易信息、圖片、視頻……應有盡有!

  除了極少數的黑子是自發的黑以外,剩下絕大多數抹黑符龍抹黑白牧野的人,都是羅家人找來的水軍!

  這下是真的熱鬧了。

  雖然羅家特別低調,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

  但在網絡上,他們已經徹底火了。

  以至于就連飛仙聯賽的社交賬號都忍不住發了一條消息用這等低劣手段抹黑一支在古琴城保衛戰中英勇戰斗的英雄團隊,無恥之尤!

  隨后,古琴城主府的社交賬號轉發了這條消息。

  白岳城轉發了這條消息。

  棋城轉發了這條消息。

  書城轉發了這條消息。

  還有很多一級、二級、三級城市的社交賬號,紛紛轉發了這條消息。

  符龍的家鄉百花城更是言辭激烈的大肆批評這種手段毫無人性……

  輿論這東西,一旦形成風暴,就誰都擋不住了。

  暗中動手的那些羅家人事前根本就沒想到這件事會鬧到這步田地。

  當那些跟符龍戰隊原本一毛錢關系也沒有的城市、名人紛紛開始轉發起古琴城主府發出的這條消息時,他們慌了。

  沒有人比他們這種豪門更清楚輿論的力量有多可怕。

  以往都是他們利用這種力量去對付別人,沒想到這次陰溝里翻了船。

  哪怕到現在他們都想不通,區區幾個三級小城來的少年,到底哪來的本事,不但翻了盤,還將他們羅家推到風口浪尖上被無數人吊打?

  大漂亮輿論戰需要網絡進行吧?那是老娘……啊呸,那是本仙女的地盤!在本仙女的地盤上欺負本仙女家的小白?你們想屁吃呢?一群辣雞!

  羅家的生意遍布整個飛仙,同時也遍布了祖龍帝國其他星系的人類星球。

  首當其沖的,是飛仙星上的生意,瞬間受到了巨大影響。

  合作伙伴的毀約,網民的抵制,各個環節在短時間內,全部出問題!

  接著是其他星系的那些生意,同樣如此。

  要知道,如今關注符龍戰隊的人,可不僅僅只有飛仙這一顆星球。

  這是一支鐵定可以參加帝國聯賽的隊伍,尤其是在今年賽制改革之后,一顆星球只剩下兩支參賽隊伍。

  符龍戰隊的地位可想而知!

  他們受到的關注度,是常人做夢都想不到的。

  羅家這下徹底慌了,終于繃不住,召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專門用來澄清這件事。

  首當其沖倒霉的,是那對中年婦女母子二人,哦,還有羅萍萍那個倒霉的上門女婿老公。

  一家三口都被驅逐出家族,并在家譜上除了名。

  這種懲罰,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比死還可怕。

  隨后受到懲罰的,是羅飄飄的母親——羅家嫡出一脈的媳婦。

  這個不能驅逐,但卻給弄到發布會現場,對著大量記者,一臉委屈,聲淚俱下的鞠躬道歉。

  面對記者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那就是,羅家如此針對白牧野等人,原因究竟為何?

  羅家的發言人是這么說的。

  “剛剛那位,是我們羅家姑娘羅飄飄的母親,她因為女兒失蹤,精神受到刺激,所以這次才會做出這種不理智的事情,首先懇請大家能夠原諒一個失去女兒的母親……”

  “羅飄飄是在古琴城失蹤的,當時他們正在探索一座地宮……對,就是最近很火的巨人城試煉場。當然,我并不清楚那個時候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只是根據幸存者的描述,說這件事可能跟符龍戰隊有關……”

  羅家的這位發言人,不知是跟羅飄飄母親同一戰線還是在單純的抖機靈,明明應該是一個道歉的發布會,依然把這件事往白牧野他們身上扯去。

  正在那聚精會神收看的白牧野,耳機里猛不防傳來大漂亮一聲怒喝“他們嫌吃的虧不夠多是吧?”

  白牧野嚇了一跳,趕忙安撫“姐,別生氣……”

  “不行,不能就這么算了!這群人簡直就是記吃不記打,沒完沒了!必須再給他們一個狠狠的教訓!”大漂亮怒氣沖沖的說著。

  白牧野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此刻的樣子。

  “小白,你說把她被神族附體的視頻放出去一段會怎樣?”

  白牧野被嚇了一跳“別,真放出去,咱們太多事情都解釋不清了!”

