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七連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真的,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姬彩衣一臉憤憤,“小白你都沒看見,那些人笑得那叫一個開心啊!真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哈哈哈,白哥本來就帥得讓人嫉妒,符篆術又那么高明,好容易有一個可以讓大家發泄下的機會,大家怎么能不開心?”單谷在一旁嘿嘿嘿的笑著說道。

  他居然被官方催促著下線,就因為擋著大家跟小白一起圍觀蟲子打架了。

  大爺的……單哥不要面子的嘛?

  不過小白后來被咬死了,要不是兄弟,他也想笑。好吧,是兄弟他也沒忍住,現在就在笑呢。

  司音有點心疼的看著白牧野:“小白哥,還疼嗎?”

  白牧野笑著搖搖頭:“不疼。”

  “那些粉紅甲蟲好可惡呀!”司音覺得自己現在最痛恨的生物就是粉紅甲蟲,小白哥那么好看,它們怎么能下得去口?單谷哥也學壞了,居然還在那笑!

  回到酒店,幾個人來到白牧野的套房里進行比賽復盤。

  其實也沒什么可復盤的,主要是聽大發神威的單谷同學吹噓他完美級基礎箭術有多屌。

  等到老劉回來的時候,大家正開開心心的在那研究晚上吃什么。

  兩場比賽,兩分已經拿到手,大家都很愉悅。

  尤其剛剛結束這場比賽,單谷和姬彩衣都打出了真正屬于自己的信心,就連司音也比過去進步太多了。

  盡管還是有些緊張,盡管還是有各種的不適應,但至少,她已經知道應該做什么,也能努力著去做到了。

  “剛剛這場比賽大家打的都不錯!”老劉一進屋就開始表揚。

  “包括看蟲子打架的白哥?”單谷在一旁挑事兒。

  “當然,如果沒有他給你機會,你能發揮的那么好?”老劉淡淡的看了一眼單谷:“不再執著于比賽中臨場突破,心態好了,很不錯!”

  單谷一臉得意的笑了笑,然后說道:“那是!沉下心來,我依然是那個無敵的弓箭手!”

  姬彩衣看了單谷一眼:“你是不是偷摸學了完美級的基礎射術?”

  “哎呦……被你發現了?”單谷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說好了大家一起學,你卻自己悄悄的先學了?”姬彩衣瞥了單谷一眼。

  單谷嘿嘿笑了幾聲,也不解釋。

  劉志遠道:“我倒是覺得單谷應該學了,你也可以開始了。”

  姬彩衣點點頭:“我正準備最近開始呢,我覺得基礎已經打的差不多了。”

  完美級的潛行術、完美級的暴擊、完美級的幽靈閃現……

  姬彩衣其實也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劉志遠道:“咱們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是巨樹城的森林戰隊,地形是海島。其實海島這種地形,跟一般的山地地形也沒有太大區別,所以地形這塊,我們無需投入太多精力。下面咱們來分析一下森林戰隊的特點……”

  五月一號凌晨四點半。

  白牧野正在那專心畫符,精細的符篆筆下,一道道紋路被他平穩而快的勾勒出來。

  當最后一筆落下的時候,整張符篆仿佛散發出一股靈性出來。

  白牧野心滿意足的長出一口氣。

  越是高級符篆,越是難以制作,各種要求遠勝過初級、中級符篆的制作。

  大漂亮出現在他面前,說道:“吳平被他兒子綁架了。”

  “啊?”白牧野還沒從畫好一張高級符篆的驚喜中回過神來,有些茫然的看著大漂亮。

  “吳平被他兒子綁架了!”大漂亮重復道。

  “啊!”白牧野臉上露出驚訝。

  “他兒子真是個畜生。”大漂亮說道。

  “發生了什么?”白牧野看著大漂亮。

  “吳平的兒子帶人綁架了自己的父親,然后將董穎強行控制住,他們現在一群人帶著董穎,已經在來飛仙的路上了。”大漂亮漂亮的眼睛里閃過強烈憤怒。

  “咦?齊王那邊不是都已經知道了?”白牧野有些奇怪,心說難道齊王又出爾反爾了?

