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八章 摧枯拉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天傍晚,符龍戰隊進入決賽圈的首場比賽正式開始。

  直播間里,鳥哥跟董栗相當活躍,他們兩人憑借著對符龍戰隊的了解,成為飛仙聯賽官方的正式解說員,專門負責解說有符龍戰隊的比賽。

  比賽開始前半小時,直播的畫面是劉志遠正在接受媒體采訪。

  老劉這個新聞發言人愈發爐火純青,他身穿符龍戰隊最新出來的隊服,上面印有符龍戰隊標志——纏繞著五爪金龍的黑色符篆。

  面對鏡頭,侃侃而談。

  “對這場比賽,我想我們還是信心十足的。”

  “哦,對,對方是有兩個宗師,但有宗師的隊伍,我們也不是沒打過。”

  “預測一下比賽結果?呵呵,比賽無非勝負這兩種結果,在結果出來之前,當然是大家各占百分之五十,但對我來說,我認為我們會獲勝!”

  “你說林子衿?哦,她是小白的女朋友,什么時候的事兒?這個就不大清楚了,回頭你們可以去采訪一下他們倆,以他們說的時間為準。”

  “嗯,林子衿不會上場,是的,我們當然要遵守聯賽的規則。嗯,帝國聯賽她會上場的!哈哈,當然有信心打進決賽拿到帝國聯賽資格了。”

  “我們之間的關系?我只能告訴你三個字——好得很!”

  “沒有沒有,哪來的裂痕?你們太夸張了,你們十七八歲的時候不跟同伴吵架嗎?”

  “是的,再次正式回答你們,我們之間,沒有裂痕。”

  老劉面對鏡頭,談笑風生。

  直播間里,鳥哥忍不住說道:“有些記者有點太壞了,盡問些跟比賽沒關系的事情。”

  董栗笑笑:“媒體嘛,自然想要追逐大新聞,那些八卦、緋聞之類的東西,才是他們最喜歡的事情。”

  來自蘇城的一個長相不算漂亮,但嘴皮子很厲害的女解說笑著說道:“媒體當然都是這樣,不過你們符龍這位新聞發言人隊長,小小年紀,很是油滑呀!”

  鳥哥回懟道:“那是機智!”

  女解說笑了笑,道:“比賽嘛,終究靠的還是硬實力。”

  她身旁同樣來自蘇城的男解說很有風度的點點頭:“不錯,比賽最終還是要回到自身實力上去。”

  “對,我覺得你們說的有道理,”董栗贊了一句,然后推了推眼鏡,微笑道:“戰斗就要在戰場上,紙面上的實力,不過是一堆數據。”

  鳥哥在一旁露出微笑,不愧是董哥,懟的漂亮!

  在座的幾個人,都是靠嘴皮子吃飯的,誰也不虛誰。

  所以隨便懟兩下也就都收手了,畢竟大家看直播看的是比賽,不是看他們。

  很快,比賽開始了。

  這一次的比賽地圖,是被次元生靈入侵的城市。

  黑幽靈、小惡魔、龍麟劍齒虎、風狼、鐵背蒼鷹……這些中級的次元生靈鋪天蓋地。

  整座城市已經變成一片廢墟。

  到處都是次元生靈的身影。

  所以,想要悄悄的摸到對方身后進行偷襲,難度相當高!

  因為只要被次元生靈發現,肯定就會有動靜。

  所以這一次,對方的兩個宗師——重劍谷天峰,弓箭手齊明月,在隊長王明宇的指揮下,帶著符篆師郝建辛,聚集在一起,并沒有分散開。

  朝著符龍戰隊的方向,緩緩推進過去。

  直播間里,蘇城的男解說微笑道:“看起來,重劍戰隊這次是想要走正大光明硬剛的路,這邊幾個人的實力要高出對面的符龍戰隊,如果符龍戰隊也選擇正面硬剛的話……形勢怕是對他們很不利。”

  鳥哥笑著道:“要不要賭一下?符龍戰隊這邊,會選擇硬剛的。”

  “呵呵,是嗎?董先生最近轉運了,鳥哥你不會想要布董先生曾經的后塵吧?”蘇城女解說笑瞇瞇的刺兒了一句。

  鳥哥哈哈一笑:“賭不賭?”

  蘇城男解說有些意動的樣子,女解說卻搖搖頭:“不賭,我是個好孩子,從不賭博。”

  鳥哥翻了個白眼,心說小樣的,不敢賭就說不敢賭,吹什么牛?

