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二章 現場畫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現場頓時一片死寂。

  無數道目光落在白牧野身上。

  白牧野則坦然接受著所有人的注視,一臉平靜。

  這種目光,他并不喜歡,但卻早已習慣。

  這場發布會,必然成為本屆飛仙聯賽最為勁爆的一場賽后發布會。

  所有人都知道,這位符龍戰隊的真正核心人物,剛剛成年的超級大帥哥,被徹底激怒了!

  是啊,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取鬧。

  從賽前發布會再到賽后發布會,之前趾高氣揚,輸了沒完沒了。

  競技比賽中,挑釁也好,放垃圾話影響對方情緒也好,都沒什么。

  但這位草雞戰隊的隊長,做得太過了!

  動輒就死全家。

  算個什么玩意兒?

  所以這會兒就算是鳳凰城的媒體記者,也全都變得沉默起來。

  支持,也是有限度的。

  裝傻充愣,同樣也是有底線的。

  不知這會兒依然在直播間里面發呆的兩位鳳凰城男解說是否會后悔,他們竟然把希望放在這樣一個不成熟的隊長身上?

  組委會這位工作人員微微皺了皺眉,他有些猶豫了。

  這是正式的官方比賽,不是地下黑拳。

  身為一名宗師,他很清楚狂雷符和雷電符之間的區別!

  一張狂雷符劈下去,就算趙坤海是宗師級盾戰,也根本扛不住!

  那是要死人的!

  要真的在這種時候鬧出人命,那樂子可就大了。

  那種結果,不是某個人能承受的。

  “這個……就沒必要了吧?”他看著白牧野,用上了一種商量的語氣。

  身為一個特別成熟,處理過很多類似事件的成年人,他當然看得出這個帥得讓人不忍心大聲跟他說話的年輕人是認真的。

  但他并不怪白牧野咄咄逼人,換做是他,此刻恐怕也是相同的心情。

  比賽就比賽,挑釁就挑釁,一張嘴就把人家父母全家帶出來,簡直太沒教養!

  白牧野還能保持著平靜,沒有一上來就直接用符砸他的臉,已經算是克制了。

  “我不怕!區區一個中級符篆師,我不相信他能畫出高級符!在這磨磨唧唧,不過是想嚇退我,老子不是被嚇大的!”趙坤海大聲喝道。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誰告訴你,我是中級符篆師的?”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在場眾人,除了符龍戰隊這邊的人之外,全都瞠目結舌的看著白牧野。

  不是中級?

  難道是高級不成?

  “哈哈,你不是中級符篆師?你敢在比賽中作弊?”趙坤海心態徹底崩了,原本在線的智商,也在這種暴怒的情緒中,降低成了負數。

  已經進退失據,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了。

  老劉突然沒那么生氣了,看了他一眼,說道:“誰規定不能封印自己的精神力打比賽?他想要在比賽中打磨自己,有問題嗎?”

  老劉說話還算客氣,考慮的也比較多,單谷可不管那個,冷笑一聲:“中級水準的精神力便一人打你們一隊,用得著高級嗎?”

  趙坤海瞬間呆住,眼神中露出瘋狂之色,面紅耳赤道:“我不信!你們都來唬我是吧?我答應!簽!不就生死文書嗎?姓白的,這是一場決斗,一場現實中的決斗,你用現場畫出來的符打我,沒問題,但我可是要還擊的!我要打死你,也沒有責任!”

  很多人全都一臉無語的看著趙坤海,這家伙瘋了。

  組委會這名工作人員重重嘆息一聲,真是自己作死。

  自作孽,不可活!

