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五章 等你們好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安旭光和那個恬靜的解說妹子眼里難掩失落之色,但還是很有風度的鼓起掌來。

  安旭光聲音低沉,一臉感慨:“符龍戰隊的這些孩子們,當真是越來越成熟了,這讓我想起那個古老的故事……哪怕是一群綿羊,若首領是一只雄獅,它們也能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戰斗力。白牧野同學,就是符龍戰隊里面的那只雄獅,而其他人,卻并非軟弱無力的綿羊,所以,這支團隊在未來,必然走的更高、更遠!讓我們恭喜符龍戰隊,恭喜白牧野,恭喜他們所有人!”

  安旭光說著,忽然看了一眼董栗,開玩笑似的說道:“其實這場比賽開始之前,我真想跟你賭一把來著……”

  鳥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幸虧您沒賭,不然的話,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畫城那位男解說,直播喝豆汁兒時候那精彩的面部表情,都可以做成一套完整的表情包了,如今正在廣為流傳。

  董栗露出一個自信的豆汁兒微笑:“如今的我,早就不是當年那個逢賭必輸的董先生了!讓我們也祝賀棋城的黑白子戰隊,他們雖然沒能拿到分賽區冠軍,但也拿到了飛仙聯賽的決賽圈入場券。黑白子,黑白分明,讓我們祝福這群年輕人,能在接下來的決賽中,走得更高、更遠!”

  光幕上,大量的彈幕密集到幾乎無法看清的程度。

  競技類比賽的迷人之處便在于不到最后一刻,你永遠不知道結果是什么。

  太多所謂的強隊在最后時刻被人翻盤。

  今天比賽開始之前,看好黑白子戰隊的同樣大有人在。但哪怕是符龍這邊的支持者,也很少有人敢想會是這樣一種局面。

  碾壓。

  黑白子戰隊在這場比賽中的表現,不能說差,無論是團隊配合,還是隊員間的默契,都體現出了一流水準。

  可惜他們遇到了一個BUG級的符篆師。

  哪怕白牧野在這場比賽中依舊在練兵,依舊沒怎么出手,但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威懾。

  他就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也沒有任何人敢忽視。

  賽場上。

  烏央烏央的小惡魔依然如同潮水般的往這邊涌來。

  黑白子的隊長袁雪認輸之后,并未第一時間離開賽場,而是開著宗師場域,來到白牧野面前,一臉真誠的說道:“白牧野同學,可以交個朋友吧?”

  哦哦哦!

  無數正在收看比賽的人一下子變得更燃了。

  在現場觀戰的那些人更是發出震天的歡呼聲和口哨聲。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沖袁雪點點頭,直接下線了。

  結束了頓悟的單谷嘻嘻哈哈,沖著白牧野擠眉弄眼,也下線了。

  司音猶豫了一下,看了幾眼袁雪,癟癟嘴,也選擇了下線。

  白牧野沖袁雪露出一個微笑:“交朋友么?沒問題!”

  有問題!

  我有問題!

  怎么就沒問題了?

  正在收看這場比賽的林子衿小臉繃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嘰里咕嚕轉來轉去。

  嘴里咕噥道:“看來必須得抓緊時間去哥哥那里了,蜂啊蝶啊的太多了!不行不行,得趕緊動身!”

  隨后突然想到什么,一拍腦門:“哎呀,今天是哥哥生日!差點忘記祝他生日快樂!”

  林子衿兩道黛眉微微蹙起,琢磨著要送哥哥什么樣的生日禮物。

  賽場上,袁雪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沖著白牧野道:“其實,我也是白家軍的一員呢!”

  白牧野:微笑。

  下線之后,姬彩衣和單谷把白牧野團團圍住。

  單谷捏著嗓子,扭扭捏捏地道:“其實,我也是白家軍的一員呢……”

  趕過來的劉志遠和姬彩衣都哈哈大笑起來。

  司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牧野,躲遠一點之后,也跟著笑起來。

  姬彩衣隨手揉了一把湊過來的司音的頭發,笑得更歡快了。

  白牧野習以為常的笑笑:“單谷,頓悟到了什么?”

  其他幾人這才想起來,紛紛看向單谷。

  單谷露出一個八級弓箭手的微笑:“保密。”

  眾人一起鄙視。

  分賽區最后一戰結束,符龍戰隊八場全勝,排名第一,拿到了分賽區冠軍。

  黑白子戰隊八戰七勝,排名第二,拿到分賽區亞軍。

  季軍則是書城的黃金屋戰隊。

  這三支隊伍,連同另外六支隊伍,待會就要站在領獎臺上,接受表彰。

  能夠拿到分賽區的冠軍,已經是一種巨大的榮耀。

  百花一中這下徹底揚名了!

