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二章 林哥,求簽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子衿很多年沒有這樣光明正大的哭過,自從當年她被帶到紫云,哪怕心里面藏著天大的委屈,也只是一個人偷偷躲在房間里面默默的流淚。

  所以她此刻緊緊抱著白牧野,盡情流著淚,似要將這些年的委屈,一次哭個夠。

  以后就再也不哭了。

  往后余生,每天都笑著過。

  紫云某大公司駐飛仙辦白岳城事處的高級白領經理青年緊趕慢趕來到出口,看見了讓他無比震怒的一幕。

  他盯上的那個小獵物,竟然跟一個身材頎長的年輕人緊緊擁抱在一起,那面朝他的年輕人同樣戴著帽子跟口罩,雖然看不見臉,但卻讓一米七五的他瞬間有種特別不爽的感覺。

  可隨后,當他看見他那幾個小弟居然全都站在原地,如同雕像一般站在那,一動也不動的時候,頭皮突然有點發麻。

  這是什么情況?

  發生了什么?

  白牧野的耳機中傳來大漂亮的聲音:“盡快離開這里吧,別引起騷亂,怪討厭的。還有,你的符時效性有點太長了,容易讓人聯想到你的身份。”

  大漂亮說著,又補充道:“也沒大事,高級符篆師的水準而已……算了,抱吧。”

  白牧野瞥了一眼那個身高一米七五臉色難看的青年,微微皺了皺眉。

  林子衿抬起頭,眼圈通紅,但眼里卻露出燦爛的笑意,無比明媚的看著白牧野。

  “好,咱們回家!”

  白牧野點點頭,兩人轉身就走。

  這時候,那七八個人終于能動了。

  但他們只是眼睜睜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離開,誰都不敢動了!

  這時候,大量的人流涌出來。

  這種星際遠航飛船的裝載能力超強,每一個航班都會有大量旅客。

  這里發生的事情,并沒有影響到更多人。

  只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而已,但也僅僅是好奇。

  因為幾乎沒人看見白牧野出符,他們只看見了那幾個人突然就不動了,像是表演行為藝術一樣……

  至于擁抱在一起的青年男女,這種場面更是很常見。

  大家看見會心一笑,沒有人會太過關注。

  于是,那青年眼睜睜看著那個摘掉口罩肯定絕色傾城的女孩兒挽著那身材頎長的年輕人胳膊轉身離開。

  直到這會兒,他那七八個小弟才湊到他的身邊,一個個心有余悸的模樣。

  “你們怎么回事?”這青年低聲呵斥,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被人抽了一巴掌不說,自己的幾個小弟居然這么不給力,剛剛一動不動站在那里干什么?

  一個字,慫!

  飛仙這種爛地方,白岳城這種爛地方……就是爛!

  “我們剛剛突然就不能動了,那個人……可能是個符篆師!”一個還算有些見識的人哆哆嗦嗦的說道:“他可能用控制符打中了我們。”

  “符篆師?”自詡為精英的青年經理當場愣住,在他的世界里,靈戰士也好,符篆師也好,距離都比較遠。

  他是精英男!

  雖然自身也有點修為,但卻十分瞧不上那些打打殺殺的。

  所以也沒興趣去了解。

  有那功夫還不如撩幾個漂亮姑娘呢。

  “是的,因為我們都沒看見。”另一個人低聲說道。

  “老大,您這回,可能惹上不該惹的人了。”

  “是啊老大,咱趕緊回吧!”

  青年一臉不甘,咬牙罵道:“符篆師怎么了?就能無法無天嗎?就能無視帝國法律嗎?早晚查出他們身份,老子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這種時候,氣勢上是不能輸的,不吹兩句牛逼撂兩句狠話,以后還怎么御下?

  霍地。

  青年的通訊器直接投影出一條消息。

  就這樣明晃晃彈在他眼前。

  他只看了一眼就差點嚇癱了。

  因為彈出來的這些消息,竟然是他這些年干過的所有見不得光的事情!

  有些事情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

  什么侵吞公款啦,什么利用職權威脅潛規則下屬啦,什么私下里瘋狂辱罵上司是傻逼……五花八門,特別齊全!

