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八章 老娘是小仙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六月份的天氣已經開始炎熱,街道兩旁挺拔的銀杏樹上,葉子就沒那么挺拔了。

  大多翻著白眼,無聲吶喊著“求滋潤”三個字。

  白牧野他們比賽所在的這片區域,已經很久都沒有下雨了。

  樹本身倒是不缺水,因為地下智能灌溉系統還是很精準的給每一株綠色植物補充著充足的水分,所以挺拔依舊。

  樹葉翻白眼主要還是被曬的,大日頭心狠手辣,才不管那個。

  白牧野一行人走在街道上,幾個男生頂著太陽,幾個漂亮姑娘打著傘,看著街頭川流不息的人群,大家都有些感慨。

  很難看出這個地方幾天前剛剛遭遇過大量次元生靈的襲擊。

  所以說人的生命力其實真的很頑強。

  只要活著,就都充滿希望。

  當然,這也是善忘。

  白牧野他們也是后來才知道,那天次元生靈入侵的時候,他們所在這片區域是整個古琴城傷亡最少的區域之一。

  如果不是他們這群少年勇敢的對那些次元生靈出手,那么結局可能就完全不一樣了。

  一大群的宗師級生靈重點照顧了這里,哪怕有地下避難所,哪怕有單獨的防御系統,但來不及躲藏的人大把,傷亡還是在所難免的。

  所以當他們出現在街頭的時候,所有看見并認出他們的人,全都對他們露出善意的笑容。

  哪怕是看見帥得讓人心頭亂跳的白牧野,大多數街頭的成年人也只是遠遠駐足欣賞著,沒有上前打擾的意思。

  年輕的女孩兒們雖然想尖叫著沖上來,但此刻都有點不好意思——身邊大人太多了,她們湊不成堆。

  “我還以為會有人罵我們消極比賽……”張可欣扯著林子衿的手,跟在白牧野身邊,笑嘻嘻的道,“對了師父,我可是先來的,所以我是大師姐!鮑菲羽……她只能是我的師妹!”

  單谷在一旁嘿嘿笑道:“還想爭大師姐?大師姐的位置早就被人給占了!”

  “有人比我還早?”張可欣有些不信,看著白牧野想要求證。

  扯著林子衿另一只手的姬彩衣道:“小白在學校的時候,就已經是小白老師了,你的確還有個大師姐。”

  “為什么不是大師兄?”張可欣一臉思索。

  眾人也全都露出思索之色。

  單谷道:“這的確是個問題呀!”說著還瞄了一眼林子衿。

  屁的問題!

  白牧野瞪他一眼。

  他們是要去買衣服的,因為過幾天要參加趙家舉辦的那場高規格舞會。

  穿著適當的衣服,也算是給主人的一種尊重。

  總不能穿著戰衣盔甲過去,那不是參加誤會,那是我去找茬。

  大家平日里很少穿那種正式的服裝,所以幾個女生嘰嘰喳喳一商量,決定出來買。

  距離他們酒店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座巨大的商場。

  網絡購物再怎么發達,實體店也都有它的生存空間。

  至少,買衣服這種事,總要試試的吧?

