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們又是冠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所謂次元空間地形,其實挺坑的。

  因為次元空間里面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不同的地形。

  跟現實中的世界沒什么不同。

  有高山,有平原,有峽谷,也有江河湖海。

  小的次元空間可能就是一片巨大的森林,大的次元空間跟個小世界似的。

  這取決于制造次元空間的生靈是誰。

  所以,老劉在比賽之前,根本就沒提次元空間地形這茬。

  這么長時間一來,該刷的地形也全都刷了,該練的陣型也練了,遇上次元空間這種地形,只能寄望于臨陣發揮。

  有小白在,基本上也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不過在進了地圖之后,大家都有點無語。

  對面遠處一群黑白子戰隊的人,也挺無語的。

  因為他們出現在一片巨大的平原上。

  雙方隔著大約一公里的距離。

  中間……中間全都是小惡魔。

  雙方剛剛出現這里,所有的小惡魔就全部躁動了!

  這些小惡魔,沒有一二級的,全都是五級!

  烏央烏央的,分別朝著雙方直接涌來。

  直播間里面的雙方解說也都有點懵。

  “這么簡單粗暴嗎?”鳥哥嘴角抽搐著說道。

  “是有點……太粗暴了,不過我也曾見過這樣的次元空間,里面沒有太多其他生靈,基本上就是這種小惡魔。”棋城這邊的一個看上去很精壯的寸發男解說聲音低沉的說道。

  董栗沖著他豎起一根大拇指,然后對鳥哥說道:“安哥在咱們飛仙的主持界,可是大名鼎鼎,不但比賽解說的好,而且自身的實力也很強!”

  安旭光露出一個低調的笑容:“我跟這群孩子們可比不了,如今這些年輕人,一代比一代強,我那會兒,六級就可以在分賽區打到一個不錯的好成績了,現在可不行。”

  董栗點點頭:“是啊,都是被該死的戰爭給逼的。”

  安旭光說道:“沒錯,越是戰爭臨近的時代,越是英雄輩出的時代!”

  鳥哥利用剛剛這點時間飛快的查了一下這位看上去更像個戰士的棋城解說資料,不由露出肅然起敬的神色,說道:“想不到安哥當年也曾參加過飛仙聯賽,還曾殺入過飛仙聯賽的決賽圈?厲害!真是厲害!”

  “哈哈,你就別笑話我了,我這點本事,真的不算什么。”安旭光看著有點不好相處的樣子,可實際上,人卻十分平和。

  就像棋城的城市氣質一樣,低調、謙和,但卻落子無悔!

  賽場上。

  司音掄起裂天錘,不斷將沖過來的小惡魔砸得稀巴爛。

  對于司·小惡魔專家·音來說,打小惡魔恐怕是她在戰場上最沒有壓力的時候。

  而且那叫一個穩準狠,即便這些小惡魔全都是五級的,也沒有一個能夠近她身的。

  單谷壓根就沒動手,站在那里指揮。

  “彩衣,十點鐘方向……嘿,這一刀精準!”

  “司音,再兇一點!”

  姬彩衣揮刀如電,同時嗆了他一句:“你給我閉嘴!”

  “閉嘴的話多無聊啊!你看這些小惡魔的樣子多萌?簡直不要太美!”單谷背著雙手:“此情此景,我不由得想要吟詩一首!”

  “閉嘴!”白牧野瞪了他一眼。

  隨后扔出兩張劍符,光芒化成的劍,瞬間橫推過去,直接將前面清空出一大片地方。

  不過眨眼之間,便被更多的小惡魔給填滿。

  無休無止!

  這是一場消耗戰!

  就在這時,遠處的黑白子戰隊,竟然在隊長袁雪的帶領之下,騰空而起,踏著無數小惡魔的腦袋,朝著這邊猛沖過來!

  黑白子戰隊的隊長袁雪,宗師級盾戰,不但防御能力了得,一手刺術也相當可怕!

  這是一個將刺客跟盾戰完美結合的靈戰士。

  身高超過一米八的袁雪留著一頭寸發,身材極為健碩,一手持盾,一手持著一根兩邊帶尖的釬子。

  停下時大開大合,力拔山兮!

  動起來宛若脫兔,快如閃電!