  身為一座三級小城的重點中學,在生源和資源都不如那些大城市的情況下,接連兩年拿到分賽區冠軍,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巨大的榮耀。

  估計這會兒百花一中的招生郵箱里面,已經快要爆炸了。

  劉志遠趕去參加賽后的新聞發布會。

  白牧野這些人則來到統一的大休息廳里面進行等候。

  九支戰隊的成員,這會兒全都聚集在這里。

  他們這幾個冠軍隊伍成員一現身,頓時被一群人給圍上了。

  別看賽場上一個個鉚足了勁拼命的打,但在賽場下,這群年輕的少男少女們,其實大多都很活潑。

  “別擠別擠,我就找大神簽個名!”

  “我要合影,一張合影就可以,我是大神的粉絲啊,我是白家軍成員!”

  “擦,你們能不能有點分賽區九強隊員的風度?不覺得這樣很丟臉嗎?都讓開!這種丟臉的事情讓我來就行了!”

  “切……”

  休息大廳里面熱鬧非凡。

  不管是白牧野,還是姬彩衣、單谷和司音,全都被一群人拉著,要簽名的,求合影的,想要加好友的……

  黑白子戰隊的隊長袁雪同學被擠到外面,滿頭黑線:“不是,明明是我先提的呀?”

  “哎呀,亞軍隊長一定要高風亮節……”

  “就是就是,都拿到決賽圈入場券的人,以后你們有的是時間溝通交流!”

  “袁隊長不要急哦,小白大神是大家的!”

  對很多人來說,他們今年這屆飛仙聯賽已經徹底結束了,就像考完了一場重要的考試一樣,心態都變得無比輕松。

  等到老劉開完了新聞發布會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幾個隊友都已經不見了蹤影,再一看,被一大群人圍著呢!

  因為這會兒,就連組委會的一些年輕工作人員,也參與進來了。

  老劉想了想,瞥見一旁放著香檳,嘿嘿一笑,過去拿過一瓶,一頓搖晃,然后直接打開。

  香檳四濺!

  整個休息大廳,徹底鬧瘋了。

  更多人加入了香檳大戰。

  隨后,當導播把鏡頭切到這里的時候,所有正在觀看的觀眾們,也都再一次被這群少年的陽光、熱血、活潑所感染。

  就連一些上了歲數的老人,都忍不住露出微笑。

  年輕,真好!

  最后站在領獎臺上的符龍戰隊,接受了所有人的祝福。

  無數的媒體,停不下來的聚光燈,歡呼聲,口哨聲,祝福聲……形成一篇華美的樂章。

  劉志遠從分賽區組委會主席手里接過冠軍獎杯,用力的高高舉起!

  左邊站著的白牧野、司音,右邊站著的彩衣、單谷,每一個人臉上,都綻放出無比璀璨的笑容!

  然后,劉志遠把獎杯遞給白牧野,微笑道:“兄弟,生日快樂!”

  姬彩衣:“生日快樂!”

  單谷:“白哥生日快樂!”

  司音:“小白哥生日快樂呀!”

  直播間里面的鳥哥驚呼道:“哦,天吶,今天是小白的生日?哈哈哈,生日拿到分賽區冠軍,這個生日禮物……太有意義了!”

  董栗:“這是非常棒的生日禮物!祝小白生日快樂!”

  安旭光:“祝已經成年的白牧野同學生日快樂!”

  始終恬靜的棋城女解說眼睛亮亮的:“哇,小白已經十八歲了嗎?”

  安旭光嘴角抽了抽,瞥了一眼女解說:“妹子,需要我給牽線不?”

  恬靜漂亮的女解說瞬間雙手捂臉,卻大聲道:“好呀好呀!”

  直播間里,一片笑聲。

  巨大的光幕上,密密麻麻,寫滿了對小白的祝福。

  白牧野微笑著,高舉獎杯!

  鏡頭,在這一刻定格。

  分賽區的冠軍,成功躋身決賽圈的三十強。

  少年們的階段性任務,終于完成。

  這個結果,雖說是之前就有所預料,但當它真正到來的那一刻,還是讓所有人為之動容,心潮澎湃。

  孫岳峰現場宣布,晚上請客,去白岳城最好的餐廳,給大家慶祝,并且給小白慶生!

