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得好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劉:“你們覺得誰能贏?”

  單谷:“那還用說嘛,黃金屋啊!”

  姬彩衣:“黃金屋。”

  司音:“黃金屋吧……”

  劉志遠看向白牧野:“你呢?”

  小白:“黃金屋吧。”

  “為什么?”劉志遠有些疑惑的看著幾個人:“我之前應該給你們分析過神龍戰隊的優勢……”

  單谷:“他們的弓箭手挺厲害的。”

  司音:“單谷哥這個挺字用的好。”

  單谷:“……”

  跟黃金屋的那場比賽,是單谷很不愿意回憶卻不得不一遍遍回憶的一場比賽。

  哪怕到現在,單谷其實心里面都是充滿自責的。

  如果當時沒那么想要臨陣突破,如果當時沒那么浪,如果……

  很多很多的如果。

  可惜現實不可以如果。

  單谷瞥了一眼司音萌萌噠的頭發。

  司音微微一笑:“哥,你現在真打不過我。”

  “別跑題。”劉志遠用手指關節敲了敲桌子,“趁他們比賽還沒開始,大家討論討論,為什么你們都覺得黃金屋能贏?”

  “看他們順眼。”姬彩衣道。

  “這算什么理由?”劉志遠有些無語。

  “那運氣算理由嗎?”姬彩衣問道。

  “這個……算吧,不過你怎么確定運氣會在他們這邊?”劉志遠看著姬彩衣。

  “看他們順眼呀。”姬彩衣微笑。

  劉志遠這下徹底無語了,看向白牧野:“小白,一直以來你最靠譜,你說。”

  “看他們順眼!”白牧野理所當然的道。

  單谷彩衣和司音忍不住一起笑起來。

  劉志遠聳聳肩:“好吧,其實我也覺得黃金屋能贏。”

  “切!”姬彩衣翻了個白眼。

  劉志遠道:“神龍戰隊這支隊伍,怎么說呢,之前的比賽還是可以的,表現也相當出色。尤其是他們雙盾戰的設置,的確讓他們在賽場上占盡優勢。但他們的短板也同樣明顯,他們的打法太過單一,不夠靈活多變。若是在從前的擂臺上,他們會很可怕,但現在引入了復雜地形,他們的優勢被大大減弱。而且一旦遇到可以瞬間變陣的隊伍,他們的劣勢就會無限放大。”

  這時候,雙方的比賽,已經開始了。

  地形是城市廢墟。

  直播間里,傳來雙方解說員激動的聲音。

  主要是黃金屋這邊的——

  性格直率火爆的光頭美女!

  一開始幾乎全都是她一個人在解說。

  “哎呀……黃金屋這邊上來就開始強攻啊!隊長刁雨佳……隊長刁雨佳直接跟隊友分開,她消失了……消失在鏡頭中!”

  “符篆師張可欣接過了指揮權限……不得不說,自從跟符龍戰隊那場比賽之后,張可欣的打法比之前成熟多了。她甚至不再執著于她的雷電符,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跟隊友的配合上。”

  “張可欣在給隊友加持……咦,她居然給林德輝加持了敏捷符……讓我們看一下,林德輝的速度太快了!”

  “哎呦,一個狂劍士突然間擁有了刺客的敏捷和速度,這可有點了不得啊!”

  “施頌……黃金屋的弓箭手施頌越來越強了!這一屆飛仙聯賽白岳城分賽區涌現出了大量驚才絕艷的年輕天才,其中弓箭手這職業也出現了好幾個特別優秀的……比如單谷,比如更優秀的施頌……施頌連珠箭……”

  相比之下,神龍戰隊這邊的兩個解說則顯得十分低調,他們只是保持著微笑面對著鏡頭,一點都不急著反駁的樣子。

  甚至還偶爾會輕輕點頭,似乎很認可光頭美女的話。

  也的確,從場面上來看,黃金屋這邊到目前為止,似乎更主動一些。

  比賽一開始,黃金屋這邊幾個隊員就主動壓了上去。

  沒有任何試探,張可欣居中,施頌在她身邊,林德輝敏捷符加身已經沖向對手。

  對方占據制高點的弓箭手還沒等出箭,就被施頌的連珠箭給壓制了。

  施頌臨陣突破之后,箭術的確很了不得。

  一面攻擊占據了制高點的神龍弓箭手,一面壓制對手兩大盾戰,居然毫不費力。

  神龍戰隊這邊兩名強大的盾戰硬頂著施頌的箭,試圖往前突進,想要近身作戰。

  但被施頌一個人就給壓制得難以前進!

