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章 扔石頭的司音和研究螞蟻的小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無論場外發生了一些什么樣的故事,但在飛仙聯賽的分賽場場內,比賽卻不會因此而終止。

  四月三十號晚,符龍戰隊的第二場循環賽如期開始。

  他們的對手來自畫城的水墨戰隊。

  “好,讓我們來看一下這場比賽,來自百花一中的黑馬戰隊符龍,將會以一種怎樣的陣型來面對來自一級主城畫城的水墨戰隊……”

  來自畫城的一個英俊男解說聲音爽朗的大聲說著,還特別強調了一下畫城一級主城這幾個字。

  “這就是來自主城的驕傲啊,呵呵。”

  “書城已經敗了,畫城還會遠嗎?”

  “千山萬水,小白最美!”

  “小白,別說話,直接剛他們!”

  “小白,你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符篆師就可以了,千萬不要沒事噴垃圾話,那種畫風不適合你!”

  “畫城的水墨戰隊,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做好你們的墨汁就行了!畫筆……還是交給小白好了!”

  巨大的光幕上,各種彈幕六到飛起。

  隨著比賽進行到這一階段,符龍戰隊的粉絲已經遠遠不止百花城那一城一地。

  如今光是符龍戰隊的顏粉就不計其數。

  “我們每天舔屏,就是為了給小白一點鼓勵,加油吧小白!我的男神!”

  鳥哥跟董栗笑呵呵看著光幕上那些彈幕,差點忘記了比賽解說。

  不管到什么時候,高手都總是隱藏在民間。

  這場比賽從一開始,氣氛就顯得有些過于輕松。

  不是雙方戰隊的氣氛輕松,他們都有點輕松不起來,因為這場比賽的地圖是黑暗森林。

  遮天蔽日的參天大樹覆蓋了整個地圖,高高的天空也不見一絲藍色天空,被滾動的濃密烏云覆蓋著。

  大量的閃電在烏云中不斷閃爍著,卻不聞雷聲。

  偶爾透過樹冠縫隙,抬頭看見天空中的閃電,都會給人帶來一種強烈的暗示,仿佛暴風雨……隨時可能會降臨。,

  所以這輕松的氣氛不是來自于比賽現場,而是來自于直播間里面……以及,正在觀戰的無數觀眾。

  只看彈幕上那些聊天就能看出來,似乎沒有多少人真正關注這場比賽的勝負。

  符龍戰隊符粉絲已經完全壓制了對手。

  直播間里倒是有不同景象。

  來自畫城這邊的兩個比賽解說,全都一致看好自家戰隊。

  甚至毫不掩飾自身的那種傾向性,果然是帶著幾分藝術家的清高——我爽就行。

  鳥哥跟董栗,臉上則帶著淡淡的笑容。

  他們現在才是符龍戰隊最大的頭號粉絲。

  別看在比賽解說的時候還算公平,但在賽場下,兩人的社交賬號上面,除了對符龍戰隊的夸贊,幾乎已經看不見別的東西了!

  畫城那個英俊的男解說看著董栗笑道:“聽說董哥最近已經摘掉了逢賭必輸的帽子,不知道這場比賽,敢不敢跟我賭一場?”

  這些專業解說,在平日里相互大多都是認識的,很多還很熟悉,所以彼此間開開玩笑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董哥笑著說道:“哦?賭雙方的隊伍誰輸輸贏?”

  “不不不,賭這個沒意思,因為不管我如何看好我們水墨戰隊,如果賭輸贏的話,都是勝率各占百分之五十,我們這次,來賭點有意思的東西。”畫城的男解說沖著董哥挑了挑眉梢:“有興趣沒?”

  “可以呀!”億萬人看著呢,這種時候董哥怎么會慫?他聳聳肩,微笑著道:“畢竟就算偶爾輸一場,那逢賭必輸的帽子,也戴不到我頭上了。你說吧,怎么賭?”

  “我賭水墨戰隊,這場比賽,會無損獲勝!如果你輸了,直播吃超級變態辣!”畫城的男解說笑呵呵說道。

  趁機喝了一口水的鳥哥差點一口水全都噴出去。

  這特么的……你打你的賭,把我帶上干什么?

  “百花杯你也關注過?”董栗有些意外的看著這個畫城的男解說。

  “咱們做解說的,當然要知己知彼嘛,哈哈,敢不敢?”畫城男解說哈哈笑著說道。

  “敢,怎么不敢。”董栗點點頭:“你要是輸了,就喝一杯紫云特產的豆汁兒吧。”

  臥槽!

