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叫白小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鬼臉姐心里頓時有點懵,如果這個時候,白牧野轉身跑回到飛車上開車就跑,十有八九還是有機會的!

  不行!

  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怎么了……”鬼臉姐虛弱的道。

  白牧野皺著眉頭。

  鬼臉姐看著白牧野的表情,心說皺眉頭都那么帥!

  跟他比起來,無數當紅的男明星簡直就是渣呀!

  “沒事,就是感覺……有點不安,”白牧野笑笑,“或許是我想多了吧。”

  說話間,他還四處踅摸一圈,一臉警惕的樣子,然后一步步走進鬼臉姐。

  隱藏在暗中的吳不凡此刻無比緊張和激動。

  來了!

  終于來了!

  小東西,任你奸猾似鬼,還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腳水?

  這個身材頎長相貌英俊得不像話的年輕人,關系到他的前途和未來!

  太好了,鬼臉姐……還是靠譜的!

  其他那些人則非常冷靜,甚至連情緒波動都沒有多少。

  因為這么多年,他們早都已經習慣了。

  都是一群莫得感情的殺手。

  執行一次任務而已,有什么可緊張和激動的?

  隨著白牧野走近,鬼臉姐不知為何,心里竟然也升起了那么一絲緊張和猶豫。

  這樣一個生在三級小城的俊美少年,和王爺能有什么仇?

  該不會是王爺看上了他的美貌……哦,天吶,我是不是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回頭會不會被王爺給滅口?

  正想著,白牧野已經彎下腰,作勢要扶起鬼臉姐的樣子。

  而鬼臉姐此刻,依然有些糾結,但她也清楚,這是最佳的動手時機。

  不過就在這時,卻突然聽見彎著腰的白牧野在她耳旁微笑著小聲說道:“姐姐,如果你不是還有點人性在,現在的你,已經死了。”

  什么?

  鬼臉姐心中警兆大生!

  下意識的就要出手!

  可就在這一瞬間,白牧野的一只手,穿過她的脖子,已經摟在她肩頭,在外人看來,就是要把她攙扶起來。

  然后鬼臉姐發現……自己不能動了!

  控制符!

  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拍了一張控制符在我身上!

  鬼臉姐心中大駭。

  每一次她動手之前,都會將目標研究得仔仔細細清清楚楚。

  白牧野那么多的比賽視頻,她當然都看過,甚至還不止看過一遍!

  雖說當時主要是在看那張臉,但白牧野的控制符也讓她印象深刻。

  一旦被控,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可問題是,他手上,怎么會有符?

  什么時候拿出來的?

  我被他看穿了?

  怎么可能?我還從來沒出過差錯!

  現在的我……是他老師呀!

  他為什么要控制自己的老師?

  難道這少年對董穎有什么想法不成?

  可惜,不管是因為什么,她都沒辦法去問。

  白牧野在她耳邊說的那句話,讓她有種渾身冰冷的感覺。

  那些一閃而過的念頭,都是瞎想。

  她知道,她一定是被看穿了!

  這簡直堪稱鬼臉姐這么多年來最重大的一次危機。

  在過去,她從來沒有被拆穿過。

  比如剛剛騙吳念平那個小屁孩的時候,就很完美。

  被發現是因為她當時已經控制住了對方,不想演下去了,畢竟那孩子挺乖巧,沒給她添亂。

  白牧野面色平靜的架起了鬼臉姐,以他四級巔峰的力量,想要扶起一個不能動的女人,根本沒有任何壓力。

  跟扶著一個稻草人差不多。

  “別擔心,我一定會盡快把你帶進城里的!”

  白牧野大聲說道。

  藏在暗中的那些人頓時懵逼了。

  這什么情況?

  鬼臉姐為啥不動手呀?

  吳不凡:這娘們被這小子的美色給迷住了?

  除了他之外,沒人會這么想。

  鬼臉姐是干啥的?

  她是個殺手!

  就算沒有徹底莫得感情,就算她厭倦了這個行當,可她終究不是剛入行的新嫩小菜鳥。

  這么多年來,被她這樣暗殺的人不知有多少。

  所以,肯定是出了什么問題!

  從鬼臉姐所在的位置,到白牧野的車只有三十米左右的距離。

  如果他們不能盡快做出選擇,那么下一刻,好容易被騙出來的目標就有可能帶著鬼臉姐離開這!

  不能等了!

  吳不凡瞬間沖出來,怒吼道:“小畜生,哪里走!”

  剛剛他還覺得鬼臉姐靠譜,現在卻覺得鬼臉姐就是天字第一號的超級大蠢貨!

  人家說熊大無腦,你熊也不大,腦子呢?

  腦子哪去了?

  為什么不動手?

