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大人物都很忙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接下來這幾天的時間里,林子衿辦理入學手續,加入小白團隊,姬彩衣和司音帶著她到處去吃喝玩樂。

  哪怕是這種情況下,林子衿依然沒有太過放飛自我,每天的基礎訓練,都是必須要完成的。

  黑域中的比賽,也是不能落下的。

  因為幾乎沒在一中露面,所以很多一中的學生都不知道,他們學校在悄無聲息中,多了一個來自紫云第一學院附中的學生。

  林子衿加入符龍戰隊也成了順理成章的一件事情。

  不過因為今年飛仙聯賽的報名工作已經完成,所以她并不能代表符龍戰隊打飛仙聯賽。

  但明年的帝國聯賽,她是完全有資格參加的。

  團隊里面多了一個林子衿,似乎發生了一點變化,但又似乎沒什么太大變化。

  因為這支團隊,本身就是以小白為核心的。

  以她跟白牧野的那種默契,完全不存在什么融入難的問題。

  再加上大家也都早看過林子衿的各種比賽視頻,對她這種剛猛的打法,也都并不陌生。

  所以林子衿融入團隊的速度,甚至有些超乎白牧野的想象。

  但這是好事,大家都很開心。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到了五月末。

  林子衿來到百花城,也已經快半個月了。

  大家準備啟程前往古琴城。

  直到臨行前的發布會上,很多眼尖的媒體才突然發現,符龍戰隊中,似乎多了一個新成員。

  跟小白一樣,都帶著大大的口罩和帽子。

  很多人都在猜測,這個身材高挑的少女究竟是什么人。

  “劉隊長,請問一下,符龍戰隊是否有了新的成員?”有記者當場問出來。

  劉志遠微笑著點點頭:“是的,我們戰隊,又有了新的隊員。”

  “請問她也是百花一中的學生嗎?還是從外面請來的外援?”那記者又問道。

  請外援這種事兒,不算多新鮮,規定上也是允許的。但外援的身份必須得是學生。否則從社會上請來一個大宗師,那別人還打個毛線?

  劉志遠說道:“她最近剛剛轉學到我們百花一中。”

  很多正在收看直播的百花一中學生這才知道,原來符龍戰隊居然增加新隊員了,而且還是他們的同學!

  不過……那妹子是誰呀?

  帶著一個大口罩,完全看不見臉,但露出來的兩只眼睛卻無比靈動!

  雪白的肌膚,大長腿……這應該是一個大美女吧?

  但為什么看著這么陌生呢?

  “那,能為我們介紹一下這位新同學嗎?”這次提問的記者,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很清楚大家想要知道的信息。

  “那,我讓她自我介紹一下吧?”劉志遠看了一眼那邊的林子衿。

  林子衿輕輕點點頭,隨后摘下口罩。畢竟帶著口罩接受采訪,多少有點不尊重人。

  整個發布會現場,瞬間一片嘩然。

  這個少女也太漂亮了吧?

  劉隊長說她剛剛轉學來百花一中的?

  太美了!

  整個發布會現場,別說是那些男人,就連所有女人,都被林子衿那張精致絕美的臉給吸引住了。

  再看看她身邊的白牧野,無數人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個念頭——金童玉女!

  這四個字仿佛天生就是為這兩人而生的。

  這時候,現場有人略帶幾分遲疑的喊了一聲:“林哥?”

  接著,有激動的聲音傳來:“天吶,真的是林哥!”

  “林哥居然來我們百花一中了?這是什么節奏?”

  “林哥!”

  “請問你是林哥嗎?”

  還有一些人,一臉懵逼:林哥是誰?

  看著瞬間亂成一團的現場,白牧野頓時一臉無語。

  心說好容易不會因為我引起騷亂了,結果你又來……

  林子衿微笑著,似乎還有點羞澀的面對著眾人,輕聲道:“大家好,我是林子衿,也是很多人眼中的……林哥。”

  哦哦哦!

  整個發布會現場,無數人忍不住大聲歡呼起來。

  那些不認識林子衿的人,則都一臉茫然。

  這是個明星嗎?