  之前吳平將這件事匯報給齊王的時候,大漂亮可是全程錄像的。

  視頻白牧野早就看過,所以也清楚發生了什么。

  齊王或許真的對自己屬下挺好,又或許他最近這段時間特別忙。

  反正從雙方的對話上來看,齊王并沒有利用董穎給他設套的想法。

  “齊王是知道了,可問題是,吳平的兒子,還有他背后的人,并不知道這件事。吳平兒子的條件,是要董穎死。他背后那人要的,是抓住你,獻給齊王。”

  大漂亮冷笑道:“所以,他們雙方一拍即合,這件事就成了。”

  “他們什么時候能到飛仙?”白牧野挑了挑眉梢,看著大漂亮問道。

  “應該不需要太久,大概也就是你們打完分賽區的比賽,返回百花的日子。”大漂亮看著白牧野,“這次一定讓那些人有來無回。”

  白牧野沉吟著,說道:“不能傷害到董老師。”

  “嗯,我時刻監控他們,你專心打好你的比賽就是了。”大漂亮說道。

  五月一號晚上,百花符龍戰隊,對陣巨樹城森林戰隊。

  白牧野這次沒有研究螞蟻大戰甲蟲,但也幾乎沒出手。

  只在對方一個刺客暗戳戳摸到他身邊準備出手的時候,賞了對方一張控制符。

  然后那神不能動口不能言的倒霉刺客被躲在一旁的司音一錘子砸成光雨,光榮出局了。

  單谷在這場比賽再次大發神威,在沒有白牧野符篆加持的情況下,藏身于一顆大樹上,一挑二,干掉對方一個弓箭手,還有一個符篆師!

  干掉對方弓箭手可以說是意料之中的,完美級的基礎箭術太狠了。

  但對方的符篆師卻是夠倒霉的。

  那是一個輔助系的符篆師,精神力一百八十多,在飛仙的高中生當中,已經算是真正的天才了。

  可惜那個家伙可能太想模仿小白了,竟然試圖改走全系路線。

  想要把自己變成一個攻守輔助俱佳的符篆師。

  在單谷秒掉他們弓箭手的時候,悄然往自己身上加持各種敏捷、速度符篆,成功接近了單谷藏身之地。

  然后試圖用一張很LOW的劍符去攻擊單谷。

  這人也算挺有靈性那種,竟然用劍符去砍單谷藏身的那顆大樹。

  如果不是他的劍符太爛,說不定真的讓他成功了。

  劍符化成的光劍,成功砍進大樹十分之一。

  然后就被單谷居高臨下,一箭射死。

  最后剩下一個盾戰,被姬彩衣悄悄近身,一刀帶走。

  這場比賽的勝利,也終于讓符龍戰隊這匹黑馬進入了更多人的視線當中。

  終于有著名分析師將目光投到他們身上,開始分析這支戰隊的每一個成員。

  “白牧野,符龍戰隊當之無愧的核心,定海神針一樣的存在!如果沒有他,這支戰隊不可能發揮得如此穩定。他的精神力雖然不算高,但他擅長的符篆術太全面!控符手段堪稱出神入化,同齡人當中,很少能見到這種天才!”

  “另外大家可能注意到,之前淘汰賽的比賽中,符龍戰隊幾乎是白牧野一個人在撐著,其他那些人的表現……談不上差,但也絕對算不上好。”

  “看上去都很緊張,發揮得也只能算是中規中矩,并沒有太多出彩的地方。唯一出彩的,可能就是他們司職戰術分析師和新聞發言人的隊長劉志遠了,小伙子面對媒體很有風度,絲毫不見青澀,有大家風范!”

  “但在這個階段,符龍戰隊除了白牧野之外的其他幾個隊員,都只能算作中規中矩,跟其他戰隊的那些成員比起來,并沒有太大區別。”

  “但當他們打到循環賽時,終于發生了質的變化!”

  “仿佛一夜之間,單谷就長大了……或許也是因為那場對陣黃金屋的比賽讓他成熟了。感知能力超強,不再炫技,將基礎箭術打磨得無比精良。”

  “姬彩衣的臨陣突破,堪稱經典,尤其是那五分鐘的領悟時間,對她來說尤為重要!在這里,我們不得不對黃金屋戰隊的隊長刁雨佳同學說一句,謝謝你的風度,讓我們飛仙又多了一個年輕的優秀刺客!”

  “我重點想說說司音,這個小姑娘長得非常可愛,相信喜歡她的人也有很多。但之前那些比賽,她在整個戰隊中的身份,差不多就是打醬油的角色。這種如果在其他戰隊,可能連上場機會都不會有。但她很幸運,加入了一支很有愛的隊伍,我們其實可以看到,所有人都在關心她幫助她。當看著她真正成長起來那一刻,我的眼角……都忍不住有些濕潤。那種感覺,仿佛看見自己的女兒長大了……”

  這個分析師在整個飛仙都很有名氣,屬于那種肚子里有東西的學者。他的真實身份,也是飛仙大學的一名教授。

  所以他的分析視頻流傳出來之后,迅速擴散開來。

  影響力極大!

