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還要逛街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幾個少女的逛街計劃被孫岳峰的來電給打斷。

  “晚點一起吃飯,這次咱們百花的關城主也來了!為你們助威!”

  好吧,一群小家伙撇撇嘴,都很無奈。

  跟大人吃飯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不過總不能拂了特意趕過來的關城主的好意。

  最近這段時間,一中的這群領導和校董們,可是意氣風發得不得了。

  這支隊伍,已經隱隱顯示出了奪冠的氣象。

  這可是要比去年萬雄團隊更加亮眼的成績!

  雖說萬雄團隊最近在打帝國聯賽,但成績并不是很理想,所以就連那邊的帶隊領導都很是羨慕他們這邊。

  一旦符龍戰隊真的獲得星球冠軍,對百花城來說,簡直是史無前例的巨大榮耀。

  至于萬雄他們那邊成績不理想,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憑借他們那支隊伍,能打到現在這種地步,已經是很了不得的成績了。

  晚餐之后,一群人早早休息,商量好明天一早去逛街。

  符篆用品商店,還是要去的。

  到了古琴城最大的符篆用品商店門口,姬彩衣都還忍不住在那吐槽:“我看你把林妹妹讓給我算了,這么可愛的漂亮妹子在身邊,不好好哄著陪逛街,非要先逛符篆用品商店,你干脆跟符篆過去好了。”

  白牧野微笑:“你問問她答應不?”

  林子衿搖頭:“不能答應的,哥哥鉆研符篆術是正事兒。”

  姬彩衣白眼:“妹子,你可長點心吧!”

  林子衿笑嘻嘻的抱著姬彩衣的胳膊,也不辯駁。

  相處的這些天,姬彩衣等人都有種很顛覆的感覺。眼前這嬌憨、和善又粘人的林妹妹,跟他們之前所了解到的那個高冷超兇美少女……完全就是兩個人。

  如果不是在訓練中林子衿展現出了極為強大的實力,他們甚至無法相信這是同一個人。

  一行人溜溜達達,進了符篆用品商店。

  身為飛仙星的行政中心,古琴城的符篆用品商店里面的貨物,比同為一級主城的白岳城至少要高出一個層次。

  在這里,已經可以輕易的見到那些宗師級的符篆用品了。

  白牧野駐足停留在一種符篆染料前。

  這種符篆染料,正是制作召喚符的高級染料!

  一小瓶,大約三十毫升。用來制符,一點都不浪費的話,估計能畫五張高級召喚符。

  看了一眼價格——五億。

  貴死了!

  咋不上天呢?

  所以說,在虛擬世界的比賽場上,人們能見到各種各樣的符篆。

  初級的中級的高級的,甚至在帝國聯賽的賽場上,或是大學生的賽場上偶爾還能見到宗師級符篆!

  這種符篆多半來源于學生背后的學校或者城市!

  畢竟這玩意兒在虛擬世界中不會真正被消耗掉,一屆比賽雖然只能使用一次,但到了下一屆,卻還是可以再次使用的。

  一些有錢的學校或城市,會將這些符篆,當成是一種重要的資源進行大量的儲備。

  可在現實中,符篆用掉了就是用掉了。

  這么貴的東西,除非能保證收回成本,不然的話,不到生死關頭,又有多少人舍得用這么貴的東西?

  所以說符篆師這職業,想賺錢是真容易,論起敗家的本事,也絕對是讓人瞠目結舌甘拜下風的。

  看來飛仙聯賽結束之后,赴于秀秀約之前,要找機會去一趟老姚說的那顆資源星球。

  不過那顆星球目前還沒有開放,要去的話,還得偷渡才行。

  幸虧之前就弄了一架星際飛船。

  白牧野心中暗自慶幸,忍不住又感謝了一次齊王。

  不,應該感謝那位郡王李燁!

  他是首功!

  就在這時,身旁突然傳來一道略帶揶揄的聲音:“哎呦,這不是白岳分賽區的冠軍嘛,怎么?又來買符了?”

  “買符不買符,關你什么事兒?比好你的嘴巴,沒人當你是啞巴。”林子衿瞬間出現在白牧野身旁,面色冰冷的道。

  林妹妹的反應是真快!