  青年這下不是頭皮發麻,而是被嚇得魂飛魄散!

  這特么是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他迅速做出反應,想要把這些消息關掉。

  但就在這時,他的通訊器立即響起,他看一眼,是他的頂頭上司打來的。

  他哆哆嗦嗦的接通,里面傳來一陣瘋狂的咆哮。

  “你這個王八蛋!你還是個人嗎?虧老子這么多年一直為你說好話,替你掩蓋你干的那些破事,沒想到你竟然干出這么多天怒人怨的事情,我是傻逼是吧?你行!你特么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領導您聽我解釋……”

  “解釋你大爺!”

  那邊啪的一下掛斷。

  吧嗒。

  通訊器順著青年的手中掉落。

  這玩意兒質量有點太好,掉在地上屁事兒沒有。估計拿它砸個核桃啥的都沒事。

  他的幾個手下相互對視了一眼,不由得全都一步步往后退去。

  他們老大,東窗事發了。

  這會兒誰跟他走得近誰倒霉啊!

  精英青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他就算再傻,也能想到這件事是誰做的。

  我他媽不過就是撩了個姑娘,一點便宜沒占著還挨了一巴掌,至于這樣下死手嗎?

  尼瑪符篆師什么時候還有這種能力了?

  那不都是一群莽夫嗎?

  為什么?

  為什么呀!

  飛行器上。

  大漂亮笑嘻嘻的對一個樣子特別萌也特別可愛的小女孩炫耀道:“怎么樣?妹妹,姐姐厲害不厲害?”

  “這種雕蟲小技,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小女孩瞪了一眼大漂亮,然后突然問道:“你為什么恢復原本模樣了?”

  大漂亮優雅的看了她一眼:“因為我開心呀!”

  說著,大漂亮笑瞇瞇的看著小女孩子:“倒是你,當年你就喜歡裝嫩,沒想到現在變本加厲,你不虧心嗎?”

  “呵呵。”小女孩冷笑一聲,并不答話。

  一旁跟白牧野擠在一個座位上,膩在白牧野身邊的林子衿有點呆呆的看著小女孩:“你真是寒冰雪仙子?為什么我問你卻不承認?”

  “承認什么?寒冰雪仙子早就死了,我不是她。”萌萌噠的小女孩投影冷冰冰說道。

  “四妹,看來咱倆應該好好談談了。”大漂亮不由分說的拉起小女孩的手,兩人瞬間消失了蹤影。

  林子衿偏頭看著白牧野:“她們什么情況?”

  “你不覺得她們很厲害嗎?”白牧野笑著問。

  “是很厲害呀,縱橫網絡,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像剛剛這種事情,對我家小小白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林子衿有些驕傲的說道。

  “她們呀……都是有故事的人啊!”白牧野笑了笑,一臉寵溺的看著林子衿,“哥哥我知道的也不多,以后咱們一起,慢慢的往出挖吧!”

  “好呀好呀!”林子衿一臉開心,只要能在哥哥身邊,做什么都是幸福的。

  虛擬空間中。

  大漂亮看著眼前明麗動人的美艷女子:“為什么不肯跟她說實話呢?”

  “為什么要說實話呢?”美艷女子瞟了大漂亮一眼:“倒是你,該不會是動了凡心,看上那個小家伙了吧?”

  “胡說些什么,老娘的歲數都可以做他祖祖祖祖祖祖奶奶了!”大漂亮翻了個白眼,“不過我喜歡他,倒是真的,但不是你想的那種喜歡。”

  “切,得了吧,當年就眼高于頂的流光月仙子,什么時候對一個男人如此認真過?你這些理由用來搪塞別人還成,拿來忽悠我,還是差了點。”美艷女子冷笑說道。

  “我沒有,你別瞎說。”大漂亮矢口否認,然后瞥了一眼美艷女子,揶揄道:“我說小雪,這么多年沒見,你怎么還是這德性?你是一只妖,是個大妖精呢!”

