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七章 那就不打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頓晚餐除了幾個心情悲傷復雜的草雞戰隊成員之外,剩下人都吃得滿嘴流油非常開心。

  趙坤海的死,大家也都聽說了,但都沒有太大反應。

  莫說有今天并肩作戰共對生死的情分在那擺著,就算沒有,也不會有幾個人真正同情趙坤海。

  如果說之前是被比賽失利給刺激得精神有些失常,那么之后他在醫院做出來的事情,則令人作嘔!

  簡直就是個垃圾!

  一個年輕的宗師級天才,本應有著美好的未來和廣闊的前途,怎奈心胸太狹窄,品德太低劣!

  如果那個被搶了飛行器又挨了打的孕婦是個普通人,這件事說不定真的被他給掩蓋過去了。

  畢竟以古琴城趙家的實力,將這件事徹底壓下去并不難。

  一邊用錢砸,一邊威脅警告,差不多也就給擺平了。

  可問題是,趙坤海這個白癡衰神附體,也算是倒霉到家了。

  人家不但不普通,而且也很厲害!

  趙坤海干的這件事兒實在是人神共憤。以至于根本就壓不住,都不用白牧野他們跟著操心,那個被搶了飛行器的孕婦家里直接就會把這件事曝光出去。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今天一群參賽隊員抗擊次元生靈的舉動,飛仙聯賽得是一個什么樣的風評?

  你們傾盡資源費盡心思,就培養出這種玩意兒?

  估計這會兒就算是古琴城趙家內部,也一樣在罵娘。

  太王八犢子了!

  所以剩下這五個草雞隊員,處境非常尷尬。

  一整晚的時間,都悶悶不樂的。

  最后還是劉志遠,跟白牧野一起過去開解一番。

  “趙坤海是趙坤海,你們是你們。雖然同屬一個戰隊,但他犯的錯,不應該由你們去承擔。”

  劉志遠看著鮑菲羽:“你們現在剩下的五個人,實力同樣超強,兩個宗師,一個高級符篆師,還有兩個八級高手,這種配置,就算到了大學,也不會遜色別人的。”

  鮑菲羽有些苦澀的點點頭,嘆了口氣,道:“道理我們都懂,但有件事,卻是不知怎么說才好……”

  劉志遠看了一眼四周,大家都沒人注意到這里,笑著道:“如果不方便說,那就不要說。”

  “不是不方便,只是……唉,咱們晚一點換個地方說吧!”鮑菲羽嘆了口氣。

  晚上這頓大餐結束之后,大家相互加了好友,心滿意足各自散去。

  晚一點的時候,鮑菲羽帶著霍君敲響了白牧野的房門。

  對劉志遠和白牧野等人說出了一個秘密。

  “我們這支戰隊,之所以突然間突飛猛進,根本原因是在古琴城趙家。至于我們隊長對你們的挑釁和羞辱……哎,也是因為這趙家!”

  鮑菲羽嘆息一聲,面帶愧色的看著白牧野:“師父,我也不是有意要瞞你,只是這件事,之前實在有些難以啟齒。”

  白牧野點點頭表示理解,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霍君和謝彬雖然天賦都很好,但不可能那么快突破到宗師級。古琴城的趙家,給了我們很大支持,然后簽下了我們未來二十年……”

  鮑菲羽看著白牧野,“當時他們還有一個附加條件,那就是,如果在比賽中遇到你們的話,一定要往死里羞辱你們,擊敗你們,最后再把你們踩在腳下,主要是師父你……”

  白牧野:“……”

  “我們當時也不清楚這是為什么,只覺得可能是有些恩怨,想著反正大家不熟,比賽嘛,本來就有輸有贏,又不是在現實中。羞辱也好,擊敗也好,又不會怎樣……事實上直到現在,我們對你們跟趙家之間可能存在的恩怨,依然是一頭霧水。但今天彩衣問到古琴城趙家,我們幾個覺得有必要和你們說明一下這件事了。我們雖然跟趙家簽了約,但并不是他們家的奴仆,也從沒想過要害你們,更不想跟你們為敵。”

  鮑菲羽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尤其我還拜您為師,那么這件事,就更不能瞞著您。”