  白牧野都沒回過神來呢,她已經懟完了。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很好的男生,大約一米八十多的個子,身高比白牧野稍矮一點。

  劍眉星目的,相貌也十分英俊,但站在白牧野面前,就顯得有些普通了。

  木有對比,就木有傷害。

  這男生愣了一下,看向林子衿,眼里閃過一抹驚艷之色,隨即又覺得這女生有點眼熟。

  林子衿帶著口罩,沒有露臉,所以他也只是覺得很熟悉。

  “你又是誰?我跟他說話,跟你又有什么關系?你接什么話?”這男生反應過來,一臉不屑的看著林子衿。

  林子衿冷冷道:“你想打架?”

  “哈,我會怕……臥槽!”這男生頃刻間往后退去。

  但他又怎么快得過林子衿?

  被林子衿撩起的大長腿一腳踹在肚子上,身子直接弓成蝦米狀,在半空劃了一道弧線,順著敞開的大門被踹了出去。

  偌大的符篆用品商店里面,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打架大家都看過,可打的這么干脆的,卻還是第一次見。

  林子衿聳聳肩,無辜的看著白牧野:“不怪我,我問他要不要打架,他同意了。”

  白牧野:“……”

  姬彩衣等人也是一臉無語,心說那算是同意嗎?好像算吧?他都說了,我會怕?嗯,算!

  這時候,有人終于回過神來,往外跑去,估計是去看被踹出去那家伙怎么樣了。

  同時還有幾個人迅速朝林子衿圍過來,一個身材極好的長發漂亮女生冷冷盯著林子衿:“你憑什么打人?”

  林子衿淡淡說道:“他欠打,再說我問過他,他同意了。”

  周圍那些圍觀的人全都一臉無語,心說打架還有這么清新脫俗的解釋嗎?

  林子衿不等那長發漂亮女生說話,便接著冷冷說道:“我知道你們是一伙的,不用廢話,你們的人剛剛說了什么,你們不聾的話應該就能聽得見。既然存心挑釁,就要做好打架的準備。既然想打架,那就別廢話,想在哪打,直接劃出道來,我接著就是!”

  臥槽!

  太剛了!

  這大長腿妹子是什么人啊?

  那個超帥的人是小白,難道這妹子是符龍戰隊的人?

  符龍戰隊好像沒有這一號人吧?

  難道說……她是小白的女朋友?

  百花城那場新聞發布會的影響力,終究還是有點太小了。

  以至于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林子衿的身份。

  她有沒有摘掉口罩,也沒人認得出她是紫云星那個鼎鼎大名的“林哥”。

  對面那長發漂亮女生也有些發呆,因為她竟然有種無話可說的感覺。

  是啊,想打架就別廢話,可問題是,她不想打架啊!

  眼看著就要開始進行決賽了,這種時候在外面打架,很有可能會受到嚴厲的處分。

  而且這是古琴城!

  是整個飛仙星的行政中心。

  誰敢在這種地方太過放肆?

  這會兒,有人攙著剛剛被踹出去那哥們回來了。

  林子衿的力道恰到好處,雖然是一腳把對方踹飛出去,但其實這人也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只是有點擦傷,連藥都不用抹。

  但這人丟的有點大。

  尤其在場的不少人,都認出這人的身份了。

  他來自蘇城第五中學,是蘇城重劍戰隊的高級符篆師,名叫郝建辛。

  在他們所在的分賽區里面,重劍戰隊憑借著小全系符篆師郝建辛的出色發揮,成功拿到了分賽區冠軍。

  在內心深處,郝建辛一直看不起“買符”打比賽的白牧野,覺得這種行為,簡直丟人現眼!

  郝建辛家世顯赫,在蘇城這一級主城里面都算是超級豪門,從小天賦卓絕,而且從來沒為金錢發愁過。

  他的全部符篆,都來自于他自己的符篆筆!

  之前他就曾當著媒體的面放過狠話,說如果在決賽中,真的遇到那位買符的中級符篆師,一定要給他好看!

  讓他知道,這世上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擅長控符!

  這些信息,其實老劉早就知道,但在他看來,這都屬于垃圾信息,沒什么意義。

  所以從來沒讓這些聲音傳進過小白的耳朵里。

  沒想到今天在這里遇上了,身為符篆師,來到一座陌生的大城市,符篆用品商店肯定是必逛之地。

  除非不逛街,否則肯定會出現在這里。

  事實上,此刻出現在這里的,絕不止重劍和符龍這兩支隊伍。

  大多數出現在這里的年輕臉孔,幾乎都是來參加決賽的。

  只是喜歡在賽場外挑釁的人,終究是少數。

  誰讓小白買符打比賽的名聲在外,又長了一張讓人羨慕嫉妒的臉。

  用來拉仇恨,簡直一拉一個準。

  隔著安全線都能有怪主動找上門來。

  郝建辛被同伴攙扶著一瘸一拐走進來,望向林子衿的眼神充滿憤怒。

  在他看來,自己被偷襲了!

