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三章 次元空間再次降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道閃電摧枯拉朽的撕開了趙坤海手中那面大盾,連帶著轟碎了他另一只手上的錘子,劈碎了他頭頂的絕緣頭盔,扯爛了他身上的戰甲、戰衣……

  戰衣里面的戰衣、內甲、內甲里面的護心鏡……

  形成一張人形的電網,在趙坤海身上爆發出無比刺目的光芒!

  宗師級盾戰趙坤海同學,這會兒就像是一個……閃電俠。

  可惜他是被電的那個。

  幾個組委會的強者瞬間出手,幽靈般沖出來,將變成一截黑炭的趙坤海給搶出來。

  有兩人還被狂雷符的閃電余威給電得齜牙咧嘴。

  整個現場,鴉雀無聲!

  無數直播這場戰斗的光幕上,彈幕零零星星,幾乎徹底消失!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這種從大自然中借來的可怕力量,如此清晰直觀的展現在世人面前。

  天威!

  神罰!

  雷劫!

  一時間,各種詞匯,出現在不同的人的腦海中。

  狂雷符,恐怖如斯。

  不能說這幾個組委會的高手不負責任,他們固然討厭趙坤海這種行為,但卻并不希望在飛仙聯賽的賽場上,出現這種人員傷亡。

  將比賽放在虛擬世界而不是現實當中,怕的……不正是這個嗎?

  強大的靈戰士和符篆師的殺傷力太強了!

  一不小心就會出人命。

  畢竟,這是學生比賽,不是狂野血腥的地下黑拳。

  這時候,白牧野在那邊說道:“我減弱了狂雷符的威力,他死不了。”

  幾個組委會派來維持場面的高手,下意識的長出了一口氣。

  剛剛這一瞬間,看著變成一截黑炭的趙坤海,他們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聽見白牧野這句話之后,終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

  沒死就好!

  只要沒死,哪怕以后會有什么后遺癥,那也沒關系。

  畢竟是簽了生死文書的。

  而且就在剛剛,還揮舞著錘子舉著盾往上沖,試圖砸死白牧野呢。

  即便白牧野真的打死他,也沒人能說出什么來。

  還好還好!

  小白同學仁義,手下留情了。

  其實白牧野在畫符的時候,就已經留手了。

  他并沒有將狂雷符的真正威力全部展現出來,不然剛剛這一下,趙坤海連渣渣都不會剩下。

  趙坤海雖然可恨,但他卻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明目張膽的殺人。

  又不是嗜殺狂魔,干嘛把自己弄得跟個老手似的?

  他只是個高中生而已,以后還要繼續安安靜靜的學習呢。

  殺人這種事兒,還是收斂一點的好。

  趙坤海被迅速帶下去救治了。

  死是死不了,但這家伙也被白牧野一道狂雷符劈沒了半條命。

  而且被抬走的時候,可以清楚的看見,地上有一攤水跡。

  又被打尿了。

  站在長邊的幾個草雞戰隊成員,還有一些鳳凰城的人,全都面色灰暗。

  輸人又輸陣!

  今天這個臉,他們是丟大了。

  原本不過是一場比賽,勝敗兵家常事,輸了比賽,又不是末日。

  知恥而后勇,以后更加勤奮努力,在未來同樣可以綻放出璀璨的光輝。

  很多號稱天賦卓絕的大人物,在少年時代,其實也都是吃過敗仗的。

  畢竟,就算是神級高手,也一樣是小長大的,總有技不如人的時候。

  趙坤海今天的表現,已經不是失水準的問題了。

  他這種心性,縱然他是個黑域級天才,未來那些頂級名校在招收他的時候,怕是也要慎重考慮一番了。

  所以說,今天這件事看上去已經結束,可實際上,對趙坤海來說,漫漫人生路,這,不過是個開始。

  他終究是要為他今天的不理智和沖動付出更多慘痛代價。

  白牧野微笑著下場,然后走到隊友們面前,大家挨個擊掌。

  刁雨佳帶著張可欣、林德輝和施頌來到他們面前。

  刁雨佳沖著白牧野一豎大拇指:“白同學果然深藏不露,高級符篆師……唉,原本我們還是挺有信心的……”

  張可欣可憐巴巴的看著白牧野:“師父,能多教我一點嗎?”