  董哥果然是一只黑了心的蛆!

  那種銀河系先祖時代就堪稱十大黑暗料理之一的玩意兒能喝嗎?

  在這一刻,鳥哥對董栗的腹黑程度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畫城那個女解說也一臉呆滯的看著董栗,想笑又覺得當著億萬觀眾的面兒,有點不大好意思的樣子。

  畫城男解說瞠目結舌的看著董栗,用手指了指他。

  “怎么樣,敢不敢嘛,男人,不能慫哦。”董栗笑瞇瞇說道。

  “我說董哥,大家都是一個圈子里的好盆友,用得著下死手嗎?”畫城男解說苦著臉:“你明知道我最恐懼的就是這些玩意兒……你讓我吃臭豆腐都比這強吧?”

  光幕上,無數人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人早都已經笑瘋了。

  只有一個字,密密麻麻——賭!

  “所以說啊,朋友都是用來干啥的?還超級變態辣……你這黑心的老東西!”董栗冷笑。

  大家都是一個圈子里的老鳥,誰還不了解誰呢?

  這時候,畫城那個漂亮的女解說在一旁不慌不忙的補了自己人一刀:“林哥,您不是對咱們水墨戰隊信心滿滿么?”

  果然,來自背后的刀最難防!

  “賭了!”林哥被自家妹子一激,當即腦子一熱,答應下來。

  但在他看來,這場比賽,畫城這邊的確是有著絕對優勢的!

  之所以有如此信心,是因為這場比賽的地圖,實在太適合畫城這邊的人發揮了!

  因為這場比賽,畫城派出的隊員,是雙刺客,雙弓箭手!

  他們不是神龍戰隊那種全靈戰士的戰隊,畫城是有一個中級符篆師的。

  但卻并未上場!

  來到黑暗森林,對刺客來說,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樣,看這里的一草一木都親切的很。

  本就擅長藏匿的刺客,在這種地方,就像是小魚兒鉆進了水草里——找不見,抓不著!

  對弓箭手來說,同樣也是如此!

  有人會說,百花這邊,同樣也是有刺客有弓箭手的,憑什么畫城這位男解說信心那么足,敢把賭局上限設置得如此之高?

  那是因為,畫城這邊,兩個刺客,兩個弓箭手,全都是九級巔峰!

  這種強大的高級靈戰士,又是在如同自家主場的黑暗森林,如果不能輕取對手,那就相當于是一種失敗!

  還有一點,他是清楚對方符篆師白牧野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控制符的!

  無論刺客還是弓箭手,一旦被符篆師近身,基本上不可能有好下場。

  所以,要么是毫發無損,完勝對手,要么……就是輸!

  直播間里一片歡樂,場上雙方的隊員,看上去都謹慎的很,各自出現在地圖的一角。

  鏡頭在雙方隊員臉上掃過,隨后,又在很多隱藏在黑暗森林中的生靈身上掃過。

  大量的小惡魔,聚集在一片區域,除此之外,還有龍麟劍齒虎等一些次元生靈。

  這些生物,就像是點綴一樣,遍布整個地圖。

  這時候,畫城那個女解說笑著說道:“不管在什么地方,我們總是能看見小惡魔、龍麟劍齒虎這些次元生靈,看來官方為了讓這些年輕人們盡早適應和熟悉次元空間里面的生物,還真的是不遺余力呢。”

  董栗點點頭:“是啊,我覺得這是好事,虛擬世界里面見多了,殺多了,到了現實中,見到它們才不會感到恐懼。”

  鳥哥說道:“不錯,要讓我們的這些孩子在比賽的同時,熟悉這些次元生靈,就像熟悉家里面養著的狗狗一樣,清楚知道它們的弱點在哪。”

  女解說掩嘴輕笑:“這些討厭的家伙,可是沒有狗狗可愛啊啊啊啊啊……”

  女解說正說著,突然間忍不住尖叫起來,大聲道:“我的天吶,發生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沒有看清楚?”

  董栗笑瞇瞇看了一眼面色僵硬的畫城男解說:“林哥,你輸了哦!”

  林哥:“……”

  他的心里面,真的是有一萬句MMP不知道應該沖誰去說。

  因為這場比賽剛開始,一個水墨戰隊的刺客,就被一支突如其來的冷箭給帶走了!

