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七章 黑域切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劉:“我突然想起來,我應該去抽簽了。”

  說完就下線了。

  單谷:“哎呀,我好像有點事情還沒有完成,我也走了!”

  姬彩衣呲牙一笑,沖著白牧野露出一個自求多福的表情:“一會見!”

  司音直接就跑了,怕被林子衿撒氣揉腦袋。

  這時候,林子衿才噗嗤一樂:“他們真好玩!”

  白牧野:“喜歡嗎?”

  “喜歡!”林子衿用力點頭,“超喜歡!”

  “那就好。”白牧野老神在在的點點頭,“那咱們也下線吧。”

  “嗯,”林子衿乖巧的點點頭,“可是徒弟是怎么回事啊?”

  小白已經下線。

  林子衿翻了個白眼。

  一群人下線之后,都在休息區等候著。

  一會,黃金屋這邊一群人從比賽室走出,看見符龍這群人,臉上都露出淡定的笑容。

  贏了比賽,肯定是非常開心的。

  “怎么樣?怕沒怕?”林德輝一臉嘚瑟的沖著白牧野等人呲牙笑。

  單谷嘆息一聲:“唉!”

  “哈哈,怎么,怕了?”林德輝嘿嘿笑著問道。

  兩支隊伍如今的關系不錯,開開玩笑沒人會在意。

  單谷一挑眉梢,拍了拍林德輝的肩膀:“小林吶,我是替你們感到遺憾。”

  遺憾個鬼呀!我們贏了好不好?

  林德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單谷道:“你看,你們實力這么強,可惜卻分到了上半區遇上了我們,注定了無緣帝國聯賽,唉,你說帝國聯賽的組委會為什么要改賽制呢?不然就憑你們這實力,肯定能拿到一個入場名額的,是吧?”

  “靠!”林德輝一臉郁悶的看著單谷,“你們沒看見我們剛剛的組合技?咔嚓咔嚓!防御符的光盾直接就碎了!碎了懂嗎?”

  “懂懂懂,但愿接下來你們能晚點遇到我們。”單谷語重心長的又拍了拍林德輝的肩膀。

  林德輝氣得夠嗆,心說不仗著有白牧野,你嘚瑟個屁呀!

  刁雨佳走過來,跟劉志艷握握手,然后微笑道:“我們研究出了針對符篆師的策略,剛剛只是用了一個哦!”

  老劉哈哈一笑:“那很好嘛,只要不遇到我們,你們還是可以所向披靡的!”

  刁雨佳輕笑,根本不在意老劉的垃圾話。

  這時候,張可欣來到白牧野面前,一臉認真的道:“師父,謝謝你!”

  哦哦哦!

  單谷跟林德輝一群賤人全都在那擠眉弄眼起來,剛剛還各自挑釁對方呢,現在卻瞬間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白牧野一臉淡定的點點頭:“再接再厲!你的符篆水平,還可以再進步一些的。”

  “嗯,我會努力的師父!”張可欣笑得特開心,隨后目光轉向林子衿,笑瞇瞇道:“這個是師娘?”

  林子衿口罩下精致的臉飛起一團紅暈,卻眉眼彎彎的點點頭:“嗯嗯嗯,對,我就是你師娘!”

  張可欣:“……”

  我就客氣下,您還真不客氣呀!

  一群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姬彩衣心說,跟我們的子衿妹子玩耿直?她能嚇死你!

  這時候,重劍戰隊的一群人從一旁也走過來,他們剛剛這場比賽,同樣獲得了勝利。

  符篆師郝建辛遠遠的瞥了一眼白牧野這群人,眼神中帶著一絲淡淡的驕傲,跟身邊同伴說道:“真正靠實力拿下一場比賽的感覺真好,不像有些人,一路買符,又走了狗屎運抽到輪空,聽說有些隊伍在分賽區的時候就抽到輪空呢,這運氣,嘖嘖,還真是好!”

  單谷看了一眼郝建辛,嘆了口氣:“好賤啊,你說你咋就這么沒記性呢?希望下一場八進四的比賽,你們也能幸運的抽到我們,到時候爸爸肯定會教你做人的。”

  郝建辛哈哈一笑:“你算個什么?區區一個八級弓箭手,你們符龍如果沒有白牧野,你們幾個都是廢物!哦,對了,現在還多了一個紫云來的高手,可惜呀,她上不了場!”