  這時候,符龍戰隊這邊,司音和單谷清理著那些不斷撲過來的次元空間生靈,姬彩衣則跟在白牧野身邊,氣定神閑,偶爾上去補一刀。

  其實這么多次元生靈聚在一起,同樣很可怕。

  雖說不太可能對眾人造成什么傷亡,但如果疏忽,也容易陷入到怪堆里面出不來。

  單谷的箭很快,清一色的流星箭雨。

  一射就是一大片!

  直播間里,蘇城那位女解說微笑著道:“單谷同學的箭術還是很高明的,不過這種時候如此消耗靈力,是不是有些不太明智呢?”

  蘇城男解說點點頭:“嗯,多少有點炫技的嫌疑,不過年輕人嘛,可以理解。”

  鳥哥心說炫你大爺!

  我們有符篆師,可以隨時補充靈力!

  我們的符篆師是全系!

  全系!

  蘇城女解說又笑著道:“不知道這一次,符龍的白牧野同學,買了多少張符呢?”

  董栗推了推眼鏡,看了一眼女解說,微笑著問道:“蘇城身為一線主城,估計符篆這種戰略儲備……應該不少吧?”

  女解說哈哈一笑:“我們的符篆師,都是自己畫符的,身為一個符篆師,光會用符可不行。就算再有錢,那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我們的郝建辛同學,向來都是買材料,自己畫。”

  鳥哥一臉呵呵噠的表情,心說信你個鬼!

  他看著蘇城女解說道:“我們的小白,其實也都是自己畫符的。”

  蘇城女解說忍不住笑起來:“中級符篆師能畫高級符嗎?”

  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蘇城女解說看著說不出話的鳥哥,心里很得意,就好像他們的重劍戰隊,這會兒已經獲得了比賽勝利一樣。

  比賽場上,雙方都目的明確的朝著對方突進。

  這時候,四個黑幽靈,竟然抱團橫在雙方必經之路上。

  而且它們竟然開始召喚全城的次元生靈!

  從觀眾席的上帝視角可以清楚的看見,大量次元生靈咆哮著朝著他們這里匯聚過來。

  如果這四個黑幽靈真的將全城的所有次元生靈召喚過來,那么他們這兩支隊伍,恐怕真的危險了!

  畢竟這些生靈當中,八九級的也不計其數!

  就算有符篆師的防御符,但如果持續消耗下去,總有用光的時候。

  所以,雙方幾乎在同一時間做出了相同的決定。

  “速戰速決!”重劍的隊長王明宇拎著雙刀,沉聲說道。

  “快點解決。”白牧野淡淡說道。

  雙方在距離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不約而同提升了速度,朝著對方沖去。

  嗖嗖嗖!

  三支冷箭,驟然從重劍戰隊方向射過來。

  對方的宗師級弓箭手齊明月出手了!

  齊明月就是當天在符篆用品商店的那個漂亮姑娘,很難想象,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女,竟然已經踏入宗師級。

  哪怕是用靈珠硬生生堆起來的,也說明她的天賦特別厲害。

  沒有那天賦,根本沖不開宗師級的桎梏。

  司音沖在最前面,揮動著手中裂天錘。

  她的身影剎那間像是一道幽靈般,騰挪著,砸向那三支射過來的箭。

  哐哐哐!

  三聲巨響。

  宗師級弓箭手齊明月射過來的三支箭竟然被司音三錘子給砸飛!

  “有點意思,再來!”齊明月一雙眼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不斷拉動弓弦,一支支強大的箭矢不斷射過來。

  中間偶爾還夾雜著烈火屬性的箭!

  單谷這時候,也出手了!

  他的境界雖然不如齊明月,但他的箭術卻是完美級的!

  所以,當他幾支箭射向齊明月的時候,齊明月頓時沒辦法從容發起攻擊。

  這會兒,谷天峰揮動手中重劍,接連去斬單谷射過來的箭矢。

  雙方的距離,也在這過程中,不斷縮短。

  到最后,雙方的弓箭手幾乎都失去了理想的射程,不約而同的轉向那些撲過來的次元空間生靈。

  一個宗師,一個八級弓箭手,像是在暗中較量一樣,僅憑一人一弓,便壓制住了各自方向撲過來的那些次元生靈。

  這時候,頭頂高天之上沒人理會的四個黑幽靈怒了。

  它們嘶吼著,直接開始放大招。

  詛咒!