  他隨后跟組委會進行溝通。

  現場大量的媒體記者,所有人都是興奮中帶著幾分壓抑和凝重。

  這場由心態崩了的草雞隊長所引發的鬧劇,已經向之前誰都不敢想的方向去了。

  這會兒沒有哪個記者,敢發出什么聲音,生怕將輿論風暴引到自己身上去。

  那邊,打贏了比賽的黃金屋戰隊、下半區兩支會師半區決賽的隊伍,也全都來了。

  刁雨佳有些擔憂的看向白牧野他們這邊。

  大家都已經是朋友了,她真的不希望符龍戰隊這邊出現什么情況。

  哪怕他們將最后會師在半區決賽,哪怕輸掉比賽他們會失去參加帝國聯賽資格,但她和身邊隊友,依然不希望符龍戰隊出現什么意外。

  比賽比拼的是雙方實力,所有的場外因素,都是他們所鄙夷所不恥的。

  下半區的兩支會師決賽隊伍,分別是潞城的大圣戰隊和暉城的無量戰隊。

  潞城和暉城,都是一級主城。

  之前的黑白子戰隊,在下半區半決賽戰斗中,以微弱差距,遺憾告負,輸給了潞城的大圣戰隊。

  但他們這會兒也都過來了。

  要為符龍戰隊加油打氣!

  畢竟是一個賽區出來的,輸掉比賽固然心情不佳,但他們卻都是支持符龍戰隊的!

  這才是少年應有的風骨!

  隨后,組委會那邊,同意了簽訂生死文書。

  但同時也過來了幾個實力強大的高手,準備隨時從狂雷符之下救出趙坤海。

  白牧野表現得如此淡定,又說出了自己是封印精神力在打比賽的。

  那么,一個高級符篆師,畫出狂雷符,完全是可能的!

  剛剛他們也通過各自的渠道了解過,符龍戰隊雖然在白岳城、古琴城都逛過符篆用品商店,但一直都是在看,卻從來沒有花錢買過什么。

  想想也是,一群少年人,身上能有多少錢?

  買得起那么昂貴的符篆嗎?

  當然,那符也有可能是百花城、麗明城甚至是白岳城贊助的。

  可他們也全都問過,并沒有!

  所以,現在組委會已經有八成以上把握,可以證明白牧野在比賽中使用的那些符,并非是買來的!

  十有八九,是他自己畫的!

  買符大師?

  真他媽諷刺!

  人家才是一張符都沒買過,連贊助也沒用過的人!

  這時候,草雞戰隊的其他幾名隊員都忍不住過來,試圖勸說自己的隊長,不要繼續這樣硬剛下去了。

  白牧野既然愿意自證清白,那就讓他畫好了啊,為什么非要接受這個賭注?

  但幾乎失去了理智的趙坤海將自己這些隊友全部趕走。

  “你們都回去,我現在特別冷靜,前所未有的冷靜!”他紅著眼珠子,聲音冰冷的說道。

  隨后,有人拿來一張生死文書。

  白牧野毫不猶豫上前簽下自己名字。

  “哇,小白的字真好看!”

  “人家是高級符篆師,字當然好看!”

  “哈哈哈,誰說我白是一秒哥來著?人家不過是封印了自己的精神力,想要磨練自己!”

  “小白太帥了!原本我以為他除了帥,就沒別的了,后來才發現他符篆術相當厲害,還是個罕見的全系符篆師!再后來,發現他在比賽中氣定神閑,談笑間淘汰對手。再再后來,發現他特別霸氣,再再再后來,發現他竟然是高級符篆師,而且所有的符篆都是自己制作出來的!買符大師?一秒哥?朋友們,臉疼不?超愛我小白!”

  “豈止是疼,都腫了好嗎?過去對小白的誤解太深了!”

  “我太膚淺,之前只愛他的那張臉,以后我會愛他的全部!”

  “省省吧,人家有女朋友了,超美的!”

  網絡上,無數的彈幕瞬間飛起。

  趙坤海拿著筆,毫不猶豫走到生死文書面前,直接簽下自己的名字。

  隨后,生死文書被當眾驗證有效,然后被組委會的人收走。

  接下來,轉移場地,大家直接進入到古琴城比賽中心的專業場館里面。

  那里,為了公平起見,已經有人給小白準備好了狂雷符的所有材料。

  同樣也是經過現場公證,保證沒有任何問題。

  嘿,這么貼心的?

