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一符破神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紫光纏繞的身影,終于被白發老教授的符篆所影響,動作開始變得遲滯起來。

  但他身上的紫光,卻在這一刻變得愈發強盛起來!

  遠遠看去,仿佛一個無比明亮的紫色光源,綻放出璀璨奪目的華光!

  那光芒太耀眼,甚至超越了太陽的亮度。

  高高的天空中,傳來一聲劇烈的震顫。

  紫光纏繞的身影上,一道紫色光波擴散出來。

  白發老教授身上瞬間亮起一層……不,是很多層防御!

  那防御的顏色各有不同,竟然是各種屬性不同的防御符同時激活。

  與此同時,還有大量防御符從他身上飛出,飛向那些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

  砰砰砰砰……!

  無數符篆炸開,形成一道道堅不可摧的防御。

  當紫色光波沖擊到這些防御光幕上的瞬間,這些身影……巋然不動!

  大宗師級,至少有大師品質的防御符,防御效果強大到令人震驚。

  如果白發老教授能早一點出現,那么之前那兩個大宗師也不至于一死一傷。

  好在他終于趕來了!

  這位老教授,不僅是飛仙大學的寶貝,也是整個飛仙的寶貝!

  有他坐鎮的飛仙,跟沒有他,完全是兩個概念。

  “狗東西,去死吧!”白發老教授再次殺向那道紫光纏繞的身影。

  那紫光纏繞的身影在此時此刻,卻再一次,伸出手,向下按去!

  他要徹底毀了古琴城!

  轟隆隆!

  那巨大無匹又厚重如山的紫色閃電圓盤,再一次快速向下壓來。

  那種巨大的壓力令人心生絕望,難以喘息。

  在下面的古琴城所有生靈眼中,此景,猶如末日!

  大漂亮在白牧野耳機中嘆息一聲,語氣輕快地說道:“做好準備,當這東西徹底壓下來的一瞬間,我會連同小雪一起,從那上面抽取能量,幫你們做出一個防御空間,能救多少……算多少吧。”

  “你會不會有危險?”白牧野對大漂亮太熟悉,他敏銳的感覺到大漂亮那看似輕快的語氣中,察覺到一抹傷感情緒。

  “嘻嘻,我是不會死的,我有記憶備份呀……”大漂亮輕快的笑道。

  記憶備份?

  激活了記憶備份的大漂亮,還是他的大漂亮嗎?

  “損失不了多少記憶的,憑我的能力,還是可以很快找回全部記憶。再說,這不還有你呢嗎?你可以講給我聽呀。”大漂亮輕松的說道。

  到這種時候,白牧野也不知道說什么好,那種深深的無力感,讓他一顆心無比的壓抑。

  現在就算他沖開全部封印,達到宗師境界,可面對這猶如天威的可怕神通,沒有半點意義。

  而就在此時,那巴掌大的金色符篆,卻是已經悄然進入到飛仙星系!

  它的速度太快了!

  紫光纏繞的身影霍地朝金色符篆飛來方向看去,沒有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但在這一瞬間,他向下按的那只手,速度更加快了!

  同時,他身上有無數道紫色光芒迸射而出,形成無數的紫色長鞭,猶如一尊惡魔,瘋狂抽向白發老教授等一群沖向他的人。

  毀滅!

  他要毀滅這里!

  隨著他的動作,那充斥著毀滅氣息的巨大紫色閃電圓盤,向下的速度愈發快了。

  末日當頭!

  古琴城中正在戰斗的人和次元生靈,在這一刻,全都停手。無數人仰起頭,一臉絕望的看著那電蛇閃爍的巨大紫色圓盤。

  白牧野這邊,幾乎所有人,全都朝著他聚集過來。一張張年輕的臉上,沒有多少慌亂和絕望,反倒露出了跟年齡不符的平靜。

  “就這么死了,挺不甘心的,我們還沒真正成長起來呢,我的最大心愿,是能親手擊殺一個真正的神族!”刁雨佳那張俏麗的臉上,充滿遺憾之色。

  “我們今天,也算是真正戰斗過了!不遺憾!”鮑菲羽站在她身旁,說不遺憾,但一雙俏麗的眸子里卻有晶瑩流淌。

  “師父,要是我們能活下去,我想去你那上學,你能多教我一點東西嗎?”張可欣站在白牧野面前,輕聲問道。

  “不許跑!拜師沒問題,但你生是黃金屋的人,死是黃金屋的死人。”刁雨佳兇巴巴說道。

  “我們不會死的。”白牧野微笑,帥氣的笑容里,帶著幾分淡淡的傷感,但還是一臉認真的看著所有人:“我們今天一起并肩戰斗過,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

  草雞戰隊這邊的幾個人,全都微微低下頭。

  霍君手中拎著一根長棍,棍上沾滿了血,他用棍一指白牧野:“嘿,姓白的,戰場上我佩服你是個英雄!但賽場上,你就是個混球!他奶奶的,反正也要死了,也沒什么不敢說,不說出來我難受哇!我特么那場比賽硬是被你打尿了!你個渣渣!混蛋玩意兒!”