  當這股可怕的力量籠罩下來的瞬間。

  白牧野從容拍出幾張凈化符。

  然后祭出二十多張符篆,朝著對面的谷天峰圍過去。

  對面的符篆師郝建辛也打出凈化符。

  甚至有跟白牧野一較高下的意思。

  可他的凈化符打出來之后,凈化的效果,卻是比白牧野這邊差了太多!

  不管是谷天峰,還是王明宇,還是宗師級弓箭手齊明月,都受到了一些影響。

  至于郝建辛自己,更是被影響的比較嚴重。

  但他咬牙堅持著,又忘自己和隊友身上刷了幾張耐力符和凈化符。

  一遍不行就兩遍,這就是尋常天才符篆師的正常套路。

  齊明月開啟了宗師場域,用來抵抗黑幽靈詛咒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谷天峰同樣也開啟了宗師場域,不過看上去,他似乎受到的影響更大一些,步履都有些遲緩。

  跌跌撞撞往白牧野這邊沖過來。

  揮動著手中重劍,綻放出一道道火焰,卻斬那些符篆。

  小樣裝的還挺像!

  白牧野冷眼看著,不僅林子衿說過,老劉其實也說過,谷天峰在之前的戰斗中,隱藏了不少實力。

  齊明月都沒大事,你一個黑域級天才會有事?

  白牧野控制著大量的符篆,繞著谷天峰高速飛行。

  谷天峰連躲帶閃帶重劍攻擊,竟然成功沖到距離白牧野還有二十多米的地方。

  在這一刻,他眸子里驟然閃過一道冷光。

  猛然間加速!

  瞬間的速度,竟然如同一個高級刺客一般。

  快到不可思議!

  白牧野的符,也在這一刻,加快了速度。

  一張控制符拍在谷天峰身上。

  谷天峰爆喝一聲。

  身上爆發出一股雄渾血氣,竟然將這張控制符的威力盡數擋在外面。

  但隨后,又有一張遲緩符拍在谷天峰身上。

  谷天峰同樣用身上爆發出的這股血氣化解。

  此刻,他已經成功沖到白牧野面前,高舉手中重劍,狠狠向下劈砍過來。

  直播間里,蘇城女解說大聲道:“谷天峰……好樣的!輕而易舉突到對方符篆師面前,他出手了,哈哈,招牌動作,一劍劈下……哎?他怎么動不了了?哦天吶,怎么會這樣?谷天峰被控了!齊明月緊急馳援,一連七八支箭射向白牧野……哎呀,白牧野身上的防御符能擋住宗師的攻擊?不好……谷天峰有危險!王明宇和郝建辛你們在等什么……”

  鳥哥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蘇城的女解說,心里面充滿輕蔑。

  等什么?你說等什么?

  他們有那個本事過來馳援嗎?

  司音掄起裂天錘,直接擋住重劍隊長王明宇,一錘子下去,王明月手中雙刀盡斷!

  王明月大口噴著鮮血,一臉駭然往后退去。

  這個區區一個八級靈戰士,能把人萌出一臉血的超級美少女怎么這么狠?

  之前看她的戰斗視頻,雖然也很強,但也不至于強大到這種地步吧?

  姬彩衣纏上了重劍的符篆師郝建辛!

  她那神出鬼沒的身影,給郝建辛帶來了極大壓力。

  選擇郝建辛做目標,是一開始就說好的!

  用姬彩衣的話說就是,在符篆用品商店的時候就想揍他,結果被林妹妹搶了先!

  我家小白,也是你們這群渣渣能鄙視的?

  買符大師?

  一群白癡!

  單谷的箭,接連射向齊明月,同時也在兼顧著那些撲過來的次元生靈。

  這會兒,已經有大量的次元生靈隨時可能撲到他們身上來。

  白牧野卻是不慌不忙,雖然他很難徹底控住谷天峰,但谷天峰此刻在他眼里,已經跟一個移動緩慢的靶子沒什么分別了。

  得不到來自符篆師郝建辛的支援,谷天峰哪怕有宗師級的實力,哪怕他擁有黑域級的實力,也根本不是小白對手。

  畢竟,小白吊打過太多黑域天才了!

  一張劍符,化成光劍,順著谷天峰胸口穿過。

  谷天峰不甘的化成一片光雨。

  出局!

  直播間里,連連發出驚呼的蘇城女解說,在這一刻,如同啞巴了一般。

  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重劍戰隊的真正靈魂人物,宗師級靈戰士谷天峰,竟然第一個被淘汰掉了!