  說著,一臉神氣的哼了一聲,跟身邊幾個有些無奈的同伴一起,趾高氣揚的離去。

  “呸!神氣什么?”單谷撇撇嘴。

  刁雨佳準備去開發布會,但還是提醒了一句:“重劍戰隊實力不弱,你們真遇到的話小心些。”

  劉志遠點點頭:“我們會的。”

  等刁雨佳走了之后,司音才在一旁小聲說道:“那人真壞,他在挑撥我們。”

  姬彩衣快速出手,揉臉司音的頭發,笑著道:“小音也看出來了?”

  司音噘著嘴:“感覺還是你們更壞一點!”

  隨后的抽簽,符龍戰隊八進四的對手出來之后,眾人都是一陣無語。

  飛仙聯賽總決賽,上半區,八進四,符龍戰隊VS重劍戰隊。

  雖說八進四的比賽,兩支隊伍抽到一起的幾率非常高,但這也實在有點太巧了點。

  不過大家也沒所謂,回到酒店之后,老劉找出重劍戰隊的資料,開始跟大家一起研究起來。

  林子衿雖然無法上場,但她卻可以跟著一起參與分析對手的特點。

  “重劍戰隊,隊長王明宇,一個實力很強大的靈戰士,九級,武器是雙刀,這是一個強攻型的人。”

  “符篆師郝建辛,高級,小全系,控符能力很強。但跟小白沒法比,上來先找機會秒掉他。”

  “弓箭手齊明月,宗師級……這個弓箭手有點了不得,根據之前得到的情報,她在高一的時候,就已經是八級修為了。據說是通過靈珠提升上來的,根據她的家世,這種可能性不低。但她的箭,可以破掉絕大多數高級符篆師的防御符。小白,沒問題吧?”

  老劉介紹到重劍戰隊弓箭手的時候,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一個宗師級的弓箭手,威脅太大,的確值得人重視。

  對任何戰隊來說,遠程攻擊手本身就是很強大的一個威脅,更別說是宗師級的。

  白牧野道:“能防住。”

  單谷哈哈笑道:“就喜歡白哥這種自信!沒有多余的廢話,就仨字兒——能防住!威武霸氣!”

  林子衿也一臉崇拜的看著白牧野,她也喜歡這樣的哥哥。

  一如七年前,在三仙島上,那個目光堅毅的孩子,對她說:“別怕,有我!”

  老劉點點頭:“那就好。”

  說著,他單獨調出一個人的照片。

  照片里,一個眼神特別兇狠,身材極為健碩的年輕男子正在惡狠狠的盯著他們看。

  “谷天峰,宗師級靈戰士,擅長重劍!他不是重劍戰隊的隊長,但他卻是重劍戰隊的靈魂人物!戰隊的名字,都是按照他的職業起的。可見這人在隊伍中的地位。”

  劉志遠認真說道:“他們這支團隊,說起來有點跟萬雄學長那支隊伍差不多,以攻擊為主,涵蓋了遠程和近戰。又有強大的符篆師進行策應。可以說,能夠打進飛仙前三十的隊伍,沒有太弱的。”

  “關于重劍戰隊的習慣性打法……”

  接下來的時間里,一群少年開始了認真的分析。

  這時候,外界的媒體,已經有不少都提到符龍和重劍的這場較量。

  “符龍戰隊,是今年異軍突起的一支隊伍,他們很年輕,現在才高一。來自一座三級小城百花。在去年秋冬的百花城際杯上擊敗另一支同城強隊——曾經在飛仙聯賽決賽上排名第九的萬雄戰隊,獲得了百花杯的冠軍。所以,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三級小城城際杯冠軍,但它的含金量卻非常高。今年參加飛仙聯賽之后,又在分賽區一路過關斬將,以全勝的姿態,沖進決賽。”

  “他們的運氣也相當好,在分賽區的時候,就曾經抽到過輪空簽,沒想到進入決賽之后,再次抽到輪空簽,直接挺進八強。他們下一輪的對手,是重劍戰隊。這支戰隊,同樣是一支實力超強的隊伍!”

  “符龍這邊有控符能力出神入化,擅長符篆品類豐富的全系符篆師白牧野。雖然只是中級符篆師,但對高級符篆的使用爐火純青。被人戲稱為買符大師。當然,白牧野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以往大量比賽視頻都可以證明他的強大。”

  “重劍戰隊這邊,同樣也有谷天峰這種宗師級的重劍戰士,有宗師級的弓箭手齊明月,還有同樣擅長控符的高級符篆師郝建辛……所以,單純按照數據來看,重劍戰隊這邊,還是占據了一定優勢的。”

  “但比賽從來看的都是最終結果,而不是紙面的數據,所以,這兩支隊伍誰能成功挺進上半區四強,讓我們拭目以待!”

