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次感謝齊王大大的打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特么白小花!

  大漂亮跟誰學的這么惡趣味!

  十分鐘之后,白牧野搞定了白板的鬼臉姐,對她說道“你就在這里不要動……”

  “我怕!”鬼臉姐一臉驚恐的看著小山坳那邊。

  那里已經化成一片焦土,可空氣中依然彌漫著一些令人不安的味道。

  白牧野皺了皺眉“那你就跟著我吧,走快點。”

  說著他直接往巨大的星際飛船方向走去。

  雖然記憶徹底被改變,但鬼臉姐白小花基礎尚在,那一身靈力可是沒有被封印!

  一個進入宗師級的高手,想要跟上白牧野的步伐并不難。

  “公子,我們……要干什么去?”鬼臉姐此刻的記憶完全變成了另一番模樣,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加上那張臉平凡普通的很,真的就跟一個保姆似的。

  “去接收我的星際飛船。”白牧野說道。

  星際飛船里面,董穎緊緊摟著自己的兒子。

  她按照那個神秘的指引,在見到兒子之后,帶著她兒子進入到一個神秘的地方。

  現在外面被砸得震天響,每一聲都如同催命符一般,讓她心中充滿恐懼。

  她最擔心的并非是自己,而是她的兒子!

  這是她的命!

  吳念平卻一臉平靜的輕輕拍著母親的后背。

  “媽,別怕,有我呢!”

  董穎淚如雨下,哽咽道“兒子,媽媽對不起你,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的爸爸究竟是誰嗎?媽媽這就告訴你……”

  “媽,我現在不想知道,”吳念平英俊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我想,以后我有的是機會知道。”

  董穎心如刀割,我懂事的兒子呀,媽媽就怕沒有以后了呀!

  厚重無比的超級金屬門外面,一群人焦躁不安。

  事實上,他們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因為那個小東西被送上來之后,董穎帶著他暫時離開了他們的視線,但這群人一點都不擔心。

  董穎一身精神力被封印,她兒子只是一個普通少年。在這艘巨大的飛船上,根本沒有任何逃走的機會。

  可沒一會兒,不但董穎不見了蹤影,而且他們駭然發現,飛船的控制權竟然不知什么時候被人奪走了!

  這群人這才如夢方醒,找到董穎藏身之處,想要把她弄出來。

  這都是一群刀口舔血的殺手,經驗自然無比豐富。

  哪怕不清楚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也知道,這種時候最好手上有兩個人質。

  可沒想到的是,這飛船竟然如此堅固,任憑他們如何攻擊,都巋然不動!

  但他們依然沒有放棄,愈發感覺到出事了,還在外面努力著。

  同時還有四個宗師境界的靈戰士守在飛船的入口處,一旦進來外人,他們可以在第一時間發起攻擊!

  這個時候,白牧野來了。

  鬼臉姐白小花跟在白牧野身后,一臉驚駭的看著這艘巨大的飛船,被震撼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是什么?”她問。

  “我的飛船,帥不帥?”

  白牧野說著,小聲嘀咕道“你趕緊教她知識,怎么跟個白癡似的?”

  大漂亮“還不是你弄的?”

  來到飛船底下,白牧野淡淡說道“開門!”

  飛船的門,距離地面還有上百米高,但大漂亮卻毫不猶豫的將艙門開啟。

  白牧野看了一眼白小花“在這等著。”

  說完也不管白小花什么反應,身體直接飛起,朝著艙門飛去。

  白小花仰頭看著,大聲道“公子,你怎么飛了呢?哇,你會飛耶!”

  白牧野不理這個傻大嬸兒,繼續往上飛。

  艙門處藏著的四個宗師靈戰士相互看了一眼,他們都聽見鬼臉姐的聲音了。

  可她說的是什么鬼?

  什么叫公子你怎么飛了?

  一個人忍不住往前走了幾步,站在艙門口往下看。

  一張符瞬間拍在他的臉上。

  他,不能動了。

  “什么情況?”另一個人問道。

  這人不回答。

  “操,你倒是說話呀,什么情況?”

  這人正說著,突然間感覺眼前一花,一張符……拐著彎飛進來,在他臉上炸開了花。

  他,也不能動了!