  不僅僅白岳城這邊的分賽區,就連其他那些分賽區,也有無數人開始關注起符龍戰隊。

  小白這個買高級符打比賽的中級符篆師,也受到越來越多的人關注。

  關注的人多了,爭議也就多了。

  除了長相無可挑剔,讓更多人發現原來人還可以帥成這樣之外,對于他“買”高級符打比賽這種行為,網絡上褒貶不一,爭議非常大。

  一些人認為,既然如今的比賽號稱完全跟現實世界對接,那么買符比賽,就沒什么大不了。

  有本事你們也去買唄?

  而且高級符真的那么容易駕馭?

  隨隨便便一個符篆師買來一堆高級符就能用它打比賽?

  買一張飛行符就能飛得很瀟灑?

  簡直開玩笑!

  你行你上!

  沒事兒別站著說話不腰疼。

  另一些人則認為,白牧野這種做法,有違公平競爭的比賽原則。

  “難道說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這個觀點,代表了很大一群人的心聲。

  不過貶低也好,褒獎也罷,小白他們這群人始終安安靜靜。

  沒事兒往公眾號上發一些訓練照片,就當給粉絲福利了。

  對于那些爭議,從來不去回應。

  一心比賽。

  五月二號,符龍戰隊擊敗冰霜戰隊,獲取第四場比賽的勝利。

  五月三號,在城市廢墟的地圖中,對陣狂劍戰隊,單谷再次大發神威,在白牧野符篆加持下一挑三。

  剩下最后一個,是被暗戳戳躲在那里的司音,當著沖過來的姬彩衣面撿了個人頭。

  氣得彩衣賽后抓住司音的頭發揉了半天才消氣。

  五月四號,獨孤九劍戰隊,這場比賽倒是挺有看點的。

  倒不是說獨孤九劍戰隊里面有什么特別強大的隊員,而是這場比賽是在雪山地形上打的!

  雪山地形,在比賽中并不常見。

  在這種地方,很多功法都難以發揮出最大威力。

  比如姬彩衣覺醒的火屬性天賦技能,在這種地方最多只能發揮出平時的五分之三。

  但對單谷這種遠程打擊的弓箭手來說,不管什么地形,只要給他合適的機會,都可以發揮出巨大的威力來。

  所以,這場比賽依然是單谷主攻,一挑二,干掉對方兩個隊員。

  其中一段精彩對決,是單谷正面硬剛,干掉對方弓箭手的畫面,看得無數人熱血沸騰。

  雖然一直沒能臨陣突破,但這個強大的七級弓箭手,也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了。

  五月五號,符龍對陣來自二級主城的綠水河神龍戰隊。

  這是一支全靈戰士的戰隊。

  這場比賽的地形,是冰河……大家打的有些辛苦。

  差點就被河里面的生物給主宰了比賽。

  因為真的就是在冰河里進行的比賽。

  一條水流湍急的大河,上百米寬的河面上,巨大的冰排像是一艘艘快船,速度飛快的順著水流往下沖去。

  雙方都刷新在這種冰排上!

  要穩住自己的身形,還要提防對手的進攻,更要提防來自冰河里面的水中生物。

  搞笑的是,比賽一開始,雙方的弓箭手就雙雙掛掉了。

  原因說來可笑。

  在這種冰排上戰斗,雙方的弓箭手肯定是重中之重。

  在沒有任何遮擋的情況下,有兩個大盾戰的神龍戰隊看上去似乎更占優勢。

  將他們的弓箭手和刺客擋在后面。

  弓箭手本來可以愜意的發起攻擊。

  實際上一開始也的確挺愜意的。

  結果一條巨大的鯰魚……真的是巨大,足有幾十米那么長。突然從水里跳出來,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吞向神龍戰隊的四個人。

  兩個盾戰反應極快,跳到另外一塊冰排上。

  刺客的反應更不用說,比盾戰還快,也跳了出去,從魚口逃生。

  只有那個愜意過頭的弓箭手,反應稍稍慢了一步,便被大魚一口給吞了,死的窩窩囊囊。

  單谷這邊有白牧野的防御符,之前接連大發神威,心態也輕松的很。

  結果他這邊也跳出一條大魚,連同他站著的那塊幾米方圓的冰排,一起給吞了!

  冰鎮小點心……吃起來倍兒爽。

  這時候大家才突然感覺到,今天這場比賽的主角可能不是雙方隊員,而是水下面這些可怕的大魚!

  自從分賽區比賽開始,一直到現在,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水下的大魚也不能說它們境界有多離譜,基本上都是八九級的生物。不比陸上那些生靈強到哪去,可是它們主場優勢太明顯了!

  就連白牧野都對這些隱藏在水下,隨時可能發起攻擊的大魚頭疼不已。

  不過很快,他就想出了辦法。

  在隔著一百多米的三個神龍戰隊成員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白牧野施施然掏出幾張狂雷符。

  瞬間激活一張。

  咔嚓!

