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一章 跟哥回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回城之后,并沒有等待太久,便在一家安靜的茶館里見到了董穎。

  “都處理好了?”董穎看著白牧野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嗯,放心吧老師。”

  董穎上下打量著這個少年,心中依然充滿感慨,她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家伙時候的場景。

  除了帥沒有太大變化之外,其他的早已經面目全非。

  很難想象,百花城這種小地方,竟然也能隱藏著這樣一個超級天才。

  再想想當初他那二十點精神力,董穎忍不住問道:“當時……你是故意把精神力封印到二十點的嗎?”

  白牧野搖搖頭:“看起來大家都挺好奇這件事,彩衣他們也問過我,其實并不是。我家老頭子當初壓根就沒想過讓我報考符篆師班,他甚至不想讓我去學校上課的。所以他封印我精神力的時候根本沒有考慮那么多,當時好像大概是十七八點吧。進一中,是我自己的決定,我想有朋友,也想系統的學一下符篆知識。”

  董穎愣了半天,然后才輕嘆一聲:“你哪里用得著去學校學習呀,恐怕就連宗師境界的符篆老師,都沒辦法教你什么……”

  白牧野搖搖頭:“不是這樣的,學無止境,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是個好孩子,非常優秀!”董穎看著他,然后問道:“想好下一步應該怎么做了?”

  白牧野道:“該干嘛干嘛呀!”

  董穎愣住,有點茫然的看著白牧野。

  該干嘛干嘛?

  你干掉了那么多齊王的人,還想該干嘛干嘛?

  “這可能嗎?”她忍不住問。

  “沒關系的,齊王寬宏大量,不會跟我一般見識。”白牧野有些羞澀的一笑,“畢竟我還是個孩子。”

  董穎:“……”

  她原本是有很多話想跟小白說的,畢竟之前在吳平身邊,她知道了許多關于白牧野的事情。

  雖然吳平掌握的也不是那么完全,但在董穎看來,能被一個親王惦記上,這本身就是一件大恐怖的事。所以她恨不得這個天才學生從今往后徹底藏匿起來才好。

  但現在,她突然什么都不想說了。

  首先白牧野的實力比她想象中要強大太多。

  如果說吳不凡和鬼臉姐那群人被鎮壓,可能是小白身邊有幫手,那么飛船上的事情又怎么解釋?

  那么多人,好幾個宗師,被小白一個人就給橫掃了。

  這是一個宗師級的全系少年符篆師!

  與他相比,自己這種四十來歲還沒到高級的符篆老師,實在不值一提。

  其次是白牧野掌握的信息,也遠超過她的想象,她甚至到現在都想不通,白牧野到底是怎么掌握那么多絕密信息的?

  超級黑客也沒這個本事吧?

  還能從別人腦袋里直接提取記憶不成?

  包括她和吳平的事情。

  這么多年她在百花城守口如瓶,就連家人她都沒有吐露過半點消息。

  可小白卻全知道了!

  不但知道,還在她危難的時刻,一次次聯系到她,給她安慰,最后在她生死關頭,直接出手救了她和她的兒子!

  “老師突然發現,沒什么可以跟你說的了。那,你給老師一個建議吧,接下來,老師應該怎么做?”董穎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向這個比自己小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虛心求教。

  “等等看吧,我覺得老師應該很快就能接到您先生的電話了。”白牧野微笑著道。

  董穎最終離開,都是帶著滿心的茫然走的。

  她其實挺想問白牧野一句:你是不是學習了最古老的占卜術?

  因為太多事情,實在是沒道理!

  世人都很難想象,會有漂亮姐這種存在。

  所以她根本想不通。

  想不通就慢慢想吧。

  反正小白是不會說的。

  從茶館出來,白牧野打了個車,出城之后,取出飛行器,朝著白岳城一路飛去。

  再晚可就來不及接林子衿了。

  他說過,會在第一時間讓她見到。

  路上,趙璐直接打過電話來。

  電話里,趙璐充滿感慨的說了齊王壽宴上發生的事情。

  白牧野笑的開心的同時,也不由有些咋舌,感覺老頭子最近似乎越來越強勢了呢?