  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僵,在這種末日當頭的時候,大家心情都無比復雜。可不知為什么,聽見霍君這話,所有人都有點想笑。

  單谷更是忍不住笑出聲來:“嘿嘿嘿。”

  “笑個屁,又不是被你打的!”霍君惱羞成怒的瞪了單谷一眼。

  白牧野撓撓頭:“內個,以后……”

  “還有以后?”霍君瞪大眼睛。

  “跟我打比賽的時候,可以穿個紙尿褲。”白牧野一臉真沉的建議。

  在場這些人再也忍不住,全都笑噴了!

  麻痹末日都降臨了,你還這么皮,這樣好嗎?

  就連孫岳琳都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

  “兄弟,今天過后,你趕緊請在場這些人吃飯吧,免得你尿褲子這事兒傳出去。”單谷笑呵呵的看著霍君說道。

  “還有個毛的以后?”霍君用手中長棍一指頭頂就剩下不到一千米的那紫色閃電圓盤,“防御符能擋住這玩意兒?還是我們的血肉之軀能擋住?”

  單谷搖搖頭:“肯定擋不住,但我覺得,我們不會死。”

  “嘿,你覺得……”霍君搖搖頭,“我倒是希望你說得對,老子寧可丟人,誰特么想這么死?連個神族的毛都沒碰著呢……”

  霍君的聲音漸漸變得低沉。

  那種無力感,不只白牧野有。

  大家都一樣。

  霍地!

  一道金光……幾乎是在剎那間,便蔓延了整個紫色閃電圓盤。

  整個過程快到不可思議!

  下一刻,金光便徹底覆蓋了紫色閃電!

  那金色光芒一點點綻放出來,越來越亮,如同一輪烈日!

  照耀得整個古琴城所有人幾乎睜不開眼!

  被金光包裹的紫色閃電圓盤,徹底崩潰掉。

  白牧野嘴巴微張,整個人都徹底呆住!

  其他人,也全都呆住了!

  只是白牧野的呆,和他們的呆有點不一樣。

  讓他感到無比震撼的,是這張金色符篆!

  那上傳來的氣息,居然是凈化符所獨有的!

  雖然感覺不可思議,可他娘的……這就是一張凈化符!

  一張凈化符直接毀了那疑似神級的神族生靈一次毀滅性的神通攻擊?

  白牧野的腦海中瞬間就分析出了這張符的品類。只是他不敢相信也沒辦法相信,一張凈化符篆的威力竟然會恐怖到這種程度。

  難道這是神級完美品質的凈化符?

  也唯有這種級別,這種品質,才可能擁有這可怕的威力吧?

  一符破萬法,一符定乾坤!

  如此簡單的一張符,竟然擁有這樣的神效!

  太不可思議了!

  白牧野在這一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血液都要沸騰起來。

  這就是神級之威嗎?

  神符師!

  一符之威,震天撼地!

  吾心向往之。

  高天之上。

  那到紫光纏繞的身影,在紫色閃電圓盤崩潰的一剎那,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然后毫不猶豫的轉回身,朝著那空間門的入口沖去!

  “狗日的要跑,弄他!”

  白發老教授在高天之上,大聲咆哮著,大量的符篆加持己身,無數攻擊型符篆瘋狂的拍向那道紫光纏繞的身影。

  其他那些大宗師級的靈戰士,也全都瘋了一樣,直接殺上去。

  一張劍符,直接斬向那道紫光纏繞的身影,但被紫光所阻擋,沒能斬進去。

  不過隨后,更多的攻擊型符篆打過去。

  唯獨沒有雷電類的符……因為白發老教授清楚,雷電類的符篆,對這神族生靈無效!

  大火球、爆炎、火龍咆哮、龍卷風、落石、流星火雨、劍符、劍陣……

  各種各樣的攻擊類符篆,在這一瞬間,帶著一個巔峰級大宗師的無盡怒火,瘋了一樣的轟過去。

  每一張符,都價值連城。

  但在這種時候,誰會在意這個?

  而且,這些符不就是為這些神族垃圾準備的嗎?

  終于,那熾烈的紫色光芒被打出一個缺口,露出里面半張特別年輕的臉!