  “我說了,當年的寒冰雪仙子,早就死了,我不過是她的一道執念。”美艷女子看著大漂亮:“你也是,所以你不老,以后還是可以嫁給他的。”

  “少說那些渾話,你看著那兩個孩子,不開心嗎?”大漂亮白了她一眼:“四妹,過去的事情,該放下就放下吧。”

  “我們都是一道不死的執念,真放下的那天,就是徹底煙消云散的那天。”美艷女子看著大漂亮,“你會徹底放下嗎?你現在不過是跟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過得開心罷了,但你真的能放下嗎?”

  “這么說,你不喜歡林子衿?多可愛的小姑娘!超美的,我好喜歡呢。”大漂亮兩手比心,沖著美艷女子一挑眉毛。

  “你少打岔,我不喜歡她會在她身邊這么多年?”美艷女子白了她一眼,“你回答我,你會徹底放下嗎?”

  大漂亮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嘆息道:“哪有那么容易放下……”

  “那不就完了?”美艷女子道:“所以你有什么打算?”

  大漂亮苦笑道:“我連肉身都沒有,能有什么打算?”

  “但小白會幫你,對嗎?”美艷女子目光灼灼盯著大漂亮。

  大漂亮眉梢一挑,微微蹙起眉,看著美艷女子:“這種事,不要牽扯到他身上去,他還是個孩子。”

  “但他總會長大!”美艷女子道。

  “你少來,你會舍得讓林子衿幫你?”大漂亮沒好氣的道:“她也是你看著長大的,你舍得讓她去那種地方冒險?”

  美艷女子頓時沉默下來。

  她嘲笑大漂亮是喜歡白牧野,可她自己,又何嘗不喜歡林子衿呢?

  林子衿也是一個超級天才,不然當年她不會選擇跟在林子衿身邊,那時候,也的確是存著一些別的心思,可相處久了,怎么會沒有感情?

  “所以,算了吧小雪,不要再去想那些事情了,”大漂亮幽幽說道,“如果有一天,他們真的能走到那一步,那么,不用我們說什么,他們一定會幫忙;如果走不到那一步,我們又何必讓兩個孩子去冒險?執念可以有,就像你說的,我們之所以還在,就是因為執念尚在。可你是否明白,我們的執念,真的只是因為仇恨嗎?難道就不能是對這美好人間的眷戀嗎?”

  寒冰雪仙子沉默著,良久,才長長嘆了口氣:“姐,這點,我真的不如你看得開。不過,你也說服我了。”

  “不是我說服你,而是你的骨子里其實跟我一樣。我們姐妹四個……在某些地方,都很像。”大漂亮說道。

  “你見到二姐了?”寒冰雪仙子問道。

  “見到了,還是老樣子,而且她挺滿足現在這種生活的。”大漂亮笑著說道:“說起來,二姐現在有個新外號,叫柱子哥哈哈哈哈哈……”

  “還有這種事兒?快給我講講!”

  飛船高速駛離白岳城,朝著百花的方向疾馳而去。

  當晚,林子衿時隔七年之后,終于又跟白牧野在一起了。

  顧不上休息,像個女主人一樣,精神頭十足的在第一時間巡視了一圈領地。

  然后把白牧野從臥室里趕走,直接霸占了他的房間,但也不允許白牧野離她太遠。

  “你就在隔壁那個房間,我覺得挺好的!”

  “不過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大嬸是怎么回事?你請來的保姆?怎么看上去……有點愣愣的?”

  “她呀,她叫白小花。”白牧野笑著將白小花大嬸的來歷跟林子衿說了一遍。

  林子衿聽得目瞪口呆,看著白牧野:“這都是剛剛發生的?”

  “是啊,今天去接你之前發生的事情。”白牧野一臉平靜的回答道。

  “嘿嘿,我哥哥最厲害了!”林子衿一臉崇拜,一副小迷妹的樣。

  瞅著沒啥心眼,沒啥心機,也看不出有啥本事。

  她甚至都沒問白牧野干掉齊王那么多人會不會有危險,因為她早就想這么干了。

  如果不是知道她林哥的外號,還有那把門板似的刀下從來不留活口;如果不是從小就知道這丫頭的性格……只看她現在這甜甜膩膩的樣子,所有人都會覺得這就是一個單純的美少女。

  “等明天,我把那些伙伴們都介紹給你認識。”白牧野說道。

  林子衿一臉興奮:“好呀好呀,我也早就想認識他們了呢!尤其那個叫司音的小姐姐,她好可愛!”