  一路走來,見過那么多的符篆師,就李敏和張可欣是最積極的。

  李敏早就把白牧野當成她的符篆老師,張可欣更直接,直接就喊上師父了。

  林子衿在一旁暗自撇撇嘴,心里多少有點煩躁。

  張可欣沖她一笑:“師娘,給說兩句好話唄!”

  “好鴨!”林子衿眉花眼笑的,看著白牧野道:“人家那么有誠意……”

  白牧野一臉無語,丫頭你是不是虎?人家一句好話就把你給收買了呀?

  刁雨佳站在一旁笑道:“就當我們進不去帝國聯賽的補償吧。”

  單谷看著她:“刁大美女,這么牛的大刺客,這么點信心都沒有嗎?”

  刁雨佳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換你你有嗎?”

  單谷假裝沉思了一下,然后故作深沉的道:“也對,其實……我也挺怕我自己的!”

  施頌在一旁:“呸,我們說的是小白,和你有什么關系?”

  單谷哈的一下,等著施頌:“小施施,哥現在也已經晉級了,不服單挑啊!”

  施頌冷笑:“誰怕誰呀?”

  “走走走!”單谷摟著施頌的肩膀,勾肩搭背的走了。

  一群人都看得一臉無語,心說明天就半區決賽了,你們今天單挑有意思嗎?

  不過兩隊的關系,也讓不少人在暗中點頭。

  這才是比賽隊伍應有的狀態吧?

  場上對手,場下朋友!

  刁雨佳輕聲嘆息著,心中充滿感慨。

  這屆聯賽開始到如今——

  符龍戰隊這邊先是沒人關注;然后被當成黑馬;如今又被當成奪冠大熱門的強隊……

  直到今天,憤怒的白牧野一個人團滅草雞戰隊的事情發生之后,無數人才終于發現:符龍豈止是奪冠熱門?如今剩下的其他三支隊伍,哪是他們的對手啊?

  黃金屋已經是他們的手下敗將,潞城大圣戰隊和暉城無量戰隊明天也將決出下半區的冠軍。

  到時候,不管是誰,碰到符龍這支可怕的戰隊,能討到好處?

  一個會飛的,可以簡單粗暴在天上排出五十多張狂雷符的符篆師,誰能惹得起啊?

  所以不管是大圣戰隊還是無量戰隊,在接受采訪的談到符龍戰隊的時候,態度都驚人的一致——

  “那是一支值得尊敬的強隊,如果我們有幸能夠面對這樣的隊伍,跟他們打比賽的話,一定會全力以赴!”

  真的是學乖了啊!

  原本大圣戰隊也好,還是無量戰隊也好,其實都很桀驁不馴的。

  都有著少年人那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鋒芒。

  但白牧野真是太兇殘了!

  草雞戰隊的下場也實在太慘了點。

  有點嚇到了他們。

  隊長瘋狂的叫囂著跟人家單挑,直接被打尿了……名聲一落千丈!

  這支戰隊如果能堅持到高三不解散,都算是一個奇跡。

  那位強大的宗師級盾戰趙坤海,十有八九會選擇退出戰隊。

  眾人回到酒店,一會兒工夫,單谷得意洋洋的呲著牙也回來了。

  “單挑贏了?”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單谷一臉得意的道:“那小子還以為我是從前的我,哈哈,被我幾支連珠箭,直接就給秒了!出來之后你們沒看見他那臉色,哈哈哈哈……”

  劉志遠看他一眼:“別得意太早,人家說不定故意讓你,示敵以弱。”

  單谷頓時垮下臉:“老劉,你就不能說兩句我喜歡聽的?”

  劉志遠想了想,認真說道:“祝你早日找到女朋友。”

  單谷呆呆看了劉志遠半晌:“你怎么這么惡毒?咱還是說說施頌示弱的事兒吧……”

  跟黃金屋,算是很熟悉的對手了,所以賽前的分析重點放在了那個草原地形上。

  草原地形看似簡單,其實挺操蛋的。

  因為你不知道草原上的草究竟有多高,里面又藏著什么,而且草原上也是有小片森林的。

  “這一次我被告知,大家的刷新點并不是相同的地點。”劉志遠看著幾人道:“所以大家在進入地圖之后,一定要先觀察好周圍的情況,千萬不要麻痹大意。而且,也不要急著跟隊友進行匯合,因為對手很有可能橫在中間的路上,對我們展開擊殺。”

  單谷這時候突然說道:“你們說,黃金屋那邊,會不會利用今天晚上選擇靈珠突破?”