  帶著強烈的憤懣,吳不凡直接沖向白牧野,以他九級靈戰士的實力,試圖直接拿下白牧野!

  一個買符打比賽的中級小符篆師罷了,現在他根本沒有能力出符!

  弱雞一只!

  他這一動,其他那些人也都沒辦法隱藏了,一個個分別從藏身之地沖出來,幾乎剎那間,便將白牧野給團團圍住。

  同時還有一個宗師級的靈戰士,抬手就是一刀,將白牧野那輛普通小車一刀兩斷。

  白牧野眼睛瞬間瞪大,頓時怒了!

  憑什么啊?

  憑什么每次都要弄壞我的車?

  他記住了那個宗師的樣子,待會讓你最后一個死!

  還得拿你們那艘星際飛船來賠!

  一群辣雞!

  白牧野面色平靜,他一手扶著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鬼臉姐,另一只手自然垂下,看著已經沖上來的吳不凡,突然輕輕一笑。

  一張劍符,驟然飛出,對著吳不凡當胸穿過!

  快到吳不凡自己根本就沒有察覺到!

  就像子彈穿過人體的剎那,被擊中的人是沒什么反應的。

  總要過了那么一兩秒,才會反應過來——臥槽我被干了?臥槽我要死了!

  恢復了宗師境界的白牧野,精神力駕馭劍符的速度可比子彈快多了。

  所以直到吳不凡沖到白牧野面前那一刻,才突然間感覺自己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

  他一個標準的狗啃屎動作,撲倒在白牧野面前,給人感覺,像是五體投地的跪在那。

  他的大腦此刻一片空白。

  只剩下一個念頭: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沒有力氣了?啊!我要死了!

  然后他就死了。

  垃圾就應該這么死,不配轟轟烈烈。

  剩下那些人,瞬間一片嘩然。

  一個照面的功夫,他們的合作伙伴竟然就死了?

  只罵了一句人……就死了?

  死了?

  對這種人渣,白牧野沒有任何同情和憐憫。

  他從漂亮姐那知道的已經夠多了,所以不需要留任何活口去拷問他們。

  這時候有人注意到,鬼臉姐這么半天依然還是不能動也不能說話!

  “操,資料有誤,這小王八蛋是強大的符篆師!鬼臉姐中了他的符篆!拿下他……生死不論!”這群人的首領頓時大聲咆哮起來。

  他是見識過強大的符篆師究竟有多可怕的!

  知道一旦給對方出符的時間,他們這群宗師境界的靈戰士想要留住人家都難,更別說抓了!

  來之前,他背后的主子曾經說過,齊王對這小東西恨之入骨,恨不得他去死!

  既然如此,生擒還是尸體……有那么重要嗎?

  干死再說!

  一群人,瞬間就要沖向白牧野。

  白牧野笑了笑,引發了這里的法陣符。

  一連串沉悶的爆響,如同弱化版的雷聲一般。

  但威力……卻是比雷聲可怕多了!

  爆裂法陣連環爆炸,瞬間將這群殺手炸得人仰馬翻。

  “這里風景不錯,風水極佳!你看,三面環山,一面對水,坐西向東,每天都可以看見太陽初升,你們還真是幫自己選了一處上好的墓地呢。”白牧野微笑著在鬼臉姐耳邊說道。

  這一刻,鬼臉姐魂飛魄散!

  跟這少年比起來,她算什么魔鬼?

  不過是藏在暗中,用見不得光手段去殺人的殺手罷了!

  這帥氣得令人不忍心下手的少年,卻光明正大套路了他們一群人!

  他們甚至連人家什么時候在這里布下的法陣符都不清楚,更不知道原來這少年的真正實力比展現出來的那些……還要高得多!

  白牧野吹著口哨,一手架著鬼臉姐往外溜溜達達的走,一手抄兜。

  一群人被困在爆裂法陣當中,看不見從他們身邊溜達過去的白牧野,都驚慌失措的掙扎著,想要沖出這不斷發生恐怖爆炸的法陣。

  可惜,都是徒勞的。

  這一次……可不是一秒鐘。

  這次特別持久。

  直到白牧野走到外面,計算著控制符的時間差不多快到了,才把鬼臉姐地上一扔。

  換成兩手抄兜,轉過身去,嘴里還叼了一根隨手從地上拽起來的草。

  嗯,大自然的味道。

  他靜靜看著小山坳里面那群苦苦掙扎的人。

  耳畔想起大漂亮的話。

  “這些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每一個都是滿手血腥,他們犯下的罪行,早都死有余辜。所以小白,姐姐不希望你心軟。”

  “其實那個鬼臉姐也該死,她犯下的罪行,一點都不比其他人少。”

  “不過這個人挺有用的……如果真的能將這種人給收服了,對你未來的一些事情,應該會有幫助。”

  “但這種事,你自己選擇就是。畢竟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白牧野在等待著,他在等著鬼臉姐做出選擇。因為這會兒,鬼臉姐中的控制符,已經到時間了。

  小山坳里面的爆炸,依然還在繼續當中。

  有那么三五個宗師級的靈戰士,怕是靈力不低,竟然撐到現在,還在試圖沖出去。

  這其中就包括那個一刀劈了白牧野車的家伙,一臉惶然。

  鬼臉姐發現自己突然間能動了!