  當天晚上,林子衿拉著白牧野,進入了黑域。

  在黑域里,林子衿直接開啟了一場切磋擂臺賽。

  “丫頭,你要跟我切磋?”白牧野有點不明所以。

  “哥哥,我待會,會使用重劍跟你戰斗。”林子衿一臉認真。

  白牧野頓時明白了,這丫頭是怕他明天遭遇對方那個重劍隊員谷天峰時吃虧。

  心里一暖,點點頭:“好,那就試試。”

  這種切磋擂臺賽,并不會計入到勝場當中,而且可以很私密的那種,不允許任何人觀戰,

  擂臺上,林子衿依然是小妖女的形象。

  好久沒見這張餅子臉,居然還有點懷念。

  她手中持著一把巨大的重劍,一雙眼盯著白牧野,說道:“我現在,會模擬出宗師級的力量,但我沒有宗師級的場域,不過這對哥哥來說,沒什么問題,因為哥哥也是宗師,對方的場域力量,影響不到你。”

  隨后,林子衿猛然間躍起,手中重劍,當頭劈下!

  這正是重劍戰隊的谷天峰慣用招式。

  不管對手是誰,先勢大力沉的劈你一下再說。

  只要敢跟他正面剛,十個對手里面,至少有八個撐不過這一劍。

  面對這勢大力沉又速度極快的一劍,白牧野并沒有選擇后退,而是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

  高級上品的防御符,有不動如山的效果。

  隨后,他直接祭出三張控制符!

  這三張控制符飛出去之后,并沒有急著往林子衿身上拍,而是速度極快的繞著林子衿的身體兜起了圈子!

  這種控符能力,若是讓外人看見,一定會再次被驚得目瞪口呆。

  他們都以為之前在白牧野戰斗視頻中見到那些就已經是極限,可實際上,根本就不是!

  白牧野之前所表現的控符手段,雖然特別高明,但并未超出一個高級符篆師的范疇。

  可現在,他施展出的,是宗師級的控符手段。

  林子衿一劍狠狠劈在白牧野的防御符光幕之上,那道光幕出現一陣劇烈的震顫。

  就在這一刻,一張控制符直接從后面拍向林子衿的后背。

  林子衿如同腦后長眼一般,身子奇異的一扭。

  如果老劉在這里,也一定會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因為林子衿用的招式,正是谷天峰的慣用招式!

  只看了谷天峰幾段比賽視頻,就將對方的絕學模仿個八九不離十……不得不說,林子衿在這方面的天賦,絕對是令人感到頭皮發麻的。

  這其實就是超級天才的能力!

  沒有這點本事,林子衿憑什么一進入高級,在七八級的時候就敢去跟宗師級靈戰士對打?

  林子衿身子一扭,堪堪避開了白牧野那張符,然后身子橫向翻飛,手中重劍長長的伸出去,刺向依然白牧野的防御符光盾!

  防御符形成的光盾,再次被刺得一陣顫抖。

  就在這時,白牧野另外兩張控制符中的一張,從另一個方向,驟然間變向,然后直接在林子衿小腿上炸開。

  林子衿瞬間被控住。

  她使用自身血脈,猛的一沖!

  這一下,消耗的靈力非常之大,但控制符的效果,竟然也被她給沖開了!

  再次跟白牧野戰斗在一起。

  “哥哥,谷天峰是一個宗師級靈戰士,他今年的年齡也只比你大一歲!如果我沒猜錯,他應該也是一個黑域級的超級天才!面對這種人,你永遠不能賭他是否有血脈力量。如果他真有,而且擅長使用這種力量。那么你的控制符,便不是決勝法寶!現在你就把我當成是他,一定要全力以赴……”

  林子衿一邊打,一邊快速跟白牧野溝通道。

  全力以赴嗎?

  白牧野笑了笑,隨后身上嘩啦一下,飛出了二十幾張符!

  以高級符篆師的水準,控著這些符一股腦的拍向林子衿!

  林子衿大喝一聲,身子如同一道幽靈,躲避著這些符篆。

  同時手中那把重劍,也不斷爆發出幽藍色的光芒,夾帶著呼嘯的風……是天雪寒風刀!