  眉心處,紫色豎眼閃爍著妖異光芒。

  白發老者看見那張臉,不由微微一怔,隨即勃然大怒。還以為是個大個的,沒想到竟是一個年輕神族,仗著法寶之威來這里屠戮生靈。

  隨后,這年輕神族踉蹌著,接連吐血,但卻依然沖回到了次元空間的門里面。

  接著,次元門關閉,徹底消失在虛空當中。

  “日!還是叫這狗日的給跑了!”白發老教授罵罵咧咧,用力的抓了一把自己亂蓬蓬的頭發,一臉憤怒。

  其他那些大宗師全都聚集到他身邊,剛剛的攻擊,不僅僅只有符,還有這些大宗師級靈戰士發起的攻擊。

  可惜,那個神族太強大了!

  準確的說,是他那一身紫色光芒太強大了!

  “老宋,是神符師出手了嗎?”一名大宗師級靈戰士,一臉興奮的看著白發老教授問道。

  “宋教授,剛剛那是神符嗎?”另一個大宗師,一臉恭敬的看著白發老教授問道。

  “宋教授……”

  “老宋頭……”

  一群大宗師,在高天之上,圍住白發老教授問起來。

  “肯定是神符啊,若非那張神符,古琴就毀了。”白發老教授嘆息一聲,然后看著眾人,“不過出手那人,顯然不愿意讓別人知道他的存在,也不想露面,只打出一張符,救了古琴城。這已經夠了,這件事,不要多談。”

  “明白了。”

  “懂了。”

  “放心,保證不亂說。”

  大家都是這個境界的高手,大宗師,說是大能也不為過。

  他們自然都很清楚,神符師的信息,對任何一個帝國來說,都是最大的機密,他們也是一個帝國的最大底蘊所在。

  雖說這世上幾乎沒人能殺死神符師,但對于他們的安全,沒有人敢忽視。

  白發老教授看了一眼這群目光熾熱看著他的人,皺皺眉:“沒仗打了就都回吧,你們都看我做啥子?”

  “嘿嘿,老宋,你是不是快要邁出那一步了?”跟他相熟的大宗師靈戰士笑嘻嘻問道。

  “宋教授,聽說您也快要進入神級領域了?”

  “老宋頭,別端著,有好消息可得讓我們先知道!”

  “問個鬼!”白發老頭翻了個白眼,“這玩意兒是老子想進就能進的嗎?算了算了,跟你們這群沒腦子的武夫也沒什么好說的,老夫要看自己徒弟去,你們該干嘛干嘛,趕緊滾蛋。”

  說著,他身形一閃,直接朝著下面飛去。

  “擦,這老家伙,還是那副臭脾氣。”

  “剛剛他說什么?他徒弟?他說徒弟不是學生?宋教授有徒弟?”

  “借口吧,這老家伙眼高于頂,咱飛仙哪有人能被他看上眼?”

  “聽說這屆飛仙聯賽上有個小家伙很優秀,會不會是那個?”

  “你操那心干嘛?有孫女想嫁咋的?”

  “呸,老子孫女都四十多了!”

  “那不就完了,有那功夫,還是去看看老陸吧,還有老孫,得把他的尸體找回來……唉,誰能想到,前些天還在一起喝酒,轉眼卻……”有人提起那一死一傷兩個大宗師,一臉唏噓。

  “這特么就是命!老子是真希望明天就能踏入神級領域,再遇到狗日的神族,一刀剁死那些雜碎!”

  “廢話,誰不想踏入神級領域?娘個蛋的,老子現在倒是不缺靈珠了,可特么缺心眼,智商不夠用啊!”

  “哈哈哈,我看你也是缺心眼。”

  “滾,說的好像你不缺!”

  “就是就是,你不缺心眼,你怎么停留在高級大宗師那么多年,連巔峰桎梏都破不開?”

  “滾,哪壺不開提哪壺!”

  一群大宗師,在別人看不見的高天之上,嬉笑怒罵。

  似乎沒人將剛剛發生的這場危機當回事。

  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

  早已看淡生死。

  下面。

  當那紫色閃電圓盤崩潰之后,所有人都呆在那里。

  半天沒能回過神來。

  單谷:“沒事了?”

  姬彩衣:“安全了?”

  司音喵了一眼霍君。

  然后,大家一起看過去。

  霍君一臉無辜,一揮手中長棍,大聲道:“還愣著干什么?危機解除了,次元生靈卻還沒殺光,城市的危機也并未徹底解除,兄弟們,殺呀!”

  然后他就嗷嗷叫著一個人沖出去了。

  一邊沖一邊淚流滿面,恨不能狠狠抽自己幾個大耳光。

  特么沒事嘴那么賤做什么?

  麻痹尿褲子這種事是能隨便說的嗎?

  死都不能說的,怎么就說了?

  這下好了,被單谷那個王八蛋給說中了,大家都沒死,沒死太好了!

