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這才是我喜歡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這么受歡迎?

  林子衿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對于要見哥哥的這群伙伴,她早有心理準備,所以到談不上有什么忐忑。

  但讓她沒想到的是,這些人竟然這么喜歡她?

  林子衿感知能力特別強大,能感覺到他們都是真心的,并不僅僅是因為哥哥的面子才這樣表現。

  這讓她感覺特別開心,很快跟他們打成一片。融入速度之快,甚至讓白牧野都感到驚訝。

  以他如今在團隊中的人緣,大家愛屋及烏倒也正常,但要說熱情到這份上……一個個跟迷弟迷妹似的,那太夸張了。

  只能說林妹妹的魅力的確是大,而且他的這群伙伴,也都太聰明了。

  時間退回到眾人從白岳城歸來之后。

  老劉私下扯了一個討論組,然后給幾個人發消息。

  劉志遠:“你們有沒有發現小白這幾天似乎有些開心的過了頭?”

  單谷:“啊?有嗎?沒注意啊!”

  姬彩衣:“他哪天不都那樣?那張臉就算板著也好看啊。”

  司音:“對,怎么都好看!”

  單谷:“你們倆能注意點嘛?”

  姬彩衣:“劉志遠你直說吧,啥意思?”

  劉志遠:“小白這家伙心里太能藏事兒,據我分析,他如果不是有特別開心的事情,應該不會這樣。”

  單谷:“咱們拿了分賽區冠軍,開心點不是正常的嗎?誰不開心呀?我也開心呀!”

  姬彩衣:“你這么一說,還真有點道理,單谷你是不是二?憑小白的實力,拿個分賽區冠軍有什么可樂的?拿不到才是見鬼了!”

  劉志遠:“對,我也是這么想的。”

  單谷:“你們倆少在這里秀恩愛,沒事兒撒什么狗糧啊?沒事兒分析人白哥心思干嘛?難不成他找到女朋友了不成?”

  姬彩衣:“我是不是和你們說過,小白說他在紫云有女朋友?”

  單谷:“說過嗎?”

  姬彩衣:“沒說過嗎?”

  司音:“說過吧?”

  單谷:“白哥這明明是胡扯的你們也信,我還說我在滄海帝國有一飛船女朋友呢,你們信啊?還有啊,他對身邊的姑娘,都一副敬而遠之的模樣……整天恨不得泡在符篆的海洋里,能有什么女朋友?”

  姬彩衣:“我是有點信的,小白雖然經常胡說八道張口就來的,但這件事,我覺得挺靠譜。你們說,會不會最近他女朋友要來?”

  單谷:“太扯了!”

  劉志遠:“扯不扯先不說,你們說,如果有一天,小白真帶個女孩兒來見我們的話,我們應該用什么態度對待?”

  姬彩衣:“熱烈歡迎啊!”

  單谷:“老劉你怎么也這么無聊?”

  劉志遠:“你不明白,小白現在這狀態,跟你彩衣姐當初答應我的追求時差不多。”

  姬彩衣:(^^)

  單谷:“你們倆又撒狗糧!”

  司音:“哇!”

  單谷:“司音你哇什么?”

  司音:“沒什么沒什么,看見了一個新聞……”

  姬彩衣:“什么新聞,說來聽聽?”

  司音:“林哥從第一學院的附屬高中轉學走了,沒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們群里都炸了!”

  單谷:“你們群?你也在林哥的粉絲群里面?你在幾群?為什么我從來沒見過你?”

  司音:“我在第一百三十六群呀,我可是元老,單谷哥你也是林哥粉絲?”

  單谷:“廢話!我當然是林哥的粉絲,粉她好幾年了,我的夢中情人啊!”

  司音:“你們說林哥會不會就是小白哥的女朋友?她會不會是轉學來咱們這了?”

  姬彩衣:“司小音你這什么腦洞?”