  郝建辛咬牙切齒道:“臭不要臉的偷襲,敢不敢上擂臺打一場?一對一的那種?”

  “建辛,算了,回頭還要打比賽,如果在比賽中遇到,直接虐他們到死就是了。”那長發漂亮女生剛剛被林子衿給懟的無話可說,這會兒也有點反應過來,真在這里打起來,就算能把符龍戰隊給擊敗,但他們自己也絕對沒什么好果子吃。

  “是啊建辛,算了吧,跟一個頭發……咳咳,跟一個小姑娘一般見識做什么?有本事,咱們賽場見!”其他幾個同伴雖然也都很生氣,但還是理智的勸說。

  郝建辛冷冷看著林子衿:“就問你敢不敢!”

  林子衿:“好啊,你說個地方吧。”

  郝建辛見林子衿答應,一身熱血頓時跟著燃了起來,大聲道:“旁邊就有虛擬館,就在虛擬世界,古琴城中心廣場!”

  說完,也不理會身邊一眾同伴,大步往虛擬館走去。

  林子衿沖著白牧野吐了吐舌頭:“算不算是惹禍?”

  白牧野寵溺的笑笑:“隨便打,哥哥給你兜底。”

  單谷在一旁又一不小心吃了一嘴狗糧,決定以后離他們倆遠點。

  對白牧野來說,這算什么惹禍?很平常的好吧?

  他之前在古琴城干的那些事兒才叫真正的惹禍。

  “哈哈,號外號外,古琴城,白岳城分賽區冠軍,跟蘇城分賽區冠軍的兩支隊伍,符龍對重劍,剛剛就在古琴城最大符篆用品商店,兩隊隊員發生了沖突,現在要去虛擬世界古琴城城中心廣場PK,大家速來圍觀啊!”

  “重大新聞……分賽區冠軍隊員相互看著不順眼,迫不及待要在比賽開始前先對決一場……”

  “震驚……”

  嗯,雖然都是業余的小記者,但深得吸人眼球精髓。有人甚至已經開啟了直播,一路跟著進了那家虛擬館。

  十分鐘后,虛擬世界的古琴城中心廣場上,已經人滿為患。

  飛仙聯賽的決賽,本身就相當吸引人眼球,再加上一群決賽隊伍“小記者”們的宣傳,各自的粉絲幾乎都在第一時間,瘋狂涌入虛擬世界,然后降臨古琴城這邊進行強勢圍觀。

  眨眼之間,原本沒有多少人的古琴城中心廣場上,已經人滿為患。

  林子衿空著兩手,站在廣場中間,她的對面,則是剛剛被踹飛出去的蘇城重劍戰隊符篆師郝建辛。

  “蘇城重劍戰隊,高級符篆師郝建辛!”雖然是在虛擬世界戰斗,但郝建辛依然十分認真,他要把剛剛那口惡氣發泄出來,要光明正大的虐這個白癡靈戰士!

  “哦,開始吧。”林子衿淡淡說了一句。

  四周圍觀的人一片嘩然。

  這帶著口罩的少女,好高冷!

  郝建辛皺眉:“怎么?名字都不敢報?”

  “好賤,你廢話怎么那么多呢?緊的吧,我還要逛街呢。”林子衿淡淡道。

  好賤?

  很多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廣場上這么多人,笑聲頓時連成一片。

  其實郝建辛平日里的外號就是好賤,不過除了特別熟悉關系特別好的,沒幾個人敢這么叫就是。

  郝建辛心里面也特別郁悶,老爹沒文化,只能起這種LOW名字,他能怎么辦?

  “著急被虐是吧?拿出你的武器!”郝建辛兩只手上,拿出了幾張符篆。

  “不用,開始吧。”林子衿說道。

  單谷一臉激動的對姬彩衣小聲說道:“看見了嗎?這氣勢,哈哈,就應該是這樣的!”