  進到商場之后,白牧野把帽檐壓得更低了一點。

  里面冷氣開得很足,人也非常多,尤其是年輕人,可以湊成堆的。

  來參加飛仙聯賽決賽的隊伍雖然不多,但來觀看的人可不少。

  平日這群學生幾乎不怎么出門,所以根本沒有留意過這些。

  今天來到這才突然發現,操著各地口音,來自不同地方的游客數量非常多。

  幾個女生一致決定先給男生們挑衣服。

  因為男生買東西特簡單,速度都很快,基本上就是沖進去看一眼,哎呦不錯,換上試試,沒問題的話,就買了。

  女生就不一樣了,她們會把逛街當成是一種巨大的樂趣,買不買不重要,重要是看的過程。

  事實也是如此,單谷、白牧野、老劉、林德輝和施頌這幾個人只用了不到半個小時,就什么都搞定了。

  只是白牧野在換好那套衣服出來的時候,即便帶著口罩,依然還是引起了一群人的圍觀。

  哇哇的驚呼聲此起彼伏,眼看著就要湊成堆引起騷亂。

  好在白牧野經驗豐富,動作迅速的帶著眾人溜掉了。

  幾個姑娘為了能夠安心逛街,決定讓這群男生隨便找個喝東西的地方等著,因為就這么一會功夫,已經有大量人認出了他們的身份。

  男的還好說,多少會注意一點影響,尤其身邊有姑娘陪著的男人,多看兩眼別的姑娘都有可能會遭遇家庭暴力。

  所以一般最多只是偷瞄,還算注意影響。

  但那些小女生們是真兇啊!

  不光有撲小白的,還有撲其他人的。

  于是,一群女生開開心心的跑去逛,幾個男生也開開心心的跑去浪……不是,跑去喝東西。

  趁著單谷和施頌去點東西的時候,林德輝看著白牧野道:“白哥,您這張臉,每次出門的時候是不是都很麻煩啊?”

  白牧野一臉無語。

  林德輝嘿嘿笑道:“不過跟著白哥出門有福利啊!”

  老劉在一旁有些無語,第一次見到有人視角這么清奇。

  “真的哦,那些妹子見白哥不搭理他們,就會發現原來旁邊還有一只大帥哥!”

  一只手拍在他肩上:“是在說我嗎?”

  單谷隨手將一個托盤放在桌上,然后沖著林德輝一挑眉毛。

  林德輝嚇得一哆嗦,看了一眼自己肩上的手,一臉恐懼的道:“單哥,你一直不找女朋友,不會是……”

  單谷嗖的一下,像觸電似的把自己的手拿開,呸了一聲:“胡說八道!”

  “感覺有點像惱羞成怒呢?”施頌在一旁笑嘻嘻的說道。

  其他幾個人頓時笑起來。

  單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翻了個白眼,一臉豪爽的道:“哥早晚有一天用星際飛船拉一群漂亮姑娘回來!開后宮!誰攔我都不行!不想開后宮的男人,都是沒有理想的咸魚?”

  白牧野瞥了這只二哈一眼,懶得搭理。

  “你行嗎?”林德輝跟施頌異口同聲。

  一群人在這里嘻嘻哈哈的開著玩笑,享受著難得的輕松時光。

  其實大家都一樣,為了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哪個不是終日勤奮苦練?

  像這樣的清閑時光,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會覺得有些無趣,但對他們來說,卻顯得彌足珍貴。

  只是小白沒那么喜歡,他更喜歡畫符。

  幾個人在這邊喝著東西扯著淡,一轉眼兩個小時的功夫就過去了,妹子們還是沒有回來。

  老劉有些無語的道:“買個衣服而已,她們不會逛到天黑吧?”

  單谷看他一眼:“之前幾次你都沒在,所以你是不知道她們戰斗力有多強大!”

  白牧野道:“要不咱們來分析一下無量戰隊吧。”

  林德輝:“……”

  施頌:“……”

  群雷大法師也需要這么拼嗎?

  在使用四十九張狂雷符直接團滅草雞戰隊之后,小白便又多了一個外號,而且這外號還是從內部先叫出來的。

  現在網絡上的人也都傳開了,覺得非常貼切。

  林德輝道:“決賽的時候,直接一片群雷下去,他們就沒人了吧?”

  單谷笑道:“無冤無仇的,不能那么打。”

  林德輝一臉無語,心說草雞戰隊除了那個隊長之外,其他人也跟你們無冤無仇吧?否則前幾天能在一起并肩作戰?所以草雞的其他幾個人也真是倒霉,攤上那么一個隊長……

  白牧野道:“用過一次的招數,再使用的話,就沒那么靈了。”

  林德輝點點頭:“這倒是。”

  老劉這時候,打開一道小小的光幕,然后說道:“無量戰隊,打法還是很多變的,尤其是他們的隊內指揮,也就是隊長陳煜,這是個人才!”

