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要下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時間回到這場比賽開始之前的半個小時,雙方上場人員名單出來之后。

  單谷:“他們是不是瘋了?難道有什么秘密手段?不然一支能夠打進循環賽的隊伍,怎么會如此草率而又愚蠢的放棄比賽?這是怕了我們之后的戰略性的放棄嗎?還是說他們根本就沒研究分析過我們的比賽視頻?我怎么感覺這種可能性更大一點?一級主城出來的隊伍都這么豪放且自信的嗎?擦,咱好歹也是一匹黑馬吧,他們就這么輕視咱?覺得兩個刺客兩個弓箭手就能搞定了?黑暗森林是他們主場?我可以說那里是我跟彩衣的主場嗎?我能說普天之下都是我白哥的主場嗎?簡直莫名其妙!既然他們這樣送人頭送分,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可惜飛仙聯賽不是按人頭記分,要像帝國聯賽那樣按照人頭記分,分分鐘就淘汰掉他們!”

  劉志遠:“他們,大概就是瘋了。”

  單谷:“……”

  姬彩衣:“……”

  司音:“……”

  白牧野:“……”

  大家的確都非常無語。

  黑暗森林這種地形,之前在比賽中雖然沒遇見過,但在私下里的訓練中,他們不知去過多少次。

  里面各種生靈的分布,應該怎么躲藏、站位、走位……應該如何相互配合,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尤其對單谷這種天賦是感知能力的弓箭手來說,在這種地方打比賽,他幾乎可以閉上眼睛一邊在心里哼著歌一邊戰斗!

  對姬彩衣來說,同樣也是如此。

  所以這黑暗森林,啥時候就成了你們的主場了?

  就連一向謹慎的老劉,都表示沒有辦法理解對方為什么會這么排兵布陣。

  難道真覺得憑借四個九級靈戰士就能在黑暗森林淘汰掉他們?

  還是說生在畫城的人全都一身藝術家細菌?

  不管你們怎么覺得,我們只要我們覺得?

  反正幾個人都覺得莫名其妙。

  上場之后,單谷第一時間鎖定了對方其中一個刺客的位置。

  雖然對方是一個九級刺客,藏匿得也足夠好,但對單谷來說,想要在這種地形秒掉一個老老實實藏在那里以為別人都發現不了他的家伙實在是太簡單了。

  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常訓練就不訓練這個了。

  上一場比賽之所以會輸,就像董栗的判斷那樣——太想臨陣突破了!

  人越是急躁的執著于某一件事,成功的幾率其實也就越低。

  經歷了上一場比賽的失敗,表面看上去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單谷心里面著實是憋了一大口氣的。

  這次他不在意自己能不能能突破,他只想提升自己的箭術。

  他們這群人之前在巨人城試煉場中,全都得到了巨大好處。

  每個人都得到不止一種完美級功法!

  只是這些功法,大家都沒急著去修煉。因為越是高等級功法,在修煉之前越是要將自身的基礎夯實到極致……

  基礎不打牢,怎么建摩天大樓?

  所以修行者一旦拿到好的功法,都會選擇拼命夯實基礎,直到到沒辦法繼續,才會考慮去修煉更高一層。

  但隨著上一場比賽的失利,單谷終于忍不住,悄悄修煉了他的完美級射術。

  雖然不可能一下子讓他的射術臻至完美,但這種頂級功法給他帶來的提升卻是巨大的!

  他的基礎本身就已經夯實得非常好了,就算沒到完美那種境界,但用來修煉完美級射術,也已經足夠。

  所以這場比賽,他一出手,直接就帶走了對方一名刺客。

  彩衣同樣如此,上場比賽的臨陣突破,黃金屋隊長刁雨佳給她那五分鐘,讓她收獲極大。

  將那些收獲用在這場比賽當中,幾乎是以碾壓的姿態,直接秒殺對方一名九級弓箭手。

  那個覺得自己來到黑暗森林像是回到家的可憐蟲九級弓箭手連點反應都沒能做出。

  司小音就更過分了。

  隨手一塊石頭就讓對方那個刺客直接亂了陣腳,被她板著小臉一錘子送出賽場外……

  可以說,這場比賽被符龍這邊三個人完美掌控了!