  這時候,次元生靈的數量越來越多,雙方都已經被徹底包圍起來。

  小惡魔嗷嗷叫著,往上涌來。

  眼看著雙方這些隊員就要被次元生靈淹沒。

  比賽結束了。

  白牧野剛剛祭出的那二十幾張符篆,平均每人三四張,基本上都是控制符、遲緩符加上劍符的組合。

  重劍的高級符篆師郝建辛,曾經一度認為自己是比白牧野更強的存在。

  直到雙方真正對上,他才明白,之前在符篆用品商店的時候,他對白牧野的挑釁,是多腦殘的一個舉動。

  如果當時對他出手的人不是林子衿而是白牧野,恐怕這場比賽他都未必有勇氣上場!

  這種人,怎么可能是個中級符篆師?

  怎么可能是專門買符戰斗的人?

  他肯定有問題!

  有大問題!

  帶著無盡的不甘,郝建辛被淘汰。

  齊明月身為一個宗師級弓箭手,正常情況下不應該被淘汰的這么快。

  但白牧野的符,太厲害了!

  以她弓箭手的敏捷,完全沒辦法躲閃。

  當她被一張劍符穿透胸膛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充滿遺憾。

  這一屆的飛仙聯賽……對他們來說,已經結束了!

  半區八強的成績,對志在奪冠的他們來說,實在是一個難以接受的結果。

  可這就是比賽!

  賽場上形勢千變萬化,比賽結果出來之前,誰都不敢說誰勝誰負。

  重劍戰隊的隊長王明宇,被白牧野符篆控制之后,被司音一錘子砸塌了胸口。

  在失去意識的一瞬間,看見那個超萌的大蘿莉一臉歉意。

  你歉意個鬼呀?

  比賽結束。

  直播間里,鳥哥輕輕拍著巴掌,微笑道:“恭喜符龍戰隊,他們再一次拿下了比賽的勝利,祝這群年輕人,越走越遠!同時也祝福沒能贏得比賽的重劍戰隊。你們都還年輕,日子也還長,一時的成敗得失,算不了什么的……”

  董栗推了推眼鏡,看了一眼鳥哥,心中暗自點頭:鳥越來越成熟了,也學會用這種方法惡心……咳咳,不,是祝福輸掉比賽的隊伍。

  蘇城的女解說忍不住落下淚來,輕輕抽噎著,男解說嘆了口氣,在一旁輕聲安慰起來。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

  很多孩子整個高中階段,基本上也就這一次機會。

  輸了就是輸了。

  找再多借口也沒用。

  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

  面對一些蘇城記者充滿惡意的提問,向來風度翩翩的老劉也忍不住有些惱火。

  “你們一口一個買符,一口一個買符大師,我想問一句在場的各位媒體朋友,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這沒問題,但你們有誰調查過真相嗎?你們有白牧野買符的證據嗎?之前在白岳城,如今在古琴城,你們可以去店里面去查……如果人家讓你們看數據的話。你們隨便看!”

  “究竟買沒買,我不想告訴你們。因為這關系到我們隊伍的戰略部署。還可以讓你們輕視我們。挺好的。所以就不告訴你們!”

  “而且,就算是買的,就算是用戰略儲備的符篆打比賽,那又如何?你們也可以用啊!別跟我扯什么符篆師有自己的尊嚴和驕傲,符篆都是自己畫的。扯啥呢?真有那志氣,你讓他們連材料也自己弄去。干脆讓所有符篆商店都關門就是了!”

  “比賽的輸贏既重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象征著榮譽,對任何一支參賽隊伍來說,肯定都想贏,沒有人想輸。但它也沒那么重要,因為生活中還有許多其他事情可以做。一場比賽輸掉了,也不會是世界末日。”

  “所以我希望你們這些媒體,在報道的時候,都能有點良心,負點責任。不要輸了比賽還輸人。我相信,重劍戰隊也不會喜歡你們這樣為他們找理由。”

  休息室里,單谷哈哈大笑:“老劉霸氣!”

  司音:“隊長威武!”

  姬彩衣:“還湊合吧。”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哥哥你真棒!”

  單·單身狗·谷:“……”

  司·不想被摸頭·音,偷偷躲遠一點,不想沾染那戀愛酸臭味,要保持一顆萌萌的蘿莉心。

  姬彩衣瞥了一眼林子衿,滿臉黑線的道:“你真是徹底沒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