  哪怕光幕一角瞬間給了重放,讓所有人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但還是令人感到難以理解。

  為什么?

  為什么那個弓箭手的判斷會如此精準?

  如果不是鏡頭給到特寫,長鏡頭對著的時候,根本沒人看見那地方有人!

  董栗笑瞇瞇的看著林哥說道:“既然你連百花杯的比賽視頻都看過,那么就應該知道啊,我們這個弓箭手,他的感知能力……屬于他天賦技能之一呀!”

  “上一場比賽他明明……”林哥似乎已經想到豆汁兒那令人激動的味道,齜牙咧嘴的難以理解。

  “上一場比賽嘛……呵呵。”董栗沒解釋,沒有說單谷上一場比賽是因為太想臨陣突破。

  就讓他們自己猜去吧!我才不會泄露自己人的情報!

  比賽之前,白牧野聯系到他,說他姐姐沒事,讓他不要擔心。董栗雖然不敢完全相信,但心里面也總算是松了口氣。所以這場比賽他呈現出的狀態,也是輕松的很。

  “哎呀!怎么會這樣?符龍戰隊的人這場比賽都打了雞血嗎?”畫城年輕漂亮的女主持轉眼間再次扼腕。

  因為他們的一個弓箭手,被突然間冒出來的符龍戰隊刺客從背后偷襲,一刀帶走!

  那刀上綻放出一大片幽藍的光芒,在刀鋒入骨的瞬間,那幽藍色的光芒竟然將那個水墨戰隊的弓箭手身上護甲燒化了!

  “好可怕的技能,這是什么技能?”畫城年輕女主持一臉震撼。

  董栗淡淡一笑:“天賦技能。”

  是的,彩衣進階八級,覺醒了一種火系天賦技能,附著在刀上,配合暴擊術,威力無比驚人!

  “現在的形勢對畫城這邊非常不利,比賽一開始,他們就有一個刺客跟一名弓箭手被帶走,如果按照帝國聯賽的賽制規則,兩名替補,這個時候就會自動登場……的確會顯得特別被動啊!”董栗推了推眼鏡,露出一個豆汁兒般的笑容。

  畫城的男解說,都特么快哭了!

  尼瑪的水墨戰隊也太掉鏈子了!

  你們沒事上什么雙刺客雙弓箭手啊!

  明明有一個精神力一百多的高級符篆師為什么不上?

  要是有兩張防御符,我們至于這么被動嗎?

  雖說比賽開始前,吹噓自家戰隊已經是一種慣例,一般來說,吹大了也沒什么。

  但這次不一樣啊!

  這次是他自己作死,跟董栗這只黑了心的蛆打賭……

  比賽場上。

  司音拎著裂天錘,悄悄的藏在一片灌木叢后面。

  她的前方,有一大群小惡魔在那埋伏著。

  但她知道,還有一個刺客,也在小惡魔那邊!

  沒辦法,司音對小惡魔實在是太了解了!

  簡直了解到骨子里。

  這么多年她在虛擬世界殺過的小惡魔恐怕都不止百萬計。

  就像直播間里面的解說們說的那樣,司小音對小惡魔的了解,遠遠勝過對自家狗的了解!

  對了,她沒有狗,只有貓。

  反正司音可以通過小惡魔的一舉一動,判斷出很多信息來。

  那些小惡魔明顯處于不安和躁動當中,但卻不敢發作!

  說小惡魔沒腦子,其實也不盡然。

  大自然里面的任何一種生靈,都遵循著一種天然的法則,那便是弱肉強食。

  如果小惡魔遇到段位太高,完全可以碾壓它們的生靈,也會感覺到恐懼和不安。

  這時候,除非有一頭高級小惡魔帶隊,不怕死的嗷嗷叫著往上沖,其他那些才會跟著一窩蜂沖上去。

  否則所有小惡魔,會像是鵪鶉一樣,老老實實縮在那里。

  她前方的這些小惡魔,此刻就像是一群鵪鶉。

  因為這地方,并沒有五級的小惡魔帶隊。

  直播間里,鏡頭開始分組,幾乎給到雙方每一個人身上。

  光幕也被分成六塊。

  水墨戰隊剩下那名刺客,的確就藏在小惡魔群中,不斷通過潛行術,尋找對手的蹤跡。

  那些小惡魔就在他身邊瑟瑟發抖,卻被他身上散發出那股冰冷殺氣所鎮壓,都不敢輕舉妄動。

  鏡頭給到司音,那張萌萌噠的精致小臉,頓時讓無數她的粉絲集體嗨了。

  “哈哈,還是我們家司小音最可愛!”