  如果不是她那張臉特別精致,一看就是個漂亮的姑娘,單看背影的話,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以為這是個小伙子。

  黑白子戰隊這次上場的隊員除了隊長盾戰袁雪之外,還有劍客韓亞剛。

  今年只有十八歲的韓亞剛,在棋城卻已經有了劍術大師的外號。

  不是硬捧出來的偶像,而是真的劍術高明。

  韓亞剛,也是一個宗師級強者!

  他跟隊長袁雪并列沖在前面,兩人釋放出的宗師場域讓這群五級小惡魔根本沒有辦法近身。

  就算依然沒腦子的往上沖,但也沒什么意義。

  韓亞剛隨手一道火紅色的劍氣,如同一彎新月般斬在前方小惡魔群里,便會有十幾個小惡魔慘叫著死去。

  他們兩人沖在前,緊隨其后的是外號小槍王的周子健!

  周子健一身境界達到九級巔峰,手中一桿黑色長槍,槍桿上鐫刻著大量銘文。

  他手中這桿長槍,跟姬彩衣他們使用的武器一樣,同樣來自小宋家!

  每一槍掃出去,都有大量小惡魔被直接凍成冰雕!

  寒冰屬性技能!

  拖在最后面的,是黑白子戰隊的高級符篆師蔡思涵。

  一個美貌與實力并重的馬尾少女。

  這是一個典型的輔助系符篆師。

  各種輔助符篆用得出神入化。

  如果站在一個分析師的角度,看黑白子戰隊此刻上場這個組合的話,幾乎是沒有什么缺陷的。

  是,他們隊伍當中的弓箭手并沒有上場,但有一個場域宗師級的盾戰在,又有多少弓箭手能破開他們的防御?

  至少,如今也能越兩級擊殺九級靈戰士的單谷,是沒有那個本事的。

  黑白子戰隊的符篆師蔡思涵戰斗思路特別清晰,一點出風頭的想法都沒有。

  兢兢業業的做著她奶媽的工作。

  敏捷符、力量符、攻擊力增強、速度符……

  各種輔助系的符篆,不斷拍向前方的幾名隊友,當然,還有她自己。

  讓很多人都有些驚訝的,是蔡思涵這個高級符篆師竟然能夠跟得上隊友們的步伐!

  她同樣也在踩著小惡魔的腦袋,不斷接近白牧野他們這邊!

  這可不是有點靈力就能做到的。

  肯定是在平日的訓練中下過苦功夫的。

  直播間里,董栗推了推眼鏡,一臉贊嘆的道:“黑白子戰隊,果然名不虛傳!兩個宗師,一個九級巔峰靈戰士,一個高級輔助系符篆師……這配置,當真讓人羨慕啊!”

  安旭光笑了笑:“你們的隊伍也很讓人羨慕啊,才剛上高一,黑白子的這群孩子,都已經是高二了。而且你們有小白這種天才符篆師在,這場比賽的勝率,在我看來……”

  他沉吟一下,看了一眼直播間里另外三人:“三七開吧。”

  鳥哥有點不服氣,剛想要說什么。

  安旭光笑著說道:“符龍戰隊贏面占七,黑白子占三。”

  鳥哥:“……”

  這么有自知之明的嗎?

  他有點驚訝。

  董栗想了想,推了推眼鏡:“二八吧。”

  安旭光指了指董栗,苦笑道:“你怎么不說一九?”

  董栗道:“兩個場域宗師,怎么著也能多一分勝率了。”

  “唉,白牧野的控制符,和他的飛行能力,有點太無解了。不過我估摸著,到了決賽圈,一定會出現很多實用飛行符的符篆師!你們這個小白同學,算是開創了符篆師這個職業在宗師級以下的新打法了!”

  另一個有些插不上話的棋城恬靜女主持笑著說道:“能夠開創一種新打法,并且讓其他人接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從這一點就能看出百花符龍戰隊的白牧野同學有多優秀。其實我也是白家軍的成員呢。”

  安旭光:妹子你能長點心嗎?雖然我也在夸獎他們,但我這是毒奶啊!我在奶他們給咱們的隊伍攢人品啊!你這卻是投敵呀!

