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九章 孫子惹禍,爺爺背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回去的路七百余里,白牧野尋思了一下,把那架從古琴城獵來的飛行器取出來。

  董老師需要時間跟兒子溝通,娘倆一起野外散散步挺好的,他不需要,他懶。

  這架飛行器已經被大漂亮給改過,就連外觀都發生了變化。

  現在就算它的原主人……那位古琴城神秘組織長老的兒子看見,也保證認不出來。

  豪華的星球級飛行器就是舒服,白牧野靠在柔軟的座椅上,給老頭子打了個電話。

  嘿,居然接通了!

  “臭小子,舍得給我打電話了?”那邊傳來老頭子笑呵呵的聲音,含糖量極高。

  白牧野愣了一下,問道:“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呸!給我滾一邊去,少來調侃你爺爺!”老頭子張嘴就罵。

  白牧野嘿嘿笑了兩聲,說道:“有個事兒得求您幫個忙。”

  “真現實啊,求的時候就您了?”老頭子咕噥著,“說吧,你這宗師級的大符篆師,有啥事兒能求到爺爺我頭上?”

  “大宗師要有大宗師的風度,我說老頭兒,您這放手放的還真干脆徹底呀!我可還是個孩子。”白牧野抱怨了一句。

  “十八歲,不算孩子了。”老頭子道,“有事兒趕緊說!”

  “我最近吧,干了幾件大事兒……”

  白牧野笑嘻嘻的把他在麗明城、白岳城、古琴城以及剛剛弄來一架星際戰艦這些事兒簡單扼要的跟老頭子講了一遍。

  電話那頭,老頭子始終保持著安靜,沒有在中間打斷白牧野。

  等白牧野說完,那邊依然沒動靜。

  “喂,老頭兒,說句話呀?”白牧野道。

  那邊呼吸瞬間急促起來。

  白牧野毫不猶豫的把通訊器拿遠了一點。

  “你個小兔崽子!”

  “你特么是不是瘋了?”

  “長本事了啊你?”

  “翅膀硬了是不是?”

  “你咋不上天呢?”

  “你這叫干了點大事兒?”

  “你這是瘋狂作死好不好?”

  “老子還以為你一直在專心打比賽……”

  大漂亮坐在白牧野面前的駕駛臺上,長裙下面兩條大長腿疊著,翹著二郎腿,笑瞇瞇的看著在那翻白眼的白牧野。

  兩人用眼神交流著。

  “看,罵你了吧?”

  “早有預料呀!”

  “我看你也是該罵,趁著老頭子不在你身邊就瘋狂的作死,要不是有姐姐我,你早就完蛋了!”

  “這不正因為有姐姐你我才敢這么干嗎?”

  “可不是我教唆的!”

  “是您教的好!”

  “不是!”

  十分鐘后,通訊器那邊終于安靜下來。

  “人呢?說句話呀?”

  “在呢。”白牧野吭了一聲。

  “你小子是不是把通訊器扔一邊去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老子罵人的時候會非常沒有成就感?”

  老頭子臉上扣著一個大墨鏡,穿著大花褲衩光著膀子躺在沙灘椅上,頭頂遮陽傘,身旁躺著穿著泳裝身材極佳的林采薇,手邊的桌子上放著冰涼的果汁。

  面朝大海,春心……咳咳,春暖花開。

  白牧野否認道:“沒沒沒,我一直非常認真的在聆聽您的教誨。”

  “滾蛋!”老頭子又罵了一句,口有點干,伸手去抓杯子。

  林采薇隨手把自己的果汁送到老頭子嘴邊,老頭子美美的喝了一口,然后道:“你爺爺我,也不過是毀了他一座島,后來打劫他一架二三十億的飛行器,你特么倒好,不但劫了人家生辰綱,竟然還弄了一艘星際飛船!你小子這膽子,簡直能把這天裝下!”

  白牧野笑道:“都是爺爺您教育的好。”

  “呸!老子可教育不出你這么硬核的孫子!老子還是自己來吧!”

  身旁林采薇紅著臉,狠狠瞪了老頭子一眼,伸出白皙修長的手,在老頭子腰間擰了一下。

  老頭子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白牧野跟大漂亮對視一眼。

  “臥槽老頭子在干嘛?”

  “別問我我不懂!”

  白牧野撇撇嘴,對著通訊器道:“這件事您得替我兜著。”

  老頭子:“感情你把便宜都占了,黑鍋丟給爺爺去背?有你這么當孫子的嗎?”

  “誰讓你是我爺爺的?”白牧野理直氣壯。

  “行吧行吧,我知道了,還有事沒?沒事掛了!”老頭子氣哼哼的道。

  這時候,他身旁林采薇突然說道:“給我,我和他說幾句話。”

  白牧野:“哇!”