  白牧野有些意外,心說倒是省了。

  白牧野笑瞇瞇的坐在準備好的桌案面前,無數的鏡頭,全都對準了他……以及桌案上面的那些符篆材料。

  拿起符篆筆,小白同學還很有興致的仔細打量一番,贊了一句:“不錯呀,高級貨!比我用的都好!”

  所有人全都一臉無語。

  這份心態,也是沒誰了!

  林子衿那張一直繃著的精致絕美小臉,也終于露出淡淡笑容。

  就喜歡哥哥這個樣子,超帥!

  沒想到也有鏡頭正在捕捉她的表情,當她充滿愛意的目光投向白牧野那一瞬間,不知有多少人心都碎了。

  “天吶,我的女神……她怎么可能會愛上別人?雖然那只小白比我帥了那么一點點,但是,我的心好痛!”

  “小白是大家的,你走開!長得漂亮也不行!”

  但更多人卻都有種被驚艷到的感覺。

  一對金童玉女,看著太舒服了!

  讓人情不自禁就想去祝福他們。

  紫云,正在收看這場發布會大戲的三皇子殿下,嘴角抽搐著,臉上充滿疑惑之色。

  “為什么呀?”

  與此同時,還有幾個別人意想不到的人,也在收看這場發布會直播。

  齊王手里面夾著一支雪茄,慵懶的躺在舒適的沙發上,沖著身旁的幾個人淡淡笑道:“嘿,這小屁孩子,大概是知道自己安全了,還真是一刻都不停留的就想要顯擺自己呢,也不掩飾他那可憐的高級符篆師身份了。”

  梁露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自家王爺,忍不住道:“這個年紀,高級……不差什么了!以后他還是有成長空間。”

  她雖然不是符篆師,但卻是大宗師級的靈戰士,眼界還是有的。

  齊王卻不屑的撇撇嘴:“咱們三仙島上,這個年紀的天才哪個不是精神力三百開外的?他當年的確是第一天才,按照正常軌跡,現在已經是宗師級符篆師了!如果他是宗師,那本王可能還會有點擔憂,但區區高級……回頭查一下他的精神力,我估計他最多也就兩百幾十點的精神力!呵,這樣的一個人,未來能有什么出息?撐死不過就是一個大宗師。我會怕一個大宗師?”

  大宗師招你惹你了?

  一旁的蘇桐忍不住瞥了一眼齊王。

  齊王沒回頭,似有所察覺,笑了笑:“蘇桐,我可沒說你,你這是年輕有為,后勁兒十足,他嘛……大宗師卻是他的極限!”

  蘇桐沉默下來,齊王說的一點沒錯。

  錯過了最重要的那幾年成長期,的確會錯過太多東西。

  真正的超級天才,都是少年時期就無比驚艷的,他自己就是這種情況。

  這時候,梁露在一旁說道:“那他有沒有可能,真正實力已經踏入宗師級,為了騙過我們,故意封印到高級?”

  齊王看了一眼蘇桐,蘇桐沉思了片刻,然后說道:“理論上,這種可能其實是存在的,不過,幾率太小了,真要拿出一個數據,恐怕是天文量級的概率。這些年我們一直在監控著他的成長,有當年的約定,白勝不敢毀諾培養他。至少,我們沒發現他有任何可以提升精神力的機會。沒有資源,他的精神力幾乎不可能得到增長。他當年逃離三仙島的時候精神力就已經過兩百了,就像王爺說的,如果沒猜錯,他現在的精神力,最多兩百五六十這樣,甚至有可能更少。”

  齊王點點頭:“是的,沒有資源,就算天賦再強,也不可能得到成長。而他的一切數據,早在三仙島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全部擁有了。他沒那么神奇的。”

  梁露道:“如果……我是說如果,他以后可以得到大量神像呢?有沒有可能,像現在很多參加比賽的年輕人一樣,硬生生把境界給堆上去?畢竟他是個超級天才,那些桎梏……未必就不能沖破吧?”