  同時宣布給大家放一天假。

  可以好好逛一逛白岳城,領略一下一級主城的風光。

  一天的時間,顯然不可能逛遍每一個地方,但逛逛那些最出名的名勝古跡,還是可以的。

  當天晚上,白牧野一群人便經歷了一個熱鬧的生日晚宴。

  當所有人圍著白牧野唱起生日歌的時候,從來都笑著對人的小白有那么一剎那,紅了眼圈。

  這么多人關心的感覺,讓他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

  一直鬧到很晚,眾人才回到酒店。

  隨后,白牧野進入黑域。

  林子衿已經等在他的別墅里好久了,精致漂亮絕色傾城的超級美少女似乎還畫了一點淡淡的妝。

  不過白哥沒看出來。

  在他眼中,只要不是烈焰紅唇,就都是素顏。

  “哥哥!生日快樂!”林子衿瞬間飛撲過來,沖進白牧野的懷里。

  林子衿用力抱了白牧野一會兒,往后退了兩步,眉眼彎彎的道:“哥哥,我給你唱首歌吧!”

  壽星就是好,還有這待遇?

  記憶中,只有在小時候,林子衿才會經常在他面前唱歌。

  長大了知道害羞了,又分開六年,他已經很久都沒聽過小丫頭唱歌了。

  “快唱快唱。”白牧野坐在沙發上,看著面前精致動人的少女。

  林子衿臉色微紅,輕輕唱起了一首情歌。

  跟秦冉冉歌聲中那種撫慰心靈的甜不同,林子衿的歌聲非常歡快,像是一只山間自由翱翔的百靈鳥兒。

  歌聲映射心境,即將自由的林子衿整個人精神面貌都跟過去有了很大區別。

  歌詞略略略。

  一首歌唱完之后,林子衿俏生生站在白牧野面前問道:“哥哥,好聽嗎?”

  “好聽,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白牧野贊道。

  “哎呀,真正的生日禮物,人家還沒送你呢!”林子衿嗔道。

  “哦?還有?”白牧野看著林子衿。

  林子衿小臉紅紅的說道:“就是我呀!嘻嘻!”

  白牧野:“……”

  林子衿微微撅起小嘴:“你不喜歡嗎?”

  白牧野:“你本來就是我的,哪有重復送的道理。”

  “哼!我還以為你會特別驚喜呢!”林子衿沖白牧野做了個鬼臉。

  白牧野拍拍身邊的位置,林子衿頓時開心起來,坐到他身旁,抓著他的胳膊,把頭輕輕靠在他肩上。

  “哥哥,我已經跟我奶奶那邊聯系上了,她一開始還是不同意,不過我最終還是說服了她。這件事,她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反正我已經決定的事情,她拗不過我的。”

  白牧野摸了摸她的頭:“也別太倔。”

  “跟哥哥肯定不會的呀!”林子衿笑著道。

  隨后她又提起,必須得在林家一些人反應過來之前,迅速逃離紫云。

  “他們這么多年都不曾管過我,我回到紫云,他們也都裝聾作啞,各種忌憚……既然如此,憑什么現在來限制我自由?要不是打不過……哼!”

  林子衿在提到家人的時候,那張精致的小臉上閃過的一抹黯然。

  白牧野苦笑著搖搖頭,心說誰又不是呢?

  “對了子衿,你爸媽現在在什么地方?”

  “當然是在天河啦,跟你爸媽一起守衛在那里,如果他們在的話,誰敢這么欺負我們?”林子衿看著白牧野,伸出一只手,抓過白牧野的手,緊緊扣住,柔柔的道:“所以哥哥,我們必須得盡快強大起來才行!”

  “是的!”白牧野用力點點頭。

  第二天上午,在白岳城一座相當出名的道觀深處,白牧野見到了趙璐。

  趙璐看著白牧野,上下打量一會兒,點點頭:“還是這個樣子帥!”

  白牧野兩手抄兜,倚在一顆大樹上,看了趙璐一眼:“戴著帽子和口罩也能看出帥?”

  “你不懂,閱盡……算了,明天就走?不在這多玩幾天?”趙璐掏出一根煙叼在嘴上,點燃之后,抽了一口,一副閱盡人生百態的模樣。

  “沒什么可玩的,無聊,我還要回去學習。”白牧野道。

  趙璐撇撇嘴:“我也馬上出門了,齊王這次邀請了我們三十六個長老,共同參加他的生日宴會。”

  “哦?你們以什么身份出現在他的宴會上?”白牧野有了點興趣。

  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組織是見不得光的,齊王如今光明正大邀請他們過去,難道不怕暴露嗎?

