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一章 簽個生死文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場比賽的賽后新聞發布會,前所未有的熱鬧。

  因為大量媒體記者的涌入,于組委會不得不臨時改換了一個更大的場地。

  當老劉出現在新聞發布會現場的時候,這里已經人滿為患,在見到老劉那一瞬間,無數的聚光燈驟然亮起。

  各種微型無人攝像機在天空中安靜的飛舞,鏡頭一起對準劉志遠。

  大量記者瘋狂的往前涌過來,嘴里都大聲喊著自己的提問……沒辦法,不喊的話就被別人的聲音給壓過去了。

  當記者也沒那么容易,肺活量差的在這種場合根本沒有提問的機會。

  至于草雞戰隊那邊,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個人出現在發布會現場。

  這群興奮的記者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所有提問全都拋向老劉這邊。

  “劉隊長,我想知道您現在是什么心情?”

  “劉隊長能說說現在的想法嗎?”

  “被稱為買符大師的白牧野這場比賽大發神威,我想知道,他的那些雷電符全都是買的嗎?”

  “請問你們百花城為了這次飛仙聯賽到底拿出了多少錢買符?為了一場比賽,買了這么多符篆,是否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財?”

  “劉隊長請問……”

  “劉隊長!”

  哪怕老劉身經百戰,在這一刻,也不由感到幾分頭疼。

  都什么年代了?

  為什么還要有這種現場采訪?

  各大媒體就不能派點性情溫和的機器人過來直接提問題么?

  一大群組委會的志愿者拼命維持著秩序,好在這些志愿者大部分都是古琴城各大高校的學生,修為還不錯,總算擋住了這群瘋狂記者的沖擊。

  劉志遠站在發布會的光幕前,語重心長的說道:“大家都注意點安全,別出現踩踏事件,為了一個新聞,弄得骨斷筋折甚至搭上小命實在不值得啊!”

  然后他說道:“還有,你們現在這樣,發布會根本沒辦法進行,我清楚你們迫切想要知道的幾個問題,不需要你們提問,我直接說,行不行?”

  “快說快說,我快堅持不住了,快要被擠懷孕了!”人群中一個女記者奮力的大聲喊道。

  所有人都忍不住笑起來,躁動的人群,總算恢復了一絲理智。

  劉志遠這才說道:“首先……”

  “等一下!”那邊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

  隨后,草雞戰隊的隊長趙坤海,一臉漠然的走過來。

  剛剛平靜一點的媒體眾人又有些躁動,不過很快恢復了平靜。

  因為趙坤海那張冰冷的臉上,一雙眼仿似要殺人一般,冷冷盯著劉志遠。

  所有人都有些發呆,心說這什么情況?

  比賽輸了不服氣?還要在這里打一架不成?

  劉志遠平靜的看著趙坤海,沒有說話,也沒有主動伸手。

  他的手到現在,都是紅腫的。

  跟在趙坤海身旁的,是草雞戰隊這邊的領隊,眼中還帶著幾分擔憂之色。

  剛剛從比賽室出來的時候,草雞戰隊這四個人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四個人,有兩個失禁了。

  雖然沒有真的應了白牧野那句“打到你們漫天飛翔”的話,但卻打得趙坤海滿褲子飛翔……不是在虛擬世界,而是在現實中!

  雷電加身那一刻,這群人幾乎都瘋了!

  哪怕是在虛擬世界,那種強烈恐懼所形成的心理陰影哪怕到現在都還沒有散去。

  尤其是被重點照顧的隊長趙坤海,他現在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是那種白亮的光芒以及深入靈魂的疼痛。

  趙坤海和另一個失禁的棍法宗師霍君,出來第一時間就全都往淋浴室里面跑。同時他們的人現給準備的衣服,不然的話,這將是一場有味道的發布會。

  一場自信心慢慢的比賽,居然打到這種程度,這群人心情能好就見鬼了。

  趙坤海心中對白牧野的痛恨,也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虧著出席發布會的人不是白牧野,不然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當場就得動手。

  趙坤海死死盯著劉志遠看了半天,然后才轉過頭來,沖著鴉雀無聲的媒體說道:“我們是輸了比賽,但我們不服!如果每一場比賽,符龍這支垃圾戰隊都買大量符篆進行比賽的話,那比賽還有什么意義可言?這就像一個三歲孩子,躲在堅不可摧的堡壘里面,使用能量不會枯竭的宗師級粒子炮對一群高級靈戰士狂轟濫炸……”

  下面一眾媒體記者,聽到這話頓時發出一陣嘩然,趙坤海的指責,也是一直以來網絡上為數不少的一種聲音。

  不管符龍戰隊的支持者們用什么方式去解釋,但總有那么一些人,認為符龍戰隊買符打比賽這種行為是在破壞比賽規則,等于是在鉆比賽的空子和漏洞。

  趙坤海說完,轉過臉,看著劉志遠,冷冷道:“你敢拍著胸脯說,你們戰隊從來沒有買過一張符篆?買過一張就死全家?敢嗎?”