  “古琴城的趙家……給你們提供了靈珠還有神像?他們有神像?”白牧野問道。

  “趙家的底蘊和財力,比我們想象中還要雄厚得多。”鮑菲羽點點頭,看了一眼姬彩衣:“之前聽隊長說過趙家的底蘊,其實……并不比彩衣的姬家差。”

  姬彩衣一臉認真的道:“我家真沒什么底蘊,就是有錢而已。”

  眾人:o(一︿一)o

  姬彩衣解釋道:“有錢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或許可以呼風喚雨,但在修行中人眼中,單純有錢真的不算什么。比如靈珠,我們家就算想買也沒那么容易。當然,我外公家倒是有些暈,可那是我外公家,不是我家。”

  鮑菲羽點點頭:“我們當時也明白,這合約只要簽了,其實就跟賣身契沒什么區別。但沒辦法,我們太想贏,太想拿到飛仙聯賽的冠軍,也太想去打帝國聯賽……”

  劉志遠在一旁問道:“你們團隊六個人……都簽了?”

  鮑菲羽搖搖頭:“不,只有隊長,霍君,謝彬和我四個人簽了。耿銳和于露沒簽,他們說,不想被徹底鎖死……現在想來,他們比我們聰明得多。”

  霍君在一旁說道:“其實簽不簽,都看個人選擇,我們家里面雖然都有點小錢,但想要通過使用靈珠來提升自己,卻無疑癡人說夢,總得找一條大腿去抱。但我們不希望因為我們跟趙家這份合約,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系。隊長……唉,我們沒想到他會接連做出這么多錯事,從前的他,不是這樣的。”

  鮑菲羽點點頭:“趙家給隊長、謝彬和霍君三人,每人提供了兩顆靈珠,據說每一顆的價值,是五百億以上!”

  白牧野跟劉志遠相互對視一眼,都有點被震撼到。

  趙家為了籠絡人才,也真是超級大手筆了。

  三個人,三千億,簽下三個天才二十年。

  如果不考慮彼此恩怨來看待這件事的話,趙家的確算是拿出了巨大的誠意。

  趙坤海、謝彬和霍君三人也談不上虧。

  就算是宗師級的靈戰士,誰敢保證自己二十年能賺一千億?真當錢那么容易賺呢?

  姚謙雖然不是宗師,但也算有能力的人了,折騰了那么多年,也不過是億萬身家,相對普通人來說,已經算是很了不起。

  成名要趁早,少年先人一步,加上勤奮和努力,確實可以處處先人一步。

  他們的選擇,其實也沒錯。

  “那你呢?”劉志遠看著鮑菲羽問道。

  鮑菲羽說道:“我之前其實一直沒簽那份合約,因為我也在猶豫,直到跟你們那場比賽前的那晚……我們當時看了你們的比賽視頻,都覺得就算有三個宗師級的高手,想贏的話,也沒那么容易。”

  鮑菲羽露出一絲苦笑:“師父的控符手段和能力,實在太厲害了,當時我們又都先入為主的覺得師父應該是買符比賽的,所以……大家都很不忿。其實也是被渴望勝利的心思蒙蔽了眼睛。”

  “就在這時,趙家的一位長老突然找到我,他當時帶著一尊神像過來,說只要我簽了這份合約,神像就是我的了。而且要看著我立即使用,立即突破。要求也是符合我們心意的,在比賽場上擊敗你們,然后拿下飛仙聯賽的總冠軍,殺進帝國聯賽!”

  鮑菲羽看著白牧野:“他們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簽下我們整支團隊。花了那么多錢在我們身上,肯定是要在以后找機會賺回來的。”

  劉志遠點點頭:“那倒是,對付我們,不過是順手為之。”

  白牧野笑笑:“大概也是做給羅家人看的吧。”

  劉志遠微微一怔,隨即道:“別說……真有這種可能!他們當初雖然把臟水潑到了咱們身上,可羅家又不是傻子,難道別人說什么他們就信什么,自己不會調查嗎?”

  姬彩衣道:“所以說,趙家的真實目的,的確是看上了菲羽他們這支團隊,想要徹底收攏過來。對付我們,不過是做出一個姿態給羅家看?”

