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會打到你漫天飛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八進四的一場比賽,符龍戰隊輕松獲勝,整個過程甚至談不上有什么波瀾。

  很多人在進行賽后分析的時候,幾乎一致認定——買符大師發威了!

  之前那位飛大的教授,再次發聲,這一次,他的分析,又再度爆紅全網——

  “在之前分賽區的比賽上,白牧野主要以練兵為主,并沒有太過認真的打比賽……好吧,我知道我這么說的話,肯定有人反駁,但我這里有數據……”

  “至于這一場比賽,為什么小白突然發威我覺得,可以從兩個方面來進行分析。第一個方面,符龍戰隊跟重劍戰隊在賽前曾經有過一點摩擦,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那個視頻。”

  “重劍戰隊的高級符篆師直接被剛剛加入符龍戰隊的那位超級美少女虐的很慘。就是那位來自紫云星,在網絡上特別紅的高冷超兇美少女……”

  “第二個方面,則是重劍戰隊終于讓小白同學生出了一點壓力。哈哈,我知道這么說的話,重劍那邊的支持者不愛聽。但事實如此,我這里同樣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

  “綜上所述,小白同學用分賽區的比賽進行練兵,到了決賽,他開始認真了,但這究竟是不是他的極限,我們并不清楚。希望能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見到他更多更精彩的表現!”

  房間里。

  老劉關掉光幕上那位飛大教授的分析,然后看著白牧野說道:“現在已經越來越多人開始對咱們進行認真研究和分析了,所以接下來的比賽,咱們的打法,還要更加靈活一些。”

  單谷在一旁輕輕嘆了口氣:“看來我們以后只能靠硬實力來碾壓對方了。”

  劉志遠瞥了他一眼:“哪有那么容易碾壓”

  單谷嘿嘿一笑,沒說話。

  劉志遠道:“有小白在,的確是咱們的福分,但你們別忘記,帝國聯賽上的賽制里,排名都是根據積分來的。如果每一場比賽,咱們都只剩下一兩個人,那么就算咱們整個比賽下來全部獲勝,也未必能夠晉級!所以,如何保護隊伍中最弱的緩解,如何減少人員的傷亡,才是我們下一步應該努力的方向。”

  白牧野點點頭,他很認同老劉的這種說法。

  飛仙聯賽跟帝國聯賽賽制不同,所以如果不加強對帝國賽制的熟悉,很有可能在帝國聯賽開始的時候,會很莽的不在乎自己死活。

  就像黃金屋的林德輝之前那種做法,通過犧牲自己,來掩護隊友,最終獲得勝利。

  如果在帝國聯賽上也這么干的話,結果很可能是得不償失的。

  事實上,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上,一個團隊,也必須要保證自己最弱的那個環節不被人打破!

不然出去一趟,身邊隊友死了個七七八八,那還打個毛還培養個鬼的人才  “所以我建議,咱們下一場比賽,就要開始有意往這方面去培養。大家一定要注意保護好自己。光靠小白一個人,或許飛仙聯賽上他可以很好的保護你們。但帝國聯賽……”

  老劉看了一眼眾人:“我最近這段時間看過一些視頻,不是嚇唬你們,只能說,除非小白現在就踏入宗師境界,不然的話,他都很難徹底護住你們周全!”

  單谷神色終于變得認真起來。

  他其實是一個很上進的人,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嘻嘻哈哈沒心沒肺的。

  但在單谷內心深處,是很瞧不上那些一點理想都沒有的人的。

  不知道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沾沾自喜的自稱為一條咸魚,這不是一個褒義詞,無能就是無能,別給自己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劉,放心吧,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我是不會隨便把自己提升到宗師級的。事實證明,哪怕是宗師級的弓箭手,哪怕擁有場域,但在關鍵時刻,還是頂不住符篆師的猛攻。我會磨練自己,更會學著保護自己。”

  單谷一臉認真的做出保證。

  姬彩衣也說道:“是的,我們不會隨隨便便輕易突破到宗師境界。”

  老劉笑起來,笑得有些無奈,撓撓頭:“讓你們說的,宗師這個境界好像大白菜一樣,那是隨隨便便就能突破的嗎”

  司音在一旁弱弱的道:“可以的。”