  管他是不是真心的,至少這都是第一個在公開解說中承認自己是白家軍的外地解說,所以不僅鳥哥一臉開心,就連董栗也忍不住笑容滿面。

  這時候,已經接近了單谷射程的黑白子戰隊終于迎來了單谷的第一波攻擊!

  流星箭雨!

  十六支箭,非常平均,每個人四支!

  而且,單谷這十六支箭,是在被加持了力量符之后射出去的。

  單谷的箭轉瞬即至。

  那邊的黑白子隊長,盾戰袁雪,猛然間舉起手中巨大的盾牌……原本就已經十分巨大的盾牌竟然在這一刻,再次延展開來!

  幾乎成了一面巨大的傘!

  不,現在已經成了帳篷了!

  將身后三人,連同她自己在內,全部籠罩在里面。

  哐哐哐……

  單谷的箭狠狠轟在袁雪幾乎變成帳篷的盾牌上,發出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就在單谷攻擊,袁雪的盾牌變成帳篷的那一剎,姬彩衣跟司音猛的沖了出去!

  哪怕對面有兩個宗師,她們也沒有任何猶豫!

  姬彩衣施展潛行術,身形瞬間消失了蹤影,就連鏡頭都無法捕捉到她的位置,遂放棄。

  司音則拎著裂天錘,從正面直接沖上去!

  對面沒有弓箭手,所以司音不用擔心他們的遠程攻擊。

  在被白牧野加持了力量、敏捷、速度、耐力和防御之后,司音感覺自己的狀態都要溢出來了!

  單谷依然在瘋狂壓制,但對方的境界實在太高,哪怕他喝了一口增加力量的奶,也沒辦法真正阻止對方。

  袁雪頂著巨盾依然在向前沖著。

  司音踩著小惡魔的腦袋,大步狂奔。

  每一步,都如同蓄勢一般!

  哪怕是正在收看直播的那些觀眾,也能感覺到司音身上的那種勢越來越強。

  終于,到了雙方短兵相接的一剎那。

  司音高高躍起,掄起手中裂天錘,狠狠砸向袁雪手中那面巨盾!

  就在這一刻,從袁雪身邊,猛的躍起一人!

  劍客韓亞剛!

  這個被稱為劍術大師的少年宗師,一劍斬出,宛若一道匹練!

  身姿瀟灑,如同仙人。

  這一幕,幾乎瞬間便烙印在無數人的腦海當中。

  太驚艷了!

  嗖嗖!

  兩支冷箭,驟然射向韓亞剛!

  而此時韓亞剛已經朝司音斬出一道劍氣,本應該往下落的身子,卻詭異的再次拔高!

  此時此刻,不知多少人同時發出一聲驚呼。

  韓亞剛像是飛起來一般,奇異的避開了單谷那兩支冷箭!

  司音手中裂天錘狠狠砸在袁雪的大盾之上,袁雪這個場域宗師直接被砸退幾十步!

  腳下踉蹌著往后退的過程中,不知踩碎了多少個小惡魔的頭蓋骨。

  那邊,九級巔峰的小槍王周子健瞬間沖過來,巨大而又銳利的槍尖掃向司音的喉嚨。

  與此同時,韓亞剛那道劍氣,已經來到司音頭頂!

  司音身上那道光幕,驟然蕩起了一層劇烈的波瀾!

  場域宗師級的劍客,果然名不虛傳!

  直播間里。

  鳥哥:“天吶,果然是大劍客,竟然讓小白的防御符出現如此劇烈波動!”

  安旭光:“……”

  恬靜的棋城女解說:“……”

  兄dei!你他媽是認真的嗎?

  董栗推了推眼鏡,面上波瀾不驚。

  穩如狗。

  巨大的光幕上彈幕零零星星,非常稀少。

  因為這一刻,所有人都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這場精彩對決。

  分賽區冠軍之爭,果然是名不虛傳!

  太竟然了!

  也太驚艷了!

  小槍王周子健的槍尖,同樣被司音身上的防御符給擋住。

  只引起了一點點輕微波瀾。

  黑白子的奶媽蔡思涵一甩馬尾,驚呼道:“不對,白牧野精神力又漲了,司音的防御符時效增加,大家小心,采用第二陣型!”