  這話一出口,下面的很多記者都不由得皺起眉頭,趙坤海這話說的,有點太過了!

  而且里面暗藏的陷阱也太明顯,抖機靈抖的……有點招人反感。

  這場賽后的發布會全程直播,而且直播渠道不止一個。

  就連一些一直反對符龍戰隊買符的人,在聽到趙坤海這番話之后都連連皺眉。

  給人家挖這種坑,有點太幼稚了!

  雖說還是高中生,可終究是年滿十八歲的成年人,要為自己一言一行負責任的!

  動輒死全家這種話,實在太低級了。

  如果他能像符龍戰隊之前擊敗的那些對手一樣,輸了依然保持風度,別人自然會高看他一眼。

  可他并沒有。

  趙坤海梗著脖子,像是獲得了某種勝利一般,厲聲喝問:“你敢嗎?”

  劉志遠原本心中無比惱怒,可看著趙坤海如同小丑般的嘴臉,他突然沒那么生氣了。

  “你等我問問。”他微笑著道:“大量買符肯定是沒有的,但你要說是不是一張也沒買過,我還真得確認一下。”

  他說著,直接按下通訊器——視頻!

  下面的大量媒體記者頓時變得更加興奮起來,但整個現場,卻顯得特別安靜!

  這是要硬剛啊!

  因為這一次,面對老生常談的這個問題,劉志遠并沒有選擇回避。

  事實上,小白等人這會兒也在單獨的休息室里面看著直播。

  就在老劉拿出通訊器要跟白牧野視頻通話的時候,單谷還在那破口大罵呢!

  賽前的沉默,是不想被這種情緒影響到比賽的發揮。

  大家都看得出對手是在刻意激怒他們,都是聰明人,誰都不想上當。

  所以不去回應。

  如今他們已經獲得了勝利!

  被憤怒的小白一個人給團滅。

  沒想到這種時候,對方居然還在嘴硬?

  白牧野看著響起的通訊器,看了一眼在那罵罵咧咧的單谷,單谷閉嘴。

  白牧野接通了通訊器的視頻請求。

  頓時,白牧野那張全無死角的英俊臉龐出現在發布會現場,劉志遠身后的巨大光幕上。

  “真帥呀!”

  “怎么看都帥!”

  “你說人怎么能長到這么帥的?”

  “他要去當明星我肯定就粉他一個!”

  “他不當明星我也粉他呀。”

  下面一大群媒體記者中,一群女記者忍不住內心的澎湃,相互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

  這么大一群人,在白牧野影像出現在光幕上的一瞬間,發出了一陣比較強烈的感嘆聲。

  趙坤海的臉色更加冰冷,甚至看上去有些鐵青。

  不等劉志遠說話,他便大聲喝問道:“白牧野,你敢說你一張符都沒買過嗎?如果說謊,你死全家!”

  “滾!”白牧野冷冷看了一眼老劉投影身后的趙坤海。

  “天吶,罵人都這么帥……哎呀我是不是瘋了?”現場有女記者忍不住用手捂臉。

  “不會呀,就是帥呀!”

  “是鴨是鴨,太帥了!”

  “面對帶有人身攻擊的強烈挑釁和質問,竟然能如此從容優雅的罵了一句滾,真是個霸氣的超級大帥哥!”

  現場這些女記者都有些瘋狂了,本身符龍這邊就占理,在見到小白之后,屁股更是歪到沒了邊兒。

  除了那些來自鳳凰城的記者沒辦法覺得白牧野罵得好之外,就連絕大多數在場的男記者,都忍不住私下偷偷用力握拳,心說:罵得好!

  這位草雞戰隊的隊長,因為賽前的大話,加上比賽結果的失利,似乎有些瘋了。

  真想不通,草雞戰隊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敢讓他出來參加發布會?

  回頭怕是要將整個鳳凰城的臉都給丟盡了!

  趙坤海當場暴怒,如果白牧野在現場,他保證已經忍不住出手了。

  身邊領隊苦著臉,不斷在他身旁提醒:“控制你的情緒……”

  “控制你麻痹!”他回頭罵了一句自己的領隊,然后指著投影中的白牧野咆哮道:“你他媽是承認自己買符了嗎?無恥!垃圾戰隊!”