  小姐姐?

  白牧野這才想到,身邊這些人當中,林子衿才是年齡最小的!

  “公子,吃飯了!”白小花在下面喊道。

  白牧野帶著林子衿下樓來到餐廳。

  林子衿湊過去聞了一下:“哇,太香了!漂亮姐姐真好!”

  “小丫頭嘴真甜!”大漂亮的投影出現在他們面前,笑瞇瞇看著兩人。

  隨后,另一個容顏絕佳的女子,出現在大漂亮身旁,淡淡道:“今天的飯,是我做的。”

  “你是……我的小小白?”林子衿有點呆。

  眼前這陌生的絕色美女,連聲音都很陌生,但卻也有那么一絲熟悉的感覺。

  讓林子衿甚至有些不敢確定。

  “我的名字,早已經忘了,但在當年,所有人都叫我……寒冰雪。”絕色美女看著林子衿,強調道:“今天的飯,是我做的!”

  “你竟然會做飯?這么多年,你從來都是讓我做飯!從來都不肯管我!你你你,小小白,你太讓我傷心了!”林子衿頓時一臉委屈,泫然欲泣。

  “行了,別在那演了,這么多年了,當我不了解你怎么?”寒冰雪仙子瞥了一眼林子衿,淡定的說道。

  林子衿頓時不哭了,撇撇嘴,老老實實坐好,將餐巾布鋪好,然后看著白牧野。

  “早都餓了吧?快吃吧。”白牧野微笑著道。

  林子衿瞬間拿起筷子,開始沖鋒陷陣。

  “哇,真香!”

  一邊吃還一邊不忘數落著:“小小白,你真是沒良心,枉我這么多年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你會做飯,居然從來不肯給我做一頓,來到哥哥這立馬就拿出了真本事,太過分了!”

  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我?

  我……

  寒冰雪仙子那張絕美的臉上烏云密布。

  “還有,你明明長得那么好看,雖然只比我差了一點點,但也很可以了呀!為什么不早一點讓我看見?每天裝個萌萌噠的小姑娘,你臊得慌不?”

  寒冰雪仙子:我現在有點后悔,為什么要展露廚藝了。

  對了,都怪流光月!

  如果不是她激我,說我無數年沒做過飯,肯定手藝生疏,做出來的東西無比難吃,我能中計嗎?

  那邊客廳里面,傳來白小花大嬸認真學習的聲音。

  “boai……白,小……小,花……花,白小花,哇,漂亮老師,我學會了呢!”

  “嗯,真棒!”

  那邊傳來大漂亮的鼓勵聲音。

  白牧野:“……”

  林子衿:“……”

  寒冰雪:“……”

  流光月:“……”

  白牧野瞥了一眼一臉無辜的流光月小姐姐,你無語個頭啊,客廳那個不是你嗎?

  小白同學跟林妹妹幸福的同居生活,就這樣平靜的開始了。

  第二天一早,林子衿早早起來,開始了訓練。

  穿著一身訓練服的林子衿看見白牧野,眉眼彎彎,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哥哥,早!”

  “早!”

  白牧野點點頭,也加入了訓練當中。

  訓練之后,兩人一起洗漱,一起吃早餐。默契得就像是從來沒有分開過。

  吃過早飯,白牧野聯系姬彩衣他們幾個,召喚他們去秘密基地見面。

  白牧野打完招呼就去了,但他依然不是第一。

  第一個到那里的,居然是單谷。

  看見站在白牧野身邊的林子衿,單谷整個人都懵了,目瞪口呆地道:“林哥?”

  接著,才突然間像是回魂一般,看著白牧野:“白哥,這這這,這什么情況?”

  “你認識啊?那就太好了,不用我介紹了……”

  “別別別,哥,您還是給我介紹一下,這是什么情況?”單谷一臉不敢置信的看看林子衿,然后再看看白牧野:“林哥跟你?”