  大漂亮:“哇!”

  兩人對視一眼,目光古怪。

  “小白,我和你爺爺在海邊度假呢。”通訊器傳來林采薇溫柔的聲音。

  隨后,一張照片瞬間彈出。

  陽光普照,碧波蕩漾。

  白牧野一臉羨慕,心說以后我也要帶林子衿去這種地方度假!

  “子衿是不是今天就到你那了?”林采薇在那邊問道。

  “是的,奶奶。”白牧野敢跟老頭子放肆撒野,但卻不好意思跟林采薇太隨意。

  “叫姐。”林采薇在那邊強調道。

  “姐!”白牧野毫不猶豫!

  通訊器那邊傳來老頭子的抗議聲。

  “你這整差輩了!”

  不過隨后就沒了動靜。

  “子衿去你那里,我是同意了,但有幾件事,我必須得交代你一下。”林采薇聲音依然溫柔,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您說!”白牧野腰都挺直了。

  “第一,你得保護好她。我知道你現在的實力很強,但你一定要時刻保持警惕,記住你們是有敵人的。我們不能一直陪在你們身邊保姆一樣保護你們,你們必須得學會自我保護,尤其你要保護好她,知道嗎?”

  “放心吧,子衿的命,比我的重要。”

  “你們倆的命,都重要!”林采薇說道。

  “第二,子衿還是個孩子……”

  白牧野:“……”

  “你應該懂姐的意思,對吧?”

  白牧野:“不算太懂……”

  “臭小子少在那裝糊涂,你爺爺說你比猴都精,鬼的跟什么似的,就一張臉騙人!”

  通訊器那邊,傳來林采薇略帶鄙夷的聲音。

  老頭子真不講究!

  他怎么能這么說我?我是那種人嗎?

  白牧野看了一眼對面的大漂亮。

  大漂亮微笑回了個眼神:是!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

  “齊王針對你這么多次,對你造成什么損傷了嗎?你爺爺敢放心把你一個人扔在那,也是他心里面很清楚你的能力。”林采薇道:“所以,你跟子衿的事情,我不會去干涉,但她還小,你們的路也還長著呢。不許傷害她,知道嗎?萬一被我知道你敢傷害她的話,就算有你爺爺,我也不會放過你!”

  白牧野看著大漂亮:啥算是傷害?

  大漂亮瞥了他一眼,懶得回應。

  通訊器那邊傳來老頭子有些不滿的聲音:“小白也還是個孩子呢,跟他說這些干什么?再說他自己心里能沒數嗎?”

  “你閉嘴!”林采薇呵斥了一句,接著說道:“小白這句不是說你的。”

  白牧野:“……”

  “第三,關于齊王和三仙島……你要記住。”

  白牧野臉色認真起來:“您說。”

  “三仙島,基本上是齊王的,但不全是。不過如果他想通過三仙島對你做什么,也輕而易舉,明白嗎?”

  白牧野點點頭:“我明白。”

  “但最近這段時間,或許未來幾年內,齊王都不會將太大精力放在你身上,你還沒資格讓他真的認真起來。所以,你是宗師境界這件事,自己一定要保密!”

  “嗯,我懂。”白牧野道。

  他當然明白,如果不明白,就不會給老頭子打這個電話了。

  “好了,我要說的就這么多了……老白,你還有什么要說的沒?”

  “沒了沒了,現在看這小子就煩!”

  “得了吧,說他兩句你都不樂意……”

  通訊器被掛斷了。

  白牧野眼中露出一抹思念,咕噥道:“狠心的老家伙,自己玩的倒是瀟灑。”

  大漂亮幽幽說道:“你在他心里面的地位啊……是高于任何人的!就算有一天,他和林采薇生了孩子,在他心里,那孩子的地位最多跟你齊平。”

  “有這么夸張?”白牧野瞥了一眼大漂亮。

  “當然。”大漂亮認真點點頭。

  某星球的海灘上。

  微風和煦,陽光明媚,碧波蕩漾,天空湛藍。

  風景美如畫,簡直就是度假的勝地。

  不過大片的海灘,只有老頭子和林采薇兩個人。

  這其實是一顆資源星球,盛產一種符篆材料。

  但這里靈氣很稀薄,沒什么人愿意定居在這里。

  老頭子跟林采薇已經來了很多天,收集完材料,準備在這里度度假再回去。

  掛斷白牧野這通星際電話之后,老頭子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喃喃道:“這小東西……真是長大了!”