  可我們為什么從來沒見過?

  至于正在收看這場發布會的很多學生來說,此時此刻,也全都瘋狂了!

  林子衿在同齡人中的知名度,是白牧野這種大號宅男做夢都想不到的,就像他也不清楚,現在的他,在同齡人當中有著怎樣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一樣。

  跟畫符又沒什么關系,他懶得去關注。

  等到現場稍微平靜了一點,林子衿才繼續說道:“很高興能夠來到百花一中,很開心能跟劉隊、彩衣、司音、單谷和……白哥成為隊友,請大家以后多多關注我們的比賽,也多多支持我們,謝謝。”

  “林哥,我有一個問題,您為什么會到百花來?您之前不是在第一學院附中嗎?為何舍棄那么好的地方,來到我們這種小城市?”一個男記者,一臉激動的問道。

  林子衿看了一眼身邊的白牧野,白牧野忽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可還沒等他阻攔,林子衿便笑吟吟的道:“因為,這里有我喜歡的人呀!”

  完了。

  這場發布會,徹底瘋狂了。

  無數正在收看這場發布會的人,也都瘋狂了。

  “天吶,我的林哥,我的女神,你的高冷呢?你的超兇呢?你那門板大刀呢?你怎么可以變成一個戀愛中的小女孩?你可是我的夢中情人啊!你怎么可以有喜歡的人?”

  “啊啊啊,我不行了,要瘋了要瘋了,林哥說她居然有喜歡的人?那個人是誰?該不會是我們小白吧?天吶……怎么辦?小白是大家的!是公共資源!哪怕是林哥你,也不能私吞啊!”

  林子衿說完,還甜甜的看了一眼白牧野,一臉羞怯。

  羞怯個頭啊!

  小丫頭片子簡直就是個戲精!

  白牧野一臉無語,他知道這件事肯定瞞不住。林子衿要來那一天起,他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但還是沒想到,這一天到來的如此之快。

  遙遠的紫云,一個清秀的少年正聚精會神的一個人在房間里,看著眼前的巨大光幕。

  光幕之上,林子衿面帶羞澀的說道:“因為,這里有我喜歡的人呀!”

  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清秀少年一個高從沙發上蹦起來,雙手高舉。

  “歐耶!”

  “哈哈哈哈!”

  “高興死我了!”

  然后在地上瘋狂的扭來扭去,瞬間嗨到極致。

  “終于可以逃脫這女魔頭的魔爪了,哈哈哈哈,開心,開心死我了!”

  “要不要給她發個消息,恭喜她一下?”

  “不不不,不行,不能這樣,還是算了。她現在估計想不起來我,萬一我發消息給她,她又想起來要虐我怎么辦?”

  “我真是吃飽了撐的,她從今以后把我給忘了才好!”

  少年美滋滋的,按下通訊器:“準備一下,今天我要去吃大餐!哈哈哈,我要瘋狂慶祝!對了,叫上我二哥,什么?他不在?算了算了,那就幫我約一下其他人,反正今天我是一定要慶祝的!”

  這些年差點被林子衿給虐瘋的三皇子殿下,此刻興奮的樣子如果被他皇帝老爹看見,肯定會忍不住一腳踹過來。然后后悔自己當年為什么要在那天沖動……

  百花城這邊,這場發布會已經沒辦法繼續下去。

  在老劉的保護下,一群人在大量記者的圍攻下狼狽退場。

  前往古琴的路上,林子衿討好似的搖著白牧野的胳膊:“哥哥,別生氣了嘛,人家就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就是想光明正大的站在所有人面前嘛……”

  白牧野嘆了口氣:“好好一場發布會,看看讓你攪成什么樣?”

  劉志遠在一旁說道:“小白你別怪她,我覺得這樣挺好……”

  他話還沒說完,白牧野便伸出手,揉了揉林子衿的腦袋:“以后想說,不要在這種小場合說,要在咱們奪冠的時候,當著更多媒體說。”

  劉志遠:我特么是不是聽錯了?

  單谷:哥,嫂子,你們能別這么秀嗎?

  姬彩衣:我的天……小白這簡直是天秀!

