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你就在這里不要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飛仙星,百花城,第2333號次元空間附近巨大的空地上,停放著那架星際飛船。

  長一萬米,高四千米,通體黝黑。

  看著就給人一種冷峻且霸氣的感覺,非常漂亮。

  一大隊人馬,從星際飛船下來之后,直奔次元空間而入。

  2333號次元空間的負責人胖子老王那張肥臉笑得后槽牙都快露出來。

  這處次元空間,已經開放了數百年,還從來沒有過如此規模的團隊冒險者前來。

  前段時間他還在為門票發愁呢,身為管理者,每年也都是有KPI的嘛。

  沒想到瞌睡有人送枕頭,從天上掉下來這么大的一個訂單,讓他整個人都興奮到飛起。

  這些天來的緊張,也隨著巨大的星際飛船降落一掃而空。

  “你們都看著點,別驚擾了貴客!”

  “一個個的,都有點眼力見兒,別跟個木頭樁子似的杵著,服務意識,要有服務意識懂嗎?”

  “還有你,小張,我讓你把外圍都清空,你跑到這里看什么熱鬧?萬一這時候有人闖進來,驚擾到我們的貴客,今年的獎金你一分都別想拿!”

  這里的負責人老王意氣風發的指揮著一群麻木的下屬,然后滿臉陪笑的湊上去。

  “我們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擾,懂嗎?”這群冒險者當中的那個領頭者并無表情,冷冰冰的對老王說了一句。

  2333負責人老王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懂,懂!您放心,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另外,我們的飛行器那里,也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冒險者的頭領說道。

  “明白,大人您就放心好了,保證一只蒼蠅都飛不過去!”老王拍著胸脯保證。

  “嗯,我把丑話說在前頭,這一次如果順利的話,回頭少不了你的好處。可如果出了什么差錯……”冒險者頭領眸子里閃過一抹冰冷。

  “拿我是問!”老王再次拍著有B的胸脯大聲保證。

  隨后,一群冒險者魚貫而入。

  老王微微弓著身,等到所有人都進入次元空間之后,他隨手關閉了次元空間門,然后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

  挺直了胸膛,回過頭,兇巴巴的沖著一群下屬道:“都聽見了吧?趕緊去做事!咱不是那種吃獨食的人,這一次做好了,大家今年獎金說不定可以翻倍!”

  “老大威武!”

  “老大萬歲!”

  “老大牛逼!”

  一群下屬一點都不走心的假假歡呼了一陣。

  沒辦法,胖老王這混球就嘴上說的好聽,這些年他自己早就摟夠了……不,沒摟夠。從來都是只用漂亮話對付人,真到實際行動的時候,就特么是一吝嗇鬼!

  不過大家還是挺高興的,不管怎么說,這一大筆門票收入,就已經抵得上今年三分之一的營業額了!

  人家說了,最多一周,最少三天,給的,卻是按照次元空間這幾百年來,單天收入峰值的三倍價格包場。

  而且一包就是半個月!

  什么叫外星來的豪客?

  這就是。

  這種不當祖宗伺候,還等什么呢?

  那艘巨大的星際飛船里面。

  一個面容冰冷的女子正在化妝,她的模樣挺普通的,但臉型還不錯,隨著她不斷化妝,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就連坐在她身邊的董穎,都忍不住感到一陣陣的頭皮發麻。

  因為這個原本相貌普通的人,竟然變成了她的樣子!

  不是七八分相似那種,而是……九點九分以上!

  哪怕是坐在她旁邊的董穎見了,都有種這女人是她雙胞胎姐妹的感覺。

  這就是他們的局嗎?

  也不知道小白到底能不能過了這一關。

  董穎心急如焚。

  這種事情,不管白牧野再如何給她保證,可她心里面依然是很擔心的。

  化好妝之后,這女人清了清嗓子,說道:“兒子,媽媽好長時間都沒回來了,有沒有想媽媽?”

  董穎的眼睛,一瞬間瞪大!

  同時,她的臉色鐵青,死死瞪著這女人。

  啪,啪,啪。

  一旁的吳不凡,忍不住鼓起掌來。

  “厲害!果然不愧是擅長大易容術的鬼臉姐!不但相貌一模一樣,就連這聲音,都分辨不出真假!而且,習慣、動作……都惟妙惟肖,哈哈哈!”

  董穎寒聲說道:“你們都不得好死!”