  在施頌的壓制下,林德輝直接沖到對方面前,掄起大劍,橫掃千軍!

  大劍發出沉悶的切割空氣聲響。

  這一幕看得無數年輕人熱血沸騰。

  但也有很多人看得有些皺眉頭。

  “黃金屋戰隊的這種打法……還是有些太過于輕視對手了呀。”

  “林德輝前幾場比賽打的不錯,但這場比賽,又犯了當時跟符龍戰隊比賽時的錯誤,太過于冒進……”

  就在這時,神龍戰隊兩個強大的盾戰,一手舉盾,一手持刀,齊齊斬向林德輝。

  那個刺客,也如同幽靈一般冒出來,直接刺向林德輝。

  黃金屋戰隊的林德輝,一個人竟然吸引了對方三個人的攻擊!

  神龍戰隊這邊的目的也特別直接,就是想要各個擊破!

  有可以干掉一個對手的機會就絕不會放過!

  他們不是看不出林德輝的目的,但那又怎樣?

  賽場上的形勢瞬間千變萬化,一成不變是不可能的。

  所以,究竟誰是畫中人,誰是執筆人,結果出來之前,誰又敢徹底斷言呢?

  正面硬剛一挑三?

  不存在的!

  林德輝幾乎是一瞬間就被兩個盾戰加上一個刺客給斬了。

  化作光雨,消失在空氣中。

  兩個盾戰在擊殺林德輝之后的反應也相當迅速,后撤、合盾……護住林德輝!

  整個過程,快到不可思議!

  他們能夠憑借純粹的靈戰士組合走到今天,并非僥幸。

  跟符龍戰隊那場比賽,只能說倒霉到家了。

  畢竟不是每一種奶都叫小白。

  神龍戰隊的弓箭手雖然被施頌給壓制,但也沒有被擊殺。

  所以此刻的局面是這樣的——

  黃金屋這邊的狂劍士林德輝死亡出局。

  刺客隊長刁雨佳不知所蹤。

  反正是沒能在林德輝死的時候驟然間出現給神龍戰隊帶來巨大傷害。

  符篆師張可欣站在弓箭手施頌身邊,不斷在給施頌進行各種輔助。

  “哎呀……原來不是故意吸引對方火力為自己人創造機會啊?”光頭美女一臉遺憾,忍不住扼腕嘆息。

  溫柔妹子看她一眼,慢條斯理的道:“小林同學的確是有點急躁了呢……”

  神龍戰隊這邊的隊長是兩個盾戰中的一個,沉聲道:“注意警戒,對方的刺客應該就在附近,千萬不要給她近身機會!”

  隨后,另一個盾戰直接背向張可欣他們方向,舉著大盾策應后方。

  兩大盾戰,一前一后,中間護著一個刺客。

  神龍戰隊的弓箭手站在一棟殘破大樓的頂層,利用堅固的墻體做掩護,跟施頌對射著。

  雖然被施頌壓制得難以抬頭,但卻并沒有實質性的危險。

  四打三,眼下這局面,看上去對神龍戰隊這邊更有利一些。

  別說什么以少打多,這種團隊賽,多一個人肯定更有優勢一些。

  很多黃金屋的支持者忍不住嘆息,林德輝……真是太沖動了!

  黃金屋身為畫城這種一級主城重點高中的戰隊,難道連第五個人都選不出來嗎?

  為什么不多找兩個替補?

  就在這時,施頌射出去的箭,突然間變了顏色。

  有眼尖的人看見,忍不住發出驚呼:“天吶……施頌,寒冰箭!他終于再次出手了!”

  一支箭射在堅固無比的混凝土墻壁上。

  那墻壁頓時蒙上一層白霜。

  他第二箭射向那墻壁,墻壁頓時轟然爆碎!

  但沒等他第三支箭射出去,那個躲在殘破建筑最頂層的弓箭手……已經跑了。

  只可惜沒能跑多遠,便被一道突如其來的寒光,一刀給抹了脖子!

  刁雨佳!

  黃金屋的隊長刁雨佳!

  她并沒有去伏擊那兩個盾戰跟刺客,而是將神龍戰隊的弓箭手當成了目標。

  “這算是什么打法?這么換……他們有點吃虧吧?”單谷一臉疑惑。

  白牧野在一旁說道:“張可欣快放雷電符了。”

  “對!”劉志遠在一旁點頭。

  臥槽,我怎么忘記這茬了?

  單谷一拍腦門。

  黃金屋的符篆師并非單純的奶媽,那也是一只進攻型的高級符篆師啊!