  單谷:“哈哈哈哈司音你這是想要笑死我嗎?真的,我第一次發現你的分析能力這么強大,快趕上隊長了……”

  幾個無聊的家伙背著小白,拉起這么一個小群組,研究小白最近為什么那么開心。

  沒想到說著說著就跑題了,說到了林子衿身上去。

  然后他們就忘記了老劉拉討論組的初衷,在小群里面好一番八卦林子衿的各種事跡。

  說得特開心特熱鬧。

  像白牧野這種從來都是被人家粉,又幾乎不去關注各種娛樂新聞,甚至連秦冉冉都沒聽說過的超級宅男,自然沒辦法理解,為什么身邊一群同樣優秀的少男少女,會那么熱衷的去關注別人。

  所以小白沒辦法去想,為什么連老劉這種濃眉大眼的家伙都背叛了組織。

  最后,一群人一致表態,說如果小白哪天真帶個女朋友過來給他們看,那他們一定要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熱情。

  因為能入小白眼的女孩兒,肯定相當優秀!

  可大家都沒想到的是,白牧野帶過來的女孩子,竟然真是他們歪樓時談到的那個紫云星超級天才——高冷超兇美少女林子衿!

  所以單谷在看見林子衿那一瞬間,整個人就徹底懵了。

  完全沒辦法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大家在一起相處這么久,白哥居然一點都沒有透露過這個。

  只是談到女朋友這個話題的時候,白牧野從來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仿佛一臉淡定的告訴大家:哥有女朋友!

  大家連他有女朋友這件事本身都不信,又怎么會相信他女朋友是林子衿?

  即便白牧野當時直接跟他們說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

  別說單谷,就連向來淡定沉穩的老劉,在見到林子衿那一刻,都有種超級魔幻的感覺。

  這不是夢想照進現實,這是神話照進現實!

  林子衿,一個在紫云星名聲大噪的超級美少女,怎么可能跑到飛仙這里來?

  又怎么可能俏生生的出現在小白身邊?

  而且她不經意間看向白牧野的眼神里的那種依戀和歡喜,就連傻子都看得出來。

  這太不可思議了!

  幾個人圍著林子衿,一直鬧騰到中午。

  直到白牧野拍著肚子抗議說餓了,眾人才多少冷靜下來一點。

  六個人,圍在火鍋前,各自面前放著飲料。

  火鍋往外散發著熱騰騰的氤氳氣體,飄散著濃郁的香味。

  林子衿吃得小臉紅撲撲的,一臉開心的道:“真好吃,以前都沒怎么吃過。”

  單谷:“林哥,紫云沒有火鍋店?”

  林子衿:“有呀,可是我奶奶不允許我隨便吃外面的東西,而且……我還得訓練。”

  說到訓練,大家都心有戚戚然,從小都是這么過來的。

  不然憑啥小小年紀,實力就那么強?

  光有天賦,有錢,沒有努力訓練,也不可能擁有這種成就。

  單谷看看白牧野,再看看他身邊的林子衿,依然還是有點感覺不真實,忍不住問道:“白哥,說說你跟林哥到底怎么認識的?”

  姬彩衣:“是啊,你們倆,一個在紫云,一個在飛仙,之前小白說他在紫云有女朋友,我們都當他開玩笑的。”

  “我慧眼識珠呀!”林子衿笑嘻嘻的道,“我看過你們的比賽視頻,發現他長的特別帥,于是就開始喜歡他,然后呢,就不顧一切的追過來了,嘻嘻,我這樣是不是有點太主動了?”

  單谷一臉我信你個鬼的表情:“我不信!”

  白牧野放下筷子,滿意的拍拍肚子,看著單谷道:“怎么認識的,很重要嗎?”

  單谷嘿嘿笑道:“我好奇呀!我就不信他們幾個不好奇!”

  姬彩衣:“不好奇。”

  劉志遠:“不好奇。”

  司音:“林哥就在這里,不需要好奇呀。”

  單谷:行,你們這群不仗義的家伙!

  林子衿開心的笑起來,然后抬頭看了一眼白牧野:“哥哥,我能說嗎?”