  她本身就是一個刺客,刺殺對她來說就像吃飯喝水,特別簡單自然!

  看著背對她站著的那道頎長身影,她的眼中露出猶疑之色。

  但這一次,可不是因為這小子太帥,而是別的。

  白牧野不知通過什么方式知曉了他們秘密,提前布局,在這地方將這么一群人活生生給坑死。

  別看現在那法陣中還有人苦苦撐,但早已是強弩之末,那些人活不久。

  那么,一個如此干脆果斷的少年,會是那種給她機會讓她偷襲的人嗎?

  當然,也說不定對方對自己太自信了!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嘛。

  鬼臉姐不敢確定,她不敢賭,不敢動手!

  白牧野曾在她耳邊說過,如果不是她還有那么一絲人性的話,她已經死了!

  說明他“看”到了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

  他并不想殺了我?!

  鬼臉姐是個聰明人,很快就想通了。

  所以她倒在那,并沒有動,也沒出手。但卻幽幽說道:“別等了。”

  “你挺聰明。”白牧野沒回頭,吐出嘴里那根草,說了一句。

  “這算是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嗎?”鬼臉姐問道。

  “我挺糾結的。”白牧野依然沒回頭,看著爆裂法陣最后的火焰吞噬了僅存的那幾個殺手,然后回轉身,看著鬼臉姐。

  “糾結不殺我的話,應該如何處置我么?”鬼臉姐此刻還是董穎的模樣。

  “你能不能先把你這樣子改改?我看著別扭。”白牧野皺眉。

  “好。”鬼臉姐也不去刺激白牧野,她知道少年人是經不得激的,尤其是這種殺伐果斷的少年。

  她動作很快,恢復了本來樣貌。

  特別普通,不好看,也不難看,跟剛才的樣子簡直天地之差。

  她看著白牧野說道:“我可以提供兩個建議給您。”

  白牧野無聲的看著她。

  “您已經是宗師級的符篆師了吧?”鬼臉姐小心翼翼的問道。

  她不是傻子,身為一個殺手,對各種知識都是要掌握一些的。一張控制符控了她兩分多鐘,接近三分鐘的時間!

  而高級符篆師,根本不可能有這么久。

  白牧野沒回答,依然靜靜看著她。

  沒回答,就是一種默認。

  “我聽說,宗師級符篆師精神力超強,可以用精神力催眠別人,也可以封印甚至抹除一部分記憶。更厲害的,還可以改變一個人記憶。您有沒有這種能力?若是有,可以對我使用。如果能改變我的記憶,那就太好了!比如說,讓我覺得,是出現了一個大高手,突然間殺得我們人仰馬翻。反正您這種有資格被齊王恨的人,背后肯定不可能一點能量都沒有。”

  鬼臉姐認真建議道:“這樣一來,我撿條命,回去之后,還能誤導很多人。”

  “另一種建議呢?”白牧野問道。

  鬼臉姐笑起來:“這種,我怕您不愿意用。”

  “你說說。”白牧野道。

  “同樣,用您的精神力,改變我的記憶,讓我覺得您才是我的主人。只是我這種兩手血腥的人,沒資格留在您的身邊。”鬼臉姐輕聲道。

  “這兩種,都會徹底改變你的記憶,你甘心嗎?”白牧野問道。

  “甘不甘心先不說,問題是我不想死呀!”鬼臉姐看著白牧野,“我很清楚,剛剛是您給我的一次機會。當然,我可以裝作什么不知道的樣子不提這茬,但我不愿抖這個機靈,沒意思。大家誰都不是傻子,還不如干脆一點,誠實一點。”

  “你想選哪條路?”白牧野問道。

  “我還能選?”鬼臉姐看著白牧野,嘆息道:“我這種人,從生下來就注定了這一生的命運,滿手血腥罪惡滔天,哪有資格選?看您吧。另外,我再多說句廢話,不然回頭失去了記憶,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白牧野看著她。

  “您真帥!”

  白牧野:“……”

  “咳咳……不是這個,不好意思,禿嚕嘴了,我就算變成白癡也看得出您很帥……”鬼臉姐有點尷尬,“飛船上還有十幾個人,那些人當中,同樣有宗師境界的高手,而且這邊的動靜,他們說不定已經察覺到了。所以你想做什么,盡快。不然那邊沒準兒會駕駛飛船逃離。對了,還有一隊人馬,為了遮掩這件事,已經進了次元空間。那些人,真的就是一群冒險者,所以拋下他們,飛船里那些人沒有任何壓力。”

  白牧野看著她:“還有什么想要對我說的嗎?”