  “什么身份?當然是嘉賓了呀。”趙璐淡淡笑笑:“有些秘密,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秘密,但對一少部分人來說,卻未必是秘密。不知道的人,沒必要知道,知道的人,也不會輕易對此表達出什么態度來。所以,沒人在意這些的。”

  白牧野有些腦殼疼,這些復雜的東西,估計也就老劉感興趣。

  他看著趙璐問:“你們的生日賀禮都沒了,他居然還邀請了你們?”

  趙璐瞪了白牧野一眼,心說那些賀禮怎么沒的,你心里就沒點數嗎?

  “知道賀禮丟失之后,大家又在第一時間,緊急湊了一份,不過品質上……肯定比第一批差太遠了!而且這件事也還沒完呢,參加壽宴歸參加壽宴,但這次,肯定會有很多人倒霉!據說當時齊王丟了好大一個人。”

  趙璐看著白牧野,大有深意的道:“現在好像已經查到古琴城長老身上去了,嘿,整個組織都雞飛狗跳的,不得不承認,你是真挺可怕的。”

  白牧野哈哈一笑:“我有什么可怕的?一個普通少年而已。倒是你……”

  “我怎么了?”趙璐斜眼看著白牧野,把煙頭扔在地上踩滅。

  白牧野撇撇嘴,真沒公德心!

  “不是我說你,你瞅瞅你混的?人家老杜上次一下子拿出十五顆珠子。其他人雖然沒有那么多,但好歹也都送了一顆,還有一個拿出兩顆的。就只有你,昂貴的奢侈品沒有,珍稀材料沒有,武器沒有,盔甲戰衣也沒有,珠子更沒有!就送了一堆破爛字畫,丟人不啊?也虧著齊王沒收到你的這些賀禮,不然鼻子還不得氣歪了?你太窮了,要不是我給了你兩顆,你說你啥時候才能沖進大宗師?”

  未了,白牧野吐槽道:“這次緊急湊了一堆禮物,你又送了點什么?”

  趙璐有點尷尬的道:“字畫……”

  白牧野:“……”

  趙璐瞪著白牧野,有些羞惱的道:“我才剛來這白岳城多久?那些家伙根深蒂固的,最少也在各自地盤上經營了幾十年!我跟他們能比嗎?再說,我這人,向來清廉如水……”

  “噗……”白牧野直接笑場了,“你清廉如水?”

  “不然呢?”趙璐撇撇嘴,說道:“跟你說,我跟那些人比起來,真的就是清廉如水!”

  “沒有得力的下屬,難以控制掌控的區域,沒辦法攫取更多利益才是真的吧。”白牧野說道。

  “知道你還說!”趙璐瞪了白牧野一眼,“我這已經夠可以了,我跟你說……”

  “有啥可說的,夏侯明那邊,還是抓緊時間提拔起來吧。”白牧野看著她說道,“你放心,回頭我會跟他打個招呼,讓他全力配合你。”

  趙璐面色復雜的看了白牧野一眼,嘆息道:“過去太小看你了,你這哪里是往齊王陣營里面釘釘子,你這分明就是一點點的蠶食,想要他的老命啊!”

  “還早還早。”白牧野一臉謙虛。

  趙璐滿臉鄙夷。

  匆匆一見,雙方都不能在這里停留太久,告別了趙璐之后,白牧野溜溜達達,找到了幾個小伙伴。

  大家一起跑到廟里給三清上了注香,白牧野還許了個愿,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夠平安,齊王早點薨。

  這一次,不止他一個人帶著口罩和帽子,新聞發言人劉某,土豪小姐姐姬同學,話癆單谷,也都一樣的裝扮。

  就連司音都戴上帽子,帽檐壓得極低,臉上帶著有貓的口罩。

  沒辦法,他們這群人現在的熱度太高了!

  尤其在這白岳城,如果不做掩飾,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分分鐘就會被圍得水泄不通。

  從道觀出來,單谷一臉嘚瑟的對白牧野說道:“白哥,我現在算是體會到你之前的痛苦了,唉,真的,讓這痛苦……持續得更久一些吧!”

  姬彩衣看了一眼單谷:“或許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徹底感受到成為一個名人的苦惱。”

  “我現在就已經感受到了,我好痛苦啊,要時刻保持我高大的形象!”單谷嘿嘿笑著說。

  司音看了單谷一眼:“哥,你就比我高一點。”

  單谷怒道:“我比彩衣高!”

  穿了高跟鞋的姬彩衣淡淡看了一眼單谷,往他跟前走了兩步,居高臨下的乜了一眼單谷。

  單谷:┭┮﹏┭┮

  老劉這會兒從一旁走過來:“我訂到了一家特難定的餐廳,正常情況下要提前半年預定才行,但我說了我是分賽區的冠軍!那邊的經理直接給咱們開了綠燈!走,吃大餐去!”