  難道說有了愛情滋潤,人就會變強?就會變得無所畏懼?

  老頭子以前應該不是這種人吧?

  直到他在趙璐口中,聽到了老頭子諸多外號當中最著名的那個。

  瘋狗——白勝!

  握草。

  老頭子還有這種牛逼閃閃的歷史?

  白牧野沒辦法想象,老頭子就算恢復青年模樣,但一個逗比性子的人,怎么可能是一條誰都敢咬的瘋狗?

  “你這么直接跟我通話,不怕被人監聽?”白牧野笑著問了趙璐一句。

  “要監聽,也是你監聽吧,旁人有那個本事嗎?”趙璐不輕不重的懟了一句。

  “我說璐奶奶,您這可冤枉我,我可沒那么多閑工夫,閑著沒事監聽您去。”白牧野說道。

  “你叫我什么?”趙璐那邊似乎要炸毛了。

  “哦,璐璐姐!”白牧野頓時改正。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誰會跟一個長得好看的孩子一般見識呢?

  “不想和你說話了!”趙璐那邊氣呼呼的說道。

  嘖,女人啊!

  都叫你璐璐姐了還不滿意?

  難道還要讓我叫你璐璐妹妹?那也太惡心了吧!

  發生在齊王壽宴上的一幕,白牧野雖未親眼所見,但趙璐說得很詳細。如果真像她說的,那么自然是極好的。

  齊王終于放棄了對他的追殺,這么多年的危機,也算是暫告一個段落。

  可這件事,真的會這么簡單的結束嗎?

  這會不會是齊王那狗東西的緩兵之計?

  畢竟就連趙璐自己都說:“齊王當眾說那番話,八成是給皇帝聽的。”

  不過齊王那邊,也不算是只放嘴炮,還是做了一點事情的。

  那邊壽宴還在繼續,但對一些人的處理結果,就已經出來,并且直接執行了。

  趙強被流放了!

  這個從偏遠星球三級小城走出來的青年宗師,原本有著大好前途。只可惜執念太深,非要給麻爺報仇不可,徹底卷了進來。

  正趕上齊王對小白這邊的態度發生了變化,所以,趙強這種人,首當其沖的,倒了大霉。

  他被流放到一顆齊王名下的資源星球,去做管事去了。

  是徹底流放的那種,這輩子不允許離開那顆資源星球。

  所有前途未來,徹底毀于一旦。

  “活該!”白牧野聽到這消息之后,微笑著說了兩個字。

  “綠野星的郡王李燁,雖然沒有被直接處理,齊王甚至還當眾表示愿意把他的損失承擔下來。但我覺得,這只不過是王爺的托詞罷了,就算齊王真想給,李燁也得敢要才行!這一次,李燁算是典型的拍馬屁拍到馬腳上,偷雞不成蝕把米。”

  趙璐在那邊問道:“對了,那個鬼臉姐……也死了嗎?”

  “怎么了?”白牧野問道。

  “如果她也死了的話,那就太可惜了,那是一個真正的大才。我聽說,是白勝幫你擺平了這個局,所以你可能沒見過她的手段,她的易容術超級高明,更厲害的是,她可以模仿任何人的聲音。當年我曾見過一次,真的厲害。模仿我的聲音,連我自己都分辨不出。你知道嗎,就連我的智腦……都無法分辨!”

  “這么厲害?”白牧野驚訝的道。

  “是啊,所以我說挺可惜的,李燁就是個白癡。這種人,用作殺手,簡直太可惜了!唉……”

  趙璐嘆息一聲,然后道:“剩下其他那些跟這件事情有關的人,也全都受到了嚴厲的懲罰。或降級,或有期流放……反正因為你,這次大概有數百人受到牽連。”

  “真開心。”白牧野道。

  那邊趙璐忍不住用力的翻了個白眼,但還是建議道:“所以我覺得,你可以安靜的發展一些年了。”

  “正好也免得璐姐你做選擇是吧?”白牧野笑道。

  “放屁!老娘從在你面前認慫那一刻起,就已經做出了選擇!”趙璐啪的一聲,掛斷了通訊器。

  白牧野笑笑,也沒怎么太在意,將通訊器扔到一旁。

  然后對冒出來坐在他面前操控臺上的大漂亮問道:“你覺得齊王徹底收手的可能性有多大?”