  “嗯,我想想,還有啊,我背后的人做這件事,其實并沒有告知齊王,我也不清楚您跟齊王之間到底有什么仇恨,但這件事,我覺得還是跟您說清楚的好。好了,要說的就這么多。”鬼臉姐看著白牧野:“您動手吧,最好把我的記憶徹底刪除掉,然后讓我干什么都行,不管我,任我自生自滅也可以!”

  “你好像很希望我能這么干?”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著她。

  “誰天生就想當個壞人?但我沒辦法。”鬼臉姐說著,一臉坦然的看著白牧野:“這么多年的記憶里,沒有一點真正屬于我自己,丟掉了也不可惜。”

  “那行,那我就成全你。”白牧野向前走來。

  鬼臉姐站起身,彈開兩手,依舊一臉坦然的面對著白牧野:“您最好快點,別讓那些人跑嘍,不然您的老師可就救不下來了!”

  白牧野笑笑沒回答她。

  他們跑個屁!

  現在那群人連星際飛船都出不來!

  要是普通的民用飛船,說不定宗師級的靈戰士還能強行破開。

  可這種星際飛船,護甲的堅硬程度遠超想象。除非有大宗師在,不然沒有人能從里面出來。

  整個系統早就被漂亮姐給徹底控制了!

  鬼臉姐這人,如果保留她的記憶,白牧野還真不敢用她。

  因為這人沒有家,沒有父母親人,更沒有朋友。

  她就像是一件工具,一把武器。

  可能除了死,她對任何事情都無所畏懼!

  而且最重要的是,大漂亮說,她對背后的主人極為忠誠。

  剛剛看似說了一些話,卻根本沒說過她背后的人是誰。

  但白牧野也不在意,因為他已經知道了。

  所以鬼臉姐這種人要么直接干掉,一了百了。就像那些葬身于爆裂法陣中的殺手一樣。

  要么,就徹徹底底的改變她的記憶。

  對白牧野來說,催眠不難,但想要徹底抹掉一個同境界宗師的記憶,卻并沒有那么容易。如果沒有鬼臉姐自己的配合,哪怕他從符篆師寶典上掌握了這種手段,也幾乎沒可能做到。

  而且他還要防著一件事,那就是,鬼臉姐會不會突然間對他出手!

  人這東西,太過于復雜,太多事都是在一念之間決定的。

  但鬼臉姐真的很配合,配合得白牧野都有些不可思議。

  這世上真的有人對自己的記憶一點都不在乎?

  或許,她在揣度白牧野的心思,覺得這少年絕不會放任她這樣離去。

  或許,她是真的過夠了這種殺手的生活,累了,想要歇歇了。

  她真正的心思,注定永遠成謎。

  因為記憶一旦被抹除,就再也不會有人知道了。

  抹除記憶和封印記憶,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結果。

  封印可以打開,抹除……卻是不可逆的!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白牧野滿頭大汗,看著眼前一臉茫然的鬼臉姐,長長的松了口氣。

  中間不知奶了自己多少張精神力補充符,才總算把鬼臉姐變成了一個白板。

  從始至終,鬼臉姐都是一臉平靜,仿佛她對自己的過去,完全沒有一點點留戀。

  就連大漂亮都有些驚訝了。

  “看來,她是真的不想再過這種生活了。”她在白牧野的耳機里面說道。

  白牧野輕輕嗯了一聲。

  鬼臉姐茫然的看著白牧野,用手揉揉腦袋:“我是誰?我怎么在這?你是誰?我這是……怎么了?”

  “易容術,你還會嗎?”白牧野問道。

  “易容?什么易容?那是什么?”鬼臉姐眼中盡是茫然。

  白牧野:“……”

  臥槽,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

  他抹除了鬼臉姐全部記憶,當然也包括她這一身驚天地泣鬼神的易容本領。

  大漂亮在白牧野耳機里面說道:“沒事兒,姐這有全部教程呢,回頭姐教她。有些東西對她來說,已經是烙印在生命中的一種本能,學起來快的很。不過小白,你還打算把她當成一個殺手來用嗎?”

  “這個……看情況吧。”白牧野輕聲道。

  大漂亮非常欣慰,她的小白,真的長大了!

  “什么是易容術?我是誰?”鬼臉姐茫然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看著她,一雙眼再次化成兩道深不可測的漩渦:“來,看著我,你叫白小花,是我剛剛招來的保姆,你的任務,是伺候我即將到來的小媳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