  另外那兩人拎著武器一邊往后退,一邊怒吼著“敵襲!敵襲!”

  白牧野飛了上來,祭出一道劍符,直接將兩個不能動的殺手擊殺在當場。

  隨后,艙門關閉。

  白牧野大搖大擺往里走去。

  那兩個宗師級的靈戰士親眼目睹了這一幕,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眼前這比照片視頻還要帥很多倍的少年他們一眼就認出來——正是他們此行的目標白牧野。

  他會飛,他們也都知道。

  可為什么他會出現在這里?鬼臉姐為什么要叫他公子?難道鬼臉姐一直就是他的臥底?

  還有……他怎么可能這么強大?

  那兩個宗師遠遠的看著白牧野,一時間竟然有點不敢攻過來。

  白牧野沖他們揮揮手“嗨!”

  嗨你大爺啊!

  你他媽到底是什么怪物?

  這時候,里面的人聽到這邊的動靜,也都沖了出來。

  人一多,膽氣自然足一些,這群人嗷嗷叫著,怒吼著沖向白牧野。

  這艘巨大的星際飛船的入口處,是一個無比空曠的大廳。

  用來戰斗,最適合不過。

  白牧野卻小心翼翼的,怕弄壞了自己的飛船。

  嗖嗖嗖嗖……!

  一大堆控制符,如同蝴蝶一般,繞著他的身體翩翩飛舞。

  一旦鎖定目標,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幾個宗師釋放出宗師級的場域,卻根本沒有半點作用!

  被控制符擊中的人越來越多,到最后,剩下兩個宗師級靈戰士瘋了一樣沖向白牧野。

  卷起的可怕氣息,將這大廳里面的一些裝修給破壞掉。

  白牧野當場就怒了“你們特么小心點,不許破壞我的飛船!”

  一眾殺手“……”

  兩道劍符,狠狠射向那兩人。

  這兩個都是中級宗師境界,一身實力極強,全都修煉火屬性功法,手中武器燃起熊熊火焰,試圖擊落白牧野打過來的劍符。

  劍符化成的光劍,穿過他們的武器,穿透了他們的眉心。

  宗師級靈戰士,在宗師級符篆師面前,就如同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

  隨后,白牧野再祭出一張劍符,在這大廳里面繞了一圈。

  然后,這里就沒有一個站著的了。

  按照大漂亮的指引,白牧野一路溜溜達達,往里面走去。

  又清理了幾個躲藏起來的人之后,整艘巨大的飛船上,就只剩下董穎和她兒子吳念平了。

  當白牧野讓大漂亮打開門的那一霎,他看見吳念平那張英俊的小臉上帶著無盡的憤怒,一雙明亮的眸子里雖有恐懼,但更多卻是一種決然。

  “要殺就殺我,不要動我媽媽!”吳念平沖著白牧野怒吼了半句,然后愕然道“小……小白哥?”

  然后他的眼淚就流下來了“小白哥你是來救我們的嗎?”

  百花城的孩子,怎么可能不認識白牧野?

  根本不需要他媽媽再去介紹一下。

  白牧野點點頭“嗯,你和你媽媽,都安全了!”

  吳念平哇的一聲哭出來,哽咽道“小白哥你不愧是我的偶像,嗚嗚……我是白家軍的資深管理,特別崇拜你!你果然來救我們了!嗚嗚嗚……”

  白牧野“……”

  這孩子激動之下,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跟剛剛那個冷靜的少年完全不像是同一個人。

  好容易才讓這飽受精神折磨的少年冷靜下來,白牧野看著董穎“老師,安全了!”

  董穎一直在默默的流著淚,聽見這話,她抬起頭,對白牧野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小白,謝謝你!”

  “謝什么,您也是被我連累的……”白牧野搖頭說道。

  董穎已經知道太多東西,所以白牧野也沒打算遮掩什么。

  “不,這和你沒關系,是那個不得好死的畜生!對了,他人呢?小白,那個鬼臉姐呢?還有那些殺手都哪去了?”董穎還忍不住往白牧野身后看去,她很難相信白牧野一個人能對付這樣一群實力強大的高手。

  “不會再出現了。”白牧野說道“咱們也走吧,還有一些收尾的事情要處理呢。”

  董穎帶著一臉激動的吳念平,充滿茫然的跟在白牧野身后往外走。

  路上,白牧野忽然想到什么,說道“對了老師,您精神力被封印了?”