  身為一級主城的書城,財力上自然是不會差的。

  靈珠這東西雖然稀罕,但就像那位五岳城長老杜雨一樣,積累很多年,也總會有些存貨。

  一支強隊,對一座城市來說,其實就是一張亮眼的名片。

  如果書城那邊真的下決心支持這支隊伍,那么拿出幾顆靈珠給他們進行提升,也未必就不可能。

  靈珠這東西提升速度太快了!

  一夜之間,就可以將格局徹底改變。

  而且只要先前的基礎足夠夯實,那么也談不上會有什么后遺癥之類的說法。

  反正到了關鍵桎梏,你得能沖開才能繼續提升。沖不沖得開,靠的可就不是靈珠,而是天賦了。

  劉志遠想想,點點頭:“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他們使用靈珠提升的話,那么最有可能踏入宗師境界的,是他們的隊長刁雨佳。張可欣已經是高級符篆師,短時間不會有什么太大的提升空間。施頌和林德輝,或許會提升到九級,但感覺不太可能。”

  姬彩衣說道:“其實我倒是覺得,刁雨佳基本上已經放棄了在這種時候進行提升。她應該很清楚,就算他們黃金屋耗費巨大資源進行提升,但依然不能穩贏我們……或者說,他們覺得自己,應該沒多少贏的希望。小白就算不會像對付草雞戰隊一樣去對付他們,但自知之明,他們應該還是有的。”

  “說的也是,有白哥在,咱們至少在飛仙聯賽上,是無敵的。”單谷說道。

  林子衿點點頭:“我也贊同彩衣的觀點,其實用靈珠提升這種事,看似在飛仙聯賽的決賽階段很常見,可實際上,這是一顆巨大的星球,一共就也那么幾支隊伍會這么做,所以這不是一種常規的提升方式。一顆靈珠至少五百億,而且沒多少人會選擇出手。如果不能用它來制造宗師的話,實在是太浪費了!”

  老劉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你家小白就是這種敗家子呀!

  如今的符龍戰隊,白牧野如今顯示出兩百三十三點精神力,這樣已經可以了,哪怕是應付帝國聯賽,也足夠了。

  放出來太多,齊王殿下會不安的。

  老劉依舊是九級的修為。

  因為并沒有疏于修煉,所以他還是很有機會在最近一兩年突破到宗師境界的。

  經歷了趙坤海這件事,也讓老劉真正意識到實力的重要性。

  在這個世界,光有一顆聰明的大腦和一張嘴皮子,是不夠的。

  關鍵時刻,還得能打才行。

  剩下三人,都是八級。

  單看數據,他們這種配置能打進飛仙聯賽決賽圈的半區決賽簡直就是個奇跡!

  可事實上卻是,因為小白,面對那么多有宗師的隊伍,他們完全是一路橫掃過來的。

  連像樣的抵抗都沒怎么遇到過。

  如今的符龍戰隊,不僅名動飛仙星,在其他那些星系的人類星球上,也有無數人開始研究起他們來。

  一如當初大家預料的那樣,總有一天,他們這些人,會被放在放大鏡……不,是被放在顯微鏡下細細觀察。

  所以就像單谷開玩笑說的那樣,大家以后只能通過真正的實力去碾壓對手了。

  第二天下午,大家準備妥當之后,從酒店出來,準備前往比賽中心。

  整個飛仙高中生聯賽,最多就剩下兩場。

  所以眾人的心情都還是挺愉悅的。

  不過在酒店門口,卻遇見了正準備離開的草雞戰隊一行人。

  不見隊長趙坤海,他被白牧野一道狂雷轟成一截黑炭,這會兒正在醫院接受治療呢。

  符篆師鮑菲羽、弓箭手耿銳和謝彬這群人。

  雙方不期而遇,符龍戰隊這邊眾人面色平靜。

  氣已經出了,跟這群人又沒有什么深仇大恨,自然不需要繼續冷臉相待,只是心理上多少有點尷尬而已。

  草雞戰隊的符篆師鮑菲羽卻有些出人意料的主動走上前,看著白牧野道:“對不起。”

  白牧野微微一怔,隨即說道:“你不需要跟我道歉的。”

  “不,我們草雞戰隊,也是一個團隊,是一個整體。雖然挑釁你的人是我們隊長,但我們也都是知情人,之前只是想激怒你們,影響你們的比賽情緒。只是沒想到隊長他……”鮑菲羽那張漂亮的臉上,閃過一抹黯然。

  白牧野微笑道:“都過去了。”

  “不管怎樣,還是要說一句對不起……”鮑菲羽沖著白牧野鞠了一躬。

  站在后面的霍君昨天同樣是被雷劈尿了的人,此刻面色復雜無比,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白牧野正要說話,霍地,頭頂天空驟然暗下來。

  一陣刺耳的警報聲,瞬間傳來!