  白牧野:“呵呵。”

  單谷哈哈大笑道:“來不及嘍!”

  在這一刻,單谷露出一個七級巔峰的笑容,手速瞬間爆表!

  剎那間射出去十幾箭,目標都是同一個人!

  對方的符篆師,奶媽蔡思涵!

  蔡思涵被單谷逼得只能不斷使用防御符。

  但那邊一槍沒能破開司音防御的小槍王周子健,卻遭遇了重大危機!

  一直找不見影子的姬彩衣,就在周子健的身邊,驟然暴起!

  瞬間出手!

  一刀刺向周子健的后心!

  一聲脆響。

  姬彩衣這一刀……竟然沒能刺進去!

  周子健身上的裝備……是頂級的!

  但姬彩衣的速度太快了!

  另一只手上的另一把暗月之刃,反手就是一刀,劃向周子健的脖子!

  你的脖子……總是露在外面的吧?

  周子健被剛剛那一刀刺得稍微踉蹌一下,但他身子卻借著這股力量,反手一槍……自下而上,向姬彩衣挑來。

  姬彩衣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原地。

  幽靈閃現!

  下一刻,她出現在了被單谷逼得連連后退的馬尾少女……奶媽蔡思涵身邊,隨手就是一刀。

  這一刀,正好趕上蔡思涵防御符作用消失,新符尚未激活的節點上。

  蔡思涵一臉驚愕,直接被帶走。

  姬彩衣再一閃,又消失了!

  不是只有你們會算計,我們隊伍當中的分析師,在計算能力上,不弱于任何人!

  比賽之前,無數都在預測,白牧野這場比賽會采用飛天加控制符的打法。

  原因也非常簡單,這是一場冠軍之戰!

  哪怕是分賽區冠軍,但它的影響力,也比百花杯這種三級小城的城際杯賽大無數倍。

  這種榮耀,沒人相信白牧野會放過。

  當然不會放過。

  但白牧野卻依然沒有那樣做!

  那邊休息室里,剛剛拿下最后一張決賽入場券的黃金屋戰隊眾人一臉輕松。

  坐在那里看這場冠軍之爭。

  當看見姬彩衣一刀帶走黑白子戰隊奶媽蔡思涵的時候,張可欣沖刁雨佳笑著說道:“隊長大人,您這高風亮節,直接成就了一個超級刺客啊!”

  刁雨佳看了一眼張可欣:“也別說我一個人高風亮節,人家小白不也指點你來著?”

  張可欣笑嘻嘻的點點頭:“他的確好厲害呀!我聽彩衣說,他們百花的符篆師班學生,都叫他小白老師,好像百花一中準備聘請他做符篆老師呢!”

  刁雨佳一臉笑容,有些感慨的道:“白牧野,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自信,我原以為他在這場比賽會全力出手,沒想到,對方兩個宗師一個高級符篆師都沒辦法逼得他緊張一點,依然還在練兵。且不說他的自信,這份格局和眼界,太讓人贊嘆了……我現在真的覺得,他們有希望爭奪飛仙聯賽總冠軍!”

  林德輝在一旁忍不住道:“隊長,你看看人家,放心大膽的讓隊友練兵,多好?我這每次送死背鍋然后讓對方輕敵的角色,啥時候能換換?讓我也感受一下組織的溫暖唄?”

  張可欣看了他一眼:“你呀,就適合背鍋,真本事,等決賽的時候再拿出來吧,到時候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多帥?”

  林德輝撓撓腦袋:“要照你這么說,好像也不錯?”

  施頌在一旁笑道:“黑白子要輸嘍!”

  賽場上,奶媽被帶走的黑白子戰隊士氣的確受到了巨大影響。

  盾戰隊長袁雪突然間發現,她能面對的對手,竟然只有一個頂著防御光幕的司音,剛剛那道防御光幕雖然散去,但歪歪扭扭踩著小惡魔過來的白牧野,恰到好處的又給司音身上打了一張防御符。

  那邊小槍王周子健心有靈犀般的跟袁雪和劍客韓亞剛一起,再次沖向司音。

  他們不相信,白牧野的防御符,能擋住兩個場域宗師,加上一個九級巔峰的強攻!