  “那就這么算了?憑什么平白污人清白?到現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想著往我們身上引話題!不行,我不管,我不能看人這么污蔑你!”大漂亮說著就沒了動靜。

  “哎!姐……您冷靜點啊!”白牧野一臉無語。

  “冷靜不了,你別管了!”大漂亮回了一句,又沒動靜了。

  白牧野一臉苦笑,靠在沙發上,沖著幾個伙伴聳聳肩。

  大家也全都一臉無語,雖然沒細問過,但也都知道小白有一個特別厲害的人工智能,大家早都習慣了。

  但沒想到,小白這個人工智能脾氣這么火爆,還帶跟主人吵架的……

  不過神奇的是,沒過多久,光幕上還在播放著羅家的新聞發布會,那邊另一個新聞直接彈出來。

  光幕被一分為二,這邊是羅家的,另一邊……卻是許久不見的那位趙魯東!

  只見他對著鏡頭,眼神中還殘留著沒有散去的恐懼,流著淚哆哆嗦嗦的說道“我知道羅飄飄的事情,她出事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

  “去年冬天,我們聽說百花城發掘出一個遠古遺跡,是一座龐大地宮,里面可能有靈珠,于是我們結伴前往,想要去一探究竟,然后……”

  看著光幕上哆哆嗦嗦的這位,就連知道真相的白牧野都有點懵了。

  關鍵是趙魯東這份視頻并不是小規模傳遞那種,而是跟著羅家發布會的信號,瞬間傳遞到每一個正在收看羅家發布會的人的光幕之上……自動開啟!

  單谷看得目瞪口呆“這就是科技的力量嗎?”

  羅家那邊,那名發言人依然還在有意無意的將這臟水往符龍戰隊幾個人身上潑,正在那大談特談白牧野有多厲害,連宗師都不是對手云云。

  除了一開始驅逐羅萍萍一家三口像是在道歉之外,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對符龍戰隊的控訴大會……

  雖然沒有直接指明羅飄飄失蹤是白牧野一群人干的,但那意思卻非常明顯。

  也難怪大漂亮怒不可遏。

  原以為讓他們在經濟上遭受一些損失,應該會收斂一點,卻沒想到這位發言人依然在那夾帶私貨。

  就算不怎么了解真相的人,這會兒也能感覺到他們的用意了。

  但也徹底激怒了大漂亮!

  于是搞笑的一幕發生了,他在這邊不斷把話題往符龍戰隊的幾個人身上扯,什么劉志遠精于算計啊,姬彩衣家世顯赫啊,司音和單谷也不簡單之類,最多的,還是在那“夸”白牧野厲害。

  就在這時,有人直接上臺,趴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這位羅家的發言人臉色頓時僵住,眼里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做夢都沒想到,他在這邊努力的黑符龍戰隊的人,那邊趙家的嫡出子弟趙魯東卻自己招了!

  說這件事跟符龍戰隊沒有一毛錢關系!

  雖然趙魯東沒說他們雙方之間發生沖突的事情,但卻直接把符龍戰隊這邊的所有嫌疑給洗的干干凈凈!

  趙家嫡出子弟,又是當事人,親自站出來給符龍戰隊背書,這力度還真不是羅家一個發言人能比的。

  所以這下是真的尷尬了!

  就連同樣正在收看這場發布會的趙家這邊,也徹底無語了。

  跟符龍戰隊那幾個人沒關系你為什么不早說?

  混賬王八蛋!

  平白給家族招禍!

  羅飄飄即便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失蹤的,責任也怪不到你頭上去,羅家就算會怪罪,但又能把趙家怎樣?

  為什么之前不說實話?

  趙家這邊的高層全都氣壞了。

  他們卻是不知道趙魯東心里的苦。

  剛剛他還在跟倆漂亮妹子鬼混,玩得正開心,突然間大量信息自動投放在他房間里,差點拍在他臉上。

  那些信息可以輕易讓他從云端跌落到泥潭……不,是地獄!

  幸虧那兩個姑娘沒有看見那些信息,不然的話,他甚至得考慮要不要殺人滅口這件事。

  隨后他的個人通訊器就收到了這些信息的復制版本,同時還有一個信息,逼迫他現在立刻馬上找個地方,對鏡頭澄清這件事,不然就把這些信息發給趙家每一個人的通訊器上!然后全網公布!

  趙魯東當場就慫了,魂兒都差點嚇丟了。

  好容易把這件事說完,關上鏡頭,嚇出了一身冷汗。

  與被憤怒的族人弄死相比,這么干最多是被狠狠責罰一頓,大不了閉關幾年……總比被群情激奮的家族成員給弄死強吧?畢竟這些年來,他不知綠了多少……咳咳,不能想,不能想!

  什么都沒發生過……一切都是虛幻。

  一個姑娘打開門,露出半張臉“哥哥來玩呀……”

  趙魯東沖著那邊咆哮一嗓子“玩你麻痹,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