  草雞戰隊的領隊嘴角抽搐著,臉色非常僵硬。

  他現在非常痛恨自己沒有宗師實力,不然哪怕硬拖,也得把這個發了瘋的家伙給拖走。

  趙坤海的情緒已經徹底崩潰了,繼續留在這里,只會讓草雞戰隊和鳳凰城更丟臉。

  視頻中,白牧野淡淡的看著趙坤海說道:“你是不是腦子有病?你哪只耳朵聽我說過買符了?”

  “敢發誓嗎?你要是買符你就死……”

  “你要是再敢提一句那三個字,我現在就出去弄死你!”白牧野看著他,聲音異常冰冷,哪怕隔著視頻的鏡頭,他身上那股驟然爆發出的氣勢依然嚇呆了無數人!

  站在白牧野身邊的林子衿,無比精致的小臉緊繃著,一雙眼中,閃過極度冰冷的一抹殺機。

  趙坤海也被嚇得呆了一呆,被無數雷電劈中的恐懼再一次浮現在心頭。

  他色厲內荏的道:“不敢發誓,就是心里有鬼!”

  這時候,已經有組委會的人進場,準備強行將發了瘋的趙坤海給帶下去。

  同時,草雞戰隊其他那幾個人,包括沒上場的弓箭手耿銳,刺客于露,全都出現在場邊,準備上來強行把隊長拖走。

  為了這場比賽,為了能夠在這一屆飛仙聯賽一鳴驚人,為了明年能夠參加帝國聯賽,趙坤海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

  以至于他完全沒辦法接受現在這種結果,整個人的情緒徹底崩潰。

  他看著一臉嚴肅往這邊走來的組委會成員,大聲道:“比賽不公平,難道還不允許別人有意見?誰敢在這里攔我?”

  說話間,他身上的宗師氣勢,驟然爆發出來。

  劉志遠的眼神,在這一刻,瞬間冰冷下來。

  他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一個釋放出氣勢的宗師,隨時都有可能會出手。

  這時候,視頻中的白牧野突然間開口。

  “趙坤海,你不是說我買符打比賽嗎?網絡上,不是也有很多人說我是買的符嗎?”

  “難道不是?”趙坤海紅著眼珠子,大聲咆哮。

  “我去現場畫一張,如果我能畫出跟比賽中一模一樣的狂雷符,我會用它直接劈在你的臉上。”白牧野淡淡說道。

  “哈哈哈哈,有本事你就畫出四十九張來,你畫得出,老子就敢在現實中接!”趙坤海狂笑道。

  然后,視頻中的白牧野,一臉淡定的站起身,邊走邊道:“那你等死吧。”

  這時候,組委會的人已經進場,大聲道:“好了,都聽我的,都不要鬧了……”

  “你給我滾出去!”趙坤海沖著組委會這個工作人員咆哮一聲。

  一股勁風,瞬間轟然朝著這名組委會的人轟過來。

  這個看著不怎么起眼的組委會工作人員站在那里沒動,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被嚇傻了。

  劉志遠瞬間躍起,要將這人推開。

  別看只是一聲吼,如果站在那里的是個普通人,絕對會受到重創!

  所以說這趙坤海已經是瘋了。

  可沒想到的是,這名組委會的工作人員,面對撲過來的老劉,只是輕輕一揮手,老劉竟然直接輕飄飄的又飛了回去!

  然后,一股恐怖的音浪在這名工作人員面前直接被擋住,從無形化作有形。

  一道道波紋,在他面前散開。

  場域!

  竟然是宗師級的場域!

  我去!

  這一幕被無數鏡頭記錄下來,也瞬間傳遞了出去。

  發生在發布會現場這一幕,讓無數人大呼過癮。

  如果不是剛剛的比賽太驚艷,無論如何也無法被掩蓋風頭,這場發布會看上去甚至更精彩。

  “鬧夠了,就跟我走,你需要冷靜一下。”這名工作人員面色不變的說道。

  這時候,劉志遠在一旁說道:“您好,我能說句話嗎?”