  白牧野想了想,點點頭:“說吧。”

  幾個小伙伴頓時坐直了身子。

  只剩下小白還在撈里面的肉,然后放進林子衿的碟里。

  單谷一臉鄙夷的看了一眼幾個坐直了身子的家伙,你們不都不好奇嗎?那咋都不吃了?

  他憤憤不平的從白牧野面前搶走了一片黃喉。

  白牧野:“……”

  “剛才和你們開玩笑的,我呢……跟哥哥從小就認識。”

  林子衿微笑著,聲音輕輕柔柔的道,“那時候,我大概兩歲半,不到三歲,哥哥呢,比我大三歲,當時也就五六歲。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每天粘著他,他走到哪我就跟到哪,一個大號的跟屁蟲,你們都不知道,他當時特別嫌棄我。”

  白牧野看她一眼:“瞎說。”

  “我沒瞎說,就是!”林子衿癟癟嘴:“有好幾次你都把我丟下,然后自己跑了!”

  姬彩衣驚訝道:“你們之間……還有這種故事?”

  司音:“小白哥好壞。”

  “那么小的事情,誰還記得?你們別聽她瞎說。”白牧野撇撇嘴,伸手揉了揉林子衿的頭發。

  林子衿沖他做了個鬼臉。

  單谷一臉哀怨:“哥,嫂子,別秀了……照顧一下單身的狗子,嫂子快接著說!”

  嘿,不叫林哥叫嫂子了?這孩子情商不錯,以后有發展!

  林子衿一臉滿意的看著單谷,然后說道:“后來我八歲那年,哥哥當時十一歲,有人想把我帶走,還說要我嫁給什么人。我當時嚇壞了,就去找哥哥,跟他說,我以后是要嫁給你做媳婦的,別人我都不嫁。然后哥哥被感動了,就帶著我私奔了!”

  幾個人:“……”

  單谷:“嫂子,咱編故事能走點心嗎?前面還成,后面這是什么鬼?”

  白牧野一臉無語,明明是一出驚心動魄的海島逃生,硬是被林子衿給說成小屁孩私奔,也真是一種本事。

  “你們別聽她瞎說,這件事,是這樣的……”白牧野放下筷子,陷入了回憶中。

  當年發生的那些事情,仿佛就在昨天。

  甚至每一幀的畫面,白牧野都能輕易的回想起來。

  面對這幾個生死與共的伙伴,他其實早就想過告知他們自己的身世,但一直都沒有太合適的機會。

  如今林子衿到來,老劉又即將遠走。尤其老劉這一次去紫云的第一學院,十有八九也是齊王那邊的人干的好事兒。

  所以有些事情,也有必要讓他了解一下。

  作為最好的兄弟,有必要讓老劉知道,即便他上了齊王的黑名單,也不是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

  不用那個虛無縹緲高高在上的隱族白家,他目前力量雖弱,但也有足夠的信心去面對。

  房間徹底安靜下來,只剩下白牧野那平靜的聲音,不斷傳來。

  到最后,白牧野除了他的真實境界是宗師,以及夏侯明、趙璐這些布局不便相告有所保留之外,其他事情,都對幾個伙伴坦誠相告,不再有所隱瞞。

  宗師境界是他如今最大的依仗!

  齊王之所以暫時放棄對他的鎮壓,根本原因也正是因為這個。

  他不怕老劉將來某天會變,會出賣他。但他也不想去試探和考驗人性,而且還有一件事,他怕老劉被人讀取記憶!

  以老劉這種遠超趙強的個人能力,只要在第一學院畢業,必然會遭到瘋搶。

  白牧野相信,老劉如果真進入齊王陣營的話,很快便會嶄露頭角。

  到時候,齊王陣營里的那些人,不可能完全徹底的放心一個白牧野的昔日隊友,很可能會對他進行嚴格的審查。

  包括讀取記憶。

  讀取記憶這種事,對普通人來說不可思議,但對厲害的大宗師級符篆師或者頂級的高科技儀器來說,沒什么太大難度,都可以做到。

  一旦老劉知道太多,到時候該怎么辦?