  姬彩衣也一臉認真的點點頭,低聲道:“這才是林哥。”

  “嗯。”司音也在一旁點頭。

  沒辦法,這些日子他們所見到的林子衿,就是一個嬌憨少女,一個喜歡膩在白牧野身邊的小粘人精。

  哪怕是在訓練過程中,也只不過是實力強大,但表現卻跟之前他們看過的那些視頻完全不同。

  現在這一刻,終于有了一點林哥的氣勢。

  如果她能再拎著那把門板似的大刀,就更好了。

  看不起人是吧?

  待會有你哭的!

  郝建辛心中惱怒,但在這會兒,他整個人也徹底冷靜下來。

  雖然之前沒見過這少女,但能跟符龍戰隊的人走到一起,想必也不是個弱者。

  雄獅搏兔亦用全力。

  他大吼一聲,直接將手中一張遲緩符打向林子衿,同時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

  打靈戰士,一是要降低對方速度,二是要保護好自己。

  對此,他很有心得。

  對于控符,郝建辛是不服氣任何同齡人的!

  就算很多比他境界高的人,他同樣也看不上對方的控符能力。

  遲緩符飛出去的速度相當快,像是一支射向林子衿的箭!

  林子衿瞬間失去了蹤影!

  她的移動速度,讓圍觀的很多人瞬間脊背一寒。

  僅憑這份速度,就足以讓在場無數人感到絕望。

  但郝建辛那張遲緩符卻如影隨形,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瘋狂的跟著林子衿。

  距離林子衿的身體,不到一米遠!

  這就是強大的精神力之下,超強的控符手段。

  在這個年齡段,的確絕大多數的符篆師,都沒有這種能力。

  面對沖過來的林子衿,郝建辛甚至連躲閃的動作都沒有!

  他的防御符,已經硬生生被他給砸到高級水準,同樣擁有不動如山的效果。

  區區一個靈戰士,就算進了宗師,也不可能一下子破開他的防御符。

  反倒是對方攻擊他的時候,他可以更加從容的出手!

  他的指縫,再次出現兩張符篆!

  劍符!

  要不怎么說他是小全系的符篆師呢。

  攻防俱佳,同時擅長很多種輔助系符篆。

  林子衿重重一拳,砸在了郝建辛防御符形成的光幕之上。

  那光幕幾乎是瞬間破碎!

  郝建辛嘴角掛著的那一抹獰笑頓時僵住,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接著——

  林子衿一拳砸在郝建辛的頭上。

  堅硬無比的頭蓋骨都被她這一拳給打碎了。

  郝建辛當場死亡,身體化作光雨,被打下線了。

  林子衿輕描淡寫收回拳頭,口罩下面的小嘴撇了撇,簡直弱爆了!

  弱雞一只,哪來的勇氣叫囂?

  白牧野眼睛一亮,這么短的時間……子衿已經晉升到九級了!

  不然的話,她這一拳,根本不可能破開對方一張高級防御符。

  其實換做其他那些靈戰士,應該也不行。只有司音、子衿這種血脈可怕的靈戰士,才會擁有這種超強的力量。

  不錯不錯!

  一拳斃敵。

  兩人心有靈犀一般,林子衿回頭望,白牧野看向她。

  然后無聲的豎起一根大拇指。

  四周這群圍觀的人,一片嘩然。

  重劍戰隊的其他幾個成員,一臉震撼,眼里,滿是凝重。

  符龍戰隊,什么時候出現如此強力的隊員了?

  莫非……是外援?

  看來,對符龍戰隊的評估,必須得重新進行了!

  只是不知道他們這個外援一開始有沒有報名。

  飛仙聯賽跟帝國聯賽的規則有所區別。

  帝國聯賽是隨時可以加入新的外援,只要是符合規定的高中生,就都沒問題。

  但飛仙聯賽卻不是,如果一開始沒有報名,那么后面加入進來的人,是不允許參賽的。

  不管怎樣,靈戰士竟然能秒掉已經開了防御的符篆師,符龍戰隊的實力,都有點強大得嚇人。

  幾個重劍的隊員默默選擇了下線,心情都變得十分沉重起來。

  “走吧,咱們也下線吧。”林子衿笑瞇瞇回到白牧野身邊,甜甜說道。

  白牧野揉了揉她的頭發。

  順便揉了一下司音的腦袋。

  司音:“哎呀!”

  林子衿順勢也揉了一把:“哈哈感覺不錯哦!”

  司音欲哭無淚:“你們都欺負我!我要跟你決斗!”

  林子衿嘿嘿一笑,又揉了一把。

  司音沒躲開,一臉生無可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