  劉志遠和白牧野一起點頭,劉志遠道:“大抵如此。”

  鮑菲羽和霍君一臉奇怪的看著幾人。

  劉志遠道:“我們跟這古琴城趙家的恩怨,源自于去年冬天……”

  隨后,老劉大致把跟趙家和羅家的人,在地宮發生沖突的事情講述了一遍,中間當然隱去了很多東西。

  饒是如此,鮑菲羽和霍君兩人也都被震撼得不輕。

  老劉說道:“你們坦誠對待我們,我們自然也要坦誠相待,事情真相就是這樣,羅家的羅飄飄是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走失的。地宮那種地方,危機四伏,里面有很多都是宗師級的生靈,誰知道她到底被什么東西給叼走?結果這盆臟水,便潑在我們身上。”

  霍君看著白牧野:“我相信你們的說法,他們當時有兩個宗師,你們怎么可能主動去找他們麻煩?再說通過隊長這件事……我也看出來了,你不是那種會主動欺負別人的性子。畢竟隊長那么羞辱你,又在立下生死文書的情況下,你都沒殺他……”

  白牧野看著霍君:“謝謝你的理解。”

  鮑菲羽問道:“那這件事,后來怎么樣了?趙家除了潑臟水污蔑你們,沒有再做別的事情嗎?羅家也沒找你們?”

  劉志遠笑笑:“我們也沒那么好欺負,通過一些關系,把這件事給解決了。只是沒想到趙家還惦記著這件事。”

  鮑菲羽道:“或許他們覺得,我們三個宗師,一個高級符篆師,怎么都不可能輸吧,順帶著又能踩你們一腳,踩了也就踩了。可沒想到,師父太厲害!一個人就秒了我們全隊。所以輸掉比賽之后,我們隊長他……完全沒辦法接受這種結果,才表現得如此失常,整個人就像是瘋了一樣。”

  霍君看了一眼鮑菲羽:“其實隊長表現得如此失態,還有一個別的原因……”

  鮑菲羽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看向霍君。

  霍君道:“隊長在比賽開始之前,偷偷使用匿名賬戶,買了咱們隊獲勝。”

  鮑菲羽徹底愣住。

  霍君撓撓頭:“他當時只是提了一嘴,見我沒興趣,就沒有再提過。按他的性格,很有可能是將他的全部財產……都砸進去了。”

  眾人頓時目瞪口呆,心說趙坤海這一波操作還真是騷啊!

  怪不得比賽輸了他會變得喪心病狂……感情還有這茬在里面。

  一群人這才徹底恍然大悟。

  白牧野想起老宋臨走時候說的那句話,說他已經警告過趙家跟羅家,不要來找他的麻煩。

  看來巔峰大宗師級別的全系符篆師,也沒多大力度啊,他的警告人家好像也沒怎么聽進去嘛。

  有點打臉啊!

  要不……有空去飛大找老頭兒聊聊這事兒?

  白牧野心里琢磨著,鮑菲羽站起身,對著白牧野彎腰行禮,說道:“師父……最后叫您一句師父,今天算是徹底清楚了你們跟趙家的恩怨,我繼續拜您為師……也不太適合了,所以……”

  白牧野想了想,笑道:“說起來,趙家對你們算是夠意思。你們今天能來告訴我們這些話,我們已經很感激了。至于你擔心的問題,這個倒沒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話,有什么不懂的,還是可以隨時找我。”

  “真的?”鮑菲羽微微一怔,隨即一雙眸子里綻放出光彩來。

  “當然是真的,這師父也沒有白叫的吧?”白牧野笑道,“至于趙家……他們只要不在繼續找茬,我們也樂得當這件事沒發生過。之前的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我們也沒吃什么大虧。但如果他們繼續沒完沒了,那大家可就得好好算一算總賬了。”

  鮑菲羽似乎想說什么,欲言又止。

  劉志遠笑道:“你也不用為難,除非涉及到生死這種大事,不然你們該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管我們的。相信他們花了這么大的代價簽下你們,也不是拿你們來打架的。”

  鮑菲羽松了口氣,輕輕點點頭,隨后帶著霍君告辭離去。

  剩下白牧野等人在房間里,都有點感慨。

  “這些豪門大族,為了拉攏人才,還真是肯下血本啊,為什么就沒人找我們呢?”單谷癱在沙發上,在那咕噥道。

  “誰說沒有?”劉志遠瞥了單谷一眼:“多著呢,都被我擋回去了。”

  “為啥呀?咱們也需要錢啊!”單谷瞪大眼睛。

  “你肯賣身?”劉志遠看了他一眼。

  “那當然不行,哥連找女朋友都嫌麻煩,豈會賣身?”單谷一臉高傲。

  “是找不到吧……”司音半邊身子躲在林子衿身后,小聲說道。

  單谷眨巴眨巴眼睛,看著露出半張臉的司音:“信不信我分分鐘宗師給你看?”