  老劉卒。

  玩笑過后,劉志遠給大家分析起他們半區的對手來。

  挺好的,不是黃金屋。

  黃金屋也在剛剛結束的比賽中,擊敗了他們的對手,成功挺進半區的四強。

  如果按照之前帝國聯賽的賽制規則,他們此時已經拿到了帝國聯賽的入場券。

  可惜今年不行了,只有拿到半區冠軍,才能最終拿到那個入場資格。

  “最近這段時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幾乎所有隊伍,都在進行瘋狂的提升。之前他們都會選擇在帝國聯賽開始之前這么做。但現在,如果不能拿到星球冠亞軍,一切都是空談。所以,最近這幾天,我們接下來的對手,都有可能瞬間實力大漲。”

  劉志遠看著眾人:“尤其咱們下場比賽的對手,來自鳳凰城的草雞戰隊……”

  這名字一出,哪怕大家之前都已經知道,也都忍不住笑起來。

  草雞戰隊,這名字真硬核。

  “別看人家名字起的低調,可實際上,這支戰隊可不簡單,我來給大家看一組數據,大家就明白了。”

  劉志遠在光幕上打開一些數據。

  “看,這支高二隊伍,也參加過鳳凰城的城際聯賽,并且獲得了最后的冠軍!”

  “但鳳凰城跟我們百花城可不一樣,人家那是一級主城!”

  “而在當時,草級戰隊一共六名隊員,最高的一個,不過是八級靈戰士!最低的,在當時才六級。”

  單谷撓撓頭:“這情況,好像跟咱們差不多”

  劉志遠點點頭:“但在最近這段時間,草雞戰隊的隊長,原本八級的盾戰,已經進入了宗師級。他們的符篆師,雖然是中級,但卻是一個天才的輔助系奶媽,他最大本事不是來自于對敵,而是給隊友加持各種狀態。你們看一下他們之前的比賽視頻。”

  劉志遠說著,在光幕上打開一個視頻。

  視頻中,草雞戰隊的美女符篆師每一次出手,打出去的符都不算多,大概也就兩三張,但時間卻都恰到好處。而且可以看得出,她的控符能力相當了得。

  使用的符篆,也都特別適合。

  比如說盾戰在巨盾硬抗的時候,她會在臨界點上打一張力量符過去。

  這樣,得到力量加持的盾戰甚至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對手擊飛,甚至震出內傷來!

  在盾戰需要強突的時候,她又會將力量符和速度符同時奶在盾戰身上。

  防御符、破甲符、耐力符……這些符篆,都用得得心應手。

  總之,這是一個相當出色的奶媽。

  草級戰隊的符篆師,才是絕大多數人心目中符篆師應有的樣子。

  像小白這種全能型的,根本代表不了符篆師的主流。

  穆錫那種主修攻擊符的,也只是一少部分。

  “這個符篆師,應該沒有使用過任何提升精神力的寶物,但人家有沒有,下一場比賽會不會有變化,現在還未可知。不過只有一天的時間,估計有變化的可能性不大。”

  劉志遠關掉這個視頻,又打開幾個。

  看完視頻之后,姬彩衣說道:“他們的配合很默契,不弱于我們。”

  “對,他們的弓箭手也很鬼,非常狡猾,走的應該是偷襲冷箭路子。”單谷說道。

  “他們隊伍里面也有一個用錘子的呢。”司音說道。

  草雞戰隊的六名隊員,分別是宗師級盾戰,隊長趙坤海,中級輔助系符篆師鮑菲羽,八級弓箭手耿銳,八級劍客謝彬,七級刺客于露,八級靈戰士霍君,武器是一根長棍。

  這樣的一支隊伍,在去年的時候,他們的等級都還不高,今年參加飛仙聯賽之后,似乎進行了一定提升,但說起來,也并不是特別明顯。

  除了一個宗師級盾戰,隊長趙坤海之外,剩下這些人,境界都不算高。

  符龍戰隊這邊則是全系符篆師白牧野,依然以中級精神力示人,八級弓箭手單谷,八級刺客姬彩衣,八級靈戰士司音。

  如果單純看數據的話,這兩支隊伍,似乎相差不多,看上去有宗師的草級戰隊好像還稍微強上那么一點。

  不過盾戰終究不是主攻拿人頭的,所以這兩支隊伍,數據分析的話,應該是半斤八兩。

  如今的符龍戰隊,已經沒人當他們是一支黑馬團隊。

  提起符龍,幾乎所有人都要說一聲,這是一支新興強隊!