  “是啊,短短一年時間,不知不覺的,竟然做了這么多的大事!”林采薇也有些感慨。

  “那是作死。”老頭子沒好氣的道,“虧著他身邊有大漂亮……”

  說了一句,覺得有點心虛,隨后閉上了嘴巴。

  “大漂亮?呵呵,我聽子衿說……”

  “今天是不是齊王誕辰?”老頭子趕忙打斷林采薇的話。

  林采薇瞪他一眼,也懶得追究他把大漂亮弄成自己的樣子,說道:“你這嘴跟小白一樣損,還敢說他不是你教出來的?”

  “嘿嘿,這是一種傳承嘛。”老頭子笑嘻嘻的說道:“齊王這王八蛋,老子巴不得他早死。”

  “可人家不是還活的好好的?”林采薇翻了個白眼,然后說道:“這件事你打算怎么處理?”

  “能怎么處理,當然是給那小混蛋擦屁股了!”老頭子說著,拿起通訊器,直接撥通了一個號碼過去。

  紫云星,皇城,屬于齊王的那個莊園里,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齊王的生日壽宴,已經開始數日!

  這種身份地位的大人物舉辦壽宴,可不是擺幾桌招呼親朋好友大家喝一頓就完事兒的。

  從開始到結束,前前后后至少要慶賀十幾天!

  因為從各個星球趕過來的人實在太多,如果一次性出現在這座巨大而又奢華的莊園里的話,根本就放不下!

  齊王當年雖說跟當今皇帝爭奪過皇位,可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一代人里面同時出現兩個人杰,自然是要爭一爭的。皇子奪嫡這種事,大家早都習以為常,沒人太過在意。

  對白牧野他們這一系的人來說,齊王當然是敵人,但對很多人來說,齊王卻是他們的主人。

  對皇族來說,齊王也是皇族中一個地位舉足輕重的親王!

  只要他一天沒有造反,那么他的地位就一天沒人能夠撼動。

  就連當今皇帝,都不會輕易去動他。

  今天是齊王的生辰日,所以此刻出現在莊園里的人,也全是身份地位極高的大人物。

  齊王現在身邊就圍繞著一大群帝國的王公貴族。

  當然也包括從各個地方趕過來的那些身份地位極高的心腹手下。

  趙璐遠遠的站著,跟另一個女人談笑風生,古琴城長老面色灰暗,一臉倒霉樣。

  五岳城長老杜雨在另一邊,臉色也不怎么好看。

  積累數十年,精心準備的靈珠大禮被人劫了,心情能好才怪。

  面頰消瘦的大宗師級符篆師蘇桐,相貌溫婉的大宗師級靈戰士梁露,以及胡子拉碴的大宗師級靈戰士、謀士佟萬丈這幾個齊王的絕對心腹,陪伴在齊王身邊。

  就在齊王跟幾個前來祝壽的親王相談甚歡時,他的私人通訊器突然響起。

  能夠擁有這個通訊器號碼的人,少之又少,幾乎都在現場。

  所以齊王在通訊器傳來提示之后,先是微微一怔,隨后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頓時皺起眉頭。

  白勝?

  這狗東西給我打電話做什么?

  本王最近也沒招惹你吧?

  齊王沖著幾個人示意了一下,走到一旁,接通通訊器,沉聲道:“白勝,你結婚都不敢給本王發請帖,怎么?怕本王再次壞你好事?”

  “老子結婚關你什么事兒?李彧,你自己說,你最近又干了些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你個王八蛋!”老頭子張嘴就罵,一點都不帶客氣的。

  “白勝,你混賬!今天本王壽誕,懶得跟你一般見識,你當本王不敢殺你不成?”齊王低聲呵斥。

  “呵呵,你真能殺我會等到今天?”老頭子冷笑道,“老子今天找你,不是跟你閑扯的!”

  “有話快說!”齊王冷冷道。

  這時候,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齊王的表情。

  心里都挺納悶,什么人敢在齊王壽誕的時候找茬?把齊王氣得臉都發青。

  “你在綠野星,有個叫吳平的下屬吧?”老頭子問道。

  “有,這和你有什么關系?”齊王冷冷反問,隨后他猛然想起,自己好像邀請吳平跟他的小女朋友來參加壽誕了,他舉目望去,大廳里面人太多了,根本就看不見。

  這時候,通訊器里面傳來老頭子暴怒的聲音:“和老子有什么關系?你說有什么關系?吳平的兒子綁架了白牧野的符篆老師董穎,然后去設局坑我孫子……哦,你這種大親王日理萬機,怕是根本不知道那是誰……”

  “本王知道!”齊王打斷了老頭子的話:“說重點。”

  “重點就是,你手下一群混賬王八蛋,又去找我孫子的麻煩!要不是老子正好在那里,滅了你手下一群土雞瓦狗,我孫子就被他們給殺了!李彧,老子現在就想問你一句,這件事有完沒完?毀你一座島嫌少是吧?”老頭子得理不饒人,在那邊破口大罵。

  齊王不由得將通訊器拿遠了一點,在這過程中,他面沉似水。

  通訊器里面清晰難聽花樣繁多的罵聲,瞬間傳出。

  原本喧囂吵雜的大廳瞬間安靜下來,變得鴉雀無聲!