  她的雷電符只是劈不開小白的防御符,可這并不代表她是一只弱雞!

  神龍戰隊那兩個大盾戰竟然試圖裹挾著刺客跑過去跟人家近身搏斗……這分明是戰術上出了問題!

  怪不得張可欣把弓箭手留在身邊,感情就是為了壓制對方,保持距離!

  單谷嘆息道:“神龍戰隊,不知變通啊!”

  這時候,施頌的箭,已經開始朝著那兩個盾戰壓制過去。

  嘭嘭嘭!

  可怕的寒冰屬性箭矢每一支轟在盾牌上,都讓神龍戰隊的盾戰隊長有種難以招架的感覺。

  他甚至懷疑自己的盾牌會不會像那面墻一樣,在下一刻轟然碎掉。

  好在他們手中的盾牌也全都是名家打造,面對境界差不多的對手屬性攻擊,一時半會還是沒問題的。

  不過這樣一來,他們的行動,也受到了阻礙。

  神龍戰隊的刺客則趁機出來,按照既定計劃,施展潛行術,試圖擊殺黃金屋的符篆師張可欣!

  張可欣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

  然后,取出兩張雷電符,瞬間祭出。

  這兩張雷電符貼著地皮一路朝著兩個盾戰飛去。

  直播間里。

  光頭美女大聲道:“哈哈,張可欣同學的御符手段……比之前更高明了!不得不說,比賽,永遠是鍛煉孩子們的最好方式,她比以前更強大了!”

  一旁綠水河城的解說心里面狂翻白眼,心說姐姐您這是又活過來了嗎?

  不得不說,光頭美女和溫柔妹子的這對組合,的確非常吸人眼球。

  加上她們出自一級主城,眼界格局和閱歷都不是綠水河城這兩個解說能比的。

  所以被壓制也在情理之中。

  畢竟不是哪個三級小城都能出董栗這種知名解說。

  神龍戰隊的刺客一刀刺在張可欣打出的防御符光幕上,那光幕狠狠顫動一下,泛起幾道劇烈的漣漪,但卻頑強的擋住了他的攻擊。

  刺客眨眼間沖向另一側的弓箭手施頌!

  殺不了符篆師,我還殺不了一個弓箭手么?

  咔嚓!

  咔嚓!

  就在這位神龍戰隊刺客沖向施頌的一剎那,兩聲晴天霹靂驟然響起。

  那邊兩名盾戰各自架著大盾,竟然擋住了劈向他們的閃電!

  無數神龍戰隊的支持者忍不住大聲歡呼起來。

  他們的兩位盾戰,竟成功擋住了高級符篆師張可欣的兩張雷電符!

  這一刻,無數人莫名想起了那個變態的中級符篆師白牧野……他手里的雷電符(沒有多少人知道雷電符和狂雷符的區別)為什么可以轟碎兩位盾戰的盾牌?

  大掛比啊!

  姓白那小子長得那么帥,卻是一個湊不要臉的王八蛋!

  不但買高級符,而且可能買的還是高級上品甚至是大師級的符!

  不然為什么張可欣劈不碎神龍戰隊兩位盾戰的盾牌,白牧野卻可以?

  狗東西真特么有錢!

  休息室里。

  白牧野抱著膀,笑著說了一句:“神龍戰隊完了。”

  劉志遠點點頭。

  姬彩衣也嗯了一聲。

  司音瞪大眼睛,仔細尋找著神龍戰隊完了的證據。

  哪完了?

  沒看出來呀!

  神龍戰隊的刺客在兩道霹靂聲中,來不及去觀察自己那邊的情況,狠狠一刀,刺向弓箭手施頌!

  施頌身上,卻驟然亮起一道光芒!

  防御符!

  神龍戰隊刺客腦子嗡的一聲,黃金屋這只符篆師什么時候打出來的防御符?

  怎么可能比自己的攻擊更快?

  耳畔傳來施頌十分平靜的聲音:“守著一個奶媽呢,哪有那么容易就被你殺掉?”

  關鍵施頌在說話的同時,依然一箭又一箭射向神龍戰隊的兩位盾戰。

  咔嚓!

  又是一聲巨響,神龍戰隊刺客下意識望向自己兩位盾戰的方向。

  正好看見其中一個軟軟倒下,化作一片光雨。

  下一刻,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為這一聲霹靂,是響在他頭頂的。

  刁雨佳利用神龍戰隊兩個盾戰舉盾防御張可欣雷電符的瞬間,成功帶走一人。

  也不戀戰,一個幽靈閃現消失了。

  至此,黃金屋戰隊這邊,死掉一個狂劍士林德輝,而神龍戰隊卻只剩下了一個盾戰。

  在這場關鍵的比賽里,他們幾乎徹底沒希望了。

  但這位盾戰并沒有放棄。

  在這一刻,他驟然回撤,試圖利用城市廢墟復雜的地形,跟對方打游擊戰。

  只是到了這種時候,黃金屋這邊三個人哪里會給他這種機會?