  化了妝的鬼臉姐看著她微笑:“你們都不得好死。”

  一股寒氣,籠罩董穎全身。

  無論表情動作還是聲音習慣,跟她幾乎一模一樣!

  甚至讓她有種自己是在照鏡子的感覺。

  吳不凡看著鬼臉姐:“咱們開始吧。”

  鬼臉姐點點頭,有些憐憫的看了一眼董穎,說道:“記住,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同為女人,我其實挺同情你的。你也沒做錯什么,吳不凡就是一個典型的小人、敗類、人渣……”

  吳不凡在一旁面色尷尬,用嘿嘿嘿的笑來掩飾著,卻是不敢發火。

  因為這女人的身份地位比他高多了!

  人家是見過齊王的!

  深受背后大人物的重視。

  就算這次這件事做成了,他也一樣會受到齊王的重用,但論地位,也是不如鬼臉姐的。

  “可沒辦法,你明白嗎?這世上,講對錯的,永遠都是小人物。”鬼臉姐用董穎的聲音和神態,淡淡的說完,拿起董穎的通訊器,轉身走了。

  吳不凡跟在后面,提醒道:“先把那個小野種弄出來!”

  董穎瘋狂的怒吼道:“你們都不得好死!”

  吳不凡回頭看了她一眼:“能換句話罵我嗎?這一路,你都快罵了一百次不得好死了,我這不活的好好的?你放心,我肯定比你活得久。不過你也不用著急,說不定沒多久,那老東西就會被氣死,他死了,自然就下去陪你了。哦哦哦……我倒是忘記了,他死了,我也會把他跟我母親的衣冠冢葬在一起……你,還是得不到他!”

  吳不凡說著,狂笑著走出門去。

  兩行淚,順著董穎眼角流淌下來。淚眼朦朧中,她看見面前出現了一行字:老師,別怕,你很快就安全。

  董穎在這一瞬間,仿佛一個絕望的人,看見了神。

  百花城郊區,白牧野的租的別墅里。

  “怎么樣,查到他們會在什么地方設伏了嗎?”白牧野問道。

  “嗯,查到了,其實就是一個老掉牙的借口,他們想要通過董穎的通訊器聯系你,讓你去那次元空間一趟。會以董穎的口吻跟你說,她受了重傷,希望得到你的幫助。那地點……是這里。”

  大漂亮說著,直接投影出設伏地點的全景地圖來。

  白牧野點點頭。

  第2333號次元空間西南三十里外,一處小山坳。

  三面環山,開闊的那面,對著一條山上溪流匯聚而成的河流。

  白牧野在這里轉悠著,丈量著,不時還看一眼這里的地勢,大約兩個多小時之后,他悄然離去。

  在白牧野離開三個小時之后,扮成董穎模樣的鬼臉姐,拎著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孩出現這里。

  男孩睜著眼睛,看上去是清醒的,眼里還帶著一絲淡淡的恐懼,但他沒有叫喊,也沒有掙扎。

  隨后,被鬼臉姐往地上一扔。

  男孩腳下踉蹌了一下,但很快站穩,看著鬼臉姐:“你究竟是誰?扮成我媽媽的樣子把我帶到這……想做什么?”

  “乖兒子,還挺冷靜的,你在失去的時候,就發現我不是你媽,為什么不喊不叫?在城里你大喊大叫,應該有機會獲救的呢。”鬼臉姐笑瞇瞇看著這個小男孩。

  “沒用的,你把我騙去的地方太偏僻,如果我在那里反抗,你可能會當場殺了我。我還想見我媽呢。”小男孩雖然恐懼,但依然很冷靜的說道。

  “哎呦,真是個乖孩子,姐姐都有點舍不得殺你了呢。”鬼臉姐露出跟董穎一樣的笑容,聲音也一樣,像個魔鬼。

  小男孩皺著眉,看著她:“我跟你有仇嗎?還是我媽媽跟你有仇?或者……我爸爸跟你有仇?”

  “嘿……”鬼臉姐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吳念平。”小男孩回答道。

  不遠處,猛然間傳來一股勁風。

  鬼臉姐卻隨手一揮,空氣中傳來嘭的一聲悶響,一道身影,踉蹌著往后退去。

  卻是一臉扭曲的吳不凡!

  “鬼臉姐……你過分了吧?為什么攔我?”吳不凡面色扭曲的咬牙問道。

  鬼臉姐淡淡說道:“就算要殺他,總要讓他們母子見一面,你現在動手,等于是被仇恨徹底蒙蔽了雙眼,再說,他終究是你同父異母的親弟弟,你確定要殺他?”