  可這特么也太尷尬了吧?

  啊啊啊啊啊!

  怎么辦啊!

  剩下這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然后突然全都爆笑起來。

  這一笑,是死亡壓力解除之后,釋懷的笑。

  這一笑,是共同經歷生死之后,釋然的笑。

  這一笑,是這群年輕人并肩作戰之后,成為朋友之后……開心的笑。

  尤其是草雞戰隊這邊的一群人,這種感觸更深。

  之前鮑菲羽跟白牧野道歉的時候,他們心里面還都充滿復雜情緒。

  但在此刻,這群少年仿佛一瞬間就長大了。

  眼界、格局和胸襟……都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似乎之前那點事兒,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和生死比起來,一切都是小事。

  只有活下去,才有未來。

  所以霍君嗷嗷叫著又跑回來了,身后跟了一大群龍麟劍齒虎,足有上百!

  而且這虎群當中,竟然還有宗師級的虎王存在!

  別人家的熊孩子作死最多捅捅馬蜂窩,霍君同學就不一樣了,他特么捅了老虎窩。

  丟臉總比丟命強,所以他一邊嗷嗷叫著往回跑,一邊大聲喊:“弟兄們,我把怪給你們引回來了,操家伙殺怪爆材料啊!晚上可以吃全虎宴!”

  眾人:“……”

  這個活寶,算了,還是不嘲笑他了。

  嗖嗖嗖嗖!

  弓箭手射箭,刺客潛行擊殺,司音等主攻型靈戰士直接往上沖。

  白牧野這一次,倒是一臉淡定的帶著幾個符篆師,當起了奶媽。

  當然,他是爸爸。

  看著一群自家的娃。

  哪里有危險就照顧一下哪里。

  全系,就是全職業,全都行的意思。

  他那出神入化的控符手段,就連鮑菲羽都忍不住眼熱,偷偷問張可欣,他咋就成了你師父?

  張可欣理直氣壯的道:“厚著臉皮硬叫呀!”

  鮑菲羽:“……”還可以這樣操作嗎?

  然后她找了個機會,湊到白牧野身邊,剛想厚著臉皮叫師父,卻正好看見白牧野身邊的林子衿一眼瞥過來。

  鮑菲羽靈機一動,甜甜一笑:“師娘!”

  林子衿:!!!

  白牧野:???

  真的,林哥絕不是因為這句師娘才求白牧野收下鮑菲羽這個徒弟的!

  主要是這姑娘看著挺順眼,因為之前趙坤海的事情,她還給哥哥主動道過歉。這樣一個知錯能改的好姑娘,人品肯定沒什么問題,精神力又不差,收下當徒弟,也是可以的嘛!

  將來哥哥桃李滿天下,到哪干啥都不怕!

  眾人一路清理,一路廝殺。

  沒了支援的次元生靈,被徹底滅掉是早晚的事情。

  打到最后,白牧野甚至連手都懶得出了。

  在老劉的指揮下,有條不紊的不斷推進。一群少年,卻發揮出絲毫不遜色城衛軍的作用!

  當所有人都習慣了這種節奏之后,需要付篆師的地方,他的兩個女徒弟都直接代勞了。

  都是稱職的專業奶媽!

  所以當白發教授老宋頭找到白牧野的時候,看見這小子正蹲在路旁,美滋滋的給一個還沒死透的黑幽靈放血呢。

  那黑幽靈叫聲十分凄慘,叫一聲被白牧野抽一巴掌。

  “閉嘴!”

  “不就放你點血嗎?叫你大爺叫!”

  “吵的人心煩!”

  老宋看得一臉無語:“嘿,小子。”

  白牧野扭頭,看了一眼這白發老頭,不認識。

  “您叫我?”

  “你是白牧野吧?”老宋問道。

  “是我,請問您是?”白牧野一臉疑惑。

  之前高天之上那些景象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一個紫光環繞的光點,目力好的,大概能勉強看出那紫光中是一個人。

  至于其他那些大宗師什么的,更是看不清身影。

  到后面紫色閃電圓盤形成之后,就什么都看不見了。

  所以白牧野完全不清楚這老頭是誰,不過看著不太像是普通人。

  普通人這會兒早都躲進避難所了,哪敢像這老頭一樣,大大咧咧的溜達過來。對那些次元生靈的尸體也完全是一種不屑一顧的無視態度。

  “我是你未來的老師,提前看看你。”老宋笑瞇瞇的看著白牧野:“還行,沒讓我失望,剛剛的表現挺好。”

  白牧野微微一怔,嘴角抽了抽,心說未來老師是什么鬼?

  不過下一刻,他猛然間想起彭宗師和孔宗師來,然后看向這白發老頭:“您是……飛大的那位全系大宗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