  施頌寒冰箭接連射出。

  張可欣靈力補充符、力量符不斷奶過來。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一旁還有一個幽靈般的刺客虎視眈眈……

  剩下那盾戰隊長一臉絕望。

  神龍戰隊,倒在了決賽圈的門口。

  哪怕他們已經有半只腳邁進了門檻,但依然被黃金屋無情的一腳踹出來。

  白岳城分賽區三四名之爭塵埃落定,黃金屋戰隊獲勝!

  神龍戰隊,出局。

  休息室里,白牧野幾個人紛紛鼓起掌來。

  “黃金屋這場打的漂亮!”單谷由衷的道。

  “弓箭的特別好!”司音道。

  單谷深吸了一口氣,瞥了一眼司音的頭發。

  司音露出一個你打不過我的笑容。

  特別萌。

  “下面,就要輪到我們上場了!”劉志遠深吸一口氣,看向眾人:“最后一場了,黑白子戰隊也是一支超級強隊,但我們更強,大家不要有什么壓力,打出我們自己的水準就行了。”

  “白哥打出他的水準咱們就贏了。”單谷笑嘻嘻的道。

  這一次,劉志遠倒是沒有多說什么。

  因為經過黃金屋那場戰斗,單谷已經比過去成熟太多了!

  之前這么說,是依賴;現在這么說,則是調侃。

  一旦到了賽場上,他比誰都拼!

  七級弓箭手怎么了?

  萬雄學長去年參加飛仙聯賽的時候,不也是七級?

  長刀所向,他的對手誰不哆嗦?

  隨著提示音響起,幾個人站起身,一臉平靜的朝著比賽室走去。

  一艘登記為貨船的奢華星際飛船從跳躍點飛出,進入了飛仙星系。

  董穎面色平靜的坐在大廳舷窗邊,面前桌上放著一本書,她一臉安靜的在看書。

  剛被控制起來的時候,她也曾憤怒惶恐與不安。

  一方面為自己在百花城的孩子擔心,另一方面,卻是為小白擔心。

  哪怕小白曾經展示過無比強大的黑客能力,可那畢竟是在虛擬世界中。

  吳平的兒子吳不凡,卻是齊王的人!

  盡管齊王根本不知道自己麾下有這樣一號人,但這并不妨礙吳不凡可以調動令人恐懼的強大力量。

  整整一艘飛船的高手!

  甚至毫不掩飾的在她面前談論要怎么設局去抓那個小兔崽子。

  她很擔心。

  直到她在睡覺的時候,看見了房間里面突然投放出的一道光幕上寫著的那一段話。

  “董老師,放心吧,我已經知道了您的遭遇,您不會有任何危險。我也不會——小白。”

  那一刻,沒人知道董穎內心深處的激動和感慨。

  她只教了不到半年的學生白牧野,當真是個能人!

  這種能力簡直讓她激動到忍不住想要大叫幾聲。

  太厲害了!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這種戒備森嚴防御級別極高的星際飛船上都能直接通過這種方式聯系到她?

  從那天之后,她整個人都輕松了很多。

  就像現在,哪怕她明知道吳不凡就在不遠處盯著她,但她的心里面依然非常安穩。

  吳不凡看上去三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非常英俊。

  繼承了他母親的漂亮和他父親的儒雅。

  也完美演繹了什么叫做不能以貌取人,長得像好人未必就是好人這些道理。

  他溜溜達達,走到董穎面前,一伸手,將董穎面前的書掃到地上,然后微笑著坐在董穎對面。

  董穎抬起頭,平靜的看了他一眼:“你這種喪盡天良的人,不得好死。”

  吳不凡抬手給了董穎一記耳光。

  “賤人!”

  董穎的臉迅速紅腫起來,她的眼里,也迅速蒙上一層水霧。

  “如果不是要用你把姓白那小畜生給騙出來,現在就把你扔出去!讓你永遠漂浮在這無垠的美麗宇宙中。”

  吳不凡臉上依然帶著溫和的微笑。

  “你不得好死。”董穎說道。

  吳不凡又給了董穎一巴掌。

  “賤人!”