  雖然來自三級小城,但特別了不得。

  而且懂行的人都明白,符龍戰隊里面最厲害的人固然是白牧野,光芒最盛的也是他。

  但其他幾人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弱!

  無論司音、單谷還是姬彩衣,他們的能力其實都有些被低估了。

  別看外面很多媒體依然在唱衰符龍,但參賽的這些隊伍,卻沒有人敢小覷他們。

一口氣打到飛仙決賽半區四強的隊伍,怎么可能是一支弱旅  那么問題也就來了。

跟符龍戰隊數據差不多的草雞戰隊,可能是一只草雞嗎  顯然不可能!

  剛剛雖然只看了幾個他們的比賽視頻,但視頻中草雞戰隊隊員展現出的那種默契的配合,以及他們可以越級戰斗的強大實力,都叫人眼前一亮。

  別看他們的數據沒有之前打過的某些隊伍好看,但在比賽場上,這卻是一支不折不扣的強隊!

  “明天的比賽,小白依然由你進行現場指揮。但現在,我先根據草雞戰隊的以往的打法特點,給大家提供幾點思路。”老劉打開光幕,開始不其厭煩的分析起來。

  林子衿星眸眨動,認真的聽著。

  白牧野之前問她喜歡不喜歡,她說喜歡。沒說謊,她真的很喜歡這種氛圍。

  尤其老劉為了白牧野竟然做出要加入齊王陣營的決定,更是讓她感到有些震撼和不可思議。

老劉會不會被齊王那邊給徹底腐蝕過去  雖然相處的時間非常短,但林子衿覺得,她是愿意相信這位隊長的。

  雖然老劉的表現沒那么明顯,但她其實能感覺到,老劉有些時候看姬彩衣的眼神,跟白牧野看她幾乎是沒什么區別的。

  寵溺、疼愛!

  無限的寵溺,無盡的疼愛!

  用單谷的話說就是,老劉過去秀恩愛撒狗糧還是比較注意影響的。

  也不知道是因為隊伍中多了一對兒,讓那股戀愛的酸臭味更濃了所以就肆無忌憚了,還是因為已經成了大學生,又即將遠行而無所顧忌。

  反正最近這段時間,單谷這只單身狗比較受傷。

  咬牙切齒發誓自己回頭要去找一飛船外國妞回來!

  司音表示本國的你都沒能劃拉到一個,還外國……

  所以林子衿喜歡這種氣氛,喜歡大家在一起的這種感覺。

  跟她這些年在紫云的枯燥生活比起來,她覺得自己這段日子簡直就是生活在完美世界里。

什么齊王,什么三仙島,什么李白林三家恩怨情仇……跟她一個寶寶有什么關系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下午的賽前發布會上,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草雞戰隊這邊出席發布會的隊長趙坤海,竟然當眾羞辱符龍戰隊。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發布會開始之前,雙方隊長握手。

  或許是老劉開創的一個新規矩,以往的賽前發布,都是雙方領隊參加。

  但在分賽區那時候開始,老劉就始終擔任了這個角色,以至于很多隊伍都有樣學樣。

  到如今的決賽階段,大家不約而同的采用了隊長參加發布會。

  既可以提前跟對手簡單熟悉一下,又可以提振一下己方士氣。

  草雞戰隊的隊長趙坤海,在跟劉志遠握手的時候,就使了一個小陰招。

  說起來,有點掉價,也有點狗血。

  他一個宗師級的盾戰,在跟老劉握手的時候,竟然用了很大力氣。

  也幸虧老劉雖然沒進宗師,但也有九級修為。

  而且老劉在當初打比賽的時候,那也是一個強悍的主攻手,力量非常強,才沒有吃大虧。

  但趙坤海這一下,還是有些激怒了老劉。

  握完手之后,老劉看了一眼自己發紅的手和那上面鮮明的白色指印,沒說什么,眼中卻閃過一絲冰冷。

  老劉雖然不莽,但骨子里其實同樣火爆的很。

  但還沒等他說什么,那邊率先接受采訪的趙坤海卻直接大言不慚的對著無數鏡頭說道:“在我看來,符龍戰隊,就是一個垃圾戰隊!依靠運氣、買符、以及各種小手段竊取了一場場勝利。但遇到我們,算他們倒霉,最后進入上半區決賽的隊伍,只能是我們!他們這種垃圾團隊,也只能走到這了。”

  他這話一出,下面一眾記者先是一片嘩然,接著便興奮起來!