  無量戰隊隊長陳煜,高級符篆師,專攻輔助系、詛咒系,同時指揮才能非常強。

  劍客任子安,九級靈戰士,劍術出神入化,同時兼具刺客的移動速度,是個非常難纏的家伙。

  前些天在對抗次元生靈的戰斗中,任子安也展示出了超強的實戰能力。

  刺客袁哲東,八級,這個刺客也有點狠,明明是走輕靈敏捷路線的暗中偷襲職業,他卻在這基礎上,還力大無比!

  小白跟老劉甚至懷疑袁哲東這家伙也是有血脈力量的。

  關鍵時刻,哪怕面對一個以力量著稱的大盾戰,都絲毫不虛。

  弓箭手解清雯,九級靈戰士,應該是有某種天賦,射出的箭自帶破甲效果。

  同樣在前幾天對抗次元生靈的戰斗中,這個個子不高還有點微胖的姑娘跟單谷施頌一起,單點那些宗師級生靈打,擊殺的數量一點都不少!

  也是一個狠人。

  這支戰隊如果單純從數據上看的話,是不如草雞戰隊的,而且還差很多!

  所以網上也有不少人,說他們是運氣好,分在了實力相對較弱的下半區。

  可事實上并非如此。

  符龍戰隊除了小白這一個隱藏起來的家伙,連一個九級都沒有,但現在誰還敢說他們是弱隊?

  姬彩衣、單谷和司音的那些精彩表現,面對宗師級對手都不虛,又有多少人還能繼續嘴硬說他們是依靠小白才能贏?

  所以在老劉眼里,無量戰隊還是很優秀的。

  不過再怎么優秀,也打不過火力全開的小白。

  小白這種實力在高中階段,就像是一個BUG。

  正常情況下,團隊比賽肯定不是一個人能決定結果的。

  但小白這種,就是有著一人定乾坤的能力!

  在飛仙星的高中階段,小白是屬于無解的那種。

  之前因為符龍沒怎么受到關注,所以很多人并不清楚這些。

  但在他怒發沖冠團滅草雞戰隊那一戰之后,再也沒人敢把他當成是那種正常的符篆師了。

  用刁雨佳在上半區決賽之后,新聞發布會上的說法就是:符龍戰隊在飛仙星的高中階段,是沒有對手的,他們的對手在帝國聯賽上!

  這話聽起來有點得罪人,好像沒把無量戰隊放在眼里一樣。

  可事實上就連無量戰隊自己都承認,火力全開的小白,他們根本擋不住。

  既然如此,那還分析個鬼?

  施頌和林德輝兩人對此都有點好奇,在一旁認真聽著老劉對無量戰隊的分析。

  之前他們就聽說過劉志遠在這方面能力非常突出,也正是這份超強的計算和分析能力,才被第一學院特招。

  說實話,在大家還不熟的時候,他們多少是有點不屑一顧的。

  一個高中生而已,哪有那么神奇?

  難道還能比專業的分析師更厲害不成?

  熟悉了之后,大家成了朋友,那種不屑的心態倒是沒有了,但骨子里的疑惑,卻是依然存在的。

  直到這會兒,他們在一旁聽了沒多久,心中便充滿震撼。

  老劉完全沒有因為白牧野的變態實力便忽視了對手的能力,他對無量戰隊每一個人的分析,都絲絲入扣。

  相當精準相當到位!

  說句夸張點的話,可能無量戰隊那幾個人對自己的了解,都不見得比老劉強多少!

  這家伙,真的是太恐怖了!

  是不是之前也這么分析我們的?