  她終于被白牧野的符篆逼得不再模仿谷天峰,施展出了自身的絕技。

  用天雪寒風刀去攻擊那些符篆,不至于被符篆通過武器傳導。

  可還是不行,大約幾分鐘后,白牧野的一張符篆拍在林子衿身上。

  這一次,卻是一張遲緩符。

  還不等林子衿再次用血脈力量去沖擊,一張控制符再次拍在她身上。

  然后是一張破甲符。

  最后……是一張劍符,化成光劍,懸在林子衿面前。

  “唉,還是輸了呢。”林子衿臉上不見絲毫失落,對白牧野說道:“如果我沖開宗師級桎梏,踏入宗師境界的話,哥哥想要贏我,就不會那么容易了!”

  白牧野點點頭:“嗯,如果我在原地等你的話。”

  “哼!”林子衿沖白牧野做了個鬼臉,伸著舌頭:“略略略!”

  隨后,兩人回到別墅的房間里。

  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對兩人來說,都是特別過癮的一件事。

  尤其是白牧野,除了在黑域,他幾乎遇不到什么像樣的對手。光說他在場上打比賽的時候忍不住去觀察灰蟻和粉紅甲蟲……關鍵是無聊啊!

  他必須要練兵,要給伙伴們成長的機會。

  所以他不能全力以赴。

  不然的話,在當時的分賽區比賽中,他完全可以一個人橫掃對手全隊了。

  那還打個屁?

  時間長了,小伙伴們也會失落的。

  林子衿倒是還好,她之所以名氣如此之大,就是因為她在虛擬世界里,大大小小的戰斗,經歷過無數場!

  她的名氣完全不是因為她漂亮,而是因為她高冷、超兇!

  是真的兇!

  那把門板似的大刀之下,從來都不留活口。

  跟她打的人,首先得做好死掉的心理準備。怕死的人,千萬不要往她身邊湊。

  所以林子衿這些年來,并不缺少跟高手對決的機會。

  但她還是喜歡跟哥哥切磋,那種感覺,即過癮,又幸福,心情美美噠。

  輸了也開心!

  “子衿,你覺得那個谷天峰,有你剛剛表現出來的實力?”白牧野問道。

  林子衿沉吟了一下,說道:“我覺得是有的,而且我覺得,他應該是黑域天才。靈戰士在你眼中大抵都差不多,但在我看來,卻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不一樣。”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認真說道:“他之前的戰斗,也都是有所保留的,包括今天剛剛結束的這場十五進八的比賽,他也沒有用盡全力。但下場遇到你們幾個,他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

  林子衿說著,忍不住呲牙一笑:“都是我惹出來的禍,他們那幾個人,心里面肯定都憋著一口氣,要給那個‘好賤’報仇呢!”

  “嗯,那不錯,可以打的過癮點。”白牧野點點頭。

  “是啊,如果哥哥你封印全開,以宗師級的戰力去打他們,簡直就像是吊打小朋友一樣。”林子衿靠在白牧野肩頭,嘆息道,“哥哥你說咱們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無憂無慮的不用去防備任何人呢?”

  “其實就算齊王倒臺,咱們想要真正無憂無慮的不去防備任何人,怕是也不可能。”白牧野道。

  “是啊,你看趙夢寧,挺好的一個天才,就那么倒下了。其實我聽小道消息說,他跟他女朋友,感情一直都很好,而且他女朋友也并非是另外兩大帝國安插的臥底。”林子衿輕嘆。

  “哦?那是因為什么?”白牧野問道。

  “據說是有人暗中挾持了他女朋友的父母,然后讓她做出選擇。要么殺趙夢寧,要么人家就殺她父母。結果那個傻女人,真信了對方的話,殺了趙夢寧之后自殺,還以為能保全她的父母。其實她這邊得手之后,那邊她父母就被人給殺了。這件事,我奶奶說跟另外兩大帝國沒關系。是咱們內部的博弈。”恢復自己模樣的林子衿那張精致的小臉上,帶著幾分惆悵,“爭權奪利的日子,真是令人感到厭煩,哥哥,要不咱們回頭干脆也扶植一個上去算了。”

  白牧野一臉無語。

  林子衿認真道:“既然避免不了,又無法逃避,那就只能去面對呀!”

  白牧野想了想:“你說的倒是有點道理,不過咱們這小身板,能扶植誰去?那個被你欺負成軟骨頭的三皇子?那種人上去之后也得成一昏君吧?”

  林子衿笑嘻嘻的道:“那誰知道呢,以后看誰順眼就扶植誰!哥哥,咱們可不是小身板,咱們厲害著呢!要不然齊王干嘛那么害怕咱們?”

  白牧野說道:“齊王怕咱們?”

  林子衿認真點點頭:“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