  如果心里沒鬼坦坦蕩蕩,就沒道理拒絕。

  一旦拒絕,那么之前付出的所有努力,就會在一夜之間付諸東流。

  人身安全甚至都很難保障!

  所以,有些底牌最好只握在自己手里,這樣無論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是安全的,也是負責的。

  等他說完,除了林子衿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呆滯的。

  “所以說,白哥你雖然不是什么流落在外的皇子,但你的身份……也沒比皇子差到哪去?跟皇族先祖共同建立勢力的超級隱世家族……我去,白哥您真是牛逼大了!好粗的一條大腿,請受小弟一拜!”單谷雖然插科打諢,可眼里的那種震撼,卻是掩蓋不了的。

  “你的生死大敵,居然是齊王……兄弟,你真是太牛了!”老劉也忍不住有些撓頭,苦笑道:“如果早知道這樣,我真的……我不會去第一學院。”

  白牧野看著劉志遠道:“抱歉……”

  劉志遠搖搖頭,說道:“自己兄弟,別這么說,這也不是你的錯。”

  單谷說道:“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地位那么高的一個親王,卻跟一個孩子過不去,回頭我們一定要表現得更加優秀,到時候加入帝國軍隊去,對,就去咱們孫將軍的第七軍團!到時候就算他是王爺,也不能將我們怎么樣!”

  姬彩衣點點頭:“小白的事情,就是我們大家的事情,單谷說得對。就算他是高高在上的親王,但終究不能一手遮天。這世上,總有人能制衡他。”

  林子衿看著劉志遠微笑道:“其實去第一學院挺好的,而且,你是被第一學院公開特招進去的,那些人就算之前做過什么,也一定是暗中操作。所以,是否加入他的陣營,其實還是有選擇的。”

  劉志遠點點頭,說道:“我會加入的!”

  他看著白牧野,認真問道:“你今天說的這些,齊王應該都清楚吧?”

  白牧野點點頭。

  “那就好,老子不怕他們搜魂讀取記憶!”劉志遠嘿嘿笑道:“我會加入,然后快速提升自己的地位,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更清楚他們的布局,更了解他們的信息。面對這么強大的敵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打入到他們內部去!”

  林子衿對劉志遠的了解,并不深,但她很聰明的沒有對此發表什么建議。她相信,哥哥敢在今天跟這群人說出自己的身世,應該也是有所考量的。

  姬彩衣看著劉志遠,很是認真的說道:“小白剛剛也說了,齊王那邊短時間內,不會再對他下手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堂堂正正的,去走你的仕途。”

  劉志遠搖搖頭:“彩衣,事情沒你想的那么簡單。齊王現在不針對小白,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他騰不出手,其次他覺得小白被他廢掉了,不可能成長為真正的心腹大患。最后,更重要的原因,是皇帝陛下發話了。他只要不想造反,就不可能公然忤逆皇帝。”

  “但他對小白的防備,也是永遠都不會真正放松的。而且,他手下的人才太多,能人無數。根本不需要他去操心什么,自會有無數人為他去做各種事情。”

  “我現在甚至懷疑,把我特招進第一學院這件事,齊王可能根本就不知道!”

  “咱們會進行各種布局,掌握龐大資源的齊王陣營,又怎么可能不去提前布局一些事情?”

  “所以,想要真正了解這些,最好的辦法,就是選擇加入他們。”

  劉志遠笑著看了一眼大家:“你們不要為我擔心,也不要覺得我是因為小白而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不是這樣的,除了林哥……咳咳,除了咱嫂子,大家應該都比較了解我。我的理想不是在仕途上走的有多高,而是這些動腦子的事情,是我擅長并喜歡的。”

  姬彩衣看他一眼,心說到這種時候,還是不肯承認是為了兄弟去冒險。

  她心里的確很擔憂,可她又有一種很強烈的自豪感:這才是我姬彩衣喜歡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