  簡直就是徹底碾壓!

  至于對方賽前分析最有可能掌控比賽的小白,則蹲在大樹下面看螞蟻大戰甲蟲。

  這一幕讓無數人全都看得滿頭黑線哭笑不得!

  關鍵是白牧野太過于全神貫注,以至于哪怕對方那個弓箭手已經遠遠的盯上他,并且鎖定住他,他似乎都毫無察覺!

  “哎呀,這有點……太過放松了吧?一開始進入賽場的時候,他們都還一臉嚴肅認真……尤其小白,他這是怎么了?”直播間里面的鳥哥有點著急。

  畫城的男解說跟董栗打賭的內容是畫城全員無損贏下比賽,早就已經輸了。

  但在鳥哥心里,卻是小小的憋了一口氣的。

  雖然吹牛是慣例,但你們憑什么吹那么離譜?

  既然如此,老子希望符龍戰隊能夠全員無損贏下這場比賽!

  愛咋咋地!

  他最不希望小白被人干掉。

  因為直到目前為止,除了百花杯決賽那次,小白還從來沒在比賽中死過呢!

  “這個真的有點大意了。”畫城男解說林哥已經徹徹底底的輸了比賽,所以也懶得去掙扎什么。

  臉皮不厚做不了解說,所以這會他面色如常的解說著。

  他看了董栗一眼:“身為場上隊員,他這種舉動,多少有點不負責……因為不到比賽最后一刻,沒人知道結果是什么。被人帶走三個,最后一挑四還能贏的事情又不是沒發生過。”

  “嗯,他估計是在研究灰蟻跟粉紅甲蟲之間這場慘烈戰爭,太專注了……”董栗推了下眼鏡,沖著鏡頭解釋道:“別小看這兩種小小的生物,它們可全都是七級的生靈!尤其是粉紅甲蟲,這東西……長的如此艷麗,說不定是一種極品的符篆材料。估計小白肯定有這方面考量……”

  董哥有點編不下去了,他知識的確很淵博,但也沒到百科全書那地步。

  “哈哈,是嗎,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水墨戰隊僅存的弓箭手已經鎖定了符龍戰隊的符篆師小白……他出箭了!精準!太快了!宛若一道流光!白牧野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林哥像是得到了巨大精神支撐一樣大聲喊起來。雖然打賭輸了,但如果最終比賽能贏,那就太痛快了!

  直播喝豆汁兒又能怎樣?

  他認了!

  這種比賽一挑四最終贏下比賽,絕對算得上是逆天翻盤了!

  那箭的速度,已經超越了音速!

  而且不止一倍!

  當真是太快了!

  無聲無息,瞬間而至。

  眼看就要將白牧野的腦袋射個對穿。

  一道光幕,霍地在白牧野身后亮起!

  那支箭狠狠射在光幕上!

  巨大光幕上,給了防御符一個特寫鏡頭——只見那光幕上,輕輕的……泛起一波漣漪。

  “哎呦這箭真狠啊!竟然給小白的防御光幕打出一道淡淡的漣漪!”鳥哥有點被驚到了。

  但他這話很是扎心。

  不管是在直播間里兩個畫城解說聽來,還是正在收看比賽的那些人聽來,都太特么裝逼了!

  你們家小白這個害死的,靠買高級符打比賽的金錢玩家,真的強到這種地步嗎?

  面對一個九級弓箭手射出的致命一箭,打出一道漣漪都讓你如此驚訝?

  唬誰呢你?

  可鳥哥的表情非常真誠,好像水墨戰隊那九級弓箭手真的做出了某種了不起的壯舉一般。

  太特么恨人了!

  恨得無數人牙根癢癢,但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因為白牧野的反應,實在太快了!

  回放鏡頭在放慢N多倍的情況下大家才終于看清楚,就在對方那支箭射出來的一瞬間,白牧野口袋里自動飛出一張符……是的,都是成熟的符,自己飛出來的。

  然后在那支箭到來之前,符篆激活,化成光幕!

  從始至終,白牧野一直蹲在那里,聚精會神的看著,別說動作,就連表情都沒有一絲變化!