  董穎有些黯然的點點頭“對,他們的陣營當中,有宗師級的符篆師,在綠野星封印了我的精神力。”

  “沒事,我給您解開,然后您先帶著孩子回百花城。至于您先生……他應該會安全的。”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董穎一臉驚駭“你?給我解開?”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

  吳念平卻看了一眼自己的媽媽,但沒說什么。他對“您先生”這三個字,有點敏感。

  董穎也感覺到不妥,面色微紅的看了一眼白牧野“他可不是我先生,你別瞎說呀。”

  白牧野笑了笑,拍了拍吳念平的肩膀“兄弟,想聽我說兩句嗎?”

  吳念平看著白牧野“偶像,您說,只要您說的,我都聽!”

  “嗯,那我長話短說,聽不聽在你。”

  “聽的聽的!”吳念平滿眼都是崇拜。

  “過去的十五年,你爸爸并不知道你的存在。他當年呢,的確是瞞著你的媽媽,沒提自己已經有妻室這件事。怎么說呢,他做得不夠好,但這不代表他不愛你的媽媽,也不代表他不在意你。事實上,你父親原先的妻子,現在也已經不在人世了。這一次他聽說你的存在,高興得不得了。雖然讓你現在接受他可能有點困難,但你要明白,他們都是愛你的,也不要去怪你的媽媽,好不好?”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這些話,都是大漂亮剛剛教他的。

  白牧野覺得挺有道理,就照本宣科的說了。

  吳念平呆呆的看著白牧野,半晌才道“小白哥,你就比我大幾歲吧……”

  “三歲,我已經十八了。”白牧野露出一個成年人的微笑。

  “可為什么我感覺你比我成熟那么多?”吳念平看著白牧野。

  事實上,這孩子也比同齡人成熟得多,但跟眼前白牧野比起來,他覺得自己就是個弟弟,差太多了!

  董穎在一旁,一臉感激的看著白牧野,是那種發自內心的感激。

  因為很多話,她說跟白牧野說,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

  她說的話,孩子就算聽,也未必能真正聽進去。

  可白牧野說,她發現兒子是真的聽進去了。

  “因為你還有媽媽在身邊,哥哥的父母從小就不在身邊吧。”白牧野笑著說道。

  但他現在一點都不悲傷,也不埋怨。

  因為他很清楚,他的爸媽都深愛著他,為了他,是可以付出一切的!

  “對不起,小白哥,說到你傷心事了吧?”吳念平很是小大人的說道。

  白牧野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沒事,哥特別堅強!”

  “嗯,我也會堅強的,其實你說的,我都能聽懂,你放心吧,我會試著去接受這一切,不會耍小孩子脾氣。”吳念平認真說道。

  董穎再次紅了眼圈。

  “那就好。”白牧野隨后,站在董穎面前,直接解了董穎的精神力封印。

  “老師,待會兒您先帶著孩子回去,等我把收尾的事情處理完,就回去找您。”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在精神力封印被解開的一剎那,董穎就幾乎什么都明白了。

  她甚至一下子想通齊王為何會視白牧野為心腹大患!

  十八歲的全系宗師級符篆師!

  這是一個恐怖的少年天才!

  超級……不,絕世天才!

  “那,你一定來找我,很多事情,我都必須跟你說。”董穎沒有繼續好奇的去追問什么。

  她是一個成熟的成年女人,知道什么事情應該問,什么不應該問。

  小白身上的秘密太深了!

  深到她根本不敢去探知,她怕有朝一日,有人從她這里挖掘出白牧野的秘密!

  來到飛船下面,看見鬼臉姐的瞬間,董穎差一點就直接出手了。

  如果她身上還有符篆的話,真的會毫不猶豫的打出去!

  白牧野攔住她,安撫了一下被嚇得連連后退的鬼臉姐“沒事啊,沒事的。”

  “這……”董穎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

  “回頭再說。”白牧野說道。

  董穎深深的看了一眼白牧野“小白,你已經完全超越了老師的認知,但,依然要多加小心!他們還有一隊人馬,進了次元空間!”