  臥槽!

  在場所有人全都有那么片刻的愣神。

  不過隨后就都反應過來——次元空間降臨!

  古琴不愧是一級主城,反應速度完全不是百花這種三級小城能比的,幾乎是一瞬間,就有巨大的防御直接開啟。

  大量的次元空間生物,順著高天之上一道黑漆漆的洞口,瘋狂向下撲來。

  無數小惡魔撲在防御罩上,瘋狂啃咬起來。

  劉志遠沉聲道:“大家別慌!”

  隨后,城防系統全部開啟,各種宗師級粒子炮瞬間開火。

  直接轟向防御罩外面的那些次元生靈。

  這純粹的突發性的事件,事前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得到。

  他們現在應該做的,其實是進入地下掩體。

  身為行政中心的古琴城,肯定還是有很多高手的。

  事實也的確如此,很快便有一道道身影,從巨大的古琴城各處飛出來,順著防御罩上的那些暗門,沖向高天!

  大宗師!

  那些全都是大宗師級的高手!

  轟隆隆!

  一陣陣劇烈的轟鳴聲開始傳來。

  可就在這時,有一道巨大的身影,突然間從那次元空間門走出來。

  那身影至少有上千米高,像是一尊魔神!

  眉心處的一顆藍色豎眼,綻放著比恒星還要璀璨的光芒。

  “神族!”有人驚呼一聲。

  事情嚴重了!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攻擊。

  神族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這里。

  只見他狠狠一腳,踏向古琴城上空那巨大無比的防御罩。

  無數宗師級的粒子炮射向他的身軀,跟撓癢癢似的,根本沒辦法造成任何傷害。

  越來越多的身影,飛向天空!

  朝著這道巨大的身影沖過去。

  這上千米高,宛若魔神的生靈狠狠一腳踩在防御罩上面。

  被他踩過的地方,直接破碎開來!

  接著,不計其數的次元生靈,潮水般,烏央烏央的撲下來!

  一些小惡魔掉在地上直接就摔死了,但更多卻在地上翻滾一番之后,活蹦亂跳的爬起來,沖向最近的人群……

  至少有十幾個大宗師級高手,朝著那道巨大身影圍攻過去。

  恐怖的攻擊,直接落在那巨大無匹的身體上。

  那身影的動作有些遲緩,但防御能力卻是超強!

  被他踏破的防御罩正在緩緩的恢復中,但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至少有數萬強大的次元空間生靈已經沖進來。

  天空中,這巨大身影跟一群大宗師直接展開一場激烈的戰斗。

  那種變態的防御,讓下面白牧野等人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什么符篆,什么靈戰士的屬性攻擊,在那巨大身影面前就跟玩兒似的。

  “那是個神級存在嗎?”劉志遠一雙眼中,也露出強烈的震撼之色。

  這時候,一群龍麟劍齒虎轟然降落在他們這片街區。

  來不及進入避難所的人們發出驚慌失措的尖叫聲。

  劉志遠略一猶豫,白牧野跟林子衿和姬彩衣已經先后沖了出去:“打!”

  白牧野的聲音傳來。

  劉志遠手中瞬間多了一把古樸長劍。

  狂龍劍!

  小宋家出品的極品武器,已經塵封許久了。

  草雞戰隊這邊幾個人頓時微微一怔,他們還沒遇到過這種事情,所以反應慢了半拍。

  學生也需要上去打架嗎?

  可看著已經沖上去的白牧野,鮑菲羽等人相互對視一眼,一咬牙,也跟著沖了上去!

  我們的隊長是做了錯事,但我們……也都是有擔當的熱血年輕人!

  他們都不怕,我們怕什么?

  隨后,黃金戰隊、黑白子戰隊、大圣戰隊和無量戰隊相繼從酒店里沖出來,還有那些沒有離開的戰隊,全都毫不猶豫的沖上去。

  比賽可以輸,保衛家園……不能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