  “呸!老子就是被仇恨蒙蔽雙眼了,怎么著?你鬼臉姐地位是高,但你想說話不算?老子憑什么讓他們母子相見?老子就要讓他那賤人媽看見一具尸體!什么狗屁的同父異母親弟弟,老子只想弄死他!”

  吳不凡咬牙切齒的樣子,更像是一個魔鬼。

  吳念平始終冷靜的站在那里聽著,盡管心里面充滿疑惑,但卻一句都沒問。

  鬼臉姐皺著眉,看著吳不凡,搖搖頭:“我不能答應你,你這人有病!”

  “你真要攔我現在殺他?”吳不凡露出危險的眼神,冷冷看著鬼臉姐。

  “鬼臉姐,讓他動手吧。”這時候,另一個人從這里冒出來。

  卻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一個長相同樣相當普通的中年人,看上去特別平凡,扔進人堆找不見那種。

  鬼臉姐呵呵冷笑一聲:“我原以為,男人也有好有壞,但現在看來,你們男人,都他媽是畜生!這是個孩子!”

  她用手一指吳念平:“你們聽聽他的名字?念平……為什么叫這個名字你們心里沒點數嗎?我這一路上,對董穎的生平已經做了足夠的了解。她當年便是被吳平那狗賊給騙了身子騙了心,但吳平那狗賊雖然不是東西,至少還是個爺們。除了對不起他老婆之外……他也沒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最傷天害理的事兒,就是生了吳不凡這個狗東西!”

  吳不凡冷冷看著她:“你鬧夠了沒有?我是跟你們合作,不是你的下屬!”

  “你給我閉嘴!”鬼臉姐怒斥:“董穎是無辜的,這個孩子也是無辜的!但這世上,無辜者卻枉死的事情多了,這種破事兒我這些年沒少做!都特么做惡心了!老娘也不說自己是什么好東西,你們要殺這娘倆,可以!但至少讓她們死在一起!死個明白!”

  吳不凡冷冷道:“鬼臉姐,你瘋了!”

  鬼臉姐冷冷一笑:“瘋你大爺!不答應是吧?不答應老娘就撂挑子!他媽的想要抓姓白那個超級小帥哥獻給王爺,老娘本身就非常不愿意!長那么好看被你們這群人渣抓走太可惜了!但沒辦法,老娘干的就是這種臟活,賺的也是這種臟錢。所以,老娘把話撂在這,要么大家一拍兩散,要么,就按照我說的,把這孩子送到飛船上去,讓他見自己母親最后一面!做個明白鬼!老娘在這里幫你們騙那小帥哥!”

  鬼臉姐說完,冷笑著看著冒出來的這群人。

  人不算多,一共也就三十多個,但至少有十幾個是宗師級高手!

  鬼臉姐的境界也沒多高,剛剛踏入宗師,但她根本不懼。

  這群人,不敢動她。

  吳不凡面容扭曲,看著鬼臉姐,呵呵,呵呵的笑了幾聲:“行,你鬼臉姐有人味兒,我們都是人渣敗類,就按你說的辦,讓那賤人見她兒子最后一面!”

  吳念平這時候開口問道:“我媽媽,就是被你爸爸給騙了的?”

  “小畜生你想知道什么?”吳不凡壓根就沒有半點把這孩子當成弟弟的感覺,一臉陰冷的看著吳念平。

  “那我媽媽還真是瞎了眼,你都這樣,你父親又能是個什么好東西?”吳念平說道。

  “操!”吳不凡頓時一陣火大,他當然不在乎那老東西,可被一個小兔崽子這么嘲諷,原本就存著強烈殺心的他殺心更重。

  這時候,鬼臉姐在一旁搖搖頭:“小家伙,你這么說話不對,你父親和他的妻子,其實都不是什么壞人,你父親最多就是有點花心但這也沒什么錯,畢竟帝國當年為了擴充人口允許一夫多妻。你父親最大的錯事只有兩件,一件是他瞞著自己的妻子騙了你的母親,另一件就是不知道怎么生出這么一個雜種來。”

  “你……”吳不凡心里恨極了鬼臉姐。

  鬼臉姐沖他呵呵一笑:“吳不凡,你少在我面前擺出這樣的嘴臉,就算這次你做成了,高升了,但你要是招惹了我,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吳不凡漸漸冷靜下來,他知道鬼臉姐的地位,也聽說過,齊王都很看重這女人,甚至還想跟鬼臉姐身后那個大人物把鬼臉姐要走。