  可問題是,符龍戰隊這邊,是滿員的啊!

  姬彩衣一個幽靈閃現,再次出現在小槍王周子健身邊,與此同時,兩張符,分別拍向兩人。

  一張力量符,奶在姬彩衣身上。

  一張遲緩符,直接在小槍王周子健身上炸開。

  周子健頓時感覺自己動作慢了無數倍。

  劍客韓亞剛跟袁雪不得不放棄司音,過來馳援周子健。

  單谷的箭,冰冷刁鉆而又精準無比。

  在沒有了防御符的情況下,他的箭或許沒辦法讓兩個宗師級強者出現危機,但對周子健來說,卻是致命的威脅!

  司音掄起裂天錘,蠻不講理的砸向袁雪!

  場域宗師級盾戰?

  砸的就是這種!

  跟砸小惡魔一樣,毫無壓力!

  轟隆隆!

  袁雪被司音硬生生逼得再次后退。

  而劍客韓亞剛亦不能專心馳援周子健,因為白牧野一張遲緩符,砸在他的身上。

  原以為宗師級的場域可以擋住白牧野的符篆,沒想到的是,那張符毫無阻滯的穿過他的場域,拍在他身上。

  我的天吶!

  什么時候中級符篆師也能這么變態了?

  這特么到底是什么品質的符?

  為什么能夠穿過我的場域?

  這時候,在力量加持之下,姬彩衣的暗月之刃,直接刺穿小槍王周子健的身體。

  周子健死亡。

  出局!

  姬彩衣再一閃,在力量符的作用沒有消失的情況下,沖向釋放著場域,但動作變得無比遲緩的韓亞剛。

  姬彩衣的身體,竟然被韓亞剛的場域給彈飛出去。

  這讓姬彩衣相當惱火。

  同時,單谷的箭也沒辦法穿過韓亞剛的場域。

  射進來之后,直接像是失去了重力,垂直往下掉落。

  不得不承認,場域宗師的實力,當真強大無比。

  也只有司音這種血脈可怕的靈戰士,才能肆無忌憚的沖進宗師級的場域里面,掄著裂天錘狂砸。

  單谷大聲喊道:“白哥……請賜予我……”

  他話沒說完,一張力量符便拍在他身上,一張破甲符在他箭上炸開。

  一箭射出!

  動作遲緩有如移動木樁的韓亞剛根本不可能閃開這一箭。

  只能寄望于他的場域可以再次發威。

  但這一次,并沒有。

  被破甲符加持了神秘力量的這支箭,進入到韓亞剛的場域之后,依然沒有任何衰減。

  射入韓亞剛眉心。

  單谷忍不住仰天咆哮!

  “宗師又如何!我有爸爸!”

  一股強大的氣勢,順著單谷身體直接爆開。

  然后,這家伙眼睛瞬間僵住,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聲音戛然而止。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興奮過度直接高興死了。

  但懂行的,卻一眼看出來。

  臨陣突破!

  這個家伙,竟然在分賽區最后一場冠軍爭奪戰上,擊殺了對方一名宗師級強者之后,臨陣突破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對面,松了口氣。

  奶媽蔡思涵出局、小槍王周子健出局、劍客韓亞剛出局……就剩下一個盾戰隊長袁雪,在那苦苦支撐著司音的強攻。

  那一身超高的敏捷,那一手超強的刺術……竟然毫無用武之地!

  司小音根本沒有任何道理可言,超萌的大蘿莉,掄起錘子就是一頓狂砸!

  什么刺術?

  不存在。

  袁雪這個場域宗師,面對著這個八級靈戰士,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

  眼看著三個隊友相繼出局。

  袁雪那張精致的臉上,盡是絕望。

  再次被司音砸得后退幾步之后,她苦笑著看了一眼司音:“妹妹,別砸了,我認輸。”

  無數人在這一刻,同時發出一陣高亢嘹亮、驚天動地的歡呼。

  直播間里,董栗推了下眼睛,然后用力的揮了揮拳頭。

  鳥哥則要豪放得多,大聲咆哮道:“冠軍!冠軍!冠軍!符龍戰隊!威武霸氣!分賽區冠軍!我們又是冠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