  大漂亮看了他一眼:“綜合所有跟齊王有關的那些信息來看,他真正收手的可能性大概占百分之三十。”

  “哎呦,還挺高?我還以為你得說是無限接近于零呢。”白牧野道。

  “那肯定不至于,齊王這人,還是有點章法的。而且他這一次當眾表態,不僅僅是向皇帝表忠心那么簡單。實際上更是等于在把你對他的仇恨,往皇族身上轉嫁。”

  大漂亮微笑著說道:“按照他的說法,三仙島是皇族的產業,你跟林子衿當年動搖了三仙島的根基,他自然要替皇族除掉你,給后面那些天才以警示。可實際上,我們都知道,三仙島現在基本上在他手中。所以你動搖的,是他齊王的根基,可不是皇族的。但外人不這么看。所以說,這人看似神經質,經常做些沒頭腦的事情,可實際上事實卻并非如此,他相當精明。”

  大漂亮說著,忍不住嘆了口氣:“人啊,都太狡猾,心思太多!”

  白牧野用力點點頭:“是,都像我這樣,做一個純粹的人,多好?”

  大漂亮瞥了他一眼,別過臉去,不然總有種想要打他的沖動。

  飛行器高速行駛,到了白岳城外,白牧野還是讓它降落下來,收進空間指環。

  白岳不比百花,漂亮姐一個念頭就能掌控整座城市的所有網絡。即便這樣,白牧野在百花也沒有肆意張揚。更不要說在白岳這種一級主城了。

  直接叫了一輛出租車,漂亮姐改改出租車的程序,還是一點壓力都沒有的。

  車子很快來到航空中心,白牧野戴著帽檐壓得很低的帽子,臉上罩著大大的口罩。

  站在外面,有些緊張的等候著。

  時隔七年,終于要在現實中再見彼此了。

  之前雖然可以在黑域相聚,看上去也跟現實沒多大區別,但其實……還是不一樣。

  “馬上就要開始你的同居生活了,小伙子,緊張不緊張?”大漂亮在耳機里打趣著白牧野。

  白哥面無表情,懶得回應大漂亮的調戲。

  “呦,小媳婦來了,立馬就開始對我高冷了?還真是有了新人忘舊人呀,唉!”漂亮姐有些不忿。

  白牧野有些無奈的低聲問道:“姐,你談過戀愛嗎?”

  “咋?你覺得姐是那種沒談過戀愛的可憐老姑娘?告訴你小白,當年喜歡姐姐的人……”

  “可以從這個星系排到那個星系,我知道,但你談過戀愛嗎?”白牧野道。

  “我跟你說臭小子……”

  “談過戀愛嗎?”

  天就這樣被聊死了。

  從飛船下來的過程中,林子衿戴著一個大大的口罩,但那雙水潤動人的眼睛,雪白到幾乎閃爍著光芒的肌膚以及那兩條筆直修長的超級大長腿……還是吸引了很多目光。

  一個長得有點小帥的青年走在林子衿身后,原本低著頭在擺弄著手里的通訊器,不經意間抬起頭看了一眼,目光頓時挪不開了。

  臥槽!

  這艘飛船上,竟然有這么漂亮的妹子?

  他有些被驚呆了!

  身為紫云星某大公司駐飛仙白岳城辦事處的總經理,他對自己的魅力一向很有自信。

  尤其白岳城這種紙醉金迷的一線主城,姑娘簡直太好上手了!

  根據以往的經驗,他頓時快走幾步,試圖上前搭訕。

  林妹妹是什么境界?八級就可以跟宗師對打的人!

  對氣息的感應,簡直是超一流的!

  單谷是感知危險,林子衿卻是感知所有氣息!

  無論好壞!

  她總能在第一時間感應到。

  但她不想惹事。

  更不想破壞即將見到哥哥的那種美麗心情。

  于是她腳下加快了速度。

  沒想到那位紫云某大公司駐飛仙白岳城辦事處的青年經理賊心不死,也跟著加快了速度,同時還大聲喊了一句:“嘿,妹妹,是我啊!等等我!”