  大新聞啊!

  之前的發布會上,哪怕雙方有矛盾……比如跟重劍戰隊。但大家也都保持著良好的克制。

  比賽中能夠解決的恩怨,就放在比賽中去解決。

  場外嚼舌根,沒什么意思。

  不過這樣一來,這些媒體記者們難免會覺得話題性有些不夠。

  所以,趙坤海當中挑釁之后,無數記者都跟打了雞血一樣,頓時來了精神。

  “趙隊長,請問您這話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符龍戰隊嗎”

  “趙隊長,您這是在激怒符龍戰隊嗎”

  “請問一下,您為什么要這么評價您的對手您是出于什么心態說的這番話”

  “趙隊長請回答一下我的問題……”

  “趙隊長……”

  直播間里,鳥哥和董栗面色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不過董栗還是保持著微笑,說道:“少年人,火氣就是大,不過我覺得,用比賽說話,應該會更好一些。”

  鳥哥點點頭:“是啊,少年人的熱血沖動,更多應該放在賽場上。在場外,應該對他們的對手保持應有的尊重,如果他們整天忙著打嘴炮,那還要咱們這些解說干什么”

  鳥哥說完,他和董栗兩人都笑起來。

  但鳳凰城那兩位男解說卻沒有笑。

  其中一個,還毫不掩飾的用一種奇怪眼神看了一眼鳥哥跟董栗,然后說道:“我倒是覺得,趙坤海隊長說的沒錯呀,符龍戰隊,本身就是一個垃圾戰隊嘛。”

  這話就很過分了!

  雖說這些解說都來自于各自戰隊的城市,擁戴自家戰隊沒毛病,甚至在解說過程中,適當偏袒一點也沒人說什么。

  比如黃金屋那邊的兩個書城美女解說,尤其是光頭妹子,最近名聲大噪,很多人都非常喜歡那個耿直個性的光頭美女。

  但像這位鳳凰城男解說這樣,在直播間里面直接攻擊人身攻擊對手的,可就有點下作了。

  以至于導播在那邊不得不提醒他,這是星球頂級賽事,請你注意你的言辭,不然會請你出去。

  這位男解說冷冷一笑,淡淡說道:“我知道符龍戰隊里面的幾個隊員,來頭都不小,尤其那個叫姬彩衣的小姑娘,家里面的生意做得很大。雖然家族有一部分是在百花,但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豪門。不過垃圾就是垃圾……”

  “你夠了!”董栗推了一下眼鏡,一臉認真的看著他:“他保證,草雞戰隊在這場比賽里,會被打成一只弱雞,他們會很慘!”

  休息室里,白牧野幾個人沉默的看著光幕上董栗發火,也看見了之前草雞戰隊的隊長趙坤海用力跟老劉握手那一瞬間,老劉臉上閃過那一絲痛苦,更聽見了趙坤海大言不慚的挑釁。

  話癆單谷沒出聲,性子火爆的姬彩衣也沉默著,司音那雙萌萌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憤怒。

  林子衿用力的握了握拳頭,然后輕笑道:“我現在突然覺得有點遺憾,為什么我不能上場。”

  白牧野摸了摸她的頭發,沒有說話。

  隨后,一群人走出休息室,正好趕上回來的老劉,以及跟老劉一起回來,臉上帶著一抹嘲諷的趙坤海。

  那邊幾個草雞戰隊的隊員,也從休息室里面走出來。

  引領他們進入比賽室的組委會工作人員頓時緊張起來,忍不住提醒道:“各位選手注意比賽紀律!”

  他真怕這群少年在這里當著他的面直接打起來。

  白牧野看了一眼劉志遠,老劉沖他溫和一笑,表示自己沒事。

  白牧野又看了看老劉依然有些紅腫的手。

  還是傷了。

  然后,他將目光投向草雞隊長趙坤海。

  “一會,我會打到你漫天飛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