  司音:原來小白哥不是生氣子衿當眾說出他們的關系,是嫌人少啊?還可以這樣嗎?

  姬彩衣快速伸手揉了揉司音的頭發。

  司音:“……”

  飛仙聯賽的決賽,將在古琴進行。

  再次來到這座“熟悉”的城市,白牧野還是有些感慨的。

  通過那批生日賀禮,他在感謝齊王大方的同時,也深深的了解到齊王的真實財力有多可怕。

  過個生日,一顆星球便送出數以萬億計的賀禮。

  這還只是飛仙……一顆偏遠而又相對有些落后的星球。

  其他那些地方送出去的賀禮,又會價值多少?

  飛行器降落的時候,白牧野突然接到孫岳琳的來電。

  “臭小子,翅膀硬了是吧?有了女朋友,居然都不知道帶過來讓姐姐看看?”

  “您這可是冤枉我了,您不是出差了嗎?”

  “我出差是為了什么你心里沒點數嗎?還不是在給你打工?”

  最近這段時間,孫岳琳真的是有點忙壞了,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反正沒多少閑著時候。

  巨人城試煉場的受歡迎程度,遠超過她的想象。

  以至于她現在時常有些后悔,當初價格還是定的有些低了。

  哪怕比現價再高一倍,也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姐,您這不也是給自己攢嫁妝嘛。”白牧野笑嘻嘻的調侃道。

  “滾蛋,你這沒良心的小東西,等什么時候你們拿到冠軍,姐親自到現場給你們祝賀!”孫岳琳道。

  “嗯,那我就等著姐姐過來給我祝賀了。”白牧野心中溫暖,笑著說道。

  “少吹牛,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孫岳琳聯系他并不是為了發牢騷,而是要跟他溝通最近巨人城那邊的一些事情。

  對于做生意這種事兒,小白并不擅長,所以耐著性子聽了一會,便跟孫岳琳道:“好了姐,這些事兒您就看著辦好了,提價什么的,我都沒意見。您說了算!”

  “行,我這邊也已經做好了各種計劃,但必須得跟你說一聲。”孫岳琳說著,掛斷了通訊器。

  隨后,他的通訊器再次響起。

  接通之后,是老姚:“小白,有這么一件事,我最近打聽到,距離咱們大約五天路程的一顆行星上,突然發現了一種重要礦產……”

  “嗯?”白牧野心說礦產跟我有什么關系?

  老姚道:“我聽說那礦里面,包含制作高級召喚符的染料。現在這個消息,已經有八九成可以確定是真的。”

  白牧野整個人愣住,召喚符?

  這應該算是符篆師這個職業當中,一個特別冷門的分支了。

  召喚符,顧名思義,是用符篆召喚其他生靈進行戰斗。

  比如猛虎符,畫出來之后,可以召喚出一頭猛虎幫助主人進行戰斗。

  可問題是,除非那種精神力特別強大的高級符篆師,不然的話,召喚出來的生靈等級低不說,持續的時間也特別短。

  就像白牧野還是一秒哥的時候……召喚出的猛虎符,連吼一嗓子的機會都沒有,便消散在風中。

  多可憐的虎寶寶,還沒來得及看一眼人世間的繁華就掛了。

  這種職業不僅冷門,而且材料也相當稀有,制作起來的復雜程度,就連白牧野都有些頭疼。

  符篆師寶典上,關于召喚符的種類倒是有不少,但因為制作流程太麻煩,需要的東西太復雜,幾乎被白牧野給放棄了。

  這其中,最難得到的,其實就是畫符所需的那些染料。

  除此之外,便是想要召喚的生靈血液。

  后者倒是好說,大不了多跑幾次開放的次元空間,弄點血液還是不難的。

  可前者,畫符所需的染料……就沒那么容易得到了。

  所以姚謙帶來的這個消息,對白牧野來說,的確有很大的吸引力。

  “行,老姚,你干得不錯,這樣,你先繼續打探消息,我這邊比賽結束之后,我看看去一趟那里。”

  他說著,掛斷了通訊器。

  隨后,第三次響起。

  而此時,大家已經出了飛行器,進入了孫岳峰等人提前準備好的飛車中。

  眾人全都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聳聳肩:“沒辦法,大人物,都很忙的。”

  說著,他接起了通訊器。

  是董穎打過來的。

  “小白,他安全了,謝謝你!”董穎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感激。

  “您不用謝我,他安全這個,真的跟我關系不大。另外,您怎么解釋另一件事?”