  不少人都忍不住看向這青年,然后再看看在前面邁開兩條大長腿疾步快走的林子衿,眼中都露出一抹羨慕之色。

  竟然能勾搭上這種漂亮的女孩兒,真牛!

  林子衿不理他,同時有些厭煩。

  從口音上她能聽出對方是紫云人,一個自以為是又高高在上的家伙,離開紫云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誰是你妹妹?

  那青年也多少有點實力,加上在這種地方林子衿總不能像是在賽場上進行狂奔,沒多久,竟被這青年追趕上來,他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拍一下林子衿的肩膀。

  一道極為清脆的聲音。

  林子衿反手就是一巴掌,干脆利落抽在這青年臉上。

  后面遠遠走過來那群人當場就看呆了。

  臥槽!

  這哪里是勾搭上了?

  這分明是想要撩卻被揍了?

  這個長腿妹子這么火爆的嗎?

  覺得自己很有身份地位的青年被打懵了,但還沒等他發怒,耳中便傳來一道極為冰冷,但卻特別動聽的聲音。

  “想死你就繼續騷擾。”

  林子衿說完,直接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這一幕看呆了不少人。

  青年半邊臉一片鮮紅,他怒視著林子衿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色,隨后拿起通訊器,將林子衿的背影發到一個群組里面。

  “這個女人,見到了給我攔住,千萬別讓她跑了!”

  媽的,紫云來的怎么了?

  這白岳城可是老子地盤!

  青年腦子里閃過來自大公司的那種自信和優越感。

  他當然也聽出了林子衿的紫云口音,但那又怎樣?一個女人,單獨前往飛仙這種地方,一看就是沒什么背景跟后臺的!

  說不定就是那種私自接活的小模特!

  這種女人,看著高冷,實際上最容易上手。

  錢給到位就行了。

  以他多年撩妹的經驗判斷,事實就是這樣。

  真是那種大家閨秀,哪有這樣一個人到處亂跑的?

  林子衿抽了這個騷擾自己的男人一巴掌,心情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她太想哥哥了!

  這是一種自小養成的依戀,也是一種共同經歷生死的眷戀,她或許對愛情這兩個字并沒有那么深刻的理解和認知,但她卻特別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她只想跟哥哥在一起,一天都不分開。

  一輩子那種。

  終于來到外面了,終于馬上就可以見到哥哥了!

  林子衿一顆心,不由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然后,她通過最后一道安檢,來到外面,一眼便看見了那個戴著口罩和帽子的身影。

  魂牽夢縈,日思夜想,黑域里面的見面,全都不算!

  她開心的飛撲過去。

  她要第一時間抱到哥哥!

  “有人想要攔你!”耳機中,傳來鈕祜祿氏·白的提醒。

  林子衿根本無視,直接沖向白牧野。

  白牧野也一眼看見了那道飛奔過來的身影,微笑著張開雙臂。

  一大群等候在這里的人全都微笑著看著這兩道身影。

  這樣的場景很常見。

  也很美好。

  霍地!

  七八道身影,驟然從人群中出來,迎向林子衿。

  身上散發著的那股氣息,就令人感到不安。

  白牧野當場毫不猶豫,幾張符直接就拍了出去!

  什么玩意兒?

  幾乎沒人能夠反應過來,那幾道身影便站在那里,一動也不能動了!

  “哥哥!”

  林子衿幾乎是凌空飛起來,一頭扎進了白牧野懷中,然后用力的抱著。

  她以為自己見到哥哥那一霎,會笑得特別開心,可不知為什么,終于在現實中抱到哥哥的這一刻,心中卻是有種難以言喻的悲傷和委屈。

  完全無法控制的……哭了起來。

  而那幾個負責攔截林子衿的人,都有種日了瘋狗的感覺。

  他們還什么都沒做呢!

  怎么就突然不能動了!

  也不能說話了!

  那樣子,無比的滑稽,就像是一群小丑。

  以各種不同的姿勢,定格在那里。

  白牧野一只手輕輕拍著林子衿的背,一手揉揉她的頭發,輕聲道:“跟哥回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