  白牧野點頭“我知道的,放心吧老師。”

  董穎帶著吳念平往外走去,七百余里的路,對董穎這個接近高級的符篆師來說,算不得什么。

  哪怕是帶著她兒子,也無所畏懼。

  正好,她有很多話,想在路上跟兒子說。

  董穎走了之后,白牧野問大漂亮“飛船里面那些垃圾怎么處理?”

  大漂亮說道“已經處理完了。”

  “呃……這么快?”

  “有機器認和焚化爐呀。”

  “姐,你好像個魔鬼!”

  “滾!姐一直給你擦屁股,咱倆誰才是魔鬼?”

  “有這么好看的魔鬼?”

  “有這么漂亮的魔鬼?”

  白牧野不吭聲了,他終于知道自己像誰了!

  大漂亮說道“好啦小白,別想那么多了,如果不是被逼無奈,誰喜歡滿手血腥?”

  漂亮姐還是特別了解他的!

  白牧野沉默著點點頭。

  看了一眼臉上依然帶著幾分緊張的白小花,他突然有點明白,為什么她對自己的過去沒有絲毫留戀了。

  隨手收了這巨大的星際飛船。

  不過看上去,這艘巨大的星際飛船依然停留在這里!

  至少,在百花城上空那些天眼的“眼睛”里,這艘星際飛船依然還是在的。

  不過用不了多一會兒,它就會緩緩升空飛走。

  有漂亮姐在,這些都不是問題。

  至于次元空間里面的那群冒險者……誰管他們?

  既然誠意十足的跨越遙遠星際,來一個三級小城邊的低級次元空間尋找材料,那就找個夠!

  “姐,這改造之后的空間指環,真是太給力了!”白牧野很興奮的道。

  收了這艘巨大的星際飛船,白牧野等于一下子擁有了超級遠航的能力。

  而且這東西的價值太過巨大!

  他身上那些錢連零頭的零頭都不夠!

  這種擁有空間跳躍能力的星際飛船,一艘的價值,至少在萬億以上!

  抵得上二十顆珠子了!

  齊王殿下真有錢。

  “也不看看姐是誰?”被小白夸獎的時候,是流光月小姐姐最開心的時候,頓時嘚瑟起來。

  大漂亮o(一︿一)o

  瞅瞅這說的叫人話嗎?

  “公子,您是在跟誰說話呀?”

  “公子,您莫不是生病了吧?”

  “公子,俺聽說,有一種病,得了之后,整個人會變得瘋瘋癲癲……”

  “公子……”

  白牧野在這邊看上去自言自語,有些嚇壞了白小花大嬸,在白牧野身旁絮絮叨叨。

  白牧野用手扶額,瞪了白小花一眼“你管我?”

  白小花大嬸怯怯的往后退了兩步,小心翼翼看著白牧野“要不,要不俺不干了吧?俺想回家……”

  “你沒有家了!你忘了嗎?你的家人都死在次元生物的口中了!要不是本公子好心收留你,你早就流落街頭了!”白牧野惡聲惡氣的道。

  白小花“公子,您發脾氣的樣子,也這么帥。”

  白牧野你贏了!

  帶著充滿緊張的白小花來到次元空間的入口處,遠遠的,就被人攔下來。

  惡聲惡氣的驅逐白牧野。

  “滾滾滾,哪來的小兔崽子,這里現在戒嚴了!”

  白牧野抬起頭,露出一個微笑。

  臥槽這么帥?

  “不對,你是白……”

  “你什么都沒看到……也什么都不記得。”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轉了一圈,將這里的所有人都給催眠了一遍,接下來,這群人很快就會“看見”,那艘巨大的星際飛船冉冉升空,然后破空而去!

  然后到時候他們就會告訴那群懵逼的冒險者,拉你們來的飛船……早就飛走了。

  嘿嘿嘿。

  完美。

  然后他接了一個電話。

  “喂,臭哥哥!我的飛船還有五個小時就會降落在飛仙的白岳城了,好激動呀!我要第一時間見到你!”

  白牧野露出欣喜笑容“等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