  白牧野指的是吳不凡的事情。

  “我說一個神秘人救了我,其他那些人去了哪,我不清楚。”董穎說道:“老師死都不會出賣你的。”

  “沒那么嚴重,不過這件事,您的確要慎重一點。因為弄不好,我怕你們之間生出嫌隙。”白牧野說道。

  “嗯,老師明白。你自己也多保重。對了小白,他還是讓我帶著孩子跟他走,他說過陣子就過來接我。我感覺,他一方面是想過來接我,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想要調查一下那件事。”董穎說道。

  “讓他查。”白牧野十分隨意。

  一艘星際飛船都憑空消失了,他能查個鬼出來?

  要是去問齊王,估計十有八九會被罵個狗血淋頭。

  畢竟齊王當時被老頭子罵得不輕。

  吳平想知道吳不凡怎么死的,也很正常。哪怕那是一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可終究是他的兒子。也是他跟逝去妻子之間僅存的唯一紐帶。

  不過對董穎來說,那個人死了,對她的好處才是最大的。

  吳平也沒道理懷疑到董穎身上去,她要真有那么大本事,又怎么可能被挾持?

  估計這件事到最后的結果,就是不了了之了。

  不然吳平還能怎樣?

  已經死了一個兒子,還能連現在唯一剩下的小兒子也失去不成?

  所以對董穎的一些擔憂,白牧野并不是很在意。

  掛斷董穎的電話之后,白牧野長出了口氣。

  看董穎的意思,還是想要走。女人嘛,嫁雞隨雞。而且綠野星終歸比飛仙安全、發達得多。

  走了也沒什么不好。

  白牧野經過考量,還是拒絕了一中符篆老師的聘請。

  但卻答應他在校期間,可以免費幫著同學們共同提升。

  一中要的其實也就是這個,只不過這樣看上去對白牧野似乎有點不大公平。

  不過白牧野現在是真的不在乎這些名頭。

  反正一中那邊也說了,工資獎金照給不誤。

  有錢就行。

  雖然跟他身上的財富比起來九牛一毛的,可一個好男人,必須要懂得勤儉持家。

  尤其像他這種,都有小媳婦的人了。

  林子衿看著姬彩衣問道:“他平時也都這么忙的?”

  單谷在一旁道:“比這忙!超忙的,每天都有無數漂亮姑娘想要加他好友!”

  林子衿翻了個白眼。

  單谷接著道:“可咱白哥從來都是不……漂亮的不加!”

  “呸!”白牧野狠狠瞪了他一眼。

  眾人都笑起來。

  來到酒店安頓好之后,眾人齊聚一堂。

  劉志遠看著眾人說道:“上下半區的抽簽,明天才開始,目前這三十支決賽圈隊伍,我們真正熟悉的,只有兩支。一支是棋城的黑白子戰隊,另一支,則是書城的黃金屋戰隊。剩下的,我手頭只有他們的各種信息和比賽視頻,具體還要等到抽簽之后,再給大家進行分析。今天咱們就不分析了,待會我出去參加個發布會,你們自行休息就是!”

  旅途時間不算長,大家也不算很累,于是等老劉走了,姬彩衣眼珠一轉,看著林子衿:“咱們去逛街吧!”

  林子衿卻第一時間看向白牧野。

  姬彩衣摟著林子衿笑嘻嘻的道:“哎呦這家教嚴的,要去逛街都得先看男朋友?”

  林子衿嘿嘿一笑:“是呀,得他同意才行。”

  單谷:“看不下去了!司音,咱走吧!”

  司音:“可是我想去逛街。”

  單谷:“……”

  白牧野:“要不,咱去逛逛符篆用品商店?”

  眾人齊齊的翻了一個大白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