  “哦,我女朋友。”白牧野平靜的道。

  “我是你白哥的小媳婦。”林子衿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可憐的單·單身狗·林哥粉絲團資深成員·谷徹底懵逼了。

  “子衿轉學過來了,即將成為我們的同學。”白牧野微笑道。

  “不是,哥,您這從哪找來的演員吧?”單谷依然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哪那么多廢話?我需要找演員?”白牧野瞪了單谷一眼。

  “這么說,這一切都是真的?”單谷眼中露出巨大驚喜。

  白牧野微笑著點點頭。

  然后,單谷瞬間從空間指環里面取出一大堆東西。

  真的是一大堆。

  林子衿目瞪口呆的看著單谷面前一下子多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各種小零食、玩具、手辦……

  單谷趴在里面瘋狂尋找著,很快找出一個嶄新的日記本,然后一揮手,把這堆亂七八糟的玩意兒收起來。

  白牧野:“你的空間指環……就是用來裝這些的?”

  單谷:“嘿嘿嘿,地方大,裝得下!”

  白牧野:“我覺得你腦子里面地方也不小。”

  單谷:“……”

  懶得搭理毒舌白哥,單谷拿著日記本,朝圣似的,一臉忐忑的走到林子衿面前。

  “林哥,我是您的粉絲,能給我簽個名嗎?”

  白牧野:“……”

  丟不丟人啊單谷同學!

  你現在也是一個明星學生了好嗎?

  再說她很快就成為你的同學了,就不能矜持一點嗎?

  顯然,完全不能。

  拿到林子衿簽名之后,單谷整個人都沉浸在巨大的幸福當中。

  哪怕白牧野用危險的眼神盯著他,他都沒能察覺到。

  “哈哈哈哈,我之前就吹過牛,說我能拿到林哥的親筆簽名,那群傻瓜死活不信。回頭哥就曬給他們看看,哥之前吹過的牛已經實現了!以后在林哥的粉絲團里,誰敢招惹我?哈哈哈哈!”單谷舉著日記本狂笑著。

  “完了,他瘋了。”白牧野嘴角抽搐著道。

  林子衿眨眨眼,說道:“單谷同學,咱們再合張影吧!”

  單谷:“哇!”

  白牧野看著鏡頭里小心翼翼站在林子衿身邊的單谷開心得像個八級的傻子,有些無語的道:“你能正常點嗎?”

  “我現在就很正常啊哈哈哈哈哈真的白哥我特正常我也不想笑的但是實在忍不住啊哈哈哈……”

  好吧,你開心就好。

  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給他們合了張影。

  單谷已經激動得話都要說不出了。

  這時候姬彩衣跟司音聯袂到來。

  兩人看見林子衿的一瞬間——

  司音:“哇!”

  姬彩衣:“哇!”

  白牧野,白眼。

  司音:“林哥林哥,是你嗎是你嗎?你怎么來了呀!快給我簽個名合張影,我要拿去顯擺!”

  白牧野:這特么是那個膽小害羞的司音?說出去誰敢信?

  姬彩衣則有些扭捏的,有點害羞的,還有幾分不好意思的看著林子衿:“我也要……”

  完了。

  白牧野一拍腦門,自己這幾個伙伴都瘋了!

  還好,還好還有老劉!

  他向來是最穩的,而且一個大男生,肯定不會這么丟人現眼。

  白牧野到現在都很想不通,林子衿這種一場比賽都沒打過的人,怎么可能有如此眾多的擁躉?

  就因為她喜歡用門板似的大刀砍人?

  再說這里是飛仙啊,不是紫云!

  “大家都挺早的嘛……咦?”

  老劉推門進來,一眼看見三個超級美少女湊在一起自拍的畫面。

  然后嘴巴微張。

  白牧野:老劉,你一定要挺住啊!

  劉志遠:“林哥?這什么情況?你怎么會在這?”

  白牧野微笑,看吧,還是老劉最靠譜!

  就一個字——穩!

  老劉:“真是林哥?哈哈哈,林哥求簽名合影啊!”

  符龍戰隊,除了白·懵逼·茫然·不知道林哥影響力·牧野之外,全部淪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