  這特么簡直就是完全沒把對方弓箭手放在眼里啊!

  導播的鏡頭還很頑皮的給到灰蟻跟粉紅甲蟲,雙方的戰斗,也已經進入白熱化!

  竟然非常激烈!

  鏡頭即將移開的時候,竟然有大量觀眾不同意。

  “哎臥槽,別動!老子正看到關鍵時刻,不許把鏡頭挪開!”

  “鏡頭哥不要走,我們還沒看完,到底誰輸誰贏!”

  “我賭一杯豆汁兒,灰蟻能贏!”

  導播間。

  一群人面面相覷。

  導播大手一揮:“播!他們想看啥,咱就播啥!給一組鏡頭留在那!”

  水墨戰隊僅存碩果的那個弓箭手,心中怒氣值現在是滿的。

  他當然知道自己很難一箭結果對方隊伍中最強大的符篆師,可問題是,我一箭射過去,你能給個面子翻滾一下嗎?最不濟你動彈動彈,做出一個閃避動作也行啊!

  扔出一張符擋住我這一箭,連點反應都不給,只露個后腦勺你給誰看呀?

  太過分了吧?

  嗖嗖嗖!

  他怒了,又是三支箭,射向白牧野!

  全神貫注,會心一擊!

  把你射成刺猬!

  可就在這三支箭射出去的瞬間,這名弓箭手身后卻有一道影子一閃而過。

  隨后,這位九級的弓箭手,身子軟軟倒下。

  無數人只看見一道藍色光芒一閃。

  但這一次,他們幾乎都知道發生了什么!

  姬彩衣!

  符龍戰隊的八級刺客姬彩衣出手了。

  一挑二。

  一個八級刺客在一場比賽竟然帶走對方兩名九級弓箭手!

  這太驚人了。

  水墨戰隊的弓箭手瞪大眼睛,努力想要看自己這三支箭到底有沒有破開對方的防御,把那狂妄的家伙給弄死,但可惜……他沒看到。

  因為他被姬彩衣秒殺!

  水墨戰隊全軍覆沒,符龍戰隊,全勝拿下這場比賽!

  無驚無險。

  候,光幕分成四個區域——

  一臉喜悅的單谷,用力揮了下拳頭。一掃上場比賽被擊殺出局的晦氣。

  司音那張表情嚴肅的小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容。沒人知道揮出那一錘子的時候她有多緊張,都不敢回頭看。

  姬彩衣一臉冷酷……剛剛秒到對方弓箭手,那股殺氣還沒有完全散去,但嘴角,卻在微微向上翹起。

  白牧野依然蹲在那,聚精會神的看呢。

  在收到比賽勝利那一刻,他一動不動,嘴里卻突然說道:“麻煩先不要停掉這場比賽,讓我看完,謝謝。”

  組委會:“……”

  導播間:“……”

  直播間:“……”

  所有觀眾:“……”

  白哥,你飄了啊!

  難道你就不怕賽后會有無數人想要用口水把你淹死嗎?

  你這簡直太不尊重對手了啊!

  灰蟻大戰粉色甲蟲,兩種七級次元生靈的對決,真的有那么大吸引力嗎?

  你上哪看去不行啊?

  別說,在這一刻,當真有大量水墨戰隊的支持者瘋狂怒罵白牧野。

  長得帥就能不挨罵,天真!

  很多人就是有見不得美好這種病。

  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時候。

  支持的隊伍輸掉比賽而生出的無盡怒火,鋪天蓋地朝著白牧野洶涌而來。

  但小白的那些支持者們也不是吃素的,他們一點都不好惹。

  當場還擊。

  “怎么了?看蟲子打架不行嗎?我們家小白在那悟道呢!你們懂個屁!”

  “什么你們覺得?是我們覺得!我們覺得這樣挺好!”

  “小白從頭到尾在那看蟲子你們都輸了,他要真動起手來,你們怕是輸得更難看?”

  “輸了就是輸了,少在那找沒用的理由!”

  “對,輸不起就不要來比賽呀!我們三打四都打得你們落花流水,小白要是發威,一個人就可以打你們全隊!”