  老劉剛剛下意識撲過來救人的舉動,讓這個工作人員對他印象非常好,溫和的點點頭:“你說。”

  劉志遠一臉真誠的道:“這段時間,一直有人在網絡上抹黑我們,認為我們符龍戰隊是依靠買符打比賽,至今為止,已經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我們之所以不回應,是問心無愧,不想被這種事情分了心,影響比賽的狀態。且不說我們是否存在買符這種行為,即便是有,那也是規則允許。否則那些用大價錢購買頂級戰衣,購買各種極品武器的行為又算什么?戰衣可以買,武器可以買,有錢人可以使用靈石、神像去快速提升境界……這些都是規則允許的,買符怎么就不行了呢?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現場一片沉默,是啊,說的沒毛病!

  武器可以買,戰衣也可以買,有錢人靈珠、神像都可以買,符篆怎么就不可以買了?

  那些來自名校的強隊,無論背后的學校,還是城市,其實都會私下給參賽隊伍提供各種高級符篆。

  怎么到了人家符龍戰隊這里就不行了?

  就要受到譴責?

  難道就因為人家用買來的符篆打贏了比賽?

  這種心態,當真是不可理喻。

  之前很多人都被一些論調帶偏了思維,老劉這番話一出口,瞬間堵住了很多人的嘴巴。

  不過老劉的話,并未說完。

  他看著這名工作人員:“我想說的是,買符不可恥,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行為。但我們,并沒有買符!既然有那么多人覺得我們是買符戰斗的隊伍,那么,我就在這里,懇請組委會給我們一次證明自己清白的機會。”

  這時候,白牧野一行人,已經從后面來到發布會現場。

  白牧野出現的一瞬間,趙坤海頓時激動起來,一雙眼死死盯著白牧野。

  這種人,哪怕是黑域級天才,在白牧野眼里,也跟一個垃圾無疑。

  白牧野來的路上,便施展秘法,將自身精神力解封到兩百出頭,然后再次封印好。

  來到劉志遠身旁,微笑著對那名沉思中的組委會工作人員說道:“可以給我們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嗎?”

  此時,網絡上已經有大量符龍戰隊的支持者,發出憤怒的聲音。

  “我們就算買符戰斗那又如何?小白控符能力超強,以中級符篆師的精神力,便能完美駕馭高級符篆,你們誰行?”

  “輸掉比賽不可恥,但輸了之后這種小丑一樣的嘴臉才真正可恥!一口一個垃圾戰隊,到底誰才是垃圾?”

  “真是輸人又輸陣,現在被小白當場叫板,不要個碧蓮!”

  “臭不要臉的東西,本來對鳳凰城的印象很好,對這支戰隊的印象也不錯,很有天賦很有未來的一支隊伍。可現在卻只想對這支隊伍吐一口吐沫,簡直太垃圾了!許你們賽前臨陣用靈珠、神像提升境界,許你們身上穿著昂貴的戰衣鎧甲,不許人家買符?”

  “老祖宗有句話,叫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們不是草雞戰隊,你們是辣雞戰隊!”

  這時候,組委會的工作人員,也在跟組委會那些高層進行著溝通。

  很快,他沖著白牧野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好的,我代表組委會,答應你們這個請求!但我還是要強調一件事……”

  他看著在場這群沉默的媒體記者,一臉認真的說道:“買符比賽,是規則允許的事情!符龍戰隊是否自證清白,并不影響這一規定。”

  很多媒體記者都忍不住點點頭,組委會,還是公允的!

  如果禁止這一條,要以后參賽的符篆師全都必須自己畫符的話,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因為無論飛仙聯賽,還是帝國聯賽,都以百分百真實著稱!

  既然百分百真實,那么憑什么禁止人家買符?

  只要能夠駕馭,只要精神力足夠,你愛用多少用多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白牧野露出一個微笑:“感謝組委會給我們這次機會。”

  很多人在這一刻,都很心疼小白,非常心疼!

  明明規則允許,卻被一個崩潰的神經病給逼得現場畫符……要知道,符篆師畫符,其實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情!

  因為畫符的手法、運筆,包括每一處停頓,畫符時候的呼吸節奏……都涉及到符篆師的核心秘密!

  這樣暴露在鏡頭之下,回頭肯定會被無數人拆開了揉碎了一遍遍去分析!

  那么,至少這種符篆術,就會有很大幾率,被更多人學去。

  這倒沒什么,敝帚自珍也不是這個時代的主旋律。

  可如果是被敵人學去了呢?

  所以,組委會這名工作人員很隱晦的上前交涉,表示可以在他們的見證下,通過不直播的方式,現場畫符。

  白牧野微笑著搖搖頭,婉拒了這名工作人員的好意,他微笑著說:“我的符篆術,別人學不走。”

  說罷,他看了一眼面色依然鐵青,站在那里死死瞪著他的趙坤海:“來,弱雞,簽個生死文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