  他微笑著,然后說道:“既然你是個賤人,那么你看我怎么樣?是不是比我父親那種老不死強多了?你要不要試試跟著我?說不定,我會饒你一條賤命。”

  “你不得好死。”董穎第三次說道。

  這一次,吳不凡沒再動手,淡淡說道:“你真的很賤,婊子一個,在這里裝什么清高?藏了十五年,卻又忍不住回來找我家那老不死……呵呵,說到底,還不是因為我媽不在了,看上老不死那些財產和地位了吧?其實跟著我,你可以得到更多!這一次抓住那個小畜生,我的地位會在一夜之間,超越那老不死!成為真正的大人物!”

  “寡廉鮮恥。”董穎道。

  “我寡廉鮮恥?”吳不凡微笑變成獰笑:“咱們倆的確有一個寡廉鮮恥的,不過那人是你!不是我!我可沒有在二十幾歲,大學剛畢業就去勾引曾經教過她的老師,我也沒有偷偷懷了別人的野種之后悄悄生下來,處心積慮蟄伏十五年妄圖在未來去爭奪人家的家產!董賤人,實話告訴你,這次不但是你,還有你那野種……一個都別想活!”

  董穎原本無比憤怒的心,在這一刻徹底平靜下來,她看著眼前這很英俊的青年:“我不過是教了白牧野不到半年的普通老師,你想用我做誘餌騙他出來,你想多了!”

  她在這一刻,想到了白牧野那強大的黑客能力,她想盡量從這畜生嘴里多套一些話出來。

  吳不凡冷笑著站起身:“都這種時候了,還是好好考慮考慮你自己吧,賤人,你們娘倆,很快就會見面。說起來你那野種也不小了吧?你說……如果……呵呵呵,老不死要是看見了,會有怎樣的反應?會不會氣得直接蹬腿兒了呢?”

  董穎霍地抬起頭,冷冷看著吳不凡。

  那眼神充滿仇恨,叫吳不凡甚至有些恐懼,不過轉念回過神來覺得羞憤無比。

  走上前,左右開弓,噼啦啪啦抽了董穎十幾個耳光。

  “你這種賤人,憑什么也會有這種反應?聽到這種事兒,你不是應該很開心嗎?覺得惡心?老子覺得你更惡心!跟我家那老不死一樣惡心!你放心,老子有藥,特別管用!不但會用在你們身上,將來也會孝敬給那個老不死!我好吧?是不是很孝順?”

  吳不凡陰測測的說著,然后嘴角微微翹起:“我說到做到!”

  董穎看著他:“你不得好死!”

  此刻。

  遙遠的綠野星。

  行政中心綠野城郊區的一座無人倉庫里,一個儒雅老者正淚流滿面的破口大罵:“畜生!畜生!你不得好死!”

  吳平不清楚這視頻是怎么出現在他面前的,但這視頻里面發生那一幕,卻看得他目眥盡裂。

  他無法想象從小就乖巧懂事的兒子,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他曾經一度認為他兒子是受了什么人的蠱惑,才做出這種錯事。

  可今天這一幕,讓他徹底崩潰了。

  心,也徹底涼了。

  他甚至懷疑,他怎么可能生出這樣的一個孩子來?

  一個在二十幾歲就妻妾成群的人,又是有什么臉面一口一個老不死的叫他?

  看上去吳不凡這么做似乎是在為自己母親抱不平,也是因為母親驟然離世而導致心理變態。

  但吳平自己心里面卻清楚的很,他妻子活著的時候,這個兒子也沒多孝順!

  當年他妻子之所以跑出去旅游,就是被吳不凡給氣的!

  年紀輕輕妻妾成群,還經常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終日花天酒地。

  吳家也算書香門第,他母親受不了兒子這樣,說了幾句,結果被吳不凡瘋狂頂嘴,甚至搬出了吳平跟董穎的當年舊事。

  當場就把他媽給氣得差點暈過去,隨后出門散心,再也沒能回來。

  只是這種家丑,他能跟誰去說?

  就連和董穎他都沒辦法說!

  畢竟這件事,他也有責任。

  所以當年他并沒有怪罪兒子,反倒還寬言安慰。

  誰能想到,數年之后的今天,吳不凡徹底露出狼子野心一面。

  或許在他骨子里,什么父母親人,什么朋友同事,都是沒有任何價值的。

  只要他需要,隨時都可以拿去出賣。

  哪怕面對跟他父親有夫妻之實的女人,也能做出這種無恥舉動。

  吳平坐在那無人倉庫,老淚縱橫,放聲痛哭。

  “養不教父之過,都是我的錯。”

  “畜生,你不得好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