  司音:“我也可以呀!”

  單谷:“……”這天已經沒辦法愉快的聊下去了。

  古琴城趙家的事情,整個符龍戰隊上下其實都沒怎么放在心上。

  對方不過是想惡心一下他們,順便做給羅家看罷了。

  反倒是羅家那邊,不知道是個什么心思,比賽打到現在,那邊不可能不知道他們來了,一直沒有什么動靜。

  不過大家倒也沒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經歷的事情越多,逐漸成長起來的少年們底氣也就越足,人也越來越成熟。

  兩天后。

  飛仙聯賽組委會這邊,宣布了對這些參戰年輕人的獎勵。

  獎勵給的非常豐厚!

  靈石、功法、符篆材料以及現金。平均到每個人頭上,差不多有五千萬左右。

  另外,還有飛大等一些飛仙星上的名校對這群天才少年們的公開招攬。

  這種時候如果再不出手,恐怕就來不及了。

  刁雨佳和鮑菲羽再一次私下里跟白牧野確認未來符龍戰隊應該會進入飛大之后,當場宣布,全隊選擇飛仙大學!

  另外,黑白子戰隊那邊似乎也有些意動,但表示還需要再考慮一下。

  大圣戰隊和無量戰隊還有另外幾支戰隊,則婉拒了飛大等飛仙高校的特招。

  饒是如此,飛大這邊已經很滿意,不,簡直是欣喜若狂了!

  因為無論黃金屋戰隊,還是草雞戰隊,里面的這些隊員都相當出色。

  莫說對飛仙,就算對整個祖龍帝國來說,也都算是一流的頂尖天才了。

  如果每年都能招收到一批這樣的學生,又何愁學校排名不升?

  在了解到黃金屋和草雞這兩支戰隊選擇飛大都跟符龍戰隊有關之后,飛大這邊更是美滋滋。

  雖然符龍戰隊的隊長劉志遠已經明確會去第一學院,但其他人基本上也已經是囊中之物了!

  不過白牧野還是表示,要打完帝國聯賽之后,才會進入飛大。

  畢竟,那是全國總冠軍!

  帝國聯賽的獎杯,那是整個祖龍帝國所有高中生心目中最夢寐以求的一座獎杯!

  若能捧起它,不夸張的說,可以吹一輩子。

  第三天,跟黃金屋的半區決賽開打之前,白牧野接到了一個讓他意外的邀請。

  古琴城豪門趙家,為了感謝參加古琴城保衛戰的英雄少年,特地舉辦了一場舞會。

  邀請所有當天參賽隊伍的隊員參加。

  另外,給白牧野送來請帖這個身份不低的趙家管事,還專門帶了一句話過來。

  “我們家主說了,冤家宜解不宜結,所以還請白公子……務必賞光!”

  舞會的時間,就定在了總決賽結束之后。

  看上去,誠意十足。

  白牧野征求了一下老劉的意見之后,回復趙家:準時到場。

  那邊秒回:恭候大駕!

  當晚,符龍跟黃金屋的這場半區決賽的戰斗,雙方都非常放松。

  直播間里面的氣瘋更輕松。

  鳥哥跟董栗對著兩個已經熟了的書城大美女一通神侃。

  最后有人看不下去,忍不住發彈幕讓這兩對兒直接湊兩個CP在一起算了。

  光頭妹子倒是滿不在乎的樣子,甚至哈哈大笑著問董栗:“這樣帥氣的我,你能接受嗎?”

  董栗推了推眼鏡,認真考慮了幾秒,然后說道:“如果你肯為我留長發,我覺得可以試試。”

  一群人在網絡上瘋狂發彈幕起哄,就連鳥哥都在一旁喊著要光頭美女留頭發。

  光頭妹子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做出一副認真思考的表情,然后哈哈大笑道:“留就留,多大點事兒!”

  鳥哥在一旁點贊:“為個性光頭,為愛蓄發,小姐姐威武!”