  佟萬丈點點頭:“不錯,以白家站在他這邊那一群人的財力,弄到大量神像,并非不可能。”

  蘇桐笑道:“你們太小看王爺的智慧了!”

  齊王笑而不語。

  “怎么?”梁露有些疑惑。

  佟萬丈也看著他,他是謀士不假,但他終究對符篆師沒有那么深的了解。

  蘇桐解釋道:“是這樣,符篆師跟靈戰士不太一樣的是,如果在八到十八歲這個年齡段沒有得到良好的培養的話……身體中的很多桎梏,便會徹底長死!根本沒有可能再被沖開!換句話說,就算白勝之前那六年沒有封印白牧野的精神力,但因為得不到極品材料洗髓去打磨那些桎梏,就算白牧野再如何天才,他也都沒機會走得太遠。”

  “靈戰士的話,十八歲之后,如果用極品材料去洗髓身體沖擊那些桎梏,還是有機會可以走向更高的。只能說,符篆師的要求,實在太高了!”梁露輕嘆一聲,“但沒有例外嗎?”

  “有啊,符帝血脈。”蘇桐笑呵呵的說道。

  齊王淡淡道:“白家、林家和我皇族李家,當年的先祖是好兄弟,白家一脈,祖上倒是出過神符師,但符帝嘛……呵呵,抱歉,沒有過。”

  蘇桐又道:“之前我們也曾研究過白牧野的血脈,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所以說,他只是精神力天賦異于常人,屬于那種精神力超級天才。但被我們壓制了六年,還是一名符篆師成長至關重要的六年,所以,他的未來,到老最多止步大宗師。對咱們……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佟萬丈道:“也就是說,就算他得到大量神像,但想要突破宗師到大宗師那層桎梏,就已經很困難了,對吧?”

  “不僅僅是難的問題,他幾乎沒可能突破的。所謂到老進入大宗師領域,已經是高估他。”蘇桐說道。

  佟萬丈點點頭,道:“白家的底蘊也真是厲害,那小子被壓成這樣,居然還能成長為真正的大全系符篆師,幸虧他沒機會成長為神符師,不然這種人……太可怕了!”

  蘇桐點點頭:“是的,所以我們還是要讓下面的人盯住他。哪怕出現那種億萬萬分之一的幾率,我們也必須要及時扼殺。”

  佟萬丈道:“對,只要他在進入大宗師級之前,被我們察覺到有問題,到時候,我們親自出手!”

  梁露在那邊,目光閃了閃,然后笑著道:“你們啊,一群大老爺們,整天盯著一個小娃娃。王爺也是的,好好看小白同學打臉那個發了瘋的小家伙不好嗎?”

  齊王笑笑:“你還真不掩飾對那孩子的喜歡啊。”

  “當然啊,他對王爺已經沒有了威脅,長那么好看,為什么我就不能喜歡了?”梁露道。

  “嘿,被你這么一說,本王居然也有點期待他要如何打臉那個發了瘋的小孩兒了!”齊王將手中的雪茄放到煙灰缸上,開始聚精會神看白牧野畫符。

  古琴城比賽中心,白牧野安靜坐在那里,將符篆染料,符紙,全都準備好。

  下一刻,他開始筆走龍蛇!

  完全沒有半點停頓!

  哪怕鏡頭給到那張符紙大大的特寫,也幾乎沒有人能看得清那上面的紋路。

  即便是正在觀看這場發布會直播的大宗師級符篆師蘇桐,也忍不住咕噥了一句:“這是什么鬼筆法?這是什么鬼畫符?咦?這是……?”

  梁露問道:“畫錯了?”