  數百人全都忍不住望向齊王這邊,下一刻又都轉過臉去,假裝什么都沒聽到的樣子。

  心中卻全都掀起滔天巨浪,通訊器那邊的人是誰?

  竟敢這樣罵齊王……瘋了嗎?

  齊王沒心思理會大廳里面眾人的反應,只是深深的擰著眉頭,抿著嘴,臉色鐵青的聽著。

  最近這段時間,他正暗中推動親王分封這件事,想要撬開皇帝的嘴,必須得全力以赴才行。

  當年爭儲失敗,齊王登位之心不死。但也明白想要坐上那個寶座,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尤其在當前這種形勢之下,更是無比艱難。身邊人勸他徐徐圖之,他也從善如流的聽了。

  尤其最近幾年,他其實已經做出了很大改變。包括招攬人才這方面,他從來都是不拘一格。大人物也好,小人物也罷,只要有才華,他都十分重視,不吝各種好處。

  他代表著一個龐大利益集團,無數人要靠他獲取富貴!

  很多小事他可以發神經,可以跟個神經病似的。但在重大事情方面,每一個決定,都極為慎重。

  如果他真是一個白癡,當年憑什么奪嫡?那么多人又為什么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白牧野這種小屁孩,對齊王來說真的算不上什么,他只在發神經的時候想弄死這個小東西。

  原因也并非是白家有一群人不支持他,而是因為白牧野當年帶著林子衿出逃三仙島那件事影響實在太惡劣!

  幾乎動搖了三仙島的根基!

  而三仙島在他勢力版圖當中是相當重要的一塊!

  這種事兒,他沒法忍。

  換句話說,如果白牧野不是白家子弟,令他有所忌憚,他早不惜一切代價把他給弄死了!

  何必發神經?何必玩陰的?

  所以齊王不是清楚白牧野這小破孩不能輕易殺。

  殺白牧野對他來說,是弊大于利的事情。

  不但會徹底激怒一群人,也會讓皇帝對他生出更強烈的警惕,更容易暴露三仙島實際在他掌控中這件事。

  現在皇帝就算有所懷疑,但并沒有太多實質上的證據,畢竟三仙島表面看來,還是屬于皇帝的而不是他李彧的。

  當年他要殺白牧野,用的借口也是白牧野出逃影響太過惡劣,動搖三仙島根基。

  去年要殺白牧野,卻是這小兔崽子時隔六年之后,再次進入他視線,觸動了他那根敏感神經——

  三仙島逃出來的超級天才,他一個都不想放過!因為每一個都有可能成長為恐怖的存在!

  結果試探了幾次,吃了不小的虧,白勝那條瘋狗跟泥鰍似的,滑不溜秋的,想抓抓不到,想殺殺不了。

  所以心中雖然依舊痛恨不已,但也已經打算暫時放棄。

  反正這天才已經被他毀的差不多了,就讓他活著,也沒什么大不了,還能顯示他的大度!

  前兩天他看見趙璐的時候,還專門提到過這件事,讓她只需要監控著白牧野就行了,不需再用什么過激手段。

  飛仙星那批生日賀禮被劫,固然令他勃然大怒,但那臟水卻怎么也潑不到一個小屁孩身上去。

  就算白勝親自動手,都不可能那么天衣無縫!

  一個小崽子,哪有那么大能量?

  齊王內心深處,早已經把這頂帽子扣到了皇帝頭上。

  除了他那位皇兄,別人可沒這本事!

  他當時發了一通脾氣之后,就已經想到,皇帝做這件事,不過是想給他一個警告,讓他老實點罷了。

  損失雖然很大,但對他來說,也沒什么大不了。

  你是皇帝你厲害,我惹不起你還躲不起嗎?

  暫時不跟你正面攖峰,但總有一天……

  可他萬萬沒想到,他都如此退讓如此低調,竟然還是出事了,又特么招惹到了白勝這條瘋狗!

  自己的白癡手下……居然還有人去找白牧野的麻煩!

  簡直就是不長腦子!

  等白勝在那邊罵夠了,他才把通訊器拿回到耳邊,心里有點后悔,早知道就直接把通訊器掛斷了。

  現在倒好,生日壽宴上被人破口大罵,那么多人全特么聽見了。

  “這件事,本王不清楚,你把話給本王說清楚了。你要再罵我,我就真翻臉了!”齊王面色平靜,淡淡說道。

  身邊的蘇桐、梁露和佟萬丈三人相互對視一眼,眼皮子都是一跳。

  他們知道,王爺怒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