  但卻被那大人物給拒絕了。

  有這樣一份資歷在,齊王陣營當中,真的沒什么人敢招惹這瘋婆子。

  “趕緊把他給送走。”吳不凡一臉煩悶的揮揮手。

  這時候,有人扯著吳念平往那飛行器走去。

  “現在可以開始了吧?”這次行動的負責人笑呵呵的看著鬼臉姐問道。

  他剛剛也不過是插了句話,他們這群人最怕的事情就是節外生枝。

  反正干的都是黑心的活,還要良心作什么?

  不過鬼臉姐突然爆發,他頓時懶得吱聲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因為這個得罪了這個齊王都欣賞的女人很不值。

  鬼臉姐點點頭,隨即往地上一倒,整個人的氣質,剎那發生巨變,變得無比的虛弱!

  “咳咳……”她咳了兩聲,就連對她恨意頗深的吳不凡都不得不佩服,這女人……真特么是個超級影后!

  此刻的鬼臉姐,看上去整個人虛弱到極致,似乎隨時可能會死掉一樣。

  哪怕是親眼見她倒下去,眾人都有這種感覺。

  隨后,這群人迅速后撤,藏匿了身形。

  鬼臉姐哆哆嗦嗦的……按下了通訊器。

  下一刻,通訊器被接通,一道一尺多高的投影,出現在鬼臉姐面前。

  真帥呀!

  鬼臉姐心里面贊了一句。

  “董老師?您……這是……怎么了?”視頻中,白牧野臉上表情充滿驚訝和疑問,還帶著一絲關切。

  “小白,老師……老師沒別人幫忙,只能找你……老師現在的坐標是2333號次元空間西南三十里外,在一處小山坳里面。這里的具體坐標是……你能不能過來,幫老師一下……”

  “老師您是受傷了嗎?您一走這么久,到底干什么去了?”視頻中,白牧野一臉焦急的問道。

  “老師……是受傷了,說來話長,回頭跟你解釋……你能馬上過來一趟嗎?”鬼臉姐虛弱的道,隨后,還噴出一口鮮血。

  藏在暗中的吳不凡又一次被驚到了!

  因為鬼臉姐竟然真的是在吐血!

  用得著做得這么真實嗎?

  這是把自己的口腔弄破?還是怎么?

  視頻中,白牧野焦急的道:“好的好的老師,我馬上就去,您等等啊,我去喊幾個人……”

  “別,別喊人……老師這的情況……有點特殊……”鬼臉姐道。

  吳不凡等人頓時有些緊張,他們一點都不想節外生枝,如果白牧野喊一大群人過來,那就壞事了!

  但見鬼臉姐卻一點慌亂的樣子都沒有。

  “我一個人……老師您現在沒危險?”白牧野確認道。

  “目前……沒有,你過來,把老師接走,接回到城里,就沒事了。”鬼臉姐虛弱的道。

  “好的好的,我馬上到!”隨后,視頻被關閉。

  鬼臉姐依然“虛弱”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如果不是從頭到尾看見了全部過程,吳不凡肯定會相信鬼臉姐是真的受了重傷。

  難怪就連王爺都想把這女人給挖走,這演技,這易容術,這聲音模仿……太他媽絕了呀!

  不行,回頭得找個機會,跟她把關系恢復一下。不然多了這樣一個仇人,對自己半點好處也沒有。

  吳不凡心里想著,眼中卻閃過一抹冰冷:“姓白的小東西,你怕是做夢也想不到,一會等待你的是什么吧?”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白·英俊·單純·熱心腸少年·牧野,開著一輛普通的小飛車,從遠方駛來。

  在距離鬼臉姐還有三十多米的地方,將飛車降落下來。

  車子剛停穩,車門便被打開,眼中帶著一抹焦急,帥得不像話的臉上還帶著一抹不諳世事,初出茅廬的青澀,大步朝鬼臉姐走來。

  “老師,您沒事吧?”

  鬼臉姐一臉虛弱的勉強朝白牧野擠出一絲笑容:“我……沒事,你過來,扶我一下。”

  白牧野在距離她還有十幾米的地方停住腳步,往四周看了一眼,微微皺了皺眉,對鬼臉姐說道:“你就在這里不要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