  可怕的閃電驟然亮起,帶著無盡的大自然神威,瞬間擊中水下一條即將對他們發起攻擊的大魚。

  大魚當場被劈死!

  翻著大白肚子漂浮在水面。

  這一幕看呆了無數正在收看比賽的觀眾。

  “閃電劈進水里面會把魚電死?”

  “電死個錘子,那特么是劈死的!你物理是誰教的?”

  “小白也太猛了吧?竟然能直接把魚給劈死?”

  直播間里面的主持人都一臉無語。

  鳥哥嘴角抽搐著道:“難道這場比賽,又變成荒野求生了嗎?”

  董栗推了推眼鏡:“應該不會。”

  當然不會。

  因為白牧野在劈死這條大魚之后,其他那些圍在他們周圍的大魚全都一哄而散,跑的那叫一個麻溜。

  然后,白牧野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飛行符,施施然飛到三個目光呆滯的神龍戰隊隊員頭上,扔下三張狂雷符。

  盾牌絕緣?

  沒用的,盾牌都劈碎了……還絕個毛線?

  整個現場簡直慘不忍睹。

  三個可憐蟲就這么被雷劈死了。

  這簡直成了白岳城分賽區打到現在最令人無語的一場比賽。

  四個神龍戰隊的隊員差點被窩囊死,一個被魚吃了,三個被雷劈死了。

  不過在比賽結束之后,倒是引發了一場激烈的討論。

  “我今天算是終于明白符篆師到底有多厲害了!”

  “論一個會飛的符篆師有多可怕!”

  “求購飛行符,價錢任你開,哥是個初級符篆師,但是哥有錢……”

  “以后的比賽會不會是小白往自己身上一邊拍飛行符,一邊飛起來直接用雷電符劈人啊?想想都覺得赤雞!好期待那種場面!”

  “我早說過,符龍戰隊里面,小白是絕對的核心,他可以一個人挑戰一支隊伍!”

  “這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吧?飛起來扔雷電符、劍符,哪怕對方有強大的弓箭手也沒用啊,小白還有高級防御符……這特么還怎么打?”

  “有本事你也飛唄。”

  “哈哈哈誰還說買符打比賽丟人?來來來,你也丟一個給我看看。”

  符篆師的價值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知道……和親眼看到一個少年符篆師天才利用各種符篆虐對手那是兩回事。

  尤其是被虐的神龍戰隊,幾個成員差點被打出心理陰影。

  就連賽后的新聞發布會,神龍戰隊的隊長都沒參加。

  老劉則被一群狂熱的媒體圍攻,差點被逼得說出我們承諾絕不率先使用小白這種話……

  紛紛擾擾中,白岳城分賽區的循環賽進入到了尾聲階段。

  符龍戰隊七場比賽全勝,拿到了七分,就剩下最后一個對手——來自一級主城棋城的黑白子戰隊。

  其實到如今,符龍戰隊已經鐵定晉級了!

  一共九支隊伍,八場比賽的單循環,取一二三名晉級的話,八場全勝排名第一,七勝排名第二,六勝排名第三。

  所以如今已經獲得了七場勝利的符龍戰隊,百分之百拿到了分賽區的出線權。

  目前的排名是這樣。

  百花城符龍戰隊七場比賽全勝,排名第一。

  棋城黑白子戰隊七場全勝,跟符龍戰隊并列排名第一,同樣拿到了決賽圈的入場券。

  最后一場次元空間地圖的比賽,將決定誰才是白岳城分賽區的冠軍!

  所以這場比賽,相當有看點,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

  另一場備受關注的比賽,來自黃金屋戰隊和神龍戰隊。

  兩支隊伍,并列排名第三。

  在之前的比賽中,黃金屋戰隊先后輸給了符龍戰隊和黑白子戰隊。如今是七戰五勝,如果最后一場比賽獲勝,他們將拿到進入決賽圈的寶貴名額。

  而在冰河地圖被小白一個人給打哭的全靈戰士組合神龍戰隊同樣也是如此!

  他們同樣七戰五勝,在之前的比賽中,只輸給了黑白子戰隊和符龍戰隊。

  只要這場比賽能夠擊敗黃金屋,那么晉級決賽圈的人,就將是他們!

  所以,五月六號這兩場比賽,一場決出冠軍,一場決出最后一張寶貴的決賽圈入場券。

  至于第三名那個分賽區季軍的榮耀,無論對神龍戰隊來說,還是對黃金屋戰隊來說,都沒那么重要。

  他們只想要最后那張決賽圈入場券!

  五月六號傍晚,全靈戰士組合神龍戰隊跟畫城黃金屋戰隊的比賽,率先開打!

  正在比賽中心休息室里面等候決賽開始的白牧野等人,興致勃勃圍坐在光幕前觀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