  這時候,白牧野一臉真誠的接著說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要延長比賽時間的,主要是粉紅甲蟲跟灰蟻這兩種生物并不常見。尤其是粉紅甲蟲,它是一種極特殊的符篆材料。但網絡上相關資料不多,我想多了解一下它們的習性,所以,抱歉啊,麻煩了……”

  所有人:“……”

  這是一種怎樣的學術精神啊?

  小白的那些支持者們全都瘋狂了!

  剛剛狂噴那些人也大多一臉尷尬的停止了怒罵,不管到什么時候,學習知識都是拿得出手的理由也是令人尊敬的。

  不過還是有少數人,罵得更兇了。

  他們就是一群腦子里裝著便便的噴子,不管怎樣他們都不會放過,所以這些人無需理會。

  這時候,坐在直播間里面,原本有點尷尬的董栗卻像是突然間想到什么,接連推了兩次眼鏡,一臉認真的說道:“我明白了!”

  他看著另外三人,有些興奮的說道:“小白是想要通過研究這兩種昆蟲的習性,試圖找到它們的弱點,在未來也可以更精準的尋找到它們!是了,我想起來了,粉紅甲蟲和灰蟻雖然都是七級的次元生靈,但這兩種昆蟲卻并不常見。我不是專業的符篆師,更不是昆蟲學家,所以我不懂這個。但相信肯定有人明白,一種可以用作符篆材料的昆蟲的價值!小白并非藐視對手并非不尊重比賽,他這種學術精神,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

  林哥:話都讓你說到這份上,我還能說什么?我要捧著你嘮,你能免了我的賭注嗎?

  年輕漂亮的畫城美女解說:emmm!

  算了,還是不發表意見了,因為真的不太懂。

  不過這時候,光幕上的確有藏在民間的大能,給出了精準的解釋。

  “小白的確不是不尊重對手和比賽,他真的是有了新發現,不得不說,他太厲害了。在這里,我先給大家普及一下粉紅甲蟲和灰蟻這兩種次元生靈的習性以及它們的價值……”

  無數不明覺厲的觀眾除了666以外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比賽地圖,都是高度真實的還原,里面的每一種生物,都是無比龐大的數據庫支撐起來的。

  此刻已經有不少真正懂行的專家在網絡上做出解釋,給出的結果都差不多。

  灰蟻跟粉紅甲蟲,確實是一種特別有價值的生靈。

  尤其是粉紅甲蟲,這種生靈數量相當稀少,如果真能通過一場比賽的偶然發現研究出它們的習性和棲居地,那的確算是一種巨大的收獲。

  價值也遠遠超過一場比賽的勝利!

  主辦方和組委會的人懂這道理,所以他們默許了小白地圖繼續開著的請求。

  單谷溜達過來,也蹲在那里,看了一會,便覺得無聊,咕噥了一句:“學霸的世界,我們不懂。”

  網上無數人在那罵:“喂喂喂,話癆單,你走開點,擋著我們視線了!”

  “你趕緊下線吧,你已經贏了比賽,不需要繼續留在這里了!”

  “快走開,你看司小音多可愛,人家就遠遠的看著!”

  “對,趕緊滾蛋!”

  單谷哪能看見網絡上那些留言在,一個大大的后腦勺擋在那里。

  最后,就連導播這邊都有意見了。

  因為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合適機位。

  “單谷同學,比賽已經結束,你可以下線了!”

  單谷:“……”

  比賽室里面,水墨戰隊的四個人,外加另外一個符篆師,一個盾戰,全都一臉無語的看著光幕上的畫面。

  他們輸了,輸得一敗涂地的,這本身就是無比郁悶的一件事。

  更讓他們無語的是,明明消極比賽的白牧野,竟然在比賽中有了新發現。

  現在正在那研究呢!