  “不,沒錯,是狂雷符……可跟我所了解到的那些筆法完全不同。這特么……根本沒法模仿!這小子的天賦,還真是可怕!這種符篆術也很厲害,沒法學,這小子賊的很,用了隱藏筆法。這種手段相當高明。至少我看不出來,要真想研究透,沒有幾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一張狂雷符,不值得。唉,天才呀!幸虧壓制住了,否則……”

  梁露瞪他一眼,蘇桐頓時閉上了嘴巴。

  都知道梁露喜歡那孩子,如今幾乎可以確定已經廢了的情況下,就連齊王都不愿意去激怒梁露這種隨時可能踏入神級領域的大能,更別說他了。

  與此同時,無數存著偷師、質疑、挑刺的專業符篆師,全都傻了眼。

  大宗師都覺得是鬼筆法,更別說他們了,完全看不懂。

  很多人甚至覺得白牧野畫出來的那些線條里根本不可能蘊藏雷電之威!

  “雷電符根本不是那么畫的!”

  “拜托人家那是狂雷符!”

  “你懂個屁,狂雷符也是基于雷電符衍生出來的威力更高的符篆而已,他那畫法根本就不對,不可能產生任何雷電威力!如果他敢拿著這張符跟草雞戰隊那小家伙戰斗的話,肯定會被人家一盾牌給拍死或者一錘子砸死!”

  “看不懂啊!”

  “特么我都看不清!”

  此時,飛仙大學的校園里,一間超大的實驗室內,一個滿頭亂蓬蓬白發的老頭兒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著實驗室內投放出來的光幕。

  那個長得過于好看的小孩子,正是他兩個老友介紹給他的,說是個超級天才。

  嗯,兩百多點的精神力,也勉強可以稱之為超級天才了。

  之前他也看過關于那孩子的不少視頻,發現他的控符手段,擅長的符篆種類,連他這個真正的全系符篆師都震撼不已。

  所以在內心深處,他已經把這孩子當成是自己弟子了。

  誰敢搶就跟誰拼命!

  白牧野今天的這種筆法,更是讓這老頭兒開心不已,臉上露出一抹壞笑:“好小子,真賊,難怪敢當眾畫符,竟然用了隱藏筆法……能研究明白的人不可能用幾年時間去研究一張狂雷符,剩下那些,看都看不懂,哈哈!不錯不錯,我喜歡!不愧是我的徒弟!”

  不到五分鐘,白牧野一張符畫完了,整個過程,既沒有喝奶,也沒有給自己做任何的精神力補充。

  畫完之后,他看了一眼離他不算太遠的趙坤海:“準備好領死了嗎?”

  趙坤海面色扭曲,他不認識那符的真假,可對方竟然真的畫出來了!

  到這種時候,他已經完全沒有任何退路,冷笑著道:“誰知道你畫出來的是什么玩意兒?有本事你就拿他來劈死我!”

  白牧野拿起這張符篆,站起身,看了一眼其他人:“可以開始了嗎?”

  對面的趙坤海瞬間持著大盾,同時戴上各種絕緣頭盔、戰衣,戰衣外面套上戰甲……最后另一只手,拎起一把大錘。

  這一系列騷操作,看得不少人目瞪口呆。

  原來這家伙沒瘋啊?

  但是,真的很不要臉!

  口口聲聲指責人家買符作戰,你自己呢?

  那些戰衣、戰甲、各種絕緣的裝備,難道是你自己做出來的?

  有現場裁判點點頭:“可以開始了!”

  白牧野一抬手,毫不猶豫扔出了手中這張剛剛畫好的狂雷符。

  那邊,趙坤海咆哮著,左手持盾,右手拎著大錘,如同一輛人形坦克,朝著白牧野沖鋒過來!

  簽了生死文書,不僅僅是你想要我的命!

  我,草雞隊長,宗師級盾戰趙坤海……也想一錘子砸死你!

  一道炫目光芒,驟然亮起。

  那張被無數符篆師認為根本沒有雷電之力的狂雷符,驟然激活。

  炸開!

  那條電蛇,宛若來自九天之外,仿佛將天空割裂,瞬間劈向趙坤海!

  下一刻,整個現場。

  一片死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