  于是,飛仙聯賽打到最后階段,有意思的一幕出現了。

  場下兩支隊伍打的雖然激烈,但毫無火藥味;直播間里,兩對兒青年男女解說在談情說愛……

  是的,鳥哥也對那個溫柔妹子早有感覺,正嘗試著發起進攻。

  只是那妹子太害羞了,稍微有點躲閃。

  這場比賽的歡樂氣氛,也感染了無數正在收看的觀眾。

  比賽場上,單谷對施頌,姬彩衣對刁雨佳,司音對林德輝,白牧野對張可欣。

  單谷跟施頌兩人的對決相當精彩,兩個同樣都是八級的弓箭手,全都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領。

  兩人如今已經非常熟悉,所以硬生生相互對射了半個多小時,你來我往,看得人目不暇接。

  到最后,兩人各自都只剩下一支箭的情況下,遙遙相望,同時出箭,然后,閃避!

  誰都沒閃開,同歸于盡了。

  但很多人都看出了單谷的成熟和進步。

  同樣也看見了施頌的天賦和強大。

  姬彩衣面對宗師級的對手刁雨佳,并不畏懼,兩人甚至一度打的不相上下。

  但彩衣還是差了些境界,最后被刁雨佳淘汰出局。

  司音跟林德輝……好吧,司音只砸了一錘子出去,林德輝就飛了。

  大家都是好盆友了,所以司音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對著林德輝化成光雨的尸體一臉歉意的癟著嘴說道:“對不起鴨,以后我小點勁兒……”

  樂翻了無數人。

  張可欣對白牧野……咳咳,這兩人就有點過分了。

  兩人居然在那里有說有笑的聊天。

  以至于坐在休息室里觀戰的老劉都忍不住問林子衿:“子衿,你家小白這樣……你不生氣?”

  “啊?為什么要生氣?她不是哥哥的徒弟嗎?徒弟跟師父請教問題不是應該的嗎?”林子衿一臉疑惑的看著老劉。

  老劉:“……”

  丫頭你贏了!

  白牧野坐在一堵石墻上,嘴里叼著根草,張可欣站在下面。

  石墻也不高,還不到兩米。

  司小音拄著個錘子,下巴放在錘柄上面,小迷妹似的在一旁聽著。

  “師父,我想學狂雷符,但有一個地方,我始終畫不好……”

  “這跟呼吸有關,回頭教你吧。”

  “還有防御符,我的防御符不動如山效果為什么不太穩定?”

  “筆法的問題……”

  “師父,那天空中那團巨大的紫色閃電,是神族的神通嗎?最后化解它的是符嗎?”

  “嗯,神符師的凈化符,那個大能拯救了古琴城,不然我們全得死。”

  關于當天的視頻,網上早就傳得到處都是,談不上什么秘密,白牧野也沒藏著。

  “凈化符還有這種功效?它不是專門化解負面影響的嗎?還能化解神族的神通?”

  “可能大道至簡吧?再說,神通也是能量的一種表現方式,只不過是對能量的排列組合跟運用更厲害一些,所有的攻擊手段,歸根結底,其實都是能量的不同展現方式……”

  “我好像有點明白,又不太明白,以后再跟您請教,好了師父,我先下線了,回頭找您學狂雷符哦!”

  “嗯,白白。”

  大迷妹張可欣直接認輸下線了。

  刁雨佳溜達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么一副畫面。

  她有點無奈,但也帶著幾分釋然。

  如果不是觀眾們都清楚黃金屋之前為了擊敗符龍戰隊曾付出過怎樣的努力,如果不是看見了前幾天次元空間突然降臨時這群少年是如何英勇戰斗……一定會認為他們是在放水或消極比賽。

  直播間里,光頭妹子有點郁悶的道:“今年的帝國聯賽改制改的有點太狠了,不然黃金屋肯定能打帝國聯賽的。遇上你們符龍戰隊,真是沒辦法,不是不想打,是真打不過啊!”

  溫柔妹子在一旁柔柔說道:“怎么打呀,小白一個人,往天上一飛,狂雷符鋪天蓋地……簡直嚇死個人。”

  董栗推了推眼鏡:“來日方長。”

  賽場上,刁雨佳抬起頭,看著坐在石墻上的白牧野露出一個帶著幾分郁悶的笑容:“不打了吧。”

  白牧野點點頭:“嗯,那就不打了吧。”

  黃金屋認輸,符龍晉級總決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