  從直播間到網上觀眾,已經沒有人討論他們這場失敗了了,都在那探討灰蟻和粉紅甲蟲到底有什么價值。

  六個人相互對視一眼,連句話都不想說,心累。

  粉紅甲蟲和灰蟻的戰斗,終于在二十分鐘之后分出了勝負。

  這只粉紅甲蟲硬生生干掉了十幾只灰蟻,但它也付出了一只翅膀被咬傷的代價。

  “心疼可憐的粉紅甲蟲,翅膀都壞了。”

  “粉紅甲蟲好牛逼啊!居然干掉了那么多同級的灰蟻,我從這場昆蟲戰斗中悟出了一個道理,但我不告訴你們!”

  “說悟出道理那人你出來,給我講講你悟出了什么?講不出來我打屎你這種喜歡吹牛逼的傻缺!”

  粉紅甲蟲振翅飛起,但因為一只翅膀壞掉,所以飛行速度很慢。

  并不理會白牧野這“龐然大物”,自顧飛向一個地方。

  白牧野站起身,直接跟了上去。

  鏡頭這時候也跟了上去。

  單谷撓撓頭,選擇了下線。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背影,聳聳肩,也下線了。

  司音似乎挺想跟過去看看熱鬧,不過表情有點怕怕的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叢林,還是理智的選擇了下線。

  白牧野跟著粉紅甲蟲一口氣走出去兩里地遠,然后看著粉紅甲蟲落入到一片一尺多高的節節草叢里,最后飛快的爬進了草叢里面的一個小孔。

  “原來這種粉紅甲蟲是在棲居在這種地方的!”

  “哈哈,小白好有學術精神,真學霸啊!”

  “可以的,還真讓它找到了粉紅甲蟲的老窩!”

  “厲害厲害!太特么厲害了!”

  “話說這場比賽,我看得最爽的竟然不是比賽本身,而是小白看蟲子,我看小白……哈哈哈哈!”

  網絡上的反應實在是太有意思了,一群人無比歡樂的在那探討著。

  這時候,白牧野小心翼翼走過去,靠近那片節節草之后,仔細觀察了一眼四周。

  隨后取出一張劍符,在無數人的注視下,將其激活,朝著節節草貼著根斬了過去。

  用符篆化成的光劍斬節節草……也真虧他想的出來!

  雖說符篆在虛擬世界里并不會真的消失,但用掉的這一張,下場比賽也就不能再用了。

  只能說,小白身上符太多了,多到用不完。

  土豪的世界,常人難以理解。

  不過也終于有人私下猜測,小白的符篆會不會是他自己畫的?

  但這種說法一出現,就遭遇到無數人反駁和嘲笑——

  小白明明是中級符篆師,哪有本事畫高級符?

  控符牛逼跟畫符牛逼那是兩回事好吧?

  隨著節節草被光劍清空,瞬間有一大群粉紅甲蟲順著地上的小孔冒出來,發瘋一樣朝白牧野撲過來。

  白牧野的反應也亮瞎了無數人的眼睛。

  幾乎所有人都被他的反應笑哭了。

  只見他身上爆開一張防御符,無數粉紅甲蟲撲在防御光幕上瘋狂撕咬。

  然后小白同學一臉認真的道:“下線!”

  觀眾們瘋狂發著彈幕——

  “不讓他下線!”

  “我們沒看夠,不要讓他下線!”

  “哈哈哈你當組委會是你家后院呀,你想延長就延長你想下線就下線?你逛城門吶?”

  “千萬不要讓他下線,我們要看見他被蟲子咬死!”

  “哎呀老夫的少女心,粉紅色的回憶,長得帥的都活該被咬死哈哈哈哈!”

  一群七級的粉紅甲蟲,從數百到上千,然后再到數千!

  白牧野的防御光幕哪里經得起這種啃咬?

  就算是高級上品防御符也撐不住啊!

  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但小白也懶得用了,畢竟自己有點破壞規則了,受點小懲罰不算什么。

  組委會這邊也頑皮,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小白被一群粉紅甲蟲給咬死了。

  發布會現場,原本靜悄悄的,所有人都在看著那道光幕。

  而在小白被無數粉紅甲蟲淹沒那一刻,安靜的發布會現場頓時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就連原本輸了比賽垂頭喪氣來參加發布會的水墨隊長,都忍不住暗戳戳的用力一揮拳頭。

  活該!

  過了一會,見沒人關注他,忍不住跳起來跟著人群一起,大聲歡呼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