  幾個小伙伴一臉呆滯的看著劉志遠。

  “愣著干什么?走啊!”老劉露出一個新聞發言人的微笑。

  第二天一早,眾人收拾好之后,踏上返程的飛船。

  一路無話,回到百花之后,百花城航空中心的巨大廣場已經被洶涌的人潮徹底填滿了。

  等待著他們的小英雄回家。

  三級小城,千萬人口,照樣熱鬧得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符龍戰隊五人出來之后,接受了慘無人道的圍觀。

  奪得分賽區冠軍,這是巨大的榮耀,不能悄無聲息的溜走,必須要站出來跟大家打打招呼的。

  隨著他們出來,整個廣場瞬間沸騰了!

  無數人忘情的歡呼喝彩……不知道還以為他們奪了世界杯冠軍呢。

  在這里折騰了好半天,老劉還專門踏上航空中心準備的飛車,作了一番演講。

  歸程沒用多久,在這里卻折騰了兩個多小時。

  回去的路上,五個人坐在單獨的一輛飛車里面,飛車低空緩緩行駛。

  下面的大街上,到處都是慶祝他們奪得分賽區冠軍的人群。

  單谷忽然小聲對白牧野說道:“你說如果咱們回頭拿了飛仙聯賽的冠軍?他們又會怎么做?如果咱們再拿了帝國聯賽的冠軍,他們還能想出什么新花樣?”

  說著,又忍不住搖起頭來:“唉,榮譽太過了!咱們不過是一群普通的孩子呀!”

  姬彩衣瞥了他一眼。

  單谷挺起胸膛:“好吧,咱們是天才!”

  然后看著下面洶涌人潮,忽然輕笑道:“但就算是天才,面對這份突如其來又拒絕不了的贊譽,這些并不真實的光環……也會覺得太過刺眼。如果不是經歷了那么多事情,我現在恐怕不知膨脹成什么樣子。所以我現在真的挺佩服萬雄學長那些人的,他們去年經歷了跟咱們一樣的榮耀,回頭還能保持一顆初心,真是不容易。”

  老劉點點頭:“是啊,萬雄學長他們不容易,今年帝國聯賽賽制改變,又增加了單人賽,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吃虧的一件事。”

  白牧野道:“他們只有五個人,團戰卻需要六個人,的確很吃虧。”

  “呃,那怎么打?”單谷問道。

  劉志遠笑笑,說道:“我問過他,說已經有幾個外援人選,但還沒有最后確定,暫時五打六……”

  “五打六?”單谷嘴角抽了抽:“那怎么打?”

  “他們一個人,算一點二分,”老劉笑笑,“其實這種情況也挺常見,不過一般來說,很快就會有新成員加入。畢竟是能打帝國聯賽的隊伍。”

  單谷恍然道:“還可以這樣……那他們現在什么成績了?”

  最近大家心思都在比賽上,對外界幾乎完全不關注,所有的消息,都來自于老劉。

  劉志遠笑道:“目前為止,萬學長所在的那個小組里,他們的積分成績還是不錯的!只是想要拿到小組第一,恐怕是有些困難,就算他們滿編六個人,甚至有更多人可以輪換,也幾乎不可能。強隊太多了!”

  “所以咱們這個分賽區冠軍,其實也沒什么……”單谷說道。

  劉志遠道:“也算是不錯的榮譽了!不過咱們的目標和志向,還是應該在更遠的前方。”

  白牧野點點頭:“對,這才剛開始。”

  接下來幾天,大家都很忙,忙著各種應酬。

  而這,已經是在拒絕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邀請之后的。

  他們如今是這座城市的驕傲。

  可以在外人面前保持高冷,卻不能在自己家鄉放肆張揚。

  人情這東西,只要活著,就不可能完全避免。

  所以大家都忙得一塌糊涂。

  不過好在人們也都知道,一個分賽區冠軍,不是他們的終點。

  六月一號開始的飛仙聯賽決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忙亂了一個星期的符龍戰隊成員,終于在五月十二號這天安靜下來。

  很久沒冒頭的老姚也在這一天,聯系到了白牧野,他帶回來一堆關于稀有符篆材料的消息!

  其中很多材料,讓白牧野都為之眼前一亮!

  而此時,大漂亮始終監控的那艘飛船,也終于來到了百花城。

  沒有選擇降落在航天中心,而是降落在百花城外七百多里外的一處開放次元空間附近。

  看上去,就像是來這里打材料的冒險團。

  你大爺的,終于來了么?

  等你們好久了!

  現在,他連船上有多少人,每一個人擅長什么,都清清楚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