  施頌跟林德輝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見那一抹震撼。

  原以為符龍戰隊只有一個白牧野是妖孽,現在他們終于發現,原來一直不顯山不露水,跟個吉祥物似的充當新聞發言人的隊長劉志遠……也是個變態啊!

  所以說為什么每次遇到符龍都被人家打的很慘?

  為什么就算小白不發威也打不過人家?

  原來這兒還藏著一個大個的呢!

  時間又過去一個小時,一群女生居然還沒回來。

  老劉停止了對無量戰隊的分析,看著白牧野道:“咱們要不要……去看一看?”

  “發個消息就行了吧?”單谷想起被各種購物袋支配的恐懼,本能的有些抗拒。

  姬彩衣跟林子衿都是黑了心的姑娘,就算有各自的男朋友在身邊,購物袋最終還是會套在他單·好人·谷身上。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騷亂,很多人都朝著一個方向快步跑去。

  隨后,白牧野的通訊器收到一條消息。

  打開一看是張可欣發過來的:師父快來五層,打起來了……

  白牧野頓時起身,對其他幾人道:“好像發生了一點意外,過去看看。”

  一行人很快來到商場五層,這里已經圍了一大群人,里三層外三層的,從外面根本看不見里面發生了什么。

  但里面的聲音卻是傳了出來。來自一個聲音尖銳的中年婦女。

  “你們這群參賽的學生,真是有本事啊?打了我兒子就想走?有本事你們連我一起打呀?來呀!來呀?”

  一記清脆的耳光聲響起。

  “啊!你敢打我?小賤人,我告訴你,你死定了!”

  中年婦女的聲音已經不只是尖銳了,被抽了一耳光之后,直接變成了撒潑那種。

  接著,又是兩記耳光聲音傳來。

  那撒潑的尖叫終于止住了,但眨眼間就變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嚎。

  “殺人了!參加飛仙聯賽決賽的隊員殺人了!”

  這時,姬彩衣憤怒的聲音從里面傳出。

  “欺負我妹妹不愿意搭理你們是吧?你兒子是個垃圾,你也一樣!”

  聽到這,劉志遠二話不說,直接用蠻力擠了進去。

  這種情況,讓別人給讓開一條路,是不現實的。

  被擠的人剛想發火,隨后就看見是白牧野這群人,頓時不做聲了,還主動往兩旁讓去。

  商場非常大,出事的地方在第五層一家店鋪門口。

  老劉和小白等人擠進來的時候,看見一個男青年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不知道還以為死了。

  不過對老劉單谷這群人來說,一下子就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非常平穩,屁事沒有。

  也難怪姬彩衣那么生氣,她也可以輕易感知到這些的。

  旁邊地上還坐著一個臉頰紅腫的中年女人。

  長的倒是不難看,但目光兇悍,面相也有點刁。

  正哭得撕心裂肺。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兒子被人打死了。

  看見白牧野等人過來,幾個女生頓時有點心虛。

  誰對誰錯且不說,但惹出了一些亂子是真的。

  圍觀的人當中,很多甚至當場開啟了直播,一臉興奮的期待著下一步會發生點什么。

  “怎么回事?”老劉來到姬彩衣面前,低聲問道。

  “沒什么大事,這個流氓調戲子衿,被雨佳罵了一句,結果直接倒在地上開始訛人,說什么她兒子被我們嚇死了之類的話,簡直腦子有病。”姬彩衣依然憤怒難消,大概是沒見過這么騷的操作。

  “碰瓷兒?”老劉也有點發呆。

  看看這商場,檔次挺高,說實話,一般的普通人還真沒有能力在這里消費。再看這對母子的穿著,也不像是那種沒錢的人家。

  林子衿此時來到白牧野面前,低聲道:“哥哥,對不起……”

  白牧野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笑著道:“林哥的氣勢哪去了?遇到賤人就打,怕什么?”