  “超萌大蘿莉,上去拿眼神兇他啊!”

  “司音別慫,直接沖上去,掄起你的大錘子,正面懟!”

  這時,司音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著對方刺客的方向直接砸了過去。

  這塊石頭在空氣中發出一聲沉悶的嗡鳴。

  頓時把對方那刺客嚇了一跳。

  不過隨即,臉上便露出不屑的冷笑。

  瘋了嗎?

  試圖用一塊石頭砸我?

  這種攻擊,當然是打不到他的。

  但能打到小惡魔。

  這地方聚集了不下幾千個一二級的小惡魔,原本就在不安和恐懼中瑟瑟發抖。

  隨著司音這一塊石頭,這群小惡魔,徹底崩了!

  一下子就炸了!

  如同雪崩一般,轟然而起!

  發出瘋狂的尖叫聲,潮水般涌向那個不斷移形換位的刺客。

  “我……操!”

  那刺客徹底懵了,媽個雞這什么鬼啊?

  小惡魔暴動嗎?

  這群小惡魔怎么可能是一個九級大刺客的對手?

  不管涌上來多少,也都是送死的貨。

  這九級大刺客直接打出屬性攻擊,瘋狂的轟殺靠近過來的小惡魔。

  但這些小惡魔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密密麻麻!

  在心態徹底崩潰之后,沒有人能夠阻止瘋狂的小惡魔。

  司音拎著錘子,小臉很嚴肅,朝著那邊一步步走過去。

  而此時,司音跟對方刺客這里,已經被放大到主光幕上!

  “哈哈哈哈,司音這樣子笑死我了!”

  “不是,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么?我剛才就去了個廁所……怎么就這樣了?”

  “本場比賽全程到處都是尿點,可惜你去撒尿的時候,恰好不是!”

  “哎呀真的是笑死我了,司音這表情,太嚴肅了,好像那塊石頭不是她扔的一樣!”

  “哈哈哈那些小惡魔撲上去咬司音,小惡魔牙齒都崩飛了……你看那大眼睛,都特么疼哭了!”

  “我們家司小音的防御這么恐怖嗎?她該不會是個金剛蘿莉吧?”

  光幕上,那無數的彈幕,印證了司音那強大的人氣。

  與之相反的,就是水墨戰隊那個倒霉刺客。

  他也發現了司音藏匿的位置,試圖通過潛行術跟移形換位不斷接近,然后殺司音一個措手不及。

  但可惜的是,司音也早就發現了他。

  然后通過一塊石頭,就把他給逼得現身出來,被一群低級次元生靈給弄得狼狽不堪。

  “經典!”直播間里,董栗推了推眼鏡,如此評論道:“一直以來,司音都以膽小聞名,可實際上,很少有人知道這姑娘的真正優秀之處,也很少有人會看到她的勤奮與努力。”

  鳥哥在一旁一臉興奮的打斷董栗:“司音出手了!一錘子……哈哈哈!一錘子解決了戰斗!她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一眼!真正的強者,是不需要回頭去看結果的!司音太酷了,太可愛了!”

  主光幕上,給了司音面部表情一個巨大的特寫。

  依然,小臉緊繃。

  看上去特嚴肅。

  不過隨后,另一塊光幕被瞬間放大,那上面一個人的表情,頓時讓無數人直接就噴了。

  “臥槽!這特么是在干啥?”

  “不是,他是園藝師嗎?進來搞科研來了?”

  “小白,你特么是隊伍的精神領袖,你是核心啊。大聲告訴我,你現在在干什么?”

  “那草好看嗎?是不是一種吃了就能漲一百點精神力的頂級寶物啊?不然你為何如此專注?”

  “認真的男人最帥!”

  “樓上你是花癡嗎?你特么是不是瘋了?這是比賽,不是藥劑師辨認大會!哎不過小白側臉的確很帥呀!”

  光幕上,白牧野蹲在一棵大樹地下,正聚精會神的看著一株模樣普通的草。

  隨著鏡頭再次拉近,那棵草上,有一隊灰了吧唧的螞蟻,正在圍攻一只通體粉色的小甲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