  “怕給哥哥添麻煩。”林子衿有點不開心的道:“結果……”

  “怕什么?哥哥麻煩多了,哪差這一件?以后遇到不開眼的直接就揍!”白牧野微笑道。

  “嗯吶,知道了!”林子衿眉眼彎彎,甜甜回應道。

  “大家都看見了嗎?這就是飛仙聯賽總決賽隊員的素質!這就是你們口中所謂的拯救了古琴城的英雄!大家請看清他們的嘴臉,這分明就是一群囂張跋扈的紈绔子弟!仗著他們能力超強,就欺負無辜百姓!”

  中年婦女看見白牧野這群人到來,不但沒怕,反而直起腰,坐在那里,口齒清晰的大聲呵斥起來。

  白牧野看了一眼老劉,老劉看了一眼他。

  都有點頭疼的感覺。

  人家就是沖著自己這群人來的啊!

  白牧野嘆了口氣,來到這中年婦女面前,蹲下身子,沖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中年婦女微微一呆。

  “老奶奶,你好。”白牧野道。

  噗嗤!

  圍觀的人群頓時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熟悉小白的人其實都知道,這家伙嘴巴毒的很。

  不過之前都是在比賽中,現實中卻很少有人見過小白毒舌的樣子。

  關鍵還長的這么帥!

  就連毒舌,都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你叫誰老奶奶?你是不是想死?”中年婦女愣怔半天,氣得脖子都變粗了,尖聲叫道:“大家看見了嗎?這張臉……帶著口罩我也能認出來,這不就是無數人喜歡的白牧野嗎?看看他的素質……”

  “行了,羅萍萍,你好歹也是羅家的旁支,你不嫌丟人,也得考慮考慮羅家的臉面。”

  白牧野的聲音,讓這中年女人的尖叫聲戛然而止。

  她做夢都沒想到,她竟然被人家給認出來,不但說出她的來歷,甚至連名字都給當眾叫出來!

  她在羅家可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幾乎沒有曝光過,除了本族人之外,外面幾乎沒人認識她!

  這個姓白的又是怎么認出她來的?

  羅萍萍驚疑不定的看著白牧野。

  “你后面的人想要找麻煩,就讓他們來找我,不要使用這種低級手段,壞我們名聲有什么意義?還是你們覺得通過這種手段,就能讓我們被取消參加決賽的資格?想多了,不可能的。你們好歹是大族,做事情光明正大一點,坦蕩磊落一點,不要讓別人看笑話。”

  白牧野聲音溫和,“再說了,你有著宗師級的實力,又一大把年紀了,六十多歲的人了,四舍五入都一百了。硬是瘋狂挑釁一個年齡可以做你孫女的小姑娘,激怒人家,讓人抽你耳光,你說你這不犯賤嗎?還有,讓你九級靈戰士級別的兒子在那躺著裝廢物裝死,你們不累嗎?這得多大的利益,才能讓你們這對母子干出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來?”

  臥槽!

  這是個宗師?

  兒子也是九級靈戰士?

  原來這里面是有原因的?

  太勁爆了!

  原以為是一場沖突,沒想到這里面竟然有瓜!

  別說圍觀那些人驚呆了,就連老劉和單谷這些人也被震撼得不輕。

  尤其是剛剛抽了這女人好幾巴掌的姬彩衣,更是被驚得夠嗆。

  她感知能力超強,都沒能從這女人身上感受到任何靈戰士的氣息。

  難道他們身上……有可以掩蓋氣息的寶物不成?

  老劉第一時間將姬彩衣護在身后,他是知道白牧野在這種事情上不可能胡說八道。

  為了防止這老女人突然間狗急跳墻暴起傷人,他不但把姬彩衣護在身后,甚至隱隱的將其他幾個女孩的位置也都給封死。

  這就是一個精于計算分析的人的一種本能。

  中年婦女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忍不住問道:“你是魔鬼嗎?”

  大漂亮在白牧野的耳機里冷笑:“呸!老娘是仙女!小仙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